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次经》修正版——犹滴传(滴)(上)

犹滴传

【简介】《犹滴传》叙述了犹太民族在敌军压境、身临灭顶之际发生的故事。故事中的女主人公犹滴,是一位虔诚信教、谨守摩西律法的寡妇,她依靠上帝的帮助,杀死了何乐弗尼,奇迹般地拯救了民族。

1、当尼布甲尼撒王在他的都城尼尼微行使对亚述人的统治时,阿法扎得王也正在他的邻城伊克巴他拿行使着对玛代人的统治。阿法扎得王在伊克巴他拿周围建起了一道高32米、厚23米的石砌城墙。每块筑城石都是2.7米长,1.35米

厚。在每座城门上,还建起了高45米、底宽27米的门楼。每座城门的门洞都是32米高,(35)米宽——宽得足以容纳他的全部军队以步兵阵容列队通过。

尼布甲尼撒王在位的第十二年,便在拉格斯城附近的一片大平原上同阿法扎得王展开了战争。许多国家加入了阿法扎得王的阵营——包括所有住在山地的人,住在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和海得斯坡河两岸的人,以及那些受以拦王利奥克统治的住在平原上的人。许多不同的民族组成了这支“基洛代特”联军。

当时亚述王尼布甲尼撒也派使臣给波斯人和西方人送去了谕旨,谕旨所达地区包括基利家、大马士革、黎巴嫩、安提黎巴嫩、地中海东海岸、迦密、基列、北加利利以及耶斯列谷地。谕旨还传到了住在撒玛利亚及附近诸城、约旦河西部和远至耶路撒冷、伯大尼、基洛、加低斯、歌珊等地的居民中间。谕旨还被送到答比匿、拉美西斯、丹尼西斯、丹尼斯、孟菲斯等埃及诸城市,从尼罗河上溯直到苏丹边境。然而,谕旨所到之处,所有的人都不理睬尼布甲尼撒的吁请,也拒绝参战。他们认为他绝无取胜的可能,所以也不再畏惧他,纷纷将他派去的使者打发走,那些使者备受轻慢,空手而归。

这情形激起了尼布甲尼撒王的震怒,他发誓要倾全国之力对那些背弃他的人施行报复。他发誓要把基利家、大马士革、叙利亚、摩押、亚扪、犹太和埃及的所有居民——包括从地中海到波斯湾的每一个人——全部处死。尼布甲尼撒王在位第十七年时,率领他的军队向阿法扎得王发起了战争。他战胜了阿法扎得的全部军队,包括他的全部骑兵和战车兵。尼布甲尼撒随即占领了玛代境内的全部城市,直逼伊克巴他拿城。他攻陷了城楼,抢掠了集市,将这座美丽的城市变为一片废墟。他在拉格斯附近的山里俘获了阿法扎得王,并将他处死。阿法扎得死后,尼布甲尼撒和他的大军带着全部战利品返回了尼尼微,他们在那里休养宴乐达四个月之久。

2、尼布甲尼撒在位第十八年元月二十二日,他和他的谋臣们决定实施他的威胁誓言,对曾经拒绝援助他的所有国家进行报复。他召集起朝中重臣和官员们,对他们详述了那些国家如何背叛了他。他和他的臣僚一致主张消灭在战争中拒不来援的每一个人。接着他便向部下说明了他的进攻计划。

会议结束时,尼布甲尼撒向官位仅次于他的全军统帅何乐弗尼发出了如下命令:“我,尼布甲尼撒,全世界的大王与主宰,命令你挑选出善战之师——十二万步兵和一万二千骑兵,向西方各国进攻,因为他们拒不响应我的求援谕旨。

警告他们必须备好地上和水中产出的贡物,以表明他们已经无条件投降。我要让他们体验到我的震怒的全部威力,我要彻底摧毁他们。我的大军要踏过他们的每一寸土地,所到之处随意抢掠。我要让他们的尸体填平沟谷,壅塞住大川小河,使河水溢出河床。我要捉住所有幸存者,将他们斩尽杀绝。

