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们的敌人》——完整版本(十)

https://mp.weixin.qq.com/s/fvL7KlO2Q8Ief83ZwD1btw

原著: Mark Fairley

翻译人:@heheaiyesu, @Tories

版权保护,最终解释权归 Mark Fairley

天主教—-耶稣会

历任耶稣会领袖

宗教改革威胁到了天主教的统治,使数百万人离开了天主教,撒旦开始反击了—-他设计抵消宗教改革影响的办法:公元 1545-1563 年的特伦托大公会议(Council of Trent,四阶段共 25 场会议),红衣主教们(Cardinals )被聚集在一起,对天主教作“内部清扫”,以重新确立其“上帝唯一正教”的地位。

最著名的决议是成立“耶稣会”(Society of Jesus,Jesuits, 巴西球星卡卡是耶稣会会员),耶稣会后来成为世界上最大宗派,但也成为历史上最声名狼藉的组织之一

特伦托大公会议

研究天主教耶稣会很有意义,我们可以明白撒旦的想法和战术,后面几篇是一些扭曲/ &邪恶的主题。先来一些背景介绍。

伊格内修斯-罗耀拉

耶稣会的创始人是西班牙人 Don Inigo Lopez,1491 年他出生于西班牙巴斯克地区(Basque)一个极其富有的家庭,后来他更名为伊格内修斯-罗耀拉(Ignatius Loyola)。青年罗耀拉在警局记录里是一个骄傲、暴力、恶毒、危险的人,他的梦想是成为一位位高权重的将军,一切都很顺利,直到在一场战役中被加农炮弹打断一条腿、重伤另一条腿。

这个意外中断了他的军人生涯,罗耀拉不得不接受无数次痛苦的手术、并花时间康复。在这期间的绝望挣扎中他曾精神失常,在脆弱的精神状况中,罗耀拉开始阅读一些离奇的有关天主教圣徒的故事,并被阿西西的圣法兰西斯(St Francis of Assisi,圣方济各)启发,开始从各方面模仿圣法兰西斯。

罗耀拉的军旅生涯既已经结束,他开始将耶稣想象成一个伟大的将军,并认为自己是耶稣军队的一名指挥官——-目标是征服全世界。

达蒙特塞拉特山                                                                         本笃会修道院

虽然跛脚,罗耀拉依然穿越西班牙境内到达蒙特塞拉特山(Montserrat),山上有一座本笃会修道院(Benedictine monastery),修道院里有一个女神塑像—–达蒙特塞拉特山的黑童贞女,罗耀拉在这尊塑像前彻夜不眠、侍立了三天,将自己献给了这位女神——这样做的后果是,他把自己献给了女神亚舍拉(Asherah)。

今天的曼雷萨洞穴内部

罗耀拉决定到耶路撒冷去,为天主教占领穆斯林世界。但这个计划搁浅了,巴塞罗那发生了瘟疫,罗耀拉被迫呆在 Manresa 城内 10 个月之久;10 个月间,罗耀拉一个人住在山洞里,从身体/精神两方面折磨自己,直到经历异梦和异象。

他宣称通过某种灵媒获得了天主教的秘密教义,这个灵媒是“在他身旁的介质,该介质十分美丽给他安慰….有时这个介质呈现出蛇的形态,并有许多像眼睛的发光点。当他凝视着这个介质时,感到快乐和慰藉”。这里又看到了撒旦的洞穴启示,与穆罕默德经历的十分相像—–不同的是,出现了蛇形态介质,而不仅仅是“光明的天使”;相同的是,罗耀拉和穆罕默德在事件后均陷入抑郁。

10 个月的穴居生活结束后,罗耀拉去往耶路撒冷,接触天主教-方济会教士们,那里的教士们不愿参与政治,所以他们让罗耀拉赶紧回西班牙。于是,罗耀拉回到西班牙,并到神学院学习、和同伴们一起带领门徒。

罗耀拉讲道时,他的一些女性跟随者会变得歇斯底里:“一个无知觉地倒下,一个在地上打滚,一个抽搐、发抖,一个痛苦地出汗”。因为罗耀拉的洞穴经历,他也将自己献给玛利亚/亚舍拉女神,所以很明显,这样的现象说明撒旦介入了。罗耀拉后来一直宣称拥有某种秘术能力。随后数年,因为被怀疑是 Almbrado 的会员,他两次入监。

