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们的敌人》——完整版本(二十三)

https://mp.weixin.qq.com/s/mPyMkf9mrhztmO83REJx8g

原著: Mark Fairley

翻译人:@heheaiyesu, @Tories

版权保护,最终解释权归 Mark Fairley

耶和华见证人会 &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

耶和华见证人治理机构的领袖们

耶和华见证人会(Jehovah’s Witnesses)

相比于摩门教,耶和华见证人从许多方面而言,都是一个更为狡猾的秘术组织。但如果你已经读到这里的话,相信你依然能够识别得出他们理念中的灵界背景。

19 世纪末,一个叫查尔斯.泰兹.罗素(Charles Taze Russell )的人创立了耶和华见证人。必须先提一下,他相信,如果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的话,说谎是件好事(也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谎言版)。这是我们这个系列里一再发生的主题,尤其是在柏拉图、伊斯兰教、共济会光照派那里发扬光大。

查尔斯·泰兹·罗素

耶和华见证人的杂志<守望塔>(Watchtower magazine),在 1960 年 5 月 15 日的那一期这么说:“圣经认为,向敌人隐瞒事实真相情况这种‘战争策略’是正当的。”——<守望塔>,第 295 

一个月后,也就是 1960 年的 6 月 1 日,杂志重复了这个思想说:“作为一位置身于神圣战争中的基督战士,对付上帝的仇敌时必须要操练谨慎的品格。因为圣经显明,为保护上帝的事业不受损失,向敌人隐藏真理是合宜的。”—–<守望塔>,第 352 

因为耶和华见证人不相信除他们以外的其他人可以得蒙上帝的救赎,这就意味着一般的基督徒,也包含在上帝的敌人清单中。那意味着,他们相信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说谎是可以接受的。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释然了,不用太看重他们所说的,而是应该去观察他们的行为、理念和符号,以了解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查尔斯.泰兹.罗素年轻时曾是公理教会(Congregational Church,美国主流正统教派)的一员,但在少年时,他就失去了信心,开始“饥渴地研究异教徒们的宗教,以寻找上帝旨意与人之命定”的真理。 —–< 望塔>,1950 年 7 月 15 日,第 212 页

<守望塔>杂志

他吸收了不少秘术理念,并将它们与自己原来的信仰相混合,他也结交了不少共济会朋友。虽然,他与共济会是什么关系,是否是一名共济会员还尚存争论,但很显然,他赞扬共济会的信念,并在他自己的刊物中使用了这些秘术的图像。

1913 年,罗素在他的演讲——-“上帝的殿” 中这么说:“我很高兴能借着这个特别机会向你们讲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与我们的共济会朋友是一致的,因为我们在其中演讲的这座建筑正是奉献给共济会的,而且我们也是共济会员。我是一名共济会员,如果有必要说明全称,那么我是一名获得自由而被认可的共济会员(free and accepted Mason),这是我们共济兄弟会喜欢的称谓风格,我相信我们都会喜欢。虽然我们不仅仅是在追随共济弟兄会的风格,但我们与他们没有争端,我不会说任何反对共济会的话。

事实上,一些我最亲密的朋友都是共济会员,我欣赏这些共济会朋友所持有的非常宝贵的真理。我和他们不时地就会聊聊,他们说,你怎么能知道所有这些事?我们觉得除非进到非常高阶的逻辑,否则我们认为没有人可以知道任何关于这些的事情。”

罗素接着使用共济会的名字来描述上帝,说:“我曾与一位共济会大导师一起开会,得到了隐秘的信息….