“而你,何乐弗尼,受命作我的前锋,要率先攻占他们的所有领土。如果他们向你投降,你便将他们关押起来,等候我去处置他们。如果他们起来抵抗,绝不要放过他们,要消灭他们,洗劫你所占领的全部地区。我曾经郑重发誓,所以我要不惜我的生命和王权,坚决履行我的誓言。不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可背叛我。我是你的国王,记住这一点,要毫不迟疑地执行我对你下达的每一道命令。”

何乐弗尼领命离开国王后,立即召集起亚述军的全体司令官、将军和部队长,他按照国王的命令,挑选了十二万名精锐步兵和一万二千名精锐骑射兵,将他们编入战斗队列。他还调集了大量的骆驼和驴骡运载辎重,带上了许多绵羊、牛和山羊作为食物。每个士兵都领到了充足的干粮和取自王宫府库的大笔金银军饷。

一切就绪,何乐弗尼便率领全军出发了,他们在尼布甲尼撒王前面充任开路先锋。那些战车、骑兵和步兵蜂拥向前,扫荡着整个西方各国的领土。协同他们一道出击的,还有其他国家的军队。大军人数之多,简直无法计数——他们像成群飞舞的蝗虫,又像漫漫沙漠的黄沙。

他们离开尼尼微城三天后,抵达贝克特利郊外的平原地带,这里靠近基利家北部的山地,大军便在此安营扎寨。何乐弗尼从这里率军推进,指挥他的全军,他的步兵、骑兵和战车闯进了这个山地之国。他彻底打垮了利比亚国和吕底亚国,接着又抢掠了所有住在沙漠边地、赛林地南部的罗斯和以实玛利人。

何乐弗尼继续进军,渡过幼发拉底河,穿越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将亚伯伦河沿岸所有的设防城镇夷为一片废墟。他攻占了基利家的领土,杀死了每一个抵抗者,一直远征到邻近阿拉伯的雅弗地南部边界。他包围了米甸人,烧毁了他们的帐房,还屠宰他们的羊群。

在麦收季节,何乐弗尼又杀向大马士革附近的平原,烧毁庄稼,滥杀牛羊,劫掠城镇,蹂躏整个乡村,杀死了所有青年男子。恐怖攫住了地中海沿岸的每一个居民,他们由于忧惧而战抖不已,住在推罗、西顿、书珥、奥西纳、亚美尼亚、亚实突和亚实基伦各城中的居民也都惶惶不可终日。

3、上述诸国派出了一个和平使团,前去谒见尼布甲尼撒王,并向他表示:“我们仍旧忠实于你,伟大的尼布甲尼撒王;我们时刻准备为你效力,服从你要下达给我们的任何命令。我们的房舍、我们的全部土地、我们的麦田、我们的牲畜和我们的帐房全都任凭你支配,你可以随意取用。我们的人民愿作你的奴仆,你也可以随意利用我们的城市。”

和平使团带来了这样的吁请后,何乐弗尼便率领尼布甲尼撒的军队进到了地中海沿岸。他在每座设防城镇都派驻了守兵,还在每座城镇中挑选了一些当地人作为留守部队。各城镇及其周围乡村的居民全都戴着花环,伴着鼓声,跳舞欢迎何乐弗尼。可何乐弗尼还是捣毁了他们的祭所(希腊文作“领土”),砍倒了他们的圣树。他曾经受命摧毁被占土地上的所有神祗,以便所有的国家和部族全都膜拜尼布甲尼撒并奉他为神。

