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们的敌人》——完整版本(九)

https://mp.weixin.qq.com/s/uifRbNSHEGr1-qVf0-GlFA

原著: Mark Fairley

翻译人:@heheaiyesu, @Tories

版权保护,最终解释权归 Mark Fairley​

东方宗教 & 中世纪

除了 15 世纪创立的锡克教(Sikhism)之外,伊斯兰教是最后创立的影响力极大的宗教,势力范围在 1000年间维持稳定。印度教(Hinduism)基本占领印度,各种形式的佛教基本占领远东、东南亚,伊斯兰教在中东,天主教在欧洲。

印度教瑜伽术                                                                     印度教神圣的牛

为了在既定轨道上前进,我决定这会儿不探究其他宗教的细节知识。若你研究,依然可以发现相同的主题持续出现:比如说,佛教和道教里,存在“阴”/“阳”的概念,以及平衡二者的终极力量;印度教里,牛是神圣的,因远古时期宁录就由牛来代表。另外,性仪式、丰饶女神、太阳崇拜、蛇的知识、自己通过努力变成神,等等,在世界各地无出其右、变着花样包装以上诸主题& 符号,而它们,均来源于古巴比伦

道教八卦                                                       灵气/元气

针灸

需要知晓的是,这些东方形态秘术,已使不少基督徒成为猎物、而未知其源自撒旦。瑜伽(Yoga)、灵气/元气(Reiki)、(Zen Buddhism)、针灸( cupuncture)、空手道(martial arts)、冥想(meditation)、风水(feng shui),它们进入英国的年代,可追溯 17-18 世纪的东印度公司,然而真正引爆流行,还在披头士(Beatles)拜访印度的 1960 年代,并于之后 50 年间蓬勃不已。

在脸书上,我列出一份秘术名单,若你发现自己涉其一二项甚或更多,建议自觉退出。

东印度公司                                                                  甲壳虫乐队与印度大师

瑜伽术

继续我们的欧罗巴旅行。因为日耳曼蛮族的进击,罗马帝国溃于公元 5 世纪,欧洲进入中世纪”DarkAges”。天主教一蹴而填补权力真空,成为当时世界最具实力的政教合一实体。公元 8 世纪一伪书曰”君士坦丁馈赠书”(The Donation of Constantine),内容系君士坦丁将罗马帝国赠予教皇;虽或 15 世纪证此书系伪,然时局已定、教皇&天主教拥有裁定全欧洲诸君王之正当权力

新统御系统的建立,依旧花了一段时间,公元 7 世纪,教皇出外搜寻罗马天主教领土的保护者,法兰克的矮子丕平(Pepin)脱颖而出;教皇确认,若丕平持定该保护人身份,则其天国权位将得保守。

矮子丕平

战役打响了,及至查尔曼大帝(Charlemagne,丕平的儿子)在位年间,教皇安全最终稳固。公元 800年经教皇加冕,查理曼大帝承袭“圣罗马帝国(Holy Roman Empire)”帝位。圣罗马帝国即罗马帝国的续弦;这个加冕动作使教皇们, 据所谓<君士坦丁馈赠书>& 上帝唯一中保地位,成为历代欧罗巴君王的加冕人。天主教历史学家特尔图良(Tertullian)写到:”上帝不再直接统御我们,他将所有权柄给了教皇”。

查理曼大帝                                                               圣罗马帝国版图

在教皇的指挥下,查尔曼大帝扫荡全欧,所有的土地和人民都由天主教会统辖,查理曼也被认为是欧洲之父。这是历史中一段黑暗的时期,若有人不愿臣服于天主教会,则将被侵害或以异端罪处死

教会向人民课以重税,甚或要求他们献出生命。权力膨胀致腐败加剧,教皇利奥十世,开始向人民出售“特赦券(indulgences)“,并发明了”炼狱(Purgatory)”的概念——花钱拯救你心爱人之灵魂。

教会教导无知的大多数:”随着捐箱里铜币的一声脆响,炼狱中的痛苦灵魂即升华”。教皇利奥十世则私下说”基督之赝品可使财源纷至“。天主教让人民停留在恐惧里、不断花钱购买他们拍脑袋想出来的糟糕玩意儿。天主教会富可敌国。

