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咒诅】第九课—美珍老师(上)

(音频在最下方)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便雅悯兴起”

主啊,谢谢你。每一天都是新的,每早晨都是新的。谢谢你,我们不要为明天忧虑一天,好好地过每一天就好了,你看耶和华为你成就何等大的事。感谢赞美神,谢谢阿爸,谢谢天父,谢谢主耶稣,谢谢圣灵,谢谢众天使围绕在我们当中,为我们服侍。谢谢主,赞美主。奉耶稣基督得胜的名,阿们。感谢神,感谢主。我今天要称呼你们是亲爱的各位的祭司们,大家平安。诗篇132:9节,【愿你的祭司披上公义!愿你的圣民欢呼!】感谢神。利未记16:6节,【亚伦要把赎罪祭的公牛奉上,为自己和本家赎罪;】我之前有说过,我们前面三堂我们要好好地做,每一场都要做,不要漏掉。因为我不是只有帮你们服侍就好了,我希望你们是把自己自洁干净以后,可以成为君尊的祭司,你可以去为每一个家人代求这三个领域。可是你们要在帮别人代求之前,你一定先要把自己清干净,你先自洁了以后,你再为本家赎罪。所以我现在跟大家讲,我们今天这一堂课是非常重要,如果大家没有上过前三堂,今天千万不要来上这一趟,因为我们今天是要执行君尊的祭司,然后我们今日是要打一场属灵的争战。所以你一定是前面三堂一定要上过,把自己生父生母、血脉中的咒诅清掉以后,配偶部分清掉,不敬虔魂结也清掉,那么今天我们就能够成为君尊的祭司,这非常重要。所以我要跟大家分享一下,为什么我会开这一场?我很感谢神,神当初挑选的是渔夫,都没有挑选那三个博士。他挑选我,我真的搞不清楚他为什么挑选我。到现在很想问他,可是我不敢问,我不要问,很开心被神拣选,而且一路带领。有一个姐妹跟我讲说,美珍老师,我先生很生气我还上这种课,他说这是旧约的,干嘛去上旧约,现在是新约。我说,我也没叫你带公羊,我也没叫你带牛羊杀了献祭,我没叫你认一个罪就要杀一只牛。我们只是什么?到主耶稣面前去认罪,求主耶稣基督赦免我们,宝血洁净我们,十字架为我们承担咒诅。主耶稣来他不是要废掉律法,他是要成全律法。我们就差这一步,你干嘛不去?我没叫你杀羊,我没叫你带公羊、带牛羊来献祭,我也没有,对不对?所以我们这样才能真的进到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上。

我们认完这几堂课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很感谢主耶稣?知道他在十字架上为我付了什么赎价。是不是这样子?你没有做这些事情,你知道他为你付了赎价,你知道他为你付了什么赎价?关我什么事,对不对?我只要说求你赦免我的罪,就全部赦光光了。其实真的这样子你不会警醒,当我做完破除咒诅的服侍以后,我从此以后我非常警醒,因为神是圣洁,他要我们圣洁,我就会非常警醒小心。我要分享一下为什么我后来会开这场代祷的课程。因为我把我婆婆接到我们家里来住,我婆婆来住了以后,我就不能够每天读圣经、看圣经、查考圣经。可是我跟神说,阿爸,你知道吗?我好想要去服侍你,因为我为了接婆婆在我们家,所以我把我的小组,医治释放的小组也停了,牧师的同工我也停了。因为我的心情乱糟糟的,一天到晚情绪七上八下,我可以去服侍人吗?不行,我自己最快得忧郁症了,所以我们这边也停掉,我们小组也停掉。所以我就跟神讲说,阿爸,我好想去服侍你。所以神跟我讲一件事,他说服侍天上的神,跟服侍地上的父母一样的重要。他亲口说的。他说,她除了你以外没有人可以服侍她,我除了你以外还有很多人在服侍我。她不能等,我能等;你先去服侍她,我会等你。所以我就很感动了,我说好,你说的,你要等我。我就来服侍我婆婆,因为服侍地上的父母跟服侍天上的父母一样的重要。我每天都要煮饭,因为我婆婆来,每天最担心的是我有没有准时把饭菜端出来,她儿子有没有准时回来吃饭,这是她心头上面非常重要的事情。后来我就明白,你能够想象这么年轻的一个妇人,她丈夫走了,三个孩子,她每天都要端出四菜给他们吃。她心头上面的压力有多重吗?你能体谅她的情绪吗?她的情绪记忆都压在她心上,所以能够把饭端出来,对她来说非常的重要。当你能理解她的时候,你就会心疼她,你做这些你就不会有怨言。所以从那次开始,我没有时间听,我早上我会起床,我早上会灵修,灵修完以后就会去睡一个觉。然后我就会起来,开始要煮饭。所以我就是用听CD的,我用听的方式,然后一面听一面做家事。其实这叫宗教的灵,你没有听你就觉得心里不安,其实这不是对的。可是我就喜欢一面听一面做家事,陪我婆婆聊天,一面做家事。然后有一天,我正在听的CD是放到创世纪的第18章。亲爱的弟兄姐妹,你们知道我是第二代的基督徒。立志为善由得我,所以我们每次都是说我要好好地读圣经。所以我每次立志行善读圣经,我就会从创世纪开始读起。所以创世纪是我最熟的一卷经文,越到后面常常读完这一篇,5天以后6天再听第二篇,读了后面忘前面。可是至少我还是持续读。我记得那天在家里打扫的时候,我听的是创世纪第18章。我很熟,我倒背如流,我就一面听一面家事。然后就听到耶和华要去灭所多玛和蛾摩拉,然后亚伯拉罕就为他代求,说50个义人少了5个不行吗?这我很熟,后来他又说少了10个又?耶和华说,如果在地上有10个义人,为这10个义人,我也不灭绝那城。然后我就听到神在我耳边说,10个义人,10个义人,10个义人。神说话了,神说话就一定有事情,有托付我,或者他要开启什么。我就说,怎么会一直讲10个义人。这段经节我很熟啊,有什么事吗?我就去把CD按掉,按掉以后我就打开创世纪第18章。

