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看到了大灾难(完整版)——Ken Peters

(博主 译)

在我得到这个梦的时候,我甚至不是一个在耶稣基督里的信徒。我在天主教会里长大,但是从没有个人地邀请主耶稣进入我的心成为我的主。作为一名天主教徒,我对圣经所说的关于灾难时期或任何末日事件,没有任何的知识。

当梦开始的时候,我听到一声像响亮的汽车喇叭的声音,然后我看到人们从世界各地的他们的坟墓里起来。人们不是在墓地的每一个地点起来的,只是它们中的一些。即使是在同一个墓地,有其它的地点是没有人从中复活的。

这些复活是非常暴力的。就像地球正在接受一个小型的爆炸和爆破那样。我真地看到了尘土飞扬。这发生在全球各地。那些复活的人穿着白袍。看着像他们穿着唱诗班的衣服。闪闪发光的衣服。他们的衣服和他们的身体看起来比太阳更明亮。他们的衣服使男人们看起来非常阳刚之气,女人们看着非常女性化。他们都看起来很成熟,但是他们看起来不老。那些落掉了他们的头发的,所有的头发都回来了,复活的年轻人依然年轻,但是他们是成熟的。

所有从坟墓里出来的人就这么消失了。我从未看到他们上升进入云中,他们就这么消失了。我没有看到一个活着的人被改变成一个新的身体,我没有看到任何改变来到任何一位活着的人。

大规模的恐慌

复活的人们一从地球上消失,大规模的恐慌席卷了在地球上所有的人。人们出现绝对的绝望。遍地都是骚动。到处都是大规模的混乱,无法无天和恐惧。我能够看到地球的许多象限,这不仅仅发生在一个国家,而且是遍布全球。恐慌给每一个人都带来了迷惘。每一个人在他们的脸上都是无助的表情。似乎没有人对活着感到快乐。无法无天和恐惧完全渗透了社会。

没有人被孤立于正在击打世界的绝望之外,没有人能从中隐藏起来。它席卷了全球。我能够看到不同的地区和不同的大陆,每个人都在经历这种情况。就好像整个世界变得像第三世界国家一样,完全落后于时代。

它就好像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刚离开他们母亲的葬礼。那就是人们看起来的样子。他们非常忧伤和沮丧。

两个星期的关闭

在那时候,世界各地所有的电子设备,包括电视,电话,收音机和计算机全部都被关闭了两个星期。我不知道是什么引起它们被关闭。这个关闭使各处的人们都感到惊恐。它给每一个地方的企业都造成了混乱。

在大约两个星期之后,电子设备又开始工作了。但是,一切都改变了。所广播的内容完全不一样了。广播中的信息正在描绘即将到来的新世界政府和领导层。他们宣布即将出现一位领导新世界政府的人。

新世界领导人

然后新世界领导人出现在电视里。他以极大的口才和魅力说话。他是使人宽心的,承诺对所有当前的问题作出回答。他是平静的,极其具有说服力。他几乎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他是一位完美的沟通者。他解释说这些人们的消失是上帝对他们的审判。

当阿道夫希特勒对群众说话时,他有一个恶魔般的魅力会吸引人们进入他的信息。但是与这位新世界领导人相比,他根本就不算什么。

因为在我做这个梦的时候,我并不是一位重生的基督徒,当我听到这个人说话时,他开始说服了我。这个人正在使全球凝聚。这是非常令人恐惧的。

几乎是立即地,他开始通过大屏幕电视进行沟通,这些电视被战略性地放置在人们可以遇到的所有地方。所有的电视都在广播相同的信息。当我在1980年得到这个梦时,大屏幕电视并没有在各处被发现,也没有24小时的新闻频道。

这个人的信息是关于作为人类而临到我们的新时代。他为全球和平给出了新的方针。他谈到了为了世界公民身份而放弃国籍公民身份的必要性。尽管这些事情让我感到不安,但我在梦中也被拉进去了。我真地开始考虑放弃我的公民身份,这让我非常震惊。尽管信息强烈地拉着我,我不知怎的对于这个新秩序无法信服。

我经常听到新秩序,世界秩序和新时代这个词,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使用术语新世界秩序。我不知道为什么。

