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鬼与释放》第20章 病魔——叶光明

(音频在最下方)

第20章 病魔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部位是身体。在第三章,我指出耶稣并未明确区分医病和赶鬼。

        在路加福音四40~4l,路加描写了耶稣第一次的医病服事:

       「日落的时候,凡有病人的,不论害什么病,都带到耶稣那里。耶稣按手在他们各人身上,医好他们。又有鬼从好些人身上出来,喊着说,『你是神的儿子』。

    这里的记载显然告诉我们:许多疾病是由邪灵造成的。我相信邪灵几乎可以说是每一种身体疼痛和疾病的原由。但是,我们需要辨别的能力,以便区分是由邪灵造成的疾病或疼痛,还是纯粹是因身体虚弱引起的。你也许很难想像,一个邪灵怎能占据人体这么有限的空间呢?但是不管我们明不明白,事实是可能的。圣经已清楚描写。

    福音书记载耶稣借着赶鬼,医治耳聋的人和瞎子(参太九32~33,十二22;路十一14)。在路加福音十三11~16,耶稣遇到一个十八年来,腰弯得直不起来的妇人。尽管外表看来,这是一个纯粹的身体状态,但是耶稣说她是「被鬼附着」而病了十八年。因此,他解开了她的捆索,使她全然康复。在马可福音九17~29,耶稣医好了一个有癫痫症的男孩,然而第25节告诉我们,他把这病常作「聋哑的鬼」来对付。当鬼被赶出后,那孩于也好了。

    二千年的日子即将过去,同样的原则欲依然适用。三十多年来,我看到成百的人因邪灵手中得释放,而病得医治。下面举几个例子。

癫痫病

   七0年代初,一个十八岁的年轻女子来找我和利迪亚为她祷告。医生诊断她有癫痫病,需要药物控制。当她听了我的一些教导后,开始怀疑这病是否由邪灵引起。

    利迪亚和我为她祷告,并命令癫痫鬼离开她。那鬼出来了,但我觉得主对我说,还没有了结。我就问那女孩,这病是怎么开始发的,足因为外伤引起的吗?

    她回答说:「是的,一个棒球打中了我的头部,之后就发作了。」我跟她解释说:「那次的外伤为癫痫病魔的进入开了门,现在那鬼已经出去了。我们要关起这门,叫他不得再进入。」

    于是,我和利迪亚把手按在她身上,求神让她脑部得医治。我们后来与这女孩持续联络了两年,那期间她没再吃药,也没再发作过。

    前几年,又有个女子带了一个约十八岁的女儿来看我。她说:「叶先生,十年前你为我祷告,使我从癫痫鬼手中得释放。这是我女儿,她现在患有同样的毛病。请为她祷告。」我和路得为她女儿祷告。命令癫痫鬼离开,她跟她母亲一样也得了医治。

    我有个朋友是传道人,曾应要求为一个患癫痫病的人祷告。当他命令那鬼出去时,那鬼回答说:「你这个傻瓜!我是有医疗证书确认的。」鬼魔还相当知道怎样适应现代医疗过程和名词呢!

    此外,那些与我和内人彼此间没有血缘关系的家族成员,最近都因祷告从癫痫病中得着医治,医治时没有什么外在的彰显。可见,耶稣今天仍然以不同的方式医治人。

    当人们来找我祷告,使他们从癫痫病中得释放时,我通常告诉他们税:「你当知道那鬼可能在离开之前大肆挣扎一番,你愿意为自己争战吗?如果愿意,我和你一起争战,我们会赢的。但如果你不愿意为自己争战,我也不会独自争战。」每次只要一个人愿意争战,神就使我们得胜。然而’封那些纯属被动的人,我没有信心,因为他们不自己站起对抗敌人。

    一般的总原则是,我不为那些一味指望我祷告的人作释放的祷告。一个不愿意积极抵抗邪灵的人,也可能没有抵抗力阻止那邪灵不再回来。马太福音十二43~45警告我们,邪灵会回来的,而且要带「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都进去住在那里。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本书第六章描写的伊丝特的经历,可见邪灵试图再进入的情况(我会在第二十三章指示如何保持自由)。

