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们的敌人》——完整版本(二十二)

https://mp.weixin.qq.com/s/C5ve0D6EonUDpPupolZSSw

原著: Mark Fairley

翻译人:@heheaiyesu, @Tories​

版权保护,最终解释权归 Mark Fairley

宽容

后现代的世界里,任何想要保持简单是非概念的人,会很快发现自己被扣上了“不宽容”的帽子,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能承受的最糟羞辱之一。不宽容的隐含意思是:你充满了仇恨;你很严苛,制造分裂,是破坏团结的危险因素;你很骄傲,认为自己掌握真理。没人愿意被扣上不宽容的帽子,仅仅是别人提出的、也许你不够宽容的意见,就足以让许多勇敢表达意见、认为世上存在绝对是非的人,沉默而无所作为了。

让我们再多深入探讨一下宽容的主题,我将会从一个问题开始:应该宽容呼吸吗,或者,我们应该宽容吃乳酪三明治的行为吗?我想大部分人都会说是的。但应该宽容谋杀吗,我们应该宽容强奸吗?我想大部分人会说不。

因此,这事实上说明有些事应被宽容,有些事则不是,也证明了有时不宽容是对的。这个道理看上去很简单,也得到了圣经的支持。<阿摩司书>5 说,要不喜欢恶,要追求善;<罗马书>12 也说,恨恶事与喜爱善事同样重要。

今天,关于宽容的想法完全变了,事实上,我们都是不宽容某些事、而宽容另一些事。这是对的,我们须区分哪些事应得宽容。那么,我们如何决定哪些应宽容,哪些不呢?

我们应该宽容堕胎、同性恋婚姻吗?对于那些将合一作为最高理想的人来说,答案是肯定的——–宽容每件事,让每个人做他想做的事。表面上看,这种态度既可爱又高贵,但你会注意到,当你让别人做他们想做的事的时候,你就自动为自己保留了同样的特权。让别人做他想做的,即暗示着,让我做我想做的。

做我想做的,听起来就不是那么可爱和高贵了,事实上,这听起来十分自私且不成熟,这才是宽容的真正底线。对宽容的狂热崇拜,极其自我中心、极度自私、主观中心视角,这等于说,别因自己的不道德行为而感到难受,别提任何是非观来拷问我的良心、让我内心纠结。

你允许我做我想做的,我也允许你做你想做的;若尝试挑战我,我会阻止你,给你扣上不宽容/ 苛刻/ 仇恨的帽子。

有趣的是,撒旦教的黄金定律正是“做你想做的,那就是法律的全部。”(do what thou wilt shall be the whole of the law换句话说,撒旦崇拜者生活的核心原则一直就是做你想做的任何事。全部事、任何事情都是被允许的——只要让你感觉良好、对你有用。

因此,这种以和平与合一的名义对宽容的狂热崇拜,实际上为整个世界活在撒旦的哲学下创造了完美条件。我们倾向于认为,撒旦教就是一边喝血,一边赤裸地围着一口大锅跳舞但撒旦教的精义其实比这平凡的多——仅仅是做你想做的。

这就是为什么,撒旦教会员们将弗兰克·辛纳特拉(Frank Sinatra)的歌曲 <我的方式>(My Way)看作有史以来最具撒旦风格的歌曲之一。

随着是非观念被清除,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自私的愿望生活,反对者由于害怕被扣上不宽容、苛刻的帽子而无无所适从,于是每一件事情都被允许。在这个体系下,我们成为了自己的神祗,可以建立自己的道德体系& 主观真理。

有一种说法是,若要邪恶蓬勃发展,就要让好人什么都不做。这已经发生了。看过<绝地大反攻>(Return of the Jedi,星球大战续集)的人会记得,在高潮大战的场景里,卢克.天行者(Luke Skywalker)看着邪恶帝国摧毁他的朋友们。可以理解,当卢克对坐在椅子上咯咯笑的邪恶君主,是多么地愤怒。卢克看到了光剑,并想抓起光剑立刻干掉邪恶君主。

但邪恶君主却鼓励他那样做,说如果他向对邪恶的仇恨屈服,就会坠向黑暗的一边、变成邪恶的一部分,于是卢克.天行者被这番说辞说服、放弃了自己行动,瘫坐在那里。看到这些扭曲的思想是怎样运作的了吗?

