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们的敌人》——完整版本(二十一)

https://mp.weixin.qq.com/s/48JT1opjUDykLZG8fNiZiQ​

原著: Mark Fairley

翻译人:@heheaiyesu, @Tories

版权保护,最终解释权归 Mark Fairley

真假神的系统

“……那些认为宗教与宗教间、人与人间、国家与国家间没有真正/ 本质差异的,将汇聚在他(敌基督)身边;那些表现出排他/ 独立的灵的,将浮出水面,他们会被认出来。”

届时,全球宗教将凝聚在以敌基督为中心的领导周围,并在敌基督身上发现共同的源头——巴比伦宗教

接着贝莉以厌恶的口吻,谈到那些排他/ 独立于世界宗教联合组织之外的人。这些人是谁、竟不顺应时势? 然就是犹太教和基督教(Judeo-Christian)的信仰传承了

我们由衷坚持着的信仰,非源于巴比伦宗教。可以想见,犹太–基督徒们被视为反对世界和平、不参与宗教联合、愤世嫉俗、不宽容。因此,我们也会因不顺应时势而被恨、鄙视、杀死。

贝莉所说的这个“包容的灵”,在今日世界已经显现出来,未来它将日愈强健。当世界聚合在“一个世界系统(one world system)”下,胆敢不屈服的基督徒们,所面对的将是日渐孤立、驱离。

贝莉确认(世界宗教大联合的)所有宗教,根源于同一灵(same spiritual source),总有一日,人人都会意识到这一点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点时,贝莉预言道,全世界将看到一个普世联合宗教(a universal world religion)浮出水面,并看到世界新秩序的建立。她说,这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事实上在她的年代已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了。

共济会网站主页

她写道:“普世联合教会、共济会圣总会所、秘术学会内圈,乃是一体……联合国的目标和工作应就此继续得巩固,联合宗教/ 灵界团体所引导的神之教会,应毁灭”分离异端邪说的人群”(The great heresy of separateness )” 。

总有一天,源于巴比伦宗教的共济会、所有假神宗教、哲学,将在同一面旗帜的号召下走到一起,这是后现代主义的精髓。人们将彻底离开无神论,回到古老的宗教。

贝莉还特别这么提及联合国:沿引线(预备进入新纪元 New Age)的人类智能增长的证据,可以在多个国家的规划中看出来,亦可在联合国所指定的“单一世界计划”中看出来………..黑匣子展露伊始,“三个秘术因素”(three occult factors)联合接管了这些计划的进展”。

贝莉并未透露这“三个秘术因素”是什么,但她明确了联合国& 联合国所实施的”世界单一联合宗教系统“ 计划的秘术特质。

贝莉接着说:   “在联合国内部,有着伟大的国际性、冥想性、反思团体的种子—– 获得(隐秘)知识的男/女工作人员手里掌握人类的命运,大多在“第四线门徒”(fourth ray disciples)的控制下,若你可以认识到,其冥想的重点是直觉 or 布迪克层 (Buddhic plane,精神性和创造性能量的领域,共四层) —– 等级制在这个层级上行为活动”。

我不很明了她所说的这个星占学系统(astrological system)到底是什么,并且不想作深入探究,但有趣的是,这个“第四线定律(Fourth Ray discipline)”有另一名字:“通过冲突达到和谐”,并与月亮联系在一起。所以,贝莉指的应是黑格尔辩证法原则和亚舍拉女神。

因为我们总将太阳和月亮放在一起看,在贝莉的这个星占学系统中,太阳显然是第二线”second ray”,代表“超越分歧到达统一的原则”(seeing beyond differences into unifying principles )——–这里,我们又一次看到本时代的特征。

回忆下,罗伯特·穆勒曾说过,其教育理念的基石源自于爱丽丝.A. 贝莉,联合国为这个教育理念授奖、并要将其渗透入每一学校的课堂,孩子们将携带此种理念“自由”成长。

向父母发动的战争

若追溯柏拉图,他曾主张让孩子们远离家长礼仪和习惯的影响,这实质上是要将家庭单位废除,给孩子灌输新思想、新观念。而联合国喜欢这样的理念,并在教育体系中发起了针对父母的战争。

联合国前秘书长、教师吴丹,如是说:“若不采取新式教育,世界将不会改变、亦没有和平。”

