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次经》修正版——以斯帖补篇(斯补)(上)

以斯帖补篇

【简介】《以斯帖补篇》希腊语文本是希伯来语文本《以斯帖记》的辶多译、改写和扩展。前者对事件的叙述脉络与后者大体相同,但在行文上多有变异,包括不同的专有名词和浓重的宗教气息。

在这个译本中,有六个增补章节,以A—F标明,它们展示了不同的开头与结尾,引入了官方语体的文献,并且由于增添了祷词和对祷词应验的解说,加强了文中的宗教因素。

A(相当于英译本中的11.2–12.6章节)

末底改是一个属于便雅悯支派的犹太人。在巴比伦的尼布甲尼撒王攻陷耶路撒冷时,他同犹大地的约雅斤王一道被掳往流放地。末底改是睚珥的儿子,是基士与示每的后代。后来他生活在波斯的都城书珊,在大薛西斯王的宫廷里担任要职。

薛西斯在位的第二年,正值尼散月的第一天,末底改做了一个梦。他梦见大地上充斥着一片喧嚣和骚乱,雷声轰鸣,地震山摇,天下大乱。接着有两条巨龙出现,似要相互厮杀。它们发出吓人的吼叫,所有的民族都做好了准备,要向上帝的崇尚公义的民族宣战。

对于世界来说,这是一个黑暗、阴晦、困扰、灾厄、破坏、毁灭的日子。所有上帝的公义之民都忧心忡忡,对将要降临的事情怀着强烈的恐惧。他们准备坐以待毙,但又喊叫着向上帝求救。

在梦中,他们的祷告得到了回应,那是一条大河从一处很小的泉源中流泄而出。于是天色破晓,太阳升起,卑贱的人民强大起来,消灭了他们的狂妄之敌。

末底改从梦中醒来,在这梦中,他看到了上帝立意要做的事情。他终日思索这梦象,想从中悟出它的意蕴。

有一次末底改在王宫的庭院中休息,正值国王的两名近侍宦官加百太和他拉在那里当班。他无意中听到他们在密谋一桩事情。他凝神细听他们说的话,了解到他们是在策划刺杀国王的行动。于是末底改去见薛西斯王,把两个宦官的阴谋告诉了他。国王将他们拘来审问,他们如实招认后,便被拉出去处决了。

国王命人将此事记入了官府录事薄,末底改也对此做了记录。随后国王又授予末底改一项廷臣之职,赐他许多礼物以奖励他所建的功绩。

但是,由于两个宦官因末底改而死,因而波加伊族哈米大他的儿子哈曼便想向末底改和其他犹太族人寻衅报复,而哈曼是很得国王的赏识的。

1、事情发生在薛西斯王执政的时代。薛西斯王坐在波斯首都书珊的王家宝座上,统治着远自印度到苏丹的一百二十七个行省。在位第三年时,薛西斯王大张宴席,款待他的所有大臣、各国的代表、波斯和玛代的贵族以及各行省的总督。

他举行了各种隆重而奢华的庆典活动,以此显示王室宫廷的富贵和气派,历时达六个月之久。

宴席①(有些文本作“结婚宴席”)过后,国王又为住在本城的外国人举办了酒会。酒会设在王宫庭院里,持续了一个星期。那庭院装点着亚麻和棉布的帘幕,又用紫色的亚麻绳系在大理石柱的金银墩台上。金银制成的躺椅摆放在庭院各处,庭院的地上铺的是白绿相间的大理石和珍珠母。躺椅上铺的则是精美的彩色薄纱,玫瑰花点缀在薄纱的四周。杯盏都是金银制的,其中一只嵌饰的宝石价值千余吨白银,此次也摆上来展示于人前。酒会上供应大量的御酒,国王已下令给宫中仆役,要充分满足他和他的宾客所需的美酒。

与此同时,瓦实提王后还在王宫里专为女宾们举行了酒会。

酒会进行到第七天上,国王兴致勃发,把他的七名贴身宦官哈曼、巴扎安、妥拉、波拉兹、扎托尔塔、阿巴塔扎和沙拉巴召到面前,吩咐他们去把王后请来,好让他把朝冠戴在她的头上,而且,她既是一位美貌女子,他便要她在官员和他的宾客面前展示一番。可是瓦实提却拒不服从,不肯随宦官们前来。这可弄得国王难堪了,他为此气愤填膺。

