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鬼与释放》第一部分基本纲要 第1章耶稣的典范——叶光明

(音频在最下方)

叶光明(Derek Prince):本籍英国,出生于印度,受教于英国两所最著名的教育学院——伊登学院和剑桥大学,而为希腊文和拉丁文学者,并于一九四零年至一九四九年间,在剑桥大学国王学院获得古典与现代哲学的奖学金;此外,他也在剑桥大学和耶路撒冷的希伯来大学攻读 过希柏来文和亚兰文。

他还会说数种语言。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 ,在他随英军作医疗护理时,叶光明遇到了耶稣基督,在生活上经历了巨大的改变:「自这次遇见主之后,我得着两个结论,从此不再有理由改变:第一,耶稣基督活着;第二,圣经是一本真实、相关、切合时代的书。这两个结论很激进,也永远彻底地改变了我的人生。 」

第一部分 基本纲要

大约两千多年以前,耶稣来到世上。在他公开事奉的三年半,他帮助苦难深重的人类,在他们当中行奇迹异能,医病赶鬼,始终如一,从未改变过。随后的数世纪以来,时有神的仆人受呼召,行奇事,帮助受病,受灾的人们,但是却少见像耶稣当年那样赶鬼事奉的记载

其结果是:许多受恶魔压制的人得不到教会的实际帮助,只能默默地受苦。历代以来,种种宗教传统包袱遮盖了新约圣经清晰的启示,现在该是抛开包袱,在耶稣及其福音的基石上,再建造教会的时候了。      

第1章 耶稣的典范       

那是1963年的某一天,教会会众中突然发出一声骇人听闻的尖叫声,那个人随后瘫倒在讲坛前。这突如其来的事使我必须作出瞬间的决定,我立刻找了其他几个人来帮我,我们一起奉主耶稣的名,把邪灵(或称污鬼)从那妇人身上赶出来。那次的经历促使我仔细研究耶稣的事奉,因为我想确信自己的行为与主的一致。       

我发现马可对主耶稣公开事奉的记载,开始于一个赶鬼的事件。当时,耶稣在加利利的会堂教训人,忽然有一个污鬼向他提出异议。这次交战立刻使他扬名整个加利利(参可1:21/28)       

从那时起,我们发现耶稣在他三年半的公开事奉中,每遇到1个污鬼,他都是直接对抗。在他事奉的尾声,他叫人传话给希律说,他要在地上的事成就以前,继续不断地赶鬼治病(参路13:32)       

但是,这个事奉并没有因此止息!耶稣在将要离开世上之前又发出使命给门徒,并把权柄转移给他们。事实证明,主耶稣从来没有差派门徒出去传福音,却不特别教导,装备他们如何像他对付污鬼。新约圣经没有任何例子,说明传福音的事奉可以不包括赶鬼。关于这一点,今天的情况跟耶稣时代仍是一样的。       

我很快意识到,撒旦定下了特别的计谋,来抵挡这个事奉。撒旦自愿做黑暗之子,但却总是设法把他活动的真相隐藏起来。如果他能让全人类不明了他的诡计,或者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存在,他就可以使用无知和惧怕这两种工具,来为他毁灭性企图开路。可惜,无知和惧怕并不仅仅临到非基督徒身上,也常常在教会中运行。太多时候,基督徒以一种过度迷信的恐惧来对付污鬼,把污鬼,幽灵或龙列为一类。有人评论说:“惧怕污鬼的想法就是从污鬼而来的。”       

主耶稣本人在对付污鬼时就非常实际他也同时强调赶鬼这个事奉的独特意义。马太福音十二—28记载了耶稣亲口说的话,说:“我若靠着神的灵赶鬼,这就是神的国临到你们了。”       

赶鬼彰显了两个重要的属灵真理:第一,他启示了两个敌对属灵国度的存在,就是神的国度和撒旦的国度。第二,它彰显神的国度已战胜了撒旦的国度。显然,撒旦千方百计想掩盖这两个真理!       