如果我向共济会朋友们谈论圣殿和它的意义,谈论成为优秀的共济会员,谈论我们所使用的象征——大金字塔(which is the very emblem they use ),以及大金字塔标志的意思,我们的共济会朋友们会惊讶的….我们将要讨论的是自由而受认可的共济会….圣经的共济会,我亲爱的朋友们。”

这以上两则引述中,查尔斯.罗素的共济会朋友们似乎很惊讶,他竟然知道他们所知道的信息。他们后来更惊讶了,当罗素这样说:“你们知道,我们(耶和华见证人)的秩序是如此隐秘,以至于我们也不能总是彼此了解,难道这不是很奇妙吗?我发现共济会员也是如此。许多共济会员同我握手,据我所知,他们以共济会的方式向我伸手,他们不知道我也是共济会的。

我所做的似乎与他们所做的毫无二致,但我不知道那种手势的意义是什么;但他们会以各种方式同我握手,我也以同样的方式握手,然后我告诉他们,除了几种我天然习得的一些握手方式以外,对其它其实一无所知。”

从某种程度上,罗素似乎是在说,他知道关于共济会的事儿,但不明白是如何知道的,获得这些知识都是自然而然的过程。但他接着说,他其实知道比共济会员们知道更多的秘术事物。

“我们的共济会朋友们明白圣殿和圣殿骑士团,以及诸如此类的知识吗?我们耶和华见证明白地更多。”

耶和华见证人的书籍

以下对于演讲的引述就很明确了:“‘你的眼睛有福了,因为它们看到了。’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听到的耳朵和能看到的眼睛。惟有那些进入神圣共济会,拥有灵性洞察力,以及灵性指引的人,才能明白那些多多赐给我们的事情。这些事情只是多多赐给一个(属灵)位阶,不是为其它任何人预备的。”

因此,如果罗素的追随者加入共济会,罗素是没有意见的: “….如果你感觉想成为共济会的一员,并觉得成为基督的信徒并不如成为共济会员你们足够自由,那么上帝祝福你,你可以自己判断;那是你的决定,不是我的。”最后他说,“于是作为地下共济会员的你和我,是在一起等候共济会的主人重归世界……”

因此,当我们发现这个带翅膀的太阳圆盘符号在早期<守望塔>中经常出现时,就不会感到惊奇了:

回到 1970 年代,我们也看到这个符号出现在纽约皇后区的的王国大厅( kingdom hall)

我认为,它最近之所以被撤下,是因为它开始引起过多的争议了。早期发行的<守望台>封面上有一些太阳符号,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与秘术有牵连的。

从守望塔顶部射出的亮光暗示着古老巴别塔的主题,但它表现得更像某种灯塔,而非通灵塔(ziggurat)。

我觉得这是耶和华见证人的狡猾之处,就像罗素在不停地在暗示着秘术的思想,并围绕着它们跳舞,但他也在掩饰自己,与它们保持一定距离,以避免受到牵连。进一步的研究会告诉你,这里的其它符号,尤其是在皇冠上的十字,可能有更深层次的含义,但是因为它们并没有涉及到目前为止我所获得的知识,因此还是绕过它们,把它们留给你,让你自己研究吧。

耶和华见证人的整个组织是由一个治理机构控制的,这个机构 10  15 个成年男人组成,他们相信自己从灵界得到直接的指引。这个治理机构通过<守望塔>指导追随者们,他们的命令由地方会议的长老执行。基本上,我们是在谈论一个权力层次体系,在这个体系里,上层的人声称他们有属灵的权威来担当世俗的权威。耶和华见证人的信徒被教导说,单靠圣经还不足以明白神的事情,他们需要从<守望塔>传递过来的,治理机构的教导,才能正确地理解圣经。

耶和华上帝还建立了他可见的组织,这是他“忠实和谨慎的奴仆”,是由圣灵恩膏的人组成…除非我们与神使用的这种沟通渠道保持联系,否则我们将不会沿着生命的道路前进,无论我们读多少<圣经>———<守望塔>,1981 年 12 月 1 日,27 页

他们还教导人们说,不要独立思考,只要依靠这个层次体系来追求真知识,他们这样说:“但是独立思考精神在神的组织里并不得到鼓励,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在我们中间领导我们的人。”——-<守望塔>1989年 9 月 15 日,23 页

