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鬼与释放》第3章 耶稣的模式和使命——叶光明

(音频在最下方)

第3章 耶稣的模式和使命 

       第一章一开始,我讲到我在1963年的一次主日崇拜中遇到邪灵的公开对抗。这事促使我去研究新约,看有关耶稣对待次类事件的记载。主耶稣是所有基督徒事奉的唯一根基和效法的模式。所以,在这一章里,我要仔细观察耶稣本人是怎样对付污鬼的。

       马可福音一—21~26生动地描写了主耶稣早期在迦百农会堂里公开事奉的情景:“到了迦百农,耶稣就在安息日进了会堂教训人。

       众人很希奇他的教训。因为他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的人,不像文士。

       在会堂里有一个人,被污鬼附着。他喊叫说,

       拿撒勒人耶稣,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你来灭我们吗?我知道你是谁,乃是神的圣者。

       耶稣责备他说,不要作声,从这人身上出来吧。

       污鬼叫那人抽了一阵疯,大声喊叫,就出来了。”

       第27~28节描写了在座之人的反应:“众人都惊讶,以致彼此对问说,这是什么事?是个新道理阿。他用权柄吩咐污鬼,连污鬼也听从了他。

耶稣的名声,就传遍了加利利的四方。”

       这里说到一个人被鬼附着,意思就是这个人受污鬼权势的影响,并没有被污鬼占有的意思。当时耶稣在加利利一带传讲神的福音,马可福音一­—15记载了耶稣边走边传:“日期满了,神的国近了!”当然,他必须彰显神的国比撒旦的国优越。这里有六大要点值得注意:

       首先,耶稣对付的是污鬼,而不是那人。污鬼借着人口说话,耶稣讲话的对象是污鬼。耶稣对污鬼说“不要作声!”

       第二,耶稣把污鬼从那人身上赶了出去,不是把那人从会堂赶了出去。

       第三,耶稣没有因被污鬼打断,受打扰而为难。对付污鬼是他事工的一部分。

       第四,污鬼说话时既用单数形式,又用复数形式称呼自己:“你来灭我们吗?我知道你是谁?”马一—24这种回应是污鬼称呼自己,同时又代表其他污鬼的独特形式。马可福音五—9说到的格拉森人身上的污鬼,也用同一种方式答复耶稣的问题。耶稣问他说:“你名叫什么?”回答说:“我名叫群,因为我们多的缘故。”

       第五,我们可以很合理地认定,这个人是经常出入这会堂的成员,但显然没有人知道他需要得释放。也许甚至连这个人自己也不知道。耶稣身上有圣灵的膏抹,迫使那个污鬼露出真相。

       第六,这次在会堂上与污鬼公开的对峙,为耶稣正式进入公开的事奉而拉开序幕。从此,耶稣在他的同胞犹太人中闻名开来,因为他用权柄吩咐污鬼,连污鬼也听从了他。

耶稣对付污鬼的方式

       同一天傍晚时分,安息日的禁戒已经开始失效了,人们又自由走动起来。这时,我们可以说耶稣举办了他的第一次医治大会,马可福音一—32~34说:

       “天晚日落的时候,有人带着一切害病的,和被鬼附的,来到耶稣跟前。

       合城的人都聚集在门前。

       耶稣治好了许多害各样病的人,又赶出许多鬼,不许鬼说话,因为鬼认识他。”

       同样的事件在路加福音四—40~41也有记载:

       “日落的时候,凡有病人的,不论害什么病,都带到耶稣那里。耶稣按手在他们各人身上,医好他们。

       又有鬼从好些人身上出来,喊着说,你是神的儿子。耶稣斥责他们,不许他们说话,因为他们知道他是基督。”

       为了清楚认识耶稣对付污鬼的方式,我们需要把马可和路加两人的记载放在一起看。马可说:“不许鬼说话。”但路加说:“又有鬼从好些人身上出来,喊着说,你是神的儿子。”正像在会堂里发生的事件一样,污鬼的喊叫,说明他公开承认耶稣是神的儿子,但是耶稣没有再让他们说下去。

