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組建了一支可以用最新的微針科技,在皮下注射100萬個微型機器人的 “超級納米數碼機器人軍團”!——香港耶路撒冷

(音频在最下方)

當我們剛剛才了解到稗爾蓋茲將會利用納米微針紋身作為全人類的數碼身份證之後,我們現在又見到恐怖超級微米機械軍團,即將進軍人體,絕對有能力掀起喪屍危機,聖經啟示錄預言中的喪屍軍團,正在步步進迫!

由於紐約康奈爾大學的研究人員採用了一些巧妙的工程技術,四英寸的矽晶片已可以擠下一百萬個超級微型步行機器人的大軍。

在周三發表在《自然》(Nature)雜誌上的一篇論文中,一組機器人專家詳細介紹了他們的超級微型隱形機器人大軍的創建過程,這些隱形機器人的大小小於0.1毫米(大約等於人發的寬度),並且無法被人類用肉眼看到 。 這些機器人現階段是初始版本,但已經足夠讓人想起1980年代著名的街機遊戲Frogger。 他們利用了創新的新型執行器,它們是由團隊設計的微型機器人的支腿。

有蝗蟲從煙中出來,飛到地上;有能力賜給牠們,好像地上蠍子的能力一樣, 並且吩咐牠們說,不可傷害地上的草和各樣青物,並一切樹木,惟獨要傷害額上沒有神印記的人。 但不許蝗蟲害死他們,只叫他們受痛苦五個月。這痛苦就像蠍子螫人的痛苦一樣。 在那些日子,人要求死,決不得死;願意死,死卻遠避他們。(啟示錄 9:3-6)

要控制這些微型機器的運動,研究人員需要在背部的微小光敏電路上照射激光,以推動四隻腿向前移動。它們被設計為可在各種環境下運行,例如極端酸度和溫度。研究人員說,他們的主要目的之一可能是從內部去核查人體。

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工程師,是該研究的主要作者馬克·米斯金(Marc Miskin)他在一份聲明中說:“控制一個微型機器人可能需要盡可能地縮小自己的身體。”

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啟示錄 16:2)
(這段簡短的視頻(速度提高了8倍)顯示了微型機器人的運動方式。)

馬克·米斯金

“我認為像這樣的機器,將帶我們進入各種令人難以置信的神奇世界。”

DRAFTJS_BLOCK_KEY:bthf3但是將機器人縮小到這種尺寸,並使其能夠在微縮世界中移動,是一項具有挑戰性的技術任務。當您達到草履蟲的大小時,要遍歷整個世界要困難得多。

該團隊能夠構建出令人難以置信的小腿,它們連接到了機器人背面的兩個不同的貼片上-一個用於前對腿,一個用於後背。補丁之間的交替光將微型機器人向前推動。

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獸的座位上,獸的國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頭; 又因所受的疼痛,和生的瘡,就褻瀆天上的神,並不悔改所行的。(啟示錄 16:10-11)

麻省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艾倫·布魯克斯和邁克爾·斯特拉諾在《自然》雜誌上發表的一篇相關文章中指出,這些類型的設備被稱為“木偶”,因為它們的電源不在設備上,並且其功能可以遠程控制。

沒有研究人員的外部輸入,這些設備就無法移動。但是布魯克斯和斯特拉諾說,“木偶”很重要,因為它們將來可以為自主工作的設備提供墊腳石。目前,微型機器人比功能產品更具技術演示能力,但它們展示了微觀世界中的能力。

研究團隊能夠證明: 微型機器人設備可以安裝在最窄的皮下注射針頭內,因此可以“注射”到體內。

這些機器的智能不足以靶向患病的細胞或對刺激作出反應,因此這支看不見的軍隊暫沒有被應用在任何用途上。但是,研究人員說: “他們的能力可以迅速發展”,並暗示未來的生產成本可能“不需一分錢就可以生產一個超級微米機器人”,使其成為抗擊疾病 (言下之意,即是 逆苗 ) 的寶貴盟友

研究人員現在正在嘗試對機器人進行編程,以使用更複雜的計算和自治功能來執行某些任務。改進可能會為成群的機器人進入體內並修復傷口或繼續抵抗癌症等疾病鋪平道路,但未來仍在數年乃至數十年之內。
即使在未來的幾年中,也應注意,使用此類設備的任何可能的治療選擇都將需要嚴格的安全檢查,必須克服重大的監管障礙,並且在將其用於人體之前需要進行廣泛的試驗。

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Jerusalem/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