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超越顶楼的房间》第三部分 说方言的范围 第14章 说方言的五种常见误解——甘坚信

在本书的最开始,我提到被圣灵充满的信徒也常常不了解说方言的价值和范围。一些信徒不知道圣经是怎么谈关于说方言的。结果,神原本通过这个超自然恩赐为他们预备的益处,就都被偷走了。

 

在接下来的几章里,我想帮助你了解说方言的真正适用范围。这些被神的话证实,也被历年来属神的人的大能祷告证实。但是首先,我想我们需要澄清一些误解和不符合圣经的极端作法。很多信徒竟一直把它们当成真理。所以我们首先要处理这些误解。

 

误解1:

 

“如果你没领受圣灵的洗并且说方言,你就没得救。”

 

在普世教会里,各处都有人说,一个人若没有领受圣灵的洗并且说方言,就没有真正得救。

 

但是根据耶稣在约翰福音第14章说的话,这种观点就经不起圣经的检验了。实际上,照着这种说法,如果人们没有领受圣灵的洗并且说方言就没得救的话,那么耶稣在这处经文里说了一个谎,因为他特别宣布,没得救的人不能领受圣灵!

 

约14:16一17

16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在,

17就是真理的圣灵,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为不见他,也不认识他;你们却认识他,因他常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

 

耶稣说,世人或未得救的人不能领受保惠师——真理的圣灵。为什么世人不能领受圣灵呢?“因为世人不见他,也不认识他……”。你看,一个未得救的人在接受耶稣时,他被圣灵重造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但是世人、尚未得救的人——不能领受圣灵,因为他们不认识耶稣。如果一个没得救的人在还没有接受耶稣之前就祷告被圣灵充满,那么他可能领受各种其他的灵,因为在灵界不只有一种灵,灵界里还有邪灵!

 

世界上最危险的事情就是让罪人去领受圣灵的洗。罪人不会辨别灵如果他们违背神的话,在还没有接受耶稣之前就寻求圣灵的洗,他们可能会顺服一个错误的灵。

 

多年来,我见证这样的事发生在一些人身上。由于他们没有首先接受耶稣重生得救,他们实际领受的是一个邪灵所以我必须先为他们赶出邪灵。然后,我把他们引到主面前,他们重生得救了,然后又被圣灵充满

 

我记得在一次聚会中,有几个人到前面来领受圣灵的洗。然而,我的灵感受到其中一个女人里面有一个邪灵。当我为她按手时,我问她:“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是啊,怎么了?我还有圣灵呢。你想听我说方言吗?”没等我说话,她就开始飞快地发出一些声音,根本就是胡言乱语,我知道那不是方言。

 

你知道,有些人谈到魔鬼或邪灵就害怕。但是信徒不必害怕。他们只是需要读圣经!圣经告诉我们如何辨别邪灵:凡灵不认耶稣,就不是出于神,这是那敌基督者的灵……”(约一4:3)。感谢神,他不会把我们留在无从知道灵是否来自神的黑暗境地里!

 

如果我处理这个女人的状况时邪灵不显露的话,她可能会用思想回答:“基督是道成肉身来的。”所以我恰好在合适的时机处理她的问题,因为当时邪灵显露出来。

 

于是我对她说:“跟我作这个祷告,姐妹。”我祷告说:“天父。”她跟着说:“天父。”然后我说:“我承认你是神。”她也跟着说:“我承认你是神。”

 

然后我说:“主耶稣基督是你的儿子,他是道成肉身来的。”

 

那个女人说:“耶稣基督不是你的儿子,他不是道成肉身来的。”注意她没说“主”这个字。她不承认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是主,是道成肉身来的

 

很明显这个女人领受的不是正确的灵。她曾经与那些认为没有领受圣灵的洗并且说方言就没得救的人有来往。那些人引导这个女人——她还是一个罪人——寻求领受圣灵的洗,相反她领受了错误的灵!

 

终于,这个女人对我说:“我里面有什么不让我按着你说的话去说。”

 

我说:“我知道,你想得着释放吗?”她说:“我想。”我就为她赶鬼,在聚会结束之前,她重生得救了并且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出方言!

