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们的敌人》——完整版本(十三)

https://mp.weixin.qq.com/s/La_OocsZVfZPhd2tEgWlOg

原著: Mark Fairley

翻译人:@heheaiyesu, @Tories

版权保护,最终解释权归 Mark Fairley

共济会的符号

全球秘术术士都相信,符号一旦被创制出来,它就得到属于自己的力量,符号越神秘,力量越强。并且他们相信,若局外人无法体认到该符号的存在,则符号的力量会强到无以伦比。

这令我们回忆起早先提及的 “海鸥乔纳森(Jonathan Livingston Seagull)”现象—-当人们敬拜自己手里造出的假神时,魔鬼们会把自己代入成为那些假神。所以,当人以邪恶用意创造出一个符号、且符号本身代表某种魔鬼时,符号就开始承载所赋予的那个力量。这就是实实在在的巫术(witchcraft)

但若神秘性赋予符号力量,每个符号就必须被赋予双重含义,这样,符号本身才能隐藏得更好。

阿尔伯特-派克                                                                  <道德和教条>

阿尔伯特-派克(Albert Pike),19 世纪的共济会员(第 33 级),写过一本权威且臭名昭著的书<道德和教条 (Morals and Dogma)>,展示了巫术的秘密,书中写到: “共济会,像所有宗教、神秘术、 赫耳墨斯神智学、炼金术一样,向”专家、圣人、精选者“外的芸芸众生隐藏自己,使用错误的解释来混淆真相,所有“不配被开启”的人都会被混淆与误导,真理/ 亮光向他们屏蔽”。

这里的”专家、圣人、精选者“是指,共济会中第 33 级或以上的级别—-所谓的”被照亮的人“( illuminatedones)<道德和教条 >这本书不是为那些低层级的共济会员所准备的,更不必说那些”亵渎(Profane)”的非共济会员。此书的抬头就严正敬告,所有退会或死亡的会员,需要将书本归还给共济会,这样,普罗大众才不会阅读到这本书。但事与愿违,这本书的拷贝还是流传到了市面上、成为了公共读物。

在共济会阿尔伯特-派克这么说:“一部分符号可以展现给初入会者,但必须以误导性的解释来展现。初入会者不应理解符号,却自我想象已经理解了……对于大部分共济会菜鸟会员,符号本身有一种通行版本的解释;但对于高级会员则有另外更深入的解释。“——-<道德和教条>,819 

这里,派克清晰地勾画这样一个景象,即共济会使用的每一个巫术符号,都有一个错误的公共性涵义,而真实、黑暗的涵义则被隐藏了。当非共济会员、甚至低阶共济会员询问教义或者仪式时,他们必须被带往混淆的意义

那里去、避免接触真实的撒旦教义。

只有当他们向高等级晋阶时,真相才逐渐向他们显明。就像我们一直所见的那样,所谓巫术的概念就是双重涵义的系统—-通过寓言与象征,隐藏黑暗的实意

将以上概念存留于心,来看看北卡罗来纳州的共济会总部的照片:

现在你应当非常精通于解释这些符号了。太阳代表着巴力(Baal),月亮代表亚舍拉(Asherah),全见之眼(All Seeing Eye)代表路西法(Lucifer)。全见之眼里发出的光线,展示路西法自称为”启蒙知识的给予者“。

第 33 级共济会员 Manly P. Hall 是这么解释全见之眼的:“全见之眼象征上帝,天堂听从他,从心里显露出来,以公义回馈。“这个符号以在美国的 1 元硬币上出现而闻名,金字塔里有一只眼睛—-因为上帝是”伟大工程师”,所以符号里有金字塔出现。

而且,注意太阳和月亮都在柱子上方,在共济会系统里,柱子代表神祗。因此这个图像的意思与反复出现的所有巫术绘画一致,展现了一位太阳神、一位月亮女神,以及他们背后的路西法

柱子是男性生殖器的符号。阿尔伯特-马凯,第 33 级共济会员 Albert-Mackey 写道:”菲勒斯(Phallus,希腊语,男性生殖器图腾)是男性生殖器的象征,经常由柱子代表,柱子的根基处被环形围绕。”——–<济会手册(A Manual of the Lodge)>,1870 年,56 页;   <共济会符号(The Symbolism of Freemasonry )>,60 页

