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鬼与释放》第15章 今天仍有邪术活动吗?——叶光明

(音频在最下方)

第15章 今天仍有邪术活动吗?

       在我追踪邪灵和秘术活动那令人受苦的欺骗之道时,会发觉他们都出自一个主要来源:邪术。邪术是堕落的人类普遍的原始宗教,当人类背叛离开神之后,趁机进来的势力就是邪术。正如圣经所说:「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撒上十五23)每个种族都有自己独特的邪术,却都共有一些基本因素。

在世界许多地方,数世纪以来已知的邪术活动总是一直持续未变过。在一些有基督徒历史的国家,主要是西方国家,邪术与文化结合,以特种形式表现出来,开始时仅限于一小撮人,最近几十年来,却愈来愈明目张胆地猖狂起来。

在当代物质主义的文化里,邪术的超自然因素对许多人很有吸引力。有些地方只有一种宗教形式(无论是教会或会堂),人们只熟悉纯物质和智能层面上的宗教活动,这样的人极易寻找别的途径,但他们能得到超自然因素,特别是能力,这就是为什么样很多人开始会转向邪术的原因。

各种邪术有个共同的目标,就是辖制,凡受辖制之人的宗教活动,势必要邪术的作为。有些人在读本章时必然对我所写的事了如指掌,因为他们刚从撒旦的铁爪下逃离开来;有些人则会及时去认识,从而找到出路;除此之外,有些人会用这些信息去帮助别人,使别人得自由。

一般的邪术活动有以下几个部分:祭司(巫医、医术界人士、通灵的巫师)、仪式(有不同的形式)、祭物(动物或人)、特殊音乐(常用咒语或击鼓)、某种形式的誓约、使参与的人彼此相连,并与活动中心的撒旦势力相连。邪术有下列四个主要目标:

1.讨好一个更高层次的神灵,通常被当作是变幻莫测或恶毒无比的。

2.控制自然势力,如为了有好收成而下雨或好的气候。

3.赶走疾病与不育,例如在非洲,几乎每一个不育妇女都找巫医求药剂或符咒。

4.控制他人——在战争中恐吓敌人,或引发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性欲望。

       现代邪术的四个层面

       「现代」西方化的邪术活动也包含同样的要素,至少有四个层面的活动。

1.公开、大众化、「体面」的层面。

2.「地下」的层面——男巫,女巫集会。

3.潜伏在社会和教会中的第五纵队。

4.肉体的层面。

公开,大众化,「体面」的层面

    邪术活动的实质是教导并实践撒旦崇拜。撒旦教会在网际网路也有自己的网址,看起来好像是「体面」的教会。但是那些从他爪下挣脱出来的人会告诉你,撒旦仪式的中心是「黑弥撒」,是模仿基督徒圣餐的仪式而加以亵渎。其主导的动机是蓄意地憎恨、拒绝耶稣基督。其主要的对敌是基督的教会。

「地下」的层面

    邪术集会常在夜间聚集、献祭,并引进新会员。邪术活动的主要部分是献祭,通常祭牲是动物——狗、猫、鼠,或一些其他小动物。然而,据我了解,这祭牲,只要可能,就会是人,通常是婴儿。据报道,有几起案例是年轻人被要求去杀人,甚至斩下受害人的头,作为入会仪式。

邪术的「神」是撒旦,追随者由一个誓约把他们与撒旦连结在一起,要求他们对所行的一切活动严守秘密。

是什么吸引人进入撒旦教的呢?我相信是因其提供超自然的能力,一旦确认已得到的能力,撒旦教徒常常会胆大妄为。

有个基督徒朋友一次在飞机上与一个妇人同室,见她拒绝食用一切食物。那妇人说她在禁食祷告,于是,我朋友说:「我也是基督徒,有时候我也禁食祷告。」那妇人回答说:「哦,不!我不是基督徒,我是撒旦教徒。」她随后解释说,她祷告有两大目标:基督徒婚姻瓦解、基督徒领袖跌倒。近几十年的统计一定鼓动她相信,她的祷告很有效。

我曾收到一个妇人的来信,她常听我的广播,她说她曾是一个巫婆,被派到一个教会去在新信徒及软弱信徒身上栽种疑惑与不信,她成功德引走了三个这样的人。然后,她写道:「你相信我能得赦免,得着耶稣的救恩吗?」我回答说,神有无限的怜悯。尽管如此,她还需经过一番挣扎,才能得到完全的自由,于是我把她交给当地的牧师看顾。

潜伏在社会和教会中的第五纵队

    我不打算列出所有形式的邪术,这些邪术的目的是引诱无辜者参与撒旦崇拜。我只举几个例证来说明。

摇滚音乐

摇滚音乐是主要的管道之一,其潜在危害是惊人的。以下是最近才从一个33岁男人那里收到的一封信,蒙允摘录如下:「叶光明先生,您好!我写信给您,是为了告诉您,我因邪灵附身而挣扎。我知道信中所写的也许对你来说了无新意,但对朋友、家人、教会领袖来说,我一定是精神异常了。