 

让我再说一遍:让罪人寻求被圣灵充满是很危险的。他们需要先在耶稣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只有那样他们才能被圣灵充满。

 

另一方面,我在前面说过,当你知道耶稣作你的救主,你重生时,神成为你的天父,你寻求圣灵充满时完全不必担心。你可以坦然无惧地求,你根本不会领受错误的灵

 

梦里印证 

 

有一次,我在一间大型教会举办特会,我已经为周日上午的聚会准备好了讲章。就在那天早晨醒来之前,我做了一个梦,它改变了我的讲道信息。

 

我看见自己站在讲台前,我听到自己说:你们知道吗,有些人说,除非你们被圣灵充满能说方言,否则你们就没得救。但这是不正确的。”

 

然后,我听到自己引用约14:16一17。我说:“你们看,圣经说:‘真理的圣灵,乃世人不能接受的……’。神的确赐给世人一个礼物,根据约3:16,这个礼物就是永生。但是神赐给他的孩子的礼物是圣灵的洗”(徒1:5)。在梦中,我还引用了路11:13:“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他的人吗?”

 

这就是我在梦中见到的。当我醒来,我想,这虽不是我要讲的信息,但是跟大家谈谈我做的这个梦,也不会有什么不好。

 

所以当我讲道时,我告诉会众:“我今天要讲一个主题,但是我想先讲一下昨晚我在梦中,我听到自己在讲台上的讲道信息,可能会对一些人有帮助。”然后我就讲了一遍我在梦中说过的话。

 

聚会结束之后,我们夫妇一起与牧师出去吃饭。他说:“甘弟兄,你跟会众讲的那个梦是来自神的!今天早晨聚会之前,一个小伙子来找我,他是个很好的年轻人,也是个好丈夫和三个孩子的父亲,五年前他在我们教会得救并且被圣灵充满,从那时起他就一直在我们教会。”

 

今天早晨他对我说:“牧师,这是我最后一次参加主日礼拜了。我要去另外一间教会了,但是我想让你知情才公平,所以今天早晨我才来聚会。我母亲是某某教会的成声。她说服我相信,一个人若没被圣灵充满并且说方言就没得救。”

 

牧师接着说,但是聚会结束之后,这个年轻人又来找我:“ 牧师,我的家庭不打算离开了!甘弟兄的梦是为了我,我明白这是神在对我说话。”

 

那个年轻人告诉我:“当甘弟兄说完,我就开始思考,我就是在这儿的圣坛旁得救的,几个月之后我被圣灵充满了!当我领受圣灵的洗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得救了。我的里面一直有圣灵的见证。牧师,我知道我母亲是个好人,也得救了。她的心是正确的,可她的头脑是错误的!”

 

这个年轻人说得完全正确。神赐给世人的礼物——通过接受耶稣基督得到永恒的生命,神赐给他的孩子的礼物——被圣灵充满,这二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

  

误解2:“方言不是赐给每个人的。”

 

说方言的另外一个误解是:信徒可以领受圣灵的洗,但是不必说方言。

 

说方言不是被圣灵充满,被圣灵充满也不是说方言——但是,这二者却密不可分。当你被圣灵充满时,你不是领受方言,你是领受圣灵——三位一体神的第三位——的充满。

 

有些人错误地以为:“你被圣灵充满时可以说方言,也可以不说方言。”但这不符合圣经!在使徒行传中,我们已经看到了圣经中领受圣灵的模式。那些信徒被圣灵充满并且说方言(徒2:1-4)。如果你领受圣灵的充满,那么你可以而且应该期待也得到这个伴随而来的圣经凭据

 

领受圣灵并伴随说方言的凭据有点像男士鞋里的鞋舌(鞋带和鞋面之间象舌头形状的部分——译者注)。如果我想买一双鞋,我是不会买缺少了鞋舌的鞋。同样,我也不会只买鞋舌!我买的是鞋,但是我也绝不能忍受缺少鞋舌的一双鞋——哪怕它是鞋店里最昂贵的一双!

 

还有人说:“我相信说方言,但是方言不是赐给每个人的。然后他们指出林前。12:29一30,作为支持他们观点的圣经依据:

 

林前12:29一30

29岂都是使徒吗?岂都是先知吗?岂都是教师吗?岂都是行异能的吗?

30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吗?岂都是说方言的吗?岂都是翻方言的吗?

 

因为29节和30节所有的答案都是“不是”,他们就得出结论说:“既然不都是使徒、先知、教师、行异能的,那也不都是说方言的。因此,方言不是赐给每个人的。”

 

但是,人们常常拿出一节经文脱离它的上下文,然后又跟另一节经文放在一起,来证明他们想证明的论点。

 

所以,让我们读整个上下文,来看保罗到底在说什么。林前12:27一30

27你们就是基督的身子,并且各自作肢体。

28神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帮助人的,治理事的,说方言的。

29岂都是使徒吗?岂都是先知吗?岂都是教师吗?岂都是行异能的吗?

