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鬼与释放》第四部分 如何分辨、赶出邪灵?第18章 邪灵的典型活动——叶光明

(音频在最下方)

第四部分 如何分辨、赶出邪灵?

       此部分的目的在于提供实际指示,帮助识别、对付邪灵。这不是实用指南,也不是一系列规章叫我们去遵从。我不认为人可以设定一套指南、规章去满足所有的需求,至少我知道我无法做到。

       我们在对付邪灵的事上要着重遵从耶稣的模式。耶稣在马太福音十二28说他「靠着神的灵赶鬼」,他靠着圣灵的辨别、指示、能力赶鬼。我们只有倚靠同一个圣灵才能有效。

       经过近三十年的事奉,我仍然不时遇到一些前所未有的困难事例。我惟一的倚靠,就是不断承认圣灵的帮助,感谢神,他总是靠得住。

       这一部分的资料来自两个主要源头:一是我对圣经模式、例子的研究;二是我自己帮助被鬼附之人的经历。

       在第十八、十九章,我要分析邪灵影响人的两个主要途径,而在第十八~二十章文末则有一些基督徒对付邪灵的见证。如果接下来看随后的几章,你会开始学习如何分辨你自己或他人生命中的邪灵活动。在分辨以后,你会得到装备去采取适当的行动。

       最后是一句警惕。我在这部分所说的话,不可当作是暗示我们不可以接受医学界的帮助。我自己很感激医生、护士和其他帮助我的人,没有他们的帮助,也许我今天不会活着写这本书呢!

第18章 邪灵的典型活动

       据我所知,邪灵或污鬼是以弗所书六12所说的「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中的最低一层;被用来攻击人类(参本书第十一章)。撒旦派遣他们有三大意图:一是折磨人,使我们受苦;二是让我们不认识基督是救主;如果他们做不到这一点,就进行第三点:使我们不能有效地事奉基督。

       在实行这些意图时,邪灵通常是看不见的。人的肉眼看不到,但我们可以像意识到风的存在一样,意识到他们的存在。其实,这是一个很恰当的比喻,因为希腊文、希伯来文的「灵」字根「风」字一样。我们从来看不到风,但可以看到风带来的影响:街上风沙四起,云彩飞过天空,树木东倒西歪,雨在眼前纷飞。这些像是「路标」,显明风的存在和活动。

       邪灵也是如此,我们通常看不到他们,但我们可以因一些典型的行为而辨别他们的存在。以下是他们的一些典型活动:

       1、邪灵引诱人

       2、邪灵搅扰人

       3、邪灵折磨人

       4、邪灵压迫人

       5、邪灵奴役人

       6、邪灵促成瘾癖

       7、邪灵污秽人

       8、邪灵欺骗人

       9、邪灵攻击肉身

       让我们来一一观察。

邪灵引诱人

       邪灵劝人作恶,我们每个人都在某些时候经历过这一点。引诱常以言语形式出现:你在街上捡起一个钱包,看到里面的现金,这时就会有声音在耳边说,拿着吧!没人知道!别人也这么做,如果他们捡到你的钱包也会照样拿的。

       凡有声音的就是由位格的。那声音是出自邪灵,目的要来引诱你。如果你屈服的话,撒旦会开始拆毁你的防线,你从此就不再有无亏的良心,你会知道自己有罪,这就为撒旦下一次的攻击铺路。

邪灵搅扰人

       邪灵会研究你,尾随你的一举一动,观察你软弱的时候,探出你的弱处,然后找出机会溜进来。

       下列这种情况就很容易给恶者留地步:就是当一个人在办公室的工作很不顺利,每件事都出差错时。他的脚在楼梯间扭伤,秘书把咖啡溅到他身上,空调又坏了,一个愤怒的顾客进来威胁要向上司告他。在回家的路上又遇到塞车,堵在路上一个小时,等他终于到家时,晚餐还没有做好,孩子们跑来跑去大声尖叫。这时候他失控了,开始向全家吼叫起来。

       他原是一个很和善、温柔的人,此时妻子、孩子顿时惊讶得愣在了。他道歉之后,全家人很快就原谅了他。他的爆发也许只是出于失控,然而愤怒的灵会观察,然后静待类似的机会。当他再次失控时,这灵就会抓住那毫无防备的一刻钻进来。

