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们的敌人》——完整版本(十九)

https://mp.weixin.qq.com/s/-wIFANW32DTDZzTnr_GPiQ

原著: Mark Fairley

翻译人:@heheaiyesu, @Tories

版权保护,最终解释权归 Mark Fairley

犹太人被抹黑了吗?

1948 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短短 3 年,<独立宣言>(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在以色列特拉维夫罗斯柴尔德大道的独立厅正式签署,羽翼丰满的现代以色列国终于诞生。美国总统、第 33 级共济会员,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首先承认以色列为主权国家。世界的大部分国家紧随其后,纷纷承认以色列国。

以色列特拉维夫罗斯柴尔德大道

美国总统哈里-杜鲁门

此时,揭开面纱的以色列国旗,图案竟然是蓝色六角星。

真正的犹太人激烈地反对这么设计国旗,并要求国旗上应出现七盏金灯台(menorah)的图案,他们指出六角星甚至不是一个犹太符号。六角星被称作大卫之星,但圣经从未提及。这个符号出现于启蒙运动时代,自犹太卡巴拉神秘宗教(Kabbalah)秘术知识而来。

尽管有这些抗议,罗斯柴尔德家族掌握着国旗图案的决定权,他们决定保留六角星。今日,人们经常使用六角星符号咒诅别人;二战中,希特勒曾将六角星放在犹太人身上,代表他们是被诅咒的人群。因此可以确信,以色列国旗上的六角星图案,是用以诅咒犹太人的。

结束第三部分(启蒙时代篇章)前,有一关键要点:罗斯柴尔德家族与其他同类人,都自称为犹太人,他们了解自己是如何推动以色列建国。因此,他们也成为激烈的反犹太主义或反闪族主义者(anti-Semitic),认为犹太人是世界骚乱的根源、麻烦制造者。

必须澄清的是,犹太人不是世界骚乱的缘由,他们真的不是。犹太人对世界是一个巨大的祝福,作为基督徒,我们欠犹太人一份巨额的感激债:

1是犹太人忠实地将神的每一句话记录下来、完整保留至今

2是使用犹太人的身份,耶稣才来到我们这个世界上

3) 是通过分散到世界的犹太使徒,我们这些非犹太人才得到上帝拯救的信息,犹太使徒中的许多因此被杀害

<约翰福音>第 4 章说,救恩从犹太人而来,基督信仰是犹太信仰的树枝,犹太人仍然是上帝的子民。

<罗马书>第 11 章说,上帝未弃绝犹太人。So how do we square that with these seemingly Jewish occultists?

若从头开始就阅读我的系列文章, 你现在应可以轻松回答下列疑问:撒旦是怎么在欧洲毁坏上帝的声誉、诋毁基督信仰的?答案是,他使用了第五纵队战术

撒旦成为了他想摧毁的事物的一部分—–罗马天主教会,特别是天主教耶稣会,戴上基督教的面具,打着基督十字旗帜、实施邪恶计划,以耶稣之名行邪恶之实,这让犹太人、全欧洲人感到基督教很恶心,因此人们拒绝了耶稣,即使这与耶稣无关。

撒旦是如何毁谤、毁灭犹太人的?答案是,撒旦依然使用第五纵队战术、没有新方式,他伪装成它想摧毁的事物的一部分。撒旦使用一些人,而这些人谎称自己是犹太人、并通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令全世界觉得犹太人很恶心。

<启示录>第 2 章说:“我知道你的患难、你的贫穷、(你却是富足的)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乃是撒旦一会的人。”

<启示录>第 3 章说,“那撒旦一会的,自称是犹太人,其实不是犹太人,乃是说谎话的,我要使他们来在你脚前下拜,也使他们知道我是已经爱你了。”

回忆下,西奥多·赫茨尔(Theodor Herzl )所说的话: “ 撒旦帮助他们点燃反犹的战火、让人们恨犹太人”。

那些自称是犹太人的,其实并非犹太人,就像天主教徒并不等于基督徒一样。撒旦总是伪装成他们想摧毁的事物

回忆下天主教耶稣会的誓词:”到宗教改革者中,成为一位宗教改革者;到胡格诺派中,成为胡格诺派;到加尔文主义者中,成为加尔文主义者;到新教徒中,成为新教徒……甚至还可继续压低自己的身份,到犹太人中,成为一位犹太人…...”

