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次经》修正版——所罗门智训(智)(下)

11、智慧通过一位圣先知将胜利带给了以色列人。他们穿越无人居住的沙漠,在杳无人烟的地方扎营过夜。他们顽强抗击敌人并将其击退。主啊,当你的人民口渴难耐时,他们向你求告,你就让水从顽强的岩石中流出来,为他们解渴。

当他们处在危难中时,那些惩罚埃及人的灾殃解救了你的人民。

由于那些敌人们宣布要杀死你的人民的婴儿,你便翻腾起泛滥之河的源头,使那河中充满了血污。

在沙漠中,你让你的人民忍着口渴前行,让他们也体验一番你惩罚他们的敌人时的滋味,然后在他们濒于绝望的时候,你给了他们充足的饮水。在他们经受考验的时候,虽然那考验是一种善意的磨炼,却使他们明白了你在愤怒中审判那些邪恶之人时,那些人受到了怎样的苦难。

你考验你的人民,那情形就像一个父亲考验他的儿女,为的是警告他们。但你在审判他们的敌人时却像一个严厉的君王,给他们以严厉的判决。他们全都受到了惩罚,无论他们距离你的人民近还是远。

主啊,他们承受着双倍的悲哀,他们回首往事时悲从中来,当他们知道了他们所受的惩罚全都给你的人民带来益处时,他们才发觉那是你的安排。埃及人曾断然拒绝与那个人合作,很久以前,当那人还是婴孩时,曾遭受驱逐,流落荒野。可是正像后来的一切所显示的那样,他们越来越对他感到惊异了。奉行公义的人从来没有遭受过他们那样的口渴的折磨。

他们的邪恶将他们引入邪念之中,使他们竟然崇拜毫无理智的蛇和其他令人憎厌的动物。正因如此,你就用成千上万这样的兽类来惩罚他们,并且让他们晓得,对罪恶的惩罚正是通过罪恶本身的形式来实现的。

主啊,是你的全能的力量从无形的冥冥之中创造了世界。你能够轻而易举地放出熊罴猛狮冲过去惩罚那些人。你能够创造新的可怕猛兽,它们能吞吐火焰,发出怒吼,喷发烟云,或者从眼中射出令人惊惧的火星。你还能创造一种猛兽,它们不必扑上去置人于死地,只要将那些人看上一眼,就能将人吓死。

然而这些却全无必要,你完全可以用你的正义追逐他们,或运用你的力量中最微小的一份击杀他们。但你已经选定了你行动的衡量尺度。

你无论何时都能按自己的意愿显示你的伟力,没有谁能够抵御得住。在你看来,整个世界只是一粒尘砂,其重量仅在天平上起一点微末的作用,不过是大地上的一滴晨露。

你有力量做任何事,然而你慈爱地对待每一个人你俯视我们的罪过,并给我们时间用来悔改。你爱一切存在之物;你不蔑视任何你所创造之物。如果你不喜欢它,当初你就不会创造它。你若不愿意,有什么能继续存在呢?你若不创造,有什么东西能谈得上延续呢?

主啊,你允许万物存在,因为那一切都是你的,你热爱每一个生灵

12、因为每个生灵中都有你的不朽之灵,所以你宽柔地纠正那些对你犯下罪过的人。

你使他们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对他们的行为发出警告,以使他们放弃罪恶之途,转而信靠你,我的主。

你憎恶那些很久以前住在你的圣地上的人们,因为他们作恶多端:他们施行妖术,膜拜邪物;他们残暴无道地杀死儿童,食人血肉。他们传播秘仪(希腊文本此处不清),①在秘仪中父母谋杀那些毫无防范的亲生儿女。

是你授意我们的祖先消灭那些人,以便使这块被你看作所有土地中最可宝贵的土地成为你的人民的美好家园。但尽管如此,你也还是对我们祖先们的敌人示以怜悯,因为他们毕竟也是人类。于是你就在你的军队之先,放出黄蜂去逐渐打垮敌人。

