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次经》修正版——马卡比传上(马上)(三)

9、底米丢听说尼迦挪和他的军队全部被消灭了,便又派巴克西德和阿尔西莫去犹大地。这一回他们有叙利亚部队在侧翼策应。他们沿着吉甲路进兵,包围并攻占了阿博拉的麦撒勒,杀了许多人。152年(相当于公元前160年)元月,他们在耶路撒冷对面扎下了营寨。他们带了两万步兵和两千骑兵从那里进军庇哩亚。

犹大已在伊拉沙安下了营寨,他带领着三千名久经征战的士兵。但看到敌军的规模如此庞大,他们吓坏了。许多人当了逃兵,最后只剩下了八百犹太士兵留在那里。犹大看到他的部队日益缩小,而战斗又即将开始,他不禁心中焦灼,因为重整军队已经来不及了。犹大也失去了信心,但他向仍然跟随他的人说道:“让我们做好战斗的准备吧,也许我们仍然可以战胜敌人。”

他的人试图说服他放弃战斗。“我们的力量太弱,”他们说,“我们现在应该撤退保命,加强了力量之后再回来与敌人决战。我们现在的人数太少了。”

犹大回答说:“永远不要让人说犹大临阵脱逃。如果说我们的大限已到,那就让我们为自己的犹太同胞英勇献身,不要给我们的荣誉留下任何污点。“

叙利亚军队从营中走出,在犹太人对面列好了战阵。骑兵分成两部分,突击部队摆在战阵前列,弓箭手与投石手走在主力部队前面。巴克西得坐镇右翼。步兵居中挺进,两翼有骑兵保护,战斗的号角吹响了。犹大的士兵也吹起了号角。两军相接,喊杀声震天动地,战斗从早晨一直持续到傍晚。

犹大看到巴克西得和叙利亚军主力在右翼,便集中自己所有最勇敢的战士,一举击溃了叙利亚人的右翼,并将他们一直追到山脚下(原文可能是“山脚下”;希腊文本是“亚实突山”)。但左翼的叙利亚部队看到他们的右翼被打垮

了,便转而从背后攻击犹大及其队伍。战斗变得异常激烈,双方均有许多人阵亡。最后,犹大本人也战死了,于是他手下的人便四下逃散了。约拿单和西门把他们兄弟的尸体抬回来葬于莫得因的家墓,在坟前哀哭不止。许多日子里,全体以色列人都在怀着沉痛的心情哀悼他。他们说:“这怎么可能啊!我们的大英雄、以色列的救星竟然阵亡了!”

犹大的其他作为,他的战功,他的英勇事迹及其伟大的成就实在太多,不能一一详述。

犹大死后,犹大地各处又开始出现了不法的叛徒,所有的坏蛋都卷土重来。就在那个时候,发生了严重的饥荒,整个地区落入了犹太叛逆的掌握之中。巴克西得精心挑选了一些叛教的犹太人做当地的统治者。这些人四处抓捕犹大的朋友,把他们押到巴克西得面前,肆意折磨羞辱他们。这是以色列灾难深重的时刻,自从先知不在他们中出现以来,他们所遭遇的任何苦难也没有这次大灾大难深重。

于是,犹大的所有朋友聚集到一起,对约拿单说道:“自从你的兄弟犹大死后,再没有人像他一样领导我们同敌人战斗,同巴克西得及我们国内的反对派斗争。所以,今天我们选择你接替他做我们的头领和统帅,领导我们继续斗争。”

那一天,约拿单接受了领导职位,接替了他的兄弟犹大的位置。

巴克西得得知这一消息之后,便决心杀掉约拿单。但这消息传到约拿单那里,他便逃跑了。他带着他的兄弟西门及他们手下的人,一起跑到了提哥亚旷野,在阿斯发泉边安下了营寨(巴克西得在安息日闻知这件事后,便率领全军渡过了约旦河(位置可能不对,似应放在43节中))。

