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们的敌人》——完整版本(十二)

https://mp.weixin.qq.com/s/RoO38-Ld-3hd36_YA4fjew

原著: Mark Fairley

翻译人:@heheaiyesu, @Tories

版权保护,最终解释权归 Mark Fairley

共济会—-光明会/ 光照派

任何谈到光明会的话题,通常总从亚当.维斯豪普特(Adam Weishaupt )开始,我也将从他开始。

1748 年 2 月 6 日,亚当.维斯豪普特出生于德国的巴伐利亚,七岁的时候他入学于一所耶稣会学校,并在青年时代被灌输了神秘宗教的理念,这帮助其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和思想观念,并终其一生无法摆脱。再长大一些,他还学习一门叫“古典宗教”的课程,实际上是古典秘术的委婉讲法。因此,维斯豪普特长大成人以后,已经对神秘宗教非常精通了。

1773 年,当教皇克莱门特十四世废除耶稣会时,维斯豪普特继续学业,并成为一位天主教教会法的教授——这个职位只能由耶稣会会士担任。一年后,他被吸收成为共济会秘密社团的成员。

1774 年,亚当.维斯豪普特加入共济会时,共济会已成为一个完全秘密的社团,但仍然以一种金字塔式的知识等级制度组织起来。处于社团底端的大众或“麻瓜(Muggles)们”,完全不知道教义&仪式背后所真正隐含的本质& 意义。只有沿着秘传知识的等级上升的时候,他们才能接近在真理顶端的路西弗的“全见之眼(All seeing eye)”,或共济会的“光明(Light)”,这时他们的意念就被“照亮”了。

我曾以过去时态引用过它,其实,今日同样适用:苏格兰版本的共济会仪式中,这是广为人知、长期实践的仪式,体系里至少拥有 33 等级,像弟兄会(The Shriners )一样的光明会,还有更高更多的精英等级

低位阶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隶属于一个崇拜巴力、亚舍拉和路西弗的团体,相对高几个位阶的光明会会员也被误导了,甚至那些被吸收进入共济会的基督徒,也相信共济会与基督信仰可以并行不悖。

维斯豪普特可不是这样的“麻瓜”,凭借耶稣会背景、通过“古典宗教”所习得的神秘宗教知识、希腊哲学,他很清楚共济会教条和仪式的起源。1776 年 5 月 1 日,也就是他加入共济会第 2 年,耶稣会正式被教皇解散第 3 年,他开始在共济会这样一个秘密社团里,建立自己的精英社团、将社团建立在与耶稣会秩序并行不悖的的原则和技巧上。

他计划招募前耶稣会士作为他自己社团的发起人(该计划基本失败),并准备把这个新的秩序叫做“完美者的秩序”(The Order of Perfectibilists)。不过,当时他们另外一个名字更为有名,就是“Ordo Illuminati Bavarensis”,简写为“Illuminati”(光明会),光明会的意思是“被照亮的人们”(The Enlightened ones)。

光明会是共济会的精英团体,认为自己的思想被秘传知识所照亮,他们以知识的优越性、比常人获得更多启示为傲(无论是不是共济会员)。以金钱来资助这一团体的人,据说是一位名字叫梅耶·罗斯柴尔德的人,后文将介绍。顺便提一下,维斯豪普特的德语名字翻译过来就是“领导那些掌握知识的人”,“Adam(亚当)”这个词的意思是“人”, “weis(维斯)”意思是“掌握(知识)”,而 “haupt(豪普特)”意思是“领导者”。

光明会,基本上就是披上了自然神论或者世俗的外衣的耶稣会。维斯豪普特游说以前的耶稣会士加入光明会时,许诺恢复他们过去的影响力。但只有两个人接受了他的邀约,其他人都拒绝了。

维斯豪普特的骄傲受到了伤害,遂转而开始攻击天主教会,宣称天主教会是他的敌人—-至少在公众场合是这样。这帮助人们认为,维斯豪普特的工作似乎是反天主教的,而反天主教情节,在那些他试图网罗的人群中是一种普遍的情感。

就光明会的愿景来说,维斯豪普特确实给光明会注入了与耶稣会相同的理念——这些理念拥有耶洗别和亚舍拉的特质。像耶稣会一样,光明会的目标除了绝对的权力与控制,没有别的

最令人担忧的是,他们保留了耶稣会的核心信条,那就是“只要目的正当,可以不择手段”,这个诅咒会让无数的暴行正义化。

这个目的,就光明会来说,就是毁灭所有的基督教,推翻所有的政权,并创造一个世界新秩序(New World Order)

