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们的敌人》——完整版本(十一)

https://mp.weixin.qq.com/s/5z0IMgN6pPuyzu-4hPTlIA

原著: Mark Fairley

翻译人:@heheaiyesu, @Tories

版权保护,最终解释权归 Mark Fairley

耶稣会的扩张(Jesuits Expand)

捷克布拉格的耶稣会大学                      墨西哥的耶稣会大学

耶稣会在欧洲迅速地扩张,在各地建立学校,赢回一些被新教徒夺取的失地。通过控制教育,他们控制了信息的流转,从此控制了下一代人的世界观。

若登陆波士顿耶稣会学院的网站,将看到他们所承认的东西:”1547年,罗耀拉在西西里,为非耶稣会士的青年人创建了一所学校,他看到这是一个塑造青年人心智灵魂的机会。带领人们来到上帝面前,他通过影响这些青年人,影响了更多他们周围的人群。”

这些为各年龄段儿童创建的学校,在全球迅速复制,成为让人们回归罗马天主教的一个秘密运动。不同于其他天主教机构的是,耶稣会学校积极地鼓励新教徒儿童入学,这个策略让他们有机会将罗马天主教的仪式、符号灌输给下一代

耶稣会特别瞄准富裕、有社会影响力的新教徒家庭,因他们明白,这将使其所教导的世界观流淌向社会的方方面面。耶洗别的灵会努力进入那些有能力的男人们的身体里,并通过那些男人影响其他人。

耶稣会派遣传教士到中国这样遥远的国度。将耶稣会植入其他文化很重要,通过学习他国文化和宗教,耶稣会士成为教师并尽力获得有影响力的权位,他们难以置信地尽忠奉献、努力、自律,为促成计划而倾倒生命。无论到达何处,耶稣会士就像在罗马天主教一样,与当地的宗教和文化妥协融合、站稳脚跟;而当返回欧洲时,他们将来自遥远国度的邪术和假神思想带回母国。

耶稣会士来到中国

在英国,耶稣会使用了”第五纵队”策略:1560 年代耶稣会士进入英国后,冒充安立甘宗牧师、站上了英国国教的讲台传道。1568 年发生了一件戏剧化事件,一位以英国国教牧师身份出现的耶稣会士,不小心丢掉了一份秘密须知,秘密须知里是关于如何侵蚀破坏英格兰教会的文本。

监察人员在搜寻这位耶稣会士的房间时,还发现靴子里藏有更多的文件,包括耶稣会执照,以及教皇派厄斯(Pope Pius)的手谕,授权他按照需要讲道、在英国国教中制造仇恨与分裂。耶稣会认为摧毁教会的最好方式,莫过于以牧师的身份渗入教会,在讲台上制造分裂、引入天主教仪式

西班牙无敌舰队覆灭

耶稣会多次计划暗杀英国女皇伊丽莎白一世、以令英国重回罗马的怀抱。1588 年的西班牙无敌舰队(Spanish Armada)进攻英国,就是为颠覆被罗马天主教认为是异端的英国女皇。

西班牙无敌舰队被击败了,但耶稣会誓词确是真实的,无法公开而只能秘密获得。伊丽莎白一世死后,詹姆士一世登基,1605 年耶稣会的盖伊·福克斯(Guy Fawkes)主导声名狼藉的“11 月 5 日火药阴谋”,计划引爆议会大楼、杀死詹姆士一世&上下两院全体议员,但计划失败了。英国在每年 11 月 5 日这一天都会举行庆祝活动。

耶稣会被一些人怀疑应对 1666 年的伦敦大火负责,但暂无法找到足够证据——-1667 年,一位自称天主教的人写了一本书,书中将教皇描绘成横扫伦敦城的火焰。

的确,耶稣会在英国备受挫败,但在欧洲大陆却是屡建奇功。在意大利、西班牙、葡萄园、奥地利站稳脚跟后,耶稣会将目光转向了德国—–宗教改革的起始点,耶稣会在德意志获得了对诸侯的影响力,并开展针对新教基督徒的迫害。

三十年战争

耶稣会誓词,有”为天主教的缘故制造国与国之间的分裂与流血冲突“的部分。为实现此誓词,耶稣会迫害基督徒,导致欧洲分裂、战争流血事件爆发,他们迫害德国基督徒,1618 年直接导致三十年战争(30 Years War)的爆发。虽然新教国家瑞典加入战争、保护德国免于回到天主教的黑暗世界里,但德国依然遭受相当大的毁坏。

