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目击者》第7章 轮回的假象——霍华彼特曼

(音频在最下方)

第7章 轮回的假象

有个住在佛罗里达州的人,声称自己能预知任何人的死亡。他说他能依照那将死之人头上所显现的「黑色灵气」来判断,甚至是透过像片里的影像也能探测到这股黑色灵气。   

贝詹纳(Beverly Janus)是多伦多超心理学研究所的所长,他用照片来试验这位男士所宣称的。照片中有些人仍活着,有些则早已死去。所有照片中的人均来自不同的地方,且受试者完全不认识相片里的人。  

他一共准备了四十张照片作为试验,第一组的十二张相片中,受试者得到满分;而在其余十八张相片里,他的准确率达百分之七十二,该测试结果就是其准确率均远超过于随机取样的可能性。

西藏的神秘术

另有些研究人员更表示到,活物(Living beings)真的是因着人类的意志能力而造的,这些活物在西藏被称为 tulpas。前任美国陆军中较贝尔登(Thomas Bearden)写了一本有关这主题的书,即是当他在西藏时所写的,他说西藏的神秘术具有令人无法相信的力量。贝尔登同时也说明那份古科学研究论文报告是于一九一七至一八年左右,由巴黎大学的查尔斯博士(Dr. Charles Richet)所从事的一项实验。贝尔登说,在这次实验中某位妇女即是由研究古西藏宗教的学生,成功地将之灵体化为一位成熟的妇人。这就是「tulpa」,它能脱离媒介而独立呼吸。   

「站在我面前的是个奇异的灵体。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古铜橄榄色的皮肤,二双金黄色的双眼,带着些微的银色斑点在里头。牠很端正、肌肉强壮、完美的外观。」这些话是来自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一名卅六岁的家庭主妇所说的。她那时接受怀俄明大学谘商与测试指导者里欧.史实克(Leo Sprinkle)博士的催眠,正处于复原的状态之下。这位家庭主妇宣称她在瞬间回顾十年前的一件事。当时她是一名遭绑架的牺牲者。人们以为她是被巨大的外星人联盟团体绑架到另一行星的地下城市。当她得释放被带回地球时,所有的绑架经历都从她的意识中被取走了。测试以后,史宾克博士说这位妇人真的是与巨大的外星人联盟交战过。

经过证实的轮回

一位年仅两岁半的小女孩莎玛,有一次与祖母一起参加某村庄的聚会,突然惊恐地指着一位刚从她身边经过的妇人,脸上的笑容整个凝住。她大叫着说:「她会再来杀我。」小女孩之后告诉她的祖母说,她以前曾经活过,那位从她身旁经过的妇人,曾雇流氓谋杀过她。   

四岁大的雷姆与他的哥哥一同玩耍,当他的哥哥叫他「雷姆」时,小男孩就回答说:「我不是雷姆,我是吉恩先生。」之后他把以前生活中的一切都说出来,他说他以前是一个很有钱的生意人,别人都称他吉恩先生,就在小雷姆出生前十个月,他才死去。   

马塔只有两岁大,她声称现在住的家不是她真正的家。她描述她的另外一个家就在距离她现在所属的住家四哩远的一个小村庄里。在她还是另外那个家的一员时,她到井边去取水时掉入水中溺死了。   

上述三件轮回事件都经过沙万德(Sawant Pasricha)博士的证实,他是印度享誉盛名的国立心理健康及神经科学研究所的首席心理学家。沙博士对于三个小孩的说法曾做过极完整的调查。   

女电影明星林赛.华格纳(Lindsay Wagner)于一九七九年搭乘从芝加哥往洛杉矶的喷射机时,一上了飞机她就开始摇动,且动作非常剧烈。当时她的母亲和她同在一处,事后她母亲说,自从林赛某一次在经历了灵异事件后,他们就警告她不要搭飞机,因此她们立刻下了飞机。而这两个人就眼睁睁地看着巨大的 DC10 起飞,也亲眼目睹了美国飞行更上最严重的空难。飞机是在起飞的半空中爆炸,机上二百七十二名乘客全部当场罹难。  

电影明星伊达鲁比诺(Ida Lupino)及文洛弗林(Errol Flynn)两个人是好朋友,经常讨论灵魂的事。在艾洛弗林死后数个月,伊达和她的先生霍华达夫(Howard Duff)正在一宴会上。突然间,伊达说她觉得艾洛弗林就在她旁边,并告诉伊达说她的母亲情况危急。伊达和先生立刻火速赶回家,适时地接获一通电话,得知她母亲发生车祸,且当晚就死了。

灵的游说

布莱德.史达格(Brad Steiger)在他所著《不可知的能力》(Unknow Powers)一书中,说明不可见灵体的声音,竟促使一位印第安纳州农场男孩变成一位铁路的大亨,成为海湾最繁忙的商港城市的创始人之一;这个灵曾给予忠告,帮忙他度过无数次的情况。   

这个人就是阿瑟.史提韦(Arthur Edward Stillwell),在他十五岁时,他首次与那些看不见的灵体交会。他说,在他的交会中,牠们告诉他将会与一个叫珍妮维(Genevieve Wood)的女孩结婚。当时,他并不知道有任何女孩名叫珍妮维的。   

第二次牠们又告诉史提韦先生,劝谏他往西部兴建铁路。他因为没有能力、又没有钱而提出抗议。再者,他根本对铁路一窍不通。他说那些声音不断地向他游说,直到他同意往西部发展为止。他到了肯萨斯市,找到了一份月薪四十美元的工作。结果在他廿六岁生日之前,他已开始兴建他的第一条铁路了。   

当他结束这一线的生意时,他已建好肯萨斯市外围超过两千五百哩的双轨铁路,奠基了四十座城镇。这么巨大的事业共雇用了超过廿五万人的员工。他的事业遍布铁路、胡桃农场、银行业、土地开发及其它的投资。他同时也著作卅本书,其中有十九本是小说。   