根基处的圆环,代表女性阴部(vulva),而将柱子放入圆环,则显然是一幅有着强烈性涵义的图像,让我们回忆起早先看到的符号。共济会布告里的一篇文章说:”阴性,以月亮象征,半月形态或新月形态;阳性,则以太阳象征,生殖器形态,或将其在半月形中矗立起来,就像船桅杆一样。”—–圆环里的点”,布告短讲,1931 年 8 月

依然记得天主教的这个”桅杆与船“的符号?有许多方式获得相同的解释。

我们早先在梵蒂冈广场旁边看到过这个方尖碑,它将”点-圈”符号延展到空中。可以在世界各地找到这样的方尖碑(亚舍拉柱像)。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知名城市里,政治中心或金融中心城市的那些方尖碑。而且,无论你住在哪里,不必走太远也将发现一个。

美国国会大厦前的方尖碑

以下来自伦敦、巴黎、纽约,方尖碑的原料直接取自埃及并于 19 世纪翻建;伦敦和纽约的方尖碑是一对双胞胎,而巴黎与现存于埃及的一个方尖碑也是一对双胞胎:

以下来自德国柏林和俄罗斯克林姆林:

以下来自加拿大多伦多、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巴西圣保罗

以下来自爱尔兰、埃塞俄比亚、新西兰的三一山:

地球每一大陆上都可以找到方尖碑,无论政治信仰相同或不同。在主要的首都城市都找得到,特别是金融中心与政府首脑区,边远的国境线附近也是一样,甚至在当地的公园里。方尖碑散布于世界各地,成为带有性涵义的符号,代表来自撒旦的太阳神—-巴力

2009 年夏天,我参观了 Stirling 城的华莱士纪念碑,并且依据其造型,怀疑它是共济会员所设计。这个怀疑很快就得到了确认。

显然,今日大部分塔式建筑都是柱状的,必须注意这样的常识:非每一幢摩天大厦都是隐藏的符号,但你会发现每个共济会员所介入的地点,性内涵的建筑一定会出现

经常也会看到方尖碑形状的坟墓,通常是为死去的共济会员而建,但不总是这样。有时候,因为成了一种时髦,许多人不明就里而选用了方尖碑作为建筑形式。

记得先前提到的关于圣山的循环主题?撒旦喜欢在高处宣告他自己是至高者。有了这个常识,再来看苏格兰首都爱丁堡市,那里是否有一个方尖碑呢?答案是肯定的,Calton 山巅之上,有一纵观全城的方尖碑,它俯视苏格兰议会、城堡以及其他传统权力据点。

就像”推罗国王” 控制”推罗王子”一样,会发现这些符号就往往出现在政府首脑机构、金融中心的范围内。有一个理论,即这些纪念碑矗立被建立在数条地理轴线上、构成一定的形状,可与某种古老、神秘的符号联系在一起;它们像垄沟一样,在点与点间传递能量。

一个有趣的实验,如果你在本区域内的海拔高处寻找,若没有发现方尖碑,就会发现石圈或某种故意设计出来的形状。另外,在权力中心、影响力中心与金融中心附近,搜寻俯瞰建筑物的方尖碑或神秘符号,或比较这些建筑物与方尖碑形成的几何形状或角度,将会惊异地发现撒旦影响力的实物证据,撒旦以这样的方式影响着各国各地的政治领导人

我确定地知晓,在我的家乡的制高点,总有一个石圈,如果你故意去搬动石头,过段时间它们还会重新变回那个圆圈。去搜寻看看,你会明白的。

这也许是最著名的共济会标志性符号—角尺与圆规(the square and compass)

低阶共济会员被告知,G 代表上帝或几何,伟大的建筑师设计了宇宙,但真正隐藏的意义在于它代表性行为 —- 像往常一样。字母 G 代表“世代”或生殖能力。

<道德与教条>中,阿尔伯特-派克写道:“性结合以字母”G”代表,生殖原则(generative principle)是性行为的代码…..因此,圆规是创造神祗的赫尔墨斯符号,角尺代表孕育地球乃至宇宙的处所。“——–<道德与教条> 850 

因此,共济会员们将圆规视为阳性,而角尺视为阴性,中间的 G 就是它们结合的产物。角尺和圆规,也是所有最邪恶的符号—六角星的改编。历史学家约翰·J·罗宾逊(John J. Robinson)在他的<血中降生:共济会的失落秘密>写道:共济会的圆规,无非是撒旦六角星移除一些关键部分

如罗宾逊所指出的,共济会一开始有完全形态的六角星,后来简单地去除每个联锁三角形单杠,上边的三角形改换成角尺,底部的三角形改换为圆规,最后再把一个“G”放到中间,代表男性和女性交合的生殖力。

