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鬼与释放》第14章 什么是秘术?——叶光明

(音频在最下方)

第14章 什么是秘术?

       邪灵进入人类的主要管道就是秘术。如果我们不认识秘术对人类的普遍影响,就不可能有效对付邪灵。每个人的内心都有接触未知,以及对更大能力的深切渴望,这对各种层次的人都是同样真切的,包括看星座图的十八岁女孩、一些从未见过白人的遥远部落里的巫医,和探索外星太空、寻觅宇宙奥秘的科学家。神把这一切的渴望放在我们里面,但是神的主要对敌——撒旦设置了一种方式,使追求的人陷入他那邪恶的骗局,从而使人被他捆绑。这些骗局与多种表现形式,但可以总称为秘术,这就为我们带来第四个有关邪灵领域的常问的问题:什么是秘术?

「秘术」这个词引自拉丁文的一个字,字义是「隐秘的」或「遮盖的」。各种秘术的操作能力都源于撒旦,是邪恶的,但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这一点,他们受崇高的标题或主张的诱惑。这对我很真实,因为我要亲身经历。我在第十章曾提过,我对印度有关的各种事物都很感兴趣,而且在念剑桥大学期间还真的想要成为一个信奉瑜伽的人。但是,不管我多么努力,也从未达到所渴望得着的释放或满足。借着神的恩典,这无法解释的渴望,终于在我超自然地遇到神的儿子耶稣时才得到满足。

圣经称转离独一真神、偏向假神的行为是:「属灵的行淫」。所以,圣经对比道德、犯奸淫的严重警告,也适用于参与所有形式的秘术。箴言中描绘的「外女」、「淫妇」,很生动地说明了秘术诱惑力。箴言五6警告我们,不要行她走的路,因为「她的路变幻不定」。这也适用于秘术,或假宗教随之兴起。所以,我不准备列出所有秘术活动的清单,但要指出它们的活动方式。真理是抵制谬误的最好防线。箴言七25—27描写受「外女」引诱、欺骗之人可悲的下场:

「你的心不可偏向淫妇的道,不要入她的迷途。因为,被她伤害仆倒的不少;被她杀戮的而且甚多。她的家是在阴间之路,下到死亡之宫。」

这里译成「不少」的也有「壮士」之意。圣经强调受这「外女」之害的是「壮士」,这就说明了这些欺骗势力的主要攻击目标,是具有领导才能的人。撒旦恨恶这种人。当「壮士」把信心放在自己的力气和过往的成功时,就会变得脆弱、易受攻击了。

       秘术的两个主要支派

       圣经上把秘术的两个主要支派列为占卜和巫术。

占卜  

占卜以超自然的方式提供有关人、事、物的知识,常是预告未来的大事。现代人用这类的词来表示同一种活动:算命、第六感、超能力等。使徒行传十六16—22中的使女是一个明显的例子,经上说她被巫鬼所附,古希腊文化中巫术与预言未来的占卜、算命术相连,现代人则用精神感应来形容。那使女是腓立比城第一个认出保罗、西拉身份的人。第17节说「她跟随保罗和我们,喊着说:“这些人是至高神的仆人,对你们传说救人的道。”」她说的话样样真确,但是她的知识是从污鬼而来的。当那鬼被赶出之后,她失去算命的能力,以致她的主人从此就失去得利的指望。这就是为什么算命会是欺骗人、也很危险的原因。一个有污鬼在里面的人(通常是女性),会成为知晓过去或未来超自然知识的管道。其中某些的真确性是撒旦邪术的诱饵,为了勾引受害人作他的囚犯和奴隶。

算命(占卜)其实是秘术(是隐秘的)。它隐藏撒旦能力的泉源,那些寻求知道未来的人,包括最高政治领袖层面的人,甚至包括自称为基督徒的人,但是这样的接触不可避免地使他们开启门户给邪灵入侵。下面是一些人经验观察中的例证。

玛丽听了我的一些教导后,相信她受到邪灵势力的影响。她是一个传统教会的成员,有一天,一个教会中被认为最属灵的老年妇人来到她面前说:「让我看看你的手纹。」当玛丽伸出手掌让她看时,那老妇对她说:「你会怀孕,但会是死胎。」事情正像她所说的那样发生了,玛丽的胎儿出生时因脐带绕颈两圈而无法存活。我相信玛丽因听算命之人的话而犯罪,尽管那人自称是基督徒。她的行为为撒旦势力夺取她胎儿的生命而开路方便之门。

玛丽惟有认识到自己已敞露于邪灵的势力以后,她才能求基督代赎所带来的好处,因而得到拯救,但那已不能使她挽回孩子的生命了!究竟有多少基督徒不明不白地因算命而被撒旦缠绕了呢?