当耶稣赶鬼时,他的行为超出了旧约的先例。从摩西时代起,神的先知就行了诸多神迹奇事,作为耶稣事奉的预兆;他医病,叫死人复活,为众人奇迹般供应饮食,靠神的大能控制自然。但是,旧约从来没有先知赶鬼的记载,这是耶稣独特的事奉,直到他来到世上才兴起,是神的国从此来到人间的独特彰显       

这就更值得我们注意,为什么这个事奉被世界上许多地方的当代教会忽略了?传道活动表现得好像污鬼根本不存在一样。但是,传道却不包括赶鬼根本就不是新约的传道方式。若要更进一步把这一点应用在医病的事奉上,光医病而不预备随时赶鬼是不符合圣经教导的。耶稣没有把这两者一分为二。

       再反过来看,今天也有人过度夸大赶鬼的事奉,这也不符合圣经。这些人给人的印象是,无论什么样的问题都要当作是污鬼的作为。他们无论是肉体上,情感上,或者是属灵上的问题,统统一律对待。有时整个释放过程反而突显牧师或接受释放的人,而不是突显主耶稣。这也是另一个证据,说明撒旦对释放事工会特别加以攻击。只要可能,撒旦会尽可能地把这个事奉从教会的日常事务中除去。即使做不到这一点,他的目标仍然是使人半信半疑。

       对我个人而言,当初我自然没有主动去担当这个事奉!正如我在一开始说的,我被逼到类似的场合,不得不作一个选择:或是采取行动对付邪灵,或是退后,让他们姿意妄为。回过头来看,我庆幸没有选择后退。

       我写这本书最主要的动机是:以自己得帮助的方式去帮助别人。这一点特别针对两类人。第一类是受害者:有些人受邪灵压制却不知道怎样得释放。他们忍受着邪灵不同程度的折磨。有些人因此所受的精神,情绪,肉体上的折磨,相当于劳改中受禁,被折磨的人。我坚信,借由福音,为这样的人带来希望和释放,是完全符合主耶稣的旨意。

       第二类是福音工作者:有些人被呼召传福音,在事奉中他们有时候会遇到一些被鬼附的人,见他们迫切需要得释放,但是,因为自己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或训练,也就无法给他们提供帮助。

       我可以认同这两类人。当我刚走上事奉的道路时,身为一个年轻的传道人,我的情绪常常会莫名地消沉,这使我甚至想要完全放弃事奉。后来,在面对有需要帮助的人时,我常常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自己本身在教义上有偏见,我总是这样问自己: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基督徒受邪灵压制呢?

       现在回想起来,在那三十多年的岁月里,几乎每一个月我都会遇到有人需要从邪灵的压制下得到释放。这也意味着:我在这本书中分享的功课有一个坚实的基础,首先是基于圣经,其次是基于我个人的观察和经历。

       有时候,释放的事工会引起其他基督徒的误解和批评。但是,释放受捆绑的人所带来的安慰,远远超过那消极的一面。最近,我和妻子路得在耶路撒冷街上漫步时,有一个五十多岁左右的犹太妇人走近来向我说:“你是叶光明吗?”我默认之后,她说:“你救了我一命啊!”泪水开始充满了她的眼睛,她接着说:“二十年前我被邪灵附身,令我感到完全绝望。之后我遇见耶稣,有人给我一盒录音带,是你主讲关于如何得释放的录音带。你看,现在我自由了!认识我的人说我就像是一个从轮椅上重新站起来的人一样。”

       类似这样的见证令我庆幸自己没有因批评,反对而退后。过去几十年的经验,也让我更加相信圣经的准确性。自由派神学家总是说我们不应当从字面上去理解关于新约中描写污鬼的事,而只能把它们当作一种特定情况,因为耶稣时代的人们迷信无知。对此,我们必须说,事实正好完全相反。我已好几次亲眼见到邪灵的显现,完全与新约的描述一致。在这方面,以及其他各方面,新约的记载是完全准确的。事实证明,新约是我们今日事奉惟一充足的基础。

       在这本书中,我首先要立下一个坚实的圣经根基,然后在这根基上进一步解释对付邪灵的实用步骤。我所讲的根基正是主耶稣自己的事奉经历。但是建造这根基之前,我们还要化解一些新约翻译本中某些词汇可能导致的误解,这也是下一章的主题。   

       既然是我的个人经历使我开始从事这方面的事奉,那么我将在本书的第二部分详细描述我个人的经历。在第三部分,我会针对这事奉中最常遇到的七个问题,做出具体的解答。最后,在第四部分,我将有系统地教导怎么样辨别邪灵,赶逐邪灵,过完全得胜的生活。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