你本可以在战斗中用你的正义之师消灭那些邪恶之徒,你本可以用猛兽和严厉的命令去一举铲除他们,可你没有那样做,你是慢慢地实行着你的判决,给他们以改过的时机,虽然你知道他们出自邪恶的种族,生来就不可救药,永不会改变他们的想法和意愿。他们整个民族从一开始就遭到诅咒,虽然那时你不曾为了他们的罪恶而惩罚他们,但那并非由于你怕什么人。

是你创造了那些邪恶之人,没有人能为他们辩护,也没有人能因为消灭他们而谴责你。没有人能质问你所做的事,也没有人能对你的审判发出责难。一切都在你的掌管之下,你不必向任何别的神祗证明你的决定是否正确。那个神祗根本不存在。世上没有一个国王或统治者能够谴责你,说你不公平地惩罚了那些恶人。

你是正义的,你公正地主宰着一切。你从未运用你的力量惩罚不该受惩罚的人。你的力量就是正义的源泉。你能对每一个人显示慈爱。因为你是万物之主

每当人们怀疑你的权力是否灵验时,你便会显示你的力量。不论是谁,若知道你的力量而敢于轻视它,你便会惩罚他。尽管你拥有绝对强大的力量,但你却是一位公正的法官。你能在你所乐意的任何时刻对我们做出制裁,但你并未那样做,你以极大的耐心统治着我们。

你用你所做的一切教导你的人民,一个有公义的人必须同时有慈爱之心。你使你的人民充满希望,因为你允许他们改过自新。在惩罚你的人民的敌人时,你怀着巨大的细心和耐心,即使他们罪不容诛,你也给他们以一切改邪归正的机会。但你在审判你自己的人民时却是十分严格,虽然你同他们的祖先立有约言并庄重地许诺给他们以益处。

不错,你惩罚我们,可你惩罚我们的敌人却要多过上万倍。所以我们审判别人时,就要记取你的好处,而当我们受到审判时,我们便应寻求你的宽恕。

因此,你折磨那些冥顽不驯、陷于罪恶渊薮的人们——你用他们崇拜的可怕之物折磨他们。他们游荡到远离真理的地方,崇拜那些最可憎最可怕的动物,他们像孩子那样轻易地受蒙骗,所以你由于他们的愚蠢而惩罚他们,你的审判使他们显得像傻子一样。这只是一种轻微的惩罚,但那些无视这番警告的人理当尝到上帝判决的全部威力。当他们受到那些他们以为是神灵的造物的惩罚时,他们才恍然大悟,发觉真正的神一直被他们拒之门外,不曾了解。这也就是他们受到最终惩罚的缘故。

13、不认识上帝的人便是愚蠢透顶。这种人见到身边的美好事物,却见不到活的上帝。他们探索上帝所造之物,却并不认识创造之主。非但如此,他们还揣想统治世界的神祗或是火,或是风,或是雷电,或是诸星,或是流水,或是天体。

他们对这诸般事物的美是那样喜爱,竟至将它们认作神灵。可实际上他们应当明白,这诸般事物皆从属一个主人。他要比它们伟大得多,因为他是美的造物主,也是它们的造物主。既然人们惊异于诸般事物的力量,惊异于它们的运行,他们就应从它们身上领会出它们的造物主要远比它们有力得多。当我们见到造物是如此雄大如此美妙时,我们同时也就领会了那位造物主

不过,也许我们对那些人过于苛求了。说到底,他们也许真的想要找到上帝,但却做不到。身在上帝的作品的包围之中,他们整天对它们耳闻目睹,最终他们竟被征服了,因为他们所见之物是如此美妙,他们相信那般事物一定就是神祗。尽管如此,那些人仍然无可原囿,如果说他们有足够的知识去思考宇宙的本质,为什么他们从未发现万物之主呢?