让算命之人预定一个人的人生进程,往往使得那个生命接受撒旦任意妄为的结局。我在第十一章曾提到过污鬼之上的一层邪恶势力叫「daimons」,他们是专为人指定命运的,是撒旦为他们指定的命运。「daimons」借着这地上运行的污鬼而把这命运传达下去(这就是算命的精髓)。

这使我记起一个来求我帮助释放的妇人。她告诉我说,她从前是一个招魂术士,如今已悔改了。在祷告一会儿之后,我停下来寻求神的指示。突然那妇人转向我说:「我看见你在一辆车里,车撞到树后就死了。」我警惕起来,对自己说:「那是邪灵在说话!」于是,我大声说:「撒旦,我拒绝你对我生命所定的命运。我绝不会在任何因撞树而毁坏的车里!」三十年已经过去了,什么事情也没发生。然而,假如我允许惧怕进入我的心,心想有一天我会在一辆撞到树的车里,我就会接受撒旦为我生命立下的命运,并相信他已经把我弄死了。我感谢神,他让我有警觉。

一个年轻的基督徒妇女很失意来找我说,一、两年之前,她不慎去找一个算命的人,那算命的人对她说:「你会年轻守寡。」不久,她丈夫就在一次反常的车祸中身亡。这个年轻妇人倍感罪疚,意识到自己不慎去找算命的而招致丈夫遇到车祸身亡。她拼命求我告诉她,那不是因为她的缘故。我很怜悯她,也竭力安慰她,却无法给她想要的确据,我不能排除一个可能性,就是她自己实际上接受了撒旦为她丈夫和自己定下的命运。

我的妻子路得在接受耶稣为她的弥赛亚之前,有过这样的经历:一个朋友告诉她,有个算命的为他预告一些事都应验了,她认为这个能帮助、安慰路得,因当时她正艰辛地单独抚养孩子。路得在教会中极为活跃,却从未听说过不可以算命这件事。这个巫婆从来不认识路得,也对她一无所知,却告诉她三件事说:「你无法生育,却领养三个孩子,而你丈夫已离弃了你。」三个说法都很真切。但这启示不是来自神,而是来自撒旦。他企图用这几件事引诱路得进一步陷入秘术之中。耶稣以他的怜悯介入路得的生命中。后来,当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路得悔改了,从此彻底取消了撒旦在她身上的权势。

我的前妻利迪亚用来一个简单的例子,警告人们撒旦的网罗。她说:「你可以给我一杯清水,但是只要你放一滴毒液进去,满杯的水就都中毒了。」算命的人不管有什么「启示」,都不值使你的一生受毒害。

一些乡村小市集,甚至有些教会,常设一个算命柜台,只为了「好玩」。有些牧师、议员在集会中为人个别预言,鼓励基督徒来聚会时期待得到「从主来的话语」。无疑地,有些话是从主而来,但是更多是从讲坛上的人的意念而来,或者甚至来自占卜的灵,这会为被网罗之人的生命带来灾难性的影响。很多人想知道未来的景况,算命便是专为了满足这个愿望。但是,神要求我们「凭信心,不是凭着眼见」(参林后五7),即使不知道未来,总要坚信神不变的信实。虽然如此,神有时会在我们没有求、没有想的时候给我们一些有关未来的超自然启示。当神主动时,结果往往是为了达到神的目的。

另一个网罗是「碟仙盘」,它表面上只是一种游戏。有一回,我在新英格兰一个圣公会教导秘术的本质,然后为许多需要从邪灵手中得释放的人祷告。就在那个主日早晨的聚会快结束时,教区长才开始说,他妻子一大早问他们,家中为什么会有烧焦的味道,他回答说,「是我在烧碟仙盘!」碟仙盘或其他的秘术活动,如今已渗透到许多的学校体系。有个学校的一些女孩子开始玩碟仙,看看究竟会有什么事发生。有一天,盘板上出现这样一句话:「这一周之内,你们之中的一个人会死掉。」果然,那周有个女孩子在车祸中身亡,其余的女孩子害怕极了,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事发生。