以惊人的速度,人们正在接受这个人通过无线电波所释放出来的计划。没有人抵抗,没有人与之抗争,没有人公开地发表言论发对它。

我在电视上看到的这个人,他可以行神迹和奇事,解决所有的问题。我永远不会忘记他的脸。只要我活着,我就永远不会忘记他的脸。他的脸在外观上几乎是超自然的。他几乎是太完美了。因为缺乏更好的说法,他是我所见过的最英俊的人。这个人有着一切都为了他而组合在一起的东西,一切。他有一个轮廓清晰的面部,一切关于他的面貌几乎都是完美的。当他说话的时候,他有种非常奇怪的特性。

多年以后,我读到以赛亚先知说到耶稣基督的经文,说耶稣没有美丽或身形可以让我们渴望去看他。换句话说,耶稣不是英俊男性的样本。他是一位普通的,粗糙的,可能有着不同样子的一个人。他不是那种最有可能在GQ图表上取得成功的人。但是我看到这个人是的。他完美地实现了这一点。敌基督与耶稣相反是不是很神奇?他正好是耶稣基督的对立面。

尽管这个人没有必然骄傲地行动,但他非常盛气凌人。他仍然有一种把人们拉进他的情境中的能力和魅力。

这位新领导人在实施任何他的政策上没有受到任何抵制,没有一个人来抵制他。没有站出来挑战他。在美国没有人开始一场革命。没有任何抵触,在基层里没有,在国家级别上也没有,没有任何人。

电视在继续,几乎是每天,向我们解释如果我们会和这个新秩序联盟,我们就会从所有生活的麻烦中得到拯救。这是几乎每次他上电视时都说的。据说新秩序对我们的问题有所有的答案,并有必要给领导层带来改变。使世界终于成为预想的全球和平。这是我们一遍又一遍听到的。

我开始陷入严重的抑郁症。我开始问自己,这是否是世界末日。

年长的福音传教士

我碰到一位年长的先生。他是第一个在梦里看起来友善的人。你看起来也许他有一些希望或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因此我拦住他,问他一些问题,我问他“你知道在世界上发生什么了吗?”

他告诉我末日临到我们了,他过去没有为主的时间作好准备。在这个声明的时候,悲伤充满了这个人的面容。他从喜乐变成了非常的伤心。他对我说,他没有与主有正确的关系。然后他立即开始告诉我上帝对人的救恩的计划。他小心地伸到后面的口袋里,他从他的双肩上环顾四周,看看是否有人在观看他。他拉出一本小口袋书本,一本小圣经,他开始翻阅经文,让我看在上帝的话语中,关于我需要耶稣作为我的救赎主的不同的事情。他告诉我我必须要求耶稣来饶恕我的罪和我的原罪。他告诉我如果我会这么做,我就会被赐予永恒的生命,上帝的能力就会在今生带领我。他告诉我上帝会给我一个得胜的生活。

我说“好吧,那听起来挺不错的。”我相信了,因此我祷告。在梦中,我接受基督进入我的心。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作为一名天主教徒,不知道如何通过对罪的悔改来经历重生而找到基督,并在梦中接受这个。

因此我和他一起祷告。他把他的手放在我身上,祷告了一些不同的祷告。当这个一发生的时候,喜乐就开始充满我。我照他说的做了。我为我罪恶的方式请求耶稣饶恕我,并用他的同在充满我

关于这个人有些不寻常的地方,因为他有一小群人跟着他。这些人接受了他所告诉他们的关于耶稣基督的信息。

在地球上的这个时间里,发生了一件非常不寻常的事情。到处都有婴儿们被抛弃。几乎在每一个街道的角落都有婴儿们被留在他们的小婴儿套服或婴儿篮里被抛弃。这非常奇怪,因为他们到处都是,从婴儿到16或18个月大。我能告诉那里没有任何婴幼儿是超过了两岁的。

我们开始到处收捡婴儿们,我们开始照顾这些孩子们。我有点和这群人在一起,因为他们是我已经经历的在整个地球上,在这个时候唯一似乎拥有任何的平安的人。

有些非常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于这群人。对我来说太神奇了,他们是如何满足人们身体的需要的。他们总是会碰上有需要的人们,他们会满足他们的需要,然后不知怎的把他们引向基督。不,我还不知道如何做其中的任何一个,因为我刚刚和他们联系在一起。

