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鬼与释放》第19章 受邪灵侵害的个性领域——叶光明

(音频在最下方)

第19章 受邪灵侵害的个性领域

       箴言二十五28说:「人不制伏自己的心,好像毁坏的城邑没有墙垣。」所罗门在这里把人的个性必为一座城,一座墙垣都崩溃了的城。所罗门描写的这种人没有内在防御力。

       譬如一个吸毒的人,他的个性已经被彻底毁坏,以致各样的鬼可以自由出入,因他抵抗邪灵的防线倒塌了。这样的人需要的不只是一次的释放经历,他乃是需要经历一个重整的过程,再建属灵的墙垣。这过程可能长达几个月或几年。

       这城邑的比喻也可以适用于受毒品奴役的人,我们每个人都类似一个大城邑,有不同地区和不同的居民。就像芝加哥有许多百货公司和时装店,也有公共汽车、火车站、银行和商务机关,其中有一条街是妓女、同性恋者经常出入的地方。也有一些种族区,主要居民有波兰人、瑞士或犹太人,有豪华住宅区,也有贫民区。

       我要以城邑的格局为例,在此简单列出一些人个性的主要区域,并且指出占据每个区域的邪灵类别。我相信这样能帮助你做进一步学习、默想的祷告。

       1、情绪、态度

       2、心思意念

       3、舌头

       4、性

       5、物质欲望

       然后,我会在第二十章专门谈邪灵侵袭肉体的方式与方法。

情绪、态度

       人在个性的领域受到无数邪灵的侵袭,每一个消极的情绪或态度都为一个相对的鬼开门。我在前面提过,一个大发脾气的人或突然受惊的人,不一定是受愤怒之灵或害怕之灵的影响。但是,如果这些情绪变得难以摆脱或变成习惯性时,就很可能是有一个邪灵,而邪灵通常都会集体活动。典型的情况是,某一种邪灵作开门的,把门大敞着,让一系列的鬼跟着进来。一个最普遍的开门鬼事被弃绝——一种没人要、没人爱、不重要的感觉。

       每个人一出生就有深切的渴望,想要被爱,被人接受,这种渴望是与生俱来的。没有爱,人的心就会受伤。第十三章谈论过一些可能招致受伤的原因:也许是母亲在怀胎时就不想要这孩子,或者父母不爱孩子,或者也许是他们不知道怎样表现出爱意,未表现出来的爱不能满足孩子的感情需要。另外,被弃绝感会因一种亲密关系的破裂而造成,也许是离婚。不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被弃的灵就已经进到人里面了。

       人对弃绝通常有两个不同的反应,一是被动的。这种人会屈服于这种景况,继续带着伤痛活下去,但会愈来愈不快乐并离群。另一种反应是变得爱挑逗,这种人采取满不在乎的态度与人、与事对抗,渐渐就养成一层坚硬的外壳。

       如果一个人对被弃的反应是消极的,接下来挤进这大门的一群邪灵会有以下几种或全部:自怜、孤独、痛苦、忧虑、失望,甚至自杀。我相信几乎每个自杀的案例都是由一种邪灵促成的,显然自杀的灵不是因为一个人已经自杀了才进去的,而是他进来后驱使人自杀的。

       谋杀的灵也是这样。他进来不是因为一个人已经犯了谋杀罪,因为圣经把谋杀说成是一种内在的态度:「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杀人的。」(约壹三15)

       一个有过堕胎经历的妇人几乎肯定有个谋杀的灵,即使她没有意识到她夺走了一个人的生命。她惟有在承认、悔改这罪之后才能得释放,使她堕胎的人也一样。

       另一方面来说,如果一个人对被弃的反应是变得爱挑斗,就会为以下一系列的邪灵开门,包括愤怒、憎恨、悖逆、邪术、暴力,最后是谋杀。撒母耳记上十五23的经文说到:「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当人开始悖逆时,邪灵很可能紧跟,这一点可以由六O年代许多叛逆青年的例子为证,他们几乎每个人都参与了邪术。感谢主,我亲自看到成百个这样的人荣耀地得救、获释了。