一切发生于16岁那年,始于我听哥哥的摇滚乐唱片。那不是一个单纯的摇滚乐集,乃是一个恶魔的唱片集,封面上有“666”的字样,还有邪恶之物瞪着人。集中有一个画像,画有一个男人与七个邪灵同床(至少有6.7个),这些鬼围绕着他,像是要向他猛扑过来,那人脸上的表情极为痛苦。虽然我只听了1、2次,但那已经是让我痛苦到了极点。

有一天,我听到一个很怪异的声音从音乐中发出,当我弯腰开门时,一股势力进到我里面,或是穿过了我,把我推倒后退几步,这推力很明显。我相信是邪灵的作为,因我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把唱片集藏起来,叫人无法把它扔掉——显然那是出自邪灵。至今我都记不起把它藏到哪里去了,尽管我祷告神让我回忆起来。

自此,我的生命就像是活在地狱里。这些鬼压制我,使我不能抬头,只要我一睡觉,他们就叫我四肢无力,使我不能动,不能说话,也不能睁眼,只能在脑子里呼求耶稣来帮我。这些鬼很恶毒,尽其所能地玷污我(我可以很具体,详细地描述出来,但我相信不妥当)。这是我16岁到31岁期间,每晚必经的煎熬。当我开始研读圣经,定期去教会以后,性虐待开始减退了。

我知道你也许会想:“你得救了吗?耶稣是你生命的主吗?”我12岁那年就在母亲身边念主祷文,还念上千百遍。我之所以会如此说,乃是因为我的基督徒朋友、我去过的教会、查经班的人,他们都告诉我,这不可能发生在一个基督徒身上。所以,我在等待救赎的记号,这记号应当能使我的生命重归正常。当周围有这么多相反的意见向你轰炸时,你很难继续相信或还有信心。我甚至无法用正常的思维,无法维持一份工作长达6个月到1年。我不笨,因我拥有工程学位,我只是困惑。

我来自一个所谓的基督徒家庭,父母都是重生的基督徒,两个姊妹中有一个也是重生的基督徒,只有惟一的哥哥不是。我父母支持你的事工,但我想他们不相信有邪灵附身的事,因为每次我一提起这个话题,父亲就会胆怯,很软弱地告诉我,以耶稣的名斥责他,然后他就转身走开了。而我母亲则干脆拒绝承认有这么回事,甚至要求姊妹不得与我谈论这事,我母亲的亲戚有潜在的邪灵势力影响,她父亲(已逝)是共济会会员,母亲(已逝)和三个姊妹中两个尚存的姊妹,都参与共济会的姊妹会——东方之星。

我知道这信看起来很怪,但我希望你能稍微理解,我想多告诉你一些,但写起来会比一本书还厚。」

这是不是一个悲剧?一个认耶稣为主的基督徒受邪灵折磨,却得不到其他基督徒的理解,更得不到帮助。(我曾在第12章提到过参与共济会,以及其称为东方之星的姊妹会的危险。)显然,这个年轻人把自己暴露在如此明显的撒旦势力影响下是不智的。但是也有其他人同样把自己暴露在撒旦权势的影响,只不过没有这么明显而已。比如摇滚音乐会或迪斯可晚会中都有的因素,也会为邪灵开路,包括持续不断地重复同样的拍子,震耳的音乐,各种令人想入非非、甚至亵渎的歌曲,还有强光闪烁的走马灯等等。其影响可以拆毁一个人的思维及理性判断能力,从而使邪灵潜入,尤其如果还有酗酒和毒品在其中,就更加可怕了。

新世纪运动的异端活动

邪术的第5纵队活动在持续扩张,其主要「前线」是打着「新世纪」的旗号,把各种宗教与哲学交织在一起的大杂烩。不幸的是,许多真诚认为自己是基督徒的人,也被其诱人的承诺、骗术而吸引。例如,一些想要讲究健康的人并未意识到,许多健康食品店就充斥着新世纪产品和教导材料。

同样,许多人因相信催眠术而让邪灵权势趁机进入。有些人受催眠术“无辜”的表演哄骗,如电视上的节目,有些人则接受一些医学人士心里的治疗,或某种手术的“麻醉法”,因而受到撒旦势力的控制。

另一个为邪灵开门的秘术活动是针灸疗法。有些医师和医务人员基于其“疗法”,而使用之。但分析它的邪术背景,显示出针灸不会对接受这种治疗的病人有长远的好处。以下是一位马来西亚中医师的警告:

