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鬼与释放》第17章 圣灵会住在不洁的器皿里吗?——叶光明

(音频在最下方)

第17章 圣灵会住在不洁的器皿里吗?

       问这问题的人,和问信徒会不会被鬼附是一样的,他们在发问时通常会带有一种口吻,暗示答案是「不」!

       但是,答案却是与许多人的想法相反。对这第七个问题,也是最后一个常被问到的问题之答案是肯定的。圣灵会住在不完全洁净的器皿中,只要让他居首位。

       大卫王就是一个真实的例子,据撒母耳记下第十一章的记载,大卫犯了奸淫和谋杀的罪。起先,他与拔示巴犯奸淫,然后他又设法谋杀拔示巴的丈夫乌利亚。无疑大卫因这两椿罪而大大玷污了,但是当先知拿单因此向他质问时,他悔改认罪了。后来,在极端困苦中,他向神作了这样一个祷告:「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我乐意的灵扶持我。」(诗五十一11~12)

       大卫这段祷告的用词很重要。他要求神使他重新得到救恩之乐,不是重新得到圣灵,而是求神不要从他收回圣灵。大卫失去了救恩的喜乐,但祷告神使他仍得这喜乐。即便如此,他从未失去圣灵的同在。令人惊讶的是,即使他犯了这么打的两椿罪案,圣灵仍然与他同在。

       因为神没有取走他的圣灵,大卫仍然可以悔改。没有圣灵的感动,他不会悔改。相反的,如果大卫不受圣灵的感动,神就很可能会从他身上收回圣灵了。这是圣经中的一个明显的例子,说明在某些场合下,圣灵会住在不洁的器皿中。

       每一个重生、被圣灵充满的基督徒,都需要感谢神这样施怜悯和恩典。没有神的怜悯和恩典,很少有人会希望圣灵仍然与我们同住。除了奸淫或谋杀,还有许多罪可以玷污我们。耶稣在马可福音七21~23说得很明白:

       「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心里,发出恶念、苟合、偷盗、凶杀、奸淫、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谤诘、骄傲、狂妄。这一切的恶都是从里面出来,且能污秽人。」

       让我们来看耶稣列出来的五个罪:恶念、贪婪、诡诈、骄傲、狂妄。我与基督徒交往有五十多年之久,我不敢指着任何一个人说:「这人从来没有触犯过这几种污秽人的罪。」当然,我也不能自以为已经做到毫无瑕疵了。

       但是,神因他的怜悯,没有从我们身上收回他的圣灵。他不断住在我们里面,尽管我们有污秽,但是他也同时要求我们要不断悔改。我很感谢神,新约没有给我们展示一幅理想化的、不切实际的基督徒形象!

不断与罪争战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六17~18向基督徒发出挑战,要我们过一个分别为圣的生活:

       「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

       但是,保罗紧接着又说:「亲爱的弟兄啊,我们既有这等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敬畏神,得以成圣。」(林后七1)

       保罗说:「就当洁净自己。」神不会代我们做洁净的工作。我们应当自我负责并洁净自己,我们当用神为我们提供的恩典:承认自己的罪并悔改,满足神立下的、使人得赦免与洁净的条件。保罗对神的圣洁标准毫不妥协、但同时也清晰地说明他自己也没有达到标准,在腓立比书三12~15中他描写自己追求圣洁的事:

       「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着基督耶稣所以得着我的。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的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杆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所以我们中间,凡是完全人总要存在这样的心;若在什么事上存别样的心,神也必以此指示你们。」

       我们不可能比保罗做得更好,只能跟随他的榜样,承认自己需要洁净,并仰望神,祈求洁净,努力向前,以达到神为我们立的标准。我得强调我并未打算降低神对圣洁的标准,这些标准时永恒立定不变的。但是我们必须诚实、实际地承认,许多人在朝这些标准奋斗时成功率并不高。

       凡教导圣灵只住在完全圣洁的人身上,会导致两种不良的结果。一会阻碍诚心的基督徒追求圣灵的充满,因他们会为自己永远达不到标准而放弃;或者这类教训会促使那些接受圣灵洗的人自以为义而假冒为善。他们会以为:我一定很完美了,才能得着圣灵,所以从此我会一直都完美无缺。

       这样的结果是过虚假的基督徒生活方式。这些人会在发脾气时说他是发义怒,他们仍旧挑战牧者或其他基督徒,但却称这行为是分辨;他们仍旧过着放纵肉体的生活,却自我辩解说:「凡事我都可行。」

       我们应当记住,圣灵也是真理的灵。他喜悦我们对自己诚实,尽管这样做会伤害自己骄傲心理。反过来说,当我们躲在宗教面具的后面,他会很忧伤。

       你也许会问:「你是不是在说,神对领受圣灵的人没有要求?」当然不是!我们应当清楚的是,这些条件到底是哪些。

神的要求

       在使徒行传,我们看到神的先例。使徒行传十24~28记载了哥尼流一家,在彼得去他们那里时,领受圣灵的经历。他们不是犹太人寻求遵行摩西律法,他们乃是外邦人,这也许是他们头一次听到福音。但是,圣灵降在他们身上,他们开始说起方言来。如果我们认为,他么因此在生活的每个层面都与神的标准一致,或者全摆脱外邦人污秽的背景了,这是很不实际的。彼得事后提起这经历时说:「又借着信洁净了他们的心,并不分他们(外邦人)我们(犹太人)。」(徒十五9)这里指明了领受圣灵的最基本要求:因信而洁净的心。所罗门在箴言四23中劝告我们:「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