下一个例子里,我们将日神取代字母 G,放到符号中央:

完整的六角星也在共济会中被使用:

共济会作家 Alebert Mackey 说明了这个六角星的性内涵:“朝下三角形象征阴性,对应约尼(Joni);指向上方的三角形象征阳性,对应林甘(Lingam)……当两个三角形交错,代表主动力量和被动力量、阳性与阴性的天然结合——<共济会的符号>,1869 年,第 195,219,361 页,Albert Pike<道德与教条>,1871 年,第 13 页; Wes Cook<你知道–皇家共济会杂志里的附身符>,密苏里共济会研究,1965 年,第 132

指向上方“男性”的三角形是光明,指向下方“女性”的三角形是黑暗,它们再次以性内涵进行联锁。这些符号的意义有很多层,每一层都包含大量的思考点和关注点。六角星代表 666 个野兽,因为它有 6 个点,6个面和 6 个角

还要注意这个六角星中的 T 或 Tau。T 代表塔穆兹(Tammuz),太阳神和月亮女神结合的后裔。在T上方的小圆圈,将符号变成“T形十字章”(ankh),在神秘术中,T形十字章代表的“太阳赋予能力的生命”。

值得强调的是,男性和女性,光明与黑暗的双重性概念,在巴比伦神秘宗教的东方形式,比如佛教中复兴。例如,下方的这个阴阳符号,我们就非常熟悉。

这个符号中,白面代表男性层面,黑面代表女性层面,这又是一个性符号,它很常见、在今日世界通行不悖。“阴阳被认为是对立的。阴代表永恒,黑暗,女性,身体左半部,阳等是它的对面,代表历史,光明,男性,身体右半部,等等。”——–Philip ·G Zimbardo& Floyd L. Ruch,<心理学与生活>,1977 年,第九版,第 317 页

“阳是男性,积极的,太阳的代表;阴性,是女性,消极的,由月亮代表。”—–Paul E·Desautels,<宝石王国>,P237

“符号本身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第 4 世纪,其时东方哲学宗教已经确立了儒、释、道;而西方世界,符号早已融入神话、魔术,占星术和巫术。“——Claire Chambers,1977 

“公元前第 3 世纪,另一个古老神秘的符号—-阴阳首次出现在中国,因这个符号有诸多可能涵义,而成为巫师和神秘术士的最爱”———Gary Jennings,<黑魔法,白魔法>,Dial 出版社,1964,第 50 

今日新纪元运动(New Age Movement),阴阳/ 黑白符号被用来代表双性恋和同性恋,亦用来占卜。——–Dr.C. Burns,<共济会和神秘符号描述>,第 19-22 页

黑白图案在共济会以另一方式出现,这是隐藏其亵渎含义的适当方式。

阿尔伯特·派克说,黑色和白色的地砖,象征善与恶,埃及信条与波斯信条,米迦勒与撒旦的战场……光与影,白日与黑夜,自由与专制。———<道德与教条>,第 14 

巴力和亚舍拉的背后,是全见之眼或撒旦,这意味着,撒旦站在光明和黑暗身后。善良与邪恶、光明与黑暗同出一源,这是来自撒旦的概念。 下一张照片是双重含义符号的绝佳范例,你看到地板上黑色与白色的方格,以及一个五角星:

正立的五角星,代表人类,亚当和夏娃。这被认为是光明的一侧。把五角星倒将过来,它代表撒旦的黑角山羊 – 巴风特/ 鲍芙默(Baphomet,羊头恶魔)。

现在再来看照片。从相机的角度看,我们看到正立的五角星,表示阳光的组织机构,致力于为人类生活更美好而工作。这是共济会在公众面前所塑造的形象、以指出他们提供给社会的正能量。

但从相机的另一角度看,地板上的符号形状南辕北辙:从他们的方位往我们这头看,五角星反转过来、描绘出巴风特(Baphomet)及组织的黑暗目标。非常清楚,他们展示给我们的,与他们所看到的,极其不同。

所有类型的神秘术士们,经常以非常慷慨的形象在公众面前出现。参与慈善机构,自由使用自己的时间、金钱进行捐助,他们的行为广受公众爱戴。例如,近年来被广泛报道的<哈利-波特>作者—-JK 罗琳,是苏格兰最慷慨的慈善捐助者。

这引入一个判断,即,“如果她是这么好的一位慈善捐助者,她不可能是个坏人,哈利·波特也不会有什么可担心的”。但须记住,将光明面放到公众面前获取同情和信任,并隐藏真实的黑暗目标,永远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

共济会员在总部里穿围裙,再一次,我们应该很容易能够辨别围裙上图像的意思:

围裙的反面是这样的:

光亮的一面公开展示,但黑暗的一面则隐藏起来—-表面一套,事实另一套

引用共济会作家—-卡尔·克劳迪(Carl Claudy)的话,他做了很好的总结:“划破外壳,找到一层意思;切入这层意思,又发现另一层意思;再往下挖,可能又会发现第三层、第四层 —- 谁能说到底有多少个教导?