我们现在一起来看创世纪第18章,打开圣经。亲爱的弟兄姐妹,我真的希望大家养成看圣经的习惯。我常常跟人家讲,如果你一天只有两小时可以匀给神,亲近他;你如果只有两小时,你不要全部把这两小时拿来敬拜赞美,浸泡在神里面。这是我,一小时浸泡,你至少一小时一定要读圣经。你不能敬拜他、赞美他半天,他里面所说的话,他里面的法则,你不知道。他的心意你不知道,他的计划你不知道,灵界产生什么事情不你知道,要怎么打你不知道。这都是我们的武器。我是一个唱诗歌声音不是很好的人,可是我就用读圣经来做我的敬拜。我们的长老跟我们讲说,我们读诗篇的时候,我们可以用唱的方式把它唱出来,用唱的方式来读诗篇。所以我真的跟大家讲,这下面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兵器,你的j库里面的兵器多不多,你的宝剑利不利,就看你平常有没有去磨他,去看他。他好像你的交通规则一样,你不知道交通规则,你一边唱歌一边开车;你不知道会让他的规则,你错在哪你都不晓得。好好的听他,真的很重要。所以我们一起来读创世纪第18章,我相信有很多的弟兄姐妹都很熟,有些弟兄姐还不熟,就跟着大家一起我们来念。

创世纪18:20节,【耶和华说:“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甚重,声闻于我。我现在要下去,察看他们所行的,果然尽像那达到我耳中的声音一样吗?若是不然,我也必知道。”二人转身离开那里,向所多玛去;但亚伯拉罕仍旧站在耶和华面前。亚伯拉罕近前来,说:“无论善恶,你都要剿灭吗?假若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剿灭那地方吗?不为城里这五十个义人饶恕其中的人吗?将义人与恶人同杀,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耶和华说:“我若在所多玛城里见有五十个义人,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所以神去所多玛、蛾摩拉那里,去看看他们到底做什么。事实上神在天上就可以看到,可是他仍然下到这里来。可是亚伯拉罕他能跟神很亲,他敢去求情。我记得所多玛和蛾摩拉那里,有住着他的侄子罗得。那时候亚伯拉罕他还没生儿子,罗得是他哥哥的小孩,所以他几乎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爱,来照顾。所以他想到他侄子所在的城里有那么多人,所以他就去求情,为这城求情。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做的事。我们要站在我们的城市、国家当中,我们为他们求情,求神赦免。就好像你家里面,如果你是哥哥或姐姐,你下面有弟弟妹妹犯错,你妈妈要拿起棍子打人,你就说,妈妈,你不要生气,你不要生气,你不要跟弟弟生气,你原谅他好吗?你再原谅他一次。妈妈,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就是这种情况,你挡在他前面。妈妈说你走开,一棍子啪打下去,如果你是哥哥姐姐,就会打在你身上。你妈妈会不会心软?会心软。所以我们今天要做的就是祭司,站在神和人中间。所以亚伯拉罕他说,假如这城里有50个义人,你还剿灭这地方吗?你不为城里的50个义人饶恕其中的人吗?为这50义人饶恕其他的人。50 个人换一城的人,这实在是很不容易、很便宜的事。他有说一句话,将义人与恶人同杀,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你审判全地的主,你就会行公义,你怎么会烧全部的城?那其中的50个人在这边,你也烧得下去吗?你杀得下去吗?是不是?他真是懂耶和华的心,一说就打动他的心了。所以耶和华说:“我若在所多玛城里见有五十个义人,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再说一遍,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我为这50人的缘故,我就饶恕这地方这么多的人,每一个人,众人。