30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吗?岂都是说方言的吗?岂都是翻方言的吗?

 

有人可能会说:“看到了吧?保罗说不是所有人都是说方言的!”

 

但是,保罗在这里谈的不是属灵的恩赐。他在林前12:1一11谈到是属灵的恩赐。他在这里谈的是事工的恩赐,不是圣灵的恩赐事工恩赐是被神呼召到五重事工中的人被圣灵装备的恩赐(弗4:11一12)。比如,使徒是一个事工恩赐。先知是一个事工恩赐。传福音的、牧师、教师都是事工恩赐。人们被神呼召并被神装备站在一个事工职分上,完成神对他们生命的特殊呼召,他们藉此职分服事和祝福他人。

 

保罗接着说:……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林前12:28)。保罗并没改变他的想法转而谈别的事情,他谈话不是没有逻辑。“行异能的”和“得恩赐医病的”指的就是传福音的职分。

 

我们可以通过腓利在撒玛利亚城的服事看到传福音的职分。

 

徒8:5一7

5腓利下撒玛利亚城去宣讲基督。

6众人听见了,又看见腓利所行的神迹,就同心合意地听从他的话。

7因为有许多人被污鬼附着,那些鬼大声呼叫,从他们身上出来;还有许多瘫痪的、瘸腿的,都得了医治。

 

传福音的所做的服事包括:宣讲基督的救恩;行异能;以及医病的恩赐运行

 

接下来提到的是帮助人的。帮助人的就是那些被神呼召去协助五重事工职分的人。治理事的指的是牧师的职分,因为牧师负责一个地方教会的管理。最后,保罗提到另外一项服事——说方言的。

 

所以在林前12:27-30,保罗不是谈被圣灵充满说方言。他也不是谈一个人用方言称赞神为大,或对神讲说各样的奥秘。他也不是谈一个平信徒偶尔在教会里用方言给出一个信息来建造教会。

 

当然,我们为所有这些说方言的用途感谢神,但是保罗在这一段经文中谈的都不是这些。注意“说方言的”与其他事工恩赐列在一起,因为这也是一项事工恩赐!保罗在说,神在教会中设立了一些人——就是说,专门的人——他们在教会里有说方言的服事。

 

说方言的事工恩赐接近先知的职分,指的是一个人被呼召在公众聚会上说方言和翻方言

 

保罗接着问:“岂都是使徒吗?”不是。“岂都是先知吗?”不是。“岂都是教师吗?”不是。“岂都是行异能的吗?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吗?”不是。

 

换句话说,“岂都是传福音的吗?”不是。“岂都是说方言的吗?岂都是翻方言的吗?”换句话说,“岂都是站在先知职分上作说方言的服事吗?”当然,不是!

 

因此,不要脱离经文的上下文得出结论说:“很显然这节经文说不是每个人都说方言”。这节经文不是在谈属灵恩赐,比如神赐给我们每人说方言。不是,这里在谈赐给教会的事工恩赐。在林前12:30指的是一些被呼召到先知的职分上的人,说方言和翻方言是他们的事工恩赐。

 

我最早见到通过说方言和翻方言服事的人是顾德文夫妇。我和妻子很荣幸认识顾德文夫妇,他们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和服事伙伴。他们在说方言和翻方言的服事上卓有成就。

 

我记得有一次,我和妻子在南德克萨斯举办一场聚会。在这之前,我们曾和当地的一个家庭有过很好的团契,但是我发现这个丈夫从不参加任何教会。

 

他的妻子有一天遨请我们一起吃午饭。吃饭时,她对我们说:“我说下面的话不是要破坏我丈夫的声誉,因为他确实是个好人。但是他曾参加的那间教会冒犯了他,他就再也不去了,他也拒绝参加其他教会。”

 

可是,当一个人离开了教会,他就是离开了与神团契的关系,因为信徒若不与其他信徒团契,他就没有行走在神话语的亮光中(约一1:7)。需要有人为他祷告,那天我们与他妻子一起为他祷告了。

 

后来,当我们的聚会结束后,我们开车一百多英里到另外一个城市服事。顾德文夫妇参加了在那里的聚会。

 

这次,那个丈夫也来参加聚会了,他跟他妻子和三车人一起来的。他不参加当地的教会,反而开车一百多英里参加别的聚会!