「约8年前,一次在新加坡的退休会上,神告诉我针灸治法的危害,因为它与秘术相连,特别是它源于传统的中国宗教。我立刻弃绝用针灸治疗的技术,这技术是我在香港学到的,并且已成功地使用了5年之久。我一回到家里,就向诊所的同事,包括医生、护士、病人宣布针灸治疗的害处,并我已弃绝这技巧,从今以后不再使用这种疗法了。他们都大为惊讶,而我也将所收集的相关机械、针头、书籍、及图案等,在众人面前一烧而尽。总价值高达美金1万5千元,但过后的祝福却是无价的,因为:

1.内人多年来患有周期性的偏头痛,我曾多次为她针灸都不见效。但在此时却未经医疗,光靠祷告就立刻痊愈了。

2.我对黑暗无法解释的惧怕也立刻消失了。

3.我的诊所不仅没有受损,而且也加倍的收入。

约3年前,我们的东马的古晋(Kuchin)举办医治大会,会上看到一件异常的事。有个基督徒妇人来到台前为她的关节炎求医治祷告。刚开始祷告,神经给我一个知识的言语,说她过去接受过针灸治疗。她承认有过,但每次她要弃绝时,总是被摔倒在地,疼痛得大声尖叫。

我们意识到她是受邪灵折磨,那鬼是在她受针灸治疗时进到她体内的。在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以权柄胜过邪灵,把他赶出去后,那妇人得了释放,并且得到完全的医治,然后她告诉我们,以前每当她想要弃绝针灸治疗时,无形的针灸会开始刺遍她接受过针灸治疗的部位。

让我以一个可悲的实例作为结束。那个在香港教我针灸治疗的基督徒弟兄患上了极度忧郁症,并且在奇异的场合下自杀。世人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因为他拥有一切,但是我想我知道:他说受了一个咒诅,并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肉体的层面

我们已仔细看了邪术作为一种超自然势力的三个主要表现(一是公开化,二是地下的,三是隐藏的第五纵队),现在我们必须来揭露其根源。这是最少为人识破的活动,却已弥漫社会、教会之中。

保罗在加拉太书五19—21列出了肉体的罪,中间他提到“拜偶像”和“邪术”。我在本章一开始提到,邪术的根源在于我们的肉体——人的堕落和悖逆的罪性。

这个罪性常常表现在控制他人方面,连婴儿都有。如果我们能控制他人,将会给我们一种安全感,他们就不能威胁我们,只做我们想要他们做的事。而神却从来不设法控制我们,他尊敬所赐我们的自由意志,尽管他要求我们对如何使用这个自由负责任。

控制他人的欲望有三种表现形式:操纵、威胁、支配,其目的都在于支配。凡认为自己比对方弱的人会用操纵法,而认为自己比对方强的人会用威胁法,其最终目的都是一样:支配他人,就是控制别人,使他们做自己想要他们做的事。

       很多家庭关系可以反映这一点,丈夫以一阵大怒或暴力恐吓妻子;妻子以眼泪、伤感来操纵丈夫,让他们因自己的缺点而内疚;父母常常恐吓或操纵孩子,但有时孩子也很擅于操纵父母。

       操纵他人的最主要工具之一是罪疚感。一个作母亲的可以对儿子说:「儿子,你要是真爱妈妈,就跑到小店去给我买包烟。」这话对孩子有什么影响呢?他会因不做母亲要他做的事而内疚,因为母亲会把这当做他不爱母亲的标记。这样的方式对待孩子是不对的。

       然而,反过来孩子也会操纵母亲。有客人在时,他会跑到妈妈面前,要求看平时不可以看的电视节目。他明明知道母亲小心保护他不受有害的影响,但他预计母亲不愿在客人面前看到儿子闹情绪。

       一旦学会辨明要控制他人的愿望,是一种邪恶的、操纵的权势以后,我们就能看出这权势在许多不同领域的运作。在宗教方面,这可以反映在传道人要求会众作奉献上:「神告诉我,今晚会众中有十个人会个别奉献一千美元。」或者他陈列一些远方饥饿的孩子泪流满面的画片,使不奉献的人感到内疚,心想:也许我是这十个人之一。或者想:如果我不为这些孩子奉献的话,我一定是没有心肝的人。

       在政治方面,也许是一个候选人,他用种族歧视为诉求,来赢选票。商业上则表现在打广告,诱惑人想要一些他们并不需要的东西,买他们付不起的东西。以上所列举的每一种都是邪恶的。

       一旦我们辨别这些措施是隐蔽的邪术,就会意识到,在当今文化中,人们不断受到这方面的压力,这便为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四4的话赋予新的含义:「此等不信之人被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断屈服于一种肉体的欲望,可以为一个相关的邪灵侵入而敞开大门。这适用于加拉太书五19~21所提到的一切情欲的事:「情欲的事都是显而易见的,就如奸淫、污秽、邪荡、拜偶像、邪术、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结党、纷争、异端、嫉妒、醉酒、荒宴等类……。」一个人如果定期屈从于奸淫、嫉妒或忌恨(这里只举出三个),他就可能会被相关的邪灵侵占。

