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你们的敌人》——完整版本(二十四)

https://mp.weixin.qq.com/s/z8jBc3E3D_LTbg9yzbkBdQ​

原著: Mark Fairley

翻译人:@heheaiyesu, @Tories

版权保护,最终解释权归 Mark Fairley

新兴教会—–通往罗马之路

1995 年,华理克与新兴教会领导人莱昂纳多.斯威特(Leonard Sweet)联合做了一个广播系列,名字叫<变化的浪潮>(Tides of Change),其中他们谈到了一种新的精神,对于整个转折的时代是十分必需的,而在这个转折的时代里,昨天的、老旧的东西已不再有效。

华理克                                  莱昂纳多.斯威特

莱昂纳多.斯威特也说他受到了很多人的影响,他把他们称作新教义(New Light)领袖们,其实他们不过属于新纪元运动的一部分。这得到了马修.福克斯(Matthew Fox)的确认,他是<宇宙基督的到来>(The Coming of the Cosmic Christ的作者。在阅读他的作品的时候,我们开始看到那些古老主题的再现。

修.福克斯与他的<宇宙基督的到来>

“我预见会有一个复兴,是一次基于灵性创造的重生…这个新生将切除所有文化和宗教,实际上会在全球性的觉醒中,引出所有神秘传统的共同智慧,我把它称为深度的普世合一。” 以上的引语很轻易地就可以在爱丽丝.贝莉那里找到,泛泛地解读就是,他认为每个人都要在单一宗教体系下聚集,他整本书的主题就是,所有人,在他里面都有基督意识。(Christ-consciousness)

他的说法从莱昂纳多.斯威特写的著作<量子灵性>(Quantum Spirituality)里得到了灵感: “神秘主义,曾经一度处于基督教传统的外围,现在则靠近后现代主义文化的中心…太多的人里面空空如也,就像我们的空教堂在对我们呼喊一样,因为我们既没有给他们基督的能力与火的体验,也没有给他们拥有能力与火体验的基督。通过给予神秘学思考的入门知识,我们可以帮助他们理解现实…神秘主义始于经验,结束于神学。”

<量子灵性>

后现代世界正抛弃完全的无神论,回到神秘的灵性,斯威特建议基督教应该利用这一趋势,与神秘的灵性相结合,从而吸引人们回到教堂。如果人们想要神秘主义、奇异的体验,就让我们在基督教的名义下给他们吧。他还说,神秘主义的一切就是激起感觉的体验,与你的感觉有关,与对错无关——这是一条通往欺骗的清晰道路。

利斯.安德森写道:“过去的教义教导我们,如果你得到了正确的教导,你就会经历上帝。新的教义则说,如果你经历上帝,你就会有正确的教导。”

你的感觉在先,其次才是真理。因而撒旦所做的就是给予他们某种奇怪的体验,而他们不会质疑体验的来源,他们会假定这是来自于上帝的,跟随就是了。这很容易就导向欺骗,就像我们在历史上一次又一次看到的那样,撒旦能伪装成为光明的天使,鼓动人们跟随他、在他的道路上前行

为促成这个激起感觉、让人们好似感到有了“上帝的体验”的过程,新兴教会使用多种感官刺激的敬拜,被设计用来轰炸人们的视觉、触觉、味觉和听觉。这种感觉的超载能让你以一种特定的方式来感受,他们甚至使用了烟火与镜子,让你放松警惕,吸收他们所教导的——无论有多么黑暗。

说到黑暗,新兴教会敬拜的关键之一正是创造出某种黑暗的气氛。新兴教会领袖丹.金博尔写道:“在新兴文化里,黑暗代表灵性,我们能在佛教寺庙、天主教徒/ 东正教堂里看到这一点。黑暗意味着某些严肃的事情正在发生。”

佛教寺庙内景

看到了吧,因为这是宗教间对话的一部分,既然声称基督教优于其它宗教是傲慢的,他们觉得可以从其它地方,就像佛教寺庙那里学到一些东西。因而,就准备好将其它宗教的元素合并到他们那里。

就如新纪元根本就没什么新东西,不过是古代思想的回流而已,新兴教会运动也是如此。他们谈到后现代的新行事方式,但其实不过是一些古代谎言的再现。他们常常使用“旧式基督教”(vintage Christianity)

