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超越顶楼的房间》第15章 几种常见的滥用方言——甘坚信

被圣灵充满的信徒也常常不了解方言的真正意义和使用范围。这些年来,对方言的错误认识和错误使用,在教会内部和外部都造成了很多问题。虽然存在着有关说方言的错误教义,但是并不能废除说方言的真实性。我们只是需要待在真理中。

 

滥用1:通过说方言与魔鬼打仗

 

你在经文中找不到任何一处说,人们通过说方言去对付魔鬼。有人称用方言“折磨”魔鬼。可是经文中从来没这么说过。当然,这不能排除在圣灵里祷告时对付魔鬼的可能性。然而,你要按着神的话建立的原则生活,而不是根据各人经验建立起一个教义。

 

既然经文中没有说用方言攻击魔鬼,你就需要谨慎,不要根据个人经验建立一个教义,也不要鼓励别人这么做。圣灵可能会赐下恩膏,叫人在方言祷告中对付魔鬼,反过来,他也可能不会。

 

我不愿意做没有圣经根据的事情,尤其是在圣经中连个列子也没有。当我们离开神的话时,我们就把自己放在一个可以让魔鬼误导我们的位置

 

记住保罗在林前14:2说:“那说方言的,原不是对人说……”

 

那么,他是在对谁说呢?“……对神说。”当然信徒可能在方言中与神谈论撒旦的作为。很可能这是他与神谈论的奥秘的一部分。但是在这里我想指出:保罗说神赐给教会说方言的恩赐,是用来超自然地与神交流,圣经却没有提到通过方言来对付魔鬼。

 

我们已经看到了,说方言主要是用于个人灵修的恩赐——而不是对付魔鬼的武器。然而,有的人却用方言投身于他们所谓的“属灵争战”或“争战的方言”。他们用最高的嗓门儿说方言来“攻击魔鬼”,有时甚至说上几个小时!

 

但是,你不能通过震耳欲聋的说方言来给魔鬼施加更大的压力。权柄与一个人的音量无关。魔鬼一点也不惧怕噪音。你听听那些属世的音乐就知道了!

 

我常常使用这个比喻:一个警察站在马路中央指挥交通。他不需要提高嗓门儿。他只是抬起手,车子就会停下来,因为他的制服和徽章显示出他是有权柄的。

 

你需要做的就是告诉魔鬼:“奉耶稣的名,停止你的作为,滚开!”你甚至都不需要大声说。魔鬼认识权柄。

 

人们所谓“争战的方言”是怎么出炉的呢?这些人认为,在我们之上的天空中有各种邪灵,我们必须通过方言祷告穿越它们的阻碍。但是,这些人使用一种不符合圣经的方式,试图做一项属灵的工作。

 

我绝对相信存在着属灵的争战,但是都要符合神的话。有一次,我问一位所谓的“争战的方言”祷告小组的领抽:“你们这么做有圣经依据吗?”他只能给我一节经文。他说:“啊,林前12:10说有[各类的]方言。”

 

就通过这一节经文,他和他的同伴们就认为有一种说给魔鬼的“争战的方言,但是这节经文根本没提到魔鬼,就像没说你是宇航员前天登上了火星一样!相反,圣经说:“……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可定准”(太18:16)。这节经文(林前12:10)是这个人试图证明他的立场的唯一经文。

 

有一些人有过一个属灵经历,他们就把这个经历当成一个圣经教义,以为其他人都应该像他们一样拥有那种属灵经历。结果呢,使得大多数的基督徒都行在肉体中。模仿他人的属灵经历,或者从一次属灵经历上建立一个教义都是属肉体的。你注意到了吗?那些模仿他人属灵经历的人常常很快就把自己搞得疲惫不堪。

 

有人说方言与魔鬼打仗,他们脱离真理,掉进一侧沟渠里。然而,如果人们不谨慎,就会掉进另外一侧的沟渠里,就是干脆停止用方言祷告,或者停止按着神希望他们的方式去服事。我想说——让我们待在路中间,领受祝福吧!

