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的假征兆与虚谎的奇事——Hollie L. Moody

(博主 译)

当我在2000年4月25日祷告的时候,我开始在我的脑海中看到一副主的图画。

他坐在一块岩石上,一群各个年龄的人聚集环绕着他。他们所有的人似乎都在一起欢笑与交谈。当我观看这个场景时,我感到了喜乐,平安与幸福。有时,主会伸出手去,把一个孩子抱到他的膝上。

或者,他会伸出手去,把一个婴孩抱在他的怀里。然后他会向下凝视着婴孩的脸,对着婴孩温柔,柔和地说着话。在其它的时候,有人会靠近他,他会用他的臂膀搂住他们,使他们更加地靠近他。

一位天使走近主。在主面前的人群分开,让天使能靠近主。当天使在主面前停下来,开始说话的时候,欢笑,喜乐的人群一片寂静。从这位天使的穿着,我立即感觉到,这是一位争战天使

作为一名争战天使,他深知敌人即将到来的战斗计划,他说话时带着一股强烈的紧迫感,甚至在他的声音里有困惑。他非常担心“有工作需要完成”,天使对主说“为什么人们只悠闲地坐在这里?这是危险的时刻。人们应该在祷告中,在灵里战斗。相反,他们就在这里,坐在你的脚前,欢笑着。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即使是现在,在地狱法院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在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关切,天使问道“为什么你会允许这样?”

(在异象继续之前,作为那次谈话的一个侧栏,我有这样的印象:天使和主曾多次出现在彼此的面前,并且彼此交谈过许多次。天使所说的,听起来一点也没有无礼,或具有挑战性。我可以感受到,他是如何感觉的,在即将到来的,如此令人困惑的反对中,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

主用爱的目光注视着他面前的天使“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主回答“把我的这个孩子带去,让他们看到敌人正在计划的事情。”

然后,主和天使都转过头来,盯着我。“这对她来说太难了”天使抗议着“带上她,让她看”。主重复着(天使向主低下头,然后转向我)。当天使接近我时,我开始提心吊胆地向后退“你要带我去哪里?”我问天使。

“去敌人的营地”天使回答“和他一起去”主指示我。我感到非常紧张和害怕,但我允许天使触碰我。天使一碰到我,我们就在黑暗里了。我感到恐惧吞没了我。

“不要惧怕”天使对我说,立即地,惧怕消失了。黑暗似乎消散了。我发现天使和我在一个看起来像是一个大法院的地方。有个人坐在一个巨大的宝座上,在牠面前聚集了各种类型的生物和人类(这个“法院”看起来像一个洞穴。当我第一次观察这个场景时,我感到震惊,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我所看到的一切,在我里面有一种“反叛”的感觉)“坐在宝座上的人是谁?”我问天使。

“聚集在牠面前的生物与人类都是谁?”那是弟兄的控告者,和牠的军队”天使回答。然后我意识到,我就在撒旦的面前(当天使告诉我,这个人就是撒旦时,牠坐在宝座上的事实令我惊奇。后来,当我就异象的这个方面祷告时,我感到主在说,撒旦正试图为牠自己复制,上帝在天堂里的一切)。

撒旦正在说话,我听到牠说“这将是我们的策略。”然后牠从牠的宝座上站起来,走到牠身后的一面墙那里,站在一幅大地图的前面。当我注视地图时,我意识到这是一幅世界地图。

(很难去描述这幅“地图”。这幅地图实际上不是“钉”在墙上,也不是“挂”在墙上,而是在墙的前面。但是,它看起来像是我可以从所有的角度上看到它。此外,我还能看到像“空气波”、“气流”、“海潮”等等。我还可以看到地球的半球——卫星、恒星、行星等等。我真的没有任何文字,或方法来正确地记下这幅“地图”的外观。)撒旦开始把世界分成几个部分。然后牠喊出了一些名字。

我看到聚集在撒旦面前的生物和人类分开了,一个非常巨大,强壮的,像天使般的存有靠近了撒旦(我看到了四个这样大能样貌的,天使般的存有)。我能感觉到这些存有的能力,感觉到那个能力的罪恶与邪恶。这群生物与人类一片肃静。