教会成为全世界最有权势的实体,教皇成为全世界最有权势的人,并通过“敕令“/“窗口建议”(有点像我国人行)来控制诸国,若国王们违反梵蒂冈的意愿,教皇会将其逐出教会、判入地狱。国王们真怕这个,只得乖乖听话。这里我们又看到,宗教权威守护世俗权威的例子。

教阶等级制度

教会发现维持统治的关键方式——控制知识,知识确实就是权力(Knowledge really is power. )。独立的知识学& 科学进步被阻碍了,人们依附教会等级制来获取信息,而依附关系本身,又固化了教会体系& 权力。这也是为什么,这 1000 年叫做黑暗时代。

公元 500 年,圣经被翻译成 500 种语言;但到了公元 600 年,天主教将圣经语言限制在拉丁文一种,此时拉丁文已经是死亡的语言,仅祭司阶层有能力掌握。于是人们只能通过天主教会获得有关上帝的信息和知识,无论教会说什么,大家都得相信。这样,人们依附于教会,被教会操持于股掌之间。   这样的智识结构所形成的等级制度,有着秘密宗教的特质

Martha Ackelsberg 说:”等级制度让一些人依附于另一些人,依附者无所适从、理所应当被奴役。“整个中世纪,腐败滋长,圣母玛利亚崇拜、向圣徒们祷告、将自己献给圣徒们、圣事(sacraments)、强制独身(mandatory celibacy)、修道院制度( monasticism)及教皇无误(教义范畴上)及“教皇成为上帝的地上代表“,以上种种,”圣罗马帝国”成为罗马帝国第二,糟糕的河沼、腐败的大本营。

新教/ 宗教改革

回忆来自撒旦的耶洗别的灵“ Jezebel spirit”,孱弱时细致操纵,强大时恐吓威胁。此时以圣母玛利亚为标签的天主教,已经十分、十分的强大,四处恫吓威胁。若有人与天主教分道扬镳,会被毫无怜悯处以极刑,直到 1517 年情况方始改变。由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不是马丁路德金哦!^^)和慈运理(Ulrich Zwingli)领导,一场宗教改革运动爆发了这些被天主教恶心到不行的人,勇敢地站了出来,冒着生命危险,要将人们带到回归圣经真理的基督教中

数百万计的人口离开天主教、不再视教皇为灵魂主宰,此时出现的印刷术,使低成本、快速、大量的母语书册复制成为可能。天主教会试图垄断的信息,经由印刷品开始自由流转。人们开始明白自己曾被天主教系统愚弄成什么样子,并在过去的 1000 年(400-1400AD)里第一次自由通过圣经了解上帝

当然,天主教也做了不少努力来阻止印刷品进入一般人的手中,他们不允许将拉丁文圣经翻译成英文、其他欧洲方言——撒旦当然知道上帝话语的能力之大。最后,宗教改革者还是成功地将拉丁文圣经翻译成各民族文字,过程中付出了极大代价、包括生命

圣经版本的演进

公元 600 年,圣经只限于拉丁文,强大的天主教不允许任一其他文字版本的圣经出现,一旦发现,则难逃一死。原因很简单—–天主教祭司阶层掌握拉丁文,而普通人没这个能力、只能依靠教会告诉他们圣经讲了什么。

教会通过控制信息的流动来控制每一个人,教会可自由裁量而不遭质疑,并获得欺骗& 牟利的权力。这种强加的蒙昧的时间从公元 400 年绵延至公元 1400 年,所以又叫做黑暗中世纪(the Dark Ages)。

公元 1380 年,第一本英文手抄圣经为牛津学者、教授、神学家约翰-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所制,他以激烈地反对罗马天主教闻名。蓝本是拉丁文圣经—-当时唯一可获得的圣经来源。教皇对此暴跳如雷( infuriated),44 年后威克里夫死时,教皇命人将其骸骨挖出、销毁并撒入河中。

威克里夫的其中一个追随者,布根-哈斯(Johannes Hus),亦认为普通民众应阅读各自母语的圣经,反对天主教的“持有非拉丁圣经即死亡”的高压政策。1415 年,布根-哈斯被烧死,他在临死前发预言(prophetic words)说,“100 年以内,上帝将兴起一人,这人领导的宗教改革,无人可以压制”。