       我曾今花了一段时间帮助一个年轻人,他的生命很生动地印证了被弃后变得爱挑斗的结局。在他十五岁时,他母亲对他说了一句话,使他觉得她对他毫不关心。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声嘶力竭地哭了约半个小时。然后他去到他母亲那里,当着她的面说:「我恨你。」此后,他开始吸毒,许多邪灵因此进到他里面,以致他变成美国大城市中一个恶名昭彰的黑帮角头。

       感谢神,那不时故事的结局。当他遇到耶稣之后,他得释放了,经历了新的改变。他成了一名牧师,帮助许多人从毒品与邪灵中得释放。

心思意念

       这也许是人们个性中的一个主要战场。典型的邪灵有疑惑、不信、困惑、不饶恕、犹豫不决、妥协让步、人文主义、精神错乱等等,通常最需要用脑力的人最容易受这种邪灵的攻击。

       我记得一个传统教派的牧师来找我作属灵辅导,他既温和、谦恭又有礼。我好他谈了一会儿之后,说:「我相信你的问题是让步。」他回答说:「是的,那一直是我的毛病。」我说:「可能是邪灵的作为。」我们祷告求释放,这鬼显出惊人的大力,把牧师从书房的一边扔到另一边,最后他终于出来了。

       另有一个叫克里斯多弗的博士候选人,他来参加一个周末聚会,我是这个聚会的议员之一。他听说过我的释放事工,但来参加聚会之前发誓说,他离开聚会时会跟来的时候一样。他好几次来听我的教导,观察所有发生的事。但正如他所发的誓言,他离开时跟他来的时候一样。然而,在他回学校的飞机上,他的头剧痛起来,他以为自己会死掉。在剧痛中,他开始祷告,神指示他有怀疑的灵。此外,他意识到这鬼进到他里面的时间,是在他的同学嘲笑他是基督徒,并对他说:「你真相信基督用五个饼、两条鱼喂饱五千人的事吗?」他回答说:「基督有没有做过这事并不重要,这不影响我对他的信仰。」他意识到,这话原来为怀疑的灵打开了大门。

       在他极端痛苦时,不得不大声求主释放他。然后他觉得那鬼从他左耳中出来了。之后,他转身对坐在旁边的陌生妇人说:「我相信耶稣基督用五个饼、两条鱼喂饱了五千人!」

    克里斯多弗偶尔发现了一个重要的属灵原则:当我们说错一句话而为邪灵开门时,就需要说正确的话,以取消说错的话。彼得三次不认主,后来主复活后令彼得说三次他爱主,以取消先前的否认(参约二十一15~17)。

舌 头

       另有一个人在心思意念或舌头活动的邪灵,是撒谎的灵,他可以对人的思维说话,或透过一个人的舌头说话。关于前一种情况,我记得从前有一个妇人来找我帮助。她抱怨说:[我寻求救恩已六个月了,可以我就是不能得救!]我问她参加哪一个教会。当她说出那个教会时,我认出她去过的教会都传讲纯正的、符合圣经的救恩信息。

       我没有对那妇人说什么,但我默默地奉耶稣的名,捆绑那对她的意念说话的撒谎之灵。这灵一直对她说神不爱她,她不能得救。然后,我带她作了一个很简单的得救祷告。她很快就得着救恩的确据,实际上这是她从未失去过的。

       我在此操练了[捆绑、释放]的权柄,这是对付邪灵的一个很重要的工具。马太福音十二29提到,耶稣从一个人身上赶走污鬼时说:[人怎能进壮士家里,抢夺他的家具呢?]除非先捆住那壮士,才可以抢夺他的[家财]。]如果有[一群]邪灵的话,那个[壮士]通常是头,由它控制其余的邪灵。在释放过程中,这鬼通常是一个出头露面的。

       后来在马太福音十八18中,耶稣给门徒[捆绑]、[释放]属灵势力的权柄:[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