联合国世卫组织的前主席,波洛克.齐泽姆(Brock Chisholm)认为严苛的家族观念对教育是一个障碍:“要实现世界政府的目标,我们须移除个人主义、家庭观念、爱国情怀和宗教信条。”

波洛克.齐泽姆

齐泽姆同时也回应了柏拉图的观点:“我们真的能在我们知之甚少的文明中,找到产生心里扭曲的因素吗?唯一能够产生这反常心理动量的,是道德& 善恶观念。对善恶观念进行重新诠释或抹除,是所有心理治疗的目标。若各民族能从善恶标准的重担下挣脱出来,那么心理学家要负起责任来。”

联合国认为,让孩子们习得“善恶观”是不好的,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先通过成长环境扭曲孩子们的善恶观念,而后教导他们世间根本不存在善/ 恶这回事。

博尔德-麦克利什                                                               朱利安.赫胥黎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联合国专门负责教育工作的部门。该组织宪章的起草者,是共济会光照派的会员,阿继博尔德-麦克利什( Archibald MacLeish),他是骷髅会(Skull & Bones Society)的成员。

教科文组织的首任主席,是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的兄弟——朱利安.赫胥黎(Julian Huxley)。他是 1962 年年度人道主义者、英国费边社(British Fabian Society )共产殖民局的成员,同时他也是第二版人道主义宣言 (Humanist Manifesto II )的签署者。

在赫胥黎的指导下,联合国印制了一系列教师手册,这些手册提醒他们为世界政府预备、培养儿童。1984年,赫胥黎说:“….教科文组织的教育计划,侧重满足世界政治一体化和全球化的需要,促使各国让渡主权、促生世界单一政府。而政治一体化,是世界单一政府的先决条件。”

教科文组织解释道:“若我们为世界政府预备人类心灵——-这项进程受到根本性的攻击,那么我们无须为此道歉或否认。人类必须面对这一趋势,教科文组织的作用就是培养、提升世界公民。当我们受到责难时,须从明处确认它。”

教科文组织甚至并不打算将目的隐藏起来,因此无论你生活在哪个国家,都会发现媒体和教育系统正鼓励你,对自己的国籍、历史和政治产生羞耻感。这样的目的,是让你削弱你的国家归属感,从而能预备得更好、成为世界公民。

那么,现在这场向父母发动的战争,又有什么涵义呢?在教科文组织手册,开篇就提到:“孩子们入学前,思想已打上深深的印记、并朦胧地受早年父母的伤害…..。”教科文组织认为,若你曾在家中向孩子谈及上帝,那么你已伤害了他们的心灵,而学校能解开这思想的枷锁。

手册第 58 页写到:“我们已经指出,孩子们通常在家庭教育中习得极端民族主义,所以学校应该用前文提到的方法,矫正这样的思维定式。”

这样的教学目的是,将孩子们心智中业已成型的犹太- 基督教( Judeo-Christian)价值观,像传染病一样破坏、擦除。1983 年,内布拉斯加参议员、人道主义者彼得.霍兰德(Peter Hoagland)对教科文组织的态度进行了总结:

“根本上说,圣经认为人们没有向孩子们灌输宗教信念的权利,因为我们,本州,努力让孩子们成为 21世纪所需的人,美国作为未来世界单一政府的一员,美国的下一代却未紧跟时代潮流。”

鼓励孩子们反叛父母的教导

教师手册的第 8 页写到:“幼儿园和托儿所,是儿童教育中的重要一环,它不但能矫正家庭教育带来的错误,同时也为孩子们 7 岁时能进入集体奠定基础,置身同龄人中、成为其中一员,这是他们他们进入世界社会中、首先获取的社会身份。” 在此,教科文组织又一次认为父母的教育是错误的,必须纠正。因此,父母们今天被要求尽早将孩子们送进教育系统中去,学习跟基督信仰相悖的哲学。我们也看到,同龄人的竞争压力将促使这个矫正进程的推进。

今日,因经济对普通工薪家庭挤压,以及莉莉丝(Lilith)引起的女权主义运动,不少母亲要么被教导称家庭主妇不如职业妇女,要么受家庭经济状况影响、不得不将孩子交由他人照看。这样的分离,是联合国喜闻乐见的。柏拉图所说的彻底的家庭单位的摧毁,迫使单亲妈妈出外工作、家庭失去强健男性的形象,而这种强健男性的形象,对孩子们的健康、快乐成长及未来的事业成功至关重要,这是有研究支持的。

