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医生们,有着爬虫动物眼睛的军人——Ana Ríos(安娜里奥斯)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2019年12月,我感到胸部左侧一阵剧痛,我的女儿带我去了她所居住的美国马里兰州的一家著名医院。

我们在上午11点左右到达了急诊室,我们在那里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被召唤。当我被叫到的时候,我完成了例行程序,医生检查了我,然后我又被送到急诊室等待入院。

时间过去了,没有人来叫我。我问接待员是否有什么问题,他再次告诉我我必须等待,因为有其他人有优先权。我已经快70岁了,我开始感到不舒服,圣灵关于某些对我来说不知道的事情而把不安放在我心里

大约晚上7点钟,我几乎失去了我的冷静,又去找接待员,我要求和护士长说话,他们让我进去,我让她取出静脉注射装置,因为我要回家了。她拒绝了,并告诉我等着。

一个小时后我又去了,她告诉我,她需要医生的授权,我不得不再等待额外的几乎三个小时。我又和接待员谈了,他不让我进入护士站。但是我自己做了这件事,带着耶稣的权柄,我对一个护士说:“如果你不把这个东西取出来,我就回家自己取,你要为后果负责。”

护士向医生解释后,她得到了摘除的许可。我在我的灵里感到了有些事情很奇怪,圣灵在告诉我,尽可能快的离开那个地方。

一个月之后,我得到了一个梦。在我的梦里,我被带到波多黎各岛的中山脉,并没有很多的人住在那些群山之中。我走在一条僻静的小道上,远处有一个白色的帐篷。

我走到那个地方,注意到有个像实验室的东西,在那个偏僻的地方看到一个实验室,我感到很惊讶。有一些医生和护士,他们正在人身上做实验。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认为他们是纳粹,我非常害怕。

当我进入实验室时,一位银发蓝眼的高个医生告诉我:“你去了(他提到了医院),我们没有完成工作,因为你离开了。你必须去那里,因为你的工作必须完成。”

我得到过很多关于地下实验室的梦,在那里医生和护士对人进行实验

在另一个梦里,我被带到波多黎各萨利纳斯的军事基地,在那里我看到了着爬行动物眼睛的军人

以弗所书6:10 我还有末了的话,我的弟兄们,你们要靠着 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

Hannah(汉娜)

https://444prophecynews.com/nazi-doctors-military-with-reptilian-eyes-ana-rios/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