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们的敌人》——完整版本(十七 )

https://mp.weixin.qq.com/s/iw5ZQfz88g63XQ5Zezrrcg

原著: Mark Fairley

翻译人:@heheaiyesu, @Tories

版权保护,最终解释权归 Mark Fairley

美国的符号 2—莉莉丝

莉莉丝

猫头鹰符号,也带给我们一个名叫莉莉丝的人物。现在,关于莉莉丝的故事是如此的彼此矛盾而令人迷惑,以至于似乎无法找到她的根源为何,但几乎文化都认为她是一个有能力的女妖。

从犹太教卡巴拉(Kabbalah,犹太神秘主义)而来的普遍接受的神话传说是,莉莉丝是伊甸园里亚当的妻子,夏娃还在她之后才登场。神话里还提到,亚当和莉莉丝曾同房,但莉莉丝拒绝成为顺服的妻子、希望成为家庭的领导者。

根据卡巴拉的说法,这场争斗导致莉莉丝离开伊甸园、飞翔到红海之滨的一个山洞里,在那里,她接受世界的魔鬼作为情人,并在短时间内生育数以千计的魔鬼的孩子。然后,她被称为“魔鬼之母”和“阿斯蒙蒂斯(Asmodeus)之妻” ——阿斯蒙蒂斯被认为是魔鬼之王。这种形态的莉莉丝,作为阿斯蒙蒂斯之妻,她被称为年轻莉莉丝(Younger Lilith)。

根据卡巴拉的说法,亚当试图使与莉莉丝和好,并请求上帝派遣三位天使劝她、带回她。若莉莉丝拒绝回到伊甸园,天使们将下最后通牒,每天杀死一百个魔鬼孩子。即便如此,莉莉丝仍然拒绝建议,并且出于对亚当的新妻子夏娃的嫉妒,她发誓要要以同样方式惩罚夏娃的孩子、杀死亚当与夏娃的孩子们。她还发誓要攻击睡梦中的男人,并非杀死他们,而是玷污他们、获取他们的精液,这样她可以生出更多魔鬼的孩子。因此,她被称为“魅魔”(Succubus) —— 夜晚玷污男人的女妖。

圣经中,曾描绘过远古时期魔鬼与人类之间的性行为,大概是诺亚时代的 Nephilim。

传统上有些人将莉莉丝描绘为蛇,有的人甚至将他描述为伊甸园里的蛇,仿佛她曾出现在那一时期。在这些传统说法里,她以撒旦(或 Samael)妻子的形像出现,并且暗示亚当和夏娃被诱惑,是他们共同努力的结果。莉莉丝提供身体,而撒旦发出声音。作为撒旦之妻,而不是阿斯蒙蒂斯的妻子,她被称为老莉莉丝(Elder Lilith)。

我们似乎花了很多时间在那么狭窄的小道上,但“莉莉丝”这个单词,确实在圣经<以赛亚书>34  14提到过一次。

现代版本的翻译有,“夜灵”(NIV,NLT),“夜妖”(NASV),“夜晚动物”(NCV),在英王钦定版里译作“尖叫猫头鹰” (sceech owl)。因此,她又与猫头鹰有关。其他版本说“夜猫头鹰”(Youngs’)或“夜莺”(ESV)。所以有点深奥的是,猫头鹰代表女妖

莉莉丝特别重要,因为撒旦教徒尊她为我们这个世代的“冉冉升起的女皇”(rising queen),莉莉丝是我们这个世代最明显的魔鬼

安东-拉维

1966 年安东-拉维(Anton LaVey)宣布,这将是”撒旦时代”的开始的第一年,更准确地描述为”莉莉丝时代”。他认为,莉莉丝的影响力会从这个时间点开始极大发展,莉莉丝也将定义我们这个世代。

过去两个世纪,特别是过去几十年,莉莉丝的特质确实贴切反映了社会潮流。1800 年代前,莉莉丝一直被视为一位黑暗、邪恶的魔鬼,但百年以后,全新的对莉莉丝的艺术描绘崭露头角。现在没人觉得她是一个邪恶魔鬼,而是一位高尚的女神,她的性格变得受尊重而可爱的。

例如,因为莉莉丝独立、不顺从男性,她成为女权主义运动的榜样,逻辑推演下去,女同性恋由女权主义衍生而出,莉莉丝是女同性恋背后的魔鬼。她也可能是造成异装癖( cross-dressing)和变性(transexuality)后面的那股力量。

1967 年美国旧金山”爱之夏”