       很快地,他的妻子留意到他的改变。尽管他对家人的爱并未改变,但有时候会有别的东西取代这爱,他的眼睛里开始有奇怪的光闪烁。当愤怒的灵控制他时,他会虐待自己最爱的家人。过后,他又很自责,很懊悔地说:「我真不知道是什么叫我这样做的。」

       这只是一个例子而已。邪灵有很多方式搅扰人,他们会千方百计寻求人软弱的地方和软弱的时机,然后乘机溜进来。

邪灵折磨人

       耶稣说到这样一个比喻:以前有个仆人欠主人几百万元的债,主人宽容了他,但是他反而不愿宽容一个只欠他几块钱的仆人。这比喻的结果是,那不愿宽容的仆人得到了应有的审判:「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了所欠的债。」(太十八34)接下来的一节,耶稣把这个比喻用在所有的基督徒身上。他说:「你们各人若不从心理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

       我相信那「掌刑的」就是邪灵了。我遇到过几百个基督徒只因一个简单的原由就落到「掌刑的」手里,那就是:不饶恕。他们从神那里得到了彻底的饶恕,神宽恕了他们无可算计的罪债,但是他们却拒绝宽恕另一个类似的过犯,这过犯有时是真的,有时不过是设想的而已。

       当耶稣教导门徒如何祷告以后,他只加了一个评论:

       「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太六14~15)

       我们可能会受到各种形式的折磨。如身体上的折磨,像关节炎使人深受痛苦,叫人残废,束缚人的行动自由。我的意思不是说所有的关节炎都由邪灵引起,但是,关节炎常与憎恨、不饶恕、苦毒的内在态度相关连。这一点颇值得深思。

       还有一种是精神上的折磨,其最普遍的形式就是精神失常。我很惊讶地发现,有许多基督徒受到惧怕的折磨,通常他们不好意思承认。正如引诱人作恶事一样,这种邪灵的攻击也会以言语的形式出现:「你姑姑才刚送进精神病院,隔壁邻居也精神崩溃过一次,下一次就轮到你了。」通常这种惧怕是控制人的邪灵的工作,他们不断以此攻击人的心思。

       另一种形式的属灵折磨则是一种内在的谴责:「你犯了不可饶恕的罪。」每当有人告诉我,他一直受这种想法袭击时,我总是这样回答说:「那只不过是撒谎的灵在谴责你。如果你真犯了不可饶恕的罪,你会变得刚硬而满不在乎。既然你很在意,就证明你并未犯不可饶恕的罪过。」

邪灵压迫人

       「受强制」这个词是邪灵活动的最典型证明。每个强制行为背后,都有一个相应的邪灵,如习惯性抽烟、酗酒、吸毒等。这类活动会在人的大脑产生一种化学反应,使人在某方面软弱,邪灵就得以趁虚而入。

       习惯性的暴饮暴食也同样是由邪灵引起的。但是贪食貌似「体面」,你也许在现代教会中不大看到酗酒成性的人,但贪食的人却四处都是!习惯性的暴饮暴食通常始于失去自制,然后,贪食的灵有一天就溜进来了。

       基督徒通常不愿意承认自己贪食成性,但是,承认罪是得释放的关键。

       有一回在释放聚会之后,一个妇女来到我面前,承认自己有贪食的灵。在她得释放时,她吐的一地都是,使她觉得很窘。每个人都很关注地毯的保养。后来,我对自己说:「哪一个更重要呢?是一个干净的地毯、不洁的妇人,还是弄脏的地毯、洁净了的妇人呢?」

       受压迫有许多种表现形式。一是饶舌——喋喋不休,无法自制。圣经中对此有许多警告:「多言多语难免有过;禁止嘴唇是有智慧。」(箴十19)多言总会导致犯罪。雅各书一26,如果一个人「不勒住他的舌头,……这人的虔诚是虚的」。如果你不能控制自己的舌头,你会为邪灵开路。有二种邪灵会趁机进来,一是闲言,二是论断。然而,这二种灵在宗教圈里都很自在!