犹太人与(纯正)基督徒这两个群体,都是撒旦计划要毁灭的群体。因为全世界只有这两个群体,不植根于巴比伦宗教系统。 不要听信撒旦关于“犹太人是我们敌人”的谎言。

犹太人是根,基督信仰从他们而出。基督徒被嫁接到犹太的树枝上,所有基督徒都欠犹太人一份感激。当我们还离上帝很远时,犹太人是那么爱我们、以至愿意跨越千山万水来向我们传讲上帝的救恩。

现在角色逆转了,大部分犹太人今日依然不认识耶稣就是那位预言中的弥赛亚我们应该爱以色列人,就像当年他们曾爱我们一样。爱犹太人吧,不要被撒旦的谎言耍了。

以色列复国这事儿,是上帝使用反犹计划、让犹太人建国,邪恶计划到了上帝手里,就变出好的结果

<罗马书>第 8 章说,“上帝使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就是按其旨意被召的人”。

一直以来,上帝的计划就是让犹太人重回家园,旧约时代里先知以西结& 以赛亚曾多次预言。我们都应当是某种意义上的“犹太复国主义者”(Zionists),让以色列人归回数千年前上帝赐给他们的土地上。

为什么罗斯柴尔德家族如此急于建立以色列国?为什么他们那么持久地努力要重聚犹太人到一个地方?我越研究,越感觉这样才讲得通:若将犹太人聚集到一处,短时间内消灭他们显然就容易多了。秘术术士们认为,犹太人像牛群般被聚集到一小块区域内,这样从地图上抹除他们就轻而易举了。

研究伊斯兰教后你会明白,伊斯兰教人士相信,只有在所有犹太人都被杀死后,伊斯兰教的弥赛亚才会来到。 艾伯特-派克(Albert Pike)提到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心事件是穆斯林与犹太人的战争

若读过圣经、特别是<以西结书>,你会发现上帝的先知曾预言,有一个日子,以色列周边的阿拉伯国家,以及俄罗斯将迅速包围以色列、计划完全毁灭它。从各个角度来看,神秘术士们正努力使这个毁灭发生。

事实上,最近伊斯兰恐怖组织真主党的首脑说:“若所有犹太人都聚集在以色列国,我们可省却不少麻烦,不必再到全世界追杀犹太人。”—-<每日星报>,2002-10-23,Hassan Nasrallah

研究圣经先知性预言的学者们也明白,当侵略者包围以色列、要把以色列从地图上抹除时,这个时刻就是上帝荣耀显现的时刻,上帝将用壮丽、可畏的手段亲自进入战场、护卫犹太人入侵以色列的军队,将被全能上帝的可怖能力所毁灭

撒旦的党羽认为,他们正策划一个毁灭犹太人计划,但事实上,他们正自掘坟墓、丧钟为他们而鸣。撒旦党羽所打算送给犹太人的毁灭,反过来将送给他们自己。无论如何,中东的混乱局势正逐渐步入高潮。

最后我想再次强调的是,虽然已花了不少时间关注启蒙运动里的人们,但事实上,他们不过是撒旦的牵线木偶而已。我们的敌人来自灵界,而非物质界

<约翰一书>第 2 说,“如今是末时了。你们曾听见说,那敌基督的要来。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

这里所说的“敌基督”,是指那些为敌基督预备道路的人类,他们是推罗王子(Princes of Tyre)。灵界的推罗王(King of Tyre) 控制着这些人类

第四部分

今日世界

————–

欧盟—-罗马再生

回到旧约时代,我们曾花了些时间,了解但以理为尼布甲尼撒王解梦的事儿,尼布甲尼撒王在梦里看到一个巨型雕像,头是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银的,肚腹和腰是铜的,腿是铁的,脚是半铁半泥的。这代表将来的四大帝国:巴比伦帝国,马代-波斯帝国,希腊帝国和罗马帝国。在此做一个快速回顾:

“王啊!你梦见一个大像,这像甚高,极其光耀,站在你面前,形状甚是可怕。这像的头是精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银的,肚腹和腰是铜的,腿是铁的,脚是半铁半泥的。你观看,见有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打在这像半铁半泥的脚上,把脚砸碎;于是金、银、铜、铁、泥,都一同砸得粉碎,成如夏天禾场上的糠秕,被风吹散,无处可寻。打碎这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 —–<但以理书>第 2 

