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们的敌人》——完整版本(十八)

https://mp.weixin.qq.com/s/H3DhOu0gDvS9_xPJHRHF-Q

原著: Mark Fairley

翻译人:@heheaiyesu, @Tories

版权保护,最终解释权归 Mark Fairley

罗斯柴尔德时代–19 世纪的时间线

若想了解金融市场是如何在操纵下运作,须介绍臭名昭著的罗斯柴尔德家族。19 世纪,这个家族是毫无争议的世界上最富有、最具权势的金融家庭。1791 年,这个家族的族长梅耶-罗斯柴尔德(Mayer Rothschild)获得特许权、建立美国第一家银行。1811 年特许权失效,而且国会投票反对延长特许权时间。

梅耶-罗斯柴尔德的 1881 年,美国总统加菲尔德(Garfield)曾暗指罗斯柴尔德家族操控金融市场,“无论是谁在控制着我们国家的货币,都是全部行业和商业的绝对主人。一旦你发现整个系统非常容易掌控,无论用何手段,你就无需别人告诉你通货膨胀和萧条期从何而来。”

儿子内森未因此止步,他威胁道,“要么国会通过延长特权的申请,要么美国将卷入极具灾难性的的战争。” 美国国会坚决维持已作出的决定,这导致内森-罗斯柴尔德发出第二通威胁声称,”给那些傲慢不恭的美国人一个教训。”

梅耶-罗斯柴尔德                                                    内森-罗斯柴尔德

因此在 1812 年,英国在内森-罗斯柴尔德(Nathan Rothschild)的资助下向美国宣战。罗斯柴尔德的计划并未帮助英国赢得战争,但却轻松地让美国欠下一大笔战争债、不得不允许延长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银行特许权。计划成功了。1816 年,美国第二银行成立,且获得 20 年特许权。数千名英美士兵死于此次战争,罗斯柴尔德家族却如期获得了他们的银行。

1812 年美英战争

家族族长,梅耶-罗斯柴尔德在这段时间去世。他留下手写遗嘱,为那些追随他的人立下明确的规矩。罗斯柴尔德家族事业的全部重要职位,都只能由家族男性担任。这个家族中的成员,只能与最大或第二大的堂兄弟/堂姐妹通婚,于是许多婚姻都是包办婚姻。这样既可以维持家族血统的纯洁,也可以确保家族财产一直由本家族成员控制。

后来,梅耶孩子们的 18 桩婚姻中,有 16 桩都是和最大的堂兄妹联姻。同时,他的庄园财产一律不可公开。人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家族有多么富有、影响力有多大。

事实证明,1812 年的美英战争令这个家族获益颇丰。所以,罗斯柴尔德家族再次使用此法,操纵了拿破仑战争,从中获益。内森通过英国银行资助威灵顿公爵,而他的兄弟詹姆斯则被派往巴黎建立中央银行、用家族资金资助拿破仑。这场战争再次为罗斯柴尔德家族创造了巨额零风险债权

战争期间,他们也抓住机会建立无可匹敌的邮政通讯系统,该系统可以在法国和英国封锁区内任意穿梭。正是这些通讯员帮助内森及时了解事件发展,然后运用情报操纵股票市场。通讯员非常优秀,以至于内森-罗斯柴尔德在得知滑铁卢战役结果整整24 个小时后,威灵顿公爵才从自己的人员那里得知这个消息。

由于提前一天知道战况,内森玩了一个聪明的把戏。当时英国债券( British bonds)被称为永久债券(consuls),一听说英国赢得了战争,内森就开始抛售永久债券,这一举动令其他交易员认为英国战败。于是他们在一阵慌乱中也纷纷开始抛售永久债券,结果英国永久债券价值大跌。随后,内森秘密命令雇员购买能买到的所有永久债券。第二天,当英国战胜的消息传开时,永久债券价值一飞冲天。内森的投资回报率达到 20倍。

此时,内森-罗斯柴尔德为自己感到非常满意,说出了那段著名的话:“我不在乎哪个傀儡被放在英国王位上统治日不落帝国。控制英国现金流的人,就可以控制大英帝国,而我就是那个控制英国现金的人。”他继续傲慢道,他在英国的 17 年里将父亲留下的 2 万英镑,变成了 5 千万英镑。这笔钱哪怕是以现今标准来衡量,也是一笔巨款,更别说那个年代了。