       这捆绑与释放的权柄用来对付邪灵很有效,但使用时需谨守重要的属灵原则(第二十五章会列出这些属灵原则)。

       那妇人身上的撒谎之灵以前一直对她的意念说话。反过来说,这撒谎之灵也会借一个人的舌头说话。譬如有些人是惯于撒谎的,他们意识不到自己里面有撒谎的灵,通常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撒谎。

       罗蓝是一个基督徒商人,他曾来探访过我和利迪亚。当他坐在客厅里时,他的言谈变得愈来愈有趣,愈来愈玄。过一会儿,我的脑子开始晕了,我开始自问道:[他相信他所说的话吗?我相信他的话吗?]但他显得十分真诚,一点也没有意识到他在撒谎。

       后来我才发觉那灵是怎样进入的。罗蓝的父母很富有,他们没有生育,罗蓝是他们的养子。他们对罗蓝的期待很高,如果他在学的成绩很不好,父母会表现得很失望。所以,他开始为成绩撒谎,终于他变得撒谎自如,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灵进到他里面控制他。我后来失去了与罗蓝的联络,并不知道他有没有得释放。

       张口闭口撒谎的人受撒谎之灵的控制。他们自欺欺人,甚至可以瞒过测谎器。在舌头方面另有一些邪灵,包括夸张、闲言、论断、毁谤。夸张之灵专门针对传道人,闲言与论断则在教会里很普遍。

       有些基督徒把性当作是不洁的事,连想到这事都会觉得羞耻,更不能坦白地谈论。但是,这并不符合圣经的态度。神创造了亚当、夏娃,使他们有性爱关系,然后说他所创造的一切都很好,显然这包括性(参创-31)。

       然而,人对性的欲望很强,这就成了撒旦的主要攻击目标。他知道如果他能控制住这个领域,他就得了一个有力的工具,去影响了人的行为举止。

       我发现,几乎每一种强迫式的性心里失常,都是邪灵压力的结果,这包括手淫、色情文学、婚前性行为、奸淫、亲男色、同性恋、娘娘腔以及其他形式的性反常行为。保罗在以弗所书五12中说到这些事时说:[他们暗中所行的,就是提起来也是可耻的。]

       这些邪灵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进入人体。我记得一个已婚妇人,是一个主流派的主日学老师,她向我和利迪亚承认她犯了两次奸淫。显然她很觉得羞耻,也很悔悟。在寻求她这种强迫式性行为的来源时,我们得知在她母亲怀她时,她父亲与别的女人有淫乱的关系。看来好像是她父亲身上淫乱的灵在那时进到她里面,我和利迪亚就此为她祷告,她就得着极大的释放。

       她随后向我们说:[我有必要向丈夫承认我过去的行为吗?]然后她又加上一句,说:[他是军人,身上总是带着手枪。]

       我回答说:[这个决定得由你自己做。我们不能为你做决定。但我相信,除非你与丈夫之间有绝对的诚实,否则神不会丰丰富富地祝福你们的婚姻。]

       后来,她向丈夫坦白,他原谅了她。她告诉我们,自此他们的婚姻关系比以往要好多了。

       受孕那一刻很关键(华人从此刻开始计算一个人的年龄),婚外受孕的孩子常生来就有婚外性行为的灵附在身上,这迫使他们长大后也犯同样的罪。

物质欲望      

       这是另一种招惹邪灵的领域,最基本的方面是吃、喝。一般的基督徒以为这只是纯自然的领域,没有什么属灵意义。但是新约描写这些活动,是基督徒生活方式的最重要因素。

       例如,使徒行传二46~47说到五旬节那天加拉太教会新信徒的情况:[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地在殿里,且在家中擘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赞美神,得众民的喜爱。]这些基督徒在一起吃喝,对他们未信主的邻居形成一种见证。今天的基督徒有同样见证吗?

       另外,在哥林多前书十31,保罗说:[所以,你们或吃或喝,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这就引起一个很实际的问题:暴饮暴食能荣耀神吗?