瞎眼、耳聋、哑巴、关节炎

    在夏威夷服事时,有一个年轻男子把他的祖母带来见我和路得。她年约八十岁,是个瞎子,来自瑞士的法语区,法文是她的母捂。尽管我不觉得有很大的信心,但是,路得和我还是为她祷告。然后,我用英文命令那瞎眼的鬼离开那老妇人。几分钟以后,那妇人用法文对我税:「我能看见你了。」我真是又惊又喜。

    一九八五年,我和路得带队去巴勒斯坦宣教。因为广告上说,我们会为病人祷告,人们就从巴勒斯坦四面八方涌来,大部分人没有文化,也没有纪律。一天,按当地文化单独坐一旁的妇女们燮得很吵杂,秩序混乱。为了确保纪律,我就宣布说:『令天早上我们只为男人祷告。」

       顿时约有两百个男人涌到宣教队员而前,都要求祷告。

       我和路得遇到一个人,他先摸模嘴唇,再摸摸耳朵,表示他又聋又哑。我想起耶稣从一个聋哑之人身上赶走一个邪灵,就决定也照着做。我不能说有什么特别的信心,就只是说:「你这只聋哑鬼,我奉耶稣的名,命令你从这人身上出来。」

       我知道这人听不到我说的话,也不会懂英文,但那鬼懂!当我对那人说:「现在就『哈利路丑』!他便张开嘴巴,大声喊叫说:「哈利路亚!」我把他带到讲台上的领袖那里,让他用当地的乌尔都语告诉人们这个奇迹。

       这个报告激起了信心,人们开始把其他聋哑的人带到我们面前。(在回教国家,这类人很反常地占了极大的比例。)接下来的几分钟,我和路得从至少十个男人(包括男孩)身上赶出了聋哑鬼,他们都得了医治。一个很令人激动的例子,是一个约五岁的男孩,他开口说的第一个词就是「阿妈」

       一九八0年,在一次南非的大聚会中,他们要求我为约一千人开一个医治、释放研习会。第一天,我教导有关医治的教训,然后开始为病人一一祷告。神的大能很明显同在,会上出现好几个戏剧性的医治。

       一个有关节炎的妇人走上来,我对她说:「我相信你的关节炎是邪灵造成的,你愿意将他赶出去吗?」

        她点点头,於是我和路得按手在她身上,命令那关节炎的鬼离开。几分锺后她说:「所有的疼痛都没了!我得医治了。」

        当人们一起鼓掌感谢耶稣时,我觉察到他们集体的信心大为提升,因此就不需要一一祷告了。我要求所有有关节炎的人站起来,会场约有三十个人站起来。我先向他们解释一番后,就以神赐的权柄斥责每一个关节炎鬼,并以主耶稣的名命令他们离开。然后,我告诉站起来的人:要在确实知道鬼已离去,并已得医治之后才坐下。

         在我和路得转身为患有其他病症的人祷告后,那些患有关节炎的人一坐下。约十五分钟后,没有一个还是站着的。

          约数周后,我与路得在南非巡回事奉时,遇到几个人都说他们是在那一天得医治的。

死亡

       本书第六章提到伊丝特和她女儿露丝从死亡的灵中得释放。伊丝特在手术台上差一点死去,那灵就趁虚而入。我们应当记住约翰福音八44说:「撒但是杀人的。」他用死亡之灵杀那些不是因单纯缘故而死的人。

       这一点已由一个负责诊断的基督徒医师进一步印证了。有一次他会后来到我面前说:「你教导我们有关死亡之灵的事,帮助我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原因不明而死。现在我明白了,他们是死亡之灵的受害者。」

       我有一个孙子是牧师,他有个很惊人的经历。这是他的见证:

    「我们的女儿利百加先天心脏上就有个洞。在她六岁那年,即一九九三年,她做了开心手术适当地加以修补。医院只准许我们每小时去加护病房看她十分钟,在这病房前还需护士长特许。有一天早上我们与其他二十多个焦虑的家属一起在走廊上等,这时我们知道有紧急状况。我拿起电话询问,护士回答说,其中一个孩子遇到困境,我们得再等下去。我转告其余的父母,他们都面色发白。突然门大开了,出来一个医师和院牧。他们对着在我们对面的一对父母说了一番话,那母亲顿时大哭起来,他们迅速被带到心理辅导室去。