这与天主教会和其它的异教组织有相似之处,他们总是尽力教导,要信徒们发展与层次体系的依赖关系,不要独立思考,以此来对他们保持控制。还像天主教的一点是,他们通过这种教导加强了控制,那就是如果任何人敢于对抗他们的教导,就要被从团契中清除出去,并因此将失去他们的救恩。通过使用内疚和恐惧来控制信徒,就足以让他们被团体的路线所牵引了,任何想要离开的人一下子就知道这个组织是多么控制成性了。和华见证人也鼓励互相窥探,向长老报告任何的不轨行为。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就会冒着被驱除出团契的风险。

人们可以因为这样的事情被驱除出团契,那就是与一个被驱除出团契的人说话,阅读未被治理机构批准的读物。

所以,我们从中看到了同样的古老尝试,那就是牢牢控制信息流。

这些信息流包含如下内容:

耶稣基督不是神。——CSW,330 页:J.W.<道——他是谁?>(The Word–Who is He),40 页

耶稣是被造物。——–CSW,301 页:J.W.<圣经理解辅助>(Aid to Bible Understanding),918页

天使长米迦勒是神。—-<天使词典>(Dictionary of Angels):J.W.<圣经理解辅助>,1152 页

基督的身体没有复活。——-CSW,385 页:J.W.<上帝不可能撒谎的事情>(Things in which It is Impossible For God to Lie,355 页

基督教会不传福音。——CSW,385 页:J.W.<完成了奥秘>(Finished Mystery),485 页

为什么耶和华见证人有这么多魔鬼般的教义?正如我所提到的,他们的治理机构相信,他们正在经历灵界的引导,他们相信那引导来自天使。

在 1932 年的<辩护>(Vindication)第三卷 250 页我们读到,“……天堂的信使或者天使现在被上帝所使用,代表余下的子民。这些天使是人肉眼所不能见的,在那里(空中)执行上帝的命令。毫无疑问,天使们首先从上帝那里听到对他的余民的命令,然后再将这些命令传递给上帝的余民。”

前治理机构成员,雷蒙德.弗朗茨(Raymond Franz)在他的书<良心的危机>(Crisis of Conscience)中承认,他们不是籍着圣经或者祷告来作决定,而是在天使引导的引导下做决定。他们还声称,这些天使也直接引导<守望塔>杂志的写作。

<良心的危机>

“上帝使用<守望塔>来宣告这些真理,毫无疑问,他用自己的看不见的助手来执行这些任务。”—–<光>第 1 卷,1930 年,64 页

在此之上,他们还习练巫术,与死人交流,因为他们宣称,查尔斯.罗素在死后还在继续与他们联络,引导耶和华见证人的组织。尽管罗素牧师已越过了幔子(指死去),但他仍然在管理着收割工作的每一个方面……

我们认为,他在上帝的安排下,监督着将要完成的工作。 ——<完成了奥秘>1917 年,第 144、256 

因此,我们亲爱的牧师,现在毫无疑问在荣耀中,对收割工作仍然保持浓厚的兴趣,因而上帝允许他施加一些强大的影响。——<守望塔>,1917  11  1 日, 6161 

<守望塔>已作出了许多假预言,还搞错了几次事件发生和结束的时间。耶和华见证人错误地翻译圣经,还支持和赞同命理术、招魂术、巫术、占星术、共济会。他们还好几次自相抵牾。很明显,与耶和华见证人沟通的(那个灵)并非上帝。

最后,这是 C.T.罗素的坟墓上的碑文:

看到这个坟墓的形状时,你大概会比较惊讶:

同样重要的是,有在后面有一个建筑物,如果我们走到旗杆下会看到这个:

我需要继续重复那个观点:我们的敌人不是人类,这些个人性的组织也不是我们的敌人。不断通过推罗王子去认识推罗王,我们的敌人来自灵界,而非物质界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Seventh Day Adventism)

虽然这不是研究基督复临安息日会错误崇拜的时候,但这里有一张其创始人怀海伦(Ellen G White)的墓园的照片。墓园中央有一个方尖碑。但是我们会在另一个系列文章中讲到基督复临安息日会。

新兴教会—-后现代主义+基督教

假基督教的一个最后领域,值得我们多一点儿关注。仅因从以圣经为基础的基督教中出现,许多人误入歧途,这就是新兴教会运动(the Emerging or Emergent Church movement)。