100 年后,也就是 1517 年,这个预言成为了现实,马丁路德(again, 不是马丁路德金^^)将他著名95条论纲贴在威腾堡(Wittenberg)教会的门上。95条论纲的内容,是批判邪教知识& 天主教的恶行

马丁路德成为第一个翻译并出版德文圣经的人,该德文圣经无太多高大上的描述、乃一般的俚语乡言。<殉道史(Foxe’s Book of Martyrs )>里记录,同年,也就是 1517 年,共有 7 人因教导孩子使用英文祷告,而被罗马天主教烧死。

若手抄圣经能如此威胁罗马天主教的统治,那么印刷术的出现,简直要成为他们的梦魇了。1450 年代,约翰·谷登堡(Johann Gutenberg) 发明了印刷术【不是中国四大发明么?岂有此理^^】。

第一本印刷体圣经是拉丁文版,出现在德国美因茨(Mainz)。虽然约翰·谷登堡发明了印刷术,但却成为生意伙伴的牺牲品,他让粗心合伙人掌管生意,赔了很多钱、陷入贫穷境地。无论怎样,活字印刷使圣经可以被大量、快速地印刷,这对宗教改革的帮助巨大

1490 年,牛津教授、亨利七世/亨利八世的御医,托马斯·里纳克尔(Thomas Linacre)自学希腊文,并将希腊文福音书与拉丁文版本作对比后,写下日记:“要么这个希腊原文是伪书,要么我们无法得救。”拉丁文圣经是如此糟糕,以至于无法准确显示希腊圣经原文的意思。

1496 年, 另一位牛津教授、伦敦市长的儿子,John Colet 开始阅读希腊文新约,并将其翻译成英文,他将译稿拿给学生阅读,后来又公开将译稿送到伦敦圣保罗大教堂。人们是如此饥渴地要阅读到母语版本的圣经,以至于 6 个月内先后有 2 万人涌入了教堂,另外还有许多人堵在外头想要进去。幸运的是,Colet 有一定权力、在宫廷上层也有不少朋友,故免于天主教的迫害。

伊拉斯谟 1516 年的拉丁文新约圣经

Linacre 与 Colet 启发,伟大的学者伊拉斯谟(Erasmus)决定对拉丁文圣经进行勘误。1516 年,在出版John Froben 的帮助下, 他出版了希腊文-拉丁文的<新约全书>

拉丁文部分并非取自天主教的 Vulgate版本,而是取自 6 卷古老、精确、可靠的希腊文手抄本。这是圣经史的里程碑,它是那个千年中第一本非拉丁文 Vulgate 版本的圣经,而且还是印刷版

1516 年伊拉斯谟版本的希腊-拉丁文新约圣经,将矛头直接指向拉丁 Vulgate 版本圣经,相比之下,Vulgate 版本圣经是多么地糟糕&不精确;而回到希腊(新约)/希伯来(旧约),精确、忠实地将圣经翻译成各国语言,是多么重要。罗马天主教对这样的“违法行为”可毫不怜悯。

William Tyndale 是第一位印刷英文新约圣经的人,他也是一位学者和语言天才,精通八种语言、且说起任一种,都让人以为是其母语。他经常被认为是“英语言建造大师”,地位甚至超过威廉-莎士比亚,所使用的许多短语至今仍广为运用。

与此同时,马丁路德使用伊拉斯谟的新约圣经,将其翻译成德文、并于 1522 年出版,1529 年又做了一次升级,1530 年马丁路德出版了新旧约全书,也就是德文全本圣经。

亨利八世                                                                英国伦敦

William Tyndale 也希望拿到伊拉斯谟版本的圣经作为蓝本,并翻译成英文。于是,1525 年,他来到了马丁路德的住处,当年末他就完成了翻译工作。Tyndale 的事迹传遍全英,天主教甚至悬赏要他的头颅。

上帝亲自保护了他,围猎他的计划总是失败。1526 年,Tyndale 的新约圣经出版印刷,该版本圣经在英国一旦被查抄,即行烧毁,然而这些印刷品穿透力极强,甚至抵达亨利八世的床头。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罗马教宗宣布,Tyndale 版本的圣经里有数千处错误,然而事实上,他们之所以要烧毁这些圣经,仅仅因他们找不到任一处错误。此时,人们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要获得 一本 Tyndale 版本的圣经。