然而,最可悲的人是那些把希望寄托于无生命之物上的人。他们崇拜那些由人手做成的东西——手工制做的金银动物塑像,或是若干年前别人刻出的毫无用处的石头。

一个能干的木匠会锯倒一棵合用的树木,仔细地剥去树皮,然后他以熟练的技术用木料做成某种合用的器物。他会将剩余的碎木头收起来充作柴禾,用来做上一顿饭,供他坐下来享用。但他也可以从那些剩余木头中选出一块不成用的木头——可能歪歪扭扭,满是节疤——然后在闲暇时便雕刻它一通,再抽点时间把它刻成粗糙的人像,也可能是某种一无用处的动物塑像。他把它涂成红色,把塑像上的瑕疵遮盖住。

然后他还要在墙上为它找个适当的位置,用铁钉把它钉在那里。他得小心放置,以免它掉下来,因为他知道它只是一尊偶像,凡事都要有人帮忙,它自己无能为力。可他却为了婚姻、孩子和财产的事情,不知羞惭地向这无生命之物祈祷。它是脆弱的,可他却向它祈求健康;它是死的,可他却向它祈求生命;它一无经验,可他却向它祈求帮助;它寸步难行,可他却向他祈求一路顺风;他的手毫无力量,可他却祈求它在生意上、在挣钱时、在劳作中帮他一臂之力。

14、同样道理,一个准备在大海的惊涛骇浪上航行的人向一块木头祈求帮助,可那木头还不如他要登乘的船坚固。有人出于获利的欲望而设计了这条船,一个工匠凭着技艺做成了它,可是父亲啊,是你的照料在驾驭那只船,你为它在波涛之中开辟一条安全的航路。人们即使不会驾船也可以出海,因为你能够从任何危难中将他们解救出来。你以你的智慧所造之物皆当有用,这原是你的旨意。正因如此,人们才能乘船穿越大海,平安抵达彼岸,因为他们把自己的生命信靠在那小小的木头上了。

这就是古时候的情形,那时一些蛮勇的民族行将灭亡,世界的希望所在都按你的指引,逃上了这样一条船,为世界保留下一代新人,以延续人类的种系。有祝福加在保护了义人的挪亚方舟上,也有诅咒加在人手所制的偶像上。造偶像的人也同样受到诅咒,因为他致力于易朽之物却还称它为神。

那些罪恶之人和他们所造的罪恶之物都是上帝所憎恶的,他将惩罚他们所造之物和他们本人。上帝的审判所以要降临到邪教偶像上,其原因在于,它们虽由上帝所造之物制成,却变成了诱骗愚人灵魂的可怕之物。

淫邪肇始于偶像问世之时。偶像自被造成之日始,即败坏了人类的生活。偶像并非自古即有,也非永世长存,将它们带入世界的是人的倨傲,这便是它们被注定了一个迅疾的结局的原因。

曾有过这样一个父亲,他为自己的孩子的夭亡悲痛欲绝,于是他为突然被夺走的孩子造下一尊塑像。后来他便尊奉一个死人作为神灵,而且将秘密崇拜仪式和庆典传给他所支配的人们。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恶习也愈演愈烈,直至最后变为律法,使那些偶像在强有力的统治者的命令下受到顶礼膜拜。

有时候住在偏远地方的人们无法来到统治者面前歌功颂德,他们又渴望向这位远方的君王表达赞颂,他们便会揣想他的模样,为他造一座模拟的塑像。那些制做这些模拟像的热心艺术家促使这种崇拜传播日广,甚至传到那些对国王素无所知的人们中间。

一个艺术家可能想取悦于某个统治者,那么他就会运用他的技能,把模拟像造得好过那统治者本人。这样一来,人们便会受到那艺术品的强烈吸引,使以前只是受到赞颂的那个人成为他们现在顶礼膜拜的对象。如此看来,这一切便是一个致命的陷阱,因为当人们心怀悲楚或受制于王权时,便会把木石所造的东西作为崇拜之物,将本应归于上帝的荣耀归在它们身上。

凡事皆因果相承。对上帝的谬误理解并非全部罪过,他们还整日生活在邪恶的混战状态中,而且他们竟对此蒙昧无知,将其称为太平生活。他们伤天害理地在入教礼仪中宰杀儿童,庆祝秘密仪式,举行野蛮的酒神节狂欢仪式。他们已不再保持自己的生活与婚姻的纯洁。

一个人或以背信弃义的行为杀人夺命,或与他人妻室私通使他人痛苦,那一切全然是一场血光之灾,屠杀,抢劫,欺诈,沉沦,不忠,混乱,虚伪,骚扰无辜,忘恩负义,道德败坏,性欲反常,破坏婚姻,淫乱无道。偶像崇拜,那些偶像的名字永远不应提起,它们是各种罪恶之肇始、之终结、之缘由、之后果。