今日世界的“性自由” —- 即 fornication,也和莉莉丝相关。1966 年,我们文化中的性自由的观念于那一年避孕药物和相关技术出现了,这改变了人类与莉莉丝的关系。翌年,1967 年”爱之夏”事件(love of summer,10 万人聚集旧金山嬉皮街)出现了,大家基本都去疯狂 make love。人们觉得可以拥抱莉莉丝及她的情欲,而不必承担任何后果。

不过,莉莉丝也是流产和性病背后的魔鬼,这些事情都像太空火箭一般超出我们的控制。莉莉丝代表外表美丽、诱人的的事物,但至终引向毁灭,她是圣经<箴言书>中所警告的那种妇女。

堕胎文化

最后,莉莉丝也与近现代时髦的吸血鬼(Vampires)形象高度相关,而吸血鬼形象在晚近时代备受欢迎。

一些圣经版本中,使用’夜晚怪兽(night monster)“或”夜晚生物(night creatures)“来诠释莉莉丝,1922年莫法特(Moffatt)版本的圣经中,莉莉丝被明确翻译为”吸血鬼“。当然,吸血鬼就是夜晚生物,它在夜晚出没、于人类熟睡时吸血。

2011 年视频发布,斯蒂芬妮·梅耶撰写的<暮光之城(Twilight)>中,你不得不正视吸血鬼的日渐时髦的肖像画,这是莉莉丝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形象了。与吸血鬼先挂钩的,是与上帝无关的”不朽”观念,这个观念吸引着神秘术士们。

莉莉丝的许多特质,与亚舍拉(Asherah)咬合对应,但传统上认为莉莉丝与亚舍拉迥异。因此,很难辨别她们的紧密咬合程度。我个人认为,她们的特点非常相似,应属于同一股力量(force)。支持该理论的进一步证据是,神秘术士亚历斯特· 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及其同僚称莉莉丝为”巴巴伦”(Babalon)。也许,莉莉丝就是耶洗别或亚舍拉—–控制塞米勒米斯(Semiramis)的那位魔鬼。

亚历斯特· 克劳利                                                     莉莉丝-亚舍拉

因为撒旦希图在现代世界里重建巴比伦,所以撒旦的追随者认为,莉莉丝或亚舍拉(Asherah)是这个世代最重要的“冉冉升起的神祗”。

如果你不相信,美国国会大厦的图像实际代表猫头鹰,说句公道话,有些人确实不这么相信,那么一个叫做“波西米亚树林”(Bohemian Grove)的地方就值得提一提了。

波西米亚森林

波希米亚俱乐部,1872 年成立于美国旧金山,是政客与知识分子们的排他性俱乐部,他们每年在这个非商务地点花一些时间放松和交流。换句话说,这是一个为精英准备的俱乐部,在今天被称为波西米亚森林的地方聚集,波西米亚森林为私人红杉林,占地 2437 英亩,严格安保。

波西米亚俱乐部大门                                                    波西米亚俱乐部内摄

每逢盛夏,1500 名来自美国各州及美国境外的最具权势的政客和商人,会来参加波西米亚森林俱乐部。

早期的资料显示,俱乐部是为那些能力影响公共舆论的人而专门成立,也就是我们今天所称的媒介(media)。

艺术家、作家、电影制作者等,这个全体会员均为男性的俱乐部里,有相当高比例的音乐家:这有助于解释俱乐部的名称为什么叫做“波希米亚”树林。

1923 年以来的每一位共和党总统,以及一部分民主党总统,都是该俱乐部的成员。政府内阁成员、大型公司集团(包含主要金融机构)的董事、CEO 也参加这个俱乐部。主要的军械承包商、石油公司、银行(包括美联储)、公用事业企业(包括核能)和全国广播电视媒体,都有高官参与成为俱乐部成员。

【波西米亚森林俱乐部里,里根和尼克松总统】

【两位布什总统】

波西米亚森林俱乐部,看起来成为一个全世界精英的非正式的入口,其成员的位阶,等价于撒旦宗教最外圈,或共济会最低阶。俱乐部成员每年都获准带新的客人来参加聚会。俱乐部会筛选这些客人,找到那些未来最有用的人来参与俱乐部的计划、实现其目标。

于是,通往撒旦宗教的内圈的大门为这些人打开了,他们进入政界、商界、媒体界的快速上升通道,并得到获取巨额财富的承诺。新人们在骄傲中踌躇满志,自负自私的本性被挑动起来。他们被告知,他们很特殊、具有独特天赋和才能。强调俱乐部的排他性强调,让这些新人们找到了“归属感”。