在梦里,我的妻子也成为了一个基督徒,一个在耶稣基督里的信徒。我们两个都和这个人联系在一起,帮助他。

在这个时候,我的妻子和我开始真地开始与这个人和他的跟从者们连接在一起。其它一些对我来说很奇怪的事情是,似乎不知怎的,事情都会为这个人和这群人以最不寻常的方式解决。

在做梦期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上帝介入了这个人的事务。在我笃信不疑地成长时,我在那方面没有看见上帝。但是我看到非常不寻常的事件发生在这群跟从者们身上。食物会倍增,非常不寻常的事情会发生。他们会为人民祷告,人们就会得到医治。

全球复兴

有些所谓的基督徒们来到这位老人和他的团队里,他们解释他们是如何曾经和耶稣有一个关系,但是在他们的信心里变得冷淡,远离了对上帝的热烈追求,对一个圣洁生命的兴趣。在一个短暂的时间里,人们在完全的降服中来到耶稣面前。我能再次地在地球之上看到,我所看到的是非常不寻常的。我能看到在地球的某些地区,光线来到高处进入大气层。它几乎看起来像那些内置火焰的大型探照灯,只是这些非常的灿烂,在外表上看几乎是超自然的。在我看到这些从全球的许多不同的方向所发射出来的之后,我被赐予了可以进入这些地区的能力,并亲眼看到发生了什么。让我告诉你们,那是我所见过的最激动人心的事情。这是让我决心继续做我此刻正做之事的事情。如果不是异象的这个部分,我不会再在美国服事。我会完全地离开。

这就是所发生的。我开始看到在美利坚合众国和全球各地的十二个地区,就是有这些光束出来,开始闪耀进大气层的地方。当我往下,更靠近时,我所看到的是正击中地球的大规模的复兴。我没有看到任何的Ken peters,我没有看到任何著名的电视名人,大名鼎鼎的布道家,或先知,或使徒们,没有任何一个。所有我看到的是每一天,普通的上帝的孩子们在像耶稣在圣经中和门徒们所描绘的那种能力中事奉。他们会为瞎眼的祷告,他们就能看见。他们会为死人祷告,他们就复活了。他们为失丧的人进来祷告。我所看到的是自从我活着以来所能见证的最伟大的事情。我在地球上所见证过的事情,没有任何可以和我被允许看到的事情相比。这个时期的时间持续了大约三或四个月,也许最多六个月。也许就那么长。它太不可思议了!耶稣基督完全赢得了这些地区。

我所看到的是如此地不可思议,它几乎是难以置信的。耶稣在约翰福音里说到,我所做的工作,你们要做,并且你们要做更大的工作。我没有看到任何更伟大的工作,但是我看到了一个更大的数量。我没有看到任何比使死人复活更伟大的事情,但是我看到了一个更大的数量。就好像每一个人都像耶稣在四处走动,做这些工作。在梦里的这个部分,你们不必有一个讲台去站在后面去做这些事情。事实上,我从未看到任何人站在一个讲台后面,我认为他们终于明白了事工的目的是装备并释放你们走出去,成为上帝的超级明星们。

这个浇灌持续了一个短暂的时期,真的,在那些地区里有完全的光,但就在隔壁,这几乎就像是在一个城市的旁边,会是完全的黑暗。在属灵领域里开始了一个难以置信的骚动。

地震和饥荒

当我去进行商业交易的路上,一件非常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在我去银行的路上,发生了一场地震,我刚走进银行。我的银行街对面有一座七层高的大楼,这是一座三角形建筑,它的外表全是玻璃。在这个梦里,一场地震发生并开始震动这座玻璃建筑。它倒下并杀死了大约200人。这次地震很大。从我所看到的全球震动中,我知道,在这一点上,那是一场全世界性的地震

地震发生,有数百万的人丧生。世界完全被惊呆了。对财产的破坏和生命的丧失超过了所能够理解的。它是无法衡量的。有些地区遭受到如此地破坏,他们从未派遣救援队进入。那就是它们的破坏是怎样的。这个毁坏是全球性的。它触及了整个地球。

地震造成了天气模式的巨大改变。正常的气候模式彻底地改变了。冬天的模式变成了夏天,夏天变成了冬天。你们可能会有一个是下雪的日子,一天是炎热的日子。世界在这个气候模式下进入了完全的混乱。预测天气变得完全不可能。尝试预报天气是没用的。预测不起作用。