那些崇拜它们的人在迷狂之中丧失了自制,满口谎言却充作预言,生活在邪恶之中,随时随地出尔反尔。他们满口谎言却还信誓旦旦,也不顾忌受到惩罚,因为他们所信靠的偶像并无生命

可是,惩罚却终究要落到他们头上,其原因有二:第一,他们崇拜偶像便是对上帝犯下了罪过;第二,他们藐视圣洁达到以谎言欺骗众人的地步。当不义之人犯下罪行,他们终将受到追究,这追究之力不是来自他们所赌咒之物,而是来自罪有应得的惩罚。

15、可是你,我们的上帝,是慈善的、信诚的、耐心的。你以仁慈治理宇宙。即使我们犯下罪过,我们仍知道你的力量,我们仍属于你。而且,因为我们知道自己属于你,所以我们将不再犯罪。认识你乃是一种完美的公义,承认你的力量便是永生不朽之始

我们从未被任何精巧制做的邪恶之物、艺人涂抹的无用之物或五颜六色的偶像引上歧途。那些东西只在愚人心中引起激动,使他们热衷于死的、无生命的形象。任何制做此物、热衷此物或崇拜此物的人都是在迷恋邪恶,当他将希望寄托其中时,他便会受到应得的报应。

一个陶工摆弄着柔软的粘土,精心地将它制成各种器物给我们使用。他所造的东西有些派上了好用场,有些则并非如此,可他却是用同样的粘土做成它们,以同样的方法使它们成形。那陶工自行决定着哪件器物作什么用途。

他作为一个人,不久以前才自泥土中产生,不久以后,当他须将借得的灵魂奉还时,他将回到同一块泥土。他固然是一个人,可他却徒劳无功地用那造陶罐的粘土来造无用的神祗。他的生命是短促的,他将很快死去,可他对此并不在意,他只想和那些金匠银匠铜匠比试高低,要使做出的东西与他们做的毫无二致。

他为自己制造的东西而骄傲自豪,可那不过是些冒牌货。他的心是灰土造的,他的希冀比垃圾还卑贱,他的生命还不如他的粘土有价值。因为是上帝给了他形体,是上帝向他吹入了一个能动的魂和一个有生的灵,可他却从未对上帝略有所知

他将人生视作一场游戏,一个他可从中赢利的集市。他信奉的是,他必须不择手段地赚钱,哪怕凭借卑鄙的手段。就是这个人,这个用同一块粘土造偶像和陶罐的人,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清楚他是在犯罪。

主啊,所有人中最愚蠢的人是那些识见不如婴儿,却在压迫你的人民的人。他们自以为他们那些邪教的偶像便是神灵,尽管它们有眼不能看,有鼻子不能呼吸,有耳朵不能听声,有手指不能触摸,有腿脚不能行路。那些造了它们的人也只是借得了灵魂。没有一个人能造出一个与人并驾齐驱的偶像来。

每一个人都或迟或早要死去,但是他用邪恶的手所造的每一样东西都从一开始就是死的。他自己就要比他所崇拜的东西要强。他自己至少是活着的,他崇拜的东西却是死的,而且从未活过。这种人崇拜最令人憎厌的动物,甚至包括几无知觉的东西。即便是动物,它们也难以引起人们需要它的愿望。上帝自己就在赞许和祝福其他造物的同时,撇开了它们。

16、所以,这些人受到这些动物的惩罚正是罪有应得——被成群的兽类所折磨。

但是你,主啊,却没有用这种方法惩罚你的人民;恰恰相反,你对他们充满仁慈。你送去了鹌鹑给他们吃,以解他们的饥饿,那是一种稀有美味。你做这一切为的是当那些偶像崇拜者们饥肠辘辘时无物可吃,因为你给他们送去的是令人憎厌的造物。不论怎样,你的人民只忍受了短暂的饥饿,过后他们便吃到了最美味的食物。让那些压迫者遭受严酷的饥饿是必要的,因为你的人民会看到他们的敌人怎样遭受折磨。