此刻,罗斯柴尔德家族势力是如此之强大,以至于他们开始通过控制英国银行业来改变全球金融体系。此前,人们将黄金从一国运送到另一国,以支付商品和服务的对价。这种方式成本高,风险大。罗斯柴尔德家族对此做出了改变。现在,人们使用纸质贷记/ 借记汇票,而将黄金放在世界各地的安全的银行里:人们仅需呈递一份由存放黄金的银行背书的汇票即可。这就是我们今日所使用的纸质钞票的源头。

显然,整个 19 世纪的事态,令这个家族收益颇丰,人们称 19 世纪为罗斯柴尔德世纪,并估计当时罗斯柴尔德家族拥有当时全球一半以上的资产。

1814 年维也纳会议

这些战争,也使黑格尔辩证法原理所提出的“综合”逐渐达成。1814 年,维也纳会议召开,旨在解决拿破仑战争引发的问题。维也纳正是所罗门-罗斯柴尔德举世闻名的地方。战争双方意愿相同,他们通过努力达成了“综合”。这就成为一个世纪后“国际联盟”(一战后)和联合国(二战后)的模板,维也纳会议旨在创建一个全球政府的蓝图

战争中,许多欧洲国家向罗斯柴尔德家族控制的银行大规模举债,所以家族以此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不过,维也纳会议受到了俄国沙皇亚历山大出其不意的一击—–当时俄国境内还没有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中央银行。内森-罗斯柴尔德为此怒不可赦,他发誓要报复沙皇的子孙后代。

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一世

1817 年,法国在战后大举借债,重建国家。罗斯柴尔德经纪人大量买进法国政府债券,致使其升值。随后,他们于 1818 年 11 月 5 日在公开市场抛售全部债券,使之价值大跌,法国遂陷入金融恐慌。随后罗斯柴尔德家族介入,接管法国的货币供给。

1821 年,卡曼-罗斯柴尔德被派往意大利与梵蒂冈和罗马教皇做交易。到 1823 年罗斯柴尔德接管了罗马天主教的全球金融业务。

卡曼-罗斯柴尔德

1827 年,沃尔特斯科特爵士发表有关拿破仑生平的作品,第二部中(合计九部)他确认法国革命是共济会光明派策划的,并受到了欧洲货币兑换商的资助。这个欧洲货币兑换商,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

1832 年,美国总统安德烈-杰克逊的连任竞选口号是:杰克逊和无银行(Jackson and No Bank!)。这和他想要从罗斯柴尔德央行手中夺回金融体系控制权、建立一个使国民受益的金融体系之愿景相挂钩。

1 年后,他兑现了诺言、从罗斯柴尔德银行取走全部存款。这令罗斯柴尔德家族惊慌不已,于是家族命令压缩对美国的货币供应量,引发通货紧缩。杰克逊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用耶稣在圣经里的话回应道:“你们是一群小偷和毒蛇的种类。我要彻底击败你们。我向永生上帝发誓,我一定要击败你们。”

1835 年 1 月 30 日,一位雇佣杀手企图暗杀杰克逊总统。但奇迹发生了,两只手枪竟然都哑了火。事后,杰克逊总统声明,他知道罗斯柴尔德家族是此次暗杀的幕后真凶。后来,这位刺客理查德-劳伦斯( Richard Lawrence)傲慢地说,是欧洲最有权势的家族雇佣了他,并且承诺他若被逮捕将会得到保护。而劳伦斯也确实未被定罪,仅判定是神经失常,从而逃脱了惩罚。

1836 年,杰克逊总统终于胜利,他判定特许权不能继续展期,并将罗斯柴尔德的中央银行赶出了美国。

1841 年,约翰-泰勒( John Tyler)总统否决重启美国银行特许权的议案,随后收到了数百个死亡威胁。

候任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这样描绘此时的内森-罗斯柴尔德:“他是世界金融市场的霸主,亦是名副其实的一切事物的霸主,他真可以典当掉南意大利收入。世界各国的君主和首相想方设法寻求他的建议、受其指引。” 迪斯雷利也提到了那些臭名昭著的术士们,“真实统治世界的人,与站在世界舞台前的人,绝对不是同一群。”

本杰明-迪斯雷利

1845 年,杰克逊总统去世前,曾被问及他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他回答道:“我消灭了罗斯柴尔德银行。”

1846 年,迈耶-阿姆斯洛-罗斯柴尔德(Mayer Amschel Rothschild)的妻子,在临终前满不在乎地说,“若我的儿子们不想要战争,就不会有战争。”