让贩夫走卒们直接阅读圣经,对罗马教宗来讲,简直是灭顶之灾。他们从此失去了解释圣经的权力,权威与收入均遭威胁,他们无法再出售“特赦券”、“炼狱券”等等有价证券,他们成为了骗子和小偷。

因信得救、不需加添善行/ 财务奉献,成为了常识祭司阶层存在的必要性消失了,对圣徒、圣母玛利亚的敬拜也十分可英文圣经的普及,是天主教会最大的可见威胁。

连续 11 年,Tyndale 的勇气激励着别人,最后他还是被捕了。书册与圣经通过小麦面粉的捆垛运入英格兰。讽刺的是,Tyndale 圣经的最大买家是国王身边的人,他们不停地购买每一个圣经拷贝并烧掉它们。而Tyndale 所做的是,使用这些收入印刷更多拷贝。1536 年,Tyndale 因被朋友出卖而被捕,监禁 500 天以后,他被闷死然后被火焚烧。

Tyndale 的最后一句话是,“噢,上帝啊,开启英格兰国王的眼睛。” 这个祷告在3 年后,也就是 1539 年得应允,亨利八世最终同意并资助英文圣经”Great Bible”的印刷。

Myles Coverdale 及 John Rogers 也受 Tyndale 启发,Tyndale 翻译了新约,而 Coverdale 继续翻译了旧约,1535 年 10 月 4 日,他出版了英文全本圣经。1537 年,John Rogers 印刷第二版圣经,这是第一版从希伯来/希腊文直译的英文圣经;印刷时使用了化名“Thomas Matthew”。(这化名是为了向 Tyndale 致敬,因为 Tyndale 曾经用过这个化名。)

英格兰国教

1539 年,亨利八世裁定英文圣经合法,但这并不因为他信仰觉醒了。亨利八世曾期待教皇同意他离婚、娶情妇为妻。当教皇拒绝此要求时,亨利王遂弃绝天主教、和他的妻子离婚,并将英格兰教会带离天主教的控制。

亨利自命为英格兰教会的首领,这个新的宗教,非罗马天主教,非纯正新教徒(Protestant,抗议宗),后被命名为安立甘宗(Anglican)或 英格兰国教。

亨利国王成为英格兰国教的“教皇”,意识到将圣经翻译成英文会激怒教皇,亨利立即这么做了,他资助第一本英文圣经出版就是要让教皇难受。英国国王至今仍然是英国国教的首脑。

血腥玛丽女王

1540-1550 年代,信仰自由几经潮起潮落,亨利八世死后,爱德华六世接续王位,然后的是血腥玛丽女王,她是天主教徒。1555 年,在血腥玛丽女王的统治下,John Rogers 被烧死,数以百计的新教徒亦被烧死。基督徒不得不在这段岁月里流亡他国,也就是著名的“玛丽放逐(Marian Exile)”。他们知道离开英格兰后,归回英国的希望十分渺茫。

许多难民到了瑞士日内瓦(Geneva),那里是绝望人们的避难所。由 Myles Coverdale 和 John Foxe带领,以及 Thomas Sampson, William Whittingham, John Calvin(约翰加尔文),苏格兰宗教改革者 John Knox(约翰-诺克斯)。日内瓦教会矢志出版发行一本圣经,可供各流亡家庭学习,1560 年日内瓦圣经(Geneva Bible)问世了。

血腥玛丽女王的统治结束时,宗教改革者回到了英格兰,伊丽莎白一世统治下的英国安立甘宗,比较勉强地容忍这些归回者在英格兰印刷、分发日内瓦圣经。激烈反对英格兰教会系统的这些归回者,基本无法与当时的统治者和睦相处。

到了 1580 年代,罗马天主教终于在压制圣经重译的战役里宣告失败。1582 年,罗马教会就“惟独拉丁文”的争论作出让步,裁定若圣经可用英语写著,则罗马天主教至少应有自己的翻译版本。于是,他们用糟糕的拉丁 Vulgate 作为蓝本,翻译印制了英文圣经,里头包含了许多早在 75 年前伊拉莫斯就勘误过的错处。这个版本叫做 Doway/Rheims 版本。公元 1589 年,剑桥博士 William Fulke 印刷发行了“福禄克驳本(Fulke’s Refutation)”,特别标注了天主教会圣经的错处。