这个术语指的是有必要恢复天主教的异教元素,这些异教元素是宗教改革已经去除的。他们也可能使用“古老–未来的敬拜”(Ancient-Future worship)这个词,也是在暗示同样的事情,即重新发现古代巴比伦的神秘思想,以备未来之用。

普世主义 Ecumenism

我们已知道,托尼·坎波洛曾谈到他在自己的信仰中使用天主教神秘主义,他说,“我通过阅读天主教神秘主义的书籍,尤其是伊格内修斯-罗耀拉的 “精神练习” ,了解到这种重生体验的方式…就像大多数天主教神秘主义者,他对与神‘合一’有着极深的渴慕。”

我们知道这些精神练习来自于罗耀拉在洞穴里与邪灵的相遇,这些他所谓的秘密知识带来了丑陋的后果。

坎波洛还说:“在宗教改革之后,我们新教徒(抗议宗)从第 15 世纪开始落后了,我觉得我们落后天主教太多了,罗耀拉方式的祷告,对我很宝贵。借助天主教(死去的)圣徒的帮助,我的祷告生活更加进深了。”

沿着其它新兴教会运动的思想,他说,让我们把与天主教的分歧放在一边,通过新教与天主教的融合,消除宗教改革的影响。人们忘却的速度是多么快!从天主教耶稣会开始,1000 年黑暗世纪的残暴邪恶达到顶峰,然后在几百年时间内,他们被暴露出来并遭到驱逐,现代的领袖们却又准备好与他们同床共枕。

我们(新教)的先驱们在仅仅几代人以前还在准备着为了去除异教的污染而付上生命的代价,今天,新教的圈子里却有一些教师甘心乐意接受那些积极推动与罗马天主教联合的做法。

罗伯特.韦伯(Robert Webber),另一个新兴教会领导人,也同意普世主义,他说:“福音派在后现代世界的一个目标是,将多样性当做历史事实来接受。并且在其中寻求合一。这个愿景让我们看到,天主教、东正教和新教的教会只不过是同一个真教会的不同形式——所有这些教会都建立在使徒的教导和权威上,可以在古典基督教所表述出来的信念中找到共同点。”

罗伯特.韦伯

布莱恩.麦克拉伦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许多基督教领袖开始在‘灵性塑造’的旗帜下寻求新的方法,这种全新的探索令很多人回到了天主教冥想实践和中世纪修道院的纪律约束。

这个趋势已经创造出了一个新词,就是“新修道主义”(new monasticism),而这个词被很多用意良好的基督徒所采纳。你可能听说过“锅炉房”(Boiler Rooms)吧,这是一个被设计用来让新修道主义实现的地方,人们在这里保持一种连续的“祷告节奏”。

当然,如果与天主教联合,我们就会与这个宗教的女神联合,这个女神就是以圣母马利亚形式出现的亚舍拉,我们知道她永远是与基督徒完全敌对的,我们与她之间不会打成平手。天主教会有一个向全世界传教的规划,好把人们带到马利亚脚下,好几个天主教作家已就着该主题著书,讲述他们认为规划该有的前进方向。

其中一位作家叫汤玛斯 W.培理斯科(Thomas W. Petrisko),他写的书名为<圣母的秘密:从圣餐的奇迹到圣母马利亚的天堂异象已经在寻求照亮和捍卫教会曾经最大的秘密>(Mother of the Secret: From Eucharistic Miracles to Marian Apparitions Heaven Has Sought To Illuminate and Defend What Was Once the Church’s Greatest Secret,一个长得可怕的书名)

<圣母的秘密>

汤玛斯 W. 培理斯科明白,教会的最大秘密成了一个荣耀新年代的房角石,他在书里说: “异象预言了,人类将从一个世俗的、不可知论者、几乎无神论的领域进入一个新世界,这个世界沐浴在上帝的现实感知和对超自然的信仰里。先知们说,接着人类将在对此满有把握的信心和确信中繁荣昌盛,因为真正的和平会掌权,教会将成为最高主宰。最引人注意的是,许多的天主教异象坚持说,这个世界将最终会理解能力、怜悯和恩典,这些与耶稣基督在圣餐礼上奇迹般的显现相伴随。”

