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修改雅煞珥书1~91章(16~18)

(注:文中【雅吾瓦】由英文YAHUWAH音译而来)

第十六章

16:1那时以拦王基大老玛向他周围所有的王都派出了使节,就是示拿王宁录,宁录那时服在基大老玛的权柄之下;戈印王提达;以拉撒王亚略;因基大老玛那时与他们有盟约,就对他们说:“到我这里来,和我一起,让我们击打所多玛所有的城池和那里的人民,他们竟敢在服侍我的第十三年,反叛我。”

16:2于是这四个王就带着他们的军队起来,约有八十万人,一路攻城掠地,攻击他们所遇见的每一个人。

16:3于是所多玛王比拉,蛾摩拉王比沙,押玛王示纳,洗扁王善以别,琐珥王比拉,这五王就出来,在西订谷会合。

16:4这九个王就在西订谷大战,所多玛王和蛾摩拉王被以拦王杀败。

16:5西订谷有许多石漆坑,以拦王基大老玛追击所多玛王和他的军队,所多玛王的军队许多都跌入在石漆坑中;所多玛王和他残余的军队则逃往山顶。以拦王基大老玛和他的军队尾随追击,一直打到所多玛城,抢掠了所多玛所有的一切。

16:6他们抢掠了所多玛,蛾摩拉和平原的其他城,他们也抢掠了罗得和他的财产。基大老玛和他的盟军掳掠了所多玛所有一切的财富后,就班师回去了。亚伯兰的仆人乌尼,当时也参加了战斗,目睹这一切事,就跑回去告诉亚伯兰有关战况的结果和罗得被掳去的消息。

16:7亚伯兰听到这消息,立刻带着他家中的三百八十人连夜追击,基大老玛和他的军队,在亚伯兰面前仆倒,无一幸免;仅这四王孤身逃脱。于是他们就各自回去了。

16:8亚伯兰夺回了所多玛被掳掠走的所有财物;也救出了罗得和他的妻子,他们的儿子及其所有罗得一切的财产。

16:9亚伯兰杀败基大老玛和他同盟的王,凯旋而归;他们回师时,正好路过西订谷。

16:10所多玛王比拉和他残余的军队,纷纷从石漆坑爬出来,来到亚伯兰的面前。

16:11耶路撒冷王麦基洗德(Melezedek)也是闪的后裔,他和他的人带着面包和酒去见亚伯兰;于是他们在麦勒谷见面。

16:12麦基洗德克祝福亚伯兰,亚伯兰从掠物中取出十分之一给麦基洗德,因他也是至高全能者的祭司

16:13所多玛王、蛾摩拉王和其他的王,都带着他们的仆人来到亚伯兰面前,祈求亚伯兰能归还他们被俘的仆人和财产。

16:14亚伯兰对所多玛王说:“创造天地的,永生的【雅吾瓦】至高全能者,他把我从苦难中解救出来,把我从仇敌的手中解救出来,把我的仇敌交在我的手里;我不会留下任何属于你的财物,免得你明天夸口说,亚伯兰因留下我们的财物得以富足。”

16:15 “我所信赖的【雅吾瓦】至高全能者对我说:你必不至缺乏,你手做作的一切,我都祝福。”

16:16 “你的财物都在这里,你可以带着你的财物离开。我指着永生的主,【雅吾瓦】至高全能者起誓,凡是你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只是随我出去争战的仆人,他们的吃用,并与我同行的亚乃、亚实各、幔利所应得的份,可以任凭他们拿去。”

16:17所多玛王照亚伯兰所说的去行,他们也劝说亚伯兰,只要看上的财物,

无论什么,都可取走,但是亚伯兰不为所动

16:18亚伯兰打发所多玛王和他的人离开时,对罗得的事也有特别的强调。于是他们各自离开。

16:19罗得带着自己的财物,随着所多玛王回到自己的家,他家在所多玛。亚伯兰和他的人也回到希伯伦的幔利平原,自己家中。

16:20那时,【雅吾瓦】至高全能者在希伯伦再次向亚伯兰显现,说:“不要惧怕,我必大大地赏赐你,我必不离开你,我必大大的祝福你,使你的子孙后裔多如天上的繁星,不可计数。”

16:21 “你眼目所及的这地,我都将赐予你的后裔作为他们永远的产业,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在我面前行走,作完全人。”

