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超越顶楼的房间》第17章 帮助我们祷告出未知的事情——甘坚信

为什么基督徒应该用方言祷告呢?因为它能帮助人们为将来的事情祷告,这些是他们的悟性无法知道的。

 

在第十二章,我们谈到了说方言的一些益处。现在我想进一步讨论我们为未知的事情祷告这个主题,因为这个方面对于在圣灵里祷告的范围是十分重要的。

 

用方言祷告提供了一种方式,使你能够为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事情祷告,为你自己还想不到的事情祷告

 

这就是为什么,用方言祷告是你祷告的最重要方式之一,因为你自己不知道当如何祷告(罗8:26)。因此,在你的悟性无法了解的人或环境上,你需要圣灵帮助你按着神的完美旨意祷告

 

翻方言使未知成为可知

 

让我们再来看看林前14:15。

 

林前14:15

15这却怎么样呢?我要用灵祷告,也要用悟性祷告;我要用灵歌唱,也要用悟性歌唱。

 

我个人认为,这节经文有双重应用。首先,从字面的意思看:我要用两种方式祷告——用悟性祷告和用灵祷告。另外,我相信这节经文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虽然你不必每次说方言或用方言歌唱时都知道它的意思,然而,圣灵会在必要的时候赐给你翻方言这样,你就可以在圣灵的感动下,即用灵祷告,又用悟性祷告! 

 

有天晚上我们正睡得香甜,我突然间惊醒直直坐在床上,就好像有人把我推醒。我以为我听到了关门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人进了我们的拖车。我起身走过去检査了一下,门关着而且锁得好好的,不可能有人进来。我贴在卧室的门上仔细听,帕特呼吸的声音均匀,睡的很好。肯也是,他睡在客厅的折叠沙发上。我不想打扰妻子,我就躺下祷告:“主,我怎么突然醒了?”

 

我开始支起我的属灵天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是说,开始在灵里与神连接。)我问主:“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我感到心里有一个很大的重担,然后启示就临到了。我问:“这是怎么回事,主?”当我更深地进入灵里时,我意识到这好像和我的亲戚有关。 

 

涌流出来

 

我一直躺在床上用方言祷告,我丝毫没打扰我妻子,她躺在我旁边睡觉。我用方言祷告了一个半小时。我一直祷告,直到祷告通了。

 

你怎么知道你为一件事情祷告通了呢?就是那个重担的感觉离开了,而且你的灵里感到得胜。你可能会在圣灵里大笑或唱歌。(如果你似乎从未达到过这个地步,感到灵里的得胜,可能因为你没有用方言祷告足够长时间!)

 

我开始很轻声地对自己唱歌并在圣灵里笑。我想:不管怎样,不管是谁,我已经得到答案了!那个人没事了,我继续睡觉。

 

接下来发生的事不常常发生在我身上,但在那天夜里发生了,我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异梦。

 

有时,神也会通过梦对你说话。在这个方面让我解释一下。当我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我准确知道这梦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以为你作了一个异梦,但是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就忘了它吧。神没有藉着那个梦对你说什么。不要试图用你的头脑强解这个梦。很多人犯了这样的错误,结果,他们就走偏了道路。

 

在梦中,我在路易斯安那州的什里夫波特,我站在一条街上,对面是一家旅馆。我知道我的小弟弟帕特认识神,但是那个时候他冷谈退后了。他就住在那家旅馆,晚上突然病倒了。

 

接着我看见我弟弟在他的房间里,他拿起电话正想打给旅馆接线员,然后他就昏倒了。在梦中我站在那儿,看见救护车闪着红灯;急救人员用担架把我弟弟抬上车,送到医院。然后,我站在医院走廊里,背对墙,正看到医院大厅对面有一扇门关着。我知道帕特就在那个房间里。

 

我站在那儿,一个医生走出来。他关上门,从我身边走过。他没抬头,也没看我,他说:“他死了。”我说:“不,医生,他没死。”

 

医生抬起头看着我说:“你没听懂我的话吗?他死了。”我说:“不,他没死。”

 

“你凭什么这么说?”医生问。“耶稣告诉我他没死。”“哦“他说,“你也是他们中的一个“是的。”我在梦里回答。

 

医生转过身,打开那扇门,说:“来吧,我让你看看!”我们就进了那个房间。床上躺着一个人,白色的单子从头盖到脚。医生掀起单子说:“看吧!”