天主教的圣餐是一个圆形的薄饼(代表太阳)放在新月形状的圣体匣里,实际上是代表太阳神巴力。当然,他没有什么新东西,只不过是在说术士们——-阿尔伯特.派克、爱丽丝.贝莉、海伦娜.布拉瓦茨斯基——-长时间以来所一直在说的。人们将基本抛弃无神论,回到神秘主义灵性的新时代。这正在发生,但关键是,他相信马利亚(即亚舍拉)将是所有这些的钥匙:

“……据说,完美无瑕的马利亚之心在我们这个时代的胜利,将荣耀地将这个世界导向一个和平的新时代。”

泰德(Ted)和莫琳.弗林(Maureen Flynn)在他们书<正义的雷声>中发展了这个思想:“就像施洗者约翰为基督第一次到来预备道路一样,马利亚为基督的第二次降临预备道路。马利亚宣告,一个新世界和新年代在等着我们,她纯洁无暇之心的胜利和第二次五旬节,将在耶稣神圣之心的统治中引导我们。”

<正义的雷声>

术士们相信女神在为敌基督的到来预备道路,回忆一下,安东·拉维(撒旦教创始人)把这个年代叫做莉莉丝时代,他还相信这个年代开始于 1960 年代的文化革命,按他的计算,我们已经在这个年代 50 年了。根据弗林的描述,假“基督”的来临已经非常近了,他们说自己从“受祝福的圣母”那里得到了一个预言:

基督的荣耀统治将会建立在我们中间,耶稣的再次来临近在眼前了…

另一个天主教徒德怀特.朗格内克(Dwight Longenecker)在他的书<通往罗马之路>(The Road to Rome说: “当我们进入第三个千禧年的时候,天主教、新教和东正教将会继续融合…”

德怀特.朗格内克                                              汤玛斯.默顿

汤玛斯.默顿(Thomas Merton),一个天主教神秘学者,曾为许多参与新兴教会的人带来灵感,他总结了许多的感受说:“我们已经合而为一,但我们以为还没有,我们所要复原的,就是我们最初的合一。”

新兴教会拥抱普世主义的理念,是在尝试引导福音派回到罗马和与它一脉相承的神秘主义的怀抱。

新兴教会—-世界一教之路

保持你的宗教信仰:只是加上耶稣—– Keep Your Religion: Just Add Jesus

然而,新兴哲学甚至比罗马普世教会运动走得更远。因为他们坚持认为真理是不可知的,他们并不同意世界是黑暗的、需要教会这道光照亮,他们相信应在平等的条件下与其它宗教进行对话,布莱恩.麦克拉伦写道:

“最终,我希望耶稣会拯救佛教、伊斯兰教和其它一切宗教,包括基督教自己,因为基督教似乎也像其它所有宗教一样需要拯救。”———布莱恩.麦克拉伦,出自<真理的战争>的引用,作者是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第 35 页

他还说:“但我必须补充一点,就是我不认为成为耶稣的门徒必定等同于成为基督教信徒。在很多(不是所有)情况下,我的建议是,帮助人们成为耶稣的追随者,但不要脱离他们佛教、印度教、犹太教的背景。”

以下的引用中,他还把耶稣放在与默罕默德同等的地位上: “在亚伯拉罕的生命中——-他就像摩西、耶稣、默罕默德一样——-与神相遇,这将他与同时代的人区别开来,推动他进入一个事工,那就是引入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并因此改变了世界…就这样,多么合适啊!以亚伯拉罕为起源的三个宗教就此展开了深入未知的旅程。” ——–布莱恩.麦克拉伦,<再次找我们的道路>[Finding Our Way Again],22 页、23 

布莱恩.麦克拉伦

我们已经知道默罕默德确实与某种东西相遇,但那不是上帝,伊斯兰教并不是与犹太教–基督教一样来自亚伯拉罕之根。麦克拉伦在他这些话里所反映的倾向,其实是普救论,即你能通过任何宗教找到上帝。

斯宾塞.伯克(Spencer Burke)也同意这个观点,他这样说: “当我说自己是个普救论者的时候,真正意思是,我不相信为了找到上帝,你应该转向任何特定的宗教。就我看来,是上帝找到了我们,这与认同任何特定的宗教无关。” ——–斯宾塞.伯克,<通往永恒的异教指南>,A Heretic’s Guide to Eternity,197 

