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超越顶楼的房间》第一部分 圣灵与方言,第01章 反对说方言的四种常见理由——甘坚信

那些不说方言的基督徒朋友经常问我们:“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这么突出说方言呢?”其实,答案是我们没有突出它!然而,似乎给人造成这样的印象有几方面原因。

 

原因之一是,全备福音圈子以外的人常常问我们这个主题,这促使我们要好好研究研究!当然,还有几个其他原因似乎显得我们突出说方言:

 

  1. 当一个人被圣灵充满的时候总是有说方言的彰显它是圣灵充满一个人时的超自然凭据。(我们在后面会深入谈论这一点。)

 

  1. 说方言和翻方言是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时代[“时代”的英文为我们正生活在圣灵时代、还可称为恩典时代、教会时代——译者注]独有的属灵恩赐(林前12:1一11)。

 

  1. 使徒保罗突出说方言这个主题。事实上,在他写给哥林多教会的第一封信中,他用很大篇幅谈论这个主题(参见林前14章)。为什么保罗突出说方言呢?因为那时这个主题常常被人们误解,就像现在一样。

 

我们会在后面从圣经中深入探讨被圣灵充满会伴随说方言的凭据。但是首先,我想先列举人们反对说方言的一些常见理由。

 

反对理由1:“耶稣不说方言,所以我也不需要。”

 

当你看耶稣在地上的服事时,你的确能看到另外七种属灵恩赐的彰显,却没有说方言和翻方言。在旧约中,你也找不到说方言和翻方言的彰显(虽然在以赛亚书28:11一12{原来,他要藉笨拙的嘴唇和外邦人的舌头对这百姓说话。他曾对他们说:这是安息,是你们要使疲乏人得的;安息舒畅乃在乎此。他们却不肯听。} 预言到这种恩赐)。

 

这两种属灵的恩赐是这个圣灵时代(或者世代)的独特现象,从时间上说,它们的运行是从使徒行传第二章记录的五旬节那天圣灵浇灌下来开始的。

 

耶稣提到了这个新恩赐是神要赐给新约信徒的。在马可福音16:17一18(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用新方言说话用手握蛇,喝了什么毒物也不受害,手按病人就必好了),耶稣说会有五种超自然的神迹伴随着信徒,其中之一就是:“……说新方言”(17节)。

 

有一些人试图这样解释这节经文:“这里所说的是指,你得救前常常说咒骂的话,或开一些粗鲁的玩笑,得救后你不再那么做了。或者过去你常常说谎,而你现在不说了。”你的确不应该再那么做,尤其是你现在己经成为神的孩子,但那却不是这节经文所要表达的意思。

 

马可福音16:17一18中列出的全部五种神迹都是超自然的。信徒为病人按手,病人就好了——这是超自然的;他们可以赶鬼——靠着神的超自然能力;如果他们喝了什么毒物或拿起蛇,也不能伤害到他们——因为有神超自然的保护

 

当然,这里不是指你拿起毒蛇为了要证明什么,而是你能得到超自然的保护,就像保罗,他在马耳他岛上从一捆木柴中碰巧拿起一条毒蛇(徒28:3一5)。蛇咬了保罗的手,而他却把蛇甩到火里,毒液丝毫没有伤害他。

 

如果在马可福音16章中,五种神迹中的四种都是超自然的,而神又加上另外一个却是属自然的,这合理吗?不合理!况且耶稣也没有说:“一些信徒可以说新方言,他清楚地说所有信徒都应该说新方言

 

那么,为什么大多数信徒都不说方言呢?我相信我们可以找到一大堆原因。有的个别原因因人而异。换句话说,一些人不说方言有他们自己的原因。

 

然而,我相信其中的首要原因是我们对于说方言的使用范围和价值,缺少纯正的、符合逻辑的、而且符合圣经的教导

 

结果,大多数人都不明白这个恩赐是神已经提供给他们的。他们只是没有认识到说方言的价值——因为,如果他们认识到的话,所有人都会愿意说方言!