  

滥用2:方言祷告的声音越大,带来的能力就越多

 

还有人认为,他们的祷告被神垂听,是因为他们大声用方言祷告。但是我所经历的最伟大最壮观的神迹,却发生在我安静地对自己和对神说方言之后。

 

我听见人们告诉那些刚刚开始用方言祷吿的人说:大声喊。这样神才会听见你如果神果真只垂听大声的祷告,那么,我们每次祷告的时候都应该拿着扬声器!你看,这完全是行在肉体中。神垂听的是信心,不是嗓音!另外,神的听力没有任何问题!

 

不要误会我——我不是说你永远都不要大声祷告。如果你感到被带领要大声祷告,这一点没问题。但是要记住,神垂听你不是因为你的声音很大!

 

这里还有一点值得我们思考:当耶稣教导祷告时,他说:“不要像假冒为善的人一样,站在人面前大声祷告,好让人听见。你祷告的时候,要进入内室,祷告你暗中的父”(参见太6:6)

 

耶稣并不是说我们总是应该在内室中祷告。他在说,我不是为了让人听见。这样的原则也适用于方言祷告,我们在教会或其他公共场合,我们说给自己和神听。

 

滥用3:在肉体中“劬劳的祷告”

 

几年前,参加“叹息的祷告会”很流行。这无非是人们聚在一起,在没有任何恩膏的情况下,试图在肉体中“召来”叹息。

 

如果神想通过人们的祷告产生出一次圣灵的运行,那么人们一定会知道。圣灵会在人们用方言祷告时与他们联合,他们可能很自然地进入叹息的祷告。但是当某人宣布说:“今晚我们要生产出神的下一次运行,所以现在让我们一起叹息吧!”这毫无意义!

 

的确,圣灵会帮助信徒用一种说不出来的叹息祷告。但是,这不意味着人们可以随时随意地宣布:“我们要举行一次叹息祷告会。现在一每个人都叹息吧!”不,这不是正确的方式。真正的叹息祷告,必须是圣灵与信徒联合,带领他们进入叹息的祷告;否则他们的叹息只不过是一次属肉体的表演。

 

让我们看看先知以赛亚关于这种劬劳是怎么说的。

 

赛66:8

8国岂能一日而生?民岂能一时而产?因为锡安一劬劳,便生下儿女

 

你会发现旧约的预言常常有多重应用。第一,在自然领域:第二,有属灵的应用。在这个例子中,第8节确实说到以色列作为一个国家会“一日而生”。我相信在1948年以色列成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时,这句话应验了。

 

但是当圣经谈到锡安的时候,不一定总是在谈以色列。比如在下面的经文中,当神说到“锡安山”的时候,神在说什么呢?

 

来12:22一23

22你们乃是来到锡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万的天使,

23有名录在天上诸长子之会所共聚的总会,有审判众人的神和被成全之义人的灵魂。

 

注意,第23节说“长子共聚的总会。”这里说的就是我们——教会!在新约下,我们就是锡安!

 

这使得赛66:8有了全新的意义。:“……锡安一劬劳,便生下儿女。”当教会劬劳时,会生出属灵的孩子!

 

关于劬劳,新约还说了什么呢?保罗说的一句话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在圣灵里的劬劳。

 

加4:19

19我小子啊,我为你们再受生产之苦,直到基督成形在你们心里

 

这里再次出现“受生产之苦”(劬劳)这个词。保罗在暗示,他曾经,为他们劬劳祷告,把这些信徒带到主面前,但是他们现在在基督里还没有长大。结果,保罗说他继续为他们在属灵的成长上,作劬劳的祷告。

 

保罗在这里谈到的劬劳,就好像妇女生产时的劬劳。在自然领域妇女生孩子的时候,至少会有不舒服的感受。这与圣灵降在一个人身上,为失丧的灵魂代祷有点相似。

 

一个代祷者就是代替别人祷告的人。所以,当信徒站在破口上,在劬劳中为失丧的人祷告时,他也会有失丧的感受。

 

我记得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不止一次,但是我想分享一次最特别的经历。在1939年1月,我在德克萨斯中北部的一间全备福音教会举办一次奋兴会。我们只是晚上有聚会,每天上午10点,牧师和他妻子还有我和我妻子,我们一起在客厅里为接下来的聚会祷告。

 

这天上午,我跪在沙发旁祷告。突然,一个很重的代祷负担降在我身上。那时,我才领受圣灵的洗18个月,所以属灵的事情对我来说很新鲜。我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担子,只是顺服圣灵的带领,在恩膏下叹息,用方言祷告。在我里面,就是我里面的人,也有一种像罪人一样失丧的感受。我知道那是什么感受,因为几年以前我没得救时,我就是失丧的人!