 

在其中一场聚会中,主对我说:“服事那个人和他妻子。”于是我就叫他们到前边来。突然我的眼前闪过一个异象,我称这种异象为“迷你图象”。在异象中我看见这对夫妇走过来,妻子低着头。

 

在异象中,这个丈夫问:“哪里有问题吗?”

这个妻子回答说:“嗯,我知道甘弟兄对我们说的是先知性的话,但是他知道我们的部分情况因为我告诉过他。”

   

这时主对我说:“你可以服事这对夫妇,但是如果由顾德文夫妇服事他们会更好。那样魔鬼就不会钻空子了,因为他们知道顾德文夫妇对他们一无所知。”

 

所以当敬拜主领人带领会众唱歌的时候,我邀请顾德文夫妇上来服事他们。顾德文姐妹对这对夫妇说了一段方言,然后顾德文弟兄翻出来。你会以为我把他们的详细情况都告诉了顾德文夫妇!他们对这对夫妻说的一字一句,就和那天吃午饭时那个妻子告诉我们的话一模一样。顾德文夫妇说出了他们的问题,还指出他们错在哪儿。然后,他们给出从神来的解决答案。

 

那些年间,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顾德文夫妇这样服事。你看,当平信徒在公众面前给出一段方言时,人数被限制在两到三个人(林前14:27)。但是在林前12:30提到说方言的,却没有加以限制,因为传道人是被圣灵带领和恩膏的,所以这种运行是不加限制的。

 

在我的聚会上,很多次人们到前面来希望得到服事,主会说:“让顾德文夫妇服事他们”。接着顾德文夫妇就会一个接一个用说方言和翻方言服事他们。他们对那些人的情况一无所知,但是他们能准确说出他们出现的问题,并给予他们从神来的答案。

 

所以,有一些人专门被呼召在公众面前通过说方言和翻方言服事。不是每个人都被呼召进入这项服事,是神拣选人并把他们放在这个服事职分上

 

然而,每个信徒都应该、都可以、都需要被圣灵充满并且说方言。这些方言不是为了在教会里被翻出来;相反,它们是用在信徒的个人灵修中

 

误解3:“你不能随意用方言祷告。”

 

我还是个年轻的浸信会传道人时,我领受了圣灵的洗。那是4月8号(一个星期四)傍晚6点8分,在德克萨斯麦肯尼的北彻斯纳大街309号全备福音会幕教会牧师的家里,从那天起,我养成一个习惯,我每天独自等候神、用方言祷告唱歌敬拜神、与神团契

 

我在前面说过,五旬节宗的人没教导过我要这样做。其实,他们几乎不教导该怎么使用方言祷告,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定期用方言祷告对不对。    

 

我听一些五旬节宗的人说:“你不能随意用方言祷告,你必须等待一个忘我的灵感动你时才可以用方言祷告!”而我的经历却不是这样。当我与神独处时,我可以自由地用方言祷告和唱歌,我没有等着谁激发我。只有我一个人,再说,我在圣经里也没有看到这样的教导。

 

所以,我总是潜意识当中存着疑问:我想随时用方言祷告,对不对呢?关于这个问题,我挣扎了好几年。

 

(我相信这也是神在1970年代中期让我建立瑞玛圣经培训中心的原因之一。神希望年轻的传道人能听到符合圣经的真理,而不需要像我们一样为了同一个问题再挣扎很多年。现在,我们的学生可以学习并且从我们这些年长的传道人在多年服事中达到的恩膏程度上起步!)

           

因为当时没有人从圣经上教导使用方言的方法,而我也不知道圣经关于这个主题是如何教导的,所以魔鬼就用控告的想法攻击我的意念。他对我的头脑说:“你和其他人不融合了!他们除非在忘我的时候才说方言,而你随时都说方言。你错了!事实上,你有一个错误的灵!你拥有的灵和他们的灵不一样。”

 

我没停止在私下里用方言祷告。但是每当五旬节宗的人对我说:“我们不能随意用方言祷告。我们只能在忘我的灵提升我们到一个更高的属灵领域时,我们才能用方言祷告。”所以我一直问自己到底对不对。接下来的几年中,我在等候神、用方言祷告和歌唱上发生了动摇。

 

我不知道人为什么会这样,愿神怜悯我们这些心灵可爱、头脑愚蠢的人吧,真的有时我们的确如此。我们寻求人的想法,试图找到这个人或那个人的说法,而每个人都持有不同的观点。为什么我们不先看看神的话来找答案呢?