 

反对理由2:“方言来自魔鬼。”

 

当我还是个很年轻的传道人时,我就和五旬节宗的人之间有团契,因为他们也相信神医治人。神的大能把我从濒临死亡的病床上救起,并且完全医治了我。我和同样拥有这些宝贵信心的人团契,能坚固我对医治的信心。

 

结果,我们宗派的同事们非常担心我,他们还常常让我谨慎“那些五旬节宗的人”。他们言辞恳切,就是脑子被不符合圣经的神学观念弄得迷迷糊糊的。

 

我尤其记得其中一个圣经教师说过的话,他是我们宗派神学院的毕业生。他对我说:“我承认那些全备福音的人传讲的每个信息几乎都有根有据,而且是正确的。我还承认他们活出基督徒的生命,超过我们教会的人。但是,说方言是来自魔鬼的!”

 

我没有立刻回答这个人,但是我心想:“怎能有这种事呢?从魔鬼得到的东西反而使他们更好?我认为应该相反才对!难道不是魔鬼让人做坏事,圣灵帮助人做正确的事吗?”

 

这种不符合圣经的逻辑让我联想到一个人。这个人出生在东德克萨斯,在他三十多岁得救之前,他极其放荡。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加入了一间传统宗派的教会,只是他一直都没得救。等到了十几岁,他开始变得十分放纵,几乎每个晚上他都泡在酒吧。

 

你能想到的所有罪,这个人在年轻的时候都犯过,从酗酒、咒骂到打架斗殴。实际上,有几次他在深夜用鞭子赶出所有挑衅他的人,他清空了整个酒吧。人们不得不打电话多叫些人来,把他抓进监狱。这个年轻人非常强悍!

 

几年以后,一些全备福音的人开始向这个人作见证。后来他得救了,并且受了圣灵的洗,开始说方言。他小时候参加的那间教会有20多年没管他了,因为他非常狂野。那儿的牧师甚至一次都没探访过他。但是突然间,忽视他多年的牧师开始探访他,并带着极大的担心——因为他“从魔鬼那儿得到了一些东西”。这事让人觉得可怜、可笑!

 

这个弟兄私下里告诉我,那位牧师在探访他时发生了什么。他说:“我让牧师先说,但是当他说:‘说方言是从魔鬼来的”我阻止了他,我说:‘等一下,牧师。我知道方言不是从魔鬼来的,因为当我还是个罪人的时候,我就拥有魔鬼给我的一切。如果方言是从魔鬼来的,那我很早以前就应该有了!但是直到我转离魔鬼,重生得救,并且被圣灵充满,我才得到这个恩赐!”

 

无论那个牧师怎么努力,他都不能说服这个弟兄不再说方言,因为他知道他所领受的恩赐是从神来的。

 

而我呢,当我被圣灵充满并且开始说方言时,我去找告诉我方言是从魔鬼来的那位圣经教师。过去,总是他主动提起这个话题,但是这次我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因为我想了结我们之间这个不偷快的话题。

 

再一次,这个圣经教师告诉我,要谨慎“那些五旬节宗的人”。他又告诉我:“说方言是从魔鬼来的!”

 

我回答说:“等等——先停一下。你称说方言是从魔鬼来的?”

 

“没错!”

 

“好,”我说,“如果方言是从魔鬼来的,那么我们整个宗派都是从魔鬼来的!”

 

他两眼圆睁,看起来好像见到了鬼!然后,他语无伦次地问:“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知道我已经被圣灵充满并且说方言。我在我们宗派里所认识的同一位圣灵,也就是使我成为新造的人的同一位圣灵,就是对我的灵作见证说我是神的孩子的同一位圣灵,他与我在全备福音教会被圣灵充满时赐给我方言的圣灵是同一位圣灵!”