他把瓦实提的答复告诉了他的大臣们,并向他们征求一个他可以依循的合法对策。有三位与国王最亲近、官职最高的大臣站了出来。他们把律法的要求,把应当如何处置瓦实提王后拒不服从他通过宦官下达的指令的行为,都对国王作了说明。这三位大臣是波斯和玛代的官员阿克赛、撒修斯和马尔希尔。

国王听罢,便将王后如何抗拒他的情形告诉了玛代和波斯的官员和总督们。于是木丘斯当着众人面前对国王说:“瓦实提王后不仅侵害了你,也侵害了我们所有的人。我们的妻子们一旦听说了王后的行为,马上就会大胆包天地抗拒她们的丈夫,她们还会以瓦实提对待你的方式对她们的丈夫大不敬。所以,尊敬的陛下,如果你赞成,就发布一道诏书,宣布瓦实提永不得在国王面前出现,并将这一点写进玛代和波斯的律法。然后,再选一名更好的女子取代她的王后位置。此外别无良策。当你的诏书传到整个帝国后,每个妇女都会给她的丈夫以应有的尊重的,无论他是富人还是穷人。”

国王和他的大臣们都很赞同这个主意,国王便依计而行。他向每一个行省都送达了一道命令,用当地的语言写明,丈夫在自己的家中必须受到尊重。

2、在那以后,国王的怒气逐渐平息下来。他虽然不再提到瓦实提,但仍经常想起他怎样责罚了她。于是国王的一些大臣们向他建议说:“你为什么不设法搜求一些年轻貌美、性情也好的少女呢?你可以在每个行省都指定一些官员,让他们把这些年轻美丽的处女送到书珊的后宫来,交给管辖宫女的希该照料,再交给她们化妆品和其他所需用品。以后便可选出你最喜欢的少女立为王后,取代瓦实提。”

国王认为这个建议很好,便采纳了。

在书珊城里,住着一个名叫末底改的犹太人,他是睚珥的儿子,属于便雅悯支派,是基士与示每的后人,他也是巴比伦的尼布甲尼撒王从耶路撒冷掳往流放地的一名俘虏。末底改是他叔叔亚米拿达的女儿以斯帖的监护人。以斯帖是个美丽的少女,她的父母去世后,末底改便抚育她长大成人(或作“打算和她结婚”)。

国王的新诏书发布后,有许多少女被送往书珊,以斯帖便是其中之一。她也被送入王宫,交由管辖后宫的希该照料。

希该喜欢以斯帖,以斯帖也颇得他的宠爱。他一刻也未耽搁,开始了对她的美育按摩,供给她特殊的饮食。他还从王宫中特意挑选了七名宫女服侍她,他对她和她的仆从都很关照。

入宫以来,以斯帖遵照末底改的叮嘱,一直严守秘密,没说出自己是犹太人。末底改每天都要在后宫庭院前来回逡巡,观察她在宫中有何动静。

对年轻女子的正规美育调理为期一年:用没药油按摩六个月,再用美容奶油和美容品按摩六个月。在这之后,每个少女都被交与一个指定的人,由那人引导她从后宫进入王宫,她便被带去见国王。她将在晚上进王宫,第二天早晨被带往另一处后宫,交由主管宦官希该照料。她将不再去见国王,除非国王指名要她前去。

终于轮到末底改的叔叔亚米拿达之女以斯帖去见国王了。她已做完了希该指点她的一切,每个见到她的人都对她赞赏不置。就这样,在薛西斯称王的第七年的第十二月,即亚达月,她被带到了国王面前。国王爱上了以斯帖,她比别的女子更讨他的欢心,于是他将王后冠戴在了她的头上。随后国王举行了为期一周的酒宴,款待他的所有大臣和官员,以庆贺他同以斯帖的成婚。他还允准在全国减轻各种租税。

与此同时,末底改被提拔到了高级行政职位上。至于以斯帖,她依然没有透露自己是犹太人。末底改曾告诉她不要对任何人说出真相,她便按他的话行事,就像她在小姑娘时,在他的照料下对他一向顺从那样。她继续礼拜上帝,履行上帝的要求,并未放弃她的犹太生活方式。

