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超越顶楼的房间》第18章 向新的祷告深度迈进——甘坚信

在末后的日子里,神呼召我们进入更深层次的祷告。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训练自己对圣灵更敏感,并学习顺服他。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在环境兴起时,即使我们对祷告中的人或环境一无所知,他会帮助我们祷告出神的旨意。我们可以跪下来说:“圣灵,我不知道我该为什么来祷告,但是你知道。”

 

只有到了天堂,我们才会知道藉着信徒的顺服,到底有多少伟大的神迹发生,又有多少生命得到拯救。当他们感到有一个祷告的负担,他们就顺服了。当他们用方言祷告时,圣灵抓紧他们,赐给他们恩膏,根据神的旨意为他们所不知道的情况来祷告。

 

因为有人顺服祷告,捡回一条命

 

我还记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顾德文夫妇教会中发生的一个例子。那时,他们在东德克萨斯牧养一间五旬节宗教会。一个周六的晚上,顾德文弟兄己经睡觉了。顾德文姐妹有一个很重的祷告负担。当她用方言祷告并叹息的时候,她本想尽量不打扰她丈夫,但是她叹息的声音越来越大,还是吵醒了她丈夫。

 

顾德文弟兄醒来时听到她妻子叹息的声音,开始时他还以为她生病了“怎么了?”他问。

 

‘我有一个很重的祷告负担,”顾德文姐妹说。“我们教会里有人遇到了危险。”

 

“是谁呢?”“我也不知道”,她说,“但是有人有生命危险。”顾德文夫妇竭力想会是谁,但是他们所能想到的就是在外旅行的四个家庭,因为他们可能会连夜赶路回家。所以他们为这些家庭祷告并宣告神会保护他们。随后顾德文弟兄就去睡觉了。

 

顾德文姐妹要睡觉的时候,那个祷告负担还在。她再一次用方言祷告并劬劳叹息。后来,她又把顾德文弟兄吵醒了。

 

顾德文姐妹对丈夫说:“不对,这是我们教会里的另外一个人。”她只是得到一个灵里的分辨,是一个在灵里面的感受。参加他们教会的某个人生命遇到危险。

 

于是顾德文夫妇就一起祷告,直到他们的灵里得到一些释放。顾德文弟兄就回去睡觉了,顾德文姐妹也打算回去睡觉。但当他们一起用方言祷告时,顾德文姐妹灵里祷告的重担似乎不能得到释放。最后,顾德文弟兄说:让我们作同心合意的祷告,不管他是谁,祷告主会赐给那个人一个异梦或是异象,让他知道前面要遇到的危险。”

 

于是顾德文夫妇就作了同心合意的祷告,然后又在灵里祷告了一段时间。到他们睡觉的时候,己经是清晨4点了。结果,他们一直睡到电话铃响。这是他们教会里的一个人——在主日学里服事的一个弟兄——迫不及待地要解决他遇到的一件事!

 

这个弟兄在油田工作。那天早晨他去上班时,工头说在钻塔上工作的比尔没来上班。然后工头就对这个弟兄说:“你今天到塔顶上工作。”

 

这个弟兄就顺着梯子爬到塔上。当他往上爬了14层,他又调转方向下来了。到地面上时,他对工头说:“我不做了。”

 

“为什么?”工头问。“好吧,我告诉你,”这个弟兄说,“今天早晨4点我做了一个梦。当我醒来去厨房倒水喝,我看了看表,所以我知道时间是这个时候。在梦里,比尔没来上班,我就爬到塔顶工作。突然,一条巨大的线缆断了,砍掉了我的头!我在梦里甚至看到我的头掉在地上——所以今天我不上去了!”

 

另外一个工人也在场。他是附近一个传统宗派教会的基督徒。这个人嘲笑他说:“我可不迷信,我去。”

 

工头答应了,那个人就顺着梯子爬上钻塔。工人们开始干活,把一个巨大的钻头从地上拉出来。但是那个人在塔顶上工作还不到10分钟,一条巨大的线缆断了,砍掉了他的头,就像那个五旬节宗的弟兄在梦中见到的一样!

 

你可能会问:“但是死的那个人也是基督徒啊。为什么主没有警示他呢?”

 

记住,亲爱的朋友,当你通过说方言进入这个祷告深度时,你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更深祷告层次。在这个深度上,你可能会祷告出你并不知道当怎样祷告的事,圣灵会帮助你祷告通了。

 

这个弟兄参加的传统宗派教会相信祷告,但是,他们祷告方式类似这样:“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祝福那些需要祝福的人,主,做你能做到的事,阿们!”

 

说方言的人能超自然地与神交流,这样,把那些需要祷告的事祷告出结果。

 

圣灵知道神的旨意,并且帮助信徒按着神的旨意祷告,使他的目的和计划能够成就在地上

 

顾德文姐妹在那天晚上,为她的教会里生命遇到危险的人祷告时。就是这样。她不知道是什么事,也不知道是谁,但是圣灵知道,他帮助顾德文姐妹代表她教会里的信徒,为了将要面临的危险,祷告出结果。结果,这个弟兄捡回一条命,因为顾德文姐妹回应那个负担而祷告,也因为这个弟兄遵行了梦中的警示。

 

神被我们的祷告生活限制

 

很多时候,人们听到我讲这样的经历,他们会问:“但是为什么必须这样呢?为什么没有人祷告,神就不能拯救那个弟兄吗?如果顾德文姐妹没祷告呢?”

 

在那种情况下,如果没有人祷告,那个弟兄可能就丧命了。

 

也有人问:但是,如果神想救那个人,他为什么不直接插手救人呢?耶稣从死里复活时,他不是说‘天上地上所有权柄都赐给我了吗?’这难道不是说,他是教会的头,他有权柄在地上做任何他想做的事吗?”