       我们都需要停下来省察自己:我做的事是否出于强制的?我们会把这些事当作习以为常而不再警觉,但却很可能是邪灵作怪。

邪灵奴役人

       让我们从教会中很少谈及的「性」的领域来举例。例如,你曾犯了性方面的罪,但你悔改了,也满足神赦免的条件。你知道自己不但得了赦免,还被称义了,正如罗马书八30中所说的,神称你为义了。尽管你憎恶这罪,但你却仍有强烈欲望想要犯同样的罪。你很确信自己这方面的罪已经得赦免了,却没有摆脱这罪,还是受它的奴役。

       一个普遍的例子是手淫(自慰)。有些心理学家说手淫是很正常,有利于健康,我们毋需为此争论,我只知道千万个手淫的男男女女很恨恶自己有这样的行为,每次他们都说:「下次不再犯了!」但是却连接发生,因为他们受到奴役。

       我在第五章举了罗杰的例子,当时我和利迪亚没能帮得了他。多年之后,我在世界各地主持释放聚会时,常听见人们或男或女,说罗杰所说过的话:「我能在手指间感觉到他,我手指很痒,开始僵硬起来了!」

       感谢主,我已得着答案!如今我在教导中会告诉人们:「你可以从手淫中得释放,只要下定决心,以耶稣的名抵挡他,从手指间甩掉他,直到你感觉到手指的自在为止。」

       多年来,我看到成百的人从手淫之灵的折磨下得着释放。婚姻不一定能解决手淫的问题,第十四章的见证就是很好的例子。如果夫妻中的一个人仍有手淫之灵。邪灵会寻求应当属于妻子或丈夫肉体上的满足。这也许是为什么一些婚姻无法使双方得着肉体上的满足的原因之一。

       当我们把压迫和奴役结合起来,就导致一种独特的奴役形式。

邪灵促成瘾癖

       我发觉上瘾常是另一个较大枝干的旁枝,为了帮助别人,我们来看瘾癖背后的问题,造成瘾癖的两种普遍情况是:个人不断受挫,和情感伸出的需要没有得到满足。

       有二个已婚的妇人,一位属于圣公会,一位是神召会的会友。两人都意识到自己的丈夫在追求其他女人,丈夫任意浪掷家用的钱,而且对自己的家一点也不感兴趣,他们两人都拼命找其他的慰借。

       那位圣公会的姐妹因此成了酒鬼,而那个神召会的姐妹没有酗酒,但却吃光冰箱所有能吃的食物而成了贪食鬼。

       这两个妇人都无法完全从瘾癖中得释放,无论是酗酒还是贪食,除非造成瘾癖的根源,即她们对丈夫行为的灰心得到对付。最好的解决方法是丈夫悔改,他若不悔改,做妻子的除非饶恕他,放弃苦毒与恨恶,否则他们得不到释放。

       今日美国百分之五十的家庭都是单亲。这所导致的结果是,许多伴侣内心深处的感情需要就得不到满足。如果一个人感到被出卖,不论被母亲或父亲、丈夫或妻子,或朋友隔绝时,他(或她)会转向养狗或猫等宠物作伴。这种求伴心理也会导致一种瘾癖。

       几年前,路得认识一个耶路撒冷的妇人叫朱安娜(Joanna),她已失去所有的亲人,却在家里养了十七条狗,她每看到一只流浪狗,就把他带回家。不论她走到哪里,这些狗就跟到哪里,有些狗还与她同床睡觉。她其实是患了爱狗的瘾癖。

       后来,朱安娜突然住院。她的狗像疯了一样,他们不停地跑来跑去,大声吠叫,最后有个邻居受不了,就把她的狗都毒死。不久之后,朱安娜也死了,因不再有什么盼望可以叫她继续活下去了。

       有时候,我们自己可能不会染上瘾癖,但是,我们可能导致别人染上瘾癖。过度忙绿的父母会很惊慌地发现,他们十几岁的孩子开始吸毒,这些毒品在市场上太容易买到了。等他们发现已太晚了,他们的儿子或女儿已转向毒品,取代他们忙得不能给子女的爱心和陪伴。

       凡使人受压迫、奴役的都是瘾癖,没有特定形式。哥林多前书六12说:「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我都可行,但无论哪一件,我总不受它的辖制。」这为我们对瘾癖下一个符合圣经的定义:一个有瘾癖的人是受到无益的能力辖制,由此可见,瘾癖是邪灵的活动引起的。

       人们为了寻求解决问题的方式,常以一种瘾癖交换另一种瘾癖,例如,一个戒烟的人会很快地变胖,因他(或她)以贪食交换尼古丁。

       色情是瘾癖的一个可悲例子,受色情奴役的人会被迫打开电视,转向有关频道,以满足里面的邪灵。他很难不对一些商店陈设的杂志或影片而不瞧一眼,那些东西会像磁铁般吸引他。有个牧师对我说:「我出外旅行时,邪灵会在凌晨二点钟叫醒我,那时放色情片的时间,我不得不打开电视,因我无法自制。」当这个鬼被赶出时,他全身剧烈振动。过了几年后他告诉我,他当时就完全得自由了。

