《撒旦的饵》第9章:绊倒人的磐石——John Bevere约翰·毕维尔

作者:John Bevere约翰·毕维尔

译者: 陈怡君

【彼前2:6-8】看哪,我把所拣选所宝贵的房角石,安放在锡安。信靠他的人,必不至于羞愧。所以他在你们信的人就为宝贵,在那不信的人有话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又说,作了绊脚的石头,跌人的磐石。他们既不顺从,就在道理上绊跌。(或作他们绊跌都因不顺从道理)他们这样绊跌也是预定的。

信(believe)这个字的意思,在今日已经消弱了。它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变得仅是承认某个特定的事实;对大多数人而言,它与顺从并没有任何关系。但在上述经文中,信与不顺从代表的是相对的立场。

圣经劝勉我们:“一切信他(耶稣基督)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我们对于信这个字的看法,导致很多人认为,只要相信耶稣基督曾经存在且死在各各他,他们与神的关系就算是很好了。如果这是唯一的要求,那么魔鬼与神的关系应该也很不错了。圣经也说:“你信神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错。鬼魔也信,却是战惊。”【雅2:19】但它们却没有救恩。

信这个字在圣经中的意义,更胜于承认事实的存在或心里赞同同一个事实。若是基于上述的事实,我们可以说相信的要素就是顺从。我们可以这样读它:“所以,他在你们顺从的人就为宝贵,至于那不顺从的人有话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又说,作了绊脚的石头,跌人的磐石。”

当你知道你所顺服的对象的性格以及对你的爱时,那么顺从便不是难事。爱是我们与神关系的基准点——并不是对原则或教导的爱,而是对耶稣基督本身的爱倘若这爱不稳固,我们便容易被绊倒。

神所呼召成为建造者的以色列人,曾拒绝神的房角石——耶稣。他们喜爱自己对旧约的教导,满足于自己的诠释,因为他们可以从中得到、藉以操控别人。另一方面,耶稣却挑战他们所坚持的律法主义;他对他们说:“你们查考圣经。(或作应当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约5:39】

他们无法明白,神自创世之初便渴望与他的儿女建立关系。他们想要支配和掌权,在他们眼中,律法已经高举在关系之上。他们拒绝了神白白赐给他们的救恩,宁可赚取它。因此,神白白赐下的礼物,亦即他们生命的盼望——耶稣基督的救恩,对他们反成了“绊脚的石头,跌人的磐石。”

当西面在圣殿中将婴孩耶稣抱在怀中时,他预言:“这孩子被立,是要叫以色列中许多人跌倒,许多人兴起。”【路2:34】请留意跌倒及兴起。要将平安带给世界的那一位,结果却未带来平安,反使地上动刀兵(参马10:34);但对于那些为了建造神国(事奉主的人)而牺牲的人,他却成了生命。

耶稣与绊倒人的事

在主日学里,耶稣常被形容为好牧人,将迷失的羊扛在身上、带回羊圈。或者,他用手臂环抱小朋友,祝福他们,微笑着说:“我爱你”。这些描绘都是事实,但无法赋予我们全貌。

同样的这位耶稣,也曾指责法利赛人的自义:“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阿,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太23:33】他曾推倒在圣殿里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并把他们赶出去(参约2:13-22)。有个人想先回去埋葬父亲之后,再来跟从他,他却对他说:“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只管去传扬神国的道。”【路9:60】 诸如此类的例子不胜枚举。

仔细看耶稣的事奉生涯,可以看得出来他曾得罪不少人。让我们来看看几个例子。

耶稣得罪法利赛人

耶稣在许多场合抵挡并得罪了这些领导者,于是他们将他钉十字架;他们痛恨他。

耶稣因着爱他们而说出事实:“假冒为善的人哪,以赛亚指着你们说的预言,是不错的。他说,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太15:7】这些话得罪了他们。

请留意耶稣的门徒紧接着问他的话:“当时,门徒进前来对他说,法利赛人听见这话不服,你知道吗?(不服原文作跌倒)”【太15:12】

请研究他的回答:“耶稣回答说,凡栽种的物,若不是我天父栽种的,必要拔出来。任凭他们吧。他们是瞎眼领路的。若是瞎子领瞎子,两个人都要掉在坑里。”【太15:13】

耶稣让我们看到,绊倒人的事能将那些不是真正由天父而出的人显明出来。有些人加入教会或事奉的团体,其实不是神所差遣或是属于神的。当真理被传讲出来,就成了绊倒人的事,因为揭露人真实的动机,致使他们连根拔起。