 

首先,耶稣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然后他说:“所以,你们要去……”,这时,他立即把地上的权柄委任给了教会(太28:18一19)。

 

一次又一次地,新约圣经使用身体的比喻来描述耶稣与教会之间的关系。他是头,我们是他的身体,头不能离开身体单独做事

 

拿你自己的身体为例,若不藉着你的身体,你的头无法行使任何权柄。如果你不相信,就试着告诉你的头站起来走出房间,把你的身体其余部分留在房间里!

 

通常,人们好像很谦卑地说:“主不需要我,但是我需要他这就好像在说:“我的头不需要我的身体,但是我的身体需要我的头”一样。不,头和身体彼此需要

 

对于教会的头和基督的身体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耶稣需要他的身体在地上行出他的旨意,而基督的身体当然需要耶稣!

 

  • 我想起了我在服事早期读到约翰卫斯理写的一篇文章,他是卫理公会的创始人。卫斯理这样说:“似乎神被我们的祷告生活限制。除非有人求他,否则他不能为人类做什么。”

 

当我读到这些内容时,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这样。我査考圣经,但是找不到能让我满意的答案。十年之后,我读到另外一位作者写的文章,是关于信心与祷告的。

 

这位作者说:“似乎神受到我们祷告生活的限制。除非有人求他,否则他不能为人类做什么。”然后这位作者补充了一句:“为什么是这样,我们也不知道。”

 

他后面的话使我感到困惑。我想:如果这个人说的是真的,我们应该知道为什么!

 

我知道只有一种方式能得到答案:就是通过神的话。答案应该在那里。我一边研读神的话,一边祷告,主对我的心说:“回到最开始的书。”我知道他指的是创世纪。

 

于是,我就开始研究创世纪,我看到神创造世界,而且他看着是好的。然后他创造了第一个男人亚当,对他说:“亚当,我赐给你权柄,管理我手所造的一切。”你可以说,亚当成了“这个世界的神”换句话说,神把亚当放在管理整个自然界的位置上(创1:26一28;诗8)。

 

但是后来,亚当悖逆了神,他犯了叛国罪,他把权柄出卖给撒旦。虽然从道德意义上,亚当没有权利这么做,但是从法律意义上,他有合法的权利这么做。经文告诉我们,然后撒旦成了“这个世界的神”,换句话说,撒旦成了堕落的世界体系的掌管者(林后4:4)。

 

在弗6:12,保罗描述了撒旦的堕落王国,保罗还列出撒旦王国中鬼魔们的权利等级:

 

弗6:12

12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使徒约翰也承认撒旦是这个世界体系的神:“……全世界都握在那恶者的手下”(约一5:19)。魔鬼有权利待在这儿,直到亚当的权柄期限满了,那个日子就越来越近了!

 

把权柄出卖给撒旦的第一个亚当是个人。因此,公义要求必须有个人来担负人犯罪的代价。这意味着,神——他是个灵——他不能直接闯入赶走撒旦,因为亚当已经把管理全地的权柄合法地交给撒旦了这就是为什么撒旦可以对耶稣说:“你若拜我,我就把世上的万国都赐给你(太4:8一9)。

  

因此,神差遣耶稣以人的身份出生——把人从撒旦的权势下救赎出来。不错,耶稣仍然是神的儿子,但是他把能力与荣耀放在一边,取了人的形象(腓2:7反而倒空自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耶稣以人的身份打败了魔鬼,把我们从仇敌手中救赎出来

 

耶稣像我们一样,受过试探,但是祂却没有犯罪(来4:15因为我们的大祭司并不是不能同情我们的软弱,他像我们一样,也曾在各方面受过试探,只是他没有犯罪祂不是以神的身份死的,而是人的身份。祂从未成为罪人,但是当我们的罪加在祂身上时,祂成为了罪,为了叫我们在祂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5:21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有罪的,使我们在他里面成为 神的义

 

当第一个亚当犯罪时,撒旦合法地夺走了亚当在地上的权柄,因此撒旦有权利在地上,就是说神不能直接把牠赶出去。如果神这么做,撒旦就会控告祂是不公义的,然而神在祂所造的三个世界——天堂、地上、地狱面前,祂都是公义的。这就是为什么祂差遣了第二个亚当——耶稣基督——来到地上,夺回第一个亚当失去的权柄!

 

当藉着耶稣的死亡、埋葬和复活,救赎得以完全时,耶稣就把他从撒旦手中夺回的权柄赋予他的身体——就是教会

 

现在,只要人们在信心中祷告祈求神,神就会介入人的生活,并在地上行出他的旨意。

 

耶稣宣称他赐给人类极大的权柄:“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16:19)。注意,“凡”在地上做的事在先,在天上做的事在后!

 

现代英文版圣经这样说:“我要把天国的钥匙给你,你在地上禁止的事情在天上也会禁止,你在地上允许的事情,在天上也会允许。”

 

耶稣是头,我们是祂的身体。祂的权柄通过我们——教会——来行使,我们需要在地上行驶我们的权柄。就像我们的头不能脱离身体一样;耶稣——我们的头。在地上行使祂的权柄时,也不能脱离祂的身体——教会

 

然而今天,主耶稣基督的教会却没有充分认识我们所拥有的权柄。偶尔,我们对此瞥见一丝光亮,并在圣灵的带领下,更深一些领受在基督里我们是谁的启示,但是,我们仍然没有任何人始终完全行走在权柄中。但是,在最后的时刻,神渴望兴起一群相信祂并行在权柄中的人!