奥匈帝国,耶稣会极具影响力并控制了帝国皇帝、离清洗全境的新教基督徒仅一步之遥。

16 世纪中叶的波兰,因为接受宗教改革而成为当时欧洲强大的国家,后来耶稣会在波兰也取得了强大的影响力,这种影响力导致波兰国家衰弱、睦邻政策惨重失败,最后波兰濒于灭亡。

法国,耶稣会渗透的速度较缓慢,但在教育机构获得了主导权。1589 年,耶稣会策划并成功暗杀法王亨利三世、以及他的继任者亨利四世。耶稣会认为,杀死”异端”国王是他们的权利。

INRI,在圣经里的意思是”犹太王,拿撒勒人耶稣“,被挂在在耶稣头顶的十字架上,以罗马文书写——然而,耶稣会给了 INRI 一个隐秘含义,即:”杀死不虔诚的统治者(It is just to annihilate impious rulers.)” 若你读耶稣会的誓词,将明白他们对世俗权柄无任何尊重。

法王路易十四更符合耶稣会的胃口。路易十四由一位耶稣会神父带大,路易十四对新教徒抱持极端偏见、并施以恐怖迫害。因为路易十四的个人生活较为不洁,这位神父小心地利用路易十四的隐私、令其在脚前颤抖地寻求饶恕。

这也是天主教神父们的一种惯常策略—–在告解室里了解隐私,然后敲诈勒索:知识就是权力。及至 1685 年,法国的环境变得如此险恶,以至于成千上万的法国人被迫离开家园、流亡远方,留下的人们将面对可怕的酷刑。

这样的状况在全欧洲出现,真正的基督徒不得不流亡,以躲避罗马天主教的迫害。在福克斯(Foxe)的<殉难者>(Martyrs)中有一些例子。

耶稣会的退潮(Suppression of the Jesuits)

耶稣会在全欧洲持续获得权力与影响力的同时,他们也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和不动产,贪婪、松弛的道德、无止境的政治干预,使各国人民开始敌视和憎恶他们,耶稣会退潮了。特别是在耶稣会的高层内部出现了大面积腐败时,各国当局开始意识到,社会的分裂与骚乱,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耶稣会这个团体。事实上,耶稣会像癌症一般,威胁着整个社会

当局们再不能忍受耶稣会了,1760-1770 年,过去与罗马天主教交好的国家,颁布系统性的政策、要将耶稣会清除出去。虽然此时的教皇克莱门特十三世,依旧支持耶稣会,但欧洲各国均向教皇施加压力,要求其迅速采取措施解散耶稣会。

法国政府强烈抗议耶稣会的所作所为,1762 年法国政府声明:“任何文明国家根本不能接纳耶稣会,它本性里充满对任何属灵与世俗权柄的敌意;耶稣会并不传讲纯正美好的基督福音,而是在瑰美的宗教面纱下,使用间接、隐秘、迂回的手段,将一套孜孜不倦、意图推翻所有政权的体系带入国家和教会……耶稣会的信条并不正当,是一切宗教和诚实原则的破坏者,羞辱了基督美德,对市民社会极其有害,对国家权利、王权、国王的安全、臣民的顺服充满敌意;耶稣会信条更适于煽动地区大骚乱、在人心中孕育并维持最糟糕的堕落”。

注意,耶洗别(Jezebel)或亚舍拉(Asherah)与众不同的特征:对所有政权充满敌意,使用操纵和秘密手段篡夺政权、宣告统御四方——–这不会让我们惊奇,因为罗耀拉曾经花了 3 天时间,将自己献给了蒙特塞拉特修道院里(Montserrat)有着黑童贞女形象的女神,将灵魂交由女神执掌、令其特质彰显。

对教皇的压力变得如此之大,以至于教皇已无法忽视这些压力了,1769 年教皇勉强召集了一次秘密的红衣主教会议,意图压制耶稣会的发展。诡异的是教皇在会议前一天晚上死去,耶稣会,被怀疑是始作俑者。

教皇克莱门特十三世                            教皇克莱门特十四世

继任教皇,克莱门特十四世(Pope, Clement XIV)试图改革耶稣会却徒劳无功,1773 年在欧洲各国皇帝的进一步压力下,他废止解散了耶稣会。一年以后,他被毒死,耶稣会又一次在嫌疑人名单中拔得头筹。