后来,何乐弗尼又穿过多坍附近的耶斯列出谷,那里面对着犹大山地的主峰,他便在基巴和西昭波利之间扎下了营寨。在那里他驻扎了一个月,以便补充军需给养。

4、犹大地的人民听说了尼布甲尼撒王的军队首领何乐弗尼在各国的所作所为,听说了他怎样洗劫和破坏那里的所有庙堂,都对他心怀畏惧,担忧他对耶路撒冷、对他们的主上帝的圣殿可能做出的事情。他们刚刚从流放之地返回犹大地家园,刚刚恢复起一度遭到亵渎的庙宇、圣器和祭坛。他们为此向撒玛利亚全境,向科纳、伯和仑、贝尔梅、耶利哥、乔巴、亚苏拉和撒冷谷等城镇送发了警报。他们迅速占据了高地,在山上的村庄里修筑堡垒,还贮存起食物以备战争之用。值得庆幸的是,他们新近收割完了他们的庄稼。

大祭司约亚金当时正住在耶路撒冷,他给邻近多坍、面对耶斯列谷地的伯夙利亚城和贝托麦斯城中的居民写去了信简。他命令他们占领通往犹大地境内的山口,那里易守难攻,因为那里的入口处一次只能容两个人通过。以色列人执行了这项大祭司约亚金和在耶路撒冷召开的议事会交给他们的任务。

以色列的男人们对上帝发出恳切的祈祷,同时实行禁食。他们穿起了麻布衣服——他们和他们的妻子、他们的孩子、他们的牲畜、每个住在此地的异乡人、每个奴隶和雇工,全都穿起了麻布衣服。他们还把祭坛蒙上了粗麻布。

那时,耶路撒冷的所有男人、女人和孩子们都在圣殿前匍匐在地,他们在主的面前俯倒,身穿麻布衣服,头上顶着灰土。他们集合起来,向以色列的上帝哀切祈祷,祈求他不要让他们的孩子们被掳,不要让他们的妻子被抢,不要让他们的家园遭毁灭。他们向他呼吁,不要让那些异教徒破坏和亵渎圣殿的欲望得逞。

上帝听到了他们的祈祷,看到了他们的悲哀绝望,一连多日,犹大地和耶路撒冷的民众在全能之主的圣殿前持续地禁食。大祭司约雅金,众祭司,以及在圣殿侍奉主的人们,全都身穿麻布衣,做着每日燔祭、民众如愿祭和偿愿祭。他们把灰土撒到头巾上,哀哭着向他们的主祷告,祈求他对全民广施慈悲。

5、亚述军统帅何乐弗尼闻听以色列人已做好战争准备,封锁了山路,修筑了山顶堡垒,还在平原上设置了路障,心中升起了怒火。他召集了全体摩押人的首领、全体亚扪将军以及地中海沿岸地区的总督们,对他们问道:“你们住在迦南,那么请你们把这山地里的居民的情况讲给我听。他们占据着哪些城市?他们的军队有多少人?他们的权力和力量是从哪里来的?谁是统帅他们的军队的国王?为什么在所有西方国家中只有他们拒不走出来自我投降?”

这时,全体亚们人的首领亚吉奥回答何乐弗尼说:“阁下,如果你肯垂听我说的话,我便把这些住在你营寨附近的山里居民的情况如实告诉你。我不会对你说谎。这些民众是一些巴比伦人的后裔,他们为了崇奉天国的上帝,便抛弃了祖先传下的习俗。后来,他们因为拒不崇奉祖先们的神祗,便被逐出了居住地。于是他们逃到美索不达米亚,在那里定居下来,生活了很久。

再后来,他们的神告诉他们离开美索不达米亚,迁往迦南地。他们便在此定居并逐渐拥有了大量的黄金、白银和牲畜。后来有一场饥荒席卷了整个迦南地,于是这些以色列人——后来人们便这样称呼他们——便下到埃及去了,只要那里有充足的食物,他们便留住在那里。就在那个时期,他们逐渐繁衍成一个大民族,人多得数不清。