自然神论者、共济会会员和光明会会员认识到,国王和女王的世俗权力是由教皇的属灵权威赋予的,而教皇在幕后有效地掌控着君主国家,就像宁录和塞米勒米斯以宗教权威来保持对帝国的控制一样,欧洲的君主们也寻求教皇的承认,以此来控制他们的领土。

如果教皇不承认,君王们的统治几乎就会丧失合法性。因而在大众的眼中,欧洲的君主国家与腐败的天主教系统难分难解,这是一种教会和国家的结合,世俗和灵界的结合,后果是极度的压制和邪恶。

因而,光明会的解决方案就是将教会与国家分开,并逐步毁灭它们。基督教一旦被消灭,自教皇而来的君王统治合法性就不得不被颠覆。革命必须发生,这革命就是光明会努力要推动的。

约翰.罗宾逊(John Robinson)教授,共济会员,同时声称是一名光明会会员、加入了这个精英秩序,在自己的书<阴谋的证据>(1797 年)中这样写道:“光明会是由一批教授和知识分子构思,组织和鼓动起来的,他们中的许多人不仅杰出,还很狡诈和聪明,他们已经决意将自己的聪明才智完全交给魔鬼来使用;阴谋不仅是由共济会员以共济会的名义策划的,也是由邪恶之人策划用来实现自己的目的,共济会不过是他们的工具而已…………

我发现共济会的隐秘地点在每个国家都用来散布宗教和政治观点,这些观点不会出现在公众之处,以避免将制造这些观点的人暴露在极大的危险之中。我还发现,这种不负责任,逐渐地鼓励那些本来就很放纵的人变得更为大胆,开始教导那些颠覆性的教义……以破坏对政府的信心……在我已经能够跟踪这些尝试…..这些尝试以哲学的火炬照亮世界这样的可疑借口来掩盖…..

我发现这些学说逐渐扩散,并与共济会的不同系统混合在一起,最后一个团体被建立起来,表达自己要拔除所有宗教机构,推翻欧洲所有现存政府的目的。接着,他们将进一步占领扩张他们的动作、覆盖全球。”

正是不必拥有产业就拥有财富、权力和影响力(例如,不用为产业工作);并且,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们必须废除基督教,然后…..这种全球性肆意放荡会导致他们与所有的邪恶联系在一起,让他们能推翻欧洲所有的国家政权,在那以后他们会考虑更远的征服,将他们的活动拓展到地球的其它地区。”

这段话的中间插入了一段重要的陈述,指出了消灭基督教将导致“全球性的放荡”,这一点在今天仍然是真实的。城市、国家和大陆的“属灵温度”,依然取决于基督教会的状态。如果我们发现文化正堕入邪恶,有可能是基督教会出了问题。

教会仅仅是存在于地球上,就可延缓人类堕落败坏的速度。我们可是被上帝教导做光和盐的,盐有多咸,将保护社会道德标准不至降低;光有多么明亮,将决定我们居住地的(内在)景况。

罗宾逊接着进行了进一步的解释:“一个团体被建立起来,表达拔除所有宗教机构、推翻欧洲所有现存政府的目的……这个团体的领袖以不受制约的权力统治世界,而世界的其余人,只是这些看不见的领袖们实现野心的工具。”

罗宾逊描绘了一个秘密的等级层次,一小帮被照亮的精英们统治着“麻瓜(Muggles)”大众,不过这次的规模是全球性的

维斯豪普特很清楚,共济会的秘密性是光明会的理想工具。他说:“我们的秩序的力量就在于隐蔽性,它永远不会以自己的真实身份出现,而总是隐藏在另一个身份,另一个职业的后面。

没有比共济会的底层更适合这种情况的了,大众会习惯它,对它的期望也很少,因而就很少会注意到它。其次,学习或者文学社团也最适合达到我们的目的,如果共济会不存在的话,我们会使用这些社团作为伪装。