撒旦使用典型方式进行欺骗,隐藏多重含义,使黑暗变为光明、光明变成黑暗。他的意图总是将人带离真理、进入毁灭。撒旦是一个欺骗大师

阿尔伯特·派克在<道德与教条>中抓住要害,说:“路西法,光的承载!赐黑暗之灵的神奇的名!路西法,早晨之子!难道他不是承载光,并以其无以伦比的辉煌,使微弱、感性、自私的灵魂失明?不要怀疑它!“——-<道德与教条>, 第 321 页

这种追求光明的想法比较有趣,因表面上听起来隐约像基督徒。当共济会员谈论向光明前进时,他们实际是在说向路西法的启蒙知识”Illuminating knowledge“前进,你是不是也会听到政客们使用这样的宣言。

爱丽丝-A-贝莉 (Alice A Bailey),20 世纪最杰出的神秘术士之一,在她<等级的外在化> (The Externalisation of the Hierarchy) 中写道:“共济兄弟会……是……神秘宗教的家、初入会者的座位……它远比其他邪术组织更为神秘,意在成为培训未来高级神秘术士的学校……“她接着说,“每一个[共济会]总部都是宗教寺庙,在宗教体制内的教导…共济会是秘密宗教的继承者。”

爱丽丝-A-贝莉

不能比这个更为简明清晰了。顺带提一下, 爱丽丝-A-贝莉是 20 世纪最具影响力的新纪元运动开创者之一 。事实上,她发明了“新纪元(New Age)”这个词,在邪灵的引导下一共写著了 25 本书,我们将在”联合国”部分更多地介绍;目前仅需知道,当爱丽丝-A-贝莉谈到秘术主题时,她非常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她继续说道:“因此毫无疑问,此时此刻最重要的是让普罗大众接触并通晓秘术,这些秘术将通过教会[假教会]这个媒介,和共济弟兄会得到恢复,向外部展现……当那位“至大者(Great One)”[敌基督]带着他的门徒来时、开始启动他们的工作时,我们将恢复神秘宗教及其公开的展现。”

亨利-埃文斯(Henry R Evans)写道:“古代的秘术学校的光芒,已经被浇灌到共济会里。这样,高阶制度如苏格兰式仪式,包含了犹太神秘哲学(Cabalism)、新柏拉图主义(Neo-Platonism)、玫瑰十字会(Rosicrucianism)和其他秘密邪术等不可否认的清晰痕迹。我个人主张,共济会是神秘宗教的直系后裔,高阶仪式的创造者们在这些古老仪式的知识还存在时,就将它们复制了下来。”——Henry R Evans ,<约克和苏格兰共济会仪式的历史> (A History of the York and Scottish Rites of Freemasonry),第 8 页

安东·拉维(Anton LaVey),撒旦教创始人说,“……共济会规则已将许多国家政府最有影响力的人包括进,而且事实上,每一个秘术规则都有许多共济会渊源。

安东·拉维

现在看以下视频片段,一位共济会员承认他相信路西法是光明的来源,路西法正在帮助人类。特别注意下,他是如何自动防御、强调他们建立了医院的。


柏拉图的<理想国>

我们已学习了共济会和光照派的属灵本质,也明白他们的目标是毁灭基督教和君主制度。接下来的问题是:他们想用什么来代替被推翻的政权、这些被启蒙的人们追求什么样的社会制度、所努力创造的世俗世界新秩序看起来是什么样的?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可以在希腊古典哲学家柏拉图的著作中找到。

反过来,柏拉图的理念是建立在秘术的根基上,这些秘术起源于波斯人以及柏拉图的先行者—-毕达哥拉斯。柏拉图最著名的作品叫<理想国>, 这本书和他其它的著作里,柏拉图阐述了很多一个社会该如何运作的观点,那些所谓“被照亮的人”在建立他们新世界秩序的愿景之时,从柏拉图那里获得了不少灵感。下文介绍<理想国>中的主要观点。