于是,但以理这么解释异象:”在你以后必另兴一国,不及于你;又有第三国,就是铜的,必掌管天下。第四国,必坚壮如铁,铁能打碎克制百物,又能压碎一切,那国也必打碎压制列国。你既见像的脚和脚指头,一半是窑匠的泥,一半是铁,那国将来也必分开。你既见铁与泥搀杂,那国也必有铁的力量。那脚指头,既是半铁半泥,那国也必半强半弱。你既见铁与泥搀杂,那国民也必与各种人搀杂,却不能彼此相合,正如铁与泥不能相合一样。当那列王在位的时候,天上的 神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你既看见非人手凿出来的一块石头,从山而出,打碎金、银、铜、铁、泥,那就是至大的 神把后来必有的事给王指明。这梦准是这样,这讲解也是确实的。”——<但以理书>第 2 

注意,这里的第四与最后一个帝国,分别指古罗马帝国,以及末日前的世界性帝国或世界政府

我是这么知道的:<但以理书>2 说,当神将一块石头打在雕像的脚上时,整个雕像完全毁坏了。这是指耶稣基督复临,耶稣是上帝圣山上的石头,他不仅击碎了最后那个帝国,而且四大帝国的一切痕迹也将灭没。所有来自巴比伦的秘密宗教将被彻底摧毁、如糠秕飘散在风中。当基督摧毁所有帝国的痕迹时,他将建立自己的永恒王国、覆盖全世界。

若雕像的脚代表罗马帝国,就意味着在末日前,罗马帝国必须以某种形式存在,通常被称为”复活的罗马帝国”(Revived Roman Empire),或”复活的神圣罗马帝国”。末日前,这个帝国将处于统治地位,并且敌基督将籍其登上世界舞台。

后来在<但以理书>第 7 ,但以理在另一异象中,看到这同样的四大帝国:巴比伦、马代-波斯、希腊、罗马,它们以动物的形态出现:

”第一个野兽像狮子,有鹰的翅膀“,这是巴比伦帝国;

“后来看到第二个野兽,它像熊”,这是马代-波斯帝国;

“第三个野兽比较奇异,看起来像豹、背部有四个鸟的翅膀,并且有四个头”,这是希腊帝国;

其后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第四兽甚是可怕,极其强壮、大有力量,有大铁牙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这兽与前三兽大不相同,头有十角”,这是罗马帝国。

快速推进到末日,<启示录>第 13 ,一个野兽从海里出来,在圣经的预言中,海代表地球上的人类;因此野兽从地球上的人类中出现,是这样描述的:

“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有十角七头;在十角上戴着十个冠冕,七头上有亵渎的名号。我所看见的兽,形状象豹,脚象熊的脚,口象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它。”—–<启示录>13

注意,这个从海中上来的野兽,是<但以理书>第七章的四只野兽的的混合体,因此它代表四大帝国的混合体。巴比伦帝国是狮子;马代-波斯帝国是熊,希腊帝国是豹,然后它们在罗马帝国合一,末日的世界性帝国,将成为所有独立王国的合一体。

“我看见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全地的人都希奇,跟从那兽;又拜那龙,因为它将自己的权柄给了兽;也拜兽说:“谁能比这兽,谁能与它交战呢?”——-<启示录>13 

因此,末日时这个帝国将无比强大,人们会觉得它太强大,以至无人可与之对抗,这是从人的角度看。但是,人们并没有意识到,那时耶稣将会复临,而此时的耶稣不再是被杀的羔羊,乃成为犹大支派横冲直撞的狮子、穿戴染血长袍的勇士。

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他的眼睛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上帝之道。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他。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并要踹全能上帝烈怒的酒。”—–<启示录>第 19 

今日,欧盟就是但以理所预言的那个“复活的罗马帝国”,几个国家像半铁半泥那样捏合起来,但不会捏得太紧,也不会得胜。未来几章,你将会看到更多关于欧盟的信息。

欧盟的符号

神秘术士喜欢拿符号来说事儿,所以我们仅需看看环绕在新欧洲的符号,就可以找到符号所指之证据。目前欧盟有两个欧洲议会大厦,一个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另一个近期刚完工,位于法国的斯特拉斯堡。

上图是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大厦,刻意建成未完工的巴别塔的样子。为什么是圆形,而不是一个通灵塔或金字塔的形状?