 

终于在1943年2月,我找到了答案。那时我被圣灵充满己经6年了,我在牧养一间东德克萨斯州格雷格顿镇上一间很小的全备福音教会。有一天我研读圣经时,我决定:我一定要在神的话里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不管别人是怎么说的,我要找到神是怎么说的!

 

于是我就打开林前第14章。我读到保罗写的一段话:“那说方言的……”,我首先注意到保罗没有说:“圣灵藉着他们说方言……”!

 

林前14:2

2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乃是对神说,因为没有人听出来。然而在他心灵里,却是讲说各样的奥秘

 

我在莫法特圣经版本里査这节经文,看到“奥秘”这个词被翻译为“神圣的秘密”。然后我读第4节:“说方言的……”,再一次,我看到是人在说,不是圣灵。这节经文接着说:“说方言的,是造就自己……”,“自己”这两字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一个人说方言是在造就他自己

 

接着,我读到林前14:14一15。这处经文对我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林前14:14一15

14我若用方言祷告,是我的灵祷告,但我的悟性没有果效。

15这却怎么样呢?我要用灵祷告,也要用悟性祷告;我要用灵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

 

是谁祷告?是圣灵祷告吗?不是!是圣灵藉着我们祷告吗?不是!是他帮助我们祷告。

 

第15节帮助了我。保罗说:“我要用灵祷告,也要用悟性祷告。”我对自己说:“等一下!保罗说:‘我要用悟性祷告。那么我能随时用我的思想——就是我的悟性祷告吗?是的!”我对自己说:“任何时间我想悟性祷告我都可以,我想现在我要祷告10分钟,然后我就可以用悟性祷告:‘亲爱的天父。我奉耶稣的名俯伏在你面前。我赞美你,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荣耀的天父。我感谢你伟大的救恩……’。我可以一直继续祷告下去——只要我想!”

 

然后我又读了一遍第15节的开头。保罗说:“我要用灵祷告。”换句话说,保罗想表达的是:“我可以随时用灵祷告,就像我可以随时用悟性祷告一样!”我以前没明白圣经上写的这一点,我才认识到一直以来我随时用方言祷告是正确的。

 

然后我说:“我知道我现在要做什么。我要跪下来用方言祷告一个小时。我想那么做,我就可以!”

 

关于说方言,我想让你明白一点:魔鬼会攻击你。牠不想让你自如地进入灵里的方言祷告。我告诉你——牠会攻击你!牠怎么做呢?牠使用各种各样的方法。但是,既然方言祷告与你的思想无关,那么魔鬼最喜欢使用的策略就是把消极沮丧的想法带给你的头脑,迫使你放弃

 

当我跪下来开始用方言祷告时,就出现了这种情况。一个想法进到我的思想中(我知道那是从魔鬼来的):“要是有人进来问你在干什么?你不得不说:‘我也不知道。’”

 

“等等,魔鬼先生,”我说,我拿起圣经翻到林前14章。“如果有人进来了听见我用方言祷告并问我:‘你在干什么?,我会说:‘我在和天父说话,并且在造就我自己!’”

 

立即,又一个来自仇敌的想法进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在讲说各样的奥秘!”

 

“但是,你祷告完了的感觉与祷告之前有什么不同吗?”“我不是靠感觉行事,魔鬼先生。靠圣经上神的话行事!而且,这是属灵的建造,不是身体的建造。因为你不会读圣经,那么让我给你读读这些经文。”然后我就读了相关经文堵住了牠控告的嘴。我读完后,说:“现在,魔鬼先生,你趁早离开,因为我要用方言祷告一个小时!”

 

然后我就闭上眼睛用方言祷告,祷告,祷告。我的祷告没有什么恩膏,我就是用我的灵在祷告。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我已经祷告一个多小时了。感觉过了很长时间。我睁开眼睛看看表,我才祷告了10分钟!

 

接着我又用方言祷告,继续艰难跋涉着。时间过得很慢。过了一会儿,我以为我己经祷告一个小时了可能一个半小时了!我一看表,才过了20分钟。哦,主啊!