他所奠立的最大城市是德州的阿瑟港,原木它只是一座空的乳牛牧场。他连结了中西部的数座大农场,以便利海湾家畜的运送。  

他又开始建造铁路,以德州的盖支斯敦(Galveston)为铁路终点的目标城市。他说当铁路开始建造的第一天,那些看不见的灵就进入他的房间告诉他不要把终点设在这里,若他如此做,他将倾家荡产。透过这些灵体在史提韦房间的墙壁上所投射的影像,他看见一城市紧临水域,挟带着海里出来的巨浪,遮掩了城市。之后他就答应这些灵,他将在铁路终点处建造他自己的城市,之后果真设计了德州阿瑟港这个城市,如此做甚至连他的鉴定家都告诉他这么做疯了,他们说这是不可能的。在他铁路完成之后只有四天,适逢是致献日的当天,一股海啸袭击盖文斯敦城,使得铁路几乎完全崩毁。

巫术鬼的技俩

这些事情真会发生吗?它们是真实的吗?那些附有灵媒能力的人,能够看到未来吗?人能创造活的灵体吗?真有不可见的灵体出现以劝诫人在事业上的经营吗?这些灵体能透过劝诫与沟通,使人成为百万富翁吗?   

若你自己也问此相同的问题,或其它人以这同样的问题请教你,你的回答是什么?对于此你是否已找出某一真理?现在我正要告诉你这些真正的答案,且是根据我的经验,在经历这事件时所收到的启示。   

在离开贪婪鬼的魔鬼群之后,我们就来到第三群(或阶层),强调的是巫术的鬼这个群体附有妖术、魔术的各样技巧,例如巫术、假宗教、自我毁灭、灵媒的现象、玄学、通灵术、撒但崇拜者,及其它所有相关的专业领域。从我研读这一群的鬼开始,我就能回答灵媒现象的种种事情。  

每一项我所报导的例子都是正确无误、超乎寻常之外的。每一人身上所发生的事都是真实的。让我们看看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三个小孩子所涉及的轮回事件,都经过该方面专家的证实。设计这些证明的方法,以探测、分辨事实,查明是否存有任何的欺骗,这需要正确无误。这三个孩子真诚地相信他们所说的。   

在世界记录上,有数以千计与此相同的轮回事件。众所周知的轮回现象,并不是被限定于印度这个国家,在美国同样也有此事件的说法。所有这些案例都已被专家归档整理,许多科学专家亦奉献他们的生命,去寻找此事的真相。  

如前所述三个孩子的案例中,专家说明所显示的一些事实。当孩子在催眠状态之下时,是不可能知道他们的家庭成员的。再者由测试而得的数据显示,是经过更深一层的调查被证明是真的。

破解轮回的迷惑

对于每一个案,专家仍继续地以这种步骤作研究,不仅是在印度,同时在美国也有。经过真正的科学家以这些资料进行科学的调查,而得到的结果就是他们认为轮回是真实的。这些学者大部分都受教于世界的著名大学,其中有许多是在美国受造就,已堆积了数吨的证据,以支持他们的论点。每一个案例都来自于历史研究的真实事件。这些专家有许多都是医学博士,受训于最好的医学院,而大部份也都有医学学位。这些专家已证明的对他们来说是毋庸置疑的,全都认定轮回是真实的。但他们结谜道个的唯一问题就是,轮回并不是真实的。   

这些机敏的人受骗了!他们被按巧、聪明的谎言蒙蔽了轮回只是另外一个撒但的大谎言,牠用此以混淆人,对于牠的不朽起困惑。这是巫术的鬼所扮演的重要角色,虽然这并不是牠的唯一角色。

东方的神秘宗教

撒但在许久以前,就把轮回介绍给习练东方神秘宗教的人,这些人年复一年地深信轮回之说。撒但在末后的日子中巧妙地使用轮回的说法,当此说法渐渐遍及全球时,将会引来更多的归信者、信徒及支持者。东方的神秘宗教是撒但所使用的第一个工具,为的是向人们揭露,灵魂的能力是在牠的控制之下。虽然牠知道这是一个好的工具,但在末后的日子对这快速进行的世界而言,它传布得仍不够神速。  

撒但知道在末后的日子人类将因步调的迅速,以致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冥想。原本的神秘宗教是需要深度的冥想及禅思的,以达到改变意识的状态。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撒但最能够有效地进入人心,牠的灵力才得被使用出来。撒但知道在我们所生活的快步调日子里,牠必须使用快一点的工具来实现牠的目的。牠曾这样做,且做得非常好。请试着思想迷幻药的文化就可知一斑。  

迷幻药是很厉害的一击。这些药物能在极短时间内令人产生冥想的状况,就好像撒但当初在世界的某一部份开始牠的东方神秘宗教,现在已转移到全世界一样,牠的药物策略也是如此。迷幻药的文化始于美国,现在已遍布整个世界。

催眠术之运用

冥想、迷幻药、东方的神秘宗教等并不是撒但使用的唯一工具,撒但已发明当人处在意识改变的状态中时,牠可以用魔鬼的灵力渗透在人的意念之中催眠是比较好的工具之一。甚至在我们的教会群体中也有使用催眠者,他们说这么做是为了要纾解某些成员的生活压力。我们务必小心有关这类的技术,不可轻忽这些来源的本相,因为任何时候个体的意识改变了,就有危险的可能性,这是基督徒应该留意到的。   

这些并不是撒但使人完全被附的唯一方法,这只是部份方法而已。魔鬼的完全附着,并不一定需要个体被撒但使用,因为一个人可能只是被鬼附,其影响就得以完成撒但的目的。   

关于轮回一事,乃是巫术的鬼借着接近那些当事者,把已故者过去的生活数据植入当事者的意念之中。这数据通常是真实且私人性的,只有死者或他最亲近的亲属知道。只因为所有的数据都出于当事人的意念,人们就认为这是真实的。世上的最好测谎机不能分辨出这谎言,因为说谎话的人相信他们的谎言是真的。   