耶稣会被迫解散,至少表面上,它从世界消失了。但在俄罗斯,耶稣会被允许继续存在,因为波兰刚占领过俄罗斯,而耶稣会愿意为俄罗斯的复仇计划提供帮助,因此作为回报,俄罗斯为耶稣会提供避难所。耶稣会对波兰的衰败负重大责任,波兰人更有理由不喜欢耶稣会。

耶稣会作为有效武器的日子到了尽头,撒旦需要改变策略、重新发动对犹太人和新教徒的战争。启蒙时代( The Age of the Enlightenment)开始了。

第三部分 启蒙运动

————–

启蒙运动

被认为是基督教的耶稣会,以其花招、骗术、恶行,令整个欧洲感到恶心。就像中世纪天主教将人们牢笼在无知里、以永葆权力,建立十字军、宗教裁判所、对不愿改信天主教的人使用酷刑和杀戮,勒索、恐惧、恫吓,从无知人们手里积聚大量财富;以上皆是他们在十字架旗帜下的所作所为,以耶稣之名行邪恶之实。那个时代的人们,看到这些丑恶的事,觉得基督教、上帝就是如此丑恶,于是转而将愤怒指向上帝。

对耶稣会与天主教的邪恶的愤怒感,点燃了一场新的运动——“启蒙运动(Enlightenment)”。

今天,因天主教与耶稣会的所作所为,上帝的声誉依旧被玷污。举个例子,当基督徒谴责穆斯恐怖分子以真主安拉之名,把大楼炸掉时,经常会听到以下反驳:“基督教也有类似的记录,十字军东征不就是吗?”这时,很多基督徒要么哑口无言,要么感觉应为十字军辩护一下,或者干脆直接跳过这不光彩的一页。

事实上,十字军并非来自基督教,而是天主教,他们完全不同。而且我也希望让大家知道,被天主教宗教裁判所酷刑折磨、杀死的人,事实上正是新教徒

因此,基督徒为天主教的腐败辩护,就像犹太人为希特勒的大屠杀辩护一样荒谬。邪恶与基督信仰、上帝、我们的祖先都无关,我们的祖先恰恰是邪恶的受害者。这并不是说,基督徒行事完全,而是说,天主教的背后是巴力、亚舍拉女、路西法/撒旦。就像我们所见的那样,天主教的耶稣会,将自己献给亚舍拉女神—-但很多基督徒并不明白这一点,更不用说非基督徒了,期待这种认识能够扭转。

我感觉,耶稣会士们就像属灵意义上的自杀性人体炸弹,的确,当时全欧洲人都憎恶他们,他们声誉尽毁、只得从各国逃离;但对于撒旦来讲,至少,天主教耶稣会已经毁坏了上帝的声誉,而且人们因感觉“耶稣会”是上帝的代言人,而开始憎恶上帝。这是第五纵队策略——天主教耶稣会,伪装成他们想要摧毁的那个东西。

到了 18 世纪,为逃离天主教得势以来持续的宗教混乱、逃离天主教带来的腐败与独裁,人们开始创造一个没有上帝的“新世界”,这是人类史上第一次出现“无神论”的意识形态。

有时,我们会将启蒙运动想象成一个中性的运动,这个运动追寻源自人类自然进化的理性与科学,似乎头顶的那盏灯突然熄灭了、上帝离去了。事实上,这是某种即时反应,一场以“反上帝”为核心的运动发生了,阅读当时启蒙领袖的引述,对此认识更为清晰。

伏尔泰

“可以看见在罗马教会成立之初,他们就热爱控制人类的心智、消灭理性。”-伏尔泰(Voltaire)

“就像你知道的那样,宗教裁判所完全是一个基督教的发明,令教皇和教士们得到更多的权力,并且将整个王国落入伪善。”—-伏尔泰(Voltaire)

“每一个明智的、光荣的人,都应认为基督教派被恐惧所笼罩。”—-伏尔泰(Voltaire)

“今日世界的最大的邪恶是基督教… 世界的每一个有它的角落皆充满了无知与偏见,但事情的复杂性在于,交织巨大声誉、并与传统亲密缠绕的,是罗马天主教教会,它向外展示许多面孔,并在世界各地永远与自由为敌。”—–HG Wells

你看到他们交替使用“基督教/ 罗马 / 天主教教会”。这些引述突出了启蒙运动思想家对基督教与天主教不加区分的事实。他们看到了天主教教会的罪恶,并且决定,若这就是来自上帝的宗教,那么他们必须也丢弃这个糟糕的上帝。