 

我又继续祷告。似乎用方言祷告一个小时的目标太难了。我从没觉得一个小时有那么长!

 

不管怎么样,我总算祷告了一个小时。当我起身坐到椅子上时,一个声音进入我的头脑:“你浪费了一个小时!你本可以准备周日的讲道。你也可以出去看看朋友。而你却在这里浪费了整整一个小时,仅此而已!”

 

我说:“魔鬼先生,我没浪费一个小时。让我再给你读一遍。”我的圣经还是翻开在林前14章。我说:“我在和我的天父讲说各样的奥秘。你快疯了吧,因为你根本听不懂这些奥秘!”

 

“但是你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是不知道我说什么,“可我不是在跟自己说。我是在和天父说话!他明白我说的每一句话,这就够了。除此之外,我还在建造我的灵。”

 

 “就为你说的这些话,魔鬼先生,我还要跪下来再用方言祷告2个小时。如果我祷告完了,你还想说什么,我就增加双倍的时间,再祷告4个小时!”

 

然后我又跪下来开始用方言祷告。这次容易多了,我祷告了2个小时,中间一句英语也没说。虽然我没感到有任何恩膏,我还是祷告了2个小时。当我起身坐在椅子上时,我已经用方言祷告了3个小时。我从来没有在灵里祷告过这么长时间。

 

再一次,那个声音进到我头脑里:“你又浪费了两个小时——一共三个小时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呢?你祷告之后觉得比之前感觉更好?”

 

我说:“我不凭感觉和眼见行事。我凭信心而行。”

“是,你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吗?”

 

“不知道,”我说,“我不是对着自己祷告,我在向神讲说各样的奥秘。”

 

“你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样的方言祷告到底有什么用处呢?”

 

我在造就自己——在建造我的信心。”

 

“是,但是你本可以用这个时间准备你的讲道。现在时间过去了,你什么也没做成。”

 

我说:“魔鬼先生,我警告过你,你若再对我说什么,我就再用双倍的时间用方言祷告。我现在就跪下来再用方言祷告4个小时!”

 

于是我又跪下来再次用方言祷告。当我又祷告了1小时45分钟时,突然间我撞到一个“喷油井”!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描述。

 

换句话说,我开始在恩膏下既用灵祷告也用悟性祷告启示就从我的里面流淌出来,圣灵藉着这些启示指教我将要发生的事(约16:13 只等真理的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真理。他不是凭着自己说话,而是把他听见的都说出来,并且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我在后面会谈到在这个祷告中神启示我的事情。)

 

直到此刻,我说方言没有一点恩膏,我只是在建造我的灵。但是当我撞到那个“喷油井”时,启示就从我里面流淌出来。好像我的存在与它的流淌无关。但是如果我不愿意主动用方言祷告,那个“喷油井”永远也不会出现!

 

方言祷告就好像钻油井,如果打井工人不坚持钻下去,油就会一直藏在地下。钻到喷油井的可能性随时存在,但是如果工人不继续钻下去,就没有人能看到结果。

 

你也许会问:“在没有任何恩膏的情况下用方言祷告4小时45分钟有意义吗?”

 

当然!这些年来在数不清的时间里我用方言祷告,只是因为我想用方言祷告。但是,自愿用方言祷告与在恩膏下用方言祷告,是不同的,理解这点也很重要。

 

当我们进入祷告的更深领域,进入在圣灵的恩膏下祷告,那就是神迹发生和启示来临的时间!为了我们可以在圣灵里祷告而感谢神!

 

那天,我花了将近5个小时的时间用方言祷告,才进入更深的祷告领域。但是后来,因为我坚持每天用方言祷告,我只要祷告10分钟就进入那个更深的领域。

 

如果你也开始这样做——每天花时间用方言祷告——你也会学到怎样更快地进入那个祷告的更深领域。

 

我记得有一次,我在德克萨斯的休斯顿举办一场特会。突然间,祷告的灵降在会场里每个人身上。我刚跪到地板上,就飞快地用方言祷告起来了。我几乎是屏住呼吸祷告了1小时45分钟。然后圣灵给了我翻方言,把我刚才祷告的内容翻出来(我不是每次祷告都翻出来,因为我不需要知道全部内容)。

 

在那段翻方言中神告诉了我,我未来的事工都包括什么。那次祷告之后,我立刻完全改变了我的服事方向。一步一步地,我照着主那天指示我的去做。每一次,我进入这些服事领域时,—切都很顺利,就好像有人在幕后全盘指导——那是神!