俱乐部设计出这样的机制,将他们对人类的忠诚,转变为对”权威” / 精英的忠诚。

营会开始后的第一个周六,参与者进行一个称为“焚烧忧虑仪式”(The Cremation of Care)的德鲁伊(druid)异教仪式。始于一队穿戴红色长袍和小尖帽,一些人播放葬礼哀乐,另一些人举着火把游行。从这些仪式的脚本已经泄露出来,其中参考了巴比伦和“美好的推罗”的仪式。回忆前文所说的,推罗王子与推罗王的联系—-我们知道,这隐秘地指向撒旦。

2000 年 7 月,Jones 偷偷地溜进了丛林,第一次用摄像机拍摄到了这个仪式

和通常一样,“焚烧忧虑仪式”(The Cremation of Care)具有光明& 黑暗两重涵义。光明的涵义是,他们抛弃忧虑从而享受节日。真实的黑暗涵义是,在隐秘世界里,“忧虑”(care)代表“良心”(conscience)。

因此,礼仪代表杀死良心,这样他们才能够计划和实施邪恶。回忆一下,耶稣会士不得不玩一些心灵游戏,以克服或绕过良心。显然共济会员也有类似的问题,通过这个仪式可以摆脱它。所做的这一切,都在巨大的猫头鹰面前。

许多文件证明,这只猫头鹰是巴力(Baal)的一个形式—-摩洛(Molech)。圣经提到过摩洛,他要求将小孩经火、放入火里献祭。不过,猫头鹰的图像更像莉莉丝(Lilith)、雅典娜(Athena)和亚舍拉(Asherah)等女神。我可能是错的,但它似乎更像女神的雕像。这并不重要,因为它们都是撒旦的不同面具

但鉴于咱们所了解的莉莉丝(Lilith),波西米亚森林里,男女易装的情况显然很普遍,因为许多假神崇拜的社会里也敬拜莉莉丝。据报道,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Ak-Sar-Ben 骑士团”(Knights of Ak-Sar-Ben),参加了一个名为“在地狱的 High Jinx”(High Jinx in Hades)的节日,涉及男女易装。据报道,波西米亚森林的男人和男孩穿着妇女衣服、或装扮成埃及女神游行。

在崇拜女神伊斯塔(Ishtar,亚舍拉,Asherah)的古代地中海世界,模糊男女性别较为普遍,事实上,那里的人们通过男女间易装,来过他们的假神节日。

壹元美钞上的猫头鹰

之前,我没有一美元钞票突出强调一个图画。坐落在右上角,可以看到一只猫头鹰:

有趣的是,有些人认为这是一只蜘蛛。我个人认为是一头猫头鹰,但有趣的是,位于波西米亚森林的入口处,有一个标志,它写道:“蜘蛛们,离开这里”,所以我们这里有一个结合猫头鹰和蜘蛛的标志。

波西米亚森林入口处标志

曼利-霍尔(Manly P Hall)确认并阐述了支持的证据:“他们不仅获得许多美国共济会国父的赞助,而且还获得欧洲一个秘密、威严的机构的赞助,将这个国家建立成少数发起人才知道的、有特定目的的样式。”- 曼利-霍尔,<秘密教义>(The secret Teaching)

曼利-霍尔

在我们结束前三个部分、进发到现代世界之前,我们需要探索这个帮助共济会美国建立的欧洲秘密组织。

罗斯柴尔德时代–高利贷

现在我得承认,自己对于经济学和世界金融并不很精通,这中间的复杂性让人感到很困惑,不过这也许就是关键所在,或许就是故意把它们搞得让普通人难于理解。就像天主教把圣经搞得神秘兮兮,让人无法理解一样,于是天主教就成为信息的卫兵,可以由着自己把信息改得面目全非,这种做法同样适用于银行家们,他们就想让我们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

记得我们以前引用过的一本匿名作者所写的书<安静战争中的无声武器>,里面说:“如果公众对图书管理的方法不清楚的话,就连图书管理员也可以成为国王。”

<即将来临的经济末日>                                         大卫.耶利米

以下的几个部分中,我想将重点放在金融市场和银行系统上,它们被控制的程度远超我们想象,在它们里面发生的大多数事情是被计划好的——而非偶然发生。我强烈推荐一本书,那就是大卫.耶利米(David Jeremiah)的<即将来临的经济末日>(The Coming Economic Armageddon ),描述了一些在 2009 年金融危机以后发生的令人困惑的事情,他提到了那些失败公司例如: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JP 摩根(JP Morgan)、花旗银行(Citibank)和高盛(Goldman Sachs)设法偿还他们所获得救助基金的亿万美元。接着,就像变魔术一样,2010 年第一季度,这些金融巨头就不再亏损了。—–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壮举,相当于四大联盟的棒球投手在同一天里打了一场完美的比赛…这样一个令人震惊的转折怎么可能发生呢,是有某种控制在进行吗?有人怀疑这是一个计划好的事件…”