我们再看27节,【亚伯拉罕说:“我虽然是灰尘,还敢对主说话。假若这五十个义人短了五个,你就因为短了五个毁灭全城吗?”说:“我在那里若见有四十五个,也不毁灭那城。”】亲爱的,毁灭。他说难道少5个,不到50个,只有45个,你会不会为了少了这5个,你就毁灭掉全部的人。他说:“我在那里若见有四十五个,也不毁灭那城。”只要有45个义人,不毁灭。亚伯拉罕又对他说,这一点是我最欣赏亚伯拉罕,我学他了以后,我天天就跟他。你听得懂吗?我以前很怕神的,我不骗你。我怕神怕得要命,因为他好像我爸爸一样。我看碰到了爸爸,我爸爸只要一出声音,我就全身发抖,我也不跟他讲。真的以前我跟神常常讲不出话,阿爸,谢谢你,我爱你,下面要讲什么我很难讲,我很难用我的感情跟他说话,我都是用圣经的道理跟他在讲话。我说不出感情的话,因为我从小没有用过我的右脑,我爸爸不允许我表达我的喜怒哀乐、我的意见,他说一你就没得说。所以我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用过我的右脑,我都是用左脑,是与不是,我也没办法去分析神,他说是就是,他说不行就是不行。我们老师叫我们怎么样,他说不行,我就没有办法去做。所以我几乎都没有用到我的右脑,我到现在还很不会用我的右脑,我一直到什么时候我才开始学会用右脑,你知道吗?我从我婆婆到我家来的时候,89年我什么人也没有办法说我的心里的事,我也没办法照做,我也没办法说,但是我就崩溃了。我在神的面前我顾不了他,他是我的神,他是我的爸爸,我抓狂,全部都说出来。我说出来他也没打我,他还安慰我。我从小没有说我生气的时候被人安慰,就一巴掌。所以我在他面前有什么就讲,因为我那时候得忧郁症,所以我就全部说出来。你气消了以后,你再问问他,对不起,那我该怎么办?他从来不讲道理给我听,他都会提问题问我,让我自己去想答案。我都很喜欢讲,我讲一点点给你们听,这对你们一定有帮助。像我婆婆到我家来的时候,她很想帮我做事,然后做这个做那个,教我做这个做那个,帮我做,一面又教我做。我火冒三丈你知道吗?可是我又要压着火,还是我的婆婆。神说,当孝敬父母,使你蒙福,在世长寿。我压着情绪,然后做完以后我就去问神,我说,阿爸我求问你一件事,为什么我婆婆叫我做这个事,我会这么生气,我会气成这样,我到底在气什么,我为什么这么气,我在气什么?

然后神跟我说,因为你觉得她抢了你女主人的位置。我说,啊,这样子的,好像真的有这么回事。然后我就开始说,那我该怎么办?你要听听他的声音,你要跟他聊天。神跟我说,女主人的位置是谁设立的?我说是你设立的。他说,她抢得走吗?她抢得走吗?她抢不走,对不对?我说,可是她叫我做东做西,我是女主人,可是她强迫我给她做东做西。然后神就说,如果你是一个饭店的老板,你的客人叫你做东做西,你会怎么办?他把你从仆人的位置变成老板的位置上,你会生气是因为你自己觉得自己是奴婢,她好像在使唤你,所以你会生气,可是他把你位置升上来。他说,如果你是一个饭店老板、老板娘,你的客人叫你做东做西,你会怎么做?我说,阿爸,你这个比喻不合道理。我说,我是老板娘,我的客人叫我做东做西,我可以跟他收费用,service,对不对?我要收什么费,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我说,我也不能跟我婆婆拿钱。神说,我会给你啊。你了解吗?你做这些东西,你不要以为,神说我会给你。什么叫蒙福又长寿?亲爱的,你要蒙福又长寿,你要有蒙福又长寿的条件。你做了什么?神就说,那你做了什么?有条件,让我给你蒙福又长寿。我说好,我懂了。你再去做这些,你会不会生气?你不会生气,你知道你在做什么。所以我真的很喜欢跟神讲话、聊天,我会不怕他,可以跟他聊天,真的是从那几年神带领我。你们放心好了,我把这些书弄出来以后,接下来我就要把那8年神给我讲的话,全部写成书,全部录成CD传出去。这是神托付我的,不是我很爱现,我只是爱分享,可是它非常的重要。