当我走访其他教会时,曾目睹很多牧师为了同工或会友的离去而忧伤。在许多例子中,这些人是因为听了所传讲的真理与他们的生活方式有所冲突,所以令他们很不舒服。于是他们开始挑剔教会的每一部分,然后离开。

牧师若对每个走进教会的人紧抓不放,最后都必须在真理上妥协。“如果你传讲真理,”我告诉他们:“你会得罪人,他们会被连根拔起而离开。切莫因此而感到忧伤,反倒应该继续喂养神所托付给你的人。”

有些领导者避免针锋相对,深怕人会流失,尤其是对那些捐献多或具有影响力的人更是不敢得罪。有些领导者则是怕伤了多年的感情。结果,牧师失去了神所赋予的权柄,而无法保护、喂养神所托付的羊

当我初任牧师之职,一位智者警告我:“保守你的权柄,否则其他人会从你的手中夺走,并使用它来抵挡你。”

撒母耳是一个属神的人,他为了真理而不向任何人妥协,包括君王在内。当扫罗不顺从神时,神派撒母耳去指责他;撒母耳照做了。可惜的是,扫罗并没有以真实悔改的心来回应主的话,他更在乎别人的看法。当撒母耳准备要离开他时,扫罗抓起他的袍子撕下了一角。撒母耳说了句他难以承受的话:“今日耶和华使以色列国与你断绝。”(撒上15:28)

撒母耳并不希望扫罗发生这样的事。他为扫罗忧伤,扫罗是他膏立为王的。他曾教导他如何统治管理,并主持他的即位典礼。他是扫罗私人的朋友。对于撒母耳因扫罗感到忧伤,看看神是如何回应的:“我既厌弃扫罗作以色列的王,你为他悲伤要到几时呢?你将膏油盛满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恒人耶西那里去。”【撒上16:1】

神是在说,为了让撒母耳继续在新鲜的恩膏中事奉,他必须明白神的慈爱和审判是完全的。神既然已经厌弃扫罗,撒母耳若还回到扫罗那里,他就不会有新鲜的恩膏了。他若继续哀痛下去,将会什么事也无法做。

牧师若一直为着离开教会的人悲伤,或者不愿指正会友,只因他们都是朋友,终将使生命中的膏油逐渐枯竭。有些事奉已了无生机,有些只是假装还存活着。他们不知道自己选择与人建立关系,更胜于选择与神建立关系。

圣经并没有记载,耶稣对那些离开他的人作出什么反应。他惟一喜爱的事,就是实行天父的旨意;当他这么做时,也使为数最多的人得到益处。

有一次,我在某强调圣灵充满之宗派背景的教会讲道,我永远不会忘记该教会的情况。那时我们已经巡回了将近一年。第一个主日的上午,我传讲了一篇简单的信息,主题是关于悔改与回到起初的爱心。我感受到有抵挡的灵,但我知道这信息是我应该传讲的。

主日崇拜结束后,牧师告诉我:“神已经向我显明你今天早上所传讲的信息,但我认为会众还未预备好接受它。”我的妻子觉得圣灵感动她去问他:“请问谁是这个教会的牧者——是你还是耶稣?”

牧师低下头,说:“这正是主在一个月前对我说的话。他告诉我,他知道这些会众所能承受的是什么。”他告诉我们,教会有三分之一的会众是保守派,他们不愿意在聚会的程序、音乐或讲道上做任何的改变。我们鼓励他,要刚强并且顺服主。

我们在这个教会又带领了四次聚会,一次比一次更困难。当我们离开那个城市时,我内心感到非常沉重,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我觉得越来越沉重和不舒服。通常我结束一个教会的事奉时,心中总是充满喜乐,但这次不知是哪里出了差错。

当我终于能与主单独相处时,我问道:“父神,我是哪里做错了?为什么我灵里有如此沉重的担子?我是不是侵犯了那位牧师的权柄?”