 

我们正看着帕特,他张开了眼睛,还眨了几下。医生看看我,又看看我弟弟,说:“你一定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我说:“我已经告诉你了。”

 

然后我就醒了,我知道我是为了我小弟弟作的祷告。那时是五月份。八月的时候,我们回到家,在德克萨斯的加兰德。

 

小肯和我正在后院里整理我们的拖车,我们到家还不到15分钟,帕特就开车来看我们。

 

我们聊了几句,帕特说:“你不在的时候我差点死了。”

 

我回答:“是,我知道。你当时在什里夫波特,晚上的时候然病了。救护车把你送到医院。医生后来告诉你,他简直不能相信你会活过来。”

 

“是啊!”他大声说,“谁告诉你的?妈妈?”

 

“不是,”我回答,“我还没见到妈妈呢。我们回来才不到15分钟。”然后我告诉他,在五月份时我的这次经历。

 

帕特说:啊,当时就是这样。”为圣灵感谢神!

 

在这个方面,我可以给你讲一个又一个的经历。这些年来,我为我的大家族中的几乎每个年轻成员祷告过,使他们脱离死亡。

 

(当然,他们长大些之后,神希望他们自己运用信心,我就不能再用以前的这种方式背他们走了。)

 

没有一次危机临到我的家庭成员时,圣灵不提前告诉我的然后,当我顺服他给我的催促去用方言祷告,圣灵会告诉我,我在为什么事情祷告,因此,我也可以用悟性祷告

 

在圣灵里祷告时为众圣徒祈求

 

在圣灵里祷告有一种生活,有一个领域——有权柄为众圣徒祈求——绝大部分基督徒对此一无所知,有人也只是略知一二。

 

只有进入这个圣灵的领域,我们才能完成神的命令“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警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弗6:18)。我们不认识所有的圣徒,所以我们若不是在圣灵里用方言祷告,我们就无法为众圣徒祈求

 

在为众圣徒祈求这个领域里,有很多精彩的例子,但是我只想提到我个人生活中的几个见证。有一次是我们刚刚在瑞玛校园里开始祷告和医治学校的时候。有一天,我正在教导神的话。突然间,一个祷告的负担临到我,我并不知道要为什么祷告。我问:“是什么,主,是什么?”

 

然后,我意识到是某人的生命遇到了危险。某人快要死了……不是因为疾病,而是因为事故。

 

于是我站起来对会众说:“伙计们,我必须祷告,我必须现在祷告。我邀请你们帮助我一起祷告。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有个人的生命正有危险。”我跪下来开始祷告。我飞快地用方言祷告和叹息了45分钟。然后,我灵里有种得胜,我知道我己经祷告通了。我在灵里唱歌并大笑,那个祷告的重担离开了。

 

我说:“我不知道是谁。有时圣灵会显明我为谁祷告。这次他没有。但是不管是谁,我得到了答案,荣耀归给神!”

 

那天晚上,我和妻子邀请我们事工的“信心创造”敬拜团来我们家,我们要为一些事情祷告。当我们正祷告时,电话响了,我妻子去接电话。电话那边是一位年轻女士,她是罗拔士大学的学生。她和她的家人都是我们的好朋友。

 

她说:“妈妈刚从德克萨斯的家里打来电话。她让我给你们打电话,请你们祷告!今天下午在德克萨斯亚瑟港口的德士古炼油厂发生了爆炸!”

 

这个女孩的继父就在那里工作。由于火势强烈,爆炸发生后没有人能进入那个炼油厂,一段时间已经过去了。(后来,我们发现我在灵里有负担为某人祷告,就是下午发生爆炸的时候。)有17个人被困在炼油厂里,救援人员无法得知死伤状况。

 

当我妻子告诉我这个电话时,我对她说:“告诉她,我们已经得到答案了。她继父不会有问题。圣灵今天下午己经提醒我们为此事祷告了。告诉她,我们已经祷告通了,他很安全。”

 

你可能会问:“你怎么知道你就是为他们祷告的呢?”当我听到这个事情时,圣灵只是通过内在的见证让我知道的。

 

所以,我和妻子还有“信心创造”的成员继续为了其他事情祷告。当我和妻子准备睡觉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大约凌晨一点半,电话响了。还是那个年轻女士打来的。她告诉我们:“妈妈刚打来电话,说大火终于扑灭了。人们终于进入炼油厂。发现没有一个人受伤!他们简直不敢相信!每个人都获救了!爸爸也很好。

 

感谢神,圣灵知道我们该为什么祷告,而且他会帮助我们为未知的事情祷告!