所以亚伯拉罕我很佩服他,他会跟神聊天。可是你看45个,神会为着那45个不毁灭那城。亚伯拉罕有没有停下来?没有,他还继续跟他讲。第29节,【亚伯拉罕又对他说:“假若在那里见有四十个怎么样呢?”他说:“为这四十个的缘故,我也不做这事。”】好棒哦,对不对?40个人可以换全城的人,饶恕那地方,不毁灭那城,神也不会做那件事。可是你知道亚伯拉罕真的很棒,他有没有停止下来?没有。这是我看过最会杀价的人,我们去百货公司杀价算什么,他多敢杀。我真的看起来很棒。我们来看30节,【亚伯拉罕说:“求主不要动怒,容我说,假若在那里见有三十个怎么样呢?”他说:“我在那里若见有三十个,我也不做这事。”】只要30个,神也不会做这件事。然后亚伯拉罕继续杀价,我从这里学会怎么杀价,你要怎么讲话,你讲话怎么讲,我觉得是很重要。我们来看第31节来,【亚伯拉罕说:“我还敢对主说话,假若在那里见有二十个怎么样呢?”他说:“为这二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亚伯拉好敢哦,30个直接杀1/3。把人家100块马上变六十几块,他30个马上变成20个,是不是?我们的神说,为这二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我好感动,其实神真的很好讲话,他没有想我们想象中那么样的,他很好讲话。32节,他又再杀一半。【亚伯拉罕说:“求主不要动怒,我再说这一次,假若在那里见有十个呢?”他说:“为这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我在想亚伯拉罕怎么不继续杀下去,再杀一个好了,好不好?他怎么不杀到一个人?可是我们神说,我在寻找义人,连一个人都找不到。其实你再杀下一个人下去,你觉得我们的神会答应吗?很有可能。我就听到神在旁边一直讲10个义人,10个义人,10个义人。我就在看这一段,后来神如果给你开启一件事情的话,他会跟你讲的明明白白的,他才让你去做。我说,主啊,10个义人是什么意思?神跟我说,如果破除历代祖先咒诅做完的人,因为所多玛、蛾摩拉这是城市的破口,如果你站在你所居住的城市的破口,你为着这里所居住的代求。可是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平常代求有很多种方式,可以代求他病得医治,代求他困难经过,代求他碰到饥荒求神赦免,各式各样的代求。可是有一种代求只有你们能做,别人不能做,代求什么?破除历代祖先咒诅。你有没有想过为你所居住的城市的众人代求,和他的历代祖先,求神赦免他们。他们那些人还在做,还在拜拜,还在拜偶像,还在做很多事情。可是你可以站在那城市的破口,跪在神面前,神啊,我求你原谅他们和他们的祖先曾经犯了什么什么什么罪,求你赦免我们的罪,破除我们这城的咒诅。可不可以?可以,可是做这些的人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只有在座的上过前三堂课的人,你祭司自洁过的人,你才有办法去做这样子这个领域的代求。可是呢,你知道吗?你如果做这个领域的代求有10个人,神会为了这10个人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会不会?会不会?跟你讲会。他在灵界里面一定会准备要做的事情,他会因为这10个人,为这城来代求,神会调整他的做法。这是他的属性,你要认识你老爸的个性,要摸清楚,他的心很软,他不是轻易动怒的神。所以我听着说,哇,还有这样的事情,这是我胡思乱想吗?可是他不是,他讲得很清楚。所以我就把他放在我的心里面,我从来没想到为别人破历代祖先的咒诅。结果有一次有一位牧师,他是一个国际级的牧师,他很爱我们Z,他从他的国家一次两次来我们Z,帮助我们Z。他是一个非洲人,我很敬爱他。有一次他在网络上面发信息,为他紧急代祷,因为他生命垂危,送医院里面去,非常紧急,所以全部都不断地收到这个讯息。后来我就进到房间里面去,我知道是太紧急了,所以我就拿出清单来,然后为他来做一个代祷,我为他做代祷。对他去破除认罪,为他领受祝福,为他破除历代祖先的咒诅。这要花一点时间,可是我知道这太危险了,所以我就为他做一个代祷,第二天他就转危为安。真的,作假见证必不免受罚,惟有真见证能救人性命,对不对?所以我不敢作假见证,被神罚,我没有必要为任何人来作假见证,我不会的,我不可能。所以他好了我很高兴的,我跟自己说不能骄傲,不能骄傲,不能骄傲,不能骄傲,大家都在为他祷告,不能骄傲,不能骄傲。感谢神去救人。