另一个使人受占卜影响的是看星座。这一、两代之前,许多西方报刊每天都刊登一段圣经经文。如今却每天刊登一栏星座。不经意地顺带看看「你的」星座,会使你暴露在邪灵的影响之下,许多基督教就是在这一点受骗。他们以为这样的事无关紧要,不认为是一种网罗。我曾帮助过一个妇人,她需要从占卜的灵之下得释放。她不明白这灵是如何侵入她的。在我询问过她之后,她终于承认曾偶尔在报上看看自己的星座,她很惊讶自己因此为占卜的灵敞开了大门。

另一个可能为邪灵开门的活动是武术。路得和我曾帮助过一个在空手道上技术高超的青年男子,在得释放后,他惊讶地发现自己不再能做空手道的踢打动作类。他从未意识到自己的能力是来自邪灵。我们应当牢记,所有的武术都是源自一些偶像、邪灵活动猖獗的文化。

巫术  

另一种秘术活动的管道是巫术。巫术可以说是占卜的孪生姐妹,但它有自己特别活动范围,会使用不同的方式危害人体的感官。常用的工具有毒品、麻醉药、符咒、护身符、魔术、咒语、妖术,以及种种形式的音乐。这说到末后的日子,保罗在提摩太后书三13中警告说:「只是作恶的和迷惑人的,必愈久愈恶,他欺哄人,也被人欺哄。」「迷惑人的」这个词在希腊文的意思就是发咒语的人。许多秘术仪式中普遍使用咒语,这词后来演变为「巫婆」,「男巫」。一些近代音乐,如重金属摇滚也属同类,用来作超自然撒旦势力的管道,这与保罗的预言相吻合。这末后期间,秘术权势会大肆嚣张。

启示录描写到末世时神的两个审判,有一些人会被杀,随后的结语是这样的:「其余……的人……又不悔改他们那些凶杀、邪术、奸淫、偷窃的事。」(启九20—21)这里的「邪术」希腊文就是「毒品」的意思,与这邪术连在一起的恶事是凶杀、奸淫、偷盗,通常迷恋毒品会为这些罪打开大门。在申命记十八10—12,主宣告了他对参与各种形式秘术的态度:「你们中间不可有人使儿女经火,也不可有占卜的、观兆的、用法术的、行邪术的、用迷术的、交鬼的、行巫术的、过阴的。凡行这些事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这里除了提到占卜的、用法术的之外,还有行邪术的,包括用符咒。下一章将专门针对邪术作说明。「观兆」也是占卜的一种。最后的三类是「交鬼的、行巫术的、过阴的」,在今天统称为「招魂术」,它们通常的活动形式叫做「降神会」。

神说这样的人是可憎恶的。「可憎恶的」这个词在希腊文是用来形容神憎恶、弃绝的最重词句,注意,神把这类人跟那些向假神献儿女为祭的人并列。现代文化很难认识神何等憎恨这些秘术活动,没有人能参与其间却不受邪灵侵入。

       假宗教

       与秘术有紧密关联的是假宗教,通常这两者几乎是密不可分。它们都有吸引人的承诺,如平安、能力、知识、亲近神,而且声称能引人走向光明,实质上却诱惑人走进黑暗。我们应当如何自我保护呢?耶稣在约翰福音十9中说:「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在约翰福音十四6中,他又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有许多门可以吸引人进到超自然的领域,但只有一扇门可以走向超自然的神的领域。这门就是耶稣,凡以其他门进入超自然领域的,是进到撒旦的领域里,那不是真神的领域。撒旦会用各种意识形态,如无神论或人文主义来危害人类,然而假宗教则是她手中最强的工具,以致今日大多数人都受到假宗教的奴役。

    正如各种形式的秘术一样,要列出今日各种形式的假宗教活动几乎不可能。以下是假宗教的一些主要特征:

    1.多神论。

    2.拜偶像。

    3.教导人最终也可以成为神。

    4.教导人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成义。

    5.向少数特权人物赋予特异知识。

多神论

    初代教会面临被多神论文化包围的光景,但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八5—6中界定了基督徒的立场:「虽有称为“神”的,或在天,或在地,就如那许多的“神”,许多的“主”;

然而我们只有一位神,就是父—万物都本于他;我们也归于他。并有一位主,就是耶稣基督—万物都是借着他有的;我们也是借着他有的。」

拜偶像

    拜偶像是十诫中的第一个罪,这罪会导致最重的惩罚:「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像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

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二十3—5)

教导人最终也可以成为神

这是撒旦在伊甸园中向人发出最初诱惑:「你们便如神」(创三5)这样的承诺自相矛盾,因神创造了一切,包括人类,但他自己并非受造而来的,从逻辑上来说,人既然是受造的,就不能如神,成为非受造的。被造的永远不能成为非受造的。然而,这个「你们便如神」的承诺,历代以来对人自我抬举的骄傲本性很有感染力。