       值得注意的是,人们来到耶稣那里,是为了寻求病得医治,可是许多人都经历了鬼从他们身上出来。显然人们事先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疾病是由魔鬼造成的。耶稣事工的一个很显着的特点是,从一开始到结束,神从来没有把医病和赶鬼严格地区分出来。

       主耶稣在传道的事工上也是如此:“于是在加利利全地,进了会堂,传道赶鬼。”(可一—39)赶鬼和传道一样,是耶稣事工的正常部分。叫人脱离污鬼的捆绑,即印证并切实地应用了耶稣所传的好消息——“神的国近了!”(可一—15)

       耶稣服事的这些人是正统犹太人。他们安息日在会堂里聚会,平时总是看顾家人,照管田地,捕鱼的捕鱼,开店的开店。也就是说,这些得到耶稣帮助的人是一般人看来完全“正常”的人。他们受人尊敬,敬虔守规,但是却被污鬼附身了,在污鬼进到他们个性的某部分或多方面部分时,其结果就是他们不能完全自制。

       耶稣时代犹太人的道德,伦理规章是基于十诫和摩西的律法,这就意味:他们当中大部分人的生活水准可能比今天的社会要好多了。

       无疑,今天基督徒圈内也会有类似当时犹太人的人。他们是好人,受人尊重,信神,参加教会,使用正常的宗教语言。但是,他们个性中的某些部分却受到污鬼的侵害,结果是:他们不再能完全自制。当然,他们需要得释放,就像耶稣当初亲自服事的那些犹太人一样需要释放!

       路加福音十三—32记载了耶稣明确的意思,他的工作就是实际地服事患病的人和被鬼附的人,这一点要持续不变,直到末了:“今天明天我赶鬼治病,第三天我的事就成全了。”这里的“今天,明天,第三天”是一种希伯来语的惯用语,意思就是从现在开始,直到事情成就。耶稣的事奉从开始到结束都围绕这两项行动:治病,赶鬼。他从一开始就不偏离,也从来不需要改进更正。

       此外,耶稣在差派门徒出去传道时,也教导他们要按他彰显的模式去做。他分赐给他首批的十二门徒两大权柄:第一是赶鬼,第二是医治各样的疾病。马太福音十—1这样记载说:“耶稣叫了十二个门徒来,给他们权柄,能赶逐污鬼,并医治各样的病症。”然后,他明确地指示他们怎样使用这个权柄:“随走随传,说,天国近了。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叫长大麻疯的洁净,把鬼赶出去。”(太十—7~8)

       马可在马可福音六—12~13简略地描写门徒是怎样执行任务的:“门徒就出去,传道,叫人悔改。     又赶出许多的鬼,用油抹了许多病人,治好他们。”赶鬼当时并不是可有可无的“额外”选择

后来,耶稣又差派七十个门徒,两个两个地出去为他要去的地方开路。经上没有记载他给他们的指示,但显然包括赶鬼,因为门徒回来时,满心欢喜地向主回报:“主啊!因你的名是是鬼也服了我们。”(路十—17)

       在耶稣受死,复活以后,他又再一次差派他的门徒。但这一次他把事工扩展到面向整个世界。他向那些凭信心顺服,出去传讲天国福音的人应许,有五个超自然印记要跟随他们,头两个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可十六—17)

       自从二十世纪初,有许多书籍,教导,讲章谈到这里所说的第二个印证:说方言,但是耶稣放在第一位的印证——“赶鬼”,却依然没有得到积极的关注。近代教会这样不乐意认识污鬼问题的现象,实在很令人担忧。

       马太福音二十八—19~20也记载了耶稣给门徒的大使命:“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这个使命很简单,实际:你们要去,使万民作主门徒,并教训他们所有耶稣教导第一批门徒的话,然后这些新的门徒,会使更多人成为主的门徒,并教导新门徒主的教训。如此代代相传,“直到世界的末了”。耶稣一开始就为门徒设定好“程序表”,并且从来就不需要更正。可惜,历代以来,教会擅自更动,却没有一个比原来的高明!

