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鬼与释放》第13章 邪灵进入人体的方式——叶光明

(音频在最下方)

第13章 邪灵进入人体的方式

       五0年代时,我在伦敦与一个基督徒医学专家同工一段时间。这位弟兄对属灵经历的各个领域有非同凡响的见识,他做过一个结论,使我一直牢记在心,他说:「记住,魔鬼总选择最软弱的时候、最虚弱的地方加以攻击。」在回答第三个问题时,我会应用这个原则看邪灵的活动:究竟邪灵是如何进入的呢?因为受限于篇幅,我无法从各方面作全面的解释,只能简单地列举七个例子,说明邪灵如何侵入人性的软弱:

1.参与秘术和虚假宗教的家庭背景。

2.胎儿期其他方面的消极影响。

3.孩提时期承受的种种压力。

4.情感上受震惊或持续的情感压力。

5.不道德的举止与习惯。

6.按手。

7.闲话。

让我们来一一看这些弱处。             

       参与秘术或虚假宗教的家庭背景

    在出埃及记二十3—5,神警告人们参与拜偶像或虚假宗教的恶果:「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做什么形像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

神警告各种拜偶像或参与拜假神的后果,这种罪的恶果会祸及三四代,因此往回数四代,有四代祖先的行为会影响后代子孙:包括父母两位、祖父母四位,曾祖父母八位,高曾祖父母十六位,一共有三十位。这三十位祖先中的任一位或每一位,都可能成为我们受撒旦势力影响的管道。我不相信有任何人能保证其三十位祖先从未参与任何形式的秘术或虚假宗教活动。这种邪教影响可以始于胎儿期,有谁比尚未出生的胎儿更软弱、更无助呢?胎儿只能完全依赖双亲的保护。

公义、敬畏神的父母会提供这方面的保护,但有邪教背景的父母, 就会使婴孩暴露在同样的属灵权势影响之下。我发现这样的婴孩在出母腹之前常常已被邪灵附着,尤其是有东方宗教背景的人更是如此,包括印度教、佛教,或其他虚假宗教,如共济会、摩门教等。我会在下一章进一步详细说明秘术的领域。

       胎儿期其他方面的消极影响

其他的消极影响也会发生在一个没有出生的胎儿身上,使他受邪灵的影响。作母亲的可能怨恨,甚至憎恶腹中的婴孩;可能是这个母亲未婚,或胎儿的父亲不忠、不负责任,或者这个母亲不想要孩子。一个婴儿不管在出生前后,他最渴望的是爱。当他感受不到爱时,就会开始觉得自己是多余的,这会使他受更深的创伤,有被弃感,许多婴儿生下来就有弃绝的灵在他们里面。

在美国,我一度遇到在某种年龄层中的大多数人都被弃感。他们的年龄相似,当我核对他们的出生日期时,发觉他们大多出生于一九二九年到一九三四年期间,这是年长一点的美国人都记得的大萧条期间。当时作母亲的可能已经难以糊口了,她们怨恨需要喂饱另一个人,因此可能开口说出怨恨的话,也许没有说出,但是胎中幼小的个体是很敏锐的,他已会察觉到,并在出生时就带有被弃绝的灵在身上,这只是许多邪灵中会影响胎儿的一种。

我的妻子路得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她出生于一九三0年,是家中第八个孩子,父母是农场主人,在大萧条期间,他们的经济很拮据,居住的地带遭受旱灾,使那地成为长期干旱的干燥地带。当我们一九七八年结婚时,路得已经在事奉主了,但是,她还是不断与弃绝之灵争战,直到我们辨别出邪灵的本相,才把他赶出去。一直到现在她仍要谨防,以免让自己在软弱时再受攻击。

       孩提时期承认的种种压力

       雅各书三16警告我们说:「在何有嫉妒、纷争,就在何处有扰乱和各样的坏事。」如果一个家庭破裂,父母彼此存有苦毒、矛盾,也很少有时间给孩子,这样的家庭很容易使邪灵在当中从事猖狂的活动。许多青少年缺乏情感上、属灵上的防卫,以致无法抵抗邪灵的压制。正如前面提到的,大部分受邪灵附身的问题始于孩童时代。假如作父亲的酗酒、残酷、暴力,在这种家庭背景中生长的女孩们会在成年后憎恨男人,尤其如果做父亲的在性方面玷污女儿。