 

我接着说:“五旬节宗的人所拥有的圣灵和我们的没有不同。他不是双胞胎、三胞胎、四胞胎或者五胞胎。只有一位圣灵!完全是同一位圣灵——只是程度不同。”

 

“噢,不,不!”他反驳说,“不对不对。”

 

我说:“你是一位圣经学者,对不对?”

 

“是的,我神学毕业,并且在圣经学校教导了25年。”“那么让我来问问你我说,“你说过方言吗?”

 

“不,当然没有。”这个人回答。

 

“那你怎么知道它背后是什么灵呢?”我问,“你说你了解圣经。那你一定知道箴言书说‘未曾听完先回答的是愚昧,(箴18:13)。根据箴言书,你现在就是愚昧的!”

 

“在我们俩之间,我是唯一有资格谈论方言这个主题的人。”我继续说,“你没有资格评价,除非你也说方言。如果你也说方言,你才能告诉我是什么灵赐给你方言。但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是同一位圣灵。我并没有领受一个奇怪的灵或是什么新的灵。他就是我一直拥有的那位圣灵。当我被圣灵充满时,我只是在更大程度上经历了圣灵。所以,如果说方言来自魔鬼,那么我们整个宗派都是来自魔鬼!”

 

我的话让这位圣经教师十分震惊,以至于他一两次想张口说话,却没想出能说什么!

 

当然,这个宗派不是出自魔鬼,说方言也不是!都来出自一位圣灵。说方言只不过是让你对圣灵敞开的程度更深。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更深入地经历神!

 

天父会将你想要的赐给你

 

在此,我要给你一条原则:如果你是神的孩子,你想要被圣灵充满,那么你得到的不会是其他东西

 

我还记得有一位圣经教师来参加我的聚会,他来自其他教会,他想要被圣灵充满。在我为他祷告之前,他对我说:“甘弟兄,我想提前说几句实在话。我仔细査考过圣经,发现说方言的确不是从魔鬼来的。但我还是有点问题。估计是因为听了太久反对方言的教导。你能告诉我,我怎么才能知道在我们祷告时我不会领受错误的灵呢?”

 

这个人听过各式各样的故事,故事的内容当然就是当人们寻求被圣灵充满时,结果得到了错误的灵。作为一个年轻的浸信会传道人,我在1937年领受圣灵的洗之前,也听说过很多这样的故事。但从那时开始,我在全备福音的圈子里传道超过65年,我从没见过任何一个人寻求被圣灵充满,得到的却是错误的灵,—次也没有

 

请不要误解我。我的确见过一些被圣灵充满的人随从肉体行事。但是,我宁愿看见神运行的时候有一点野火,也不愿一点火星都没有!我宁愿出现一点小小的混乱,也不愿像在墓地一样井然有序却没有任何事发生!

 

这个人想确保在我们祷告时,他领受的是圣灵而不是其他别的灵,于是我简单地给他读了路加福音11:11一13。

 

11你们中间作父亲的,谁有儿子求饼,反给他石头呢?求鱼,反拿蛇当鱼给他呢?

12求鸡蛋,反给他蝎子呢?

13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他的人吗?

 

我问他:“你有孩子吗?”他回答说:“有啊”。“如果你儿子向你要鱼,你会不会给他蛇呢?他向你要鸡蛋,你会不会给他蝎子呢?”

他说:“不,当然不会。”

 

“那神也不会。”我告诉他:“我想让你看到耶稣在这一段经文中真正讲的是什么。从前一章,路加福音10:19,我们能找到答案,那里说:‘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

 

我接着说:“你看,耶稣这里不是在谈真正的蛇或蝎子。他在谈论仇敌的能力他说的是魔鬼和邪灵,就是他指的蛇和蝎子。”

 

这能让我们清楚耶稣真正在说什么:“如果儿子想要鱼,他爸爸会给他蛇(邪灵)吗?如果他要鸡蛋,他爸爸会给他蝎子(邪灵)吗?”

 

然后我对他说:“你是神的孩子,就是说神是你的父亲,对不对?”