后来没有多久就有第二个牧师,他是一个很伟大的牧师,非常伟大。他在做事工,做了很多伟大的事工,我非常敬爱他。他也是生命垂危,紧急代祷。所以我看到这位牧师这么紧急,赶快进去,为他破咒诅,为他破咒诅。这么紧急,他也不是很老,就为他和他历代祖先认罪,破除在他生命中咒诅的追讨权,然后为他做了这样的代祷。第二天,好消息又来了,他酒转危为安。好高兴,不能骄傲,不能骄傲,不能骄傲。不可以骄傲,全国都在为他代祷,你不可以这样讲,不能骄傲,不能骄傲,大家都一起在这儿。第三个牧师,我非常敬爱的一个牧师,是华人。我真的非常敬爱他,他曾经帮我预言过,我还打成文字留起来。他紧急就医,本来并没有什么,只是一个感冒引起肺气喘气虚,大家就为他代祷,感冒不舒服送到那边去。他是我很敬爱的,我就开始为他代祷,求神宝血洁净,求神差派天使天军去为他争战,膏抹医疗团队,释放。奉耶稣的名,为他代祷。过了三天他走了。你知道我想到这个事情有多难过,我非常的难过,我才知道说真的可以帮别人破除历代祖先,因为我们是君尊的祭司。所以我就二话不说,开始为我们的家人全部来代祷,赶快来破咒诅。可不可以?可以,因为你是君尊的祭司。他们如果没有信主呢?我请问你们,你们为人家代祷,没有信主的可不可以?当然可以。可是他如果还在做呢?我为我爸爸妈妈代祷,可是他还在拜呢?我也问神,我说主啊,如果他们还在拜呢?有一个人问,我破了咒诅以后,我爸妈还在拜,他的咒诅会不会临到我?

我第一堂课我就有说,所以我跟大家讲第一堂课真的不要迟到,这些话我在第一堂课我都讲过。如果你破除咒诅,你爸妈还在拜,还在看风水,还在替你算命,还在替你点光明灯,你怎么办?我就问神,神说他们两个已经不是一个国度的人了,不同的国度了,十字架挡在当中,他所做的绝对没有办法越会这个国度来伤害他。不会的。那么如果说你为你爸爸妈妈在破除咒诅,你帮他破了半天,他还继续在拜,还继续算命,还继续行邪术巫术,那怎么办呢?神说,你知道一个人在灵界里面有人为他代祷,跟没有人为他代祷,在灵界里面是不同的状况吗?你只要尽你的部分替他做代求,神的部分会处理。了解吗?他在灵界的状况会不一样。所以君尊的祭司会不会为我一个朋友没信主的,他生病了,你会不会被他代求?会。所以你代求有没有分是基督徒还是不是基督徒?会不会?你做君尊的祭司,你有去分这样子吗?会不会?不是基督徒,你还不是一样更要为他代求。不是吗?所以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每一个人能做一件别人不能做的事,就是帮他认罪,为他受祝福,破除咒诅。这是只有我们可以做的。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跟大家讲一件事,你们去自己检视你们自己,这三堂课服侍下来,你们对圣经的经文领受多少?很多人到这里来,连申命记是什么都没听过。可是毕竟我们把经文打在上面,你一个一个去核对,对不对?三场课下来,如果你还没有完全地理解耶稣基督十字架旧恩,为我们挂在十字架。他为什么要付我们赎价,要选择挂在十字架?他为什么不选别的方式来付赎价?他要选这种死的方式?他是为我们承担咒诅,破除我们的咒诅,为我们领受祝福。他可以用别的方式。所以今天我要跟大家讲的是,我们一个人就可以去帮别人破咒诅。我以前看到大家受苦,至少要去为他破生父生母的咒诅。可是亲爱的弟兄姐妹,我跟你们说,如果你们愿意,你为他自己、配偶,还有不敬虔魂结,都帮他做,你帮他清得干净一点。我真的跟你们讲,我们有一个姐妹,她哥哥去肾脏洗肾,洗到败血症,连加护病房都不要,不用浪费国家资源,不用了,真的没救,带回去。她就不肯,她跟一个同伴在外面,他们家人全部都要放弃他。因为她哥哥做生意失败,亏了两三百万,为家里带来两三百万的负债。他的太太压力很大,他的小孩根本看不到他的爸爸,所以是好大的压力,带给他们那么大的压力,所以对他爸爸也是不关心的。可是他这一个妹妹跟一个朋友就在外面,帮他从破除生父生母咒诅,破除配偶而来的咒诅,破除不敬虔魂结的咒诅,为他做70个7次饶恕祷告,为他做断开所有的辖制,为他做出囚牢。她哥哥从死里复活下来,就好了出院。他们全家就翻转,现在全家受洗。所以我跟你讲,能够用这种方式帮别人代求的,你们可以开始去。但是你们最重要的一件事我要跟你们说,你们要为自己做的时候,自己一定要非常的确信。在整个过程,你要听的很清楚。这不是一个课程,这是一个属灵的争战。所以我真的跟大家讲,你们可以开始去为你们家人、小孩祷告,很多人他的儿子从非常不好的状况整个翻转。我是一个不太想要归荣耀给自己的人,因为我知道这是神做的。可是我好像很不是这样子的,我们应该把荣耀归给神,太多神迹奇事,你们自己要去细细体会。