       电视是一个没人承认的瘾癖,有些人走进房间就要打开电视,这动作不是出于理性。这种人不知道自己想要看什么,只是不假思索地伸手打开电视机,就像一个酒鬼伸手拿起酒瓶一样。从长远来看,对电视上瘾的社会所承受的结果,会比酗酒成性更具有灾难性。

       最近,网际网路带来大批上瘾的人。这些人被视为「上瘾」,是因为他们从社交场合中上瘾而难以自制。心理学家发现,对网路上瘾的人包括家庭主妇、建筑工人、秘书等,其副作用从工作水平降低,到婚姻破裂不等。

       有些形式的瘾癖没有固定的名称。我和利迪亚曾帮助过一个五旬节教会的妇女,她对闻指甲油有一种难以自制的渴望。她告诉我们:「我一走进商店的化妆品部,就只有两个选择:买指甲油,或者跑出商店,只能二选其一。」当她得到释放以后,那邪灵把她摔在地上,出来时连喊带叫,正如马可福音一26所形容的那个人一样。

       另一种比较熟悉的瘾癖,是吸食强力胶或同类的产品,这在年轻人中很普遍,而且通常父母都没有察觉。有些瘾癖是更有力、更具危险性,也都毫无益处。两种公认的饮料会引起瘾癖,一是咖啡,二是不含酒精的饮料,尤其是含咖啡因的饮料,如可乐。据统计,美国人平均一个人一年消费约五十加仑不含酒精的饮料。有时候一个人若停止喝咖啡或可乐,会经历戒毒之人多经历的类似不适症状。

       影响一个产品销售量的关键因素之一在于它是否使人上瘾。一旦一个人上了瘾,生产者就能保证有长久的生意可做。有些美国的烟草公司承认,他们蓄意改变尼古丁的含量,以确保人吸了就上瘾。

邪灵污秽人

       邪灵污秽人不会使人感到惊讶,因圣经称他们为「不洁的灵」。我们的思维是邪灵污秽人的主要领域,他们攻击我们的心思意念,可以表现在不纯洁的想法、淫念、性幻想等等。特别是在我们想要将注意力集中于神的事之时,如在敬拜神、读经时。在这些场合,头脑会产生这些强烈的淫念与冲动,显然是处于邪灵,他们敌挡我们与主交通。

       人的个性中,另有一个常被邪神玷污的领域,那就是言谈。有许多人,不管是男是女,甚至孩子,他们说不到五句话就必须带上脏话或亵渎的话。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我在英军的五年半里,周围全是这样的人。其实,在主救赎我之前,我也是其中之一。

       这其实是我得救时的一个有力的超自然因素。前一天我张口闭口都是亵渎神、咒诅人的话,到了第二天,这些话却不再能从我的嘴巴中出来了。这不是我努力的结果,而是自然消失了。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是神超自然地使我摆脱了污秽的灵。亵渎和说不洁言语的灵必须离开我,就像瑜伽的灵非得离开一样。

邪灵欺骗人

       我相信每一种形式的属灵欺骗,背后都有邪灵的活动。保罗在提摩太前书四1说:「圣经明说,在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

       我已在第十六章提过,一个人如果已经进入真道,还是可能离开。这些基督徒受引诱离开了纯正的圣经信仰,转向一些错误的教义中去了。我相信属灵欺骗,是今天这个末后世代威胁基督徒惟一的最大危险,每一种欺骗的背后都有一个相应的鬼魔。任何贬低神的圣洁,或攻击基督的神性与事工,或无视圣经权威的教义都是属鬼魔的。(这些都已在第十六章的「另一个耶稣」中解说。)

       使徒犹大早在第一世纪就劝勉当代的基督徒说:「……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犹3)自犹大时代以来,这种竭力为真道争辩的必要性与日俱增。

       然而,鬼魔的欺骗远远超过扭曲的教义,或已脱离基督徒信仰的轨道,这些包括所有撇弃圣经中心的真理,尤其是有关耶稣基督的宗教、邪教或哲学理论,我们应当记住,鬼魔总想设法掩盖或扭曲耶稣的本像。