正当所有的科学测试进行时,无论是谎言的测试、催眠,还有专家们使用的其它方法ーー都证明这测试的正确性,因此他们自己也开始相信了。然而,所存在的唯一「轮回」只是在当事人的心里,以及那些曾受骗于魔鬼的专家们的心里,因此才形成如此的谎言。圣经揭露轮回本身即是一大谎言。

假宗教的鬼

第三层的鬼同时也包括自我毁灭的鬼,牠们的工作表于那群使用药物者的身上。若你注意到,当这些人沉溺于药物时,这类的鬼能激动个体去杀害自己。当人的心态正处于药物影响之下,鬼有时会使个体深信他能飞。因此有许多人让自己从高楼、桥上,及其它地方摔下来,大部份都因此丧命。   

假宗教的鬼大部份都出现于药物文化的群体里。我们知道凡宣告没有宗教信仰的人,甚至不相信有上帝的存在,然而当他们沉溺于药物时,却可以解释出一种东方宗教。他们自己都讶异于他们竟提出数百年来东方神秘宗教所教导的。许多这类的人甚至从来没有听过印度教,但却有这类的经验,所以当他们在大力提倡的时候,他们并不能加以辨别。  

早先我们曾提到巫术的鬼。字典里把巫术定义为「与死者交谈的行为」,这是圣经强烈禁止的(申命记 18 章 10-11 节)。这类鬼除了负责轮回的现象,同时也是用来为灵媒供应数据者,这类鬼专门模仿离开人体的灵魂样式。牠有时以鬼的样子出现,有时以妖怪或可怕的东西向世界显示。  

 截至魔鬼所能涉及的范围为止,人死之后,他们的灵魂就立刻前往为他们预备好了的地方去,这地方是根据他们生前所做的选择而定的。人若是得救属于上帝,他的灵魂立刻进入三层天,停留在那儿直到上帝把他带回来为止。肉体死了之后,人的灵魂就不再和世界接触。人的灵魂因着死而得自由,甚至不知道物质世界正发生什么事(历代志下 34 章 28 节、约伯记 14 章 21 节)。而那些没有得救的人就会进入阴间,他们是不可能离开阴间的,甚至是短暂的时间也不能(路加福音 16 章 26 节)。圣经除了告诉我们这项事实,我也对此事实在前面做一真实之见证(请参第三章)   

人死的当时,人的灵魂就立刻前往已为他预备好的地方,那么所有的鬼故事是如何产生的呢?在事件的背后操纵老就是巫术的鬼,牠有能力模仿个体所离开的灵魂。世上所见到的唯一的鬼,就是那些模仿死者的鬼。这些魔鬼看起来就像是鬼,众多所谓的专家因着所见的灵体是真实的,就深信鬼是真正存在的;但是在是否为死者之灵魂的这一层面上,它们并不是真实的。很有趣的一点是,英文中「鬼」这个字本身即表示灵的意思。  

撒但使用相同的灵或魔鬼,与害怕的灵一同工作,以征服千万的人。看看现今有多少的人对死者怀着不健全的害怕。   

轮回鬼由心里所产生的活动、劝诫的声音,皆是从不可知的根源所接收到的信息,物体因着不可见的力量而移动,撒但崇拜、假宗教、魔怯,各类具备的巫术及其它受这群魔鬼所控制的相关领域的专门技术。我们看到牠们在这些事上所显示的力量,任何一项都是圣经强烈憎恶的(申命记 18 章 10-12 节)。圣经禁止上帝的子民参与占卜的、用法术的、行邪术的、用迷术的,或任何型态的巫术,上帝的百姓均不得有任何部份的参与,甚至以玩乐性质为之不可以!

亲密的灵

圣经中判定这些异教仪式时,我们留意到是以亲密的灵(Familiar Spirit)这词来形容的。我认为需加以解释在不同经文里出现的亲密的灵的意思。我知道有许多人对此有错误的看法。《韦氏辞典》定义为:「一亲密的伙伴,通常包含于动物体内伴随着的灵,要参与、服事或护庇一个人。」  

对付魔鬼时,知道分辨在每一计划中鬼的命令是很重要的。在撒母耳记上廿八章 7-14 节中叙述到,扫罗透过一个交鬼的妇人想与撒母耳交谈。由旧约所使用的希伯来字可以验明她的亲密的灵所使用的字是「owb」(读为 obe),此表示是巫师或与死者交谈的人。  

以赛亚书十九章 3 节与亲密的灵同样意思的是「ruwach」(念成 roo-akh)只是意指一个灵。这可能与撒母耳记上廿八章 7-14 节所列的是同一个灵,但也可能是其它种的灵。然而记载于撒母耳记上廿八章 7-14 节的灵是不可能超出巫术之灵的。  

因此,从经文证明出交鬼的灵不可能仅只是一种的灵牠可以来自于各种不同阶层的鬼。在我们所接触的亲密相交的灵,大部份都来自于第三层巫术的鬼。就像隐多珥的女巫及今日大部份的灵魂媒介,都与巫术的鬼有关,这类鬼的责任就是要接应死者的一切数据。   

以赛亚书廿九章 4 节:你必降低,从地中说话;你说的话必细微,如同出于尘土;你的声音必像交鬼者的声音,从地里出来;你的言语必像耳语般低微,如同出于尘土。可当作是巫术形态邪灵相的参考。关于巫术交鬼的参考经文有利未记廿章 6 节、27 节,撒母耳记上廿八章 7-14 节,历代志下卅三章 6 节,及以赛亚书廿九章 4 节;还有其它经文有关交鬼的记载,是表示从其它群体而出的邪灵。在列王纪下廿一章 6 节,列王纪下十三章 24 节,约伯记十九章 14 节,诗篇四一篇 9 节及以赛亚书十九章 3 节。   