作为替代,他们将转而向知识与科学寻找答案,并将人类自己作为万物的中心。就像亚当和夏娃一样,他们离开生命树,将希望建立于知识树(分别善恶树)那里;他们未发觉已被蛇所欺骗,蛇曾在夏娃耳边细语说:上帝不过是一位要让人停留在黑暗与无知当中的、充满愤怒的神祗而已。

<物种起源>

早期的启蒙运动思想家,在建构一个无神论世界时,都有一个大问号:若把上帝挪开,他们就无从知道世界万物从何而来、如何开始。暗示所有的事物无须创造者的进化论,一直无法获得普罗大众的接受,直到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出版<物种起源>(The Origin of Species)。

这本书直到 1859 年才出版,因此,在该书出版前的 100 年间,启蒙运动的思想家们,即使有心要丢弃上帝,他们若足够诚实,也是无法做到的。他们依然需要某种更高的力量来解释世界如何产生并存在,显然,(以他们贫瘠的脑袋),地球没法突然自行出现。

必须有某种力量导致地球出现。除了上帝,没有其他科学理论可使用,因此,许多人开始倾向于相信一个称为“自然神论(Deism)”的信仰系统。

自然神论

自然神论(Deism)的概念较为模糊,各版本的定义有诸多细微区别,但基本的理论是:宇宙有一个创造者,当创造完成后,创造者就往后坐、让宇宙自己运转。

最流行的比喻是,制造了钟表后令其自行运转,除非表针停转,否则不加干预。钟表形成“表针围绕表盘转动”的自然机制。自然神论中的神祗,并不影响人类事务,仅只依靠自然界的理性和观察—–自然机制。

因为自然神论中的神祗不干预人类事务,自然神论者相信,上帝并不给人任何直接的启示,故而所有的圣书,都不过是人类对宇宙真理的解读而已;圣书中可能有一些智慧,但都不是从上帝口中说出的真理,没有美善的、神圣的启示。

自然神论者相信,世界上所有的神祗,都是同一位神,只是起了不同名字而已。没人有资格说,他的神祗比其他神祗更高级。因为厌烦了宗教战争,人们乐意抛弃绝对真理,并不再为“我才认识真确的上帝”而掐架。

类似“所有版本的上帝皆正确”的解决方案出现了,大家和平共处,每个人都有一块“真理的断片”。

因此,上帝更不好定义了,而且定义本身更加主观,上帝成为你天马行空想象的、任意称呼的那一位。自然神论者开始将“天道(Providence)”这个名字放在上帝身上。这个普遍意义上的上帝在形形色色的宗教中存在,也在自然界被观察而得,但不能个人化、面对面地被认识。

自然神论是泛神论(Pantheists)的先驱——-泛神论认为,自然就是上帝,树木、石头、鸟、河流都是上帝。自然神论者认为,上帝通过受造物与人类交流;泛神论者则更进一步,认为上帝等同于受造物,他们惟妙惟肖地将上帝描述成一位女性,如自然母亲(Mother Nature)或地球母亲。

若习惯这样称呼,我们极容易滑入泛神论。自然母亲或地球母亲都是无稽之谈,只有一位作为“父”的上帝。有时候,人们将自然母亲人格化,称呼她为盖亚(Gaia,大地女神),注意到没有,这又是一位女神。

盖亚女神

自然神论也是普救论(Universalism)的先驱,普救论认为,只要信神(无论哪一位),每个人死后都可以上天堂———-上帝在不同人群中的名字不同,相信哪一位神都可得救。

愈发向科学俯首的自然神论者们,甚至开始将上帝作为某种科学术语,如涵盖性术语(umbrella term):宇宙伟大建筑师(GAOTU,The GrandArchitect of the Universe ),它对宇宙有规划,而且人们可以通过行动改变规划的方向——-就像修理钟表一样,世界向着必然性滴答前行,而人类补强这些个规划。人类开始号称可以依靠习得知识、演绎进化而通往启蒙的状态。

人们的所做所为,有力地消减上帝的概念。他们的小脑袋里,还不能完全没有上帝,但他们也不喜欢每天生活里都有上帝;在达尔文的进化论出现前,自然神论成为人类所需的中间阶段。

你会发觉魔鬼天才式的聪明,在控制着这一切:启蒙运动成为对宗教改革的有力反击。因天主教的放肆,人们开始弃绝上帝,而与此同时,撒旦的多神秘密宗教混杂进来,自然神论中,世界上所有的神祗都是同一位上帝,只是起了不同名字而已。