“是的,”他回答。

 

“那好,”我说,“就像你不会把不好的东西给你的孩子,你认为当你向天父要他的灵时,他会给你——他的孩子——邪灵吗?”

 

当我对他说了这些话之后,你知道那个人的反应吗?他开始大笑——然后他立刻开始说起方言!一旦他从恐惧中得到释放,我甚至不需要为他祷告,他就领受了圣灵的洗!

 

他说:“甘弟兄,如果我早知道这些,我很早以前就能说方言了!”

 

他被一直听到的错误信息捆绑,错过神为他预备的祝福。魔鬼用那些惧怕的想法困扰他的头脑,让他以为如果他求被圣灵充满,他可能会得到错误的灵。

 

朋友,这永远不会发生在你身上。你根本不用为了领受圣灵而害怕。有一点你一定要牢记在心:神的话总是使你得自由

 

约翰福音8:32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耶稣不会用真理捆绑你。他说神的话语是真理,真理使你得自由。

 

当一个信徒求神用圣灵充满他时,绝对不会遇到危险——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绝对不会得到错误的灵。实际上,我可以更坦率地说:如果有人声称,他求圣灵充满时得到了错误的灵,那么他一定是在撒谎!

 

如果说一个基督徒在寻求圣灵充满时可能会得到一个错误的灵,就是在说耶稣基督也与谎言有份。我与其说某个人是撒谎的,也不会称耶稣是说谎的。正如罗马书3:4所说:“神是真实的,人都是虚谎的”。

 

耶稣说:“……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他的人吗?”(路11:13)。换句话说,如果你求被圣灵充满,你得到的就正是你所求的!

  

反对理由3:“方言已经停止了。”

 

有一次,一个人来找我说:“你不知道圣经说方言已经停止了吗?”

 

我回答:“不,我不知道啊,你也不知道!”

 

“不,我知道,我在圣经上读到了!”

 

“那好我回答,如果你能找到这节经文,我就给你一千美元!”当时我根本没有一千美元,但是我一点也不担心。我知道我不必付钱,我知道他在圣经上根本找不到任何经文说方言已经停止了!

 

他翻啊,翻啊,翻啊,试图找到一节经文来证实他的观点。终于,他放弃了。我决定帮他一个忙,说:你要找的经文是哥林多前书13:8。”

 

“噢,所以我是对的,圣经的确说方言己经停止了!”

 

我说:“不,不。让我们先读一遍,然后我会让你明白这节经文到底在说什么

 

林前13:8爱是永不止息。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

 

“当你读完整节经文,”我告诉他它和你理解的完全不同。你看,它说方言终必会停止,就是说将来会停止,而不是己经停止了。它也说先知讲道将来会消失,而且知识将来也会消失。但所有这些都是将来要发生的。所以说,方言还没停止,就像知识还没有消失一样!”

 

然后,我让这个人看接下来的几节经文,好让他明白保罗在些经文中所说的方言是什么意思。

 

林前13:9一10 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讲的也有限,10等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

 

一些人试图用第10节来禁止说方言。他们错误地宣称:“当保罗说:‘那完全的来到”指的就是圣经。所以现在我们己经拥有了整本圣经,我们不再需要超自然的说方言的恩赐了!”

 

但是,如果对比12节,对第10节的这种解释就站不住脚了。

 

林前13:12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

 

很明显,我们现在还不能面对面观看,我们仍然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这就是为什么先知讲道还没有归于无有,知识也还没有归于无有,而说方言也没停止!