约拿单派他的兄弟,负责士兵家属的约翰,去求和他们友好的拿巴蒂亚人替他们保管大量的行装。不料米底巴的詹姆波利人袭击了约翰,约翰被俘,全部行装都被抢走了。

不久,约拿单和他的兄弟西门听说詹姆波利人要庆祝一个重要的婚礼,有一只迎亲的队伍将从拿答巴城过来。新娘子是迦南一位大公的女儿。约拿单和西门要为死去的兄弟约翰报仇,所以他们及部下便爬上了一座山隐蔽起来。他们守在那里,终于见到了一伙喧闹的人,运载着许多物品。新郎和他的亲戚朋友正迎着新娘的队伍走来。他们全副武装,有人奏乐,有人敲鼓。犹太人从他们埋伏的地方冲出来,杀死了许多人,其余的人都向山里逃命了,犹太人便把所有的财物都抢走了。婚礼变成了葬礼,喜庆的音乐变成了哀痛的挽歌。约拿单和西门为兄弟之死彻底报了仇,然后便回到了约旦河边的沼泽地区。

巴克西得听说了这件事,便率领大军在安息日那天来到了约旦河岸。约拿单对他的部下说:“现在,我们必须为保全生命而战。我们现在的处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糟。敌人在前,大河在后,我们两边都是沼泽与丛林,我们没有退路。让我们祈求主把我们从敌人手中拯救出来吧。“

战斗开始了,约拿单和部下正准备着手击杀巴克西得,他突然脱身逃到了队伍的后部。于是,约拿单便同部下跳入约旦河,游到对岸逃走了,叙利亚军队却没有渡河追击。那一天,巴克西得大约损失了一千人。

巴克西得回到耶路撒冷之后,叙利亚人在以马忤斯、伯和仑、伯特利、亭拿、波瑞占,泰弗恩以及耶利哥等犹大地诸城修建高墙,安装上闩的大门,加固了防御工事。在所有这些地方,他都派驻军队袭扰犹太人。他还加固了伯夙城、基色城以及耶路撒冷要塞的防御工事。在这些地方,他也安排了驻军,储存了给养。然后,他将当地所有头领的儿子抓来,作为人质囚禁在耶路撒冷要塞。

153年(相当于公元前159)二月,大祭司阿尔西莫命人拆毁圣殿内院的墙壁。这意味着将毁灭先知们的功业;可工程刚一开始,他就中了风,拆墙之事也就停止了。阿尔西莫瘫痪了,连嘴也张不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未能给他的家人留下遗嘱,便在巨大的痛苦中死掉了。巴克西得闻知阿尔西莫已死,就回到国王底米丢那里去了,犹大地得以享受了两年的和平。

那时,所有的叛教者又聚集在一起说:“看啊,约拿单和他的手下都平安无事地生活在这里,如果我们现在把巴克西得引来,一夜之间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抓获。”他们去找巴克西得商议此事,巴克西得便率领大军出动了。他首先给

他在犹大地的盟友送去密信,要他们逮捕约拿单及其属下。但因为阴谋败露,他们没能做到这一点。约拿单和他的部下反而捕获了参与此项阴谋的五十名叛逆头领,把他们全部处死了。

然后,约拿单和西门带领部队撤到了地处旷野的伯士巴西。他们重建了坍塌的城堡,加固了那里的防御工事。巴克西得听到这一切,便纠集起全军,通知犹大地的爪牙待命。他四面攻打伯士巴西,还建起了围城台。在战斗持续很长时间之后,约拿单留下他的兄弟西门负责守城,自己率领一小股人溜出城外进入乡村,打败了奥得麦拉及其人马,然后又进攻并摧毁了法西瑞特营寨。那些人战败之后,加入了约拿单的队伍,跟随他进发攻打巴克西得。与此同时,西门率领部下冲出城来,烧毁了围城台。在战场上,巴克西得被逼得走投无路,他的所有计划都毫无结果,遭到了失败。

巴克西得对那些怂恿他重来犹大地的犹太叛逆非常生气,将其中许多人都处死了。然后,巴克西得决定回国,但约拿单听到了这个消息。他派使者来见巴克西得,商量和谈条款及遣返犹太俘虏等事。

巴克西得同意按约拿单的要求去做,并向他庄严保证,他将让约拿单安度余生。巴克西得交还了战俘便回国了,从此他再没有踏入犹太人的领土。战争在以色列结束了。约拿单定居在密抹,开始治理百姓,清除以色列的犹太叛逆。