现在,这些启蒙自然神论者(Enlightened Deists),开始寻找另外的属灵真理,他们离开基督教上帝,加入共济会(Freemason)。共济会的历史基本是隐藏的,在某一特定时间点以前,它是个平淡无奇的组织,这个特定时间点之后,成为一种自然神论教会,最后它成为纯粹的巴比伦秘密宗教

共济会的起源

共济会起源于中世纪英格兰、苏格兰和法兰西的石匠行会(stonemasons),这种行会在启蒙运动前就出现了。石匠行会成员们秘密交往,并成为城堡、大教堂与主要建筑物的重要的建设工匠。

做为兄弟联盟,他们自由在城镇间往返、在建设工地干活儿。隐秘握手及一套符号逐渐发展起来,以确认彼此的行会身份,行会(guild)本身具有排他性、不允许外人随便加入。这些行会又叫做小屋(Lodge),是联盟的原始形态,存在的目的在于,达成成员内部的互保&信任。

行会的隐秘性,使其有能力垄断、控制知识—–若每个人都掌握了全部知识,原来的熟练石匠就无法如此广受欢迎,工作量和报酬都会受到影响。即使在这一低层次的舞台上,我们依然看见,人们通过尝试控制信息的自由流通,从而维持原有权力& 力量。

17 世纪的苏格兰石匠行会,甚至发展出“接头黑话(passwords)”和隐秘握手,并迅速散布到所有石匠行会。情况并不止发生在石匠行会,在中世纪各行各业的公会中,隐秘交流手段变得极为平常。是特殊技能知识或行会,给了这些会员们威望和垄断能力,因此他们试图保护这一切。这是较低层次的共济会的起源,那个时代是”操作性(operative)共济会”,是字面意义上的“建筑业操作”。

宁录                                                         <古老指示>

但是,早在 14 世纪,我们开始看到一些危险的征兆,因这些行会和宁录有着一定程度的关联。14 世纪下半叶,一百一十五本份称为<古老指示(Old Charges)> 的文本,被装订在一起,描绘出行会的本质、组织和行动方式。

一份公元 1425 年的手抄本,显示出石匠行会认为宁录是世界首个伟大建筑—-巴别塔的推动者,还是巴比伦帝国许著名城市的设计者与建设者,于是,石匠行会尊崇宁录为创始人。

现代石匠公会中,依然存在”宁录的誓词”与”宁录的指示”,并被教导成员背诵、遵行。回忆我曾提到过的:宗教将继承其先知的特质与性情。这个理论此处也成立,<古老指示>建立了基于古巴比伦秘术的属灵原则。

可接受绅士

一段时日后,石匠行会逐渐开始注重属灵隐喻,并减少对建筑物建设的关注度。17 世纪后期,随启蒙运动的持续推进,石匠行会开始让”可接受绅士(accepted gentlemen)”加入其中,这些”可接受绅士”与建筑业并无联系。

一些人暗示是因为贵族们对建筑学的兴趣增长了,但事实是,人们逐渐认为—-石匠行会& 行会秘密& 象征符号,拥有古文明一脉相传的隐秘真理,加入石匠行会将使其获得成功。

18 世纪早期,所有的石匠行会原则的起源重心,转移至属灵寓意,在此任举一例:”未经成型的石头”象征婴儿期的人—–粗糙而未经雕琢;经雕琢的石头,则代表“经年累日,在虔敬、美德中生活的人们,这些人只能被神话语的圆规 & 自我良心的角尺试验和认可”。 这里所说的交易工具—–圆规和角尺(Square and Compass),被用来描述灵与哲学。

启蒙运动带着人们离开上帝时,精神空缺立即被共济会填充了。当时影响力最大、最有能力的启蒙运动的发起者和撼动者,包括政治家、科学家甚至牧师,是共济会的创始人。

共济会不再是操作型的,而变为思想型的—-它与体力劳动的建筑业无关了,符号背后有了真实的属灵含义。宁录与巴比伦接管了整个共济会组织,发起者不再视自己为教堂或城堡的建造者,而是新社会的建造者——新社会将脱离(天主教的)宗教暴政。

英国的第一个大共济会

共济会基于”启蒙真理”,而”启蒙真理”则源自古代文明的薪火相传。1717 年,第一个大共济会(Grand Lodge of freemasonry)成立,这是首个正式形态的思想型共济会。共济会事实上成为了自然神论教会,并事实上成为古代秘密宗教的现代形态,聚集历史上一切秘密宗教的”智慧”。

接下来,共济会将带领我们了解声名狼藉的光明派(Illuminati)。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