说仇恨邪恶是一种邪恶,卢克就瘫了同样,说对邪恶不宽容是一种邪恶,基督徒也瘫了。没有人愿意被认为是不宽容的。因而,当基督徒无所作为的时候,邪恶就到处泛滥。没有人对邪恶挺身而出,于是突然间,“做你想做的,那就是法律的全部” 之撒旦教金律就统治了全地。

对宽容的狂热崇拜就这样,把一个不是标准的标准,强加给大众,我们的文化滑向一个道德黑洞。你可以不受挑战地做任何事情,若有人敢指手画脚,就是在以不宽容、苛求的态度对待你的真理。

这真是撒旦不可思议的聪明工作,它成功地为四处蔓延、自我中心的不道德行为披上了一件宽容、合一、和平的外衣。更加聪明的是,这样做也让基督徒放弃了,让他们不愿挑战这些邪恶。基督徒们通常会撤退,决定把门关起来,悄悄地信仰上帝。我们就是这样慢慢让“爱你的邻舍”这条命令,退化成政治正确、逃避式的“别管你的邻舍”。若想制止我们国家的衰落,就要了解这个体系在做什么,并为此挺身而出。

对邪恶、谋杀、强奸的宽容是不对的,对任何罪的宽容都是不对的,因此若我们被扣上不宽容的帽子时,它就是对的。看透这些指控的实质吧。

世界宗教大联合

神智学会(theosophical society)的协办人,海伦娜·布拉瓦茨基(Helena Blavatsky),是爱丽丝.A.贝莉的先行引路人之一。

布拉瓦茨基的著作里,有这么两本书:<揭开面纱的伊希斯女神:古代神秘术与现代科学神学的万能钥匙> (Isis Unveiled: A Master Key to the Mysteries of Ancient and Modern Science and Theology)、 <秘密教义:科学、宗教、哲学的综合> (The Secret Doctrine: The Synthesis of Science,Religion and Philosophy)

海伦娜·布拉瓦茨基

后一本书里,她说,“路西法(Lucifer)代表着生命、思想、进步、文明、自由、独立…….路西法是符号、蛇、拯救者。撒旦才是这个星球的真神、唯一的神…….天堂童贞女(Celestial Virgin)同时成为上帝和魔鬼的母亲,因为她是永远的爱 & 仁慈的神……但古代和现实中,路西法或 Luciferius 是她的名字。路西法是神圣的、世界的亮光,“圣灵”和撒旦同时出现并且合一。

<秘密教义:科学、宗教、哲学的综合>

布拉瓦茨基在此证实,不同的神秘宗教的神明、女神,实际上是有不同称谓的同一种灵:“现在必须记得,湿婆(Shiva)、巴勒斯坦巴力(Baal)、摩洛(Moloch)、农神(Saturn)是相同的……”

希特勒                                                                            亚历斯特·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

猫王.普莱斯利                                                              甘地

叶芝

布拉瓦茨基的教导有众多追随者,大名鼎鼎的粉丝拥趸如下:阿道夫·希特勒、亚历斯特·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英国神秘术士,‘启示录之兽’)、圣雄甘地、猫王普莱斯利、叶芝(爱尔兰诗人)。

她的遗言是:”保持不间断的联结!不要让我的最后一个化身( last incarnation)失败。”

安妮-贝费特(Annie Besant )继其衣钵,爱丽丝.A.贝莉(Alice.A.Bailey)紧接其后,贝莉后来又成为罗伯特·穆勒的灵感来源,穆勒则成为联合国的灵界首脑。他们相接成为链条,而且他们也知道这一点。