 

后来,这个年轻女士和她父母都从瑞玛毕业,今天他们都在服事。那些在德克萨斯获救的人们都成了朋友,多年一直支持他们的事工。当他们的生命处在危险中,圣灵提醒远在陶萨的我们祷告。在圣灵里没有距离,圣灵能帮助你为任何地方的任何人祷告!

 

神在寻找可用的祷告器皿

 

有一点需要明白:圣灵常常提醒你为一个具体的需要或情况用方言祷告,就像他让我为德克萨斯炼油厂的这17个工友祷告一样。但是一旦你顺服他,进入圣灵的领域,他可能还会让你为别的事情祷告。

 

那天下午我们在祷告学校为这些生命面临危险的人祷告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当我祷告了45分钟,我感到灵里已经得胜了。在我继续祷告时,我认识的一位牧师的脸出现在我眼前——他住在1200英里以外。那时我以为我在为他祷告。

 

我在用方言祷告中间,我听到自己用英语重复说:“还不要离开,还不要离开,再多待一段时间。”然后我又回到方言祷告。我的头脑还以为:这位牧师正在考虑离开他的教会。然而,对于他的情况我一无所知。

 

几天之后,我恰巧去某个工作人员的办公室,他正在和这位牧师通电话。我说:“你挂电话之前,我想跟他说几句。”

 

我拿起电话,对这位牧师说:我不知道这些话对你来说有没有意义。如果没有,就忘了它。”

 

你看,你不应该因为某人说了一句话就当作是“从主来的”,然后就接受了,因为人们都有可能出错圣灵是完全的,然而,他通过不完全的管道彰显他自己

 

我接着说:“有一天,我在灵里祷告,你的脸不断出现在我眼前。然后就有一些英文从我嘴里出来。我一直说:‘还不要离开,还不要离开,再多待一段时间。’”

 

这位牧师说:“是的,甘弟兄,我已经把辞职信交给董事会了,我相信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我回答:“但是神好像在告诉你:‘再多待一段时间。’”

 

“好的,”这位牧师说,“我会再祷告祷告,甘弟兄。” 

 

后来,这位牧师参加我的一次特会,他说:“为圣灵感谢神!”他接着说:“当我向董事会提出辞职时,我应该在两周内离开。然而,我却连一毛钱都没有。我对妻子说:。‘我不知道我们将要去哪里。我们得搬出来,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家具,我没有足够的钱把它们存放起来。’”

 

“但是我们又在那儿待了三个月,”他说,“到我们离开教会的时候,我们攒下了3750美元,要不是多待了三个月,我们就不会得到这些。

 

我说:“太好了!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还不要离开,是什么意思。”但是圣灵知道,他催促让我为这位牧师的益处祷告。

 

你可能会在大脑里努力搜寻该为什么祷告,又怎样祷告——但是你根本做不到!感谢神,圣灵知道神对每件事完美的旨意。当你顺服他用方言祷告时,他会使用你,把神完美的旨意带进人们的生命当中

 

在宣教地得到超自然的解救

 

我可以一整天一个例子接着一个例子的给你讲,圣灵使用我为未知的事情祷告时发生的神迹。很多奇妙的见证也发生在我认识的其他人身上——他们很多在国外作宣教士,离家几千英里。

 

多年前,我的一位宣教士朋友跟我分享了一个这方面的见证。他和妻子布兰奇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到非洲作宣教士。那时,他们只能乘船去非洲,也没有现代通讯工具。他们在美国的父母若想收到他们的来信,要等上一个月。

 

布兰奇的爸爸妈妈是老一辈五旬节宗教会的信徒,他们一生经营奶制品厂,那时他们已经80多岁了,尽管布兰奇的爸爸不再经营奶制品厂,他还是养了三头牛,每天他都挤牛奶,卖奶油。

 

一天早晨,布兰奇的老父亲刚刚起床,正准备去牛棚挤奶。在途中,他的灵里强烈感到有什么不对劲。这个农夫知道这是关于他的女儿布兰奇,他就放下奶桶赶紧回家。

 

布兰奇的妈妈正准备做早饭。当她丈夫从后门进来时,她看着他说:“你看起来就像见到了鬼!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他说,“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布兰奇有麻烦,好像快死了。她的身体有危险,我们得祷告!”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妻子问。“我说不清我是怎么知道的。我里面就是知道了。”是圣灵让这个农夫知道了一些未知的事情!