 

试图根据这节经文去禁止说方言的人,最好认真读一读哥林多前书14:39:“所以我弟兄们,你们要切幕作先知讲道,也不要禁止说方言。”使徒保罗和早期教会绝对没有禁止人们说方言。实际上,保罗在这一章给出一些理由鼓励人们说方言,我们在后面会详细谈论这一点。

 

反对理由4:“只有使徒可以为人祷告领受圣灵的洗。”

 

有一些人使用使徒行传8:14一17来证实受圣灵的洗并且伴随说方言的凭据只适用于早期教会,而且是那些使徒还活着的时候。这些人错误地认为只有使徒可以服事人受圣灵的洗。

 

然而,这段经文却证实了,与此相反的观点才正确。

 

徒8:14一17使徒在耶路撒冷听见撒玛利亚人领受了神的道,就打发彼得、约翰往他们那里去。

15两个人到了,就为他们祷告,要叫他们受圣灵。

16因为圣灵还没有降在他们一个人身上,他们只奉主耶稣的名受了洗。

17于是使徒按手在他们头上,他们就受了圣灵

 

这些人认为,随着最后一个使徒去世,方言己经停止了,他们说:使徒在五旬节那天领受了圣灵,所以他们能把圣灵传递给别人。但是后来的人不能继续向其他人传递圣灵。”

 

他们声称:“这就是腓利使撒玛利亚人得救之后,他却不能使他们受圣灵的洗的原因。腓利不能服事人受圣灵的洗,原因是他不属于最早的使徒。所以彼得和约翰必须下到撒玛利亚为那些新信徒按手领受圣灵的洗。但是随着最后一个使徒去世,服事人们领受圣灵的能力也就停止了!”

 

但是这种论调与神的话不符。我们会在后面详细谈到使徒行传中记载人们被圣灵充满的五个例子。但是我在这里特别指出一点:在这五个例子当中,其中有两个例子,那些信徒被圣灵充满时没有人为他们按手。而在另外三个例子中,其中有一个例子,服事人们受圣灵的洗的人根本不是使徒!他是个在大马士革的门徒”,名叫亚拿尼亚(徒9:10)。他去见大数的扫罗(后来称为保罗),为他按手叫他被圣灵充满(徒9:17)。

 

在一次聚会中,我讲道结束之后,我坐在讲台的椅子上,为那些排队来到我面前的人祷告,让他们得医治和领受圣灵。

 

我问每一个人,为什么要到前面来让我祷告。有一个人轮到前面时开口问我:“你称自己是使徒吗?”通过麦克风每个人都能听见他的提问。

 

“不,我不是使徒。我回答,“我也不称自己是使徒。我确定我不具备成为使徒的资格条件。”

 

“那你为什么为人按手使人受圣灵的洗呢?”这人问我。

 

他说这话的时候,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来意。于是我说:“噢,看来你很懂新约啊”

 

“哦,是的!新约所讲的地方我们也讲,新约不讲的地方我们也不讲。”

 

“那好,我说,“你是不是想说新约教导我们,除了最早的使徒,没有人可以服事人们受圣灵的洗呢?换句话说,你相信五旬节那天只有12个使徒领受了圣灵,而不是120人领受了呢?”

 

“是的!”这人回答。

 

“而且还相信这些使徒拥有能力为人按手传递圣灵——但是当最后一个使徒去世,所有这些都停止了呢?”

 

“是的,非常正确。”

 

“好吧,我说,“我和你唯一的区别就是,你声称新约所讲的你也讲,新约不讲的地方你也不讲,但是你在说谎。相反,我的确在讲新约所讲的,新约不讲的我不讲。”

 

“你是什么意思?”这人问。

 

“你怎么解释使徒行传第9章中的亚拿尼亚呢?”我问亚拿尼亚不是使徒?”

 

这人说:“我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翻开圣经到第9章,读了下面的经文:

 

徒9:10一12,17

10当下,在大马士革有一个门徒,名叫亚拿尼亚。主在异象中对他说:“亚拿尼亚”他说:“主,我在这里。”

11主对他说:“起来,往直街去,在犹大的家里,访问一个大数人,名叫扫罗,他正祷告;

12又看见了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进来按手在他身上,叫他能看见。”

17亚拿尼亚就去了,进入那家,把手按在扫罗身上说:“兄弟扫罗,在你来的路上显现的主,就是耶稣,打发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满。”

 

“请回答我。”我问这人,“亚拿尼亚是使徒吗?”