他继续写道:“然后还有这个发生在 2010 年 5 月初、股市闪电崩盘的奇怪案例。如果你是一个市场观察者,你可能在星期四股市的蹦极时中风并心绞痛,我们可以叫它恐慌买入,急转直下,市场修正或者其它好听的名称,道琼斯…报出了自从 1987 年危机以来一天最大跌幅…下午 2 点 30 分…仅仅在五分钟之内的,道琼斯指数(下跌了)400-880 点,然后继续猛烈下跌到接近 1000 点,2 点 40 分,下降以一种奇怪而突然的向上猛拉而停止了,就好像弹力绳达到了最低点,然后它的操纵者又让它跳到最高点。到 3 点 40 分,道琼斯指数回涨了 383.17 点—–几乎是一次奇迹般的回涨!…一次金融奇迹吗?…恐怕不是…似乎是某个幕后委员会的干预…”

我们这里谈到的是贷款人,私人银行机构,他们有足够的财力和影响力去按照自己的意愿操纵金钱的流动,因而,政府和国家也可以。我相信这是曼利.P.霍尔(Manly P Hall)提到的欧洲的共济弟兄会做的。

记住,“共济会光照派的最初目标是不依靠产业(如,不须为它工作)就拥有财富、能力和影响力”这基本上就是贷款人所做的。他们凭空创造出货币,然后以一定利息借出,他们得到了很多,但并未做什么工作,这就是高利贷。

这在圣经中是得到禁止的,但今天整个经济都建立在这个基础上。通过这种方法,一小撮有影响力的人有可能获得让人无法想象的财富和权力。让我试着解释一下:

假设有一个借款人名叫梅耶,另一个公民名叫约翰,他们俩都住在一个崭新的国家中,这个国家名叫“自由之地”。梅耶来到自由之地新成立的政府那里,请求建立一所中央银行来发行这个国家的货币,中央银行将属于梅耶私人所有,由他的家族来运营,政府同意了他的提议。现在公民约翰想在自由之地建造一座房子,但他没有钱,所以他去见中央银行的梅耶,请求梅耶借给自己 100“自由元”来造房子。

于是梅耶给了他 100 元的借款,这代表一笔债务立即形成了。这些纸币基本上是意味着,你陷入了这么多的债务。但是在这 100 元的基础上,梅耶收取了约翰 10%的年利息,它们必须在十年内还清。这意味着,约翰需要努力工作,为了这 100 元的本金,他需要 10 年后一共偿还 158.40 元,如果按复合利率算,还要更多。

可问题是,只有 100 元在流通,因为自由之地的中央银行只印了这么多。因此,如果只有 100 元在流通,约翰怎么能够还银行 158.40 元呢?所以需要印刷更多的纸币来保证足够的纸币流通来弥补利息。因此,约翰回到银行,请求他们再印 58.40 元的纸币借给他,以便他能偿还这笔债务。

就这样,银行就像变魔术一样凭空变出58.40 元,把他们发行给了约翰,而且还带着利息。他们为这笔钱又要了 10%的利息,十年以后还清。因此约翰现在的债务总计 192.4 元了,但现在又一次地,只有 158.40 元在流通,于是约翰又回到银行请求发行更多货币来弥补短缺,于是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不停地发行带有利息的货币。

在这个体系下,绝不会有足够的钱来还清所有的债务,只是把约翰置于对银行永恒负债的境况中。他能够还清债务的唯一办法是银行发行更多的钱,但这只是把他推入越来越多的债务中。这是一个以指数级增长的螺旋,最终会失去控制。约翰不得不工作地越来越努力,以赚出更多的钱,但这样做,他自己又没什么好处。银行占有约翰的劳动成果越来越多,而他的收入却被债务吞噬地越来越多。最后约翰筋疲力尽,只能违约了。

此时,银行就来夺取约翰所有的有形资产,包括他的房子和房子所在的土地。因此,银行并未付出什么,他们付出的不过是纸片和电脑屏幕上的数字,这些东西对约翰并没有什么意义,但对银行来说,他们就是这样吸干了约翰所有真实的、可靠的、有形的资产,这些资产有着真正的价值。

银行不需要做实业,不需要为实业工作就赚到了钱。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让约翰变成了奴隶,他整天工作以跟上借款的增长。银行就是约翰生命中的寄生虫,通过这个过程变得越来越富,而约翰却越来越穷。