Almbrado 也就是光明会(illuminati),后文将详细介绍。

人们无知觉倒下与抽搐的情形,可能会让你想起近一个世纪来在基督教会里发生的某些场景,这些在我的“昆达里尼警告(Kundalini Warning)”三部曲里将提及,油管上也有相关视频,敬请完整观赏、以平衡对这些场景的认识。

教皇保罗三世

1534 年,罗耀拉已有了六位核心团队成员,这些人都是罗耀拉在大学里认识的,他们后来都成为耶稣会的骨干。1534 年 8 月 15 日早晨,他们在达蒙特塞拉特山的殉道圣母教会(Church of Our Lady of the Martyrs)的地下室里立誓、将生命献给耶稣会。

有着军人背景的罗耀拉,建立了规则&纪律,领导者无条件指挥下属,罗耀拉成为了首位最高指挥官,他开始反对宗教改革、重建天主教会在欧洲乃至全世界的统治。他们适时地来到罗马梵蒂冈,教皇保罗三世接见、赞扬了他们,教宗需要这样的军队进击宗教改革者。教皇授予他们如下权柄:

“将那些阻碍或者不帮助耶稣会的人逐出天主教会,授予权力,讲道,领弥撒,更换领导人….赦免异教徒,将教徒逐出教会、监禁;使用主教的权柄;坚振、赶鬼、执行等; 伪装…携带可移动的祭坛, 给全体赎罪券, 豁免,世俗权利例外,征税,审判权,裁判权,委派代表、裁判、治安管理。”

换句话说,天主教会授予耶稣会高于教会法的权力,耶稣会可调动一切资源来完成工作。通过这次权力移交,耶稣会成为天主教与宗教改革运动对峙中,最著名、最强大的武器。

耶稣会—精神练习

通往伊格内修斯-罗耀拉的命令之匙,是“精神练习(Spiritual Exercises)”。

”精神练习“建立在罗耀拉在 Manresa 洞穴里的体验& 所领受的秘密知识。罗耀拉基本按照他曾在洞穴里召唤蛇、得到秘密知识的经验作为模板,追随者依样而行。

“精神练习”成为耶稣会一切运动的基石,所有的耶稣会成员,都参与练习,以达到罗耀拉在洞穴里 10 个月所达到的“功力”。

系统的冥想(systematic meditation)、祷告、凝视( contemplation)、可视化(visualisation)、启发(illumination),从而达到某种类似狂喜的恍惚状态。通过这样的联系,追随者们甚至会感觉漂浮在地上。

“精神练习”由一名导师带领,持续 30 天,导师会教导你如何想、如何感觉、什么时候呻吟、什么时候叹气、想象什么;整个练习过程中,将正常的喜怒哀乐切断掉。30 天后,这个人的心智就基本宕机挂掉了,如骡马一般,时刻准备着服从。

一位耶稣会的观察者这么记录:“视觉、视力、呼吸都被重置了,甚至沉默的间歇时间,都可以记录下来写在乐谱上…也就是说,这个人,无论是否被灵启,都变成了一台机器,叹息、呜咽、呻吟、哭、喊、屏息,都会保持同一节奏——-那个被认为最有益的节奏。这样,罗耀拉仅需 30 天就可以将一个人的意志和理智敲得粉碎。”

经过类似“洗脑(brainwashed)”的练习并持续训练,信徒们成为耶稣会的牵线木偶。耶稣会的章程规定,耶稣会会员须立即对上级做合规的响应,完全牺牲自己的意愿,视自己已死、无条件遵从上级指令。

通过宣告耶稣会的总会长(General)站在耶稣基督的地位上,章程要求会众表现确定而无可质疑的顺服。像教皇一样,总会长获得了统治灵魂的权力、从而也获得了世俗权威和控制权。耶稣会章程文本中,有超过 500 处教导,要求会员们相信耶稣会总会长的身体内,驻有耶稣基督。

类似亵渎上帝的段落还有:“无任何规章、声明或生活守则,可以确认可恕之罪或死罪的范围,除(耶稣会的)长官以耶稣基督之名、或以圣洁美德之名命令,这些命令应被遵从,有益于完全美善;跟随圣洁的耶稣基督、我们的创造者和上主,让爱和对一切美善的追求,代替恐惧,最终胜利。”