据称,1850 年,法国的詹姆斯-罗斯柴尔德( James Rothschild of France)的身家达 6 亿法国法郎。这比其他所有法国银行家的财产加起来,还要多 1.5 亿。

詹姆斯-罗斯柴尔德

1861 年,亚伯拉罕-林肯(美国第 16 届总统)开始印发自己的无债货币,并且通告民众为私人和公共债券招标均合法。第二年,美国共印制、发行 4.5 亿美元。林肯对此会这样说,“我们给予人们前所未有的福利—–他们可以用自己的纸质货币清偿全部债务。”

同年,伦敦<泰晤士报>这样写道,“如果那个根源于北美共和国的调皮的金融政策已经固定成型了的话,那么政府就可以不费一分一毫发行自己的货币。政府可以自行清偿债务,而不必欠债。它将会拥有运用商业所必要的资金。它将成就世界一切文明政府前所未有的繁荣。世界各国的人才和财富将会涌向北美。那个政府必须被毁灭,否则它会毁灭地球上的每一个国家。”

林肯

1865 年,林肯强调了金融家的危险,“我腹背受敌,前有南方军,后有金融机构。在这二者中,后者是我最大的敌人。”   林肯当年被刺杀。

雅各-希夫(Jacob Schiff ,出生于罗斯柴尔德家族法兰克福的家中),在罗斯柴尔德的伦敦银行接受过短期训练后,即被派往美国。他肩负着通过夺回对美国央行控制权而控制美国的使命。他要去找到合适人选,并使那些人在联邦政府中升到高位。

1875 年,雅各-希夫掌控了美国的主要银行,并和美国其他主要银行家结盟。

雅各-希夫

1881 年,美国总统加菲尔德(Garfield)曾暗指罗斯柴尔德家族操控金融市场,“那些控制我国货币的人,实际绝对控制了全部工业和商业系统…..一旦你发现整个系统被某些位高权重的人玩弄于鼓掌间,就可以知晓通胀周期和萧条周期为何出现了。”

美国总统加菲尔德

1891 年,英国工党领导就罗斯柴尔德家族这么说:“这个吸血家族,是当代欧洲所经历的无数苦难的根源,它通过发动国家战争积累惊人的财富,而这些彼此战争的国家本是可以和睦相处的。”

“只要欧洲遇到困难,只要战争的谣言四起,只要人们开始担心变革和灾难,那么动荡之处一定少不了鹰钩鼻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身影。”

美联储、犹太人和三次世界大战

到了 20 世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下一代,开始痴迷于将犹太人送回他们的家乡以色列。詹姆斯-罗斯柴尔德最小的儿子埃德蒙(Edmond-Rothschild),在当时叫做巴勒斯坦的地区,启动了建立犹太殖民地的计划。

埃德蒙-罗斯柴尔德                                犹太复国主义者大会

1897 年,犹太复国主义者大会(Zionist Congress)召开,大会决定加快建立犹太国的进程。起初,会议打算在慕尼黑举行,但本地的犹太人知道消息以后激烈地反对,最后会议只好搬到瑞士巴塞尔举行。

反对的原因是,这些犹太人在收留他们的德国过很舒服、不愿回巴勒斯坦。这件事促使会议主席—-西奥多·赫茨尔(Theodor Herzl)发表了一个声明:“犹太人受苦是至关重要,让犹太人越来越过不下去的情况,会帮助实现目标。有个好主意,即引诱反犹主义者没收犹太人的财富,加强对犹太人的迫害与压制,可以帮到我们,反犹主义者将会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因此,这其实是一个有意识的决定,令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到犹太人身上,让犹太人在所在国感到难受,从而产生回到家乡的动机。赫茨尔在那以后当选为世界锡安组织的主席,并使用一个红色的六角星作标志。

                                                                                                  埃德蒙.罗斯柴尔德

1901 年,犹太殖民者们开始感到,埃德蒙.罗斯柴尔德不是他们的帮助、而是障碍,只好请求他不要再插手犹太复国运动。埃蒙德-罗斯柴尔德展示出耶洗别的灵,愤怒地反击:“是我创建了伊休夫(Yishuv,殖民地),是我一个人。因而没有任何人有权打断我的计划,包括殖民者和犹太复国组织在内。”

几年后的 1903 年,犹太复国主义者大会里,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大会报告者暗示第一次世界大战即将发生,那可是在一战真正打响前整整 11 年啊!马克斯.诺尔道(Max Nordau)在大会上说:

“以下我告诉你们的话,可以类比成我在展示不断向上的阶梯/ 一系列的事件:赫茨尔–犹太复国主义者大会–英国的乌干达问题–未来的世界战争—和平会议,在英国的帮助下,创立一个自由、属于犹太人的巴勒斯坦。” ———-马克斯.诺尔道,1903 年犹太复国主义者大会上的讲话

阿尔伯特-派克

他们是怎么预先就知道未来会发生世界大战的呢?有趣的是远在 1871 年,阿尔伯特.派克就谈到了未来的三次世界大战。他在 1871 年 8 月 15 日给朱赛佩·马志尼(Guiseppe Mazzini,意大利革命领袖,也属于共济会会光照派)写了一封信,声称自己得到了一个异象,在异象里,阿尔伯特.派克被告知会将来共有三次世界大战,每一次的运作都基于黑格尔辩证法原则,两种相反意识形态的相互冲突、共同生成某种特定的结果,这种结果将延展世界新秩序。值得注意的是,这封信的存在现在已被否定,并且无其它可靠证据证明它曾存在过。

罗斯柴尔德家族派驻美国的雅各.希夫(Jacob Schiff),此时正忙着重新控制美国金融体系。1907 年他在纽约商会做了一次演讲,警告那些与会者说:“除非我们拥有一个对金融资源有着良好控制的中央银行,否则这个国家将经历有史以来最为严重、影响最深远的货币恐慌。”这更像是威胁,而非警告。

1913 年,罗斯柴尔德家族最后得偿其愿,建立了美国第三中央银行,被称为联邦储备局(Federal Reserve),这就是今日的美国央行。就在相关法案通过以前,国会议员查尔斯·林德伯格(Charles Lindbergh)说:“这个法案建立了全球规模最大的托拉斯,就在总统签署这项法案时,金钱强权所建立的看不见政府被合法化了…这个时代最大罪恶是通过这个央行与货币法案施行。”

美国国会议员查尔斯·林德伯格

当时的总统,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后来也承认了这个可怕的错误:“我是最不幸福的人,因为我无意中毁灭了我的国家,一个伟大的工业国家就此被金融系统控制,金融系统高度集中,整个国家的前景和我们所有的活动现在被少数几个人掌控。

美国迎来最为糟糕的统治,美国政府是文明世界中最受控制的政府之一。从此政府不再能自由做决定,也不再有坚定的信念,不再属于多数选举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一小群强有力的人胁迫的政府。”

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

今天的联邦储备局少说也每年能赚 150 亿美元,但它从来不用公布任何财务报告——正合梅耶-罗斯柴尔德的心意。

1914 年,在美国银行的关照下,第一次世界爆发了,这是马克斯.诺尔道在犹太复国主义者大会中提及“未来的世界战争”以后的正好第 11 年,是阿尔伯特.派克在异象中看到它以后的第 43 年。

1917 年 11 月 2 日,大不列颠外交部长、神秘术士,阿瑟·贝尔福(Arthur Balfour),发布了如今被称为<贝尔福宣言>(the Balfour Declaration)的声明。这个宣言写给“罗斯柴尔德勋爵”,也就是内森.罗斯柴尔德的长子,声称英国支持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定居地。

<贝尔福宣言>

就像预言所说的那样,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法国凡尔赛召开了一次由埃德蒙.罗斯柴尔德主持的和平会议,在会议上,巴勒斯坦的议题被提出来,英国将这片土地拱手交给罗斯柴尔德家族。

在打算建立战后犹太国家的同时,国家联盟(the League of Nations)也试图将众多国家联合在一块儿、建立单一世界体系。这个做法失败了,因当时没有足够多的国家接受这个提议。

国际联盟

第二次世界大战也是一样,派克称他在异象中看到,这次战争的结果会在无神论的共产主义和基督教的资本主义之间制造出紧张对立。派克感到共产主义会强大到足够去“平衡基督教世界,而基督教世界会在紧张中受到牵制,并保持克制,直到我们期盼的最后的社会大灾难到来。”这个资本主义 vs 共产主义理论 vs 相互对立,实际上在接下来的 46 年里逐渐实现。GK.切斯特顿这样评论所观察到的事:

“当时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看上去似乎相互对立,但作者相信他们的利益其实一致的,因此最后它们会合并在单一世界控制的旗帜下。那个计划已经成型了…伍德罗·威尔逊的“六点计划”从来没有被抛弃。