       这一点特别针对现代的基督徒,因现代生活饮食过度已经是很平常的事了。有多人少会考虑到,他们可能因此被暴食之鬼奴役呢?这显然可以解释为什么许多人不断变化节食方式,却仍然难以达到稳定的适当体重。这些人受食物捆绑,就像第十八章中所提到的、有些人受酒精、尼古丁捆绑一样。而且,贪食对灵性、身体的危害,并不小于尼古丁或酒精。所罗门的一段祷告极适合受食欲捆绑的基督徒:

[要给我们擒拿狐狸,就是毁坏葡萄园的小狐狸,因为我们的葡萄正在开花。](歌二15)

       这里的[正在开花],也可作[正在结嫩果]。这些像小狐狸般的邪灵,看上去不重要,但可以毁坏属灵果子的培植,其中一个属灵果子,也是最容易受小狐狸偷窃的,那就是[自制]的果子。自制纵欲不能并存,我们当记住耶稣的警告:[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约十10)邪灵可以借不同欲望或贪欲,包括酒精、尼古丁或食物来进入人体。但不管它们借什么管道进来,都有一个共同的动机,就是尽量破坏。

       通常得着释放的一个不为人知的障碍,就是骄傲。一般纯粹作礼拜的人,很难切实正视自己的问题,而不加以隐藏地承认有必要从邪灵中获释。那个妇人身上贪食的鬼,借着呕吐从人体出来时,的确使她很窘迫。但是暂时的窘迫比起一生受捆绑,所付的代价要小得多,因为贪食的结果既令人羞愧又残害人。

       除了这些肉体的情欲之外,还有约翰壹书二16所提的[眼目的情欲]。有些鬼从眼睛这扇门进来。我们已经提到过,一种常借大众媒体传递的鬼,就是色情刊物(pornography)。这词从希腊文的[ 妓女 ](prostitute)字根演变而来。有些人借眼目行淫。在马太福音五28,耶稣说有一种犯奸淫的方式,是透过眼目:[……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我很惊讶地发现,色情刊物对教会竟有如此强大的影响力。

       然而,情欲有多种表现形式,可以侵入男男女女。保罗在提多书三3中说自己也曾是[无知、悖逆、受迷惑、服事各样私欲,和宴乐……]。神的恩典何等奇妙,它为这些受邪灵网罗的人提供了释放的途径!

       以下是美国佛罗达州,一位牧师帮助一个年轻同性恋患者的经历。他的描写很生动:

       [那个青年人边哭边对我说:“牧师,真得有人要帮帮我了!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他坐在宽大的椅子边,弯下腰来。然后,他接着说:“两年前我重生了。我真爱主,但我仍然恋慕别的男性。”我们静坐在一旁,等他重新镇静下来。“我在得救之前,是一个同性恋患者。自重生之后,我没有再犯这个罪——但这渴望仍在我里面,我担心自己无法再控制得住。我去求牧师帮我得释放,但他说基督徒不可能有同性恋的邪灵,并说我只需要自行控制。”]

       他看着我,脸上满是忧虑。“但自制不是答案!我知道身体里面有异常的灵,它明明就在那里!我的惟一希望是得释放,你能帮我吗?”]他又哭泣起来了。

       我等他再次镇定下来后,对他解释道:[我希望基督徒对邪灵侵害有免疫力。但不幸的是,我们的身体没有像哥林多前书十五54所说的那样变成不朽坏的。我们这必死的身体还没有变成不死的。在那之前,我们的意念,身体都依然易受敌人侵害。哪里有罪、有疾病,邪灵就可以到那里。如果基督徒犯罪、生病,他也可能受邪灵附身。]

       他很仔细地听着。“要得着完全的释放,你必须要继续参加一系列跟进辅导,这不是一次就可以解决的事,因耶稣警告说,当污鬼离开那人时,它去干旱之地找歇息的地方,没有找到,过后它又回到那人身上,又重新进去了。如果它成功了,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糟糕。你绝对需要谨防有这样的事发生,因此你必须保持与主亲近,与其他被圣灵充满的信徒有团契生活,并真诚地大量读圣经。若能做到这些,便可坚固你与主的关系。”