 

跟你的天父辩论你的事情

 

带着对权柄的认识,我们来看一段重要经文,是有关在灵里祷告的。我们学会照着以赛亚书的这段经文行,对我们的祷告生活至关重要,无论我们是用灵祷告还是用悟性祷告。

 

赛43:25一26

25惟有我为自己的缘故涂抹你的过犯,我也不纪念你的罪恶。

26你要提醒我,你我可以一同辩论,你可以将你的理陈明,自显为义

 

神说“你我可以一同辩论”,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要提醒他,关于我们的罪,他是怎么说的。魔鬼会竭力给我们定罪,但是我们可以嘲笑牠。

 

我们要让神和魔鬼都记住,神已经赦免我们的罪愆,也不再纪念我们的过犯

 

一旦我们承认我们的罪,并请求神的饶恕,祂就不会再记住我们作过的一切错事。带着这样的信心,我们可以坦然无惧地来到神面前。

 

这条原则也适用于你所祷告的任何事情。在祷告中提醒神,对于你的需要,神的话是怎么说的。跟他辩论你的事情,陈明你的理由,显明你为公义。

 

不要让这些经文从眼前溜走而不去行。把它们种在你的心里,并使用它们。这些经文记载在那儿是为了让你得益处。神说:“让我们辩论一下吧,是神邀请我们这么做的。你跟他辩论你的理由,他也会跟你辩论他的理由。

 

我尤其记得有一次,在我遇到艰难局势的时候,我使用这段经文。我分享这个例子是因为,它能说明方言祷告与用悟性跟神辩论之间的联系。(记住我在前面用过“两个车轮”的比喻,在祷告中我们需要使用“两个轮子”,才能到达我们想要去的地方!

 

有一次我和妻子到俄勒冈州传道,这时我姐姐给我打电话,说我妈妈当时的情况很危急,妈妈当时只有68岁。姐姐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就给妈妈的牧师伍德弟兄打电话,跟他谈了谈她的情况,他对我说:“甘弟兄,帕特妈妈(大家都这样称呼我妈妈)说要见你一面。如果我是你,我就往家赶,情况很严重。”

 

我跟邀请我来服事的那间教会牧师谈了我母亲的情况,他说:“结束聚会,回家看你母亲吧,没有问题。” 

 

所以我就取消了当晚的聚会。但是,当聚会还在继续时,我花了点时间在大厅旁边的青年会厅里走来走去,用方言祷告。我在造就我的信心,把我的心准备好,要跟神辩论我妈妈的事情。

 

通过和伍德弟兄的谈话,我了解到我母亲目前的情况很危险,她可能随时去世。所以,用方言祷告一段时间之后,我说:“主,我想跟你辩论我母亲的事。我不能就这样放弃她,妈妈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我六岁的时候父亲就丢下我们,是她一个人把我们四个孩子带大,直到她在精神上、思想上还有身体上完全垮掉。”

 

“不仅如此,主,比起其他孩子,我跟母亲的关系更亲,因为我小时候生病,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可以跑可以玩。父亲离开我们了,我把儿子全部的爱都给了妈妈。”

 

“主,妈妈为我和其他儿女付出了一切,终于我可以为她做点什么了。我知道我有点自私,但是我不能放弃她。她只有68岁,你应许我们至少可以活到七八十岁。我不能就这么让她走了。”

 

当我继续用方言祷告时,我进入圣灵的领域。然后主开始跟我辩论他的想法,我是通过圣灵赐下的翻方言明白的。记住,神说:“你我可以一起辩论。”

 

主对我说:“保罗说:‘我死了就有益处,(腓1:21),‘我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腓1:23)。而且在林后5:8,保罗说:‘我们坦然无惧,是更愿意离开身体与主同在。’”

 

然后主说:“如果你允许你的母亲离世,会对她更好。她从来没听过你讲道,也没听过信心的教导。她还是个属灵婴孩,不知道怎样相信,所以她会受很多痛苦。如果你让她回天家,对她会更好。”

 

主提出了他的辩论意见,现在又轮到我表达我的辩论意见。

 

我含着眼泪说:“主,我知道我这样是自私的,但是无论如何,我心里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那么爱妈妈,而且你应许我们至少活到七八十岁。如果妈妈现在死了,我想让你知道,我不会生你的气,可是我也不会高兴。我会继续服事你,完成你的旨意。但是只要我还活着,只要我想到这件事,我都会提醒你,是你让妈妈这么早离世的。等我到了天堂,我每次想起来,我也会提醒你。”

 

你知道然后主跟我说了什么吗?他说:好吧,无论你说什么,我会照着做。”

 

我说:“让她至少活到八十岁。”“好,我给她八十年,”主回答。

 

结果,当妈妈到八十岁的时候,她真的不行了。不出两周,她就离世与主同在了。但是她活了更长的时间,还让我们看到她被圣灵充满并说方言,她回天家时是一个好的结束!

 

为神赋予信徒的权柄感谢他!在学习如何运用权柄上,我们正在迎头赶上,这一切开始于学习如何根据他的话在圣灵里祷告!

 

哦,对于更深的祷告,我们还知之甚少!在祷告中有一些地方,几乎没人到达过那里。但是,如果我们愿意倾听圣灵这位帮助者,并跟随他,他会信实地带领我们进入那更广阔的祷告空间。

 

我可以这样告诉你:对于基督的身体已经达到的祷告领域,我一点也不满足。与我们应该到达的位置相比,我们还相差甚远。但是感谢神,我相信很多人正在迈出步伐!在圣灵的帮助下,我们正准备步入祷告和代祷的更深领域!