       过一会儿,我们都可以进去探望我们的孩子。在我们进去病房时,我们注意到一个医生站在我们女儿隔壁的病床床尾,床上十二岁的男孩刚动过手术。原来是那对父母的儿子!看着他的心跳监视器只显示一条直线。

       我站在雨个病床中间,随即抓住内人的手,低声急促地说:『我奉主耶稣的名,抵挡这地方的死亡之灵。』然后,我们转向自己的女儿,她已经醒了,需要我们照顾。

       第二天早上,我正在走廊上,突然看到那男孩的父亲脸上挂着笑容。我停下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事,那父亲以惊讶的口吻告诉我说:『医生说我儿子没希望了,但他却突然好转了。今天早上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并向我竖起竖手的拇指!」

       我和内人都知道,是神拯救了那男孩脱离死亡的灵。感谢神,我们知道当如何行!

分辨是出於自然的还是出於鬼魔

       在前面几章,我提到撒慌之灵攻击人的心思。一九九四年,我和路得受到虚谎之灵的攻击,以致连年受到大病缠累。然后路得从主那里得到一句话,说:「你们受病痛缠累的日子已经遇去了」。数周之后,有一天我们禁食祷告时,路得突然从头到脚每个部位都受到疼痛的袭击。她说:「主啊,求称不要再让病魔重新得势。」

       多年来,我和路得学会不向病魔妥协,而是站在神的应许之上,所以路得对我说:「我知道如果我能赞美神,我会觉得好多了,但我没力气。你能帮我放那卷我们在莫斯科聚会时的敬拜录音带吗?我相信那会对我有所帮助。」

       路得躺在卧房的地板上。在她开始轻松下来敬拜神时,她突然大声说到:「这些疼痛是虚谎的症状,出於虚谎之灵,想要偷窃神对我的应许!」

       我们奉主耶稣的名,站在一起抵挡那些虚谎之灵。然后路得就完全从疼痛中获得释放。神以他奇妙的恩典,踢给我们一个特别的好处,这不能以自然的方式去解释。以下是路得的话:

    「我站了起来,走到厨房去倒一杯水。突然,叶光明叫我说:「快快回来!』当我回到卧房时,我惊讶极了!整个房间和浴室都充满了一种玫瑰香味——像是花园里的花香,好像是主亲自来临一样。我以敬畏的心俯伏敬拜他。」

       神使我和路得「得胜有余」(罗八37),当我们从试炼中出来时,此进入试炼时所得的还多。

       这经历使我想起,许多基督徒虽已完全得到主的医治,但撒但显然用他的灵暗中破坏他们的信心,诋毁他们的见证。我们当像以弗所书六1l所说的那样:「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鬼计。」

       但我也要强调,正如我在本书第十章所说的,不是所有的疾病都是由鬼魔造成的,许多是有另外的、自然的原因,要辨别哪些病是直接由邪灵造成的。

       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二草,保罗列出了圣灵赐给信徒的九个超自然恩赐,其中两个是可以帮助我们认出邪灵的,即第8节和第10节所说的10「知识的言语」和「辨别诸灵」。每一个「知识的言语」和每一次的辨别诸灵,都是个别的恩赐,是在超自然层面上起作用的,不是自然推理或知识的结果。希伯来书四12说: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知识言语可以带来这样的洞察,可以刺入剖开人性看不见的领域,显示出潜伏的邪灵势力活动的真相。通常这启示以一个单词或短语的形式出现,可以赐给帮助释放的人,有时也赐给领受释放的人。这类可分辨的邪灵可能是结肠炎、残废、气喘、精种分裂症或癌症。

       然而,邪灵的活动也不一定透过超自然的方式显示出来,有时单透过个别辅导即可鉴别,就像医生借着病人描述症状而诊断病情一样。本章和前九章较全面地提供一些最普遍的邪灵活动现象。有一件事是我觉得特别有用的,就是去分辨邪灵侵入的时机或地方。