根据圣经及我个人的所有经验资料,我得到了一个结论,交鬼不是一个合适的名称,而只是表示许多不同邪灵的功能验明。在物质世界里有百分之九十五的案例,真是与交鬼有关,交鬼所涉及的就是巫术的灵

慢转的假面具

控制世界的撒但敬拜者,就是第三阶层群体的鬼,牠同时也在音乐工业中大步前进,特别是在摇滚乐的领域里。摇滚乐迷惑人的明证可见于每次著名的摇滚乐团表演时,数十万的群众蜂拥而至,歌迷为了看表演,不计花费地买一张高价位的票,并到处尾随。很显然地,但使用摇滚乐以掳掠世上年轻人的心,而大部份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牠有巧妙的新方法去影响神志不清楚者的心,甚至在其知道的情况下也让他没有意识到。撒但知道是人的灵在未意识之下所接触造成的。这就是为什么改变一个人的意识是相当危险的原因。   

为要影响不具意识者的心,许多的摇滚团体就在他们的唱片中注入消极的信息;这些信息对有意识者是不易分辨的,但却被不具意识者所了解和持守。在唱片转速放慢时,通常都是伴随着撒但的抒情信息;当唱片以正常的速度播放时,具意识者没有发现慢转的信息,而不具意识者却发现到此一信息。   

在音乐界里称此为「潜意识的信息」,也归因于「慢转的假面具(backward masking)」。在唱片转速变慢时,假面具只向具意识者显明当唱片以正常的速度播放时,当然对于意识清醒者是不易分辨的。对于我所说的,你自己可以稍加证实。拿一张具此信息的唱片出来,然后以手指把唱片慢转之后放出,信息就会大声且清楚地显明出来。   

奇异的是这些潜意识信息的撒但型态,早已深植于唱片里,表面上看起来却是很自然而有的。首创以这种方法来影响年轻人心思的摇滚乐团之一即是披头(Beatles)合唱团。一位叫甘道夫(Tom Gondolf)的广播节目的主要工程师说:「披头士就时常在他们的唱片慢转时放出这些背景讯息。」  

在当代热门的摇滚乐团中,滚石的米克杰格(Mick Jagger)被认为是撒但崇拜的领袖。对于那些在商场上的人而言,他以「摇滚乐的路西弗」间名。滚石的一首歌「怜悯恶魔」(Sympathy for the Devil)已经成为撒但崇拜者的非正式国歌。  

另一个群体 Black Oak Arkansas,有一首歌名为「The Day Electricity Came to Arkansas」,当放慢这首歌时,歌词就成为「撒但、撒但、撒但,牠是神,牠是神,牠是神」。伴随这群体的还有齐柏林合唱团(The Led Zeppelin)、菲力伍麦克(Fleetwood Mac)、老鹰合唱团(The Eagles),这些团队都与玄学有关。   

许多的摇滚乐团都想颠覆年轻人的心,他们公开地要摧毁年轻人的道德,引他们进入公然的性行为。有时,甚至由群体的名字就可看出该群体的动机,例如,某团队以「AC-DC」著名。AC-DC 象征两性的意思,在 AC-DC 中间的横线是撒但的「S」。AC-DC 有一些歌名为「地狱不是那么可怕的地方(Hell Ain’t Such A Bad Place To Be)」,「通往阴间的高速公路(Highway To Hell)」及「阴间的铃声(Hell’s Bells)」。  

齐柏林合唱团一首歌名为「通往天堂的楼梯(Stairway to Heaven)」,当放慢那首歌时,部份歌词为「我会唱,因为我与撒但同住。」同一首歌的其它歌词,当唱片放慢时,歌词即变成「我甜美的撒但,没有逃跑的,使我悲伤的就是悲伤,牠的能力就是撒但。」正常的转速歌词是「若在篱墙里有喧噪,你现在不要惊慌。这只是为五月皇后(May Queen)的大扫除,有两条路你可以走,但,终究有时间改变你现在所走的道路。」  

把快转的信息与慢转的信息一同放在未具意识者的心里,人会受影响而选择往撒但的通路。   

以正常的速度播放女王的歌曲,歌名为「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在快结束时,一再地重复其歌名。当这首歌以慢速来播放时,慢速的信息就一再地说,「决定去抽大麻」这样的信息被重复又重复地述说出来。   

一位揭露撒但使用这些摇滚乐团体的领导牧师就是詹姆斯(James 「Gibby 」 Gilbert)。詹姆斯是德州高富曼(Kaufman)地方的基督教会(美国圣洁会)的年轻牧师。他在这方面做过无数次的研究,他说有愈来愈多唱片使用这种潜在意识信息的技术,比那些为此怀疑而起来争战的人多得多。他说在他那一阶层的年轻人买了这些唱片之后,根本不知道这些唱片在混淆他们的心。当这些年轻人以具意识的心听着正常转速的唱片,撒但同时也以同样的唱片带着慢速的假面具,把信息注入他们无意识的心里。牠能够这样作,是因为人的心就像计算机,能贮藏、保存所听见的每件事。无意识的心比人的知觉更有潜力。

唯一的藩篱

詹姆斯在教会及学校团体的演讲中发表了他的研究,这些演讲被称为「撒但的攻击」。因他留在高中的摇滚乐团里打过鼓,他说他不是要摧毁所有的摇滚音乐,烧掉所有的唱片,他想做的只是要使年轻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之后让他们自己做决定,究竟是否还愿让撒但来控制他们的心。  

他说这件事应该是在父母亲要帮助年轻人之前,自己本身需先清除他们的某些行为。母亲可能需要清除每日所看的连续剧,父亲则需要聪明地选择在家里播放一些清纯的乡村歌曲。换句话说,他呼吁父母亲小心查阅他们各人向年轻人所显示的潜意识之生命信息。   

个人发现在圣经里有足够的指示,使我相信撒但在堕落之前,曾负责以诗歌、音乐来赞美上帝。相信撒但使用音乐之宽广远非詹姆斯所能猜想。撒但在牠所工作的各方面都是很有技巧的专家,牠的诡计远超过人眼所能探测。只有透过认识上帝话语的真道,我们才能够挫败牠,只有靠着上帝的帮助,我们才能期盼逃脱牠每日为我们设下的陷阱。甚至圣徒都需要每日争战以免被撒但打败,而世人的景况又是如何呢?  