 

“神从不使用我”

 

我在前面说过我可以给你讲一大堆见证,我是怎样被圣灵带领用方言祷告,使得神超自然地介入某个人的生命中行了神迹。但是,这类的经历不是专门属于我的,对于每个信徒来说,都应该真实经历这样的事情。而且,如果基督徒肯多花更多的时间给主,去祷告,他们就会真实地经历这事情。

 

你可能会说:“神从未使用过我。”第一,如果你想被神使用,你需要让自己成为可被祂使用的人。第二,当你感受到圣灵催促你去祷告时,你一定要顺服

 

可能你会说:“神从没对我说过话。”其实圣灵一直在跟你的灵说话,只不过他说的时候,你可能没辨认出他的声音。也可能你没有与主建立起紧密的关系,你不知道他对你说了话。

 

但是,当你通过他赐给你的这种超自然的沟通方式——说方言——你去熟悉他时,在他说话的时候,你就更能听懂他

 

你看,圣灵不会强迫你做什么,他会给你一个负担、一个激励或一个催促让你祷告但是如果你一直忽视里面的这些感动,到了一定程度,你就不会再有感动了

很多曾被圣灵充满的基督徒出现的问题是,他们用方言祷告几句就结束了。他们草草祷告一下,就去忙一天的生活。但是,如果信徒愿意花足够长的时间祷告,神就可以使用他们。

 

因此,花更多的时间与神团契吧——用你的灵和你的悟性荣耀他、尊崇他、敬拜他。当你这么做时,你就会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合乎主用。当他想找一个人,为某人或某种环境祷告时,他就会选择你!

 

启示出自圣灵

 

神为我们预备了许多智慧,就是为了让我们从中得到益处——但是除非我们在圣灵里行走,我们会错过这些智慧。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林前第2章给了我们答案。

 

林前2:9

9如经上所记: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人们常常脱离上下文解释这节经文的含义,可能部分正确,但却没有完全表达它的含义。他们说:“看到了吧?当我们都到了天堂。那是多么美好!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这就是神为我们这些爱他之人预备的!”

 

是的,有一天我们会到天堂,享受神在天堂为我们预备的一切。但是,这却不是这段经文所谈论的内容。因为下一节经文说:

 

林前2:10

10只有神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

 

保罗在说,通过我们的自然感官,我们不能知道神的事情。我们的肉眼看不见,我们的肉耳听不见,神为我们这些爱祂之人预备的是什么。

 

但是,对于那些肯花时间通过祷告与神建立关系的人,圣灵就会把神的深奥事情启示给我们。

 

是圣灵把救赎的伟大启示赐予保罗的。是圣灵把过去一直隐藏,但是现在显明的奥秘启示给保罗的(参见弗3:36)

 

你看,你可以学习神的话,并在头脑中领受。但是,你会引用经文,不意味着你的灵也真实领受到它了。要想真实进入到真理中,你必须领受从圣灵来的启示

 

我是通过我个人的经历明白这点的。我曾经一度能引用四分之三的经文!当我还是个年轻传道人时,我在讲道中能随口快速引用大量经文。会众对我说 :“慢点!你说的我们连一半都跟不上!”

 

我这样讲道四年之后,我被圣灵充满并说方言。然后,圣灵使我放慢速度,祂开始对我说话。从那时起,我每天都用方言祷告。

 

当我通过方言祷告与天父团契时,圣经突然变得像本新书。每一页每一行都变得与以前不同。我读的时候,超自然的启示就从字里行间跳了出来

 

保罗告诉我们,圣灵是怎样搜寻神奥秘的事,并且启示给人:

 

林前2:10一13

10只有神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了,因为圣灵参透万事,就是神深奥的事也参透了。

11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像这样,除了神的灵,也没有人知道神的事。

12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

13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或作“将属灵的事讲与属灵的人”)

 

很多次,这段经文在我的生命中成为现实。当我等候主用方言祷告时,圣灵会一节经文接一节经文地,带着我浏览圣经中的两三章经文。当我祷告完起身时,我用完全不同的亮光看到这些经文,这都是在我祷告时圣灵向我启示的。

 

我再说一次——我得到圣经的知识,不是从读别人写的书上得来的。神的话语中更深刻的含义,是我跪下用方言祷告时得来的。事实上,我与神同行的过程中所发生的最伟大神迹,都是用方言祷告的结果。

 

比如,我还是个单身传道人时,通过方言祷告,我得到了一些关于我婚姻的启示。我还知道我会有两个孩子:第一个是男孩,第二个是女孩。

 

后来我遇到了奥瑞萨,我们结婚之后,我告诉她,神说过有关我们孩子的事。所以当她怀第一个孩子时,我们只选了—个男孩的名字,怀第二个孩子时,我们只选了一个女孩的名字。

 

我一直告诉家人:“第一个是男孩。”他们说:“哦,如果不是男孩呢?我的意思是,假设……” 我回答他们:我不靠假设活着。”

 

你也不必靠假设活着。只要别再试图用你的头脑筹划,开始花时间用方言祷告出神对你人生的计划吧!

 

我从神领受了关于我未来的妻子和孩子的启示——这是神对我人生计划的一部分——在我用方言祷告时得到的。在此之前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我甚至还没想过找妻子的事。

 

多年来,这样的情况一次又—次发生。每当我花时间在灵里祷告并与天父团契时,圣灵就会启示我,让我知道神对我的人生与服事的不同阶段的旨意

 

我和罗拔士弟兄(Oral Roberts),我们彼此尊敬,而且很多次我们享受在一起的团契。要是谈到一个会祷告的人——那一定是罗拔士弟兄!这个人知道如何进入神的同在!我不只一次和他在一起团契,从那些经历中,我蒙受了极大的祝福,

每当我们在一起团契时,我们会谈到不同的主题。

 