    折磨这类孩子的其他邪灵包括拒绝,怒气、害怕、忧愁、孤独、消沉,甚至自杀。西方青少年的自杀率快速标生,从一九五二年到一九九二年,美国青少年的自杀率增加近三倍。一九九二年死于自杀的青少年多过死于癌症、心脏病、爱滋病、天生残障、中风、肺炎、流行性感冒,及慢性肺病等的总和。据我的诊断,这些青年人多数因有弃绝的邪灵而招惹自杀的灵来侵害他们。      

       情感上受震惊或持续的情感压力

       彼得前书三6中,使徒彼得解释说,基督徒女性「若行善,不因恐吓而害怕」,就配作撒拉的女儿了。翻成「恐吓」的这个希腊文有广泛的含义,一种辞典把它译成「任何激烈的情感;性激动」,另一种解释可作主动「恐吓」或被动「受惊」。

女性在情感上通常比男性软弱,她们特别容易受惊害怕。我曾为一个妇人祷告,她告诉我,害怕的灵进到她身上,是因为有一次她目睹了一场很可怕的车祸。今天新闻媒体公开播放各种节目,使得许多可怕的事故展现在众人面前。一个可怕的谋杀案,或汽车被炸毁、办公大楼爆炸等,不仅让受害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而且也影响在电视机前看到现场报道的男女老少。

男性和女性也一样受制于各种情感上的压力。例如,男女都受制于激烈的性冲动,不加思索地屈服于这样的激情,常常可能为色情的灵打开大门。纵欲于性幻想或看色情书、画、影片,可能导致同样的结果。有时候在性方面受侵害的孩子或青年人也会不自觉地为色情的灵开门。邪灵并不尊重「清白的人」,只会利用人的软弱时刻闯入,从那一刻起,那个孩子或年轻人就受制于色情的压力,这原不是他(或她)性格的一部分。但通常不是因为突然的一阵感情冲动而为邪灵开门,却可能是长期未发泄的压力造成的。一个非因本身因素的缘故而失业数月的男人,会因此开始为无法供应自己和家人而担忧。灰心的灵会在很多方面影响他:妻子的一些不悦或孩子稍有不顺从的举止,都会使他突然大发脾气,因而为发怒的灵打开大门。也可能是连续一段时间无所事事所带来的压力,使他受制于消沉、无望等类的幽暗之灵。

同样地,一个长期受丈夫贬抑、冷落的妇人,最终会屈服于无望的灵。或者一个母亲过于保护子女,为想象中的危险而过分担心,这样就会给孩子带来焦虑的灵。这灵会闯入孩子心理,在里面占据下来。

显然有许多不同情感上的震惊或压力,会使人屈从于邪灵的攻击。但是以上这几个例子,能使你认识到这类邪灵的攻击,帮助你建立防卫系统里抵抗他们的攻击。      

       不道德的举止与习惯

  有时个别决定的行为会给邪灵敞开大门,犹大出卖耶稣的决定就是一例。当他心里存有这意念时,就离开了最后晚餐的饭桌:「撒旦入了那称为加略人犹大的心。」(路二十二3)犹大为自己打开这个大门,后来连他自己也无法关闭。即使比犹大的举止还轻的行为,也会为邪灵打开大门。我有一个朋友叫唐恩·巴珊(Don Basham),  他生前曾为一个妇人祷告,让她脱离淫乱的灵。当他命令这邪灵从她身上出去时,那鬼回答说:「她请我进来的!」巴珊就问他说:「她什么时候请你的?」那鬼回答说:「是她上次去看色情影片的时候。」那妇人必须悔改,求神赦免,之后那鬼才能被赶出来。我们应当记住,撒旦是一个法律专家。当我们的一些不道德行为给邪灵开路以后,那鬼是不会轻易离开的,除非我们先承认己过,让神赦罪的恩典除去罪,之后我们才能彻底得释放。

    凡是任意妄为的举止都会为邪灵打开大门。许多这样的举止都会遭此结果,如随口撒谎,顺手牵羊,考试作弊等。当然也许不是一次的行为,也许是习惯性的,因不断蓄意一犯再犯而养成的。有些隐秘的罪,如长期手淫(自慰)、未婚同居、看色情书报影片等,几乎都难免会为邪灵开路。但是,其他较「文明」的习惯也会带来邪灵侵入的后果:长期暴饮暴食会为贪食的邪灵开路,一再做白日梦会为狂想的灵开门,讲话时习惯性的夸张会为撒谎的灵开路。