在2000 年五月、六月发行的 <守望者的号角>(Watchman’s Trumpet)杂志详细描述了这个意思:“继续阅读<古兰经>、上清真寺,每天以日常祈祷文进行祈祷的‘弥赛亚穆斯林’(Messianic Muslims),仍然可以接受耶稣为他们的救主,这是一种传教策略,正在好几个国家进行尝试…”

“他们(新转变者)继续一种符合伊斯兰教要求的生活,包括上清真寺、斋戒、读<古兰经>,只是他们要与接受耶稣为上帝的怜悯的穆斯林一起进行团契。”

迈克.奥本海默(Mike Oppenheimer)的“让我们彼此辩论”(Let Us Reason)事工对这种新形式的传教是如何运转的进行了研究,他说得非常生动:

“一个基督徒能把自己称作穆斯林吗?穆斯林(Muslim)其实是由两个词组成,‘Islam’和‘Mu’。

‘Muslim’不仅仅是意味着归顺,也意味着向安拉神归顺,不是基督耶稣或耶和华。一个穆斯林能被称作基督徒、同时与安拉神同行吗?这似乎不会有教义和实际上的意义,除非他们真的改信,否则只会造成困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们能直接向人介绍耶和华真神,不用对他的名字、本质、描述进行任何的改动。他们的回答是,可能不会得到同样的结果(形式上的改信),这就是这件事情的实质——结果,某种实用主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是的,我们又看到这句话了,做任何事只是为了得到想要的结果,这是秘术的方式,记住,这也是天主教会在异教罗马所做的。他们基本上是在说,保持你的异教信仰,但是要改换一下名称,让耶稣与其它事情混合一下,这只不过是在制造带着基督面具的异教,但是,光怎么能够与黑暗相结合呢?

罗伯.贝尔

罗伯.贝尔最近出版了一本书,叫<爱是赢家>(Love Wins),在这本书里,他以自己独特的、不置可否的、假设的、模糊的、空泛的、自我矛盾的方式做了一些推断,那就是最终每个人都会到达天堂。

人们以各种方式来到耶稣那里。

有时人们使用他的名;

有时则不会。

<使徒行传>4 章 12 节反驳了贝尔的说法,“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上地下,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以下是一些支持普救论(认为人们不需要转变信仰就能到天堂)的新兴教会领导人的言辞,首先是莱昂纳多.斯威特的:“‘新光’体现在与其它信仰的‘联接’与‘互通’…一个人可以不必抛弃耶和华、卡莉(Kali,印度教女神)、克里希那(Krishna,印度教的神)在他们追随者中的神圣显现,就可以做耶稣基督的忠实门徒。”——莱昂纳多.斯威特

莱昂纳多.斯威特

“我碰巧知道一些基督在其它宗教的追随者。”——–华理克

华理克                                       彼得.克瑞弗特

“安拉并不是另一位神…我们其实在敬拜同一位神…同一位!我们在基督里敬拜的那一位神,也是犹太人的神—–并且是穆斯林也敬拜的。”———彼得.克瑞弗特(Peter Kreeft)

爱丽丝.A. 贝莉同样说:“我要指出的是,当我说‘基督的追随者’的时候,我指的是所有那些爱自己同胞的人,这与信仰和宗教无关。”

我们能看出,新兴教会运动的言谈和理念与术士们多么相似!

爱丽丝.贝莉还说:“他(指敌基督)没有再来的原因是,必要的工作尚未被他在各国的追随者们完成。他的来临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正确人际关系的建立,就像我们将要看到的那样。教会拖了后腿…他们帮不上忙,因为他们狂热地着迷于让所有的人成为‘基督徒’而不是基督的追随者(followers of Christ ),他们着重于神学的教条而不是爱。

因此,问题是我们太看重真理了。这也是新兴教会对我们的意见。注意,贝莉在“基督徒”和“基督追随者”这两个名词上做了区分。新兴教会运动鼓励我们抛弃“基督徒”这个词,采用“基督追随者”这个较为宽泛的词语。回忆一下,在耶稣传道时,以色列有许多人追随耶稣,但不是所有人都接受他是上帝的宣告,他们中许多人是法利赛人。

从远处追随耶稣是不够的,我们是他的宝血买来的,现在是他的奴仆,不能比这再少了。这里,爱丽丝-贝莉也暗示一个事实,我们是敌基督来临的障碍,因为我们不妥协地决意让人们听到福音的真理,并成为基督徒。新兴教会接受像贝莉这样的术士的建议,不给人们真理,相反却告诉他们可以保留任何宗教,只要在上面加上耶稣就成。但这是哪一门子的基督呢?与巴比伦相结合的,普世教会的基督,不是基督徒的基督。