更关键的是,家庭失去了强有力的属灵男性领导。撒旦长期不懈地向男性发起攻击,因为撒旦知道若将男性弄得虚弱、大失所望、属灵困倦,则撒旦的剩余工作就简单的多了。

我坚信,若男性基督徒在针对他们的战役中觉醒。作为一个整体的基督家庭亦需觉醒,撒旦要毁灭每一个这样的家庭单位。这个针对男性的攻击是另外一个要强调的主题,但我们需要一代人的属灵勇士、时刻预备向敌人发起反击

一些基督徒父母们,已经意识到国家教育系统将带来的负面影响,于是选择成立家庭教育,或者至少让一些孩子不参加一些课程。当然,将要来的新世界秩序可不会允许这样的做法——–德国判定在家教育孩子违法,2011 年 3 月, 因为不让孩子参加性教育课程,一对夫妇而被拘禁。

2009 年 10 月 18 日,英国的教育部长戴安娜.约翰逊(Diana Johnson)参加了 BBC 第 4 频道的周日节目,该节目由罗格博尔顿主持。节目中戴安娜说,一些福音派信徒父母应受到控制,因他们使用上帝、罪、地狱来”胁迫”子女;她还说政府正重新审视家庭学校,并且作为重组措施之一,他们要求给与教育部官员在家长不在场的情况下、与孩子们面谈的权力。目的是确认、处罚那些给孩子们灌输和“新世界秩序相悖”的基督信仰的父母们。但是,在这个标榜自由的国度,政府处罚那些有着错误思想、错误信仰和错误表述的人群,是否合适?

对我来讲,我们并不了解将要到来的黑暗。

戴安娜.约翰逊

英国政府,是如此担心基督徒父母们会让孩子们脱离教育系统,以至于他们在四年间审查了 3 次 “家庭教育法案”。数月前,BBC 上有这么一个访谈。美国法院判决一位只接受家庭学校教育的 10 岁女孩必须就读公立学校,因为她的世界观太基督徒式了。她母亲的辩护律师说:”法院觉得女孩宗教信仰太过虔诚,需要加点其他世界观作为调剂。”

新世界秩序中,是不允许接受基督教信仰的。

美国性信息和性教育委员会

拿性教育事件为例,那对德国夫妻表明立场。回到 1969 年 10 月 16 日,教科文组织的另一个创始人,莱茵霍尔德.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 ),在美国性信息和性教育委员会(缩写为 SIECUS)签发了一份文件,里面说到:”SIECUS 的立场是,避孕服务应惠及大众,包括未成年人也能像其他人一样有权利自由、独立地享受。同时我们也致力于用明确的性教材(这些材料有时被认为是色情)来教育广大需要性教育的个人。”

莱茵霍尔德.尼布尔

因此,教科文组织批准了这项措施:包括未成年人在内每个人,均有权利接受避孕教育,教学中可使用真人图片做实例。

2011 年 3 月 9 日,据报道,因”教育”之名,这些色情图片已在 5 岁的孩子中使用了。

2012 年 3 月 29 日,联合国人口和发展委员会公开宣称,10 岁的孩子就应该有”性和生殖健康”的权利。

尽管这样带来的是乱交现象的爆发,疾病泛滥和早孕频繁发生,但该条至今没有废除。非常反讽。更甚的是,免费避孕服务的普及,反而让过早性行为更不安全。性病大量爆发,这样的政策正在侵蚀世界青少年的生命

政策的理由不曾变化,因他们并非和个人幸福相挂钩,毕竟,联合国的主要目标是为人再塑人的善恶观,以适应他们的“基督”—-路西法,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若德国的父母们发现了这些、并让他们的孩子们远离,他们将被判入监。

五岁孩子的性教育教材

赫胥黎的教科文组织手册里,甚至称赞优生学这个古老的理念:“激进的优生政策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在政治上和心理学上都是不可行的,教科文组织在解决优生问题的时候应重新审视并更细心,若公众舆论对现阶段亟需解决的问题有所了解的话,现今不可想象的事情,将至少变得可以想象。”

合一、相对主义与宽容

基督徒看上去还无法确定如何对付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以及这个“包容之灵”(spirit of inclusiveness),就如爱丽丝.贝莉给它取的名字一样,能很好地显示这个灵的特点。它能在今天引起大量的争议和迷惑。

在反对完全来自无神论的现当代,所以我们知道往哪边站队;毕竟无神论很明显与上帝对着干,所以我们知道自己与它没啥关系。但在后现代,灵性的主题似乎在日益上涨,而且它涉及到的都是宗教间的相互谅解,以创立世界性的合一/ 和平,这就让基督徒有些无所适从,我们怎能不参与进去呢?因为它听上去是如此崇高,为什么不呢?