16:22亚伯兰七十八岁时,法勒的儿子拉吴死了,拉吴在世的日子是二百三十九岁。

16:23亚伯兰的妻子撒莱,那时没有生育,所以亚伯兰没有儿女。

16:24撒莱见自己不能生育,就把自己的使女夏甲,就是法老给她的;给他的丈夫亚伯兰为妻。

16:25夏甲学到了一切的教导,就是撒莱教她的;她所行的一切都完美无缺。

16:26撒莱对亚伯兰说:“我的使女夏甲在这里,你与他同房,或者我可以因她得孩子。”

16:27亚伯兰在迦南地满十年,正是八十五岁,亚伯兰的妻子撒莱,把夏甲给了亚伯兰。

16:28亚伯兰听从他妻子撒莱的话,娶了她的使女夏甲,与她同房,夏甲就怀孕。

16:29当夏甲有了身孕以后,她就大大的欢喜,轻看她的主人。夏甲心里说:“在【雅吾瓦】至高全能者的眼前,我比我的主人撒莱更蒙福,她自与我主在一起的日子,从没有怀孕,但是我与我主在一起,很快就怀孕了。”

16:30当撒莱见夏甲从亚伯兰受孕,就大大的嫉妒夏甲,撒莱内心说:“毫无疑问,夏甲会比我更受宠爱。”

16:31撒莱对亚伯兰说:“我做错事了,那时,你为了能有孩子向至高全能者祷告,为什么你不为我祷告,是我能从你受孕呢?”

16:32 “现在,我和夏甲说话,她因从你受孕,就藐视我的话语,而你对她没有任何的责备,愿至高全能者因我所作的,在你我之间作判断。”

16:33亚伯兰对撒莱说:“使女在你的手里,你可照着你的意思待她。”撒莱就大大的折磨夏甲,夏甲从撒莱那里逃走,进了旷野。

16:34【雅吾瓦】至高全能者的天使,见夏甲从撒莱面前逃进旷野,在一个水泉边,就对夏甲说:“不要惧怕,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你会生一个儿子,你要给孩子起名叫以实玛利。现在你回到你主母撒莱那里去,把自己交在她手里。”

16:35夏甲就把那水泉的地方,称作庇耳拉海莱,就在加低斯和巴列之间的旷野中。

16:36夏甲就回到她主母那里。日子到了,夏甲就为亚伯兰生了一个儿子。亚伯兰给孩子起名叫以实玛利。那年,亚伯兰八十六岁。

第十七章

17:1亚伯兰九十一岁时,基亭人与土八人争战。巴别塔以后,至高全能者把人从:地上四散分开,基亭人就来到卡诺皮亚平原,他们就在那里筑城居住,紧邻提伯鲁河。

17:2土八人居住在图斯卡纳,他们的边界直达提伯鲁河。土八人在图斯卡纳筑了一座城,以土八的儿子,他们父亲撒比那的名,命名那城,他们居住在那里,直到今日。

17:3那时,基亭人与土八人争战,土八人战败,基亭人杀死了三百七十个土八人。

17:4土八人就对基亭人说:“你们不能与我们通婚,我们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你们中的任何一人。

17:5那时土八女子非常美丽,胜过全地的女子。

17:6那时全地的人都为土八女子的美丽所倾倒,他们都娶土八女子为妻,上至国王,下至百姓。

17:7自从土八人对基亭人说:“你们不能与我们通婚,我们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你们中的任一人。”三年过去了,有二十个基亭人想娶土八女子为妻,但是却不能够,因为无人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基亭人。

17:8因为土八人坚守他们的誓言,不与基亭人通婚。没有任何土八人打破自己的誓言。

17:9当收获的季节来到,土八人都去了田间收获他们的庄稼,基亭的青壮男子就聚集起来,偷偷进了撒比那城,每人为自己抢了一个土八女子,然后回到自己的住处。

17:10土八人听闻这事后,就要对基亭人开战,但是土八人无法胜过基亭人,因为基亭居住之地有极为险要的高山依为屏障。土八人见无法胜过基亭人,就回去了。

17:11来年,土八人从周围的民中招募了一万人,对基亭人开战。

17:12土八人对基亭人开战,大大的胜过他们,摧毁了基亭人的土地,基亭人就大大的惊恐不安,心都消化了。当土八人打到基亭人的城下时,基亭人就把他们的孩子,就是与土八女子所生的,在土八人的眼前,高高地托起。

17:13基亭人对土八人说:“难道你要对你女儿的儿子开战吗?难道我们至今都不为你的血肉打算吗?”