所以今天我就开了一个代祷的课程,但是我开始代祷的课程,我知道你们回去的时候都会为自己的家人带到,一定会的,所以我不用讲你们都会。你会为儿子、为丈夫、为爸爸妈妈代祷。可是当你站在城市上面,为城市的破口,为城市的众人代求,我如果今天不带着大家做,你们回去很少人会做这个。但是做这个有多重要,你知道吗?如果我住在T市,你台中,你住花莲,你住其他的城市。如果这个城市里面有10个人,为这个城市的破口站在他代求,站在咒诅的破口上面代求,是非常不一样的。后来我就开始带出这服侍来。我每次在服侍的时候,我都是带着他们为城市代求。可是我心里面很想跟神讲,阿爸,我明明知道她很想为她儿子、丈夫,我明明知道她很想就为她的儿子,我明明知道他很想为他的妻子,可是你每次都叫我在这边站着,为他们在带,为城市破口祷告。我说,我可不可以哪一天就自由让他们自己去看你们要为谁代祷,带着你们。你们就可以为儿子、丈夫、爸爸妈妈。可是神真的不是,孩子,你不要改,因为你们做这堂课,如果站在城市,你们所得到的祝福,城市会遮盖你们的家。你知道吗?因为国,然后下面有家,然后再是我们自己的小家庭,对不对?所以第一要为什么?第一要为万人代求。所以要先求神的国,神的义,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了。我就懂他的心意,所以我每次就说,我们还是站在城市破口来代求。但有很多人他们都已经做过好几轮,所以这一堂课会少来好多,因为很多人他们都已经觉得他做过,为城市、国家做过,就不来。其实真的很可惜,你为城市和国家的破口认罪,再代求,他会再给你们家里面很多保护的措施。真的是非常重要,所以后来我就还是带他们做。有一天回去我又有这种想法,我就在想,阿爸,我真的很想带他们为个人,每次都是为城市代求。当天我做完了,我记得那时候我有做一个异梦。我们有一个小组的组员,他第二天早上就打电话给我,他说,美珍,我昨天晚上在这边参加回去以后,我做了一个好奇怪的梦,我记得好清楚。我说,我有解梦的,你说来给我听听。他好清楚跟我讲,他说他要睡觉的时候,睡得很熟的时候。突然之间,他看到一个好辽阔好辽阔黑暗的旷野。旷野那个地方很阴暗,很多人就躺在地上睡觉,身上就盖着棉被,很舒服在睡,睡得很熟很熟很沉,睡得很深沉。在这个时候,从地上就跳出来很多的老鼠,每一只老鼠都又肥又大,而且每一只老鼠身上都长满了大大的毒瘤,全身都长了毒瘤,很大,从地上出来。这些有毒瘤的老鼠,就在这些人身上爬来爬去,跳来跳去,在他们脸上走他也不知道,在他身上爬。所有人都睡得非常熟,那些老鼠在他身上跳来跳去,他完全无知。当他这样一讲的时候,我马上就懂了,神是在鼓励我。你了解吗?因为这些又黑又大又阴暗的那么大的一个黑暗的区域,那些人常在睡觉,他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这就代表他们完全无知历代祖先的咒诅是从地底下这样,老鼠这样,全部都钻出来,在他身上跳来跳去。每一个都又黑又大,身上还有毒瘤,在他身上爬来爬去,他全然无知。