和平、合一确实听起来更像是基督教的词汇,更像我们应该参与的事情,摇滚明星、政治家们,还有选美皇后都在谈论他们对世界和平的渴望,甚至要高于世上的一切,他们还谈论着若同心协力就能达到世界和平,这样的人环绕着我们,怎能不投入这样的奋斗呢?

当我们第一次意识到通往合一的主要屏障为何时,会深感惊讶的,这屏障就是真理。我们不参与的原因是,真理从最深的本质上来讲,是排他的——而不是包容的,真理是引起分裂的

例如,我们有一个真理的陈述:照片里的天空是蓝色的。通过陈述这个真理,我就自动把蓝色以外的颜色排除在外了。当我说天空的颜色是什么时,我也在说天空的颜色不是什么。说天空的颜色是蓝色时,不必多言,我就是在说,天空的颜色不是红色、黄色、橙色、褐色,也不是其它任何颜色。

任何人陈述真理时,他就在暗示,他已自动排除了所有相反选项。就像在沙地上画了一根线,然后说,我相信的在线这半边,另外半边的选项就被排除了。

所以,若某人上前来坚持天空的颜色不是蓝色,而是另外一个颜色,如红色,那么我们之间就分道扬镳了。

观点相反,就不会有任何形式的合一

对天空颜色的不同看法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但当涉及到关于上帝、道德、天堂、地狱和永恒的主题时,性质就很严重了。因人类把整个儿生命、世界观、文明都建立在这上面。人们乐意为他们心目中的绝对真理而战斗、甚至付出生命。人所相信的,会引导他们的所想、所说、所行,并形成了国家法律的基础。

因而,当人们对相关主题的真理拥有不同的信念时,就永远不会有世界和平。换句话说,你不能在政治、文化,或者其它任何方面将世界统一起来,除非他们在灵性上达成一致。灵性的统一,是合一与世界和平的关键所在

联合国明白这一点,因为从根本上说,只有两个灵界王国,上帝王国和黑暗王国,联合国只能选择一个,并且我们已知道他们选择了哪一个——–他们要将世界统一在撒旦的统辖下。但问题是,所有的巴比伦宗教尚未意识到他们有着共同的根源,所有的巴比伦宗教的不同部分都仍坚信,其所持的信念与其它宗教完全不同:自己是正确的,相对应的,其他人都是错的。

为克服这一点,联合国和其他秘术术士们决定,既然绝对真理的信念让人分裂,那么就应抛弃这绝对真理的信念——-我们假装没有绝对真理。看起来很令人惊奇,过去 50 年来,有种一致的努力、要让大家的头脑接受这样一个信念,就是根本没有绝对真理这回事儿。因而,我们就在这个后现代世界里,接受了相对主义(Relativism)。

艾伦·布鲁姆(Allan Bloom),<走向封闭的美国心灵>(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一书作者,在他的书中这样写道:“一位教授只能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那就是美国几乎每一位学生都相信,或者教授相信,真理是相对的。

布鲁姆继续说:“相对主义对开放性是必要的,这是一种美德,而且是唯一的美德,过去 50 年来初等教育致力于灌输这个理念。开放性&相对主义是面对真理的不同陈述、不同生活方式、不同种族时,唯一合理的立场,它们是本时代的伟大洞见。”

相对主义常常以如下陈述来自我表达:“对你是正确的,但对我却不是。”不再有正确或错误,你相信你的,我相信我的,我们都正确。如果我说天空是蓝色,其他人说是红色,那么我们都是对的。天空对你来说是蓝色,但这只是我的真理,如果对其他人来说,天空是红色,那是他们的真理。