共济会被选中作为伪装,是因为它已经被大众熟知,并且大家认为它是无害的。共济会起源于工匠们的行会,这意味着普通人不会认为它有什么,这真是完美的伪装

光明会/ 光照派的主题

当我们讲到共济会和光照派的主题时,会发现自己正在一片相当阴暗的浑水中探险,这片浑水,已成为持续数十年阴谋论的流血温床。许多人已经注意到发生在今日世界的古怪事情,他们得出结论,认为这些并不是偶然的巧合。

这里一定有什么事情在发生—-巧合实在太多了。若看了那些放在 YouTube 上的视频,你很可能成为他们的一员。不幸的是,这最终导致一些极其疯狂的解释,我感觉这些解释会削弱真相。

让我以一种更加合理的方式来解释这些事情吧。

美剧<辛普森一家>有一集故事中,爷爷和 Homer 发明出一种药物(催情药),能让所有斯普林菲尔德(Springfield)的成年人很早就上床睡觉。天真的小朋友们无法理解发生的事情,就聚集在 Bart 的树屋里讨论这些古怪行为的可能解释,他们开始以各自不同的想法来解释,最后得出了离奇的结论,即这些事情与吸血鬼和外星人这些东东有关。因为没有相应的知识来适当解释,孩子们对事实的解释荒谬可笑,但却并不意味着无法得到合理的解释。

我们所做的研究也是这样,事实是如此惊人,以至碰巧发现的人被迫试图以某种方式解释它们。问题是,大部分人做这样的尝试时,并未拥有基督世界观,故而缺乏相应的基础和背景来获得事情背后所隐含的真正意义。这么说可能会得罪很多人。

事实是,若这个世界最基本的事实得不到好的理解—–包括关于上帝的事、路西弗和邪灵的堕落、人的反叛、救赎的必要、耶稣的死与复活、撒旦的下场等等—–那么,正确理解那些隐蔽和神秘的事物,将成为小概率事件。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用 39 章的篇幅到达这里,那是在为合理理解这些事情奠定基础,惟透过圣经这个镜片,世界才能被看得真切

缺少基督世界观,很多人转而用外星人、时间旅行、邪恶之人等比较尴尬的胡说八道来解释。但千万不要让这些解释来削弱事实,那儿确存在着不少未解之谜。

基督徒与世俗世界的区别在于,基督徒知道灵要比物质更重要,因为灵实际上决定了物质,一如推罗王控制推罗王子。

<约翰一书>2  告诉我们,许多敌基督的已经来了而且就要来,这意味着许多血肉之躯想要实现撒旦的意愿,这些人代表撒旦。更重要的是,在他们背后的灵界势力。

基督徒所进入的,是一场灵界战争,而不是血肉战争;耶稣再来之前,灵界战争一直持续。所以当某人说,事情是被秘密计划好的、总会以特定方式发生。他们是对的,但这些事情总有一个灵界的根源。

深入光照派的原则,会发现他们几乎就是我们所观察到的耶稣会秩序的延续。例如,亚当.维斯豪普特写道:“如果想要摧毁所有的基督教和所有的宗教,我们可以假装有一个独一的真宗教,记住,只要目的正当,就可以不择手段……但这不过是个假象,那些我们用来拯救你的,那些有一天我们用来将人类从所有宗教中要拯救出来的,其实只不过是一个虔诚的欺诈行为,我们保留它,是为了有一天将我们光照派的邪术或者哲学等级揭示出来。”

我们又一次看到这句话:“只要目的正当,就可以不择手段。” 光照派可以做任何的坏事,只要最后的结果是“好”的,这结果就是进步到新形态的社会。这样能导致,实际上也真的导致了,暴力革命和财产、生命和社会的毁灭。

光照派的一条座右铭是“Ordo Ab Chao”,意思是“从混乱中建立秩序”。光照派会将战争、内乱和猜疑等等引入社会,在制造这些混乱的前提下,接着入场提供他们自己的解决方案,这时人们就会抢着接受了。他们将“第五纵队”这个间谍网络植入社会以完成任务。

在这些方面,曾经启发了维斯豪普特的耶稣会秩序,与维斯豪普特鼓吹的新型社会没有本质区别。唯一区别是,耶稣会声称要建立一个宗教秩序,而光照派则在自然神或者世俗外衣的掩盖下进行。

我们看到,光照派的标志是对控制的渴望,这里面有亚舍拉的影子。光照派并不关心人们是否会接受他们的统治,他们已经把这看成他们的天然权力,因为他们的智能要优于大部分“麻瓜”,于是他们将自己认为最好的强加给这个世界。