撒但对音乐知道得很清楚,深知音乐对人类的影响。牠知道音乐在人的生命里,占着极大的成分,牠同时也学习了如何有效地使用音乐。撒但正是在这方面工作,这是唯一合逻辑的方式,因为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有能力影响人类;截至目前为止,撒但尚未为其将来的王国找到可使用的方法。

服役的武士

撒但会回报牠所使用的人,但通常不是人所能想到的方式。有时牠会带给这人富裕;有时却毁灭他们。撒但行作的方式没有一定的规律或理由。我的论点是,无论一个人为撒但做了多么好的工作,无论撒但给予他多么大的回报,撒但终将在此人结束与牠同工之前,找一些方法以摧毁那个体,那就是撒但的方法或天性。牠只给予短暂的「祝福」,但是在那人生命结束之前,撒但取走的会比牠给的还多。   

一九八二年一月十一日,星期一,纽奥良日报(The Times Picayune),记载了库特罗德(Kurt Loder)及史提夫庞德(Steve Pond)的专题。在专题里,两位作者报导了摇滚团体,如滚石等最近巡回于美国所带来的经济胜利。他们报导说,巡迥仅持续十二周,总收入却超过五千万美元。   

他们详细地分类探讨,给予清楚的资料说明如何在十二周的巡回里得到那么多的收入。单单门票就售得三千四百万美元。其它如滚石的鞋子、运动衫、卫生衣、大贴纸、徽章及巡回的节目单,总收入超过二千万,其中一千万为团员的开销。   

接着在制造金钱的清单上,列出他们的销售记录,大约在四百五十万美元左右。在巡回期间所发表的两张唱片,总收入是一百廿万美元。录像带在巡回期间销售到电视台再次播放,总收入即有五百万美元。香水制造商是其赞助的主要广告客户,奖励性地又捐赠了将近四百万美元。   

两位作者说,这次巡回所得的金钱实数,是远超过所报导的五千万美元。罗得与庞德把滚石看为是摇滚世界的长青摇钱树。虽然有此宣称,最大的赚钱摇滚乐团之一的 Kiss 合唱团(由 Knights In Satan’s Service 的头字母组成,意为服侍撒但的武士)。虽然他们在过去数年已沉寂一时,但现在又有新的发表,期盼能成为全时间的摇钱树。最新的发表作是根据 Kiss 的传说而来的全新歌曲,名为「长者(Elder)」。「长者」被认为是一个「群体」,是时常在监视着人类的群体,牠是常常存在的。在这张唱片里则说到长者训练了一位年轻的孤儿,与邪恶势力争战的音乐故事。整张唱片有类似「星际大战(Star Wars)」的主旋律,只是没有雷射或宇宙飞船之类的物体。若你记得的话,「星际大战」也含有善恶经常争战的神秘力量。

善恶倒转

撒但并不以牠的本名出现,甚至对于那些遵照牠吩咐的人也是如此。所谓与「恶」争战的观念,牠们的恶通常是指那些在世上殉道的人。撒但有其神秘的力量,使「恶的」看起来为善的,「善的」看为是恶的。我们基督徒应该知道,在末后的日子中世界上大多数的人,对于善恶是持这种倒转的观念。同样的,有一些摇滚乐团已成为撒但崇拜的工具,现在正假装为「光明的天使」(哥林多后书 11 章 14-15 节),以行其黑暗之实。   

当 Kiss 摇滚乐团开始时,他们的奇异装束描述出种种撒但的本性;例如,吉他手杰恩西门(Gere Simmon)那像蛇一样的舌头,轻而快地摇动,假装在吐血的样子。所有的团员都使用粗暴的装扮,他们在台上就像疯子一样。然而,时间并没有改变 Kiss 这个摇滚乐团,因为他们仍然是撒但的服役武士。  

第三层的鬼就是控制假宗教的鬼,牠们就像其它的鬼那样忙碌。当我们留意许多的宗派仪式袭卷本土时,明显的,牠们参与于撒但的末日攻击计划里。当我们把「宗派」这个字使用在基督徒团体里时,大部份的人都会想到詹姆琼斯(Jim Jones 编按:带领盖亚那信徒集体自杀之牧师)的严格仪式。《韦氏辞典》定义「宗派」为「异教的或伪造的宗教仪式。」因此,宗派可以说是任何教导虚假宗教的团体。   

一个人大可不必像詹姆琼斯那样去教导虚假的宗教。撒但知道人是在无望地修道。无论人崇拜什么神,只要不是真神上帝,是至高无上的上帝,撒但都无所谓。人敬拜上帝是天性,圣经告诉我们真正的上帝的存在,而圣灵更透过耶稣基督使上帝成为我们个人的上帝。   

为了要使人停止不断地寻求真神上帝,撒但给人一个假的神。大部份基督徒不研读圣经是一项事实,许多人都倚靠着牧师告诉他们圣经的话,教导他们如何敬拜。撒但知道,若牠能控制牧师,对牠的王国将有莫大的帮助。若那牧师有某些特别的超然能力,享负盛名,那么人们会相信他,且成为他的跟从者。事实上,在他们探寻性地跟随上帝时,他们就是在跟随撒但,他们巧妙地受骗了,甚至无法看见在何处掉入了陷阱。总之,我们有许多看起来很完美,以圣经为根基,敬畏上帝的假宗教。   