       我们所做的一切,以及我们的生活方式只出自一个源头:心。神的本性很实际,他的救赎目的也始于心。一旦他洁净了人的心,他以使人圣洁的恩典从里向外在人身上动工,直到他使人的整个性格顺服于他灵的管辖为止。

       这会立刻发生吗?希伯来书十14说:「因为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耶稣的献祭是永远完全的,不需另加什么,也没人能带走任何果效。而人「得以成圣」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需要人不断支取耶稣献祭所成就的好处。在这个成圣过程中,圣灵是我们的帮助。

       圣灵对我们失败很实际,他会轻轻地向我们指出罪恶过犯,帮助我们改变;有时候他会很严厉地让我们知罪,但是他从不责备我们。

       基督徒不断与罪争战的事实,在新约中很有力的说明。希伯来书三13中说:「总要趁着还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劝,免得你们中间有人被罪迷惑,心里就刚硬了。」

       另外,在希伯来书十二1,作者又说到「容易缠累我们的罪」;紧接着第4节又说:「你们与罪恶相争,还没有抵挡到流血的地步。」对付罪是一个生死搏斗,承认罪仍然在我们生命中做工没有什么可耻的。相反的,最大的危险在于拒绝承认,这会使我们在遇到试探时毫无抵抗的准备。

       如果圣灵药等我们完全的时候才来住在我们里面,这会像是一个教授对学生说:「等你们通过考试,我才教你们」一样。他的学生会回应道:「教授,那不是我们的需要!我们需要你现在开始教我们,好让我们学会后去应考。」我们现在就需要圣灵,叫我们可以得到他的帮助而战胜邪恶,达到神的圣洁标准。我们尤其需要圣灵帮助我们对付邪灵。如果圣灵看出我们里面有辖制,他不会撒手不管,因为他看我们的需要比我们自己更清楚。他会赐我们能力去赶出邪灵,因为他怜悯我们,他乐意住在我们里面,与我们同工,以便以基督的胜利胜过一切敌对势力。我们的进展取决于我们与内住的圣灵合作的程度。

       让我再强调一次:圣灵不是因为我们完全了,才来住在我们里面的。他是来帮助我们,使我们能得以完全。当然,如果我有意识继续生活在罪中,圣灵就不会来帮助我们对抗邪灵了。但是,如果我们认识到自己的罪,真诚悔改,他就会与我们一起奋战,对付奴役我们的邪灵。有他的帮助,我们就能赶出邪灵。

洁净器皿

       以下是一个华盛顿特区议员助理的见证,她很坦白地说出自己的挣扎:

       「我大约在七年前受圣灵的洗,去年六月下旬,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教会里,我的神经性耳聋得到瞬间的医治。然后在八月份,医生确认我乳房里的囊肿和肿瘤也得了根治。

       我是一个议员的高级助理。议员本人虽然对我得医治的经历很惊喜,但是我的见证在我活动的政界圈子里,却没有得到什么好的反应。九月份时,我辞去那份工作,休息了几个月,与主亲近。

       然后到了十二月中,我开始变得沮丧、失望,一月份的第一个星期简直糟糕透了!有一天我大发脾气,当时我单独一个人,是由一件小事引起的,我立刻意识到自己犯了发怒的罪。在我祷告求神赦免时,我有被塞住的感觉,不是因为情绪引起的,而是喉咙中有明显的压力,一股很真实的外在势力。

       一个朋友说我可能需要得释放。所以我买了你的有关对付邪灵和释放的录音带。以前我一直躲避任何有关灵界和魔鬼的事,相信只要我不惹他们。他们也不会惹我。我打从心里就不想与灵界和魔鬼打交道!不过,我还是听了你的录音带,我把圣经放在桌子上,跟着你翻看有关的经文。在录音带快结束之前,你向会众作指示,我决定跟着做。然后你开始做释放的祷告。但是录音带却突然结束,带子上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记住,耶稣是你的拯救。』

       我不知道该期待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我对主的祷告也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既然他是我的拯救,我就把自己完全交给他吧!我说出了一些我意识到是邪恶、有罪的、不出于神的事,并且不想与它们有份,包括憎恨、不饶恕、疑惑、焦虑、害怕等。

       正如我前面吐过的,我不知道期待什么。过了几分钟,不超过二、三分钟,我开始不禁拼命喘气、作呕,过了约十分钟,我觉得我的肚子不一样了!但我不觉得或不相信已经完全得释放,于是我叫污鬼或邪灵们一一报名,然后便命令他们出去。没有什么事发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我求主告诉我是否还有任何邪灵的压制,以及他们的名字,好叫我从中得释放。第一个显明的是自杀,其力量真是可怕,我可以感觉到他一直冲到我的头顶部位。我察觉到一些释放,但还不完全。我求神告诉我还有没有其他的鬼,主告诉我有耳聋的灵。从这个灵中得释放时极难相信的,花的时间也最长;其势力实际上把我的肚子提到背部去,我真切感受到腹部似乎被连根拔起,而且我也感受到头部的压力。

       我被彻底地释放了,从此才感受到美好的平安。」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