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罗伯特·穆勒的意思了,他曾傲慢地表示联合国非一个人手所造的机构,而是一个拥有灵界源泉的属灵机构,原话如下:

“没人能使用武力摧毁联合国,联合国不仅仅是一幢建筑或一个理念,它不是人手所能造出来的实体。联合国是至高(Absolute Supreme)异象的光,缓慢、平稳、准确无误地照亮人类生命的暗夜——无知。神圣的胜利、联合国的最高发展(supreme progress)必将成为现实。在作出抉择的时刻,绝对的崇高将透过联合国的爱心/ 服务心,在星球上摇响胜利的铃铛。”

这里的”至高(Absolute Supreme )”不是指向基督的上帝,而是敌基督。罗伯特·穆勒自豪地说,联合国的愿景永不会被任何人毁坏,因它直接源自路西法。在这一点上,圣经的表述是一致的。没有一个人可以靠着血肉之躯,将这个体系推落。惟耶稣自己,能”将其打碎归为无有,如糠秕吹散在风中”

<但以理书>2 所说:“……天上的神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

2001 年 6 月,罗伯特·穆勒在(Despatch Magazine)发了一篇恶兆:  “不要担心,若非所有的宗教都加入世界宗教大联合(United religions)。许多国家开始没有加入联合国,后来悔不迭代、尽一切所能要挤进来。欧洲社群是这样,世界宗教大联合也是这样,那些在外头的或离开的,迟早会后悔。”

可能只是我的感觉,但似乎字里行间充斥威胁的意味。他就好像在说,若用 A 计划摆布不了你,B 计划就跟在后头了,若不屈服迟早悔不当初。这样或那样,你总将成为体系的一份子。

詹姆斯·保罗·沃伯格

这让我们想起,央行行长詹姆斯·保罗·沃伯格(James Paul Warburg )臭名昭著的话,其家族共同创立了美联储,他说:“我们将有世界政府,无论是否喜欢。唯一的问题是,是通过征服或自愿。“(1950 年 2月 17 日,在美国参议院的演讲)无论 A 计划或 B 计划……它总会发生。

圣经也说,很不幸这些计划会落实到许多基督徒身上。<提摩太前书>第 4 章说:“圣灵告诉我们,在末后必有人离弃真实的信仰,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

我们已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了解这些知识很重要,这样一来我们就看得清敌人、不落入陷阱。

爱丽丝.贝莉证实,是巴比伦秘密宗教要将宗教联合在一起:“……在教育与宗教部门,会采取其他步骤压制基督的准则,撒旦将重置古老的灵界标识,清除不重要的,并重组整个宗教领域—–再一次预备神秘宗教的重建。这些秘术,当重建后,将联合一切信仰。”

她接着解释说:”黎明正在到来,所有宗教将被视为来自同一伟大的灵界根源,所有宗教将联合、一个普世联合宗教将无可避免地浮出水面。于是再没有基督徒、异教徒、犹太人、外邦人,在伟大的那一个信仰实体上,将聚集目前所有的宗教。他们将接受相同的真理,不是以神学概念的形式、而是以属灵生活(spiritual living)的形式,他们将在同一个舞台上肩并肩、以兄弟/ 人类纽带相称;他们将认识神圣的“儿子”,并寻求在神圣计划中合作……这样的世界宗教,不是呓语梦幻,而是今天正敲打成形的东西。”

罗伯特·穆勒又一次说:“世界的各主要宗教,须加快合一步伐,并认识在秘术多样性中的合一目标。宗教间必须积极配合,带领我们到达前所未有的(灵性)高度,以更好理解我们生命中的秘术、我们在宇宙中的位置。以下两个驳论必须在行星时代永远被抛弃:“我的宗教,对或错” 、“我的国家,对或错”。”

罗伯特·穆勒认为,所有宗教应在教皇的权威下合一,他说:“我们还希望公元 2000 年以前,教皇会来到联合国,在星球上所有的宗教和灵术组织面前演讲,向全世界展示第三个千年将如何成为一个灵性的、人类融合和谐的新千年。”