我们发现此种礼拜宗派的大根源就是来自于领袖。这些宗派的领袖有惊人的雄辩说服能力(哥林多后书 11 章 15 节)。魔鬼有的时候会透过领袖所施展的奇迹,使他成为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并能清楚地管理信徒。   

这些同样的鬼同时也负责称呼那些极端反对宗派者为无神论者,他们培植、影响那些宣称没有上帝的人。今日大部份的无神论者都是人文学家,人文主义本身就是宗教。所以这些宣称没有宗教信仰的无神论者,事实上就是敬拜那拒绝真神上帝存在的假神。他们甚至服事他们个人的神而浑然无知,他们的神,名字就是撒但。宗教礼拜到处都有,他们存在于所谓的宗派的教会里。因此,个体有必要知道并了解圣经所说,信仰的内容是什么,敬拜的对象是谁等基本问题。

神秘鬼ーー第四群

我们行进于第二层天时,首次留意到魔鬼的形状、样式均有很强烈的改变。在第一、二群的鬼中,所有鬼的形状、样式都像人。第三群的鬼其形状样式则是混合的。有些是人的外形;其它则是动物的外形;有些则是半动物半人的样式。   

第四阶层的群体所有的都像动物或不可知的灵体。这第四阶层的群体并不是那向我显示的五群体中的一群;单就这项事实来看,我知道牠们在最后的攻击里,不是扮演首要的角色。然而牠们仍是重要的,因为牠们的赞助角色是重要的这群里有谋杀的鬼、残忍、虐待及其它屠杀的鬼。看到牠们所司的职分,很容易去了解牠们的辅助角色,对于领导的魔鬼而言是多么重要。   

接下来我们看看我所谓的神秘鬼的一群,我之所以如此称呼牠们,只是因为不知道还可以用什么来称呼牠们。这是主要群体的一群,也可能是最重要的一群;我得允许看见所有关于这群体的事情,却都没有停留在我的记忆里。我不记得牠们的形状样式,我甚至不知道牠们群体的名字,及这群体中每一个鬼的名字。这些鬼与其它鬼分开,牠们所专司的是对撒但末日大攻击计划而言最重要的。  

这些鬼具有超过血气之人的大能力,甚至比其它鬼的能力还大。牠们的部份伟大能力是根据于牠们的匿名。牠们的操作也与其它鬼大不相同,当人被鬼附着,有一些基本的症状可指示为魔鬼的附身;但对神秘鬼而言,这是不成立的。当魔鬼完全地附着在人身上时,必须显明牠们的同在,这是不争的事实所有被鬼附着的人会表现出某些症状,这些症状就是魔鬼在那人身上的作为。

分裂的人格

被鬼附着的典型例子,就是个人显出分裂的个性。这是一项事实,所有的人凡有多于一种个性的,都是被鬼附着的。事实很明显地摆在我面前。所有的灵体只有一个灵魂或个性,这包括活在人肉身的灵魂;若血肉之躯开始显出超过一种的个性,那么身体就有其它的灵住在里头,这是没有任何例外的。显而易见,在诸如此类的情况下,这就是魔鬼的附身。对于灵而言,另外一项很重要的事实,就是灵住进且控制一个肉身,并不向其它人以人性的形式显露牠自己。这是人的灵及鬼魔的灵的真象。   

而神秘鬼的个性显示时,通常都不是很明显的,在神秘鬼展现个性在牠所附着的人身上时,通常是以隐藏的个性显示在当事人身上。例如,曾经有一个人过着良好、干净的基督徒生活,他曾是好先生、好父亲、守法的公民,活跃于教会聚会。这人死后,他的四十岁妻子发现有些事情,他竟在整个婚姻生活过程中隐瞒了她。他早已备有一个小房间,位于他工作地点的后面,这房间是很隐秘的,他不在时就锁上门,在他死后,他的妻子发现里面有许多的猥亵物品及图画藏在那儿。这位先生有一种隐藏的个性,甚至连他的终身伴侣都不知道。   

这些同类的鬼彰显牠们自己在人身上时,就是残废、生病,或许多其它不是很明显的方法。与这些鬼接触时,需要有不同的方法(马太福音 17 章 21 节)。  

如前所述,魔鬼在人身上的作为,有百分之九十是与那些能负责任的人有关。牠们在不能负责任的人身上有作为的比例,应不超过百分之十。我所以使用「责任」这个字,是因为那些人他们是可以自己做决定的。而那些位于责任范畴之下的,是指这些个体被迫而做决定的。  

魔鬼在人身上工作的所有案例中,均显出人的意志必须列入考虑当人作决定时,是因他施行了个人至高无上的意志。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造的,他至高无上的意志是那形像的一部份;人若不能做决定,那么他就不需对所做的负责任,除非他是甘心乐意地放弃做决定的权利。例如,甘心乐意地使用药物、催眠,或其它诸如此类的方式,使自己进入改变意识的状态中。

在孩童身上的魔鬼

魔鬼若透过没有选择能力的个体,那么这个个体便是无可指责的。这个例子就是魔鬼附着在孩童的身上时,这些孩子是处在责任范围之外的。魔鬼可以利用孩童作工。魔鬼处在责任范围之外的作为,不超过牠们整个工作的百分之十,且这些作为是相当规律的。  

所有在这些责任范围之的魔鬼作为,都是经过允许之后才行的。甚至在允许之前就有许可,某些状况必须稍加说明。这是上帝的允许,只有两种方式的任一种才可得到。一种是得到上帝允许的方法,就是撒但的寻求(约伯记 1 章 12 节);第二种方法就是上帝宣告这是为了惩罚的缘故(诗篇 78 篇 49 节)。显然在此情况下,魔鬼被允许在孩童的身上作工,是因父母所允许的。   