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只是用来毁灭基督教国家统治的双重机制。他们会将其吸收融合成为一个计划好的超级国家…他们在出卖我们,让我们陷入奴役,使用我们的物质资源实现他们邪恶的全球性目标。“

我们可以观察到同样的相互抵牾的意识形态一次又一次出现,它们似乎在彼此反对,实际上不过是设计出来,为了引入第三方,这才是秘术术士们一直想要实现的。

让我们回忆秘术术士们曾谈论的,男性与女性创造出第三种属灵能量,这通过角尺和圆规在中间创造出一个“G”显示出来。就像乔治.黑格尔提出的那样,正命题 vs 反命题 = 综合命题,无论这个公式以哪种方式出现:光明 vs 黑暗,男性 vs 女性,巴力 vs 亚舍拉,或者共济会 vs 天主教,共和党 vs 民主党,或者资本主义 vs 共产主义的例子,综合命题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

共和党和民主党的“综合”

在政治分类下 Google 短语“第三条道路(Third Way)”,你会发现不知有多少现代政治家是这种思维方式的门徒。

苏共领袖,弗拉基米尔-列宁强调说,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战争不过是更大事件的一部分。他这么说:“我并不在乎俄罗斯会成为怎样的,让它见鬼去吧。所有的这一切只是通往世界革命的道路。”

弗拉基米尔-列宁

顺便提一下,在阿尔伯特.派克的异象中,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在犹太人和穆斯林之间派克相信,双方的支持者已在过去的冲突中厌倦,这场战争会让他们在精神、身体、灵魂,甚至是经济上处于精疲力竭的状况,这个世界将准备好迎接敌基督的到来,他会把人们从厌倦/ 精疲力竭中拯救出来。

阿尔伯特.派克谈到那个时代时说:“我们将释放虚无主义者和无神论者(力量),因而会引发巨大的社会灾难,在所有的恐怖中,这些灾难将对所有国家显示绝对无神论的巨大能力,这将是野蛮和最血腥混乱的开始,然后在世界各地,人们被迫与少数革命分子对抗以保护自己,他们将消灭那些文明的毁灭者,大多数人将失去对基督教的幻想,他们的灵魂从那时起会失去方向和引导,因而会渴望一个理想的典范,但因没有知识,他们的渴慕将落空。惟通过路西法纯粹教义(敌基督)的全球性展现,这个教义最终会向公众显示出来,此时他们才会得到真正的光照。这个显现来自于一次总体性的反对运动,紧接着的是无神论和基督教的毁灭,这两者同时被征服和清除。”

注意他在这里说的,即他们要同时征服、清除基督教和无神论。在第三部分我们研究过,启蒙运动时代催生了无神论,无神论是进入现代时代(Modern Era)的分水岭,它的实质基本是人们尝试逃离神。但是根据阿尔伯特.派克的说法,那个以无神论的不断增长为标志的年代,只不过是长期计划的一个过渡阶段罢了。

现代以后,世界将进入所谓的“后现代”(the Post Modern Era)——就是我们今天所处的年代——人们将会离开彻底的无神论转向奇怪的宗教——秘术宗教,这表示在本时代,邪术开始向外界展示自己、渐渐从黑暗的阴影中爬出来,走向公开的场合。人类将厌倦基督教和无神论,转向综合性的秘术宗教。于是,人们就准备接受路西法(Lucifer)的显现——也就是敌基督。

我们正在目睹这一切的发生,现在很少有人是纯粹的无神论了,对于普通人来说,无神论太冷酷,太无情了,人们愿意相信的是,可以在死后见到朋友和家人,因为上帝把永生安置在我们心里,因此,这是很自然的。

于是,很多人转向某种以秘术为基础的灵性追求,他们把这当成是真实而健全的。他们常常谈到成为“一个灵性的人”,但他们并不赞成任何特定的宗教。

圣经也告诉我们这种情况会发生。保罗在死前写给提摩太的第二封信中说,人们会“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他还说:“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 <提摩太后书>4

东方宗教秘术

所以,这些事情正应验了圣经所说的,人们要转向某种宗教,但那并不是真正的有上帝的宗教

世界银行

来点题外话,1930 年,罗斯柴尔德家族在瑞士建立了第一家世界银行。仅仅四年后,瑞士的银行保密法就修改了,若违反银行保密制度将被判有罪、被投入监狱。这保证了银行能够保守他们的秘密,没有人能知道在银行里面所发生的事。

这家银行,就是今日世界银行和与国家货币基金组织的前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