这种欺骗极具隐蔽性,因它包含了很多真理,但与巴比伦神秘宗教巧妙交织在一起,以致那些不了解巴比伦神秘宗教的人很难发现它们的踪迹

若置之不理,它就极可能吸引许多人离开信仰,并成为大堕落的一部分,这堕落是圣经所预言的,发生在基督再临之前的时段。

隐藏在新兴教会背后的总体思想是:后现代已经造成了文化的转变,因此,我们思考基督教的方式也应随着一起转变,以便与那种文化保持同步。利斯.安德森(Leith Anderson)写道:

“在这个社会结构性变化的时代,唯一有效的应对方法是改变我们观察世界和教会的方式,称之为思考模式的转移——-一种观察事物的新方式。这样的转移将使得我们以一种新的观点来思考这个变化中的世界。就像地图一样,1950 年代的旧地图主要关注和满足于州际高速公路的建设,并将这些公路延伸到主要城市,但现在需要新的地图了。同样地,我们需要一种面向未来的新思考模式。”———利斯.安德森,<21 世纪的教会>,A Church for the 21st Century

这基本上是在说,现代的基督教在后现代没用了,因此,他们想将基督教与后现代主义混合在一起,接受那些我们在前面已经了解过的后现代的理念:合一的重要性要大于真理;还有我们可以持有不同的信念,但这些信念都同样有效,或者至少,没人能确定谁持有真理;我们能参与到建设一个世界乌托邦社会的活动中;现世要比永恒更重要,基督教应当主要考虑社会正义,并与天主教和其它宗教进行联合。

因为他们知道,真理是会造成纷争的,所以他们恨恶绝对是非观念,并因此会问无穷的问题。对他们来说,这些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只制造出更多的问题,他们似乎沉浸其中,认为这就是启发性思考。因为他们认为,就在你声称对这些问题拥有答案的一刻,你就变得傲慢自大了,并且造成纷争,可能会冒犯别人对于真理的见解。

因为他们也不会下结论,也不会做一个绝对性陈述,所以他们将重点放在对话上,“对话”是新兴教会的一个关键词。他们忽略了GK.切斯特顿充满智慧的建议:

“像张开嘴巴一样,拥有开放头脑的关键,是让它们在一个稳固的根基上关闭。”——–GK.切斯特顿

他们不喜欢稳固的东西,不喜欢绝对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说,试图定义新兴教会就像努力把果冻钉在墙上一样———一旦你试着把它们按在什么东西上,它们就会滑到别处

他们从根本上讲,吞下了来自后现代之灵的谎言,将其与基督教混合起来,就像天主教将环绕罗马的、受到污染的异教文化与基督教混合起来一样。天主教这样做的部分原因是,想让福音的信息在异教文化中变得更受欢迎。新兴教会运动也是如此,对真理轻描淡写,或者干脆就移除全部真理,以便与世界创造出融合。

整个新兴教会运动可以往回追溯数十年,但它真正得到加速是在二十世纪 90 年代的中期。马克.德里斯科尔(Mark Driscol),是位于西雅图的火星山教会(Mars Hill church)的牧师,在那时参与了这个运动。在他意识到这个运动的真正方向以后,就离开了这个运动,现在是一名相当坚定的教师。他深入洞察了新兴教会运动的开始,他这样说:

马克.德里斯科尔

“在 20 世纪 90 年代的中期,当我接到电话让我在一个会议上讲话时,我还是一个年轻的植堂者(church planter,就是建立教会的人),努力在西雅图建立一间教会。会议是由领导力网络(Leadership Network,一个基督教组织)支持的,聚焦在 X 世代(Generation X)的主题上…在那次会议以后一个小团队被建立起来,继续就后现代主义进行对话…