邪灵攻击肉身

       在第二十章,我会进一步找出鬼魔与疾病的相关之处,这里我只稍微提邪灵可能影响肉体的其他途径,例如疲乏。几年前我参与帮助一个妇人得释放。才开始不久,她就说:「我受不了了,我太累了,熬不住了!」我开始为她担心。然后我开始怀疑是恶鬼在说话,还是她在说话。于是,我对他发出挑战,那鬼回答说:「对,她总是很累,她起床时也累,上床时也累。累得不能祷告,不能读圣经。」

       看来,这个鬼是在掩护其他的鬼,如果他能说服我就此停止,其他的就不用面对耶稣圣名的权柄而被赶出去。一旦认出这个轨迹,我就把这个疲乏的灵赶走,然后其他的鬼也都一一出来了。

       鬼魔能带来的另一种身体现象,是不再然的困倦。以赛亚书二十九10提到「沉睡的灵」。有时候,一个基督徒想要在晚上十点读经或祷告,但他在十点十五分就睡着了,然而他却可以看电视到凌晨都没问题。许多基督徒见证受一种超自然势力的影响,使他们不能读经、祷告。

       不自然的睡眠,也可能是一种逃避不愉快环境的途径。有个妇人有时在家遇到压力时,能持续睡十六个小时。当那恶魔被赶出来时,他抗议道:「你不能把我赶出来,我是她的救星!」这鬼魔强词夺理,睡眠使这妇人逃避生活中不愉快的现实,是一个假救星!

       如果越过本章所列的鬼魔活动的独特症状,我们可以分辨出被鬼附之人的一般特性,就是坐立不定。如果一个人在动荡的环境中仍能保持平静安稳的态度,就可能没有受到邪灵干扰了,但这种人并不多!

从死亡之灵手中得释放

       以下见证出自一个美国商人,他经历了从死亡之灵中得释放:

       「约三年前,我开始不加思索地想死。这鬼魔以一种属灵经历作为掩护而临到我,像是出自神的指示。基本上他给我的印象是,我会在六十岁之前死去,要不就在三年内,所以我应当为自己的生命打算。然后我看到一个异象,是一具尸体在棺材里,一开始认不出,但渐渐地显出是我。这印象逐渐明显起来,我开始相信是神在指示我,我会在三年内死去。所以,我着手作一些适当的准备,如花两天时间看看我的长子,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给家中其他人写信作准备;并修改遗书。

       我开始过『活着等死』的生活,这影响一个人生命的每个方面。近年来,我已变得对死亡很熟悉了。自从我在一九六四年成为信徒以后,我一个接一个地失去亲人:年迈的祖父母、三十三岁过世的妻子、七岁在龙卷风中过世的儿子、六十八岁过世的父亲、四十一岁过世的兄弟、一个在四十一岁过世的外甥、一个十岁在车祸中过世的侄子、一个因事故而致流产的六周大孙女,此刻我另有一孙女患有纤维肿囊。而我的母亲早在四十一岁就过世了,此外我的岳父也早已过世了。另有个亲友,他也是我的生意合伙人,在一九八八年从楼梯上摔下来死亡。我变得习惯于应付死亡及其后果,而且我以为神给我这恩赐,要我在那关键时刻为他作见证。

       早在一九八七年初,我开始减少参加许多属灵活动,并对自己的生意抱持消极的态度,身体也日渐衰弱。一九八一年我作过心脏手术,出院后神采奕奕。但一九八七年起,冠状动脉开始堵塞,于是一九八七年十一月,我经历了第一次汽球扩张术;一九八九年十月做第七次的同类手术。一九八九年十月十八日,我第二次经历开心手术,取代一九八一年手术过的三条血管并另加一条新血管。

       后来我报名参加你在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十九日举行的聚会。叶光明先生,当你开始说到死亡之灵时,属灵启示就像一个巴掌打在脸上。你一开口说出死亡之灵这几个字时,我立刻明白自己一直在纵容他,他过去欺骗我,而且当时仍在骗我。一阵大咳后,我从中获释了。(我得强调,咳嗽时很痛,因为我刚动过心脏手术。)我选择了生命,不是死亡。我从死亡的灵中获释了,毫无疑问地,当场我就获释了。

       此外,在你谈到咒诅时,我开始相信我先前对死亡熟识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出于咒诅,这咒诅传道我的孩子和他们的孩子身上。我已决心要采取适当行动,废掉这咒诅。

       经历释放和破除生命中的咒诅,就像是得到复活一样。我从前是活着等死,现在我要『存活,并要传扬耶和华的作为』(诗一一八17)。」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