天主教当然渴望将世界统辖在教皇的宗教权威下。1917 年葡萄牙的小镇法蒂玛,有一个举世闻名的事件—–圣母玛利亚向三个孩子显现,说:“你们看到了那些可怜的罪人去的地狱。为拯救他们,上帝希望整个世界奉献给我圣洁的心。” 请注意,她说将圣洁的心奉献给她,而非奉献给上帝。

我认为已说了够多的联合国所要做的事儿,但在给联合国的这些章节下定论前,我们去到最后一站。达格·哈马舍尔德(Dag Hammarskjold )负责在联合国里建立冥想室(meditation room),他说:“……在房间中间的石头有不少涵义,可以把它看作一个祭坛,祭坛上空着不是因为没有上帝,不是要祭拜未识之神,而是因为它被献给人们所敬拜的不同名字、不同形式的上帝……冥想室朝向东北,进入房间时,人必须经历从黑暗进入光明的过程。”

除了抽象的壁画,你也许可以发现房间呈梯形状。安东·拉维(Anton LaVey)创立的撒旦教的秩序,被称为“梯形秩序”,也就是秘术的 “梯形法则”。长久以来,梯形一直被神秘术士视为适合加强邪灵彰显的特殊形状。凯茜.伯恩斯(Cathy Burns )写道:

“所有这一切的底线是,撒旦敬拜者的完美建筑图形为梯形,他认为这种图形可营造不洁净/ 被咒诅者彰显的氛围,可建立各式各样、跟踪邪灵蹄印(hoofprints)的灵界云室(spiritual cloud-chamber),召唤邪灵。——- 凯茜.伯恩斯博士”比利·格雷厄姆和他的朋友”,第 13-1 页;引述前撒旦教会友 bill Schnoebelen “白色坟墓:摩门教圣殿的隐藏语言”,第 46 页

你也许会觉得我正在介绍一样新知识,并有些困惑。我以前未使用过”梯形”这个单词,但再来看看这个异教神塔庙:

你会发现,这些建筑的一侧呈梯形状:顺应该塔庙的形状,人们从底部宽处出发,向上攀登时水平宽度逐渐收窄,顶部是神秘的光照;同样,进入联合国的冥想室,宽端为入口、窄端是尽头,这样你可以有效、象征性地接近撒旦的宝座。就像那些登上巴别塔的宁录的拥趸们。你正行走在从黑暗的下端到达光在顶端、成为神秘术士的过程中至此,你会发现,冥想室里的唯一光源来自壁画背后的窄端。

神秘术士并不关心到达目标需要花多少时间,也不关心理想是否能在此生实现。他们只是把自己看成机器里的齿轮,或像海伦娜-布拉瓦茨基(Helena Blavatsky)所说的,链环中的关节,然后走向最终的结局。

“联合国成为世界痛苦、黑暗、无知的答案,联合国内部的愿景是至高的礼物。世界仅能否认这个构想 10年、20 年、30 年、40 年、100 年“ —– 达赖喇嘛

换句话讲,我们抵制世界宗教大联合,多久都可以,但联合国的努力不会停止。这可能需要 10 年或 100年。联合国将持续工作、实现对我们的奴役,并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这个秩序建立好后,敌基督就可以回到世界了。

以色列最高法院

以色列 Israel

我们已经知晓,至少从政治世界意义上讲,现代以色列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努力高度相关。我们从以色列最高法院可以找到不少符号,这些符号泄露了实情。

以色列最高法院 Supreme Court

以色列最高法院由罗斯柴尔德家族资助兴建,条件是,由罗斯柴尔德家族规划土地、设计建筑物、永不公布建筑的造价。1992 年最高法院于耶路撒冷建成,与以色列国会大厦(Knesset)比邻而居。