当凶残可怕的毒蛇向你的人民袭来,用它们的毒牙置他们于死地时,你不待你的人民被毒杀殆尽便止住了愤怒。这灾难只是作为警告而持续了片刻。随后你便给了他们一个疗伤的信记,即铜蛇,以提示他们你的律法有怎样的要求。

一个人只要见到你的信记,他的蛇伤便会痊愈——这并非靠他所见,而是靠你,人类的救主。你以这种做法使我们的敌人们信服,是你将人们从各种罪恶中救出。

我们的敌人死于蝗虫和苍蝇的叮咬,却没有办法可以治愈自己,因为他们本该受到这些造物带来的惩罚。然而,即便是毒蛇也不能征服你的人民,因为你是仁慈的,有你在救助他们,治愈他们。他们被咬伤是为了使他们记住你的律令,但他们很快便又脱险了,为的是使他们永不忘记你,使他们能永享你的慈爱。任何药物或药膏也治愈不了他们,他们得以康复靠的是你的指令,主啊,那指令可以治愈全人类。你有生杀予夺的力量;你能够令人起死回生。邪恶之人能杀人,却不能使死人复活或救出囚于冥界的灵魂。

没有人能够逃脱你的掌握。看看那些邪恶之人吧:他们拒不承认你是上帝,所以你用你的无敌伟力惩罚了他们。他们遭到可怕的雷雨冰雹的袭击,被火焰彻底烧毁。最令人惊异的是,在通常用来灭火的水中,那火焰反烧得更加炽烈。

大自然的一切力量都为保卫义人而战。一个地方的火焰熄灭了,为的是不致烧死那些派去惩罚恶人的造物。那些人本当明白,他们正在遭受你的惩罚。另一个地方虽有水围在四周,可那火焰却在空前猛烈地燃烧,以致将恶人所住的土地上的庄稼烧得精光。

但这场灾难并未降临你的人民,相反,你将天使们所吃的食物给了他们。你从天上降下了现成的面饼,他们无须烧煮便可食用。你所赐的食物人人爱吃,无论他的口味怎样。这一切都表明了你是多么充满爱心地呵护你的儿女。

这食物使每个吃到它的人都心满意足;它变得宜于每个人的口味。这种食物在通常情形下会像冰雪那样消失得无影无踪,可现在即使置于火中也不会消解。这是用来教导你的人民,那在瓢泼大雨和冰雹中毁灭他们的敌人的同一火焰收敛了它的威力,以便使你正义的人民能够得到食物。

你创造了宇宙,它完全听命于你。一切造物都用它们的力量惩罚不义之人,但对信靠于你的人则和善有加。万物呈现出千殊万类的面貌,表明你多么慷慨地满足一切有求于你者(或作“需要帮助者”)。

主啊,这一切为的是使你所爱的人懂得,他们赖以果腹的并非他们所种植之物,是你的指令保护着那些信靠你的人。那些不怕火烧的食物竟在晨曦初上的温熙中消融了,这是在教诲我们要在黎明前起身,向你致谢,在太阳升起之际向你祈祷。而那忘恩负义者的希望会像霜雪一样融化,像水一样未经使用便干涸掉了。

17、主啊,你的审判行动奇异无比,难以解说,那些未曾受到这方面教诲的人们之所以步入歧途,原因盖在于此。当目无律法之人想象他们已将你的选民置于他们的威慑之下时,他们便使自己囚在了漆黑一团的长夜之中了。他们躺在自己的屋子里,把你的永久关怀摒于门外。

他们自以为他们的罪行始终秘而不露,未被察觉,藉着一道遗忘的黑幕遮得严严实实,可现在他们却对鬼魅的形影感到了害怕,为之困惑而恐惧,就连他们躺卧的暗陬也不能使他们逃脱惊惶。