 

我发现自己在喊:“失丧的!失丧的!失丧的!我是失丧的!我是失丧的!”当然,我知道我不是失丧的,但是我代替了那些失丧的人。我感受到他们的感受,我在祷告中为他们劬劳。“我是失丧的!失丧的!”我一边用方言祷告一边大喊。我不知道我祷告了多久,因为我被圣灵掌管了,在这样的祷告中,时间是没有意义的。我只是知道这次的祷告持续了很长时间。

 

在那天晚上的聚会中,我的讲道只进行了15分钟,神的能力就降了下来。房子里的每个罪人都得救了,每个软弱退后的人都再次献上自己的生命,没有一个人被落下!

 

这就是我在那天上午一直祷告的结果。我就是为这些尚未得救的人作的代祷。

 

有一点我们需要明白:教会里安排各种各样的节目来嬴得失丧的灵魂,但是很多时候,人们没有得救,是因为之前没有劬劳的祷告。当然,人们可以通过听信福音而得救。然而,人们常常只是在头脑里作了“决志祷告”说:“是的,我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我接受耶稣。”但是他们只是在思想上这么说,真正的归向基督并没有发生在他们的灵里。

 

多年来,我发现因为有了更多的这种更高层次的代祷,就像赛66:8中说的:“锡安一劬劳,就生出儿女”,这种“头脑中的决志”极大地减少了。当圣灵与你联合,让你为失丧的人代祷时,大能就通过你彰显出来,为神的国结出长存的果子。

 

要记住——我们的祷告生活越贴近神的话,在生活的各个领域我们所经历的果效就越多

 

没有孩子不是通过劬劳生在一个家庭里的。同样的道理,没有孩子不是通过属灵的劬劳生在神的家里。但是,在没有圣灵的帮助下,你不能自己劬劳生产,就像如果你不怀孕,你就生不出孩子一样!在自然和属灵上,人们都可以随意叹息或劬劳,但是却什么都没生出来。

 

在恩膏下作符合圣经的祷告

 

当然,你可以随时用方言祷告和唱歌,与神团契并和他交流神圣的奥秘(林前14:2)。但是,你应该学会区别,为了个人生命的建造而用方言祷告,和在圣灵的带领下为别人代祷之间是有区别的

 

注意使徒约翰是怎么说圣灵内住在你里面。

 

约一2:20,27

20你们从那圣者受了恩膏,并且知道这一切的事。

27你们从主受的恩膏常存在你们心里……

 

这里,约翰说你有从圣灵来的恩膏,他说这个恩膏就在你里面。

 

当你被圣灵充满时,你开始从你的灵里说方言。就像一个小孩儿一点一点学习母语一样,你越操练说方言,你说这种超自然的语言就会越流畅。

 

很多次,我半夜醒来开始赞美神并说方言。只是因为我想这样做。我没有觉得特别被恩膏这么做;我只是从我的灵里对神说话

 

但是后来,我开始在圣灵的恩膏和带领下说方言。当我进入这种祷告时,方言就从我的里面流出来,我自己不需要做什么,它们在圣灵的恩膏下从我的灵里涌流出来,我需要做的就是说出那些话。

 

在圣灵的恩膏下叹息的祷告,是很多被圣灵充满的信徒缺少的经历。通常,信徒被圣灵充满了,但是却没有在灵里更深入地发展自己。这样,他们怎能达到神的高度呢?他们需要有足够的方言祷告,才能进入那种祷告的领域,有圣灵的恩膏流动!

 

让我们来谈谈,在恩膏下的方言祷告怎样用于代祷。当然,你知道有人需要祷告,你可以从决定用方言祷告开始。但是,你并不知道该如何为这个人祷告,因为你不知道他的具体情况。

 

通常,我对住在我里面的圣灵说:“圣灵,在这种情况下,我不知道该怎样祷告。我先用方言祷告,并相信你会赐给我话语为这件事代祷。”

 

你看,你不是向圣灵祷告,你不是向他请求,你是奉耶稣的名向天父祷告,但是你可以和圣灵谈话,因为他有神圣的位格,并且,他住在你里面。然后,我就开始用方言祷告。有时候祷告很辛苦,好像我得“挤出”那些话,让我自己用方言祷告,就像我努力用自己的母语和别人谈话一样。

 

但是过了一会儿,我就“打着火”了,就是说,我开始在恩膏下祷告。这时,方言从我里面流淌出来,我不需要任何努力。得胜也常常在这个时候随之而来!