以上糟糕的文本的意思是,耶稣会的上级长官可以“耶稣之名” 让下级干坏事,只要他们感觉目的正当,或者为通向上帝更大荣耀,可以不择手段。罗耀拉甚至说:“我相信,我所看到的白色,若等级教会定义它是黑色,则它就是黑色。”

对等级教会系统上层的完全、盲目、机械的遵从,是这些命令得以运作的基石,整个组织受教皇的统辖,是梵蒂冈最为热诚、奉献的战士,他们依靠秘密行动和欺骗攻击敌人—–宗教改革者(新教徒)。

若通读耶稣会的誓词,我们将更全面地理解他们诡诈的意图,下一章节将提到这些誓词。继续之前,必须再引用圣经里使徒保罗的话,他写给提摩太说,在末后的日子里人们将离开真理,跟随魔鬼欺骗的灵

托尼-坎波洛

以下是一位受欢迎的美国牧师(新兴教会),Tony Camplo,他在<成为真实的基督徒>信中这么写:”我学习天主教里“重生经验“的方式,特别是罗耀拉所说的精神练习,他是耶稣会的创始人,曾是一位士兵,受伤后长时间在医院里康复,这段时间里他的心专注在上帝身上。像其他天主教徒一样,他发展了“与上帝合一”的经验。

他逐渐感觉到对精神纯洁的强烈渴望,并相信这将让他经历到上帝在身体内完全的同在。在宗教改革之后,我们新教徒(抗议宗)从第 15 世纪开始落后了,我觉得我们落后天主教太多了,罗耀拉方式的祷告,对我很宝贵。借助天主教(死去的)圣徒的帮助,我的祷告生活更加进深了。”

要知道,“天主教圣徒”的背后是魔鬼,精神练习也是出于魔鬼。注意后文将提到的 “新兴教会运动( Emergent Church Movement)”也是一样。撒旦将有毒液体注入基督教,我们需要了解这些运动,不因无知识而误入歧途。即使它出自声称上帝阵营之人的口、以光明的天使的伪装出现。

耶稣会的誓词

阅读耶稣会的誓词,我们将更准确地了解天主教耶稣会如何破坏宗教改革。此时须警告的是,一些扭曲、令人不安的信息马上要出现,这是一些极度恶心的文本。

但是阅读这些文本很重要,可借以了解耶稣会,并深入了解撒旦的策略。直到今天撒旦依然使用类似的策略。记住,他没有新的招数。顺带提下,脸书上我也放了这些文本的拷贝。

伊格内修斯-罗耀拉

“我的孩子…你已被教导扮演一名伪善者,在天主教会中,成为天主教徒,成为一位监视者;不要相信任何人。在宗教改革者中,成为宗教改革者;在胡格诺派,成为胡格诺;在加尔文宗,成为加尔文主义者;在抗议宗,成为新教徒。取得他们的信任,甚至到他们的讲道台上讲道;尽可能激烈地抨击我们圣耶稣会和教皇,甚至可以到犹太人中,低下头来做一个犹太人,这样可便利地收集更多的信息、更好地成为教皇的忠诚战士。

潜伏下来,在独立、科学艺术繁荣、安宁的国度、行省、社区里,在宁静处,撒下嫉妒和仇恨的种子,挑拨他们发动流血战争,制造革命和内战。战争里选好阵营,然后暗中联络在对方阵营里的耶稣会兄弟,当然,公开场合里彼此应继续表现敌对态度。这样,在交战双方缔结和平条约时,天主教耶稣会将成为获益者……

一切都是为目的服务的手段。成为间谍,尽力通过各种渠道收集情报,在新教徒圈子、各阶层异教徒、商人、银行家、律师、大学教师、国会立法机关、审判机构、国务院中阿谀逢迎,获取他们的信任,在一切事情上誓死效忠教宗、成为他忠实的仆人。”

迄今为止,你已得到一些手册,从菜鸟到神父助手、告解人、神父,但依旧未被授予(教皇之)罗耀拉军队里必要的指挥权。在上级的领导下,适时成为管道和刽子手,因为若手里没有异教徒的鲜血,他就不能成为将军管理军队。