一些非常不寻常的事情几乎是立即开始发生了。由于干旱,作物开始消亡。我能看到最肥沃的地区,最肥沃的农业区。我活在世界上最肥沃的农业地区——加利福尼亚州圣华金谷地。这些地区完全被干旱和饥荒所摧毁,曾经肥沃的地方现在是干旱的沙漠。几乎很难理解我所看到的。它几乎是立即的。就像有人拿走了东西并扭曲了整个秩序。

对我来说很奇怪的是天气似乎有自己的想法,地球从它的轴上摇摆,操纵着天气。我在地球之上,我看见它在颤抖。我看到地球摇晃着,仿佛是一个醉酒的人试图走路。这对我来说非常可怕。

我无法告诉你们,在看到这些事情发生之后,我感到如何的无助和空虚。许多次我希望自己只要醒来,并假装这些事情从未真地发生过。

新的法律实施

就在这次地震发生的时候,非常不寻常的事情开始发生在法律上。我开始看到当地的市政府,和警察部门不再是法律的执行者。而是军事警察驾驶着非常不寻常样子的车辆,我现在知道那些车辆被称为悍马。

我看到的车辆都是黑色的,几乎就在每条主要大道的每个角落。后面的罐子是场地,有些人穿着黑色的制服和蓝色的球帽或蓝色头盔站在后面。站在后面的人戴着一顶蓝色的头盔。

我做了一些调查,并了解到,在1980年,在地球上没有任何军人穿着蓝色头盔或蓝色球帽。

在悍马后面有一个大的无线电天线或某种的设备。在另一边的后面有一面旗帜。它看起来像站在后面的那个人拥有某种大枪。我能够看到里面,里面有我知道现在是笔记本电脑的设备放在仪表盘上。它有一个电脑屏幕,看着非常像我在今天乘坐的飞机。他们可以看看这台电脑,它给了他各种信息。

不寻常的是他们相当地平和。他们并不粗鲁。他们对人们不坏。他们不是可憎的。我没有看到任何抢劫者或任何人被枪杀或任何类似的东西。他们似乎是和平的。

发生的一件事是,在这个时候,你们没有文件就不能跨越界限。当前的文件是跨越州界所需要的。那对我来说非常奇怪。

与此同时,我看到路灯架上有小椭圆形摄像机。在这个梦里,它向我揭示了这些摄像机知道每一个人的车辆的行踪。

这些变化几乎立即发生并且非常容易。有和平的戒严。军车无处不在。他们知道每一个人的行踪。我发现他们是如何开始知道这个的,起先我不明白,直到它被揭示给我。

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成为一体。不再有任何主权的个别国家。大洲不再分为国家,而是分为地区

随着时间在梦中的进展,我被赋予了这样的能力:在家里的电视机不仅能够播放和传输节目,而且还能够实际发送关于你在客厅里做什么的信号。我能够看到电视机实际上正在监视他们家中的人,监视他们的动作,监视他们的谈话。

在梦里,我被显示电视机甚至不需要是开着的,它只需要插上电源。后来,我发现在1992年以后制作的电视机实际上可以监视你。

上帝在全球舞台上的意识几乎是不可能被发现的。全球秩序中无论如何都没有上帝的同在在里面。邪恶开始蔓延到社会的各个方面。黑暗无处不在。在上帝的百姓和不是上帝的百姓之间有明确的界限。你可以走在街上,你会立即知道谁是谁。它不像此刻我们有时会好奇谁得救了,谁没有得救。它是如此的明显。有一条清晰的分界线。属灵的划分显而易见。

逼迫

此时,当所有这些神迹开始发生时,这个世界秩序变得非常生气,因为所发生的超出了他们的控制。他们不能操控它或阻止它发生。这使得魔鬼非常生气。当我们开始在永活上帝的真正的能力中运作时,它变得非常生气。那时候它真的开始竭尽全力尝试做任何它能做的来阻止上帝的工作。这即将开始发生。