 

有时候,祷告的灵可能会降在你身上,你会感到有很重的负担,在灵里为某个人或某件事祷告。这时,恩膏强得让你觉得好像你被驱使去祷告一样!当然,如果周围有不理解属灵事情的人在场,你最好离开,找到一个地方单独祷告,直到这个祷告的负担被卸掉。我们会在后面详细谈谈这样的祷告。

 

多年来,有好多次我感到有很强的负担去祷告。当我跪下来时,我就进入圣灵里,就好像我跪在云里,被云朵包围,我的眼睛睁着,但是我看不到周围的环境。当我在很强的圣灵恩膏下祷告时,方言从我里面流淌出来。在这些祷告里,就好像我的存在与这些流淌没有关系——当然,是我开始了这个祷告。圣灵不是取代我,关键是我顺服祂, 在很强的恩膏下,我按着祂的完美旨意祷告

 

你看,圣灵不会在你不允许的情况下降在你身上,并通过你流淌出来。但是,当你顺服他时,你就给了他许可,使他可以赐给你更强烈的恩膏去祷告。这时,就是你进入更深层次的领域祷告,方言携带着能力从你里面流淌而出。

 

当强烈的恩膏降在我身上时,我的方言祷告很快也很强烈。我一直那样祷告,直到负担离开,并察觉到有一个得胜的气氛。这样顺服圣灵祷告的结果是,我看到很多人重生得救,超自然地得到医治,我也无数次亲眼见证了神奇迹般地满足了人们的需要。

 

实际上,当你进入这种圣灵里祷告时,就好像你的灵在其他地方服事人,或者你看到了神想让你看到的某种局势。但是,这不是身体的转移,虽然在圣灵的能力下身体转移也符合圣经。因为主的灵曾把腓利提到另外一个地方(徒8:39一40)。但是,那不是我在这里所讲的。

 

你看,在自然领域中有时间和空间。但是当你用方言祷告,你进入圣灵里面祷告,那里没有时间和空间。这意味着神通过你的祷告做事的可能性不受限制

 

滥用4:在不明白的人面前说方言不能建造人  

 

我们在前面简略地看了林前14:16-17,但是我想再来看看这处经文。我们需要谈一个常见错误,有些信徒因此带给周围的人属灵上的伤害。

 

林前14:16-17

16不然,你用灵祝谢,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话,怎能在你感谢的时候说“阿们”呢?

17你感谢的固然是好,无奈不能造就别人。

 

我们在前面谈过,当保罗说“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他指的是不明白属灵事情的人。不幸的是,这种事情也发生在今天基督身体中的很多信徒身上。在这种情况下,因为人们在不懂属灵事情的人面前过分地使用方言祷告,他们带给基督身体很大的伤害。换句话说,他们说方言时不考虑周围有不懂方言的人。更严重的情况是,有些信徒在不明白的人面前,以一种怪异的方式说方言。

 

林前14:15告诉我们,我们要用灵祷告,也要用悟性祷告。我们需要这两种方式的祷告,同时,我们也需要明白何时该用方言祷告,何时该用悟性祷告。第16-17节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原则:当我们在他人面前时,总是要考虑造就他人!

 

我一直尽力遵守这个神圣的教导。记得有一次,我在俄克拉荷马州举办一次为期八周的奋兴会。那时,我们有几个人被邀请去当地一位牙医家里吃饭。那天晚上去吃饭的每个人都是被圣灵充满的。换句话说,我不是在不明白属灵事情的人面前。所以当他们让我作谢饭祷告时,我升始用英语祷告——然后我用方言祷告,每个人都加入进来!