当我们谈到方言祷告这个主题时,我们发现彼此有很多共同之处。对比我们的笔记,我们发现这些年来,我们所走的服事道路,都是同一位圣灵,用同样的方式引导的。我们都会花很长时间用方言祷告,并在圣灵里翻出我们祷告的内容。

 

每当我花足够的时间在灵里祷告时,神的话的启示就会临到我。我要仔细告诉你,这样的事情是怎样发生的。

 

我作牧师大约12年,服事都很顺利,就像其他年轻的传道人一样,我跟随那些我所尊敬的传道人,并阅读他们写的书。但是,当我牧养最后一间东德克萨斯的教会时,情况改变了。在那间教会,我有足够的理由感到满足。我们住的是曾住过的最好的房子,我们生活得也特别舒服,吃得很好,穿得也很好。

 

在我牧养期间,那间教会在经济上达到了顶峰。主日聚会人数是教会建立以来人数最多的时候。每个周日晚上,教堂几乎都坐满了人。从自角然度来看,我拥有一切让我们满足的理由。我们没有什么问题,会众希望我能留下来继续牧养。

 

在那个年代,教会里有一个传统,就是大家投票选出下一年的牧师。会众们对我说:“甘弟兄,如果你愿意,我们会一致投票选你。只要你愿意,想在这里待多久都行。”在那个年代,这样的好事可从来没听说过!

 

但是,我却无法排除内心深处的一种不满足感。我对自己说:我怎么了?一切都很好啊,我应该喜乐才对!于是我祷告:“主,我到底是怎么了?这里一切都很好,而我却摆脱不了心中的不满足感!”

 

最后,我决定为这件事迫切寻求等候神。我告诉我妻子:“如果教会里有人来,告诉他们,除非有紧急的事情,我不希望被打扰。”那个时候,肯和帕特一个上小学二年级,一个上一年级,他们会在吃晚饭的时间来教会办公室找我。但是那天,我告诉奥瑞萨:“我知道吃饭的时间。如果我没回家,就不要让孩子来叫我,就是说那顿饭我要禁食。”

 

那段时间里我禁食很多次。有时我会禁食一整天,但大多数时间我会禁食一餐或两餐,为了花更多的时间等候神。

 

我也花很多的时间在灵里祷告,并用以弗所书1章和3章中保罗的祷告,为我自己祷告(参见弗1:15一23:3:14一21)。我的圣经总是打开放在圣坛前,每次我走进教会,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跪下来用那两处经文,换上我的名字,为我自己祷告。然后我就在他的同在中等候,有时候是安静的,有时候用方言祷告——我努力搞清楚在我内心深处的不满足感。

 

有时候用语言难以解释属灵的事情,让我试着解释吧。我在教会的圣坛旁等候神,当我进入圣灵的领域,我几乎感受不到周围的环境。我不是说我魂游象外了,在魂游象外的情况下,人的感官会暂时停止,他甚至感觉不到他还有个身体。我的情况是,我在等候神时,我只是进入圣灵里,就好像我看着自己探测到我里面最深处,把一些事情给挖出来,然后把它们摆在我面前的圣坛上。

 

为什么我不满足呢?我把这个问题放到圣坛上,我在我的灵里挖寻,然后答案就出现了:我不满足的原因是我应该开始做别的事情了。我把这个启示放在圣坛上,然后又向我的灵里探寻。那我应该做什么呢?我又把这个问题放在圣坛上。

 

接下来的几天和几周里,我在祷告中等候神,我把问题一个接一个放在圣坛上。

 

终于,我好像到达我灵里的最底部了,我拽出什么东西来,它看起来就好像一只旧的黑色皮鞋,被雨淋过,颜色很暗而且满是褶皱,只是它还伸出触角,就好像一只章鱼!我把它拿起来问主:“亲爱的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哦,”主说:“这是你里面还有的一些浸信会的传统。”“什么,主!”我说,“我以为我很久以前就都解决了!”“还没有。”主说。

 

我没有把那件事放在圣坛上——我把它扔掉了!你看,有些东西你应该把它们放在圣坛上,顺服神;而有些东西,你应该永远扔掉!

 

在那些祷告中,这不是我必须扔掉的唯一的一样东西。我还从我的灵里拽出另一样东西,看起来不好也不坏。我问主:“这又是什么?”

 

“那个,”主说,“是你自从进入五旬节宗的圈子后接受的—些五旬节宗的传统。”很显然,这也是应该扔掉的。

 

有一天,我正跪在教会的圣坛旁用方言祷告时,主对我说:“我要给你启示和异象。”我赶紧跑到办公室写下这些话。

 

_那时正值1947年的冬天和1948年。在接下来的六个月中,神的话语的启示,就像波浪一样涌入我的灵。有一天,我对妻子说:“这些年来,我到底讲的是什么啊?我以前真的无知,有事竟然没来找我!”

 

到1948年底,我对圣经的学习和对属神的事情的了解,竟然比我前面14年服事中得到的还多!到了1950年,异象开始临到。在1950年到1962年之间,主耶稣亲自向我显现了8次。其中有两次,他和我谈了一个半小时。

 

但是,如果我浪费了时间,做我肉体喜欢做的事,这些就都不会出现。这些启示和异象,是我在用方言祷告等候神时,从圣灵里出现的。我一个小时接着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接着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接着一个小时,我跟神相交并用方言祷告。

不错。

 

你用神的话喂养自己时,你会得到一些启示,而且持续用神的话喂养自己,让它们深深扎根在你的心里,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启示的临到——神对你的人生计划和目的,对神的话语更深的启示——这些都是通过你说方言、超自然地与神团契得到的。

 

关于圣灵未来的一次运行的启示

 

我发现在我早期的服事中,通过方言祷告,圣灵预备我迎接将要发生的事情。比如,我前面提到,在1943年我一个人在德克萨斯格雷格顿的办公室里,我决定用方言祷告一个小时。然后,因为魔鬼不住地告诉我,说我在浪费时间,我就决定再祷告2个小时——后来,再祷告4个小时!在我用方言祷告的第5个小时里,我撞到一口“喷油井”,我开始在很强的圣灵恩膏下祷告。

 

大多数人从未用方言祷告足够长的时同,直到撞开一口油井。他们从表面向下钻,希望花很少的时间和力气就能钻到油井!