新兴教会领导人埃尔文.麦克马纳斯(Erwin McManus)这样写道:“我的目标是将作为世界宗教信仰的基督教毁灭,催化基督耶稣运动…有人对我表示失望,因为我听起来像是一个敌基督徒者,我认为他们或许是对的。”

埃尔文.麦克马纳斯

当然,你不能既与圣经中基督保持关系,同时有保有自己假宗教的身份,假宗教植根于巴比伦,崇拜来自撒旦的偶像、相信魔鬼的信条。你必须完全离开那宗教,将你的生命献给耶稣,而不是仅仅把他加在你的宗教上,光明王国不会与黑暗王国同行。在那种体系中,你唯一能找到的基督是假基督,与敌基督共生的假基督。新兴教会欺骗人们,让他们相信自己可以作为佛教徒或穆斯林得救,而他们只不过与假基督捆绑在了一起。

所以,当新兴教会谈到与非基督徒建立桥梁,他们不是在讲要给他们传递纯正的福音,他们讲的是妥协,莱昂纳多.斯威特解释说:“后现代波涛汹涌并且疯狂的水域中,寻找航向的关键不是寻求平衡或安全的中间地带,而是驾驭潮流、与对手沟通,尤其是他们在和谐和光明中聚集的时候。”

新兴教会理念的追随者因而采取了这样到达世界的方法,你要与这个世界打成一片。享受这个世界所享受的,去这个世界要你去的,满足于流行文化吧!在这样的教会里,你会发现,是世界进入了教会,而不是教会出去到了世界。 那些沉湎于新兴教会运动的人必须扪心自问,“这是谁向谁传福音呢?” 我们曾被教导,要在世界中,但要出淤泥而不染。你不可能把自己浸泡在受污染的文化中而不受影响。如果我们不在上帝面前保持圣洁,我们就会被世界的标准所欺骗。

社会正义 Social Justice

最后,因新兴教会相信神圣的真理基本上是不可知的,基督教真正能影响世界的,仅能在社会行动与社会正义中找寻。若声称拥有唯一通往永生的道路是一种自大,那么我们就不能对永远得救的确信抱有希望;若每一个人都要通过将基督加在自己的信仰上而得救,他们就认为不必关心这个了,而是要把最后的目标设定为,让这个世界成为更好的地方。

他们相信术士们也持有的那种、人类可以用双手实现的乌托邦理想,认为在地球上可通过社会行动建成人间天堂,(他们认为)这是基督徒能贡献给世界的全部。

这种欺骗十分有力量,因基督徒确实应该喂养饥饿的人、向穷人进行施舍,这理所应当。但新兴教会却拥有隐藏在行动背后的哲学,他们认为自己就可以建立上帝的国度,在朝一个乌托邦社会进化的过程中,这会消灭真正的基督信仰,并与巴比伦宗教携起手。

这个人造的、建立在地球上的国度将是敌基督的国度,这是我们知道的,圣经非常清楚地告诉我们。我们已听过爱丽丝.贝莉的、通过废除基督教,将所有宗教汇集在同一体系下,为敌基督的回归创造完美的条件。我希望我所做的,就是揭示新兴教会运动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他们将谬误混入真理,吸引基督徒进入极具欺骗性的谎言中。

结束新兴教会这一部分之前,我也应指出,人类在基督再来之前建立一个乌托邦的想法,与基督徒所称的后千禧年主义(Post-millennialism)相吻合。

我不太喜欢使用神学术语,但后千禧年主义的基本涵义是,我们将创建一个神的国度,并在和平中统治世界 1000 年,然后耶稣才会在这个千年的末期回来。相反的观点是前千禧年主义(Pre-millennialism),认为耶稣会复临,他自己建立上帝的国度,并带来 1000 年的和平。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相信后千禧年的基督徒,就是认为自己能创造世界和平的基督徒,他们也许(我强调的是”也许”)处在被拖进异教的建立乌托邦尝试的危险中。我相信,圣经很清晰的立场是,在千禧年国度前,耶稣会复临并建立国度。在耶稣基督复临前,我们的工作很简单,就是确保尽可能多的人接受耶稣为主和救主、预备好迎接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