 

那天晚上。我们拥有一段很美好的祷告时间。然而,如果有不明白的在场。我就不会那样做了,我只会用英语祷告。

 

圣经上说:“……凡事都当造就人”(林前14:26)。你看,虽然我们在圣灵的感动下说方言,但是我们可以选择祷告,或者不祷告,如果在场有人得不到建造,那么我们说方言就是自私的,因为那会使他们困惑。 

 

还有一次,我在亚利桑那举办一次奋兴会,当时我住在一对老夫妇的家,他们是福弟兄夫妇。一天晚上聚会结束之后,这对夫妇的三个女儿和女婿们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女人们在准备食物,男士们在客厅里谈话,突然间有一个重担——一个特殊的强烈的祷告催促降在我身上。

 

当时在场的每个人都是全备福音教会的信徒,都被圣灵充满并且能说方言的,所以,我对主人说:“福弟兄,我需要祷告,我必须现在祷告!”他们都能理解。福弟兄叫来在厨房忙碌的女人们说:“甘弟兄现在要祷告。”所以我们所有人都跪下来开始用方言祷告。

 

请理解:如果在场有不明白的人,我就不会在他们面前用方言祷告了,我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单独祷告,人们需要明白这些事情,以免绊倒别人。

 

我跪下的那一刻,我就进入圣灵里,我在方言祷告里掀起了风暴。我语速飞快地祷告了一个小时,好像这些跟我个人没什么关系。我的意思是方言像河水一样从我里面流出来,我知道这种祷告的样子,我是在为某个尚未得救的人在灵里劬劳。

 

祷告结束时,那个负担离开了,我感到很轻松。我开始大笑,并用方言唱歌,然后我见到一个异象。那是周五的晚上,在异象中我看到了周六晚上的聚会。我看见自己站在讲台上讲道,结束讲道时我发出一个接受救恩的邀请,然后我看见自己靠在讲台旁,指向坐在第二排的一个老人。

 

在异象中,我对这个老人说:“主告诉我你已经70多岁 ,你在一个父母不相信有地狱的家庭里长大。但是主让我告诉你,你的一只脚在地狱中,而另一只脚正滑向地狱。”然后我看到他走到前面,跪在圣坛旁。

 

周六晚上我到教会的时候,我看了一圈,果真,那个老年人就坐在第二排,和我在异象中看到的一样。 

 

我就讲了那篇讲道(那是一篇全新的信息,直到我在异象中听见我自己讲,以前我甚至都没想过!)后来,我对那个人说出我在异象中说的那些话。他来到圣坛前,其他人也跟着到前面来。聚会结束之后,那个老年人和牧师谈话时我正好经过,他叫住我并和我握手,然后他对牧师说:“这个传道人说我在一个不相信有地狱的家庭中长大。我的父母是普救论者,他们教导我说没有地狱。这是我平生第一次踏进教堂。”

 

这个老人继续解释说,他是一个汽车旅馆的老板。一些住在那里的客人坚持让他来参加最后一晚的奋兴会。这个人想,我猜我只要跟他们参加这一次,他们就不会再缠着我了。

 

那晚会众中没有人知道要为这个人祷告。甚至没有人知道他还没得救。我当然也不知道要为他祷告——但是圣灵知道!

 

然后他对牧师说:“这位传道人说我一只脚在地狱里,另一只脚正滑进去,我完全明白他在说什么。我有严重的心脏病,医生说我随时可能会死。”然后,喜乐的泪水从他的脸颊淌下来,他说:“我真高兴今晚我来了,我真高兴我来了。”

在这个例子中,有两点很重要。

 

第一,圣灵知道我们应该为谁祷告。这个例子中,主知道必须有人在劬劳中祷告,把这个人带到悔改的地步,使他能够得救。

 

第二,如果当时在场的人有不明白方言的,我就不会在他们面前用方言祷告。一方面,可能会带来困惑和破坏,可能把人们赶跑,使他们不愿意寻求圣灵的充满,而这却是他们与神同行时,在属灵成长中最需要的。

 

让我给你举一个例子,有一个女士没有按着这节经文说的做:“不然,你用灵祝谢,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既然不明白你的话,怎能在你感谢的时候说“阿们”呢?”(林前14:16)。结果,她伤害了一些人,因为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一位被圣灵充满的传道人和他妻子,被另一位圣灵充满的传道人邀请,去参加他的—个亲戚的婚礼,他们三个有服事的角色,而大多数参加婚礼的人是传统宗派的信徒。