因为,“若未流血,无人可以得到救赎”。因此,为了更好地尽忠、确保得到救赎,你需要宣誓效忠教皇,重复我的话这么说…. :我保证并宣告,当机会出现、就发动对新教徒/自由派的秘密或公开的战争,我将彻底消灭他们;无论年龄,性别或其他,吊死、烧死、消耗、水煮、剥皮、窒息、活埋这些邪恶的异教徒,将他们中的妇女的胃和子宫撕碎,将他们中的婴儿的头部撞在墙上打碎,彻底消灭他们的族类。

任何时候,我将听命与教皇统御下的—-耶稣会,若不能在明处,那么就在暗处秘密地使用毒杯、勒带、匕首、子弹,对任何名誉、阶层、尊严、权威无区别地对待。”

阅读以上文字,可了解到这些令人震惊的策略,归纳如下:潜入成为系统、文化或组织的一部分,然后从事破坏工作,撒下仇恨和分裂的种子有时,将自己放到台面上,然后在幕后秘密从事完全不同任务;有时,两个敌对阵营的人,却秘密为同一目标努力。

这种形式的攻击,有时候又被称为“第五纵队(a Fifth Column)”,意思是,最有效的进攻,不是来自东、南、西、北这些外部进攻,而是来自内部。

西塞罗(Cicero)曾说,“即使全国是傻瓜或野心家,国家也不会沦陷;但若有叛国者,那么亡国无可避免。敌人站在城门口,并不可怕,因他扬着旌旗为人所知;叛国者在城内自由来去,他诡秘的煽动细语,在外街里巷瑟瑟作响,即使在政府的门廊亦可听见。

叛国者并不以叛国者的身份出现,他与人们口音相近、戴着精致的面具和外袍,他勾引人心至深处的卑鄙。他腐蚀国家的灵魂,他夜间无声无息地毁坏城市的支柱、感染政体令其无法维持。蓄谋者更应令人恐惧。”

第五纵队策略,是撒旦的商标(trademark),他用这样的策略曾说服 1/3 的天使一同堕落、成为魔鬼的军队。撒旦在天使/人类的身边轻声耳语、引诱他们离开上帝。

最近,我听说,女巫会曾派遣一些女巫进入当地教会,她们公开地出现在礼拜聚会中,然后暗地里从事内部破坏。若敌人从外部被攻击,很容易组织防御并反击;若敌人使用诡计获取了内部的信任,则可被轻而易举地被摧毁。

无法想象人们如何去执行耶稣会的这些畸形誓词。回忆下,被设计来消除人正常情感、把人变成机器的的“精神练习”吧,罗耀拉的“洞穴经历”里,有许多被魔鬼影响的成分,执行这些誓词,和“精神练习”高度相关。

耶稣会的 H. Boehmer 写到:“灌输到我们身上的精神力量的影响,后来很难被消除…..这些力量会浮上水面,即使多年未提及,它依然时而出现;最后,我们已无法控制自己,不得不被难以抗拒的冲动所控制。”

换句话讲,经过“精神练习”,耶稣会的菜鸟们被邪灵附身了,并按照这些邪灵的意愿来行动

耶稣会的道德

无个人责任(No Personal Responsibility)

因耶稣会的行动基于对上级盲目的服从,会士们被告知无需对所做的负责,甚至无需对上帝负责——于是他们成为等级教会里的牵线木偶。一位教授让自己的学生成为一名天主教教士时说:”若你按照上级的命令做事,就无须为你的行为向上帝负责。若上级欺骗你,那么就任由他们欺骗,他们会对此负责。若你遵循基于基督教哲学的”谦卑与服从“的金律,那么你的罪(sin)将被转嫁给他们。”

看看,这多么充满欺骗性?他的意思是:不必担心,你无需为自己的行为向上帝交账。“不会被上帝审判“的信念开始出现在他们脑海里,他们开始干坏事。若上级让他们杀人,他们会想:服从命令就好了,上帝不会让我负责的,要受责备的是上级。

这是等级制用来克服、摆脱个人良知的方法,把这个方法和”精神练习”里超越正常情绪、灌注魔鬼到人体内的教导一起看,就可以明白,耶稣会是如何让暴力极端行为成为可能。

不择手段(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

第二条重要的原则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记住这一条,它很重要,在此格言面前正确与错误的绝对界限模糊了。以”上帝更大的荣耀”之名,罪恶和暴行被允许、被信服。