“这些存有是谁?”我低声问和我在一起的天使。和我在一起的天使似乎很担心“牠们是撒旦的王子们”。

撒旦又开始说话了,牠正在把世界的这些部分分派给这些“王子们”的每一个。

“你们会需要你们的军队”撒旦对牠们说“选择你们想要的人。所有的都听你们的差遣。”

然后这个巨大的存有就开始挑选,谁将成为牠们特殊军队中的一员(这绝不是“有秩序的”,有很多的争论与争吵等)。

当牠们完成时,牠们所有的都转回到撒旦那里,注视着牠“每一位王子都将教导你们,我们的策略,去欺骗,去毁灭,和杀害人类”撒旦说“和牠们去吧”。王子们和牠们的军队开始从撒旦面前退去。天使和我开始跟着牠们其中的一队。

牠们走进一间似乎是学校的房间。这位王子走到房间的前面,开始指示牠的军队,如何去欺骗,毁灭,杀害在世界上的,分配给牠们的特别地区里的人。然后,天使和我进入每一间“教室”。

同样的计划和策略在每个“教室”里被“教授”。(所谓“相同的”计划,我并不是说每节课都教同样的东西。我的意思是,每节课都非常透彻地讲解了所教的内容,以及如何应用所学知识)。

在这些教室中的一些中,牠们在研究政治领导者们。他们的家人,家庭,生活方式等等,全部都被严密审查。我感到非常害怕与无助,非常不知所措。因为我看到和听到的这些“课程”是多么彻底,因为没有更好的词来表达了。没有留下任何机会。这些政治领导者们生活的每一个领域都在被剖析、调查和研究

恶魔们被分配到如何“攻击”、影响和“控制”这些政治领导者、他们的家人,甚至他们的朋友和同事。没有留下任何机会,没有什么被忽略。他们所读的书籍,他们所听的广播电台,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正被讨论着。所有这一切的规模之大,绝对令我难以置信。

这也发生在宗教领袖身上。最让我害怕和震惊的是“宗教”课程。在这些课程中,对各国的宗教进行了研究和讨论。甚至新时代、秘术、巫术崇拜、塔罗牌等也在讨论之中。佛教,印度教等正在被讨论。所有这些宗教的经书、书籍和其他著作都在被阅读和研究。基督教的每一个教派正被研究着。

被研究的圣经是这些“课程”的主要信息来源。恶魔们在阅读和研究圣经,这对我来说真的是既可怕又震惊。这一切都是为了歪曲所写的内容,并寻求曲解、歪曲的方法等,它是针对基督徒们的

恶魔们正在讨论“稀释”福音的方法。牠们正在讨论如何将所有宗教的主要信仰“融入”到一个大的,可接受的“人类福音”中。在这些宗教阶层中的一些恶魔们,被命令“渗透”教会,被带进真实的教会里,观察人们如何祷告、敬拜、歌唱等等。

牠们正在研究如何将信息传递给众多教会的会众。牠们正在研究那些在圣灵的恩赐中运作的人,这些人经常被指派的恶魔们跟踪,牠们观察,并倾听这些人所说,和所做的一切。这些人的朋友和家人也被研究过。恶魔讨论了驱动楔子的方法等。在那些真正被上帝使用的人,与和他们一起去教会的人之间,甚至如何造成这些人自己的牧师和属灵领袖们,对这些在圣灵的恩赐中被使用的人,失去信心与信任。

当我看到和听到这是如何完成的,如何在许多,许多的会众中已经开始了的,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取得了成功的时候,我感到非常愤怒、沮丧和无助。许多这样的“宗教”恶魔们,因为没有更好的词来表达,正被教导如何在教会里唱歌,如何在灵里跳舞,如何祷告和教导。当我看到这些教室里有许多恶魔们“练习”如何敬拜主,如何成为基督徒时,我有时觉得自己好像要呕吐了。

看着一个恶魔“在主面前跳舞”是如此的可怕,如此的令人厌恶,没有什么词语能够充分地描述它。其中一些更“主要”的恶魔们,也能行“迹象、奇事,甚至奇迹”。这些恶魔们中的一些,也被教导如何成为“基督”,这是通过研究圣经来完成的。看着这些恶魔们中的一些像基督那样地行动与说话,令我震惊地说不出话来。看着牠们读圣经,对我来说,就像一个可憎之物。在这些班级里,甚至UFO和外星人正被讨论着,以及如何通过这些现象来欺骗人们。教室里有食物、衣服和俚语——是的,俚语正在被研究。

作物正被研究和讨论。所有这一切都是如此巨大,它让我不堪重负。

突然,“班级”开始离开房间。天使和我开始跟着牠们。牠们聚集在撒旦面前。“报告”撒旦说“我们要如何欺骗,毁灭和杀害人类呢?”