首先,柏拉图相信一个社会应该被划分为三个等级:统治精英(哲学家国王或守卫者们)、卫国者(士兵、警察和公务员,控制每一人)、工作者(其余人,大众)。它其实更像一个没有中间阶层的两层系统,中间的一层(卫国者)的存在只不过是为了将上一层的意愿强加给下一层。

柏拉图

柏拉图相信,普通人并不能管理好自己的生活,因而他们应该无条件服从统治者,因统治者们拥有优越的、被光照的知识,能够为了最大的益处引导普罗大众。

他写道:“…人们至少应活在领导之下,例如,他应当起床,或移动,或洗漱,或用餐…只应当在别人的指导下。换句话说,他应当通过长时间的纪律习惯来教导自己的灵魂,永远不要幻想能独立行动…在哲学家们成为这个世界的国王前,或者国王和统治者真正成为哲学家前,国家和人类自己都将会有无穷尽的麻烦。这样,政治权力和哲学终将结成一体。” —–<理想国>

柏拉图有力地阐述了一个极权国家(totalitarian)——社会治理体制。柏拉图相信,普通人只不过是在田间劳作的动物而已,只适合作为奴隶来使用。他也相信,不是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只有一小部分处于社会顶层的精英才适合进行统治——这是否听起来很熟悉呢?这些精英就是那些“哲学家”,就是有最大能力获取知识的人。对于柏拉图来说,知识才是让某人高于其他人的关键

我再次强调,在这个体系中,中间阶层被有效地剥夺了。高层是一小部分人在统治,大部分人的底层只需屈从,然后还有一群军队和警察是用于实行这个制度。

看看当今世界的经济吧,你会注意到中产阶级正逐渐被高税负和负债所挤压。精英的银行家们引发了金融危机,但这不过是个暂时摆脱困境的办法罢了,不出几年,又会恢复元气,银行家们仍像以前一样享受着大笔的奖金、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而中产阶级同时却得承受不断增长的税收,为金融危机买单。

金融危机期间,发现最富的那一群根本就没有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但富人和穷人之间的鸿沟却扩大了。在这里我不做更深入的探讨,但若这种状况持续下去,中产阶级会被逐渐根除。柏拉图还说:“我们必须…寻找正确的统治方式,这种方式无论在何时发生,都只需要一个或两个,或者几个统治者。

这些统治者,无论被统治者是否愿意、无论法律是否成文、无论他们富有或贫穷,他们必须…根据艺术和科学的法则来操练统治…并且无论他们为国家的利益使用杀戮和驱逐公民的方式洁净国家,或者为缩小国家的规模向某处送出殖民者、就像蜜蜂分群一样,或者为扩大国家的规模从其它地方吸纳公民,只要他们的行动符合科学与正义,并让国家比以前更好就行。只要可能,拥有这种特点的统治,须被宣布为唯一正确的政府形式。”

真是令人不寒而栗,柏拉图相信,只要顶层的统治者愿意,就能够为了“更优的帕累托改进”而操纵、杀死和控制其他人,这让我们想起撒旦式的口头禅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柏拉图还说大众是否愿意接受统治并不重要,并且为了控制人口,他们可以被“公正的”杀死或者驱逐。柏拉图的眼中,个人只是为了国家的利益而存在,他们本身并没有价值他也建议,为保护人民免于自我伤害,暴君是必要的。下面就是他的主要阐述:

哲学王/ 哲人王必须利用城市和人的特点,他们就像一块白板一样,首先必须清洗干净—-这不是容易的工作。但无论如何,这是哲学王与普通改革者区分的要点:在得到一块纯净的白板或动手洁净之前,哲学王拒绝统治个人、国家或进行立法。”

换句话,为引入新秩序,以前的行事方式必须被清除,哲学王必须从一块洁净的白板开始。清除旧秩序的一个方法就是通过宣传来洗脑—-也就是控制信息的流动

柏拉图写道:“言辞…是为了劝服人相信,不是引导人判断对与错。因此一个演说家的事业不是在对与错的事情上引导法庭和公众,而是让他们相信某事…”

因此,理念不是为了告诉人们什么是真正的对与错,而是让他们相信你想让他们相信的,好让他们为你个人的目的而被操纵。这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符合道德版本的说法。

柏拉图说的有点儿复杂:“那些被称为演说家和律师的,是一些能够显出伟大智慧的职业,因为他们使用自己所拥有的艺术来劝服人们,不是教导人们,只是让人们拥护他们喜欢的任何观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