       他同意了。我接下来说:

       “请你坐好,仔细听我要说的话。如果你照神的要求去做,你就会获得自由。圣经应许说,凡呼求主名的人,必然得救。那应许不会令你失望,神会成就它对你的应许。你只要保证完全顺服于它。”然后。我领这年轻人做一个宣告,弃绝他以前参与过的每一种秘术和不洁的活动。然后用口说出宽恕每一个得罪他的人,包括那个在他孩提时代,在性方面污辱过他的男人。

       我解释道:[宽恕他们并不意味你同意他们所做的事。只是表示借着你的宽恕,你能斩断那根连带的绳子,就是那根把你与他们为你生命带来的伤痛而连系在一起的绳子。]

       我又继续说:“这一点很重要。你应当知道,我会直接跟那邪灵说话,不是针对你,你必须仔细听,但要避开,不要让那鬼的威胁使你害怕,不要保护他。”

       他靠向椅背,闭上眼睛,我们就开始释放工作。

       我以轻微,但满有权柄的声音,开始向那鬼引用圣经。我选择一些经文,提醒他撒旦已失败,耶稣已得胜。一如希伯来书二14~15所说的:“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

       我提醒那鬼,他没有能力阻止这事工的成就,就像他不能阻止耶稣复活一样。我用马可福音十六17的话对那鬼说:“因为耶稣说:信的人……奉我的名赶鬼。”另外,路加福音十19,主又说:“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

       我约花了二十分钟这样教导经文,接着又引用哥林多后书十4~5上的话说“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

       好几次那年轻人只是对着我,用一种挑逗且性感的表情对着我笑,我意识到这是那鬼在作怪,我还是照样继续。突然在我引用罗马书十六20时,一件事发生了。我说“赐平安的神快要将撒旦但践踏在你们脚下”这时那人侧过身来,用双手紧紧抓住椅子扶手,开始像患癫痫的病人那样猛力摇晃。他的身子突然向前倾斜,做猛烈敲打的姿势,同时向两边摇动。我抓住他的腰,尽量扶住他,那样子丑陋极了。对了!邪灵本身就是丑陋的。

       从他身上发出来的声音同样惊人,那声音像一只受伤的公牛从他身上吼叫出来。腓利在撒玛利亚传道的情景突然涌到我心里:“……那些鬼大声呼叫,从他们身上出来。”(徒八7)马可福音九26记载了耶稣释放那受害的孩子:“那鬼喊叫,使孩子大大地抽了一阵疯,就出来了。”

    我不断斥责那鬼,他则持续摇晃了几分钟,我不断命令他静下来,离开那人。然后,跟摇晃的发生一样突然,那年轻人猛地瘫回椅子上,精疲力竭。房里顿时静了下来,那鬼离开了。慢慢地那年轻人很敬畏地把双方高举至头顶,做崇拜的姿势,他又哭又笑地说:“他走了!他走了!我察觉到他走了。赞美主,我自由了!他出去了!”

       过一会儿,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从办公室这边走到那边,一边歌唱、欢呼,大笑说:“感谢你,耶稣!他走了!他离开了!谢谢你,耶稣!”

       在那短短的一段时间里,折磨人的同性恋生活方式结束了,只留下一点点记忆。我有特别的理由与这年轻人一起欢呼。近三十年的传统事工中,我一直没能帮助这样有沉重负担的人。我只能眼看一些教会会友,被一些事撕裂而站在一边束手无策,而这样的释放事工能轻易地解决这些问题。有些人甚至因此死去,这种事在牧师当中是很普遍的失败,但随着我领受圣灵的洗,并学习释放的服事,我得到了彻底的改变。感谢神,这年轻人没有因我过去的失败而成为牺牲品。真理使他得自由了。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