这样一来,埃及国王便与他们为敌了。他作践他们,强迫他们造砖,还压迫他们,使他们沦为奴隶。然而他们向自己的神祷告,那神便对埃及人降下灾难,使他们陷入苦难无助的境地。当埃及人将以色列人逐出埃及时,以色列人的神使他们面前的红海干涸成路,又引导他们一直走向西奈和加低斯巴尼亚。

以色列人驱逐了所有住在迦南南部的居民,占领了亚摩利人的土地,铲除了希实本人,横渡约旦河,据有了整个山区。他们还赶走了迦南人、比利洗人、耶布斯人、示剑人和所有吉尔盖斯人。如今以色列人在这些山区已经生活了很长时期了。

他们的神憎恨邪恶,只要他们不触犯他的戒律,他们就富裕强盛。可是当他们忤逆他时,他们便在战争中连受重创,直至成为俘虏,被遣往异国他乡。他们的神殿也被夷为平地,他们的城市则被敌人占领。可是现在,他们重又皈依了他们的神,而且从他们的散居之地重回到故乡,他们已经重新占据了他们圣殿所在的耶路撒冷城,重新定居在这一度无人居住的山区里了。

阁下,如果现在这些民众对他们的神犯下了罪过,即使是在无意中犯下的也罢,如果我们能够断定他们因违背律法而获罪,那么我们就能击败他们。但他们若是不曾违背他们的神的律法,那么你就应该放过他们,否则的话他们的神就会保卫他们,而我们只会在全世界面前蒙受耻辱。”

亚吉奥刚讲完这番话,所有站在营帐周遭的人们便起而反对他。何乐弗尼手下的重臣、摩押人以及来自地中海沿岸的人们都请求将亚吉奥处死。

“我们为什么要怕这些以色列人呢?”他们质问道,“他们很脆弱,根本不堪一击。让我们进攻吧!何乐弗尼将军,你的大军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他们斩尽杀绝。”

6、当围在会场四周的人群发出的喧嚣声低落下去后,何乐弗尼便当着全体到会者的面,当着来自地中海岸的人们、摩押人和亚扪雇佣兵的面(有些文本无“亚扪雇佣兵”),①对亚吉奥讲起话来。

“亚吉奥(有些文本加有“你和你的以法莲雇佣兵”,还有些文本加有“你和你的亚扪雇佣兵”),②你以为你是谁呀,竟然摆出一副先知的模样?你凭什么教训我们不要对以色列人开战,因为有神保护他们?尼布甲尼撒就是我们的神,这才是不可战胜的神。他会派他的大军把以色列人从地面上一扫而光。他们的神帮不了他们。而我们是为尼布甲尼撒而战,消灭他们全国岂不是易如反掌。在我们的骑兵进攻之下,他们是无法守住阵地的。骑兵部队会把他们一举击垮,山峰将浸泡在他们的血泊里,山谷将被他们的尸体填满。我们的攻击过后,他们将被消灭净尽,片甲无存。

这就是当世之主尼布甲尼撒的号令,他的口中从无虚言。至于你,亚吉奥,你不过是个亚扪雇佣兵,说出话来则像个叛徒。在我前去惩罚这些逃亡奴隶的种族之前,你不会再见到我了。等我做完这一切,我的士兵也就结果了你的生命。你就会成为阵亡者名单上的又一个名字。

现在,我的人要把你带到山里去,把你留在以色列人的城里,你将同那里的人一道死去。你为什么这般忧心忡忡的样子,亚吉奥?你不认为你所在的城镇会承受住打击吗?你放心,我是一定要把我的威慑付诸行动的!”