新约的模式

       新约提供了作主门徒的好榜样,这榜样就是腓利。新约圣经只有提他一人是专职“传福音的”(参徒21:8)。他的服事记在使徒行传八—5~13及26~40,这就是新约传福音的模式。

       腓利传讲的信息很简单。在撒玛利亚,这信息是“基督”;对埃提阿伯太监,这信息就是“耶稣”。 腓利并不需要组织委员会,训练诗班,租借会堂,却有众人团团围着听他。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戏剧般地彰显神超自然的大能。

“众人听见了,又看见腓利所行的神迹,就同心合意地听从他的话。

因为有许多人被污鬼附着,那些鬼大声呼叫,从他们身上出来。还有许多瘫痪的,瘸腿的,都得了医治。”(徒八—6~7)

       这就是新约的福音传讲法:福音一传出去,众人就来听;他们看到神迹奇事与见证,污鬼被赶出,他们就信了,然后就受洗,成立教会。其中的中心要素是赶鬼,并常有呼叫,杂乱的场面出现。其他方面的传道特色时有不同,但这一要素是新约时期传福音的中心。先是耶稣为范例,后来他的门徒也跟着他的脚踪行。

       这样的传福音模式并不局限于亲眼见过耶稣事奉的人。这一点也表现在使徒保罗的身上。其实,保罗在以弗所成功地对付污鬼以后,这事对全城的震动极大:

“神借保罗的手行了些非常的奇事。甚至有人从保罗身上拿手巾,或围裙,放在病人身上,病就退了,恶鬼也出去了。

那时,有几个游行各处,念咒赶鬼的犹太人,向那被恶鬼附的人,擅自称主耶稣的名,说,我奉保罗所传的耶稣,敕令你们出来。做这事的,有犹太祭司长士基瓦的七个儿子。

恶鬼回答他们说,耶稣我认识,保罗我也知道。你们却是谁呢?

恶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们身上,胜了其中二人,制伏他们,叫他们赤着身子受了伤,从那房子里逃出去了。

凡住在以弗所的,无论是犹太人,是希腊人,都知道这事,也都惧怕,主耶稣的名从此就尊大了。”(徒十九—11~17)

       既然这七个士基瓦的儿子是蓄意模仿保罗,从他们的影子上,我们可以设想保罗对付污鬼的真相来。显然,他是直接对他们说话,奉耶稣的名命令他们从受害者身上出来。也就是说,保罗跟随了耶稣本人的榜样。

       士基瓦的七个儿子不光彩地失败,也有效地证明了赶鬼不是取决于使用正确的“方程式”,而是真心委身于圣灵,作他超自然的神性器皿。

       这些发生在以弗所的事件,进一步证实了释放的事工可能对整个社区产生的影响力。士基瓦的儿子在被鬼附的人面前失态,逃跑,对以弗所城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尤其是针对居住在当地的基督徒,这事件成为耶稣门徒和非门徒的明显分界线。

“那已经信的,多有人来承认诉说自己所行的事。

平素行邪术的,也有许多人把书拿来,堆积在众人面前焚烧。他们算计书价,便知道共合五万块钱。”(徒十九18~19)

       到那时候为止,许多信徒显然是脚踏两条船:一只脚在神的国里,一只脚在撒旦的国里;他们口里以基督为主,却保留平时用来行邪术的书。显然这些书很值钱,也许这就是那些基督徒不愿丢弃它们的缘故之一。然而。一旦他们亲眼看到那些真实的属灵道理时,他们就情愿让这些书当场被焚烧。

       这里说的一块钱是一天的工价。如果要用今天的货币价值来计算,就算一天工价是四十美金,这里焚烧的美金价值约相当于二百万。显然行邪术很好赚钱!

       这两个国度戏剧般的对抗结果,在这节经文中得到了归纳:“ 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就是这样。”【徒十九—20】

如果今天的传道果效很少有当初那么好,那么就值得我们问一问是谁该作改变了。是耶稣呢?是污鬼呢?还是教会?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