 

在1943年2月,当我钻到那口油井时,启示突然从我里面流淌出来。主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末尾,会有一次神圣的医治复兴临到美国。”我把这些话记在纸上,并标注了日期。

 

一年半之后,就是在1944年的9月,我在东德克萨斯的一个五旬节宗的青年聚会中讲道。就在我讲道的过程中,我看见这张夹在我圣经里的纸,上面记载着主对我说的这些话。于是,我对人们说:“我给你们念一念,我在以前祷告的时候,圣灵对我说过的话我就读出那些话:“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末尾,会有一次医治的复兴临到美国。”

 

神可以为我作见证,当我说完那些话,神的能力降在人群中!圣灵像一阵风,房间里的所有传道人,有人从过道中跑到圣坛前倒在那儿,其他的人倒在地板上,每个人都开始说方言。

 

我并没有告诉他们要那样做——我只是在讲道!但是当我看到四周那些倒在地板上的人时,我也倒在地板上和他们一起祷告起来!我们的祷告就像一阵风暴。终于我们祷告通了。我就在刚才停下的地方继续把我的道讲完!

 

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聚会,神的大能在传道人讲道的时候彰显。如果今天被圣灵充满的基督徒开始相信圣灵的流动,像过去的五旬节宗信徒那样在圣灵里祷告,同样的大能在今天也会彰显。圣灵的大能也许会像雨一样降临,也许像云一样流动,也许像一阵风吹过,把人们从长椅上吹倒在地上,就像在1944年9月,如同当神证实他赐给我的话语时发生的事情一样。

 

抓住医治的浪潮

 

医治的复兴从1947年开始,神医治的能力横扫全美国,直到1958年才结束。

 

你看,神在地上的运行就像冲向海岸的浪潮。当在圣灵的风吹动下,这样的浪潮来临,任何人都可以跳进去乘风破浪!

 

有一次,一位五旬节宗的传道人对我说:“在这次复兴临到之前,我和我妻子服事了35年,我们从来没有为病人祷告过,也没有开始过医治事工。我们在诗歌方面服事,我妻子会简短分享神的话。然后我们劝勉罪人悔改,并发出圣坛呼召,人们就会得救。但是当医治的浪潮来临时,我们就跳进去冲浪!我们开始为病人祷告,让我们吃惊的是,到处人们得到医治!一个完全瞎眼的女人在我们的服事中立时得到医治。世界上最简单的事就是使人得医治!”

 

其他人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他们也跳进去冲浪!这样做固然很好,但是人们需要小心的是,当圣灵的浪潮运行时,他们不能只顾冲浪,而忽略个人与天父团契的时间。否则,当需要他们从前一个浪潮上跳起,跳跃到下一个浪潮上时,他们就会错过圣灵发出的“提示”。结果,他们会被冲刷到岸上,晾在海滩上,发牢骚怎么会这么干枯!

 

我个人决定永远也不要犯那样的错误,而且我也知道怎样确保自己不犯那样的错误。

 

在那次神医治的大能运行中,一群医治布道家建立起一个组织,称为“医治之声”,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有一天,一位“医治之声”的传道人问我:“甘弟兄,你的事工是怎么一下子开花的?你怎么做到的?”

 

一些人总是在寻找一些他们能做什么,去达到目标或使他们成功。但是,在人自然的能力和力量中是找不到答案的。

 

我简单地回答说:“我可以告诉你我都做了些什么。就是花时间等候神,并在圣灵里祷告。我在服事的每一个阶段得到指引和启示,都是这种方式。”

 

接下来的两次圣灵浪潮

 

在1958年,我在达拉斯的一间教会讲道,突然间启示临到,我就大声说出来:“下一次的复兴已经临到教会了!”

 

会众们以为我是指五旬节宗的教会,但是,那根本不是我的意思,实际上,这下一次的圣灵运行几乎漏掉了整个五旬节宗的教会。我的意思是,这下一次复兴发生在传统宗派教会圈子里。

 

此后不久,灵恩复兴就开始了。有几年的时间我们在上面冲浪,教会里很多人的生命因为领受了圣灵的洗而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后来,尽管在传统宗派教会圈子里,仍然有人继续领受圣灵的洗并说方言,但是,这次复兴却走到尽头,实质上已经消退了。

 

然后,我们又经历了一次教导神话语的伟大复兴——有些人称之为“信心的信息”。我不太喜欢这个说法,我只是简单称之为“相信神的话”。我们不是谈论用心智不正常的方式去努力相信某个事情,我们只是接受并相信神在圣经上是怎么说的。

 

这次教导的复兴开始于多年前主对我说:“去教导我的百姓信心。”由于神的话被播种到神的百姓中,我们获得了极大的丰收。

 

多年来,我努力地忠心教导这个信息,直到有一天主对我说:“今天,在我的身体里,有很多能教导信心的优秀教师。”(在很长时间,似乎看起来只有我一个人在发出声音!)“现在,你必须去教导我的百姓有关圣灵的事!”