我开始看到逼迫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发生

此时,另一件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这个祝福的浇灌和这个逼迫的倾泻真地开始加强,人们被带走了。我在美国各地看到了许多监狱,尤其是集中在加利福尼亚州。在梦中,我看到许多的州监狱。在1983年,圣灵告诉我他允许魔鬼在加利福尼亚州建立监狱,最终会成为基督徒的拘留中心。这些监狱通常在距离主要公路15到25英里的农村地区建造。我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他说,“这样那些人就可以在夜间被带走。”

有些东西在里面对我说,尽可能快地离开这里。我开始自言自语:“哦,我的天啊,现在是世界末日了。”

兽印——有一天,有一个人来跟我说,我应该要植入我的识别印记,因为我们如果没有将此识别印记植入右手或额头上,我们就不能买卖一切事物

那印记的大小有如五分钱一样,植入在右手拇指和食指间,你可以看到有火红的光从里面照出来,他催我赶快植入印记以免受到虐待。就在那时我受到了极大的感动,一个坚定有力的声音对我说: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植入那印记。我的心中直接听到了启示录13:16~18的经文“他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都不得作买卖。在这里有智慧:凡有聪明的,可以算计兽的数目;因为这是人的数目,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我完全地被震撼了,因为我根本没有读过这段经文,也完全没有听说过有识别印记的这件事。这个新世界领导人开始命令人们要植入识别印记,他们推销这种观念就像是推销支票和信用卡一样,都是要使大众接受他们的价值观;很快的,人们就面临没有识别印记就无法买卖的压力)

我开始尽可能快地跑到我家。当我跑步时,我在灵里听到下面的经文:

那从地里上来的兽,又要所有的人,无论大小贫富,自由的和作奴隶的,都在右手或额上,给自己作个记号。这记号就是兽的名字或兽名的数字,除了那有记号的,谁也不能买,谁也不能卖(启示录13:16-17)。

现在我尽可能快地跑回家,因为我意识到我的妻子在那里,她是孤身一人。我伸手去拿门把手,开始拉开门。在那时,来自马太福音24章的另一段经文进入我的灵里,说到不要回你的家

当你们看见但以理先知所说的‘那造成荒凉的可憎者’,站在圣地的时候(读者必须领悟),那时,住在犹太的应当逃到山上;在房顶的不要下来拿家里的东西;在田里的也不要回去取衣服(马太福音24:15-18)。

我打开大门,看到我见过的最恶魔般的存有。当我打开房门时,我在前门遇到的这种存有非常黑暗,周围是一层黑色的覆盖物。那不是它的皮肤,而是黑暗。它是一个围绕着这个生物的黑暗的覆盖物,这个生物有着非常阴险的样子。只是它的存在以极大的恐惧抓住了我的心。在这一刻,我开始尽我所能地大声尖叫。

然后我从梦中醒来。在那个时候,梦已经持续了好几个小时了。后来,我又睡着了,立即地,梦就准确地从它离开的地方开始了。

我正面对着这个非常阴险的创造物。那是非常紧张的,它抓住了我的心。我摔上门跑开了。我意识到我的妻子不在我的家里,她已经不见了。我通过这个存有知道了这一点。

很难告诉你们我有多么的害怕。我从那以后学会了如何对付恶魔,所以我不再那么害怕。它们通常不会和我一起走,因为我现在知道如何祷告了。但是在这个时候,关于如何对付这种邪恶的生物,我没有任何的理解能力。

因此我开始奔跑,我跑啊,跑啊,在梦里,我跑了好几英里了。我被这些看起来奇怪的警车之一抓住了。即使我没有告诉他们我的名字,他们也知道我的名字。

拘留所

他们把我带到这个政府大楼。这是一座大型建筑。他们把我带进一个房间,那里有我的妻子和这位我开始叫他传道士的年长的先生。他们已经被抓了。这些人准确地知道去哪儿去抓我。那对我来说是非常令人震惊的,因为我奇怪他们怎么知道这些关于人们的所有的事情的。

他们开始有礼貌地询问我们。他们开始要求我们合作,并与这个新政府达成协议,对你们来说一切都会没事的。好吧,我的妻子是我所遇到的最大胆的基督徒中的一位。她也是我所遇到的最善良和最温柔的信徒之一。但是她会面对魔鬼的脸,她和这位老人开始对这些人试图让我们相信这个新政府的新联盟的人讲道。