1611 年的詹姆斯国王钦定圣经

伊丽莎白一世后,苏格兰詹姆斯六世(King James VI of Scotland) 在英格兰继位,成为英格兰詹姆斯一世(King James I of England)。1604 年,安立甘宗的牧师拜访了这位新国王,并要求确认一个圣经“最终版本”。

50 个学者参与进来,对各版本圣经进行比较,7 年后,也就是 1611 年,第一本詹姆斯国王钦定圣经付印,并在英格兰每一教会使用。1 年后,小本圣经开始印制,为使人人都能得到一本圣经。

安立甘宗教会的詹姆斯国王钦定圣经,在数十年后超越了日内瓦圣经,成为英格兰最受欢迎的圣经版本。

虽然这个版本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新教译版,但具讽刺意义的是,许多新教教会认定詹姆斯英王钦定本为“唯一正宗”。英格兰当局用此版本圣经跟日内瓦圣经比拼,而英格兰当局在历史上经常对新教徒抱有敌意、希望消灭新教徒。即使在 1500-1600 年代,英格兰国教与罗马教会分裂后,这样的想法也未断绝。

英格兰国教与天主教系统非常相似,英国国王取代了教皇,现在、将来你会看到,这两个教会友谊地久天长,并最终走向合一2010 年,罗马教皇 28 年来首次访问英国,并在历史上第一次获英国国教的盛情款待。

相信未来我们会看到他们更多的互动。

英王查理一世                                   苏格兰国民誓约

另外需要着重点出的是,我的同胞—-苏格兰人,这事关苏格兰的属灵传承。虽然英格兰从来没有真正的宗教改革、脱离天主教只因亨利八世想离婚,但是约翰-诺克斯( John Knox)曾在苏格兰推动过较为彻底的宗教改革。

苏格兰人相信,不应有任何挂名首脑或来自人类的治理教会的王,因他们唯一的王是耶稣,耶稣也是教会的首脑所以,当詹姆斯六世的儿子—-查理一世(Charles I)回到苏格兰,想要将宗教首脑制& 安立甘宗强加给苏格兰人时,苏格兰人拒绝了,并制作了一份称为<国民誓约(National Covenant)>的函文。

这份<国民誓约>是苏格兰人与上帝立约的凭据,声明苏格兰人仅属于耶稣自己。作为回应,查理一世先后两次入侵苏格兰,但未成功。苏格兰人因此得以保有信仰之自由。

当时,苏格兰这些签署誓约的民众经常不得不在秘密处所集会、以不被迫害,但是仍有数百人被杀死,其中大部分是被处以绞刑,另一些是在祷告聚会中被查抄射杀。

1688 年 2 月 17 日,最后一个国民誓约殉道者—– James Renwick 被吊死在爱丁堡的 Grassmarket 广场。他的头和双手被切断放到城门上,ReverendAlexander Smellie 这么描述他:

1688 年 2 月 17 日,James Renwick 殉道。斯图亚特王朝在外流亡时,迫害之门乃关闭。他死时盼望着荣耀的那一天,“他是一个老派诺克斯的拥趸”,当其对手无法攻破他的城防时是这么说的。用爱他之人的手稿与他道别:”他只不过是一个人,不特别,不精明,不很有侠气,不十分谦恭,些许人道并和蔼。他习得真理并付上代价,以血封缄“—–<国民誓约之人(The Men of the Covenant. Scotland)>。

1903詹姆斯英王钦定本是一本出色、精确的圣经译本,世界上印刷次数最多的书籍——单本印刷 10 亿次,250年来全无敌手。数以千计的宗教改革者为这本圣经而死,属灵战役胜利了,数以百万计的后代灵魂得恩惠,天主教信息流转的控制系统被打破,人们终见母语写就的圣经。

挣扎的历程说明,信息流转在灵界战争里多么重要。注意撒旦曾多么努力地要控制它,毕竟,知识就是权力!撒旦曾建立一个智识等级体系,让人们依靠腐败的天主教教士——–站在权力金字塔顶端的教士们让人们保持蒙昧、成为牵线木偶,教导人们该信什么、该如何行动。