 

首先,新郎的亲属是那个传道人在婚礼上致辞,然后是被邀请的传道人。然后是被邀请来的传道人妻子致辞,她也是一个传道人。可是,婚礼正在进行的时候,在所有得救的和未得救的来宾面前,这个女人突然间倒在地上开始叹息,叹息,好像她要生孩子一样,她应该是在为某人劬劳祷告。

 

你还记得我在福弟兄家里为那个老年人在灵里劬劳吗?但是这两件事之间有很大的区别。我那次的经历是在个人家中,并且在场的人都是被圣灵充满的,他们明白什么是劬劳的祷告。而且我是在圣灵里做的。但是这个女传道人在公开的场合劬劳叹息——还是在别人的婚礼上!不仅如此,她还在200多个不明白属灵事情的人面前那样祷告。而且,她是在肉体中做的!

 

邀请这对夫妇参加婚礼的传道人后来告诉我:“我当时特别尴尬,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愣在那里。”

 

如果我在场,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会叫起这个女传道人,告诉她:“站起来,成熟点。你所做的不符合圣经!那是愚蠢的!那不是从神来的,你是在肉体中做事!”

 

人们纷纷起身离开婚礼现场,你—定能明白为什么。他们觉得害怕,因为他们不明白属灵的事情。离开的那些人说:“我早就知道这些说方言的人疯了!”

 

如同这个女人所做的蠢事一样,人们这样做伤害了基督的身体,很多人失去了神本想让他们得到的祝福!

 

当这样的事情发生,有人在不明白属灵事情的人面前行为愚蠢时,站在属灵领导位置上的某个人必须站出来,说出什么是正确的方式。这个女人行为不正确,因为她所做的没有建造人们。再一次,圣经明确说:“凡亊都当造就人”(林前!4:26)。意思是,要造就每个在场的人,而不仅仅造就说方言的人自己。除此之外,圣经上还说:“凡事都要规规矩矩地按着次序行”(林前14:40)。

 

如果你确实有一个祷告的负担,而你周围的人不明白,那么你应该离开!找到一个可以自己祷告又不会打扰别人的地方。虽然圣灵会赐给某人话语或者催促他祷告,但是这不能排除我们的责任,就是要规规矩矩按着次序行,并且总是造就人(林前14:23)。

 

在祷告会上,当每个人都在大声用方言祷告时,这时跟众人一起用方言祷告,这没有问题。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公开场合,都不要打扰他人,不要分散他人的注意力。不要以一种吸引别人注意自己的方式祷告

 

我听过一个女人严重违反这个原则的例子。有一位传道人正在讲道,这个女人突然站起来开始说方言。她宣称:“主告诉我要为你祷告。”她就按手在这个传道人身上,开始用方言祷告,然后她把他推倒在地,按在他身上继续用方言祷告!

 

我敢保证——那不是规规矩矩地按着次序行!人们起身离开聚会。当然,他们感到被冒犯!不明白属灵事情的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甚至全备福音的人也搞不清楚。第二天晚上,聚会人数大大减少。

 

如果这个女人的负担真是从主来的,她该怎么做呢?打断讲道不是“规规矩矩地按次序行,她走上讲台为传道人祷告,当然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她自己身上。她本应该离开公共聚会,找一个地方自己用方言祷告直到那个负担离开。

 

但是这个女人希望被人注意!她行在肉体中,她破坏了基督的工作,她破坏了在场的每个人。    

 

错误地使用方言确实不能带来建造。但是如果人们尽力行在爱中,就会解决这些问题!爱总是把别人放在第一位(林前13:4一8),因此,远离说方言的沟渠,在各种环境下总是问你自己这样的问题:我这样做可能会建造我自己,但是我造就周围的人吗?

 

我们讨论了关于说方言的几种常见“沟渠”,信徒很容易掉进去。我竭尽全力希望你们通过圣经看到这些错误。在这些例子中,信徒说方言超出了圣经的范围,所以他们陷到错误当中。

 

现在,让我们来谈谈符合圣经的说方言的适用范围。大多数全备福音的信徒只是肤浅经历这种祷告的表面。但是神正呼召他的百姓进入更高层次!我们正处在末后的日子,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我们按着神的旨意祷告出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