       按手

       按手在一个人身上为他祷告,并不只是一个形象化的宗教仪式,而是一个有力的属灵经历,导致两个灵短暂地交接,从而释放超自然的大能。通常能力是从按手的人身上流向被按手的人身上,但有时候也会倒流。这能力可能对人有利,也可能有害。可能从圣灵发出,也可能从邪灵发出,取决于能力的泉源。为此,保罗立下了一些保护措施:「给人行按手的礼,不可急促;不要在别人的罪上有分,要保守自己清洁。」(提前五22)也就是说,你要小心知道自己的灵与谁相交!行按手之礼应当庄重,需经慎重的祷告。参与的人应当确保不要在别人的罪上有分,正像保罗所讲的那样。随便叫一组人彼此互相按手祷告是错误的。以下是内人路得的一个小小见证,印证其中的危险:

「一九七一年,我去参加一个灵恩派聚会,讲员要求需要祷告求医治的人站起来。我当时患有重感冒,所以我站了起来,然后讲员要求站在周围的人按手在我身上,为我祷告求医治,于是有四、五个人为我祷告。

第二天一早起来,感冒的确好转了,但我的每个手指却弯曲、僵硬,疼痛无比。我立刻想到,昨晚一个患有风湿病的人为我按手!我弃绝风湿病的灵,于是5分钟之内所有症状都消去了。我当时刚信主不到一年,我很感激神那时就教我小心提防谁为我按手。」

       闲话

       很多人在这方面都不谨慎提防,但是耶稣却为此严肃地向我们发出警告:「我又告诉你们,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太十二36—37)什么是「闲话」呢?就是不加思索脱口而出的话,这些话不能真正表达我的真实意念或动机。当人们质问这样的话时,我们常会找借口说:「这不是我的本意。」或「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好像这样就可以使我们推卸责任,但是耶稣正式警告我们要提防这样的闲话。

    很多基督徒都惯于说闲话,但这并不减缓这事的严重性。其实,凡以为耶稣这番警告不重要的人,真的需要悔改。闲话会为邪灵开门,但人们常因一时的恼怒而说:「我累得快病倒了。」其实他并未将这话当真,却可能为病魔或疲累的邪灵开启门户。涉及死亡的话尤其危险,人们常常会说:「我差一点笑死了。」或「你听了这话一定快乐死了!」死是一个黑暗、邪恶的势力,轻言妄语对待他是很愚蠢的。人在悲伤或失意时常会说:「我真想死了算了。」或「我死了更好。」这样的话是直接向死亡的灵发出邀请。我帮助过成百个人,他们曾一度因为不慎口舌而使自己招惹死亡的灵侵入(第二十章会更多提到死亡的灵)。

       立耶稣为主

       以上七个例子可以证明,我们和子女们可能受邪灵侵入的途径。我们也牢记,邪灵很顽固,他可能已被赶出,但会设法再度侵入。马太福音十二43—45记载了耶稣对方面的警告说:「污鬼离了人身,就在无水之地过来过去,寻求安歇之处,却寻不着。于是说,“我要回到我所出来的屋里去。”到了,就看见里面空闲,打扫干净,修饰好了,便去另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都进去住在那里。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

那污鬼又回到他所出来的屋子,这表示那人被污鬼附过,回来发现里面「空闲,打扫干净,修饰好了」,便去另带来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与他们一起再度进去住在那里。那「屋里」是在什么景况为那鬼再度打开方便之门呢?那屋里「打扫干净」,这不成问题,「修饰好了」,也不成问题,但里面却是「空间」,那才是问题的所在!那人让自己的屋子空间着,他从未将耶稣当作自己的主。

当一个人把自己委身让耶稣作个人的主时,他可以仰望耶稣,求得超自然的能力,使邪灵无法进入。但如果他没有让耶稣作主,他就没有能力守住自己的屋子。当邪灵侵犯他时,他很快就无法抵挡而失败。然而,当邪灵再度进入时,他另带了七个更恶的鬼,这人的景况就比先前更糟了。

让我用一个鲜活的例子来说明。六0年代时,我照常和利迪亚开车在美国各地巡回佈道,有时候这意味着两、三天的旅程。晚上当我们驶入一个城里,我们都会寻找有「空房」字样的霓虹灯招牌。看到这招牌,我们就知道有旅馆可以接待我们了。这属灵领域里,撒旦的喽啰四处游行,寻找相同的「空房」字样。他们一看到就会对自己说:啊!这里有一个还没有让耶稣做他生命的主,也许我们可以钻进去住。保护措施只有一个,就是保证耶稣在你生命中各个部分作主。

这本章一开始,我解释了参与邪术的家庭背景会给邪灵开路。下一章会全面来看秘术这个领域,特别强调任何形式的直接参与,会带来更大的危害。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