神是在告诉,孩子,你知不知道你做的事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你带的是站在城市的破口,国家的破口,在为这些人,还有这些城市的人,在上位,为君王,还有在上位的一切众人,他们和他们历代祖先在代求、认罪,破除在这个城市、国家的一切众人身上的咒诅的追讨权。他们还在做怎么办?他们还在做,还在拜,还在迎妈祖,还在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怎么办?那一样是在犯罪,怎么办?这不是你们需要去负责任。我们只要做好我们君尊祭司的部分,其他的神会处理。我真的听到神跟我讲这句话,因为我爸爸走了以后,我整个人陷入忧郁症,很后悔,后悔说我那时候如果能做这个做那个,做了就好了。我弟弟要是能够帮我,我就不会这个也没做好,那个也没做好。没有分工,都是我一个人做,所以我这个也没做好,那个也没做好。所以我就不断地在控告我自己。我就跟神讲,神跟我说,要为我弟弟他们代求。我就说,他不改怎么办?神说,你尽力做好你的部分,他的部分我会处理。你只要尽力做好你的部分,他的部分我会处理。我记得神是这样跟我讲。然后神又跟我讲过一句话,我在抱怨我弟弟如果帮我分担就好了。可是他做这个也失败,做那个也失败,又没办法好好照顾我爸爸。所以我一直在控告我自己,又控告我弟弟。神跟我讲一句好清楚的话,神跟我说,他是我弟弟,如果把他身上所承担的咒诅平均分给你们,就是我跟我姐姐,你愿意吗?我就懂了。我弟弟他会这么失败,这么糟糕,闯了这么多祸,因为他为我们承载我们家大部分的咒诅。你了解吗?不要怪他,不要怨他,他是为我们挡子弹了。所以我一听我就懂了,从那天开始,我对我弟弟不舍的心,姐姐爱弟弟的心,全部都上来了。所以我弟弟每天就二姐,二姐,每天我就会喊他来吃饭。所以你在破咒诅的时候,你只要尽力站好这破口,为着他们来代求,其他的你不用担心。其实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

那我再说,我为什么会开这堂课,还有一个原因。因为我刚开始是站在城市,后来我就增加站在国家的破口。当我站在在国家的破口,为着这个国家的众人,还有它背后的这些人来代求,破除在我们国家咒诅的时候。我跟你讲这件事情不是我掰扯出来的,我这个人是中规中矩的人,我不会去想,不会。可是有一天,我在家里面读完圣经的时候,我就听到神在我的心思意念一直跟我说,宋元明清,宋元明清,宋元明清。我煮饭他也宋元明清,我走他也宋元明清,我洗澡他也宋元明。我就在想什么宋元明清啊?宋元明清你们了解吗?是我们Z的前四个朝代。他一直讲宋元明清,我就想不是,这应该是我自己胡思乱想的。哪有这回事?怎么越讲越远了?宋元明清,没事没事,没这回事,你不要胡思乱想。然后我做什么他就宋元明清,做什么他就宋元明清。我躺下去睡觉,躺这边他也宋元明清,我躺那边他也宋元明清。他整完都在躺这边他也宋元明清,我真的没办法睡。到了两点多,我就爬起来。好歹我交账一下,我试试。我就把清单拿出来,然后把申命记27章拿出来。我说,主啊,我现在执行君尊祭司的职分,我站在Z的破口,为着Z的前四代宋元明清来认罪,我要为着他们和他们的四代祖先有犯什么罪来认罪。我就用最快的方式,我想赶快把它交账。我一次就站在宋元明清四代,和他们四代祖先的破口上,我就认申命记27章的罪,领受28章的祝福,破除28章的咒诅。破除完之后,我说晚安。拜拜,我要去睡觉了,然后就去睡觉。我就睡下去,我睡下去再睡三点多快四点。我睡到天微微亮的时候,突然之间我的嘴巴,里面好大一个从我里面喷出去。他不是这样,不是这样,是全都从我里面喷出去,把我撞醒。什么事情?怎么从我里面跑出去一个那么大的权势?宋元明清吗?刚刚是宋元明清这些权势在我们血脉当中的一些辖制都跑出去了吗?这太奇妙了吧?是不是?为国家代求是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就放在心里面。还有一次,我是HC人,我们教会有一次到HC去宣教。我说你们要去HC,我也要去,我也要去。他们说,你去干嘛?我说,我就是HC人。他们说你下次再去,我说我不要我不要,我就是要去。我说从来没去过内陆,我要去HC,你们要去我也要务。我这人就黏着他,长老我要去,长老我要去。你再去找别的人,我们长老不会单独带女生出去宣教。所以后来我们有一票的人要跟我们长老去,我就跟着去HC宣教,我宣教得非常认真。但是结束了以后,你可不可以带我们去休门街几号,因为我爸爸有把以前他的地址留给我。我很坚定,锲而不舍。所以后来那些牧师就带我们跟我们长老,全部都带我们开着几辆车就游行,带我们去HC逛一逛。在逛的过程当中,我就看到每一家的店家的招牌,每一个人下面都会写一个炎帝。我说奇怪,怎么每一家几乎都写那个?我就问牧师,为什么每一家招牌下面,几乎每一家下面都会写这样两个字。他说,因为他们HC人,他们认为他们自己是炎黄子孙的后代。我心里在想,这还得了吗?这在灵界有破口,我们才不是炎黄子孙的后代,我们是属耶稣基督的,不要归在任何人的名下。

