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纳·盖斯通牧师异梦:数据的爆炸,独立钟,国会大厦分裂(费城和华盛顿受到影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躺在密封的棺材里,12月17日—— Expat Gal(诶柯思贝特·盖尔)

一个16:08分,标题为“数据梦- 2020年10月20日|拜登家庭”的视频在德纳·盖斯通(Dana Coverstone)的Youtube频道上被分享。

他看到了一个像地图册的东西,上面有全国各地的州际铁路,就像你们在看地图册一样。这些闪烁着的信息到处都是,它看起来就像一个数据地图,就像一个显然超负荷工作的网络

一些数据点没有闪烁,有些是小一点的城市,它们在物体正在移动的地方闪烁着,数据点正在移动,几乎像交通一样,但他可以看到有一些穿着白大褂的工人,他们正试图在数据不闪烁的区域工作。

他看到了锤子和拿着笔记本的人。他看到人们试图弄清楚为什么这个点没有闪,或者为什么这个点闪得太猛或太快。他可以看到这些区域正在升温。

他听到有人担心电路会变得太热,如果它们变得太热,就会炸。他说,如果他们不能减慢系统的运行速度,它们将会变得太热,而且会崩溃。

突然,从西海岸到中西部,从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到加利福尼亚州,都出现了大的闪光。然后他看到了从数据点冒出来的烟,这些数据点似乎代表了较大的城市。烟雾在锡西比河的西边停止了。

他既没有看到爆炸,也没有看到炸弹。他看到系统因为热而关闭。随着系统和闪动的数据点越来越接近大城市,它变得越来越快。几乎是在他的梦的背景中,他能听到在实验室里发生的警告信号之类的。

实验室工作人员正在努力修复这些问题,但他们无法使系统恢复在线状态,因此,他们试图按照新的特定路线运送,来供应这座城市。他多次听到他们说:“绕雷诺(Reno),穿越维加斯(Vegas),去这里,去那里”,然后他们试图对系统进行重新布线,以使系统恢复生机。

当他们这样做并改变系统路线时,较大的城市仍在散发着烟雾。就像你们在老的西部电影里看到的云和一个像印第安人一样带着毯子之类的人在一起那样。就像数据点正在发送有关那里发生的事情的信息一样,他没有看到美洲印第安人。

他没有看到任何类似的东西,也没有看到有人拿着烟,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烟雾升起的时候打断了它,几乎就像它在发出信息信号一样。

起初并没有倒计时钟,但是现在在密西西比河的另一边,有一个倒计时钟,它在倒计时,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当它达到1点时,中西部东部开始有同样的闪点,那里的城市开始冒烟,电路被炸。

他能听到那些人在叫喊,“系统在上升,它在上升,它在上升!”然后他们尖叫,“它在下降,它在下降,它在下降。”电路要炸了,电路要炸了”然后就会有这些闪点,你们会看到烟雾。

当闪光灯到达费城(这是他特别看到的城市),在那里,所有的这一切都正在发生,网络线路是红色的。它看起来像一根消防水管,里面像LED灯一样跳动着。网络上闪烁着红色的电线进入独立钟所在的位置时,它就从下面穿过了。

当压力开始增大时,就像看着消防水管里的水一样,它就在独立钟下面填满了,然后爆炸了。独立钟在空中直飞,并在空中列成两半。它把独立钟吹向空中,然后独立钟裂成两半。它的下落方式是这样的,圆形的区域落在地上,它来回移动——只是来回摆动。

它没有落在钟的边缘上,而是裂成了两半。再一次,它找到了断裂的地方,断裂就变成了把整个东西一分为二的东西。在前后摇晃了几分钟后,它停止了摇晃,然后独立钟开始熔化。它几乎就像一个巨大的热源,或从数据点,从消防水龙带,它是如此的热,以至于它现在正在融化,这就像是在施加热量。

然后他看到数据线都朝着华盛顿特区前进。从那里看,这座城市就像有了章鱼手臂,它们试图切断数据线,他认为这些数据线试图保持系统的爆炸能力,使华盛顿特区关闭。

所以这些章鱼手臂出来了,它们试图断开系统,有一个只是不断闪烁并不断增加脉冲。它看上去更大,更极端,比他以前在州际区域看到的其他线路,承载的数据更多,信息更多。

有些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职业装),他看到一位法官,不一定就是最高法院的法官。他们试图从根本上将这条线从华盛顿特区撤出,以免爆炸或其他任何原因。他们试图把这条线从城市中拉出来,但没有成功。