17:14土八人听闻这话,就回去了,不再攻打基亭人的城。

17:15土八人回去以后,基亭人就在靠海的地方,建了两座城,一座是普图,另一座是亚里扎。

17:16那年,他拉的儿子亚伯兰九十九岁。

17:17【雅吾瓦】至高全能者向亚伯兰显现,对他说:“我将与你立约,我必使你的后裔极为繁多,你和你的后裔,凡是男子,都要割包皮。”

17:18 “男子出生八日后,必要割阳皮,这约要留存在你后裔的身上,为永久的记号。”

17:19“从此以后,你的名不再叫亚伯兰,要叫亚伯拉罕,你的妻子撒莱,也不再叫撒莱,要叫撒拉。”

17:20“我将祝福你和撒拉,我必使你的后裔极为繁多,大国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

第十八章

18:1亚伯拉罕就起来照至高全能者所吩咐的行,无论是家生的,还是银子买来的,所有男子都割了阳皮,一如至高全能者所吩咐的那样。

18:2那日,所有的人都割了阳皮,无一人漏下。亚伯拉罕和以实玛利也割了阳皮。那年,以实玛利十三岁。

18:3第三天,亚伯拉罕起来离开帐篷,坐在门口,那时正热。割阳皮后的疼痛还没有完全消去。

18:4【雅吾瓦】至高全能者在幔利平原向亚伯拉罕显现,至高全能者派了三位天使去见亚伯拉罕;那时,亚伯拉罕正坐在帐篷门口,他抬眼观看,见有三个人从远处走来,于是就跑过去迎接他们,亚伯拉罕俯伏在他们面前,带他们进了自己的帐篷。

18:5亚伯拉罕对他们说:“我主,若我在你眼前蒙恩,就请进来吃些面包。”亚伯拉罕迫求他们,他们就进来。亚伯拉罕用水给他们洗了脚,安置他们坐在帐篷门口前的树荫下。

18:6亚伯拉罕又赶紧去取了一只又嫩又好的牛犊,宰杀了,交给他的仆人以利以谢去预备。

18:7亚伯拉罕又跑进帐篷对撒拉说:“快取三人食用的细面做成饼,用锅盛着。”撒拉就照着吩咐去行。

18:8亚伯拉罕又取了奶油和奶,牛肉和羊肉,摆在他们三人面前,让他们先吃,那时小牛肉还没有烧好。他们就吃了。

18:9他们吃喝以后,三人中的一人对亚伯拉罕说:“在你有生之年,我还会回到你这里来,你妻子撒拉,会有一个儿子。”

18:10他们就离开亚伯拉罕,继续行路,去他们要去的地方。

18:11那时,所多玛,蛾摩拉及周围五座城的所有人,都极其的败坏,充满了罪恶。他们的罪恶激起了至高全能者的怒气,他们不住的行恶,蔑视至高全能者,罪恶上达于至高全能者的面前。

18:12在那地,有一个山谷,谷地辽阔,约有半日的路程;谷中有水泉,草木茂盛。

18:13所多玛、蛾摩拉的众人,每年都往这谷地去,一年四次,带着妻子儿女和家里所有的人,在那里打鼓跳舞,尽情欢庆。

18:14在那里,他们所有的人都和自己邻居的妻子女儿交欢,若有男子见自己的妻子或女儿和他人交欢,他也不说什么。

18:15从早到晚,他们尽情狂欢。之后,男子回自己的家,女子回各自的帐篷。这样的狂欢一年四次。

18:16当有陌生人带着货物到他们城市,想要从事交易时,这城里的男女老少,就蜂拥而上,暴力抢夺,然后,每个男人都分一小点掠物,直到把他的货物全部抢光。

18:17如果货物的主人抱怨说,你们对我作的是什么呢?他们排了队,到货主面前,拿出那一小点掠物说,我只拿了这么一小点,而且还是你给我的。当货主愤懑的离开时,他们全体都推揉拥挤,大声喧哗的把货主赶出城外。