可是我就不讲,我就不讲话,我就靠在后面,我就开始进到灵里,代替我们家族,我们张家,在神面前认罪。我说,主,赦免我们,因为我们不属他。我奉耶稣的名,弃绝、断开跟他们,我和我们张家后代子孙断开,我代表他们断开跟他所有不敬虔的灵结、魂结,十字架挡在当中。奉耶稣的名,释放我们出来,我们要脱离他们的权势。我们宣告,我们要归在耶稣基督的名下,我和我家世世代代都要侍奉耶和华。我在HC的车上这样代祷,我弟弟在T突然之间一阵冷、一阵热,一阵冷、一阵热。全身无力,完全找不到原因。因为我弟弟很穷,很省,他又舍不得去看医生,他就喝水,后来他有没有去看医生我忘记了。后来我回T来的时候,有一天他就跟我讲,昨天好奇怪,突然之间一阵冷、一阵热,全身无力,饭也吃不下,睡不着。在那边一下发烧,一下发冷,一下发烧三天;三天以后,不药而愈。我就问他什么时间,他跟我讲什么时间,我马上知道那就是我在HC车上,为我们的家庭断开所有的权势和关联,我弟弟就在T受攻击,可是我弟弟后来就好了。我才知道亲爱的,血脉关系当中,跟城市这些犯的罪是息息相关的,息息相关。我弟弟后来现在真的变得非常的正常,我跟你讲非常好。他以前真的是我看到都怕,他只要一打电话来叫我二姐,我心想又有什么事。真的是任何什么事情,你会发现他做什么败什么,做什么败什么。但是他现在做什么,好好的,正正常常的。他现在住的是带有一二楼的房子,他从来没有住过家里有厨房、有厕所等等的房子。我们以前都是租一个房间,就是公共厕所;他住的是豪宅,他那个房二十几万,是人家留下给他,他电视是全新人家换好给他的。我真的很感谢神。所以我觉得主啊,你叫我出来服侍这个,很有道理,非常重要,跟我们是息息相关的。不要以为好像是被别人在代求,亲爱的,不是,不是被别人代求,你是在其中的。你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这一切都要加给你。所以我才知道,为城市代求,是很有关系的。这就是一个导致我开始这个侍奉,这一个侍奉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就开始开了一个代求、代祷的课程。我本来是教他们怎么样帮别人代祷,可是后来我就跟他们将,你们先为城市,再为国家,因为这对你们非常重要。还有一次发现一件事情,让我经历到跟城市之间的关联是很重要。有一次我有一个小组的组员,因为我在这边有带医治释放的小组。我从民国97年7月1号开始,一直到现在,除了中间停下来接我婆婆来的一年,那一年我不晓得,我都没有停过。你知道我们有一个小组组员,他的祖母九十几岁过世,他跟我们说,他一跟家里传福音,他一个人在传,我们就支持他,全组五六个人一起约好到他家里面去,慰问他的家,关怀他家,然后在里面唱诗、读圣经、敬拜赞美,安慰他们家人,然后祝福他们家人。是不是很棒?很棒,我们去之前,我们都有穿全副属灵军装,防护军装。我们完了以后,我们的小组组员提了一个要求说,你们今天这么多人来,陪我去行走祷告好吗?我平常都一个人在这边行走祷告,好孤单,今天你们陪我一起去行走祷告好不好?我们心里就想,好啊,大家就陪你一下。然后我们就陪他去行走祷告。

https://mp.weixin.qq.com/s/WOzhnERCMTMqwzdRP6sHNA

普通话音频:

原声音频: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