神秘鬼是唯一被允许工作于责任范围之的鬼群。这是拥有宽广能力程度或广大领域的专家。这些鬼同时也是最难对付的,必须使用特别的方法(马太福音 17 章 21 节)。   

神秘鬼能模仿发作在人身上的癫痫,甚至更多。我记得牠是很重要的,然而有许多其它的事却从我的记忆中被拿走。那些允许我记得的事我已告诉你们了。我印象最深刻,有关神秘鬼的一项事实就是牠的伟大力量,似乎是倚靠牠隐匿在人身上而来的。  

当我说神秘鬼是唯一被使用于人责任范围之外的鬼,我并不是指牠只限制在哪些人身上工作。绝不!牠可以自由地运作在所有人身上,就好像其它的鬼一样。

与精神错乱者的关系

虽然我不知道这特别的鬼是属于那一阶层,但我知道牠很受其它鬼的尊敬。我也记得牠与我们称精神错乱的人有一些关系。我不知道牠如何运作,但显然是牠阻碍了人的灵与脑部的身体组织之间的控制联线。人的灵同时也称为心,控制了身体的脑,使能借着一些看不见的联线,有次序地治理身体。我们知道脑组织的联络网线通到全身,是透过神经系统;心(灵)与脑的联络路线是看不见,也不为人知的,若看不见的联络网线被某种方法歪曲了或分裂了,在身体上就会产生不稳定的反应,称之为精神错乱。借着我经验过的这些显示,我深信精神病院里的人是被鬼附着的,相信这些人被释放解救之后,将会是正常的人。  

然而,释放本身并不保证肉身的完全复原。圣经给我们清楚的证明,释放只是把人放回他本有的地位。耶稣比喻一房子被打扫干净,赶出了旧而不洁的房客;这旧而不洁的房客找不到另外的住处,所以牠又带了七个恶鬼与牠同住进原来的房子。此例暗喻房子打扫干净之后,门没有上锁,所以那人末后的景况比先前更不好了。   

我们要多了解有关魔鬼的事,所有我们需要知道的数据都在圣经里。有些人对于这个主题忽略了圣经所说的,而人所以忽略经文部份的原因之一是这些鬼成功地隐匿了牠们自己,使人相信鬼是不存在的。圣经一个事件又一个事件地说明魔鬼的作为,人所能做的就是查阅圣经所有关于此题目的参考经文,然后就可发现到牠们是如何的真实,圣经有多少的篇幅记载着牠们。我绝不是要以本书来代替圣经,成为基督徒生活中日常争战的工具;我只是想让它成为辅助的工具,绝不是设计要使人产生力量而与魔鬼争战,因为力量的唯一根源必须是由圣灵而来。

以往大部份在孩童身上的魔鬼作为,都被限定在那些异教国家,或奉行东方神秘宗教的国家;我不确定他们实际的连接程度如何,或其中究竟是否有连接关系。但我确知的是,魔鬼在孩童身上的作为,远超过大部份人所相信的ーー单只在奉行假宗教之地发生。这也是一个理由,足以说明为什么在美国较少看到孩子被鬼附着的案例。然而今日因为有许多的宗派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也因着东方神秘宗教的侵入,美国正快速地成为相信且奉行假宗教的国家。当我们看到愈来愈多的假宗教,就可以愈来愈多地在孩童身上看见魔鬼的作为。   

迷幻药物今日在美国早已是一个极大的问题。青少年使用药物已不再受限制,甚至整个家庭现在都一同使用药物。就在数天前,我读到一篇有关某一州药物使用调查的报导,结果是该州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年人使用了药物,而许多父母亲对于他们的孩子使用药物一事,更是习以为常。哦!这对撒但及牠的魔鬼而言,是多么易于耕种的一块沃土啊!

像青蛙的鬼

在与护卫天使行进中,我不时地留意到某些鬼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形状及样式。每一次当我留意到这些鬼时,牠们就把自己隔离开来。我已看过其它所有的鬼,但总是会在我们所到过的不同地方,看见这些形状丑陋的灵。牠们看起来有些害怕或不信任其它所有的鬼,以致牠们时常把自己隔离,就好像是潜伏的侦探一样。  

最后,护卫我的天使把我带到这群形状丑陋的灵体面前。牠们自我解释,这个群体是第二层天的「不可触摸」者,这是向我强调的第五群体,牠们是命令链的最后一层,可能是第二层天的最末一级,但我发现到牠们在我们今日所处的世界里,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   

这一群的鬼是所有在二层天中最卑劣形状的鬼。大部份牠们的形状样式十分令人厌恶,只要看一下就令人作呕,牠们的形状有些实在是太丑陋了,丑陋到牠们不许人描述;其它的则是太小了,几乎被忽略。令我大吃一惊的是,这些就是专司「堕落」方面的受造物。这群不可摸、卑劣的、形状丑陋的灵体,担任了重要的使命ーー摧毁现代人的道德。   

当然,这些魔鬼并不单独工作。牠们只是有使工作进行至某一程度的责任。当我们看到举世不可收拾的淫乱行为,就可明显地知道牠们的成功。  

当我正在观看这个群体时,天使告诉我,我得到允许,可以看到人真正被这些鬼中的一个附着时的情况。当时,我被护卫从第二层天遣返经过看不见的分割空间之墙,回到了物质的世界。(此过程详见第二章「邪灵附身之过程」。)   

之后天使又告诉我,我将得到允许看到魔鬼在物质世界工作的情况,接着我被护卫笔直地穿过那房间的墙壁,进入市区的街道。在游经那城市时,我们不是依思想速度行进,而是以飘浮的样子移动。