那时,领导力网络雇用了道格.佩吉特(Doug Pagitt)领导这个团队并组织活动。他开始扩大这个团队,很快布莱恩.麦克拉伦(Brian McLaren)就加入进来了…佩吉特、麦克拉伦,还有其他人例如克里斯.西伊(Chris Seay)、托尼.琼斯(Tony Jones)、丹.金博尔(Dan Kimball)和安德鲁.琼斯(Andrew Jones),他们呆在一起,就像朋友一样继续说呀,写呀…..那支团队最后演变成了今天我们称之为新兴教会运动。”

道格.佩吉特                                             丹.金博尔

这只是一些你会听到名字,他们常与罗伯·贝尔(Rob Bell)和托尼·坎波洛(Tony Campolo)等人联系在一起,很不幸的是,他们在许多福音派的圈子里被接纳和推崇。希望这个研究能让你清楚看到,撒旦是如何使用以上活动作为他自己日程的一部分,下面是一些引用的话,例如托尼.琼斯说:

罗伯·贝尔                                                       托尼·坎波洛

“新兴教会没有绝对真理或者其它类似事情的位置,难道你会出现在邻居的晚宴上并这样问:‘在绝对真理中,这个晚宴处于什么位置呢?’不,你不会的,因为这是个没有意义的问题。”-——托尼.琼斯在 2005全国青年工人大会(National Youth Workers Convention)上的讲话

托尼.琼斯

托尼.琼斯还说了:“这实际涉及到变化的神学,涉及到我们的信念,那就是神学在改变。福音的信息也在改变,并不只是传福音的方法放在改变。”——托尼.琼斯,<新世界的新神学> [A New Theology for a New World],在圣地亚哥为 2003 年新兴教会大会举办的进修会上

因此,本应是圣经真理改变我们的文化,在他的观点里却逆转了,文化应该改变圣经真理。实际上,他根本不相信在圣经里有任何客观真理。“因此当我们钻研圣经的时候,我们必须停止寻找可用的客观真理。”—–托尼.琼斯,<后现代青年事工>[Postmodern Youth Ministry],201 页

布莱恩.麦克拉伦重复了这个理念:“为了挽救圣经,让我为当代的圣经读者提供 10 个建议…那就是抛开任何关于确定性的事情。—-布莱恩.麦克拉伦,<在错过点上的冒险>[Adventures in Missing the Point],81-84 

布莱恩.麦克拉伦

我们不能确定任何事情,圣经可以让任何人以他自己喜欢的方式来解释,他可以声称自己的解释是正确的,真理是不可知的,这就意味着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做他们想做的,都可以改变圣经以适应他们个人意义上的真理。

罗伯·贝尔支持这些说法,他说:“任何时候如果某人让你因为你的生活方式而感到有罪,这就是属于旧体系(pre-Christ)的一部分。” 罗伯·贝尔

(http://www.sfpulpit.com/2007/11/21/rob-bell-the-gods-should-be-angry)

事实上,罗伯·贝尔是在说,让人们做他们想做的事。他是在宣扬撒旦的金律,“做你想做的,那就是法律的全部。”

事实上,托尼.琼斯也建议将圣经中反对撒旦金律的世界观部分去除,至少暂时性去除,他说:“也许一些福音派应该从圣经中撕掉 <罗马书>,读一本没有<罗马书>的圣经几年,然后再把它粘回去。”-——-托尼.琼斯

乔什·瑞奇(Josh Reich)也谈到全球化并拥抱巴比伦神秘主义,他这样说:“新兴教会的部分价值在于对情绪、全球视野、艺术使用的高涨以及神秘主义和灵性的崛起这些事物的重视。”——-乔什·瑞奇

乔什·瑞奇

为新兴教会创制敬拜聚会 —–Creating Worship Gatherings for the Emerging Church

这些话浸满了时代之灵,在这一系列的研讨中,你应该能清楚的看到,他们是怎样计划通过抛弃圣经真理将基督徒吸引进入世界新秩序的:通过抛弃圣经真理,引入新形态的基督教。这个新形态的基督教,更多聚焦于地上生活,接纳其它信仰和关于真理的观点、从而推进建设人造乌托邦。在接下来几个部分中,我们将会读到更多这方面的内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