在国王将末底改提升到较高职位时,有两个担任国王侍卫官的宫廷宦官对此心生忌恨,他们图谋刺杀国王。末底改得到了消息,便告知了王后以斯帖,她又将那阴谋的详情都告诉了国王。国王命人审明了那两人的案情,那两人便被绞死了。为了嘉奖末底改,国王下令将此事的记述载入王室录事薄,让他的非凡事迹保存在人们的记忆里。

3、(第3章续文接于B章之后)

过了一些时候,薛西斯王宠幸一个名叫哈曼的人,将他提升为总理大臣,此人是波加伊族人哈米大他的儿子。国王下令说,所有效忠于他的官员都要向哈曼行鞠躬礼以示敬意。人们无不遵从这一命令,只有末底改不从,拒不向哈曼躬身行礼。宫中其他官员都问他为何不服从国王的命令,他们还天天劝说他改变态度,可他并不听从劝告。“我是个犹太人,”他解释说,“我不能对哈曼鞠躬行礼。”于是他们便把末底改如何抗拒国王命令的情形告诉了哈曼。哈曼知道了末底改不肯向他鞠躬致敬后,不由勃然大怒,他暗中设计,要杀掉全波斯帝国境内所有的犹太人。

在薛西斯王在位的第十二年,哈曼命人以掷骰子的方式定下了消灭犹太人的适当月份和日期,要在一天之内斩草除根。结果选定了亚达月十四日。

安排已定,哈曼便对国王说:“现在有一个民族,散居在全帝国的各个民族中。他们恪守的风俗习惯与其他民族截然不同。除此之外,他们还拒不服从帝国的律法。因此,对他们的容忍是有损于你的最高利益的。陛下如果赞同,不妨颁布一道诏书,将他们全部处死。你若实行此举,我答应献出三百七十五吨白银给王室府库。”

国王听罢取下了用来签印诏书的戒玺,将它交给哈曼,由他在写好的反犹诏书上盖印。国王对他说:“留着你的钱吧。对这个民族你可以随意处置。”

就这样,在那年的一月十三日,哈曼召集起国王的书记官们,对他们口授了诏书,并责令将诏书译成帝国之内的各种语言,送往所有的官员和总督们。这份诏书以国王的名义发出,被送往从印度到苏丹的所有一百二十七个行省。信使们将诏书送往帝国各省,诏书中责令,在十二月即亚达月的一天中,所有的犹太人都要被杀死,他们的财产则将被抄没。

B(B1–7相当于许多英译本中的13.1–7章节)

以下是这份诏书的副本:

“大薛西斯王颁诏于自印度至苏丹凡一百二十七省之总督及其属下官员:”自从我统治诸邦主宰世界以来,即决意使我的臣民永享太平。我意欲如此,并非炫耀我的权势,盖因我素来开明,以仁慈待我臣民。我决定重建人人渴望之太平,尽其所能建成一文明王国,使旅人行于王国之内尽可平安无虞。

我询及众臣,何以达此目的,哈曼即举一议。他是我辈中之大智慧者,素来关切王国之福祉。由于他的忠诚不渝,他已被擢为帝国中位居第二之人。近日哈曼告诉我们,有某一刁顽民族,散居于帝国之内各民族中。据他讲这些人保有他们自己之律法,与其他民族截然对立,且一向无视朝廷政令。只因他们持此态度,致使我们无法建立一个政令统一的政府,对帝国所怀之夙愿亦无从实现。

这些人与我们的政府为敌,犯下了可怕的罪行,已危及帝国的安全。他们恪守怪异的习俗,服从他们自己的律法,孤立地站在与全人类永远为敌的立场上。根据这些事实,我们赞同我们的总理大臣哈曼提出的杀戮这一民族的主张。

他们的所有分子,包括妇女和孩子们,都必须被处死,不可放过一人。他们是我们的敌人;我们不可对他们心慈手软。此令将于今年十二月即亚达月的十四日付诸实施。这些为害如此之广、如此之久的人将在一日之内被斩杀净尽。从那以后,我们的政府将安稳如山。”