事实上,耶稣会士眼中,如果干坏事可以取得好的结果,那么这个坏事就是”圣的”—-不管它本身多么恶心。可以撒谎、欺诈、偷窃、奸淫或谋杀,只要结果在你眼里是好的,那么手段就自然而然地正确了。伊斯兰教里也有这样的原则,若为真主安拉的缘故,撒谎、欺诈、谋杀和其他暴行都可接受。

可能论(Probablism)

第三个原则是“可能论”,很扭曲的一个原则。若耶稣会士要做一件事,但知道这非常可能是不合法的,此时只要他同时可以发现哪怕一丁点合法的可能性,就会继续干下去。比如他咨询了 100 位老师或医生,99位认为事情是不合法的,然而只要 1 位认为是合法的,那么他可以依据这 1%的可能性来判定此事的合法性。

1%的外界确认让他们继续下去。这是自我欺骗的一种形式,在自我欺骗里保持”良知清白”。

引导意图(Directing The Intention)

第四,是关于“引导意图”的概念。若一个人同时做了好事/ 圣事,也干了坏事,则灵魂无盈余,亦无亏损。根据这个理念,如果耶稣会士专注在所谓的“圣事”上,杀人、撒谎、欺骗、偷窃都没关系,灵魂依旧洁白如雪。这是耶稣会系统里比较深的欺骗法,甚至被会士们用来自我欺骗。

模棱两可” /”对声明保留”(Equivocation or Mental Reservation)

第五,有一个”模棱两可”或”对声明保留”的教义信条。教义允许耶稣会士里外有别,即使用完全无关的表象表达隐秘内涵。这和秘密宗教一致,真正目的隐藏在双重意义的秘密符号里,这些符号看起来都很平凡。

一位耶稣会士引用到:”允许使用混淆不清的术语,引导人们错误地理解,….,耶稣会士发誓从未做某事(事实上他做了),方式是加上一个日期、场合条件,如时间在出生前等。意图决定了行动的质量,可以通过大声宣告或否认、然后轻声加上一些后缀,从而抹除谎言、使声明变真实。”

举个例子:一位耶稣会士周四杀了人,警察将他带回审讯、问他是否杀人。耶稣会士回答:”我并没有杀他”,这是一个谎言,因为他确实杀了人。但马上,他又轻声加了两字”周五”,即“周五我并没有在杀他“。”周五”两字发音太轻、基本无法听悉,却因加到了整句话的结尾,使谎言变成了实话。这样,耶稣会会士即使事实上做了伪证,在他们自己的眼中、依旧是无可指摘的。

耶稣会的崛起和衰弱

耶稣会和秘术(Jesuits and the Mysteries)

像往常一样寻找显而易见的巴比伦宗教的线索、撒旦的痕迹,我们找到了 John Baptista Posa 的耶稣会信条:“我相信两个上帝…..自然而然的,父亲-母亲的概念就可以被认为是上帝和童贞女(玛利亚),就像他们雌雄同体一样。”

以上是巴比伦假神宗教的基本教导:男神与女神从同一渊源而出,即巴力和亚舍拉。耶稣会士们精通占星术,并在自己创建的学院里,教导占星术。以下图表来源于耶稣会:

20 世纪美国最著名的占星家和通灵者,简-迪克森(Jeane Dixon)写到,“童年时,一位聪明的耶稣会教士教导我占星术,他是属上帝的人,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说占星术是错的。”

而且,耶稣会有来自巴比伦的金字塔等级制度:

在最顶上的总会长,罗耀拉排位第一。耶稣会的总会长被认为是“黑教皇”,“黑教皇”是目前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虽然世界上知道”黑教皇”的人其实并不多。耶稣会里,所有知识被分割为各个等级:

耶稣会的各等级是一个同心圆,从外环到内环,每进阶一级,都必须说全新的誓词。前文我们提到的那个誓词,其实并非最终、最高级的誓词。通过进阶、终身遵循这畸形的命令后,他们将进入最隐秘的内环—-耶稣会的秘术(上图带 M 的图标显示)。

一些人到达了那里,也只有到达那个最终的启示高度时,他们才会真正发现他们的系统及其毕生的工作,是为路西法、古蛇服务,而非上帝。罗耀拉所宣称的,洞穴里天主教秘密教会的全景图,这才真正显现出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