他只是说:“把脚上的尘土跺下去。”(路9:5)

我听到神这样说,感到很震惊。我继续祷告求问,但只听到同样的话语:“把脚上的尘土跺下去”。

我终于顺服了。当我的手从第二只鞋底移开时,重担就脱落了,喜乐进入我的心。我再次感到惊奇,于是对主说:“主,他们并没有攻击我,将我赶出城。为什么你要我这么做?”

他向我显明,他们的领袖和会众拒绝他对他们说的话。

“主,求你再给他们多一点时间。”我祈求。

“即使我再给五十年时间,他们也不会改变;他们的心已经刚硬了。”

我知道这位牧师已经选择妥协以维持和平,而非顺服神;他的角缺乏新鲜的膏油,徒具形式而没有实质。换言之,他拥有圣灵充满的外貌,却缺乏神的能力和同在。之后,我听说他辞去牧师的职务,教会只剩下一小部分的人。

耶稣不会被他人所操控,他会传讲真理,即使这意味着必须面对冲突,最后还得罪人如果你期待人的认同,神的恩膏便无法临到你。你必须下决心甘冒得罪人的风险传讲神的道,按他的旨意行

 

耶稣得罪自己的同乡

耶稣到自己的家乡事奉,但他无法像对其他许多的人一样,使他们得着自由和医治。看看他们所说的:

【太13:55-57】 这不是木匠的儿子吗?他母亲不是叫马利亚吗?他弟兄们不是叫雅各,约西,(有古卷作约瑟),西门,犹大吗?他妹妹们不是都在我们这里吗?这人从哪里有这一切的事呢?他们就厌弃他。(厌弃他原文作因他跌倒)耶稣对他们说,大凡先知,除了本地本家之外,没有不被人尊敬的。

你是否听到这些拿撒勒的男男女女说:“他以为他是谁?凭什么用权柄教导我们?他在这里长大,只不过是个木匠的儿子,又没受过正规的训练。我们是他的长辈,难道不知道他是谁吗?”

再一次地,耶稣并没有为了不让他们跌倒,而在真理上妥协。当地的人怒气填胸,企图将他推下山崖,置他于死地(参路4:28-30)即使有生命危险,他仍然继续传讲真理。今天,我们多么需要这样的人啊!

耶稣得罪自己的家人

耶稣甚至连自己的家人也得罪了,因他所行的事令他们倍感压力,所以他们很不高兴。令他们难以置信的是,他仍旧按他原本的方式做事。让我们来看看:

【可3:21,31-35】 耶稣的亲属听见,就出来要拉住他,因为他们说他癫狂了。当下耶稣的母亲,和弟兄,来站在外边,打发人去叫他。有许多人在耶稣周围坐着。他们就告诉他说,看哪,你母亲,和你弟兄,在外边找你。耶稣回答说,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就四面观看那周围坐着的人,说,看哪,我的母亲,我的弟兄。凡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

他自己的亲人认为他癫狂了。请留意圣经说,耶稣的亲人出来找他,要拉着他。马可指出,那些亲人是耶稣的母亲和兄弟,他们后来发现,他正在某人的家中讲道。甚至约翰福音中也说:“因为连他的弟兄说这话,是因为不信他。”【约7:5】

很多人都不晓得,耶稣曾经被他身边的人所拒绝。但他所寻求的不是家人的接纳,也不会受制于他们的欲望,不论他们赞同与否,耶稣仍将照父神的计划去实现

我见到很多人,特别是夫妻,由于害怕得罪配偶或家人,而无法跟随耶稣。结果,他们不是在信仰上开倒车,就是无法实现神对他们的呼召。

我刚重生得救时,其余的家人皆是天主教徒,他们无法分享我新生的喜悦。特别是我母亲,她对于我决定离开她从小就带我去的教会,感到非常不高兴。天主教徒中当然也有爱慕神的人,但我知道神呼召我从中出来。

当我宣布投入事奉的决定时,第二个风暴来临了。我刚从普渡大学获得机械工程学位,父母对我寄予厚望。我知道神对我的期待是什么,也知道那将会得罪我身边的人。多年以来,大家心中都有芥蒂,有很多的误解。但我已经决定,不论他们如何生气,我都要跟随耶稣

一开始,我试着向他们传福音,告诉他们仅是参加聚会不能得救,将他们逼到了极处。我实在不够聪明。之后,神教导我,要在他们面前活出一个基督徒的生命,让他们看见我的好行为。我依然没有为了取悦他们而在真理上妥协。