因此他们把我们带出了那间房间,让我们到另外一间房间里。现在是许多心思意念的控制审讯。我可以感到我的心思意念被拉进了这个新秩序里。我开始认为如果我们不造成任何麻烦,就会没事的。那就是我的心思意念是如何开始运作的。但是那位年长的先生和我的妻子开始用他们所有属灵的力量来与之对抗,他们用经文来挑战它。

对我来说这太神奇了,因为我们的被捕就好像他们早就已经计划好了。

当我们被审讯时,心思意念的控制是显著的。它不像任何人类在审讯中所能做的那样。我的头脑真的开始充满了焦虑和恐惧。因为我的妻子和这位年长的先生一直非常大胆,与他们面对面,他们把我们带出了那间房间,进入了这个很长的走廊。在这条走廊里有成千上万的人排着队,走廊似乎至少有100码长。它可能比这更长。每五六分钟,这条长队的人们就会向前迈进一步。

我们已经在这个队伍里很长时间了,人们会通过走廊两侧的门进入,并开始拷问人们,告诉他们放弃他们的信仰。他们从不使用耶稣的名字。他们永远都不会使用耶稣基督的名字。他们从不使用上帝的名字。他们会说你们应该声明放弃你们在他里面的信心,你们就可以活着。他们会说你们的信心是空的。那是这些人给队伍里的人带来反对的一种亵渎的挑战。每隔一段时间,行列中的某人就会出现裂缝。他们会崩溃,这些人会把他们拖走。他们会声明放弃他们对基督的信仰。

站在这列队伍里令我非常不安,因为我不确信他们会对我们做什么。我想他们是否会把我们丢进监狱,或者,也许会把我们毒打一顿。

最终,我们通过了一个三个双门的组。在通过最后一扇双门之后,我们被关进了拘留室。那位老人在队伍的前面,然后是我的妻子,然后是我。他们把这位年长的先生关进房间,非常迅速地关上门。我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行刑

大概六分钟左右以后,他们敞开了大门。我所看到的让我体验到了我一生中经历过的最为空虚的感觉。我看到这个人非常的大,他很像个职业篮球运动员,但是太大了,就像职业足球运动员。他的头上戴着一个大缎带的风帽,有眼洞可以看到外面。

我的妻子在我的前面,他们开始告诉她,她应该声明放弃她的信仰而活着。现在我意识到发生什么了,因为这个人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把巨大的剑。它是一把有着令人惊恐样子的剑。我看到这张桌子比一般的人稍长一点,稍宽一点。我妻子说她不会放弃她在耶稣里的信仰。她开始对他们强有力地讲道。她开始斥责魔鬼。他们生气了,把她脸朝上地绑在这张桌子上。这个人拿着这把剑站在她身后。他用剑砍下了她的头,就在我的面前。我看到了。

这把剑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后来,我看到了兄弟会戴的红色帽子上的剑。他们的帽子被称为红圆帽。它们是红色的,因为他们承诺将他们浸入在基督徒的鲜血中。剑被称为弯刀剑。

我更害怕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而不是我妻子刚刚死去的事实。我更关心我的生命,而不是她的死亡。我非常地害怕。我知道我现在要死了。在我的脑海里,我知道我做不到。我瘫痪了。我的心思意念开始折磨我,我几乎一片空白。我的胃部几乎开始大声喊出来,耶稣救我。这个信息没有发出来,因为我的头脑瘫痪了。就像我得了流感。我的牙齿在颤抖,我正在打冷颤。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处理我的思想。就好像我完全失去了我的思想能力,和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认知能力。太可怕了。尽管只持续了五到六分钟的时间,这似乎是几个小时,因为这个对我的攻击的份量太重了。

我真地开始试着从我的胃部向上帝呼求。今天我知道那是我的灵在呼求,但是在梦里,似乎就像在我胃部的一场战争。终于就像有东西从我的胃部渗透出来进入我的脑海,我能够在属灵上呼求耶稣,说“我害怕,耶稣,请救我,帮助我”。

在那个沟通发生的瞬间,我感到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肩膀。在一个短暂的时间里,事实上我对抓住我的手比对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更感兴趣。这只手一抓住我,我就感到非常的温暖,寒冷离开了我。就好像我的头脑现在可以看见,我可以清楚地理解发生了什么了。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只手,这是一只有着粗糙外观的手。看着好像它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几乎就像一个男人,是一个蓝领工人,他像一个建筑工或水管工的技工一样使用他的双手,是一只非常厚实的手,一只非常坚实的手。过了一会儿,我回过身,那是主耶稣基督站在我身后。突然,他看着我的眼睛,他非常严肃地看着我。这不像是责备或定罪。这更像是他只是看着并凝视着我的生命。