说完这番话,何乐弗尼便命令守候在营帐中的部下逮捕亚吉奥,将他押往伯夙利亚,交给以色列人。于是那些人便抓住亚吉奥,押着他出了营寨,向山谷走去,从那里进山,一直将他押解到伯夙利亚下方的泉水处。

伯夙利亚的人们见有人走近,便抓起武器跑到了山顶,每个人都用起了投石器,把石块雨点般投向何乐弗尼的士兵,使他们无法再向山上行进。那些亚述人只好在山岩后面躲避乱石,他们在那里将亚吉奥捆绑起来,听凭他躺在山脚下,然后便撤回去向何乐弗尼复命了。

他们离去后,以色列人便从伯夙利亚走下来,他们为亚吉奥松了绑,将他带进了城,一直带到城市执政官面前。当时的执政官是西缅族人弥迦的儿子乌西雅,哥昭尼尔的儿子查博理,以及麦尔切尔的儿子查米斯。执政官们把城中的长老们召集起来议事,妇女和青年们也纷纷赶到集会处。

亚吉奥被带到众人面前,乌西雅便开始审问他。亚吉奥告诉他们,在何乐弗尼的战事会议上人们都说了哪些话,他自己对亚述官员们讲过哪些话,以及何乐弗尼如何吹嘘他对以色列人将要采取的行动。众人听他如此说,都一齐跪下膜拜上帝,他们祷告说:“哦,天上的主上帝呀,看看我们的狂妄敌人怎样侮辱你的人民吧!怜悯我们吧,拯救我们吧。”

然后他们好言抚慰亚吉奥并称赞了他所做的事。集会散去后,乌西雅把亚吉奥领回了自己家,在家中设宴招待了长老们,当夜他们一直在祈求以色列的上帝给他们以救助。

7、第二天,何乐弗尼集合了他的全军,连同他的同盟军。这是一支庞大的军队,不算那些运送军需的辅助部队,便有步兵十七万人,骑兵一万二千人。他命令他们向伯夙利亚进军,攻占山口要冲,攻击以色列人。于是大军拔营前进,在靠近伯夙利亚附近山谷的泉水处扎下了营寨。那营寨绵亘无边,宽得朝多坍城的方向一直延伸到伯尔伯姆,长得从伯夙利亚铺展到耶斯列谷对面的西雅门。

以色列人见到这支大军有如此规模,都十分惊恐。他们相互议论说:“这些士兵会把眼前的一切全吃光的,这山上、谷里、山坡上能吃的东西都集中起来,也喂不饱这样一支大军呀。”

可尽管以色列人心中惶恐不安,他们还是全都拿起了各自的武器,点燃起塔楼上的信号火,彻夜坚守在警戒岗位上。第二天,何乐弗尼带领着他的全体骑兵出了营,为的是让伯夙利亚的以色列人能够看见他们。他察看了进城的入口处和作为城市水源的泉水处。他在返回营寨之前,派兵守住了泉水。

所有以东人部队和摩押人部队的首领,会同来自地中海的各部队的首领,一道去见何乐弗尼,对他说:

“阁下,如果你听从我们的劝告,你的军队就不会遭受重大损失。这些以色列人的防御与其说是凭借武器,不如说是凭借他们所住的高山,因为这些山峰很难攀登。既然如此,何乐弗尼将军,如果你不直接向他们进攻,你的大军就不会受到伤亡。你只需稳坐在军营,让你的士兵守在营寨中,只命令你的部下封锁住山脚下的泉水,因为那是伯夙利亚居民前去取水的地方。这样一来,当他们渴得要命时,他们就会拱手交城投降的。

与此同时,我们和手下人只须爬上周围的山顶,在那里安营扎寨,不放任何人出城。每个人都要被饿死——男人、女人,还有孩子。甚至不待我们进攻,城里的大街小巷就会尸体枕藉。靠这个办法,你就会让他们为自己的顽抗和拒不乖乖投降付出代价。”

何乐弗尼和他的全体官员都很赞赏这个主意,于是他下令实行这一计划。摩押人和五千名亚述人将营寨移到了山谷里,控制了这座城市的水源。以东人和亚扪人开进了山,在多坍城对面扎下了营寨。他们还派兵驻守亚克拉巴东南靠近古实的地方,紧傍莫克穆尔河。亚述军的其余人马则在山谷中扎下了营寨。由于这支大军所需的营帐和物资在数量上极其庞大,使得他们的营寨笼盖了整个乡野。