建筑设计是基于 16 世纪画家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的这幅画。虽然勃鲁盖尔的画作,并不能准确反映巴别塔的真实样貌(注:巴别塔实际是一座山状建筑,如金字塔),因此依据画作设计的欧洲议会大厦,也无法准确反映巴别塔的样貌,但其所指却昭然若揭。

下图是 1999 年的斯特拉斯堡 “塔” (欧盟议会)完工时的宣传海报。

如你所见,他们甚至不想掩饰其设计乃基于巴别塔,因海报中他们使用了巴别塔的原画作、而非实际建筑物的照片。在引发许多争议后,这张海报就被禁发了。海报右下方的的口号是:“许多方言,一个声音”(Europe Many Tongues One Voice)。

回忆下,上帝将人类语言变乱、分散人类,从而使人类无法建立基于撒旦的政权系统。宣传海报明确表示,要扭转上帝在巴别塔时代所做的事,并重新聚集人类在一处。撒旦花了数千年要实现这一逆转。<创世纪>11

以后的时代,国家间就无法再通力合作了。而英语在现今欧洲乃至整个世界成为了国际统治级语言,绝大多数人能听得懂英语,这使国家间的合作成为可能(回到建造巴别塔那会儿的合作情况)。

也许你还会注意到,海报上方、巴别塔四周有 12 颗星。欧盟的旗帜上也有一圈 12 颗星星;但注意,海报上的这些星星的方向被倒转过来、成为倒五角星——-代表头上有角的撒旦、巴风特(Baphomet)。这样,海报上撒旦的公开符号,环绕、悬停在新议会大厦上方,这象征撒旦在欧盟的统治地位。下图是欧盟旗帜。

虔诚的天主教徒,阿塞纳·海茨(Arsene Heitz)设计了欧盟的旗帜,他的灵感来自于天主教的画像中、圣母玛丽亚头顶 12 颗星星所组成的光环(halo)。

教宗若望保禄                                          教宗本笃十六世

教宗若望保禄(Pope John Paul)将欧洲大陆献给了圣母玛利亚,他的继任教宗本笃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将其任期首要目标定为,将欧洲大陆统一到圣母玛利亚的统辖下。由于天主教的圣母玛丽亚,不过是古代假神亚舍拉,实际上,两位教皇都将欧盟献给了这位假神的灵界权柄

最近我还注意到,全见之眼(All Seeing Eye)符号开始在一些场合成为欧盟旗帜的风格——星星组成的圆圈是眼,上下两线条是眼睑。

欧盟”盟歌” (The European Anthem)

盟歌是欢乐颂< Ode to Joy>,原作歌词由弗里德里希-席勒( Friedrich Schiller ,德国浪漫主义时期诗人)创作,这首德文诗歌翻译如下:

希望和荣耀的欢乐火花,(Joyful spark of hope and glory)

与神圣联合,             (Unity with the divine)

在火光中喝醉,女神 (Drunken under fire, goddess)

我们接近妳的圣地      (We approach thy holy shrine)

妳的魔法将永远团结 (Thy magic shall unite forever)

那些本不会团结的国家 (Those nations which were not)

所有人类合为一体     (Every mortal becomes one)

你的统治永志不忘。  (and your rule shall not be forgot)

至此可以得出结论:欧盟的盟歌是一首献给亚舍拉女神的赞美诗,讲述亚舍拉在“神圣”中将人类带入合一,我们可以变成神,并在醉酒的状态下、使用魔法力量和火彼此联合、进入异教女神的圣地。这都是非常邪恶的事物

骑在兽上的女人

现在来谈重点。首先,在两个巴比伦间牵一条引线,分别是:<创世记>11 里字面意义的巴比伦,以及<启示录>17 的作为淫妇之母的奥秘巴比伦。它们都是罪恶的根源,我的目标是展现这两个巴比伦间的关系。现在若读<启示录>第 17 ,你会发现启示录里的这些内容更讲得通了。

“有一位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将坐在众水上的大淫妇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地上的君王与他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他淫乱的酒。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带我到旷野去。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他淫乱的污秽。在他额上有名写着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我又看见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我看见她,就大大的惊奇”——<启示录>17 