 

主继续说:“灵恩派的信徒知道如何赞美我,但是将有一次圣灵的圣灵的运行,他们却知之甚少,甚至完全不懂。在等候我回来的时间里,如果下一代人没有被教导关于圣灵的事,他们将会丢掉这个信息。”

 

当然,我们永远也不要把教导神的话丢在一边。在基督身体中,过去的几十年里圣经的教导已经打下坚实的根基,神想把神的灵的一次运行和坚实的圣经根基结合起来。这样结合的结果是,下一次圣灵的运行将会成为迄今为止最伟大的一次。

 

下一次圣灵的运行即将来临

 

当你像我一样传道多年(差不多70年!),你也会看到,一些事情如浪潮般来临。我在灵里感觉到了——还有一次浪潮即将来临。做好准备,它的来临并不只是取决于神说它要来。像我在前面所说过的,我们要进入更深的祷告领域,将神心中所愿的,生产出来。

 

如果你曾到过海洋深处,观看海浪来临,你就会知道,每一次海浪拍击岸边之前,在海洋的深处,这种力量早已开始了。当海浪最终冲击岸边之前,它很早就开始积攒潜在的强大能力。

 

这就是用方言祷告在属灵领域中成就的事情。当你用方言祷告时,你就推动了圣灵下一次的运行,早在你用肉眼看见那次属灵“浪潮”来临之前

 

当我跟其他传道人谈话时,我发现在我们的灵里都有同样的感受。我们从未彼此交流过。我们的灵里就是知道了下一次的浪潮即将来临!

 

那么,我们应该做什么呢?我们定意不守在旧的浪潮里,随它最后被冲到沙滩上,在沙土中晾成干儿!相反,我们要游回去,潜入海底深处,这样可以乘上下一次的波浪——就是圣灵在地上的下一次大能运行。我们怎样游回海底深处呢?就是分别出时间、定意让自己与天父团契、并在圣灵里祷告

 

但是,如果我们要迎接在末后的日子里,圣灵下一次的大能运行,审判必须从神的家开始。神想为他的百姓做这么多的事。但是他却不能,除非基督徒们谦卑自己,忘记他们之间那些微小差别,联合在一起,并在祷告中进入圣灵里面。

 

在这些末后日子里,他呼召我们祷告,神正呼召我们去回应。耶稣就快来了——但是在他回来之前,他还想做一些事。他想在地上做事情,他都会通过我们——他的身体来实现。

 

如果一半信徒要往这边走,而另一半信徒要往那边走,基督的身体就是不和谐的。所以神正在让我们做准备。他正在呼召我他们进入同一个目标——就是顺服圣灵的催促用方言祷告!下—次即将来临的浪潮将充满荣耀;我们每一个人都该定意不要错过。

 

我们见过我们称为的医治复兴运动:我们也见过我们称为的灵恩运动;我们还见过了信心和教导神的话的浪潮。但是现在,另外一次浪潮即将来临!就是圣灵的浪湖!

 

哦,是的,我们所见过的圣灵的能力都是在有限的方式下彰显,但是这次即将来临的浪潮将带来他无比的大能,是迄今为止从未有过的。我能远远看见水的深处那个浪潮正在涌动。它正来临!圣灵能力的浪潮要喷涌而出!

 

不要停留在昨天旧的圣灵浪潮中。要从中游出来,进入海底的深处,在圣灵里用方言祷告,做好准备,进入神为这个时刻预备的下一次浪潮。当这新浪潮正在神圣的能力和荣耀中积聚、积聚时,要一直祷吿,这样你可以乘上这次浪潮。

 

我确信,即将来临的这次浪潮,将是医治浪潮、灵恩浪潮、或者信心浪潮的两倍高。实际上,它的高度将是所有以前这些浪潮加在一起的两倍!

 

回应神祷告的呼召

 

主告诉我,除非我们这些有祷告经历的人,将这些真理传递给当前世代的信徒,否则,有一种祷告深度和在圣灵里的代祷,即将被丢掉

 

这些年来,我认识一些人,他们是伟大的代祷者,也是在更深的圣灵里祷告的专家。但是,希望有更多人能像他们一样祷告,他必须拥有更多的信徒直到如何在这个更深领域里祷告,因为在末后的日子,有一项工作必须要完成。

 

如果要想在最后的时刻里完成祂的旨意和计划,就必须有更多、更多祂的百姓对自己的肉体说不,并且花时间祷告出神的那些奥秘事情。

 

你知道吗?几十年前,当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时,我们都很担心。我们投入几十亿美元,在这个领域超越他们,后来我们有了第一批宇航员。然而,当我们的宇航员到达太空时,他们并没有走很远。他们只不过刚刚出了地球的大气层,来到太空的边缘。为什么他们走不到太远的地方呢?为什么他们不能一步到位登上月球呢?因为他们以前从未到过那个地方。他们还不知道如何在太空中行走。

 

同样的道理,我们中的一些人,只是到达了在圣灵里祷告的边缘。我们不知道在那里如何运行,所以,我们只能一次一点地动。但是,当我们不断地让自己来到神面前,用方言祷告,他会带领我们进入更深的祷告领域,那里面有神迹和启示

 

我想诚实地告诉你们:有几次祷告我到达了很远的地方,我真是充满惧怕!我不是说像见了响尾蛇或飓风那样的惧怕。我是说有一种神圣的敬畏感。有一次,我恐怕我回不来了。我相信在以诺身上就是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在圣灵里走得很远,以至于他回不来了!

 

进入圣灵里的运行,超越时间和空间,我无法描述。有的人刚刚涉足这个祷告的领域,他们走的深度只是刚弄湿了脚面,听他们诉说的时候,就好像小孩子趟水玩一样,他们说:“太神奇了,这一定是在圣灵里祷告的极限!”但实际上,他们的祷告只不过是一个开始!