以色列人当时都哭喊着向他们的上帝求援。他们已失去了勇气,处在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他们已无路可逃。整个亚述大军——步兵、战车和骑兵——封锁伯夙利亚达三十四天之久,直到城中断了水。所有的池塘和贮水器具都被用干了,人们只得将饮用水限额供给,可每天限量的水根本不够饮用。孩子们都失去了活力,城中所有妇女和青年人都瘫软无力,人人身上都没了力气。

城中所有的人——男人、女人,也包括孩子——都围在乌西雅和其他执政官身边,高声抗议着:“你们把我们弄到这步田地,上帝是要惩罚你们的!你们要为这种局面负责,因为你们没有同亚述人媾和。现在可好,没有一个人来解救我们!上帝已经把我们交到敌人的掌握之中了。我们已经精疲力尽,渴得要死了。现在就去叫亚述人来吧,向他们投降,让何乐弗尼和他的大军进城抢劫吧,我们就是当囚虏也比现在强啊,他们会把我们当奴隶使唤,可我们至少可以活下去。我们可不想看着我们的妻子儿女在我们眼前死去。

天和地就是控告你们的证人,我们的上帝,我们列祖列宗的主,也是见证,他正在为我们的祖先和我们自己所犯的罪过而惩罚我们。我们只能希望,只能祈求他不要让可怕的灾难马上就降临到我们头上。(“我们只能„„头上” 有些希腊文本和古译本作“我们要求你们投降,像我们今天要你们做的那样。”)”

每个在场的人都大声悲哭着向上帝、向他们的主做着祷告。这时乌西雅对他们说:“别生气,我的朋友们!让我们再等待五天,看我们的主,我们的上帝是否会怜悯我们。当然,他是不会全然抛弃我们的。不过,若是五天之后仍然没有得到救助,那我就按你们说的做。”乌西雅的这番话遣散了众人。所有的男子都回到了自己在城墙和塔楼上的岗位,妇女和孩子们则回到了各自家中。全城笼罩在一片异常低落的士气中。

8、就在这时,犹滴听说了乌西雅的决定。她是米拉利的女儿,奥克斯的孙女,约瑟的曾孙女,而约瑟的先祖依序是奥泽尔、埃尔基亚、亚拿尼亚、基甸、拉斐姆、亚希土波、以利亚、希勒家、以利阿波、拿但业、撒拉米尔、撒拉撒带和以色列。犹滴的丈夫玛拿西也属于这个宗族。他是在一次麦收时死去的,他当时正在田里监督农夫做活儿,结果中了暑,后来便死在了伯夙利亚的家中。死后他被葬在位于多坍和巴勒门之间的乡间家族墓地里。

犹滴守寡已有三年又四个月了。在居丧期间,她在自家屋顶上搭了一座小棚屋,自己身穿麻布衣服,住在里面。在那整个时期里她一直在禁食,除非是在禁止禁食的日子里,如安息日前一天和安息日当天、新月节前夕和新月节当天,以及所有以色列人遵守的节日和节期。

犹滴是个美貌超群的女人,她丈夫给她留下了金子、银子、仆人、奴隶、家畜和田产,她接管了这份财产,从没有任何人说她的坏话。她是一个虔信宗教的女子。

犹滴听说民众如何对乌西雅发泄怨忿,知道城中水荒已使人心大乱。她还听说乌西雅允诺在五日之后向亚述人献城投降,以此答复他们的怨怼。犹滴便派了一名为她管理生意的奴隶前去,邀请城市执政官乌西雅(有些希腊文本此处无“乌西雅”)、查博理和查米斯到她家来。