他们被可怕的喧嚣包围着,面容阴森的狰狞鬼魅出现在他们眼前。火焰无力给他们以光明,明星也不能解除那致命的黑暗。只有一种非人手所点燃的阴惨火光照着他们,他们心怀惶恐地相信,真实的世界甚至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糟。他们用魔法妖术造成的幻象只落得蒙羞受辱,他们往日吹嘘的智慧也化作了乌有。他们曾宣称他们能驱走心灵病人的所有恐惧和病症,可现在他们自己便身罹呆傻痴愚和无端惊惶的病症。尽管并无凶险之事真的发生,他们仍被逼近身边、嘶嘶作响的毒蛇和猛兽吓得心惊胆战。他们就这样在惊恐战栗中死去了,吓得连眼睛也不敢睁开,可又无法将它们闭上。

邪恶总是自觉胆虚,承受着自责(希腊文本此处不清)。①良心有愧的人总是把事情想象得比实际情况更坏,恐惧只不过是丧失了运用理智的能力。当你缺乏依靠理智的信心时,你便屈从于因愚昧而起的恐惧了。

那些人就这样彻夜睡不安寝,虽然黑夜并无支配他们的力量,因为它来自冥界死寂的深渊。那些人一旦屈从于突如其来的摄人恐怖时,便会被阴森的影像所追逐,瘫成一团。人们会突然间垮下去,被恐惧的铁链锁定。

乡野中的农夫、牧人和佣工们会被同样无法逃避的命运所攫住,会被同样的无形铁链禁锢在黑暗之中。空中风的呼啸,树上鸟的鸣啭,急流的喧声,滚石的轰响,看不到的动物奔突时发出的响动,野兽的凶残吼声,以及山中发出的回音,都使他们心惊肉跳。在光天化日之下,世上其余的一切都运行如常,惟有那些人被沉重的黑夜所笼罩,预先品尝着那等待着他们的死亡黑暗的滋味。他们成了他们自己的比黑暗还要沉重的负担。

18、然而与此同时,灿烂的光辉照耀着你的神圣人民。他们的敌人听得见他们的声音,却无法见到他们。那些人嫉妒你的人民如此幸运,他们不受任何侵扰。那些敌人们稍可庆幸的是,他们所虐待的人民如今并未向他们复仇,于是他们便乞求这些人离去(或作“乞求他们原谅他们过去的敌意。”)。

随即你便引导你的人民,穿越他们从未到过的地方,你用一根火柱引导着他们。那火柱如一轮太阳,在那光荣的旅途中丝毫不会伤害到他们。可是他们的敌人却未能得见光明,由于那些人曾将你的人民打入牢狱,所以正该成为黑暗的囚虏。那摩西律法的永久之光就是通过你的人民,传播到世界各地。

当你的敌人施行他们的决定,杀戮你的人民的婴儿时,有一个婴儿被抛弃,可后来又被救起了。后来你便杀了他们许多儿童,以惩罚你的敌人。你在激流中一举淹毙了他们全部军队,而我们的祖先们事先就被告知了当夜将会发生的事情,以便他们对你给他们的许诺充满信任,并从中获得欢欣鼓舞。你的人民知道,你将拯救正义的民族,消灭他们的敌人。你以同一个行动既惩罚我们的敌人,又将我们召唤到你的身边,给我们以巨大的荣耀。

在这整个时期里,这一正义民族中虔诚的人们一直在秘密地奉献牺牲,相互传话,相约遵循上帝的律法,有福共享,有难同当。他们已经在唱着古老的赞美歌了,他们的敌人的哀嚎声仍在到处回响,那是他们在为死去的孩子们哀哭。

主人们同他们的奴隶们遭受了同样的惩罚,国王同常人忍受着同样的损害。死去的人多得难以计数,幸存者却少得不够去埋葬死者。片刻之间,他们最亲爱的孩子便死去了,他们都是以同样方式死去的。那些人无视任何警告,而且还仰赖他们的妖术的力量。直到他们的头生儿子们被杀死,他们才发现以色列人乃是上帝的儿子

短短的夜已过去一半,一切都是静谧而平和。突然,你的威胁实现了!一道势不可挡的天罚指令从你的天上圣庭发射而出,直奔那片受到审判的土地。它像一个勇猛出击的战士,用可怕的武器执行着你的严令,头顶高天,脚踏大地,将死亡散布到这片土地。