光照派不管在过去还是将来,都是一批鄙视合法权威的人,他们会努力不懈地篡夺权威。孱弱时他们以诡计、欺骗和谎言达到目的,而且他们毫不掩饰满心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掌握权力的野心;当这一天到来,他们将以恫吓与恐怖来实现残暴统治,终极目标是完全操控,为此他们会用尽办法来得到。

这整个的秩序也同时运作在光照派标志性的等级体系中。

“阅读这份告诫的读者,第一个职责就是服从他所在共济会总部(Grand Lodge)的命令,无论这命令是对是错,作为一位共济会员,他的存在取决于对上级的立即服从。不服从必然被驱逐、结束一切,也意味着共济会员身份的死去。在共济会里,一个不可原谅的罪行就是悖逆或者不服从”—–<韦伯共济会告诫>, 196 

“每位共济会员的首要职责是服从上级的命令……,命令必须立刻得到服从;服从的性质、结果,事关下一步的质询。共济会的服从原则与航海时类似,有‘无可推诿’的性质:‘服从命令,即使你对上级有意见’—–<麦基的共济会百科全书>,525 页

像耶稣会一样,与等级秩序奴隶般的服从相较,对错又被置于一旁。加上“只要目的正当,可以不择手段”,在人性与最黑暗的堕落之间,就没有道德的障碍了。上级可以命令下级去犯罪,然后在罪行完成以后,又能威胁要揭露他们的罪行来胁迫他们。耶稣会也曾使用忏悔室来绑架控制国王和女王们。

“根据雷纳教授和他的三位同事联合签署的证词,光照派的头几个初等序列,是为在间谍训练系统中培养专家。一旦成员致力于这种包含的间谍、叛国或其他危险的事业在内的邪恶行为,他就会陷入永恒的恐惧状态中,害怕他的上级会在某刻揭露他的罪行,这是四个共济会员的见证”—-亚比. 奥古斯滕.德.巴吕埃尔(AbbeAgusten de Barruel

还记得耶稣会是如何用各种方式(主要是对自己和别人的谎言和欺骗)来压制自己的良知来逃避公义的吗?在光照派这里,这得到了延续。

“除了谋杀和背叛之外,无论怎样,你必须隐瞒你共济会弟兄的罪行,当你被传唤作为证人指控共济会弟兄时,总要确保去保护他,搪塞其辞(做伪证),不要讲述案件的全部事实,保守他的秘密,忘记那些最重要的事实。可能确实需要以伪证来做到这些,但你要坚守义务,记住,若严格履行义务,你就会从罪中被释放。”爱德蒙.罗奈恩 Edmond Ronayne<共济会手册>,第 183 页

这符合亚舍拉和耶洗别恐吓的特征:“当一位弟兄揭露我们的任何重大的秘密,无论何时,例如,他讲述任何关于波阿斯、土八该隐、雅斤,或可怕的 Mah-hah- bone(可能是<共济会手册>的别名),或者甚至当传教士以基督的名义在我们的集会上祷告时,你必须准备就绪,如果得到命令,就割断他的喉咙,从根上拉出他的舌头,将他的尸体埋葬在湖泊或池塘底下。

当然,这一切必须秘密进行,就像那个臭名昭著的男人 Morgan的案子那样,因为这都是法律和文明所制止的野蛮行为,但是,你知道一旦发誓,就必须履行义务,在这件事上要严格和顺从,你就会从罪中得释放。” ———爱德蒙. 罗奈恩 Edmond Ronayne  <共济会手册>,第74 

接下来的几章中,我要向大家展示,启蒙运动中,撒旦并没有改变计划,他只是改变了技巧,通过共济会让神秘仪式在自然神论和世俗的伪装里延续下来。维斯豪普特的话解释了光照派秩序的目的,他说:“光明,通过理智的阳光,照亮了理性,这将驱散迷信和偏见的乌云。”

光照派里很少看到这样的语言,但可注意到照亮理性的光来源于“太阳”,我们知道太阳代表巴力,因此其真实意义是:欺骗、控制、对等级体系的无条件服从,以及秘传知识,都来自太阳。

为隐藏共济会的真正意思和团体真相,像所有的神秘学说一样,共济会常使用看上去很普通的标记,来传递隐藏的意义。既然我们的研究已到达一定的深度,接下来就应该装备学习共济会的符号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