教导人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成义

这教导同样对人的骄傲本性很有吸引力,骄傲的人容易参与这类的宗教体系,要求人做异常的努力,甚至自己增添痛苦。宗教的要求愈强烈,就愈能满足那些达到要求之人的骄傲心里。

向少数特权人物赋予特异知识

    要得到这样的知识,通常需先经历一些特别的仪式。早在第一世纪,使徒们已警告随从者不要受这种迷惑,并称之为「似是而非的学问」。保罗曾对提摩太发出警告,谨防这个大错:「提摩太阿,你要保守所托付你的,躲避世俗的虚谈和那敌真道、似是而非的学问。

已经有人自称有这学问,就偏离了真道。」(提前六20—21)

有两种近代的宗教,说明最高机密只可向通过严厉初阶步骤的人透露,就是魔门教和共济会。共济会的仪式包括「东方之星」(妇女的入会仪式)、彩虹女等;摩门教的大殿仪式只有精选的少数人可以参加,在聚会时外人一律不得进入殿堂。共济会更机密,除了一些少有的公开「正式」露面机会以外,对外人一律封闭,参与人要发毒誓谨守机密。

反之,基督徒是公开的,不需要特别的引见过程,也没有机密的仪式。其信仰的基础是圣经,圣经说一本公开的书,欢迎每一个人研读。各种形式的假宗教都以种种方式诱惑人的骄傲心里。福音强调我们因神的恩典而得救,不是赚取来的,而是凭信心领受来的,是神所赐的。这就没有骄傲的余地了。以弗所书二8—9说: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敬拜真神和各种形式的秘术或虚假宗教之间,有难以跨越的鸿沟。保罗强调邪灵势力充斥虚假宗教,所以基督徒不可以参与:

「……外邦人所献的祭是祭鬼,不是祭神;我不愿意你们与鬼相交。你们不能喝主的杯又喝鬼的杯,不能吃主的筵席又吃鬼的筵席。」(林前十20—21)

任何参与秘术或虚假宗教的人都必须悔改,承认这种行为是罪,求基督赦免、洁净、释放。此外,与秘术或虚假宗教有关的书、物都应当要毁掉。

       洁净,自由

以上我们简单地对秘术或虚假宗教的全部领域做了一番介绍,从中可以说明邪术是何等错综复杂,并无简单的方式去定义、描写。我们可以将之比作章鱼有很多脚,抓住猎物就不放,在受害者忙于提防一只脚时,另一只却冷不防地伸过来抓牢他。以下的见证可以说明这一点,见证人是一个出自基督徒家庭的年轻男子,曾被秘术纠缠。最终在了解到邪灵领域的实质后地释放,成了一个成功的牧师。

「我父母是敬虔的重生基督徒。和旧约中的小撒母耳一样,我在受孕期间就被献给主事奉他。我的父亲从小就教导我真理的道。四岁时,我就向家人或任何一个愿意听的人讲道。早年时期,我的心对神的事很敏感,每每得罪了神或人时,我都很快就及时祷告、悔改。我亲爱的父母尽其所能教我走神的道路,但他们犯了一个大错,因为他们的传统没有教导他们:参与秘术比触犯传统的「禁令」更严重。

让无聊的周日报纸、看电影、酗酒、吸烟是绝对禁止的事,但他们连做梦也没想到,允许我祖母讲鬼故事,会引我走上痛心疾首的二十年历程。

我第一次听祖母讲故事,是指在七岁那一年,从那时起,只有研究秘术才能真正给我快乐。当时四、五十年代的一些秘术广播节目最能吸引我,后来有了电视之后,也是那些恐怖奇异片最能抓住我。上了中学后,侦探小说是我最爱读的书,其实是一个浸信会青年组的领袖让我开始接触侦探小说的。

我十一岁那年,在一次常发的怒气中,竟然叫神走出我的生命,不要再管我。我会一周买一只小动物,有时一天一只,把他们折磨死。(我这样做纯粹是出于难以抗拒的冲动,许多年之后我发觉这是行巫术的一个组成部分。)奇怪的是,我热爱动物,甚至还想成为一个兽医。

当时我会走近基督的工人,告诉他们我恨他们,不论怎么样的言语、纪律管束也不能抑制我。对神、教会、基督徒、学校、任何形式的权柄,以及对父母全然的叛逆与憎恨等,这些主宰着我生命的一部分,而我的另一部分却渴望良善于可爱。