 

这些人刚刚触及到圣灵的领域。他们应该在圣灵里往下潜水,不仅在过膝盖、过腰的水深处趟水,而且到那种深度根本无法触摸到海洋底部的地方!然后,他们可以在祷告中畅游,享受神为他们预备的一切丰盛(参见以西结书第47章)。

 

然而,这样的事情不会总是轻而易举得到,你明白这点很重要一方面,肉体会尽其所能拦阻我们。这就是为什么圣经教导我们,要把我们的肉体钉在十字架上。

 

另一方面,思想也会拦阻我们,竭力让我们关注感官世界,关注眼所能见到的领域。这就是为什么神让我们用祂的话语更新我们的思想(罗12:12)。一旦我们的思想更新了,我们就能通过祷告在圣灵里走得更远。

 

当越来越多的人回应神祷告的呼召,祂的大能和荣耀就会越来越多彰显在地上。圣灵的彰显和证明对我们来说就会成为平常事。这就是我们心中一直渴望的,也是代祷者们多年来—直祷告的。

 

你看,对于我们这些从圣灵生的人来说,圣灵的领域实际上是更“自然”的领域。当然,我们需要在自然领域中保持平衡,因为我们的身体是属自然的,也有自然的功用。我们必须生活在自然界。但另一方面,我们可以让我们的灵不住地与父神交流,每天都可以让我们的灵超越自然领域。

 

所以,不要花所有的时间在自然领域的事情上。有些自然的事情是合理正当的,花一定的时间追求它们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你更要专注于你灵里面的事情

 

让你的灵有机会吃神的话,并与你的天父交流。养成方言祷告的习惯,来建造你至圣的信心。不用花很长时间,你的生命就会改变,被赋予能力,你的祷告会成为一股巨大的力量,帮助你在最后的时刻完成神的旨意

 

神希望我们更深进入圣灵里,学习如何在那个伟大的祷告领域里运行。当我们忠心地回应祂对我们的祷告呼召时,有一天就会来到,你会越过哪个边缘,来到更广阔的圣灵里,进入神完全的荣耀里!

 

我要告诉你这个事实:耶稣就快来了。对于这个真理,吹毛求疵没有用,因为这事就要发生了,不管你是否相信!所以,让我们委身于在圣灵里祷告,使我们能看到在末后灵魂的大丰收。人们正在死去,末期正在来临,万物的结局近在咫尺,我们该做什么,必须要快

 

主正在呼召我们祷告,首先,我自己定义回应这个呼召。

 

你想跟我一起来吗?就大声说:“算我一个!”然后穿越那个超自然的入口,进入一个全新的在圣灵里祷告的领域。这个领域里有启示、指引、与神超自然的交流,这些帮助你完成他在这个时刻对你的呼召。

 

甘坚信代表教会的祷告

 

原谅我们,主。我们与你所期待的祷告生活相差甚远。我们只停留在—个很低的层次上与你相交,以至于圣灵的亊情对我们这么不真实,思想和肉体上的事这么真实和掌管我们。

 

愿我们遵照圣经中的教导: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你所喜悦的,我们如此侍奉是理所当然的愿我们不效法这个世界,只是心意更新而变化。

 

一直到属灵的事情变得对我们越来越真实。直到你,天父,在我们的灵里变得越来越真实;就像我们每天穿的衣服,每天开的车,那样真实。

 

然后我们要进入圣灵里去祷告,因为你是万灵的父,尤其是我们这些灵人的父,因为我们是重生的,也是从你而生的。你已经赐给我们这种超自然地在灵里与你交流的方式。正如保罗说:“如果我用方言祷告,是我的灵祷告。”

 

但是在过去,我们却一直没有充分利用这种祷告,使你无法与我们、为我们、通过我们,做你想做的事。我们一直没有准备好,我们一直没有站对位置。

 

现在我们从某种程度上准备好了,你可以使我们前进了。但是愿我们不停在这里,主,愿我们不满足现状。愿我们像史密斯·威格斯沃斯说的那样:“只有所有的不满足一个一个得到满足,我才会满足。”

 

愿我们从荣耀走向荣耀。愿我们能理解关于末后的日子你所说的话。愿我们,藉着代祷和劬劳,在地上生出你所渴望的圣灵的浪潮。愿我们明白你正在对我们的灵所说的话。

 

我们感到了这个迫切;我们感到了这个需要;我们感到了这个必要。

 

愿我们来回应。主啊,愿你在这个时候的神圣旨意成就,愿我们在信心中兴起,在圣灵的能力中兴起,成为你一直愿意我们成为的大能勇士。

 

愿我们对圣灵更敏感。当圣灵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时,愿我们能更敏感。愿我们能了解他心所愿的。愿我们能回应他的催促,通过神迹、奇事、异能和圣灵的分配,在我们当中彰显他自己。

 

愿我们能在危急时刻作出回应。也愿我们能做好准备,面对发生的任何事情。我们要顺着圣灵流动,从我们的里面流出活水的江河。

 

干枯的地方将会变为美地,干渴的心灵能找到水喝。灵里死亡的要苏醒复活,生命之光在各处显露出来。我们要大大的喜乐,并宣告这都是你做的。所有的赞美、尊崇和荣耀都归给你,因为你配得。

 

愿我们向着肉体是死的,向着私欲是死的,却要顺服圣灵行公义的事。让神的作为藉着我们彰显,因为我们生活在末世。我们要面对最后的日子,军队聚集在哈米吉多顿。

 

那一天就要来到。但是,还会有一场大收割横扫全地,遍满全球,因为我们的祷告——因为我们敢站在那个祷告的位置上。我们敢站在破口中,来修复裂痕,为这地代求。

 

这样,神的工作就会得以完成,主对末世的愿望得以实现。收割庄稼,天使喜乐,人得祝福,主的荣耀光照我们,比正午的日头还要亮。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