 

于是这对年迈的父母就跪在厨房地饭上,这个老父亲对圣灵说:“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在布兰奇身上。我们不知道该怎么祷告,但是你知道,圣灵。所以请帮助我们为女儿代祷。”然后他们就开始用方言祷告。

 

那时差不多是清晨5:30。几个小时过去了。到了中午。牛在叫,因为没给它们挤奶。猪也在呼噜噜叫,鸡也叫,因为没有给它们喂食。这对夫妇还在为女儿用方言祷告。

 

到了下午两点,那个老人开始大笑并用方言唱歌。他对妻子说:“布兰奇不会有事的!”

 

现在,我想再强调这一点:一旦你开始这样祷告,要一直祷告到你的灵里有种得胜的感受。无论你在为什么祷告,当你得到答案时,你的灵会知道。你会有种渴望想大笑、敬拜、或用方言唱歌,你就知道你已经为这个负担祷告通了

 

六周之后,布兰奇的父母收到他们的女婿寄来的信。在信上,这位宣教士说:‘几周以前,布兰奇得了一种当地常见的热病。人们说她没救了。”

 

因为这是1910年到1920年,非洲的医疗条件很有限。那个时期,若有人在非洲染上了那么严重的热病,一定会死!

 

他们的女婿写到:“布兰奇就快死了。事实上我们可以说,她已经死了。因为我们找不到她还有任何生命的迹象,但是突然间,布兰奇好了!”

 

这对父母回信问:“是哪一天、什么时间布兰奇活过来的?”他们没有告诉女儿和女婿为什么他们这么问。当他们收到回信时,他们査看了那天他们为布兰奇祷告的时间。她的父母发现她就快死的时候,正是他们为她祷告的时间。他们算算时差,发现女儿在非洲活过来的时间正是两点半她的父亲在灵里大笑并用方言唱歌的时间!

 

这些老一代的五旬节宗信徒知道如何在圣灵里祷告!我们确实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

 

这些年来,我读过很多五旬节宗出版的书,记载了很多类似的经历。一些在国外的宣教士身陷危难,但是在家里的人顺服了心中的带领用方言祷告。结果,那些宣教士获救了。有时候,祷告的人甚至不认识那些宣教士——但是圣灵知道!

 

有一次,我读到一位在非洲宣教的英国宣教士的故事。他得了一种很棘手的癌症。这位宣教士是一位老弟兄。是他将五旬节信息带到了那片地方。他的助理把他送到南非一家现代化的医院做手术。但是,医生开刀一看,发现癌细胞己经扩散到全身,所以他们只能缝合并把他推出手术室。没希望了,他只能面对死亡,医生也束手无策。

 

就在这个时候,远在千里之外的澳大利亚,一位属神的老圣徒在一本五旬节宗出版的刊物中看到这个弟兄的照片,上面介绍他是一位英国宣教士。突然,这位老姐妹感到一个很强的祷告负担,她几乎彻夜用方言祷告。后来在异象中,神启示了她在为什么祷告。她看见这个人卧病在床,而且她知道他得了癌症,在异象中,她还看到他完全康复了。

 

后来,这位宣教士受邀到这个老姐妹居住的城市讲道。她参加了那场聚会。聚会结束后,她去找这个宣教士,并把她在祷告中的经历讲给他听。他们对照记录的时间并计算时差,宣教士对她说:“那时,我正躺在医院的床上。医生手术之后决定放弃,我也没有任何办法。但是,突然间我竟好了!医生给我做了各项检查。竟再没有一点癌细胞!”