    邪灵还用另一种方式引起疾病。在第十九章中,我指出一些消极情绪的灵。他们虽然不能直接导致疾病,却能促成一种心态,使疾病侵入或阻止病人凭信心接受医治,这些消极之灵包括拒绝、害怕、悲哀、不饶恕、气馁、失望、绝望等。在这些场合下,有必要先赶走消极的灵,再求病得医治。

       我在这里提到,在一些个别场合下使用基督的权柄,可以大大抵挡病魔。这些只是诸多例子中的数例而已,但我也难过自己无法像基督那样在许多场合大胆地对付邪灵。我学会了若要在超自然层面上工作,就需要每天不断倚靠神,相信他的分辨和权柄。在这个事工上,我们应该与保罗一样地说:「我们行事为人是凭着信心,不是想着眼见」。(林后五7)

从多重硬化症和中风中得释放

       我要以两个人的见证来结束这一章,他们都从病魔中得释放。第一个来自一家美国教会的义工:

       「我们教会中一个叫珍妮的女青年患了多重硬化症。她听过信心的教训,并因此领受医治,随后病情大大好转。但是,症状仍旧不断出现,站立时会突然倒在地上。她在一次教导聚会中为她得医治作见证,但附加了一句话:『我仍然有时会倒在地上,我知道我还需要进一步得释放。』

       有一天下午约二点三十分,珍妮和她姊姊一起来要求我们为她祷告,因她们已试过各种求释放的祷告。之后,我们开始祷告。珍妮至少说出了一百种邪灵,但我忙得没时间数。我们从三点一直祷告到六点十五分。

       我认为有多重硬化的灵,但她欲说出了所有症状的灵:疲劳、虚弱、跌倒、发抖、哭泣、优伤、瞎眼、耳聋、哽塞、窒息、发寒、瘟疫、麻木、折磨、疲乏、懒惰、闲散、头痛、耳痛等等。

       在我们祷告时,硬化的所有形式控制了她的身体,使她全身麻木而无法站立。当这些邪灵出来以后,她告诉我她身体的某个部分开始暖和起来、有知觉了。知觉回复到腰、臀部,然后到膝盖、腿部,最后,她说:『还有一些邪灵在我脚上。』她脱下靴子,但双脚缰埂、冰凉,她告祈我们,鬼离开了她的脚了。后来她说:『只剩二个在我的脚趾上了。』我不记得第一个是什么,但第二个是『抱怨』。当他也离开时,这女子跳了起来,在屋里跳舞。珍妮彻底地从多重硬化症中得着释放了。」

       另一个从病魔手中得释放的惊人见证,来自纽西兰一个国际巡回佈道家:

    「那是一九九二年六月十日,我在纽西兰卡提卡提城(Katikati)领会。神让我注意到一个使用拐杖的妇人,我就叫她来到台前。她很艰难地爬上台阶,说她疼痛难忍。她说她有严重的关节炎,心脏有血管的毛病,还患有糖尿病共四十一年。两年前她失去丈夫时,曾中风过。她的身体左侧受到影响,开始坡脚,不能书写,也几乎无法交谈。她附带地说,她年轻时月经失调,在十四岁第一次做刮除述,后来她几次流产。

       我命令每一个攻掣她的灵离开她,尤其是中风的灵。祷告之后,她几乎是从台上跑下台阶的。她双手高举,显然是被圣灵充满了。三年后,即一九九五年六月十四日,她来到附近城镇的一次聚会中作见证。她告诉我们,她那次在卡提卡提聚会中回到座位时,她察觉到神的医治。过后的几个星期,她好几次经历到体内的震惊,好像有东西进进出出一样。现在她可以在楼梯上下跑步,也可以写字了,身体左侧完全摆脱了中风的影响,包括她的眼睛。三年后,医生仍然找不到糟尿病的迹象,而之前她却已患这病症是长达四十一年之久。

无疑地,在邪灵势力被赶出以后,她经历了神迹。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