这时,那些行将就死之人坠入了可怕的梦魇,被猝不及防的恐怖压垮了。大地上到处横陈着将死未死的人,他们想让众人知道他们为何将要死去。他们自己明白他们为何要死了,因为他们的噩梦已经告诉了他们这一切。

死亡也光顾了正义的民族。当他们行进在沙漠中时,一场传染病袭击了他们中的许多人。但你的愤怒并未持续很久,有一位完美之人为了保卫他们而采取了行动。像他们的祭司所做的那样,亚伦献了祷告并燃了香火,以祈求原囿所犯罪过。他以祈祷和香火为武器,承受住了你的愤怒,消除了灾殃。

他以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他是你的仆人。他战胜了严峻的困难(原文可能是“严峻的困难”,希腊文本作“群众”),靠的却不是他自己的力量或军队的武力。相反,他是用祈祷阻止了惩罚的进行,同时也求助于你郑重地对我们的先人们做出过的许诺。

当时死尸已多得成堆,是他挺身而出抵御你的愤怒,使它不再伤害尚活着的人们。他身穿饰有宇宙信记的长袍,胸前佩有四排刻过的石子,以示对我们的祖先的敬重,而你的神圣权威则由他头巾上的饰物所代表。死亡天使惧怕这一切,便退却了。这只是对你的愤怒的轻微体验,可这已经够我们承受的了。

19、然而,邪恶之人不断地受到你的无情愤怒的打击,直至末日。你在他们做一件事之前便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你知道,尽管他们放你的人民走掉,并催促他们赶快离去,但他们仍会改变主意,追击他们。埃及人在他们死者的墓旁举哀的时候,忘了这一切所以发生的缘由,他们愚蠢地认定,在他们的请求下离去的人民是逃亡者。于是他们便向他们追去。

他们被引向此举原来是他们应受惩罚的一部分,为的是让他们应受惩罚的剩余部分也落到他们头上。这样一来,当你的人民在奇迹般的旅程上继续前进的时候,他们已面临着奇异的死亡。

天地间的大自然都按你的命令而发生了改变,以便你的人民不受伤害。他们看到有云彩飘浮在他们的营地上空,看到了水中的旱地,在红海的狂涛巨浪中现出了一片绿草如茵的平地,让他们轻而易举地渡海而去。

你的所有人民在你的保护下,都目睹了这一神迹并从那地上走过红海。他们昂首向前,像马儿奔入了牧场;他们像羊羔那样欢呼雀跃,赞美你,主啊,因为你拯救了他们

他们做奴隶时过的是什么生活,他们仍记忆犹新——大地怎样哺育了蚊虫而不是家畜,江河怎样繁育了大量的青蛙而不是鱼类。后来却不同,当他们迫切地需要好吃的食物时,便有鹌鹑从海上飞来,解除了他们的饥饿。那鹌鹑是他们从未见过的一种鸟。

可是,威猛的雷电发出了惩罚的警告,那惩罚即将降临在那些罪人身上。他们为自己深重的罪孽而遭受了应得的惩罚。从没有一个民族像他们那样仇视异乡人。其他民族拒不欢迎远来的异乡人的事也时有耳闻,可是这些人却把他们的客人,把对他们表现出友好态度的人们变成了他们的奴隶。每个不善待异乡人的民族都将受到惩罚,而这些人最初曾用欢乐的贺仪和平等的待遇欢迎过异乡人,后来却让他们受严酷的摧残。这些人还遭到了双目失明的打击,就像来到义人罗得门前的所多玛人一样。他们感到自己处在一团漆黑中,每个人都摸索着寻找自己的家门。

在一架竖琴上,每根弦都有它自己的音阶,但每一乐音都能被组合进其他乐音,组成不同的乐曲。那些日子里的情形便是如此,一些特定的事物发生了新的组合。让我们看看所发生的事情吧!

地上的动物学会了游水,游在水里的生物爬上了陆地。火在水中燃烧,水却浇不灭火。而且那火焰烧不到在火焰中行走的易死生物的肉体,也未烤化平时像霜雪一样易化的天赐食物。

主啊,你使你的人民变得伟大——各方面都享有盛誉。你从不忽视他们,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在给他们以帮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