 

我还想再分享两个在宣教领域的特别见证。其中一个是关于一位名叫博林的宣教士,因为一个人顺服了神去祷告救了他。博林弟兄在二十世纪初去非洲雨林国家作宣教士。那时,我只是个很年轻的传道人,在我参加的一场聚会中,博林弟兄讲了这两个经历。

 

博林弟兄在一个村子传道,村子里几乎每个人都得救了。有次。他们的敌对部落偷走了村子里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博林弟兄说:“经验告诉我们,若在晚上之前不把小女孩救回来,她就再也回不来了。”

 

这两个部落说的语言不同,所以博林弟兄就带着村子里一个会说这两种语言的人——一个已经悔改成为基督徒的弟兄——和他一起去了那个敌对部落。博林希望和酋长谈谈,用珠子和小首饰来交换那个小孩。

 

还有几里路才到达那个部落,他们就闻到一股腐肉发出的臭味儿,这个部落会选出三,四个女人宰杀并煮熟一只动物,然后在村外的柱子上。挂上几天甚至几周,让肉在太阳下腐烂。每个想进村子的人,都必须割下一块肉吃了——当然也包括博林弟兄和他的同伴。

 

博林弟兄说:“你可能认为自己是信靠神的——但是,除非你到了这种极端的宣教禾场,你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信靠神!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俩必须割下一块臭肉吃了。但是,感谢神。我们没事!” 

 

终于,博林弟兄和他的同伴来到酋长面前,用珠子和小首饰换回了那个小女孩。然而,夜幕降临,这很麻烦,因为在夜间穿行丛林是不大可能的。

 

这两个弟兄被带到村子里的“客房”——个原始的茅草房。黑夜笼罩,他们什么也不能做,就躺在地上睡觉。几小时之后,快到半夜时,他们被一阵急促的敲鼓声惊醒。博林问他的同伴:这鼓声是什么意思?”

 

他的同伴回答:“这是他们传递给我们的处死信号。我才明白,那个酋长拿了我们的东西,就想杀掉我们,留下小女孩!鼓声表示这个部落想来杀死我们。他们会拿着带锯齿的大砍刀,砍掉我们的脑袋!”

 

博林弟兄和他的土著翻译听到敌人靠近的声音,他们已经到了茅草房的外面。于是博林弟兄对同伴说:“让我们跪下来,把性命交托在神的手里。然后我们不要等他们进来抓我们,我们先出去。我开路。”

 

博林弟兄回忆接着发生的事:“祷告之后,我就闭上眼睛,推开茅草房入口的盖子,走出去。我站在小草房外面,感觉时间过了很久,其实只有几秒钟。当然,在那样的时刻。几秒钟似乎是很长时间!)

 

“他们把你当作神在敬拜!”他解释说。

 

博林弟兄让他的翻译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村子里的武士告诉翻译:“当这个外国人走出茅草房时,他的旁边站着两个穿着白色发光的衣服,九尺高,佩戴着巨剑,和他一起走出来!”

 

然后那些武士就跪下敬拜他。博林救了那个小女孩并把她带回家,安全地交给她的父母。

 

两个星期之后,博林弟兄计划一次宣教旅行,他发现宣教站的同工,人手不够。有个人对他说:“宣教站有一位年轻女士,她一直孤身一人,没有别人帮助。我每隔几星期都会去看看她,似乎她一直都不错。”

 

所以博林弟兄就去看望这位姊妹,她一直一个人运作一个宣教站。当他到那儿的时候,她问:“博林弟兄,有一个星期一的晚上,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的生命是不是面临危险?”

 

“你为什么这么问?”“我在这里每天工作10到12个小时,”她说,“有天晚上,我很疲惫,刚睡着,差不多十点半的时候我醒了,心里有个很重的负担要祷告。于是我就下床跪在地上,开始用方言祷告。”这个姐妹从十点半一直祷告到后半夜。“整个时间里,”她说,“我祷告的时候,你的脸不断出现在我眼前。后来我感到得胜了,开始用方言歌唱,并在圣灵里大笑!”

 

博林弟兄说:“姐妹,你开始大笑的时刻,我正走出那个茅草房,面对一群敌对的武士——他们因为看见站在我两侧的两个发光的巨人,就没有再杀我!”

 

这值得我们严肃地思考一下:如果这个年轻的姐妹没有顺服圣灵的带领去祷告,又会怎么样呢?