除了政府在约翰和银行之间作为中间人以外,以上其实就是在今天这个世界上真实发生的事情。约翰就是我们,人民。政府从私人拥有的中央银行借钱,但中央银行有收取利息的特权。政府就此处在不断负债的状态中,因为这些债务是有复合利率的,政府需要中央银行不断发行货币来弥补利息货币的需要,但这些发行的货币又有利息,整个事情就陷入了怪圈。于是体系里从来没有足够的钱,也不会有

银行家们设计了这个体系,因为这意味着我们永远会被债务捆绑,这让我们成为银行的奴隶。政府于是会征收越来越多的税,试着跟上银行利息的要求。这意味着公民们工作越来越努力,但个人回报却越来越少。

他们流血流汗,努力工作,制造出产品与服务,然而他们不断增长的收入却在这种中央银行体系下,被税款和借款吸干了。公民们变得贫穷,受到奴役,但中央银行却变得越来越富有。一个两端体系被创造出来,就像柏拉图描述过的一样。

那些在最顶层变得很富有,其余的人却变得越来越穷困。于此同时,当债务螺旋式上升的时候,我们需要更努力工作,卖更多产品,创造更多服务,也会消费更多。我们的商业试着发现新市场,扩展到新领域,消费和毁坏地球的更多资源。

新市场的人们可能并不需要我们想要卖给他们的东西,只是因为我们需要卖给他们,我们就劝说他们,让他们买并不需要的东西,消费主义和物质主义就是这样失去了控制。

于是广告通过撒谎来告诉我们,我们需要他们的产品,因为它能让我们更快乐。当我们买下它的时候,一年以后他们有推出了更新更好的版本,然后又劝服我们买新的代替老的。

此时,银行发行信用卡,借钱是免费的,这鼓励我们花更多的钱,然后,当我们喜欢上这些的时候,就在每个人都负债满满的时候,银行家们就翻转货币供应,引起经济衰退,使得成千上万的公民在房屋贷款和汽车贷款上违约。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再也负担不起这些东西了。此时,银行开始介入,掌控了他们有价值的资产,而人们被置于贫困中。

对生产力增长的无止境需求,意味着新的货币需要源源不断地投入社会体系,但这又导致了钱变得越来越不值钱,这就是通货膨胀几代人之前,一对父母的其中之一出外工作,就能绰绰有余地供养五口之家。但现在,两人都去工作有时也很吃力。

在大自然中,没有什么能沉湎于这样无限制的增长,除了癌症肿瘤,那可是相当不健康的啊,因为如果任由它生长,会导致宿主的死亡。历史上,将经济体系建立在高利贷基础上的文明,最终都被耗尽成了废墟。这个结局是无可避免的,不过,这就是今天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我们的整个经济体系都在向崩溃进发,当崩溃最终发生时,那些精英的商人们会进来抢购值钱的资源,合并全球的资产,让它们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这会创造出一个全球性的两极体系,这也会通向,我认为,一个全球经济新秩序。

记得<马太福音>21 描写耶稣到达圣殿、发现兑换银钱之人的时刻吗?他变得如此愤怒,是圣经曾记载过的最大的愤怒,他推倒桌子,将他们赶出圣殿,把他们叫做一窝子的贼,这就是高利贷的实质,那就是偷窃

<箴言>22 章 7 节,圣经这样说:富户管辖穷人,欠债的是债主的仆人。我们都是中央银行的奴隶,这就是我们要处处交税的原因。我们的政府也是银行家们的奴隶,他们形成了一个影子政府,就像梅耶.罗斯柴尔德所吹嘘的那样。民主在这个体系下不过是个幻觉。

我们大部分人都有汽车分期付款,抵押贷款,在买大件儿的时候使用信用贷款。据报道,今天的美国人纳税超过 19 世纪的奴隶和中世纪的农奴。如果说欠债的是债主的仆人,我们有任何人是真正自由的吗?或者我们只是喜欢被奴役,因为那就像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所说的那样舒服?

我已尽力按照自己的理解,解释这些了,但就像我提到的那样,经济学并非我的长项,所以这里就列出几个网站的链接,这些网站应该能帮助将这些情况解释的清楚一些。

http://axisoflogic.com/artman/publish/Article_59891.shtml

http://home.epix.net/~hhlindner/Writings/Slave.html

http://www.peterrussell.com/SP/Usury.php

此外,我们没必要同意这些网站页面上所说的每一样事情,但它们会让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最后,虽然我的理财建议并不值得一提,但由于我们的纸币变得越来越不值钱,也许不久的一天就会完全崩溃,我还是建议大家投资在一些有真正价值的东西上,例如金子和银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