在我看着他的那一刻,他的眼睛不是棕色的,或绿色的,或蓝色的,或任何像那样的。它们看着像火那样的红。它们清楚地看穿了我整个的生命。不知怎的,在那个时刻,我能意识到他看着我,实际上是看穿了我。他知道我的一切。他知道我的力量。他知道我的软弱。他知道在我内心深处的每一个谎言。他知道每一个欺骗。他知道每一个我害怕的地方,而且我已经把它划分了。通过他看着我,我整个的生命都向我暴露出来。非常令人害怕的。那是一个非常激烈的时刻。我希望我可以说在那个时刻见到耶稣使我非常快乐。但是没有。那令我非常惧怕。由于那个经历,我现在明白敬畏主是什么了。

在意识到自己的腐败之后的几分钟,他对我说话了。他严肃地看着我的眼睛,说道:“不要怕,我的孩子,因为死亡永远不能抓住你。”

立刻,就像勇气的洪水淹没了我。我希望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变得非常大胆,传讲了一个伟大的讲道,并让每一个人都得救了。但是我没有。只是有勇气去经历那在我面前的事情。

我知道因为我和那位老人所做的祷告,我已经得救了。当我看着他时,我就知道他是所有一切的主,每一个王的王。当我看着他时,我知道没有谁不会向他下拜。没有一张口不会不承认他是主。当他作为主向他们显示时,不管他们在硬币的哪一面,每一个人都会下拜。他站在那里的同在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令人敬畏,如此的有恩膏,如此的可怕,你们知道在地球上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挑战他。

然后这些人把我绑下去,他们说“你可以声明放弃他”。我说“不,我不可以放弃他,因为他是所有一切的主,他应该成为你的主。”

那就是我伟大的讲道。我希望它可以更长些,但是如果我说得更长,可能就被我搞砸了,就像我已经搞砸了其它的一切事情一样。

当这个人砍下我的头时,我看到,那把剑一碰到我的脖子,就在刀片碰到我脖子的那一刻,我就走了。无论如何,我都没有感觉到死亡。我正站在那里,抓着一个人的手,我正往下看着场景。非常怪诞的。我的头被砍掉了,我正大量地在流血。尽管这只手在空中抓着我,实际上我更有兴趣去看我的死亡,而不是对我已经从死亡中被拯救出来感兴趣。

突然,我向下看,意识到这是另外一只粗糙的手在抓着我的手。我向上看,那还是主。是主耶稣基督。

现在,在这个时候,从一个严厉的,强大的,全知的上帝到了一位握着我的手,赐给我理解力让我知道我现在是他的儿子了的上帝。我是他的兄弟。他对称呼我为他的兄弟不感到羞耻。突然,我有一个理解,我和他是平等的。不是作为高高在上的上帝,或是耶稣,上帝的儿子,而是作为一位上帝的儿子。我不是那位上帝的独生子的上帝的儿子,但我是一位上帝的儿子。我们现在在兄弟的意义上是平等的。这对我来说,站在他的同在中不再是一件可惧怕的事情了。有无限的认可。有无限的理解。我清楚地明白,我现在我可以带着大火来讲道了。

经文说“在主的眼中,圣徒们的死亡是宝贵的”。我知道当他的孩子们来到他身边,对上帝来说是宝贵的。

当他的孩子们通过死亡来到他身边,对上帝来说是宝贵的。当他在死亡中把我聚集到他身边时,他让我看到经文所说的,我们将来如何,并没有表明,但是我们知道,当他显现的时候,我们必要像他。在那个时刻,我就像耶稣。我在形象上,属性上,理解上就像他。我再也看不到我任何的软弱。我所知道的任何弱点都不再有了。我完全被从所有那些里面拯救出来了。真正地,在主的同在中就像他一样。

突然,带着风帽的那个人拉掉他的帽子,丢下去,说“我不会去杀这些人中另一个了。”接着梦就结束了。

https://z3news.com/w/ken-peters-tribulation/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