终于在二十五岁那年,我认识耶稣为我的救主。即使神的介入已使我重生,我与父母的关系仍然很坏。因为耶稣的缘故,我很爱他们,但是我不能礼貌地对待他们超过一个小时。短暂的融洽之后,就会很快被愤怒压抑下去,我的痛苦会散步给所有在我我周围的人。我设法压抑内在的压力,但这些压力却使我酗酒、贪食,我身高五尺七寸半,体重却有二百一十七斤以上。我真的得救了吗?千真万确!我会花几个小时为失去的灵魂哭泣、背诵圣经、做见证、教导主的话,可悲的是,仍然没有人告诉我超觉静坐、碟仙,或一些心理现象的书是信徒不应当接触的,于是我把这些送给浸信会训练班的学生,也在他们的生命中挑起偶像崇拜和行巫术的心理,正如我祖母在我身上挑起这种心理一样。

赞美主,有一次我向一位基督徒谈起我的超觉静坐,她告诉我不可沾染这样的事,圣经对此有所警告。哦,我多么为这位弟兄感谢神!他简单的一句警告,帮助我开始走向释放的路。

为了顺服主,我停止与撒旦国度的所有接触。这是一个好的开端,但我真正需要的是与撒旦彻底脱离关系,并且从对秘术的兴趣而招致的邪灵之下得释放。我怎么知道自己也邪灵附身呢?我停止招惹撒旦、开始顺服神的那一天,我内在的问题与惧怕反倒加深了,愤恨的心理也更加恶化。我开始每天晚上都要幻觉,并在幻觉中极尽所能地羞辱我所爱的耶稣。尽管我婚姻很幸福,却无法控制手淫的怪癖。我最大的忧患,是我有同性恋的倾向。虽然我从来没在这方面失手,却要不断拼命克制。我会很憎恶与男人在一起,宁愿打扮成一个女人的样子。我独处时,这个邪灵就会显现,我会做成娇柔造作的姿态。

我满心憎恶这些事。我祷告、悔改、设法钉死肉体,却丝毫没意识到我的问题不再是「属地的」,「属情欲的」,而是「属鬼魔的」了(参雅三15)。我里面有两股泉:一个是受灵魂、敬神、渴望事奉他的源头;另一个却以不洁的意念、欲望侮辱我,叫我诽谤耶酥,诅咒圣徒。如果有人乐意帮我的话,我很情愿透露这一切。我不知道谁有能力对付我的问题,甚至连听的人都没有,所以我只能尽力隐瞒着。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有人向我和内人介绍释放的事工。当有人说基督徒也会有邪灵附身时,我丝毫不想争辩。我的灵欢呼得跳蹿起来,因为我知道我找到了问题的答案。一个主内弟兄为我带来了释放,命令邪灵统统离开我,我确实感受到他们从我腹中向上,经过我的口,在叹息、哈欠声中出来。从那日起到现在,我不再受手淫的捆绑。此外,我的愤怒与憎恨也没有了。如今我可以跟母亲在一起几个小时而不会有所不和。我可以切实地以爱心与怜悯的心情拥抱她。有几个月的时间我处在九霄云外,然后突然间,同性恋的倾向和幻觉又开始活跃起来了。精确一点来说,有一天凌晨二点钟左右,我被惊醒,邪灵从里外对我夹攻。这时我已知道怎样赶鬼、抵挡撒旦了,但是释放却只是短暂的。

在我快要失去希望时,我听到叶光明的录音带,谈及秘术的罪需要一一提名承认,并且彻底弃绝。这一点上我还没做到的。意识到问题的根源之后,我就立刻照做了。此后不久,我经历了最大的释放。

有一天我从一城开车到另一城,全程只不过一百里多。途中,我突然遇到邪灵罪恶劣的攻击,我全力呼求耶稣救我。他在我脑中显示从四岁起邪灵如何进到我里面的种种事例。他每向我显出一件,我就弃绝那罪,命令邪灵出来。一个多小时内,邪灵一一从我嘴巴、头顶、双肩出来。等我到达目的地时,我觉得筋疲力尽,但是我自由了,是我多年来经历的第一次自由。

自从那个经历之后,我的灵命成长得极快。我可以把时间与精力转移到有效的事奉上,而不必不断与压抑的欲望争战。那些欲望曾不断威胁着我的生存。另外,主让我的体重从二百一十七磅减到一百五十五磅。赞美主,因耶稣,我得洁净,重获自由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