 

所以,在你每天的祷告生活中要用方言祷告,但是不要仅此而已,你要一直祷告,直到你开始进入到圣灵的恩膏下祷告一直到像一条有能力的河流一样,超自然的语言从你的里面涌流出来!

 

误解4:“所有说方言都是祷告。”

 

有时,你会听到全备福音的人说,所有的说方言都是祷告。他们说:“当一个人说方言时,他实际上就是在祷告。当有人翻出方言时,他实际上是在说预言。”

 

但是,不是所有的方言都是祷告,而且神赐下方言也不都是为了祷告。我再了解不过了,因为很多次我在公众场合给出方言。有好几次,会后有人来找我,他们明白我说的方言,他们完全清楚我说了什么。

 

有一次我说的是德语,而我不会说德语。我还说过西班牙语,也说过阿拉伯语。有好几次,会众中有人来找我,他们明白我说的方言。当我问他们,我是不是在用方言祷告,他们说:“不是,你是在对会众说话。”

 

有一次,一位男士聚会结束之后走上前来说:“我在猜想你打算怎样翻译你说的话。”我问:“什么话?”他回答:“你用阿拉伯语说了一句话。”啊,我真不知道我用阿拉伯语说了一句话!

 

然后这位男士说:“我的母语就是阿拉伯语。你用阿拉伯语说的那句话,大多数人都从未听过,我还在想你怎么翻译它呢。”(这个人不是基督徒,所以他不懂得属灵恩赐。他以为我会说阿拉伯语,正等着我翻译成英语呢!)

 

我说:“我说的怎么样?”“真是太棒了!”他说。“那好啊”!我说,“赞美主!我真高兴我说的完全正确,因为我不会说阿拉伯语。”那人看着我,愣住了,说:“什么!你说你从来不会说阿拉伯语?”我说:“对。”

 

他不相信地看着我。他说:“你不会说阿拉伯语?”然后他说了几句阿拉伯语。我意识到我刚才也说过同样的话,但是那个人通过我的表情看出来,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然后他问我:“你怎么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却说得那么好呢?”我就打开圣经的林前12章14章,给他解释说方言和翻方言。

 

他晚上来聚会的时候,还不相信耶稣基督就是弥赛亚!但是聚会结束后,通过我们的谈话,他改变了。他对我说:“你知道吗,基督是弥赛亚!”我回答:“感谢神!他是!”

 

当我用阿拉伯语时,圣灵告诉我这个人耶稣就是弥赛亚!我不是在祷告。我说出的是从神儿来的一句特殊信息,说给这个人听。在我的服事中,这样的情况经常出现。

 

所以,不是所有的说方言都是祷告。有些是,有些不是。要记住,所有的方言在实质上都一样,只不过它们的目的和功用不同,所以神才称为“说[各类的]方言”[“各类的”这个意思在中文圣经中没有体现出来——译者注]。

 

误解5:“说方言就是说外语的能力”

 

就像我说过的,有时你在公开场合说方言,有的人可能听得懂。但是当你向神讲说各样的奥秘时,没有人能明白(林前14:2)在这里我想补充一点:撒旦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就是魔鬼如此憎恨说方言并攻击说方言的原因——因为牠不知道你在祷告什么。你在和天父说奥秘的事,而撒旦完全听不懂

 

多年前,在一次全备福音商人团契聚会中,我们邀请了一些神学生来参加这次宴会。他们来自14所不同的大学,还有一些来自浸信会的传道人。

 

在宴会上,我们举行了一次小组讨论会。我们小组里有几个传道人,还有一位精神病学专家和一位医生。我回答了会众关于方言的提问。罗拔士弟兄回答了关于医治的问题,还有一些传道人回答了其他的提问。七成的提问是关于说方言的。

一些神学生正准备进入服事,他们问这样的问题:“神呼召我们去某个国家宣教,为什么我们必须在学校里学习当地语言呢?神不能通过说方言的恩赐赐给我们当地语言吗?”