这件事一直持续到最后炸毁了国会大厦,那是所有排队的人都去的地方。国会大厦几乎破裂了一半。那里有一团巨大的烟云,随着烟气向空中扩散,它创造了一个单词,这个词就是“发现”。国会大厅被炸成两半,烟雾在天空中拼出这个词。烟没有消散,云停留在天空中。现在有人在跑,但不是为了躲避爆炸。他们奔跑是从他们在天空中看到那个词开始的,那个词就是“发现”。

然后场景改变了。他看到了国会大厦的圆形大厅,在圆形大厅的中间有一个封闭的棺材。棺材上的标志写着里面是“总统办公室的民主党候选人”,棺材上方挂着一本日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日期,不是在日历上,而是在纸上。上面写着12月17日,被圈了起来。这个日期写得很清楚,他不是在说有人会在17号死去。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其中的一个儿子在场,但另一个没有,他的妻子在那里,她低头看着地面。没有人哭,还有许多来自两党的国会议员和参议员在房间里,他们都低头看着地板。他们在猛烈地晃动他们,挥拳和摇头;他们的鞋子不在他们的脚上,鞋子被堆放在圆形大厅区域,所以这些国会议员和参议员基本上都是赤脚的。有几位女士脚上穿着袜子或长袜,几乎像连裤袜,其他人都光着脚。

然后,一位著名的参议员站起来,要求看遗体。就在这时,中士和几个海军陆战队员冲上来说,“顺便说一下,今天不看遗体,以后也不看。”参议员坐下来,镇定下来。然后他走到那堆鞋子旁边,在那些鞋子里翻来翻去,直到找到了他的那一双。他穿上它们,然后坐在那里一分钟,环顾四周,你们可以看出他正在生气,他冲出房间,像短跑运动员一样跑着离开那里。

外面的烟雾仍在上升,他朝着白宫奔跑,两只拳头都这样握紧,只是嘴巴在动。他没有听见这些话,但他可以看到他在诅咒,不像在发誓,像在诅咒白宫。

他在诅咒领导层。德纳不想说出来,因为他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但他显然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不安。他打算做出一个改变,因此在华盛顿纪念碑附近停了片刻。

这位著名参议员回头一看,当他回头看时,还有大约20至25个人跟随着他,有男人,有女人。德纳不能告诉你们党派,他不能告诉你们他们都是谁。他没有看见这些面孔。他知道那个正在竞选的参议员,但他不会说出来。

尽管如此,仍有20到25人在追随他,他们走路的时候手里拿着鞋子。他告诉他们快点,但他们只是继续非常稳定,几乎谨慎的步伐来接近他,然后他嘲笑他们,嘲笑白宫,他开始以最快的速度冲向白宫。

在这个时候,德纳看到了他在以前的梦里见过的那个人。这个人站在总统发表国情咨文的地方,在国会大厅里,就在那里,每个人都能看到总统每年发表的国情咨文。

这个人轻拍了三下真正的,薄而专业的麦克风一,二,三。然后他大声说“一家自相分争、将站立不住。”他强调“将”这个词。然后他把麦克风一直推到讲台上,他走到房间后面的门前,在那面墙上有一块嵌板,上面大概有25或30个电灯开关。他一个接一个地把它们向下推,直到国会和大楼里的那个房间的所有灯都熄灭了。

梦就这样结束了。

他认为我们将在国会看到很多信息被披露,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我们将看到更多关于我们双方领导人的信息被披露。无论他在数据点上看到什么,爆炸性的事情正在发生,让系统崩溃的不是城市爆炸,而是信息数据点

请为此祷告,为智慧和理解力祷告。

他也没有说拜登(Joe Biden)将在12月17日去世。他只是分享说,他看到了一个封闭的棺材,标志,他的妻子和一个儿子,而不是两个儿子。

他正在试着警告国家,警告教会,他相信一些极具爆炸性的事情即将到来,我们最好去我们需要去的地方第一——主,第二,准备好和我们的家人一起保护、警醒、引导我们走向上帝并毫无保留地说出来

此刻,他认为这将成为最重要的选举,也是最具争议的选举,不仅在现代历史上,而且也是在美国历史上。他认为他有资格说,基于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新闻报道,双方律师的数量,他认为我们将不得不回到内战,来找到我们今天的这种分裂。

这种分裂是一个非常,非常属灵的分裂,这是在对与错,善与恶之间的区别,我们所看到的并不是一个黑白分明的问题,这不是我们这个国家最大的问题。这个国家的根基深处有一个属灵的问题,事情将变得爆炸性和暴力性,并以问题为导向。他认为上帝即将更多地猛击11月的日历,他认为上帝即将说“在这个国家里,够了。”

要确信你们和主是对的,尽你们所能地分享你们的信仰,出去投票,出去改变世界,但也要为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可能发生的事情做准备

https://z3news.com/w/pastor-dana-coverstone-dream/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