3、这份诏书的内容在各省之内被公诸于众,每个人都接到了命令,要为那一天做好准备。

在都城书珊,诏书也迅速传播开来,当国王和哈曼变得日益昏愦时,书珊城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4、末底改得知所发生的一切后,愤怒地扯掉自己的衣裳,然后穿上了粗麻布衣服,头上撒满灰土,高喊着穿过街市:

“一个无辜的民族面临灭亡啦!”当他跑过王宫门前时,他停住了脚步。他没有进去,因为身着麻布衣头蒙灰土的人不得入内。在各行省中,凡是国王的诏书众所周知之处,便有犹太人发出的大声悲哭。他们呜咽着,恸哭着,穿起了粗麻布衣服,头上撒满了灰土。

当以斯帖的女仆们和宦官们告诉她末底改正在做的事后,以斯帖深感不安。她派人给末底改送去了衣服,让他换掉粗麻布衣服,可他拒不接受。以斯帖只好把受命服侍她的宫中宦官哈他革叫来,让他去见末底改,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些文本加有 “哈他革到宫门前的广场上去见末底改。”)。

末底改把所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哈他革,告诉了他哈曼如何许诺说要把三百七十五吨银子送给王室府库,只要所有的犹太人都被杀死。末底改还把一份在书珊公布的诏书副本交给了哈他革,那上面写着消灭犹太人的命令。末底改求他把这诏书交给以斯帖,好使她去向国王请愿,恳求他怜悯她的同胞。

“对她说,”末底改说道,“想想她作为一个普通人,在我的照料下被养大的日子吧。眼下国王的总理大臣哈曼既然已扬言反对我们,还要置我们于死地,那她就必须向我们的主祈祷,然后为了我们去向国王陈情。她必须把我们从死亡中拯救出来。”

哈他革对此一一照办,但以斯帖却让他给末底改带去了这样的回话:“不论谁,男人也好,女人也罢,如不待传唤就进入内廷谒见国王,那人就将被处死。这是帝国之内人人皆知的事情。只有国王对那人伸出金权杖,那人方可免去一死。可是,国王上次召我晋见,已过去一个月了。”

末底改接到以斯帖的回话后,又给她送去了警告:“以斯帖,别幻想在帝国之内你会比其他犹太人更安全。在这个时刻,你若是保持沉默,犹太人就会以别的方式得到帮助和拯救,到那时你将性命休矣,你父亲的家也将不复存在。不过,谁能料定呢?也许你被封为王后就是为了现在这个时刻呢!”

以斯帖给末底改送去了这样的答复:“去把书珊城所有的犹太人都召集起来吧,为我斋戒,为我祈祷。三天三夜不要吃喝任何东西。我和我的女仆们也会这样做。在此之后,我就去见国王,虽然这是违背律法的。如果我必得为此付出生命,我就去死。”

末底改这才离开王宫门前,去做以斯帖交待给他的各样事情。

C(C1–30相当于许多英译本中的13.8–14.19章节)

末底改一边回想过去主所做的事情,一边向主祈祷:“主啊,你是一切造物的主和王,一切都听命于你。你若要拯救以色列,就没人能阻挡你。你造了天和地,也造了地上一切奇妙之物。你是万物之主,没有任何人能与你相抗衡

你洞察一切,主啊,你知道,我拒不向倨傲的哈曼鞠躬致敬,并非因为我高傲自大或哗众取宠。我只是不肯敬凡人胜过敬上帝。除了你,我的主,我不向任何人卑躬屈膝,这也并非出于骄傲。如果有利于拯救以色列,就是吻别人的脚底我也在所不惜。

可现在,哦,我的主,我的上帝和君王,亚伯拉罕的上帝啊,宽恕你的人民,把我们从我们的敌人手中拯救出来吧。他们已经决定消灭我们,现在只是寻找下手的时机罢了。很久以前,你便选定我们作你的人民,把我们从埃及的土地上拯救出来,而今你可不要抛弃我们。我们是你的选民,所以请你垂听我的祈祷,对我们慈悲为怀吧。也请把我们的不幸变为我们的欢乐,让我们能够活在世上,唱着歌赞美你吧。请把我们从死亡中拯救出来,让我们永远赞美你吧。”