 

博林弟兄还分享了另外一个奇妙的见证,在这里我也想与你分享,这样你们能看到方言祷告的真正范围。(当然,他在非洲雨林国家宣教多年,能给我们讲很多超自然得到拯救的经历!)在非洲西海岸有一个小岛,那里的居民从未听过耶稣。所以博林弟兄带领一个小团队和一个被圣灵充满的翻译,每周都乘船去那个小岛向那里的人传福音。

 

有一个星期的下午,当博林弟兄和他的同伴正要从岛返回到陆地,海里突然兴起一阵风暴。他们竭尽努力想趁天黑之前回到家,因为他们的小船上没有灯也没有导航装置。但是正当船员们在风暴中奋战时,夜幕降临了,情况变得更加危急。

几个小时过去了,黑暗中的风暴更加肆虐。快到半夜了,船长对博林说:“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该去停靠到那个码头。通往码头只有一条安全的窄道,其他地方都是暗礁如果我们停靠,遇到暗礁我们就会撞成碎片。但是如果我们一直待在船上,我们会沉到海里每个人都得丧命。

 

博林弟兄说:“我不懂得航海。你是船长,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办?”

船长回答:“我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停靠码头。”博林说:“那好,让我们先祷告。”

 

船长和船员不是基督徒。但是当人们面临死亡时,每个人都在危急中变得心存敬畏!所以他们和博林弟兄还有翻译一起跪下来,把他们的性命交托在神的手里。然后博林起身说:“我们开船吧!”

 

讲见证的时候,博林弟兄说:“神可以给我作见证——更不用说那些在船上的人了——当船长调整方向向那个码头驶去,小船就像飞机一样在空中飞过那些礁石,停靠在水面平静的港口!”

 

当然,那艘小船超自然地获救了,船上一片喜气洋洋!

 

几天之后,博林弟兄去探访另一个宣教站。这次,也是一个姐妹自己运作那个宣教站。(与前面见证中为博林弟兄祷告的姐妹不是同一个人。)

 

当博林去探访时,那个姐妹问他:“博林弟兄,上个星期一晚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哦,什么意思?”傅林问道。(他一定记得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她说:“我那天睡觉很早,只睡了几个小时,大约十点,我突然惊醒坐在床上。我问:‘主,怎么回事?有什么事不对劲儿。’”“我开始躺在床上祷告。因为我工作得很累,所以,我差点睡着了。于是我从床上下来跪在地上。我祷告:‘主,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不管是什么,圣灵都知道。我相信他会帮助我。’”

 

“我开始用方言祷告,圣灵就来帮助我。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从10点到12点,我一直用方言祷告。我不知道我在为什么祷告,也不知道我在为谁祷告。”

 

“但是最后我知道,不管是什么,我已经得胜了,因为那个祷告的负担离开了,而且我的灵里感到轻松。我开始在灵里唱歌并大笑。就在那时,你的脸出现在我眼前,我就想,我可能是在为你祷告。上周一的半夜,你发生什么事了吗?”

 

“姐妹,上周一的半夜,就在同一时刻,我们本来必死无疑,却奇迹般地得救了!”博林大声说。

 

当那位女宣教士在圣灵里大笑并赞美神时,那艘小船正好飞跃礁石。载着全船人员安全降落在码头!

 

为什么我们没有更多这样超自然的见证呢?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有更多人不用方言祷告,他们可能会花一点时间用方言祷告。维持自己与神的基本关系。

 

但是他们没有花更多的时间在神的同在中等候——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或更长时间。而那时才是圣灵可以和他们联合,为一些迫切的需要祷告

 

我从不怀疑圣灵一直在寻找他可以在祷告中使用的人。当他找到那些愿意顺服他、并花很长时间在方言祷告中等候他的信徒,他就可以和他们联合,帮助他们为不知道的事情祷告出神最完美的旨意

 

我读过很多类似的见证。我个人也听过很多宣教士讲述这样超自然获救的见证,正是因为有人为他们在灵里祷告。尽管如此,我想大多数被圣灵充满的基督徒仍然没有认识到这种祷告所带来的深远影响。如果他们知道,他们一定会更多地祷告!

 

圣灵知道我们应该为什么祷告——我们却不知道,然而。常常当我们里面有一个负担,感到需要祷告时,我们却仍继续忙碌于日常事务,而不是停下来祷告。如果我们能更多地顺服圣灵,即使我们不知道在为什么祷告,但是我们顺服用方言祷告。我们就会看到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更多的得胜,我们也会看到很多人神奇地得到救拔。

 

这是圣灵帮助我们的其中一个最伟大的领域,就是我们的祷告生活。当然,他可以在生活的各个领域帮助我们。但是他帮助我们最有果效、最特别、最神奇的领域,就是在我们自然的头脑所不知道的领域里,通过方言祷告,祷告出神的完美旨意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