这女人是一位女神,她是巴比伦以来假神宗教体系的化身,假神神秘宗教贯穿着整个历史脉络。历史上,这样的女神持续涌现,比如,塞米勒米斯、亚舍拉、耶洗别、圣母玛利亚、法国的”理性女神 “等。这个邪恶的宗教系统,是世界上一切 obscenities(邪淫)的来源。

我们看到,这一切如何从巴比伦承袭下来,制造假神宗教,以邪恶理念玷污灵魂,不择手段地造成压迫、死亡和苦难。<启示录>说,这个女神喝了上帝圣徒们的血、喝醉了;我们也看到,这个女神通过天主教、天主教耶稣会、法国大革命等,肉体消灭真正的基督徒,她会干掉任何挡道的人。

<启示录>17 章说,她骑在一个动物身上,是什么与她配对、联系呢?答案是,她骑在野兽身上,<启示录>13 章和<但以理书>7 章中,可以找到对这个野兽的描述。半铁半泥的末日帝国。所有古老帝国的混合成的新世界秩序,集中反映在欧洲,具有相同的描述。

七头、十角与上面写的亵渎名号。女人或淫妇,代表虚假的秘密宗教,她所骑的兽,代表错误的政权体系。这是一幅回到巴比伦塞米勒米斯/宁录巴比伦的图画。

回忆下,塞米勒米斯是巴比伦宗教代表人物,宁录政治代表人物。而灵界势力较世俗政权远为重要,它坐在政权的身后实际摄政。因此,想一想吧,骑在兽上的女人…

下图是位于斯特拉斯堡建筑物外的雕像:

下图是位于布鲁塞尔建筑物外的雕像:

女人骑在野兽身上 —–特别是一头牛身上,实际上,这也是欧洲的主要代表图案之一,出现在邮票、电话卡和货币上。

欧元硬币                                    欧盟邮票

欧罗巴女神

在古代,宁录或巴力用牛代表。今天在邮票、货币以及两个欧盟议会外边,都遍布巴力和亚舍拉的形象。淫妇和野兽,假神宗教系统骑在错误的政治制度上,男性和女性在一起。

上图这个标志之所以被选取,是因为希腊神秘宗教版本的亚舍拉,称为欧罗巴(Europa)。因此,欧洲大陆的名字实际是“亚舍拉”。神话中,宙斯(Zeus)看见这个美丽女人后,进入大海并玷污她,欧罗巴死后即获得“天堂的皇后”(Queen of Heaven)这一称谓,亚舍拉通常也用这个称谓。

欧盟拥有三个部门机构: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欧盟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和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大多数立法权集中于欧盟委员会和理事会。这两个机构完全不民主。

第一个机构欧盟委员会,其成员不通过选举产生、亦不向选民负责,故委员会不被选民意见左右,也不会被解散。成为委员的先决条件是,宣誓放弃对所在国家的效忠。因此,欧盟在精英体制下非常有效率地运行,精英们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事情,他们可以顺风顺水地为欧盟制定政策。

第二个机构欧盟理事会,由首相(Prime Ministers)和各成员国的总统组成,虽然总统们由各国民主选出,但他们做决定时不会咨询各国的议会,因此会像 dictator 一般行事。

英国人记得,戈登·布朗(Gordon Brown)曾在未通知英国国民的情况下、偷偷跑去里斯本签署了一个宪法决议,因为他知道英国人会否决它的提案。此外,这些国家领导人没有提案的权力,他们只有向欧盟委员会下发政策进行投票的权利。欧盟理事会,就是坐在权力顶座的非民选精英

第三个机构欧洲议会,是唯一遵循民主原则的机构,但是其权力与另外两个机构比较要小得多。

每年,欧盟成员国都要向这个中央集权的欧盟,交付出更多的主权。在英国已出现了几例法律变更,都是欧洲强加于英国的,英国的本土公民其实并不知道这些法律变更,并且也不愿意支持。英国的政治家对此很无所谓。

如你所见,欧洲舞台被设定为全球性政治/ 经济体系、全球性宗教系统(基于巴比伦神秘宗教)的试验田。

若欧盟成为最强大的帝国,末日前,整个世界都会被欧盟带到这样的系统里。 另一秘术机构被赋予这样的任务——联合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