 

“我不知道圣经里还有这段,他答道:“你看,你声称新约所讲的你也讲,你一定要谨慎!圣经里根本没说只有使徒才能服事人们领受圣灵的洗。”

 

这个人刚要走开,我说:“请等一下。你问我是否是使徒,而且试图证明因为我不是使徒,所以没有权利为人按手,使他们领受圣灵的洗。但是在你离开之前,我想通过圣经向你证明,不是只有使徒才能为人按手,使人领受圣灵的洗。”

 

我继续说:“你想知道我靠着什么权柄按手服事人,让我告诉你。我按手使人受圣灵,与‘大马士革的一个门徒,亚拿尼亚按手给大数的扫罗,我们靠的是同样的权柄。第10节说:‘……主在异象中对他说……,”

 

“门徒”这个词的意思是“跟随主的人”。这个亚拿尼亚不是使徒他不是先知。他不是传福音的,他不是牧师,他也不是教师,他只不过是我们称为“平信徒”的人,但是,他被主耶稣——教会的头亲自指示,去为扫罗按手叫他领受圣灵。

 

我相信,神把这一段放在圣经中,是因为他知道我们会面对一些人——他们认为只有使徒才能服事人们领受圣灵的洗,而且随着最后一位使徒去世,这一切都结束了。然而,当这些人发现新约里有这段记载的时候,他们会哑口无言!

 

于是我对这个人说:“我为人按手受圣灵的洗,是因为在大马士革向亚拿尼亚显现的同一位主耶稣,他告诉我:‘我想让你给信徒按手领受圣灵”。

 

“这就是我按手服事时所依靠的权柄——主耶稣,教会的头!如果你还想辩驳或发牢骚,我建议你去跟主辩驳和发牢骚,因为是他让我这么做。”说完,我让这个人离开了。

 

关于耶稣告诉我,他赐给我为人按手被圣灵充满的服事,我还想再说明一点。

 

当主告诉我的时候,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我对耶稣说,亲爱的主,我在自己的教会里为人按手领受圣灵的洗,我受到的批评己经够多了。如果我再开始一项为人按手领受圣灵的事工,我肯定会受到更多的批评!主,我不愿意这么做。我情愿你把这个事工交给别人吧。”

 

当然,耶稣确定想让我来做!他问我:“是谁呼召了你?是我还是人?”

 

“当然我说,“是你!”

 

然后他问我:“那你的服事将来要向谁交账——是我还是人?”

 

“当然,是你,主!”我回答。

 

然后主说:“圣经记载你们都要站在基督的审判台前,为自己在地上所做的一切交账(林后5:10因为我们众人都必须在基督的审判台前显露出来,使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恶,受到报应)。在那天,你会站在我面前向我交账!所有批评你的事工的人也会为他们所说的话向我交账。毕竟,这是我的事工,当人们批评你的按手服事时,他们是在批评我。”

 

耶稣继续说:“所以把那些人交在我的手里吧。他们会为他们说过的话向我交账。与此同时,我把这项事工交给你,你必须要为是否很好地完成我交给你的工作来向我交账。”

 

“好吧,主,我猜,我最好开始做。”

“是的,你肯定要做。”耶稣回答。

“但是我怎么告诉人们呢?”我问。

 

耶稣给了我在使徒行传中人们通过按手领受圣灵的三个例子,然后他简单地对我说:“把这些经文给人们。”

 

于是我就照做了!为了神的话感谢神!神的话非常清楚、明白!

 

不要墨守五旬节宗的“陈规”

 

在耶稣赐给我为人按手的服事之前,他已经使用我让人领受圣灵的洗。

 

在1939年,我去另外一位牧师的教会讲道,我所传讲的信息是关于救恩——这是我当时知道如何传讲的唯一信息。我正在讲道时,突然说起了方言。这是我在公开场合第二次或第三次用方言给出一些信息。我连续说出三段方言,并且逐一翻出来。

 

翻出来的方言都是关于圣灵的洗,这与我正在传讲的主题完全不同。神正在试图把聚会引到另外一个方向。(我们这些传道人需要察验圣灵在我们的服事中朝哪个方向引导,并且跟随圣灵的流动!)