今天,我的父母非常支持我,而与我争论最多的祖父,也在他去世前两年荣耀地得救,当时他高龄八十九岁。

耶稣的母亲和兄弟们可能以为他已经癫狂了。然而,因着他对天父的顺服,他们最终都得救了,并且在五旬节那天聚集在马可楼上。后来,耶稣肉身的兄弟——雅各,成为领导耶路撒冷教会的使徒。

如果我们为了取悦家人,而在神对我们所说的话上采取妥协,我们就会失去生命中新鲜的膏油,也拦阻了他们得着释放和自由。

耶稣得罪跟随自己的人

我们在前一章中详细讨论过,当耶稣使门徒跌倒时,他们的观点为何。让我们从耶稣的角度,再来回顾一下。

【约6:60-61,66】 他的门徒中有好些人听见了,就说,这话甚难,谁能听呢?耶稣心里知道门徒为这话议论,就对他们说,这话是叫你们厌弃吗?(厌弃原文作跌倒)……从此他门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他同行。

耶稣所处的情势十足地艰难。当时的宗教领袖密谋杀害他,同乡的人拒绝他,家人认为他癫狂了;许多与他同工的人,也因心生不满而离开他,但耶稣仍不妥协。他只是告诉那些留下的人,如果他们想走,可以自行离去。

耶稣惟一在乎的事,就是实行天父的计划。即使哪一天只剩下他独自一人,他也不会改变心意。他决心顺服父神

耶稣得罪他的挚友

【约11:1-3】 有一个患病的人,名叫拉撒路,住在伯大尼,就是马利亚和她姐姐马大的村庄。这马利亚就是那用香膏抹主,又用头发擦他脚的。患病的拉撒路是她的兄弟。她姊妹两个就打发人去见耶稣说,主阿,你所爱的人病了。

耶稣爱马大、马利亚和拉撒路;他花时间与他们共处,彼此间的关系亲密。当他得知拉撒路生病的消息时,他的反应是:“听见拉撒路病了,就在所居之地,仍住了两天。”【约11:6】

耶稣藉由启示知道,拉撒路的病将使他死亡,这是非常严重的事,但他仍于所在之地多住了两天。当他终于抵达伯大尼时,拉撒路已经死了。

马大和马利亚分别对他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约11:21、21)换言之,“你为何不马上过来?你本来是可以救他的!”

两姐妹极可能有一点不满。他们专程派人去告诉他,他却耽延了两天;耶稣的反应并不是他们所期待的。他没有立即丢下一切事情,而是顺从圣灵的引导;这对每个人来讲也是最好的。然而,在当时看来,耶稣好像无动于衷也并不在乎。

事奉者经常被他们的群众所控制,以为他们必须有求必应。

某个强调圣灵充满的教会失去了他们的牧师,其中一位执事告诉我:“我们想要的牧师必须满足我们的需要,要能在早上八点钟到我家喝咖啡。”

我心想:“你会找到一个能被你控制的社交人士,而不是被圣灵所掌管的牧师。”之后我发现,这间教会在一年半内就换了四个牧师。

在我担任青年牧师六个月之后,一个年轻人来问我:“你要不要作我的哥儿们?之前的牧师就是我的哥儿们。”

我前一任的青年牧师非常擅于和年轻人交际;他们热衷于各样的活动。我知道这个年轻人要的是什么,基本上那也是长执会对牧师的要求。

我引用了马太福音十章41节说给他听,耶稣说:“人因为先知的名接待先知,必得先知所得的赏赐,人因为义人的名接待义人,必得义人所得的赏赐。”

“你有一大堆的哥儿们,对不对?”我问他。

“对。”他回答。

“但你只有一个青年牧师,对吗?”

“对。”

“你希望得着有青年牧师的赏赐,还是有哥儿们的赏赐?因为你对待我的方式,决定你可以从神那里得到什么赏赐。”

他明白我要表达的重点,说:“我要得着有青年牧师的赏赐。”

很多的事奉者害怕如果自己无法满足别人的期望,会伤害他们的感情,而失去他们的支持。他们陷在惧怕得罪人的网罗之中;他们是被人而非神所掌控。如此一来,他们对于教会或会众所能成就的永恒价值便非常少。

====耶稣因顺服“父神”而得罪一些人,但他从未为了维护自身权益而得罪人====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