执政官们来到后,犹滴对他们说:“请听我说。你们虽是伯夙利亚民众的领导者,但你们像今天那样对民众讲话却是不妥的。你们不该在上帝面前作出郑重许诺,说上帝若不在几天之内救助我们,你们就向我们的敌人献城投降。你们有什么权利像今天做的那样让上帝来受考验呢?你们在处理人的事情时竟把自己置于上帝的位置上?你们所要考验的,可是全能的主呀!你们从不明白吗?人心的深处有什么,一个人在想什么,你们是完全无法理解、无法琢磨的。

可你们却敢揣测上帝的旨意,解释上帝的思想!你们怎么可以宣称理解上帝,理解造物主?不,我的朋友们,你们必须停止这种激怒主,激怒我们的上帝的做法。如果他决意不在五天之内救助我们,他也仍旧可能在任何一个选定的时刻救助我们的。或者借我们的敌人之手来毁灭我们也未可知。但你们却不可为上帝,为我们的主设定条件

你们以为他就如同我们普通人一样吗?你们以为你们可以和他做交易或迫使他做出定夺吗?不!完全不是那样。我们应当祈求上帝的救援,而且耐心地等待他救我们出危难。如果他肯,他自会满足我们的求援。我们不崇拜那些人手所造的神祗,我们没有一个家族、宗族、村镇或城市崇拜那种神祗,尽管我们的先祖曾经崇拜过。正因为他们那样做,上帝才让他们的敌人杀戮他们,掠走了他们的一切。那真是一次严重的挫折!然而,由于我们崇拜的是我们的主,而非别的什么神祗,所以我们能够心存希冀,但愿他不会弃绝我们或我们人民中的任何人。

如果我们的城市被敌人所占领,那么整个犹大地区就将陷落,我们在耶路撒冷的圣殿就会遭劫掠。而且,上帝会让我们用生命作为代价,去补偿让圣殿遭亵渎的罪过的。我们的人民遭杀戮,被掳走,我们世代相传的土地受蹂躏,这一切上帝都会让我们来负责的。那时我们就会在那些奴役我们的民族中蒙蔽受辱。就是现在立即把城池交给敌人,我们也不会从他们那里得到任何好处(或作“我们的奴隶身份也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好处。”)。如果我们真的投降了,我们的上帝,我们的主就会看到我们蒙受奇耻大辱。

绝不,我的朋友们,我们要为我们的国人树起一个榜样。不但是他们的生命,就连圣殿和圣坛的命运也都在我们肩上。我们的上帝,我们的主是在考验我们,就像他考验我们的先祖一样,而我们则应当为此感激他

想一想他是怎样考验亚伯拉罕和以撒的吧,想一想当雅各在美素不达米亚为他舅舅拉班牧羊时,他所遭遇的事情吧。上帝并没有像考验他们那样严厉地考验我们的忠诚。上帝把现在这惩罚加到我们头上,并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警告我们。”

乌西雅听罢说道:“你说的这些很有道理,没人会提出异议。这也不是你第一次表现出智慧,从你是小孩子时起,我们全都从你对事物的判断中见出了你的聪敏与谨慎。可眼下我们的民众快要渴死了,他们强迫我们做出此举,给他们一个郑重的许诺,一个必须履行的许诺。所以现在,既然你是一个虔信宗教的女子,就请你为我们的民众祈祷吧,祈求上帝降下雨来,注满我们的水塘,让我们重新获得力量。”

“好吧,”犹滴回答说,“我准备做一件让我们犹太人永不忘记的事情。今天晚上,你们三人务必要到城门口去守卫,好让我和我的女仆出城。在你们答应下的投降之日到来之前,我们的主将通过我来拯救以色列的人民。但你们不要问我会做什么,当一切都结束后,我会向你们解释的。”

乌西雅和其他执政官便对她说:“我们的祝福与你同在。你向我们的敌人复仇时,愿我们的上帝,我们的主引导你。”说罢他们便离开犹滴住的房顶小屋,回到他们各自的岗位上去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