 

这些学生误解了圣经中说方言的用途。他们错误地以为,说方言就是在说某种当地语言。

 

但是,这根本不是符合圣经的说方言的用途。说方言不能代替宣教士学习外国语方言是靠着圣灵的帮助,让我们能和神沟通的一种超自然语言

 

的确,有时候圣灵赐给你方言是一种你不知道的语言,这种不知道是对你而言。

 

林前14:14

14我若用方言(不知道的语言)祷告,是我的灵祷告,但我的悟性没有果效

 

在英王钦定版本中,方言,即“不知道的语言”中的“不知道”这个词是斜体,意思是圣经原文里没有这个词,译者为了让读者明白而增加的。原始手抄本说:“我若用方言祷告,是我的灵祷告……译者增加了“不知道的”几个词,是为了清楚表达你说的方言是你听不懂的,(但是别人却有可能听得懂)

 

保罗特别指出“万人的方言”,可以是一种外国话。他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林前13:1)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对神讲说奥秘事的时候,我们说的是天上的语言,但是,也可能说人类的语言

 

我还记得一位四方教会牧师给我讲的一次经厉,验证了这点。几年前,他带一些物品到墨西哥的四方教会宣教站。这位牧师停留在那里有一周,他每天都讲道。他讲道结束之后,人们就到圣坛前祷告。

 

“人们围着圣坛祷告的时候,”这位牧师告诉我,“我看到了最荣耀的一幕!一位矮小、可爱、没有牙齿的墨西哥老太太被圣灵充满了。她的脸庞发出的光就像夜晚的霓虹灯。她开始用流利的英语赞美神!

 

“她开始流利说英语,我还以为她懂得英语。后来我才知道,她从没上过学!听到她用我懂得而她自己完全不懂的语言尊崇、敬拜、赞美神真是太令人激动了!”

 

一些美国的宣教士也给我讲过类似的见证。比如,在宣教国,他们正在服事人们领受圣灵的洗,他们听到那些人说一种他们自己不懂的语言——英语,这些宣教士却懂得。

 

我在前面也说过,我在用方言祷告或者用方言给出一段信息时,我曾说过几国的语言。当时,我自己并不知道。后来,听懂那话的人告诉了我。

 

有一次,在1954年,我在新泽西州为史维夫弟兄——一位老一辈的五旬节宗传道人举办一次特会。史维夫弟兄那时72岁。他和妻子曾于1911年到中国宣教。我经常到史维夫弟兄的教会服事,每当我用方言给出一段信息时,他就会翻出来。史维夫弟兄是我所见过的把翻方言恩赐发展得最好的人。在我所有服事生涯中,他的翻方言是我所见过最好的。

 

你看,属灵的恩赐可以通过使用它而得到发展。一个人可以通过学习等候神并顺服圣灵来发展他的服事,属灵的恩赐也是如此。

 

在属灵恩赐运行中,你可以学会更好地顺服圣灵。

 

那次在史维夫弟兄的教会服事时,我用方言给出一段信息,我知道我说的是一种东方语言。聚会结束之后我们一起去隔壁牧师住所吃点东西。我们坐下后,史维夫弟兄问他妻子:“你明白甘弟兄今晚说的汉语吗?”他妻子说:“明白。”

 

这对夫妇在那儿用汉语探讨了一会儿。我听到他们说的有些话是我在方言里说过的。史维夫弟兄说:“虽然我们去中国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但是我听出你说的是一种周边地区的地方话,不是我们住的那个地方的话。我差不多能理解你说的50%。”我真不知道我在说中国的一种地方话。我只知道我顺服了圣灵,把他赐给我的超自然话语通过方言说了出来!

 

无论你说的方言是人类的语言,还是天使的语言,对你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当你说方言的时候,你是被圣灵感动说出一些话

 

方言被用作一个神迹

 

所以有时,人们说出一种自己不懂的语言,会众中可能有人听得懂,因为这种方言就是他的母语。有时方言中的信息特别针对某个人,他听得懂因为那是他的母语,说的人自己却不懂。不管怎样,在这种情况下,用方言给出信息被用作一个神迹。

 

想想五旬节那天,圣灵浇灌在120个门徒身上时所发生的事。我相信他们一部分人说的方言不是人类的语言。然而,在场的却有人听到了自己的家乡话。

 

但是请注意,即使有那么多人围观,直到彼得站起来讲道,才有人得救!没有一个人因为听见他们说方言而得救!

 

圣灵的恩赐,包括说方言的恩赐不会拯救人,那不是它们的目的。这些超自然的恩赐运行,目的是作为神迹吸引人们的注意!一旦神能吸引某人的注意力,这个人就会对福音越敞开!

 

我们已经看到了五种对方言的常见误解。接下来,我们要来看看一些超出圣经范围的错误使用方言的情况。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