18:18有一个以拦人,带着五彩的篷布,篷布捆扎在驴子的身上,他坐在驴子上,十分悠闲地行走。

18:19当他经过所多玛时,已经是黄昏十分,太阳将要落山,他想找个地方住下来,但是,没有一个人接待他。那时所多玛有一个极恶之人,名叫哈达。

18:20哈达来到那站立在街旁的旅人面前,问:“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18:21那人回答说:“我从希伯伦来,要回以拦去,虽已过黄昏,但是无人接待我,虽然我有饼和水,也有草料喂我的驴子,无所缺乏。”

18:22哈达对那人说:“你需要的,我可以提供,你不能整晚都留在大街上。”

18:23哈达把那人带到自己家里,把篷布从驴子身上卸下来,和绳索一起,搬进自己家,也给驴子喂了草料。那旅人就在哈达家里吃了喝了,睡了一晚。

18:24早晨,那旅人早早起来,准备上路,哈达对他说:“等等,先吃些饼,添加些心力再走,那人就留了下来,和哈达一起又吃又喝,过了一天。

18:25当那人要离开时,哈达说:“看,天色将晚,你可以再住一晚,好恢复心力。”哈达强留那人,那人只好又住了一晚。第二天,那人早早起来,准备上路,哈达又强留他,说:“你吃些饼,添加些心力再走。”他就又留了下来,第二天就这样过去了。然后他就准备上路离开。

18:26哈达说:“你看,天色将晚,你再休息一晚,恢复心力,明天再早早上路。”

18:27那人不再准备住下,就牵了驴子,安放了坐垫,把货架放在驴子身上准备上路。哈达的妻子对他丈夫说:“这人住在我们家里两天,又吃又喝,分文未付。现在他要从我们面前离开,难道不留下些什么?”哈达对他妻子说:“别出声。”

18:28那人把货架安放好以后,就问哈达要绳索和篷布,好捆扎在驴子的背上。

18:29哈达对那人说:“你对我说什么呢?”那人说:“我主啊,请把我的绳索和五彩的篷布给我,就是你在家中小心保管的。”

18:30“哈达回答那人说:“你这是在做梦吧,梦里看见绳索,意味着你的寿数如同绳索,将会变长。看见五彩篷布,意味着你有一个葡萄园,园子里,葡萄树稀少枯萎,不结果子。”

18:31那人说:“我主啊,我实在是清醒的时候,我给了你绳索和用不同色彩织成的篷布,你从我手里牵走了驴子,又拿走了篷布,去放了起来。”哈达对那人说:“这正是我为你解的梦,你的梦是一个好梦,解释就是这样。”

18:32我为其他人解梦,收取四块银子;现在我为你解梦,只收你三块银子。”

18:33那人被哈达的话语大大激怒,他悲愤的哭着,带哈达来到所多玛的判官西拉面前。

18:34那人把事情的原委对判官西拉说了一遍,哈达回应道,事情不是这样的,如此这般,因而才是麻烦事。判官对那人说:“哈达说的是对的,他是我们城里有名的解梦人。”

18:35那人大哭,对判官说:“我主啊,那时是白日,我把绑在驴子身上的篷布和绳索解下来,给了他,他就放在家里。”他们在判官面前就大大争论,一个说这样,一个说那样。

18:36哈达对那人说:“给我四块银子,那是我解梦的价;你在我家四顿的伙食费用,也要给我。我不能赔本。”

18:37那人说:“我在你家的伙食,我会给你,但是,你把藏在你家的绳索和篷布给我。”

18:38哈达在判官面前对那人说:“我岂不是告诉过你吗?在你的梦里,绳索意味着你的寿数将会变长如同绳索,篷布意味着,你的葡萄园将会枯萎,所有的葡萄树都不结果子。”

18:39 “这是完全正确的解梦,现在,你给我四块银子,我不再给你任何折扣。”

18:40那人听了哈达的话,就大哭起来,他们在判官面前大大地争执。判官吩咐仆人,把他们赶了出去。

18:41他们从判官面前离开,所多玛全城的人听闻这事,就从各处蜂拥而来,围在陌生人跟前,大大的责备他,把他赶出了城。

18:42那人带着悲愤,牵着他的驴,哭泣着离开了所多玛。​

18:43他孤独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为他在罪恶的城所多玛所遭遇到的悲悲凄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