王子们中的一个走向前,开始对撒旦概述牠们的计划与策略。“人们想从他们的宗教领袖那里得到征兆,奇事和奇迹”王子说“我们知道我们的敌人已经开始将这个赐给了他的孩子们。我们将用一个假冒的运行,悄悄地溜进去,欺骗许多的人。我们已经教导我们的军队如何模仿敬拜,赞美,并且看起来,行动起来就像一个真正的信徒。

我们会给予我们的军队,行征兆,奇事,甚至是奇迹的能力。当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外在的彰显上时,我们中的其他人将开始在幕后稀释福音的信息。我们将通过与人们谈论上帝的“真实”属性来部分实现这一点。我们将允许人们把上帝创造成他们想要的样子。”

“很好”撒旦说“非常好”。王子又开始说“当人们已经创建了他们自己版本的上帝时,然后,我们就会给他们,我们的神明。”

撒旦面前的人群开始疯狂地欢呼。

“我们必须离开了!”天使催促着我。突然,我们就回到了主的面前。他仍然在他的孩子们当中,和他们一起欢笑,与他们交谈,触摸他们。

当与我在一起的天使再一次地靠近主的时候,大家再一次寂静下来。天使向主报告,所有我们在地狱里,已经听到和看到的。

天使非常担心和苦恼,问“为什么你和人们坐在这里呢?为什么他们还没有被差派出去开始战斗呢?如果他们甚至不知道那一个正在来临,他们要如何分辨这即将来临的大欺骗呢?”

主变得很严肃。当他看着他的孩子们时,他的脸上洋溢着对他们的爱。我注意到在他的眼里有泪水。然后,他转过头去,看着和他说话的天使。

我的孩子们会通过知道真正的,而知道假的主说“他们花在我的同在中的时间越长,当他们听到我的声音时,他们就越能认识我的声音。一个陌生人的声音,他们不会去跟从。”

“但是敌人有那些已经被教导像你一样去说话的”天使抗议着“牠们听起来几乎和你一样”。

“几乎”主温柔地回答“牠们几乎听起来像我。只有在我的同在中徘徊的,我的羊群会认识他们真正牧人的声音。这就是为什么我花如此多的时间,和我的孩子们在一起的原因。当他们允许我的时候,我尽可能多地花时间和他们在一起。我很清楚敌人正在计划的是什么。我的计划是爱与相交的计划”当主和天使凝视着在主面前的人群时,他们都进入了沉默之中。“好好爱他们!”天使回答“是的,一场战斗正在来临”,主叹息着,我看到在他的眼里有泪水。

极大的邪恶和逼迫临到了我的孩子们;我真正的孩子们认识我的声音。一个从未见过,或经历过的,邪恶与逼迫的时刻。然而,在这所有的一切当中,我会运行,我会祝福,我会说话,我会爱,我会赢。我的孩子们中有很多人对此有切身体会。他们就是那些从不停止祷告与代求的人,即使在似乎是平安的时候也不会停止。”

“主啊,我怎么样呢?”我问。主和天使都看着我。“祷告”主回答“告诉祷告勇士们,要在平安的时候坚固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兄弟姐妹们。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在所有的列国和人民之上

它甚至会播散到最不可能的地方——电视,杂志,报纸,无线电广播设备,甚至是网络。在这里,战斗将真正地开始,欺骗也开始了。”主站起来“是时候了吗?”天使问他“是时候了”主回答。

然后,我就不再和主,或天使在一起了,而是再一次地祷告。约翰福音10章进入了我的脑海,尤其是14节——“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

https://whistleblowerjeff.holyspiritwind.net/2019/03/satans-false-signs-and-lying-wonders-hollie-l-moody/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