 

在圣灵的感动下,我发现自己做了一件以前从没做过的事。我直接说:“有谁没被圣灵充满,现在想被圣灵充满,请起立!”

 

立刻有五个人站了起来。

 

我站在讲台上,对那五个人说:“领受圣灵!”(当我说出来的时候把我自己吓了一跳!)这五个人中的四个人立刻说起了方言,其中一位妇女开始说方言时,她激动地从坐席出来,在过道中间跳起了舞!

 

那位牧师,惊讶地看着我说:“天哪,天哪!怎么回事,这里面有人寻求圣灵的洗已经很多年了!他们一直等啊等啊!我们陪他们一起挣扎,最后决定放弃他们了——尤其是这个高兴得不得了的姊妹!我们放弃她,把她当作不能领受圣灵的人,已经没有人再为她祷告了。”

 

难怪她在过道上跳舞呢!多年来,人们为了让她领受圣灵的洗,连拖带拽,又敲又打,连哭带喊——结果,神在一瞬间让她被圣灵充满!

 

聚会结束后,那位牧师邀请我为他主持一周的奋兴会——结果奋兴会开了一个月!神真是赐给我们一个满有能力的复兴!那位牧师的主日聚会人数和教会人数增长到两倍,教会经济收入增长到三倍。这一切都不是我做的——神做的。我只是允许圣灵运行。

 

我尤其记得其中有一个晚上。每晚都有人领受圣灵的洗,但是这天晚上,有12个人到前面要领受圣灵的洗。这是一起到前面祷告人数最多的一次。我为了让这12个人摆脱一些卡住他们的属灵规矩,所以我没让他们跪在圣坛前。

 

我们都有可能会陷入一些属灵规矩中,甚至包括—些符合圣经的行为,如跪下来祷告。这并不是说跪下来祷告不好。别忘了,保罗在以弗所书3:14说:“我在父面前屈膝。”我自己也喜欢跪下来祷告。但是我们却可能只用一种固定的方式寻求神,因此卡在一种属灵规矩里,结果,我们可能发现自己在属灵上不再进步了。

 

这事在很多灵恩派和五旬节宗的人身上发生。当他们寻求神,他们想领受圣灵的洗时,他们常常墨守“我们教会的老规矩”,比如跪在圣坛前祷告。接下来他们常常是用头脑开始赞美神,鹦鹉学舌一样说别人说过的话——仅此而已,而不是从心里发出赞美。我称之为“五旬节宗的陈规”。然而,很多人摆脱这种陈规还真困难!

 

所以,到前面来想领受圣灵的这12个人,我指示他们都站在圣坛前。然后我对他们说:“领受圣灵!”——结果,他们同时说起了方言!只是弹指一挥间,他们就领受圣灵了。我甚至都没碰他们或为他们按手。

 

在整个40年代,圣灵主要使用这种方式让我服事人们领受圣灵的洗(在我接下来的服事生涯中,有时候他继续用这样的方式与我同工)。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不需要为人按手。我只是让他们站在圣坛前,然后告诉他们领受圣灵,他们就会领受圣灵。

 

所以,无论从圣经上还是从人们的属灵经验上,你都可以看到,不是只有早期使徒才能服事人们领受圣灵的洗。甚至不必是传道人也可以。今天,在世界各地有很多信徒在帮助人们领受圣灵的洗,就像很久以前那个名为亚拿尼亚的门徒一样!

 

以上只是人们反对说方言的四种常见理由,因为人们不知道圣经到底是怎么说的。随着我们的深入讨论,我们还会提到其他常见的问题和误解。但是,当我们研究任何主题的时候,请牢记这个关键:无论我们做什么,我们越挨近神的话,我们就会越正确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