这就是今天大多数人的想法,我们持有相反的观点,但都正确。

通常说来,这是一种理性的自杀,但从这本书的研究知道,因所有的假神宗教都有同一个来源,事实上,它们不过是通往同一个地狱的不同道路罢了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说,它们是一致的,这个普世合一运动(ecumenical movement)将会达到撒旦的目标。

当他们放弃不同的绝对真理的意见,彼此搀和、展开跨信仰对话的时候,他们就会意识到,原来他们不过是同一体系的不同部分罢了,然后合一就到来了。

问题是基督徒们也被吸引、被鼓励相信,也许我们并不拥有真理,或者我们应该为和平& 合一的缘故,把绝对真理放到一旁。但就在我们放弃绝对真理,为一个所谓更高目标而妥协的那一刻,我们就立即从上帝王国坠入撒旦王国,将真理和谎言相混合、将垃圾与冰激凌相混合

因而,我们不能参与这合一、这妥协、这普世主义、这产生世界和平的努力…这真理的背弃,我们必须坚持有绝对真理。并且,因坚持绝对真理,就知道我们现在是、并且永远是与世界是分离、被世界排除在外的,因为它尝试在地球上重建巴比伦。

给你一些上帝的话,上帝的话总是造成纷争,因为他的话是真理,是好的。

<约翰福音>7 章,耶稣讲完道后,我们读到,“于是众人因著耶稣起了纷争。”

<约翰福音>10 章,耶稣讲完道后,我们再次读到:“犹太人为这些话又起了纷争。” 上帝的话、真理被传扬时,人们就会起纷争。耶稣常常谈到,将麦子与糠秕分开、绵羊与山羊分开、好的与坏的分开。

<马太福音>10 章耶稣说:“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在圣经里,刀比喻性地代表上帝的话,就是真理,因此耶稣说他带来的是引人纷争的真理,会让人分裂。

耶稣不是来将合一带到世界上,他带来的是真理,一些人会抛弃,一些人会接受。对于那些接受耶稣的人,他呼召我们从这世界出来。

<约翰福音>15 章,“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

<加拉太书>5 章,”你们要与世界分开,而不是加入世界。”

即使我们放弃一点点真理,谎言就会蔓延开来,就像酵让一团面发起来。耶稣是道路、真理、生命。如果耶稣是真理,耶稣的名字将总是在地球上引发纷争。耶稣说若你没有他,你就没有上帝,若你没有上帝,你就注定去地狱。

再没有比这更具争议的话了,就是这些耶稣所说引发纷争的真理表述,激怒了众人,以致于他们将耶稣钉上十字架。而且不仅仅耶稣是这样,<使徒行传>也记录了使徒们在传讲神的话以后引起纷争的事情。

<使徒行传>14 章,在保罗传完道以后,“城里的众人就分了党:有附从犹太人的,有附从使徒的。”实际上,保罗所说的,要么引起暴乱,要么引起复兴,有时同时发生。

<使徒行传>17 章第 6 节,是我个人最喜欢的经文之一,这里说,”保罗和西拉到处引起麻烦,现在那搅乱天下的也到这里来了。”人们知道属于上帝的人就在周围,因为他们述说引发纷争的真理。

圣经说,那些持守真理、相信耶稣是道路、真理、生命的基督徒,将会从这个世界分离出来,世界因此会恨他们。如果我们所说的是真理,真理会做他一直所做的,他会使我们与世界格格不入。但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真理总是高于合一——–一直是、永远是。

在和平与合一被视为最高理想,甚至超过真理的地方,我们将很快发现假教导横行,为保持和平而拒绝挑战异端邪说,甚至在宽容、理解的名义下,促进这些事情的发生。一切之上的合一是种欺骗。

真理必须放在前面,这样我们才会团结在真理之下。耶稣就是真理,因此把他放在首位,然后团结在他之下、他是唯一的。在沙地上画一条线,我们以不可辩驳的口气说,”今日你就可以选择所要事奉的,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事奉主耶和华。”——–<约书亚记>24 

教会里的合一是重要的,但我们永不与世界合一,就像阿德里安•罗杰斯(Adrian Rodgers)所说:“真理而纷争,比在错谬里团结要好太多了。”世界若想找到和平,只能在主耶稣复临、建立千禧国度之时,也就是石头击碎雕像的脚、大山覆盖全地之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