所有以色列人也都迫切地高声祈祷,他们都认定自己已去死不远了。

怀着深切的悲痛,以斯帖王后开始向主求救。她脱下了华美的衣裙,穿上了表达哀伤的长袍。不施贵重的香膏,却把粪土尘灰撒到头上,她尽最大努力去除身上任何一点华贵的痕迹,让她那纠缠散乱的头发披垂下来,盖住了她一向经心美化的身体。

她向以色列的主和上帝祷告说:“我的主,我的君王,只有你是上帝。我是如此孤单无援,我只有你可以求告。救救我吧!我要拿我的性命去冒险了。主啊,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的家人就告诉我,你如何在众民族中选定了以色列,你如何在久远的时代就选出我们的先人永作你的人民,你一直履行着许给他们的诺言。

可是我们触犯了你,你就把我们交到了我们的敌人手中,因为我们崇拜了他们的神祗。主啊,我们该受你的惩罚。可是我们的敌人已经不再满足于看着我们作奴隶。他们对自己的偶像立下庄重的誓约,不但要消灭礼赞你的人民,还要废除你的律法,让你的殿堂和祭坛的荣耀遭到毁灭,万劫不复。他们要让全世界永远赞美毫无价值的偶像,敬畏肉体凡胎的君王。

主啊,他们那些神祗不值一提,切不要把你的权能交到它们手里,不要让我们的敌人有机会来嘲弄我们的覆灭。

相反,你要把他们的恶毒打算变为打击他们的手段,并把那个最先起意剿灭我们的人当作一个惩戒的范例吧。

主啊,垂念我们吧,在这危难之际来到我们中间吧,万神之王和一切世间权力的主宰,给我勇气吧。当我去面对那头残暴的狮子薛西斯的时候,教给我恰当的言词吧。请你改变他的心肠,让他去反对我们的敌人哈曼,除掉他和他的帮凶们。快来解救我们吧,主啊,救救我;我是这样全然无助,除了你,我没有人能够求告。

主啊,你洞悉一切。你知道,我厌恨从这些外邦人中得到的尊荣,我也憎恶那种同未受割礼的异教徒过性生活的想法。但你知道,我别无选择。我恨那顶王后冠,那是我在官场中不得不戴的。除了万不得已,我是从不戴它的。它就像用过的月经布一样令人作呕。我不吃哈曼的桌上的食物,从不参加国王的宴会以增进他的荣耀,我也从未喝过献给他的神祗的任何祭酒。自从我入宫以来,唯一带给我快乐的事情就是礼拜你,礼拜亚伯拉罕的主和上帝。

全能的上帝啊,请垂听你的人民的祈祷吧,把我们从那些恶人手里拯救出来并且驱散我的恐怖吧。”

D(D1–15相当于许多英译本中的15.1–16章节)

以斯帖王后一连祈祷了三天,然后,她脱下了身上的衣服,换上了她的华美裙袍。带着一身高贵美艳的光彩,她再次向她的洞悉万物的上帝和救主作了祈祷。然后她在两名女仆的陪伴下,以王后的仪态步出了她的房间,一名女仆扶着她的手臂并肩而行,另一名女仆托着她的衣裙。以斯帖王后的脸庞艳若桃花。她看上去是那样欢乐而可爱,可她的内心却在忍受着恐惧的折磨。她穿过了所有的宫门,进到了觐见室中,站在国王面前。国王坐在他的圣廷上,身着尊贵的饰有黄金和宝石的王袍,露出一副威严可畏的样子。他的脸上容光焕发,但一看见以斯帖,他便盯着她怒从心起。

以斯帖顿觉浑身无力,脸色变得苍白,险些晕倒,她不得不把头靠在女仆的肩上。

可是上帝把国王的愤怒化作了亲切的关怀。他从宝座上迅速站起来,双手扶住以斯帖,直到她自己能够站稳。他用宽慰的话语使以斯帖平静下来。“怎么啦,以斯帖?”他对她说,“我是你的丈夫,我们的律法只用在普通人身上;所以你不会死的。到我这儿来。”他举起金权杖触了她的脖颈,又吻了她,说道:“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我看见你的时候,我的主人,我还以为看见了上帝的天使呢。”王后回答说,“我被你的威武之尊压倒了。你是如此令人惊异,你的面容是如此充满慈祥。”​

可当她这样说着时,她又一次晕了过去。国王为她忧心忡忡,他的所有侍者也都在想方设法使她苏醒过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