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鬼与释放》第8章 表层之下——叶光明

(音频在最下方)

这些与邪灵作战的鲜活事例,为我打开了一扇奇异的属灵领域新窗口。福音书中记载有关邪灵彰显的事,不再是远古时期的奇异文化,而是顿时活化起来的事实。从我自己的经历中,我看到这些对第一世纪的以色列的记载,同样与二十世纪的现代人有关联。

       多年以后,有一次在度假时,我遇到一个经历,使我不禁回忆起最初对抗邪灵的经历。那是我第一次用通气管潜水。当我往水下看去时,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些我从未见过的水族类色彩斑斓,在与陆地大不相同的水中植物背景衬托之间,悠游自得。我自言自语道:想想看,这个奇异世界在我的一生中跟我难得那么近,我却几乎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而我所要做的,只不过是套上通气管就可以观看水里面的世界了!

       对我来说,现代文明就像没有带通气管的潜水夫。我们的人文主义、反超自然的宇宙观,使我们不能认出邪灵世界的存在实质,尽管这世界离我们并不远。在一些非洲、乡村地带,人们能不能意识到邪灵的存在,并能描述很多邪灵搅扰人的事,在大城市里,邪灵照样对我们的生活不断施加有力的影响,但是,我们的人文主义偏见使我们被蒙蔽,而看不到事实。其实,我们不愿承认这个事实,使得邪灵可以恣意活动而不被察觉。我们很容易把他们的活动加上一个高调的心理学或精神病的术语,但是我们所能提供的医疗却常常很令人失望。

       我们所需要的「通气管」就是回到新约的属灵观点。耶稣和使徒公开承认污鬼的存在,并显明对付污鬼的办法,他们提供的疗法是很戏剧化、很有力的。

       当我再次带者这些新经历的亮光研读福音书时,我以前的服事开始显得肤浅。我看到主对耶利米时代先知所下的评语,心里不免忧伤。耶利米书六14说:「他们轻轻忽忽地医治我百姓的损伤,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

       以前,对来寻求辅导的人,我无法识别他们问题的本质是受邪灵的搅扰,而只光对付一些外表的举止问题。结果,一些明显的胜利也只是不完全的、暂时的胜利。太多时候,他们都没有真正的属灵长进,我们就好像西乃山下的以色列人,在同一座山周围绕来绕去,而不能走上通往神所赐之目的地的大道。

       保罗在谈到他的事奉时说:「我斗拳不像打空气的。」(林前九26)我看出自己以前常像是缺乏技巧的拳击手,不断出手,却总击不中对手的身子。我的讲道、祷告都没有解决邪灵折磨我所服事对象的问题。终于,我开始改变了,在短短的几个星期内,神把我的事工转到一个新层面上,使得绝望中的人们几乎每天都来找我。我试着按耶稣的模式去帮助他们,也常常按照新约的记载评估我的进展。比如,在耶稣对付污鬼的时候,他们显然央求耶稣不要做一些事情,如「不要吩咐他们到无底坑里去」(路八31)。但是却没有记载过他们抵挡他或拒绝服从他的事,而在我的经历中,却有一些邪灵同时公开抵挡我,如在伊丝特的例子中;我相信他们是想要使我害怕,好叫我不催逼他们出来。

       我认识到我的权柄来自耶稣,但是并不和他的权柄同属一个层次。然而,我学会只要我不间断地引用经文,奉主的名宣告主的得胜,邪灵就会被降服。从伊丝特、露丝、莎伦的例子中带出一个特别的神学问题,就是能与邪灵对话多少才比较适宜?耶稣服事时最明显的模式记在路加福音八27—33:

    「耶稣上了岸,就有城里一个被鬼附着的人迎面而来。这个人许久不穿衣服,不住房子,只住在坟茔里。他见了耶稣,就俯伏在他面前,大声喊叫,说:“至高神的儿子耶稣,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求你不要叫我受苦!”是因耶稣曾吩咐污鬼从那人身上出来。原来这鬼屡次抓住他;他常被人看守,又被铁链和脚镣捆锁,他竟把锁链挣断,被鬼赶到旷野去。耶稣问他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群。”这是因为附着他的鬼多。鬼就央求耶稣,不要吩咐他们到无底坑里去。那里有一大群猪在山上吃食。鬼央求耶稣,准他们进入猪里去。耶稣准了他们。鬼就从那人出来,进入猪里去。于是那群猪闯下山崖,投在湖里淹死了。」

       路加的记载说明了几个要点,耶稣一开始就命令这个污鬼从那人身上出来。然后,这人或这人里面的污鬼不但开口说话,而且向耶稣大声喊叫,接着耶稣问那鬼:「你名叫什么?」那鬼回答说:「我名叫群。」「群」这个数字单位一般指四千二百到六千名士兵,显然这人身上有许多的污鬼。再来是这些污鬼央求耶稣不要吩咐他们到无底坑里去,可能不同的污鬼都有很多话要说呢!耶稣显然没有阻止他们发言。最后,污鬼开始讨价还价说:「如果我们真要出去的话,请让我们进入猪里去。」耶稣准了他们。

       让污鬼进到猪里面之后,那二千多头猪全都投到湖里淹死了。令人惊讶的是,一个人里面竟存有那么多污鬼,会叫二千多头猪在湖里淹死!我一面思想着这段记载,一面做了这两个结论。第一,问污鬼:「你名叫什么?」是符合圣经的,有时也是必要的。第二,如果污鬼对答了,我们有必要对应他们的话,直到他们被迫承认耶稣基督的权柄,从受害者身上出来为止。自那以后,我学会了知道污鬼的名字,是为自己提供一个「把手」,可以促使污鬼降服于我。我们可以称之为知道一个想要伤害我们的狗的名字。以权威的口吻叫狗的名字是叫他降服的第一步。

       我又想,为什么耶稣会允许这些污鬼进到猪里面去,也许这是一条他们乐意选择的路,如果他们从那人身上被赶出来,而又不允许他们进到另一种受害者身上,他们可能会强硬挣扎,那人会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而死亡。耶稣所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达到一个实际的目的,就是要把污鬼从那人身上赶出去。这个例子不能被当作任意与污鬼交谈的借口。我后来也意识到,尤其要注意从污鬼那里寻求启示是完全错误的,也是极端危险的,神已将圣灵赐给了我们,作我们的全备教师和启示者,圣灵是真理的灵,而撒旦却是撒谎的灵。所以,从撒旦那里求启示是不尊重圣灵,并使自己极易受骗。

       在这头几个星期里,神给了我很深的同情心,怜悯那些被鬼附的人。我开始注重问题表面以下、看上去是纯属身体或纯心理的问题,辨别邪灵势力的隐晦活动。能帮助那些我以前无法领会真实需求的人,是很令人兴奋的事。神开始让我深深为他那么多的子民仍受邪灵捆绑而愤怒无比。

       在耶稣释放一个受病魔压抑而弯腰十八年的妇人以后,那些宗教领袖向他挑战,因为他没有守他们设下的安息日规条。耶稣愤愤地回答说:「况且这女人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被撒但捆绑了这十八年,不当在安息日解开她的绑吗?」(路十三16)

    我看到这里便回应到:「阿门,主啊,她应当得释放!那些千万个受污鬼捆绑、折磨的你的子民也当得释放!」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