瞄准标靶

我惊异地看着魔鬼尾随着牠们的人类受害者。很显然的是,牠的尾随不是随便而行的,而是很个人性的事,每个被尾随的个体都曾经中靶过。圣经也一再地教导我们说,撒但是很个人化的魔鬼,牠从不随意行事。  

这情况就类似打猎一样,虽然不像人猎动物一样,然而这种的打猎个体已被审慎地瞄准了。所有的受害者都已被巧妙且清楚地摸到了他们的软弱处,受害人个性的软弱处被认为是牠们的工作标靶。牠们跟随着、等候着受害人最易受伤的时候,以进入牠们早已预备好的陷阱里;也就是说等候着受害人到达软弱之处,而愿意接受试探,牠们就向他扑去。牠们的受害人绝不会被撇下的,一旦分配完成,魔鬼绝不会撇下牠的目标物。无论那人往何处去,他定会有个不可见的游行伴侣。许多时候他可能是拥有一整队的游行伴侣。哦,属血气的人啊!唯愿你们能看到是谁与你们同行!   

接下来我所要说明的是非常精准且重要的。虽然这些灵体有完整的预备及试探,但人不需要让步若他让步了,那是因为他个人的自由意志所致。人屈服于满足他肉体淫乱的试探;人想要,是因为他自己的私欲,这些事就是魔鬼试探他的方法。   

我发现大部份的魔鬼作为比较多在世界的某些地方出现,而其它地方则否,这点我无从解释。我被带往一个看似很正常、摩登设计的服务站,卖有大众化品牌的汽油。令人大吃一惊的是,我不能相信所看见的竟是有大群且不同种类的鬼在服务站周围。天使说没什么事,只是让我看看而已。我们留在当地一些时候,看着魔鬼的活动,牠们的数量太多了,我无法去分辨牠们从事什么样的活动;当魔鬼从其它方向来到时,其它的鬼就会离开。

集中活动

到现在我仍然不了解事情的原委。然而,这不是唯一有如此频繁集中活动的地方。在医院周围,我留意到有较多超乎正常的活动,我知道允许我看的每一件事,都不是随意而有的。每一件事都有特定的目的,都是经过小心编作而成的。我还未得允许前往服务站展开知性之旅,这可能与末后日子汽油与天然气的部份有关系。   

我们在服务站分配时间之后,我被带往市中心,穿过市区的街道,得到允许观看牠们如何经营牠们的交易。我好像以飘浮的方式旅行着,没有任何的拦阻,甚至空气也不能触摸到我,我可以很轻易的移动,不需费力。我甚至也觉察不到空气的本身,甚至不知道灵是否有呼吸。  

所有这些灵体都能在人群中工作,而人们甚至不能觉察出牠们,这似乎是不可能的;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些被灵包围的人群,竟然不相信这些灵的存在。我知道,若我向他们显现,并告诉他们说,这些灵体就是他们日常的伴侣,他们必定会嘲笑我。这实在是难以相信且难为情的事,人可以宣称他相信圣经,却不知道这些灵体及牠们每日在人身上的巨大影响。   

然而,我实在不能论断人的这种态度,因为我也曾经如此。我几乎穷尽一生研读圣经,略过那些有关于魔鬼及牠们影响力的相关经文。耶稣也知道这种事情必会发生,所以祂在祂的话语中警告我们,撒但有窃取话语的能力。栽培我的教会就极缺少一些正式关于魔鬼的教导。这样认识牠的真面目一事就多多少少落在个人的身上,他可以相信那些他想要相信的事,反正牧师从未传讲牠们,也从未说明牠们是真的或假的。因此,大部份在我所处教会的信徒,都不相信牠们是存在的;因为他们认为,若魔鬼真实存在,牧师当然会告诉会众有关牠们的事。

前往第三层天

   我长大后成为牧师,发现为什么牧师们都不谈到牠们。我进入宗派的大学及神学院就读,也从没有听过有人论及魔鬼的事。每一位教导我的老师都尽量不去讨论圣经里有关这方面的主题,以致这样的一件事就完全地被忽略了。因此,我间接地得到一个这样的印象;若这件事是那么地不重要,以致老师都不去提,那么我也不必去思考它了,因为它是不重要的。所以,我从不去想它,除非被迫不得不去面对的时候例外。若有人要求我解释那些经文给他们听,我就会丢给他们一个现有的答案:「那是圣经的奥秘之一,是我们今世所无法了解的。」这种回答并不能改变基督知道牠们是多么真实的事实。若你研读祂在圣经中的教导,你可以注意到祂一直都在警告人要提防这些灵的攻击   

天使认为我已经看够了魔鬼作为之后,他们决定带我回去,穿过不可见的分割空间之墙,进入第二层天。这一次,当我们开始第二层天的巡行时,我知道我们将前往第三层天。我不知道当时我如何得知,但是我确知并非常地兴奋。这就是我一直想要去的地方,因为我知道必须站在上帝的面前,祂是唯一能使我肉身复活的那一位。  

这一次我们不是以思想的速度行进,而是以运动的知觉行进。在我行进时,留意到在那世界的光。它的亮度不像我们太阳的光线,而是更微暗的光线,无法知晓这光线的来源。突然间,我们来到了最美好的地方。在我有生之年,从没有见过这么特别、这么美丽之地,这么富有观赏乐趣的所在。究竟是什么使得那个地方如此美丽,虽然我没有得到存记在脑海的允许,他们却让我记得所有其它的事,之后留给我这样的一个奥秘ーー是什么使得那特别的地方如此美丽?  

我无法以笔墨向你适切地描述它,但我会尽力而为。整个看起来好像一种隧道,被一股看不见的遮蔽完全包围住了,我知道那就是圣灵的保守。沿着走道或进入隧道的通道两边,是最漂亮的花朵。   

在我定睛于此景观的美丽时,有一度我忘却了在路旁的魔鬼。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