国会大厦是以色列主要的政治建筑、亦由罗斯柴尔德家族资助兴建,它是以色列政府的立法机关,负责制订法律、选举国家首脑。

以色列最高法院

以色列国会大厦

下图悬挂于最高法院主体建筑的入口处,描绘罗斯柴尔德家族、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z,以色列总统)、以撒克.拉宾(Isaac Rabin,以色列总理)共同规划最高法院的建筑设计。

以色列最高法院的观行旅程,隐秘象征通往“光明启示”(illumination)的道路,最终目的地是下图的这座金字塔,它是建筑物中最神圣的区域。

金字塔的每侧都有一个圆洞,代表全视之眼(All seeing Eye)。我们使用照片、开始穿行这条“光明启示”之路,并对一些符号进行定位:

进入最高法院的人,首先会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黑暗的区域,面前有一座楼梯、通往光源之处。

拾级而上,人们逐渐离开黑暗的一侧、向光明的一侧进发。阶梯分为三部分,每部分各 10 级、合计 30 级,代表共济会的头 30 个等级。既然共济会共有 33 个等级,我们紧接着就会发现最后的关于 “3 “的实物符号。

注意,右墙是由古老、粗糙的石头砌成,而左墙却是现代、光滑的,这代表神秘术的教导永不间断的特质它从古老的巴比伦一直绵延至今。这样的暗示,在整个以色列最高法院建筑内,成为一个循环的主题。

继续拾级而上,人们发现自己身处建筑楼顶、可俯瞰耶路撒冷全城。我们知道,撒旦总想占据每一地区的至高点,因他想成为至高者,你懂的。

嵌入地板的线条,引导人们来到图书馆入口,入口在金字塔的正下方。这是通往最神圣处的路径,图书馆代表知识。

下图是在图书馆第二层拍摄的:

图书馆共有三层,隐喻共济会的最后 3 个等级。第一层仅为律师们保留,第二层仅为法官们保留,第三层的书仅为退休法官们的阅读而保留。这代表沿着等级向上移动时,需要越来越高级的知识。

图书馆的建筑结构,一如神秘术的等级结构,一些信息仅为被选中的少数人保留,这是他们独有的特权。

这就是图书馆的三个层级。第三层上方代表共济会的最高级别,可以看到金字塔,这是共济会的顶端、精英式光明会(the elite Illuminati)开始的地方。

下图这个几何图形的地板,正对着金字塔顶点的下方;地板中央镶嵌着水晶。六个正方形代表人的数目,每个正方形的 4 条边代表整个世界。地板中央的水晶,位于金字塔顶点的正下方。

这块水晶,与镶嵌在华盛顿特区、美国国会山地下室中央的太阳符号是相同的。

通往法庭入口的照片:

据说像犹太人的墓穴,显然犹太人墓穴上有洞、是为灵魂离去准备的。设计者们在法庭保留了这些洞,也许是允许灵(sprits)以相同的方式进出。

请再一次对比新旧样式:监狱、法庭、法官岗(prison cells, courtroom, judge’s quarters),自下而上层叠,象征柏拉图、启蒙思想家们提出的等极社会——-法官岗在上边、代表统治精英们,法庭在中间、代表卫国者们(警察/ 公务员) ,那些无知的牢犯在最下面、代表大众。

卫国者负责强制执行统治精英的判决。

这是其中一间法庭:

法官被远端的自然光源照亮,光源象征引导智慧的神圣之光。法官们暂退至顶层房间做判决,然后他们“降临”到法庭,将受光照的知识带给低一层的世界。

我们到外面转一圈。秘术结构里,性符号是必不可少的,于是我们在法庭外边看到了这个符号、又一次无须过多解释:

一走出主体建筑,就会看到这个桃乐茜 .罗斯柴尔德园林(Dorothy Rothschild Grove):

在它旁边,会发现这块包含全视之眼符号的牌子,抱歉,照片的质量不高,无法找到比这更清楚的照片了。

当我们沿着通往桃乐茜.罗斯柴尔德园林的箭头方向前进时,会发现这个:

若我们接着来到停车场中心,在地上会发现这个图形:

有人认为这个图形代表十字架,好让人们拾级而下时能踩到,我个人不认同这个理论。在我看来,这更像一个太阳符号。所有这些,都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受到秘术影响的证据。

摩门教/ 末世圣徒会

创立摩门教的故事,一定让你听来甚感熟悉。摩门教的创始人是约瑟夫·史密斯( Joseph Smith),他声称被一位名叫莫罗尼(Moroni)的光明天使造访,这位天使向他传讲了不同于圣经的的福音。

约瑟夫·史密斯出生于一个与共济会渊源甚深的家族里。<摩门教会和共济会>中 Terry Chateau 写道:约瑟夫. 史密斯家族,是一个实践共济会可贵、令人敬佩准则的家族。父亲老约瑟夫·史密斯,是北纽约州的记录员,1818 年 5 月 7 日,在纽约的 Canandaigua 23 号的安大略会堂,他被擢升为大师(Master Degree,第3 级);大儿子海仑·史密斯(Hyrum Smith),是纽约 Palmyra 112 号摩利亚山会堂的一位共济会员。”

约瑟夫·史密斯也是一位共济会员,1842 年加入共济会。其著作<教会历史>中,他说他“在共济会被擢升到尊贵等级(Sublime degree,相当于第 11 级)”———<教会历史>,第 4 卷,552 

由于这些联系,约瑟夫·史密斯大量借用了共济会的元素来建构摩门教,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抄袭。共济会与摩门教有大量相同的符号、标志、握手式、词汇、衣服(围裙、长袍)。摩门教的圣殿服装也使用了共济会的符号—–角尺与圆规(The square and compass),尽管约瑟夫·史密斯赋予了角尺与圆规略微不同的涵义。

我将不深入研究摩门教,仅快速浏览一下摩门教总部及核心细节,来到位于犹他州的、以耶路撒冷圣殿为蓝本建造的盐湖城圣殿广场,看看古老的巴比伦符号。代表撒旦的倒转五角星在盐湖城圣殿广场随处可见,如窗台上方:

代表阳性&阴性的太阳、太阳&月亮的组合图像:

拱门上方,全视之眼被旭日环绕、从面纱内向外窥视:

帷幕,代表初入会者走向”敞亮”时须穿过的遮盖物,或代表秘术本质,是向不明真相的大多数隐藏。

约瑟夫. 史密斯从共济会调取的其中一个理念,是隐秘的握手式,这在圣殿里也有间接暗示,共济会的建筑亦有相似的雕刻。

教会历史 &艺术博物馆

圣殿广场有一个博物馆,记录了摩门教的历史,也包含了泄露摩门教秘术根源的的符号。博物馆的入口处发现了这些五角星:

“象征手法中,倒转符号总是代表一种不正当的力量。一般人甚至不怀疑钱币所象征的秘术含义。“——曼利. P.霍尔(Manly P Hall)<所有时代的秘密教义>

同一入口处还有这个日神符号:

最后来到儿童兴趣角,有更多倒转的五角星:

摩门教和天主教很相似,许多基督徒不确定问题出在哪里:他们似乎有洁净的生命、善意绵绵,并且他们基本上与基督徒们有相似的口吻,因此有这样一种态度,即,“摩门教和基督教在同一阵营,除了 1~2 个非正统观念”。

事实上摩门教徒相信,通过成为好的摩门教徒,他们有一天将变成神祗、被赋予自己所在宇宙区域的神权。而且他们认为,上帝自己曾经也是另一个星球的男人。

摩门教徒相信:

1)摩门经有比圣经更高的权威;

2)宇宙中有很多神祗、一位母神,上帝自己有一位妻子(女神);

3)摩门教会之外的人、或不承认约瑟夫·史密斯是先知的人,都未被拯救;

4)耶稣基督十字架上的牺牲不足够,需要做善事。而这,始终是假神宗教的典型标志。

期待通过这些摩门教的信息与符号速览,让你明白摩门教背后的灵界力量是什么。摩门教与基督教并不兼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