这和所有秘密宗教一致:一大堆麻瓜(Muggles 非魔法界的人们)被精英阶层操控。撒旦反对自由思考和话语,控制信息频道;注意他曾怎样让天主教会教导人们怎样思考、让人们看不见、被欺骗、戴着镣铐行走,也注意他怎样恐吓、威胁、消灭那些越雷池的人。

可能你也发现了这操纵/威胁的双重动作溜进了现代社会,黑暗势力消灭自由思考和话语的方式转变了。现在有一新词儿叫做“讨厌的法律(hate laws)”,阻止基督徒说出真理。

在欧美,若基督徒在公共场所宣告上帝,就被逮走;“政治正确”这玩意儿让基督徒穿上了紧身夹克无法动弹。撒旦据此控制信息的流通。今日世界的主流信息渠道是媒体(Media),撒旦通过控制媒体,从而制造出变种的木偶群,他们相信媒体上所播放的并照着去做

历史学家 Howard Zinn 说:“若政治家、企业总裁、报业电视大亨能占领我们的思想,他们就可以守护统治。不再需要士兵武装巡街,我们自己就可以干掉自己。”

后文会提到媒体。可以保证,若胆敢在人群中提及上帝真理,立即会面临这样那样的威胁。A 计划控制大多数,B 计划对付进入真理且勇敢的基督徒;看看宗教改革中那些不在乎威胁、在信息战争里付出生命的人们吧。

成为光和盐,恐惧和威胁对他们不起作用,对咱们亦是,不应该害怕因在公共场合为上帝出来,而被边缘化、被制裁、失去社会地位或被编出丑闻。据统计,全美仅有 2%的基督徒向别人传福音,我们仍未真正投入信息战争里。撒旦依旧轻松得够呛,基督徒们被推到社会边缘

在某个点上,我们会被迫站起来说“够了”,但到那时,撒旦的力量已多么强大,我们要在学校、办公室里成为耶稣的“怪胎”,而非文化追随者。像宗教改革者一样,若我们站出来,必将胜利。上帝王国的知识进入哪里,那里的基督徒就会被制裁,因撒旦会反击,灵界发生的,血肉世界也发生。

宗教改革者因道德勇气而死,他们去除天主教强权,将圣经重新放回普通人手里;苏格兰国民誓约者因其道德勇气而被制裁,然而苏格兰从此远离宗教压迫;耶稣的门徒们均被杀戮,然其道德勇气激励更多人野火般在全球出现。

历史反复证明,若我们拥有冒险精神、勇气、“挑衅心态”,则上帝的国度将切入世界。问题是,我们会向父辈那样勇敢么?<启示录>21 首先说,胆怯的要被扔到火湖。所以让我们勇敢起来吧,视舒适、财富、生命为无物,视上头的荣耀为一切

很奇怪,肉体勇气很普遍,而道德勇气却极罕见”—马克吐温(Mark Twain) ”谨慎、小心的人,总是注意他们的名声及社会地位,不可能改革。而那些正直的人,任何时候都不在乎世界公开或私下的评判,不避讳受人轻视的想法、禁忌、倡议,并承受纷至沓来的后果。“—-Susan B. Anthony(苏珊-B-安东尼)

沃尔特-迪斯尼(Walt Disney)总结信息战时用了极简洁的语言:”我们的传承和理想,我们的符号和标准,我们据以生存、教导孩子的一切—-存在或消灭,都取决于我们能否彼此自由交换想法和感受。”

在耶稣荣耀升天前,最后命令是大使命,要我们走遍世界每一角落,传递上帝的好消息,医治疾病、赶出邪灵;换句话说,使用上帝真理的宝剑吧,迈开步子参与信息战。

后文我们将扫描媒体 & 教育系统,看看撒旦在这些领域怎样控制信息的流转。可以想见:哪里有信息自由的流传(尤其指向耶稣的信息),撒旦就会将其关闭,方式是操纵或威胁

这个概念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撒旦不希望真理到达每个人那里。所以当撒旦要关闭信息的流转时,我们有责任将其重新开启,把上帝的好消息传递到公共领域,无论何种方式、付何代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