       这也同样适用于邪术。凡习惯性地使用恐吓、操纵的手段去控制他人者,会被邪术的邪灵辖制,以致他们若不用这些方式就不能与人相处。这时就不再只是肉体做怪了,而是一种新的、超自然权势使他们所辖制的人在属灵上受到奴役。

       我就看过这种邪灵权势在母女之间的运作。母亲决定女儿应当嫁给一个特别种族背景或地位的人,如果女儿选择的对象不符合母亲的标准,母亲身上那邪术的灵就会使她以咒诅的形式作出反应。这加在女儿和未来女婿身上的诅咒可能是口头上的:「如果你嫁给那人,你就永远入不敷出,他永远不能供养你。」结果,这对夫妇真的会常面临莫名其妙的经济压力。

       邪术之灵运作于其他各种不同的关系。有时候牧师会想控制所属同工,乃至全会众;或者是一个公务人员威胁他的部下;或者是一个政治领袖靠激发民众对敌国的憎恨,而分散人们的注意,使他们不关心一些紧急需求。

       当两个人之间存在这种控制关系的时候,受控的人几乎肯定需要从邪术中得释放。同样,施行控制的人也需要得释放。但每一个人必须先符合得释放的条件:一方面,施行控制的人必须悔改,弃绝他(或她)的控制欲望;另一方面,被控制的人必须因屈服于这种控制而悔改,并且必须切断这种依赖关系。

出路

       在第二十一章,我会详细教导如何得自由,但让我先在这里提出警告。凡曾参与撒旦崇拜,使用撒旦所赋能力的人,必须要很有决心才能得释放。属灵的争战很激烈。

       我和利迪亚曾参与一个小组,帮助一个年轻夫人得释放。这妇人告诉我们,她曾作过撒旦教的女祭司,但已悔改了,很渴望得释放。其间她取出一个戒指给我们看,这戒指象征她与撒旦的婚姻关系。在我们的鼓励下,她终于把戒指取下,但是那邪灵却强迫她把戒指吞下去!当场有位年轻的男同工得到超自然的信心膏抹,命令那妇人再吐出那戒指。妇人立刻答应了,然后,那男同工捡起戒指,把它扔到附近的湖中。

       这个年轻妇人得释放的关键在于她公开向一组基督徒悔改,并把敬拜撒旦时穿过的每一件衣袍都烧毁。这符合圣经的教导:「连那被情欲沾染的衣服也当厌恶。」(犹23)

       然而,获释的经历并非争战的结束。在撒旦看来,一个有意识地向他作过无保留委身的人,一直都是他的财产,受他永远的捆绑。他会不断重建他的控制权,使用手下各样的邪灵达到其目的。

       所以,撒旦的受害者需要一组委身的信徒与他并肩作战,他需要学习抵抗每一种压力,不断确信圣经对释放和全胜的保证。在这方面,耶稣是我们的榜样,每次撒旦近前来攻击他时,他以一个方式回答就够了。马太福音四1~11有完整的记载,主不断以「经上记着说……」这句话来对付撒旦的种种攻击,而撒旦对神写下的话语是无言以对的。

       以神的智慧如此不断地抵挡每一次从邪灵来的压制,这过程会带来一个积极的目的。当一个人被撒旦奴役时,他(或她)个性的内墙已经倒塌。得到释放以后,为了继续保有自由,那道保护墙必须重建。一旦这堵防卫墙稳固地建起来以后,撒旦的压力就会渐渐减弱,最后彻底中止。撒旦很精明,他不会派军队去打他不再能赢的仗。

       我们该怎样确保自己不受欺骗呢?上一章已经解释过。进入神国的门只有一个,就是耶稣这「道路、真理和生命」(约十四6)。凡以其他门进入超自然领域的人,只能走进黑暗的国,而不是光明的国。

       我会在第十六章详细说明应当如何警醒,以确保不受欺骗去跟随「另一个耶稣」,因他跟圣经描述的耶稣不吻合,他不会引起我们进入真理。

       真理只有一个。在约翰福音十七17,耶稣对父神说「……你的道就是真理。」任何跟圣经不协调的都是错误的。为此,我们一定要学习基要真理和圣经的原理,使我们时刻准备以此来测试一切要求我们相信的事。但是,我们仍要警惕,不是所有随时引用圣经的人也顺服圣经(参考我所着的一本小册,叫作「谨防受骗, Protection from Deception」).

       接下来看有关邪灵领域常问的第六大问题。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