10、160年(相当于公元前152年),安提阿哥四世之子,亚历山大。伊皮法纽(他被通称为“亚历山大。巴勒斯”)②在多利买登陆并攻占了该城。当地百姓欢迎他在那里为王。底米丢王听说此事,便聚集大军前去与他交战。同时,底米丢派人给约拿单送去了一封信,信中极尽谄媚之词,他希望赶在亚历山大同犹太人签约联合对抗他之前,尽早同犹太人讲和,争取约拿单站到自己这边来。底米丢恐怕约拿单会记恨他过去对他本人、他的兄弟及整个犹太民族所干的坏事,所以他又请求约拿单做他的盟友,并授权约拿单组建一支军队,把它装备起来,还命令释放关押在耶路撒冷要塞里的人质,把他们交给约拿单。于是约拿单便去了耶路撒冷,向那里的人们及驻守要塞的人宣读了国王的书信。

那些人得知国王授权约拿单组建军队,吓得要死。他们把人质交给了约拿单,他又把他们交给了各自的父母。

约拿单在耶路撒冷设立了司令部,开始修复重建该城。他命令筑城者用方石修造城墙及护卫锡安山的四周围墙,他们遵命办理,工程完工了。外邦人放弃了巴克西得修造的要塞,纷纷离去,回到了各自的国家。但是有些背弃摩西律法与诫命的犹太人仍然留在伯夙,那里是他们避难藏身的最后场所。

亚历山大王得知了底米丢对约拿单许下的诺言,他也听说了约拿单这个人,他所进行过的战斗,他的英勇事迹以及他们弟兄所遭受的苦难。他确信自己再也找不到像约拿单那样的人选,所以决定要使他成为盟友。于是,他给约拿单写了一封信:

“亚历山大王向他的朋友约拿单致意。久闻你是一个英勇无畏的壮士,为自己赢得了获得大公爵位的权力。今天,我任命你为你处百姓的大祭司,授予你‘大公爵位’,要求你作为我们的盟友支持我们。“

他还派人送来了袍服和金冠。约拿单于160年(相当于“公元前152年)七月住棚节期间穿上了大祭司的袍服。他招募了一支军队,储存了大量的武器。

底米丢闻知这一消息,便十分沮丧地说:“我们怎能让亚历山大抢了先?他和犹太人结盟,就加强了他的地位。我也要给他们写一封友好的书信,许以高官和厚礼,以便他们能支持我。”

他写道:“底米丢向犹太民族致意。得知你们信守我们所签的条约,履行自己的义务,保持对我们的忠诚,没有投到敌人一方,我们十分高兴。现在,如果你们继续忠于我们,我们将给予你们丰厚的奖赏。我们将免除你们的许多赋税,还许给你们其他特权。我这里特别宣布释放所有犹太人,免除其常例税、盐税及其他特殊税收。

另外,从今日始,我解除你们向我交纳三分之一谷物和一半果品的义务。从现在起,不再从犹大地及从撒玛利亚和加利利划归犹太地的三个地区征收赋税。耶路撒冷及其四郊将被视作圣城,免交一切赋税。我还授权大祭司管理耶路撒冷要塞,他可以随意委任自己挑选的人守卫那里。在我的王国之内,无论何处,所有的犹太战俘都予以释放,豁免他们所有人的赋税,甚至免收他们的家畜税(本句希腊文本不清)。

安息日、新月节及其他圣日,不得向王国内任何地方的任何犹太人征收赋税。而且主要圣日的前后三天不得向你们征税。在这些日子,任何人都无权向你们索要钱款或以任何方式骚扰你们。

“允准可招募三万犹太人加入王军,他们将获得与其他王军同样的军饷。他们中的一些人可以驻守在国王的主要城堡中,其他人可以分配到官署任职。他们的头领及长官将由犹太人担任,允许他们遵行自己的律法和风习,就如国王已经许诺给犹大地百姓的那样。

“由撒玛利亚划规犹大地的三个地区完全与犹大地合并为一,置于大祭司一个人的管辖之下。我将来自多利买城及其所属地区每年的总收入拨作耶路撒冷圣殿的管理经费。我还保证每年通过适当帐目从国库拨出一万五千银币赠送你们。近些年我们没有支付的国家津贴,累计起来,都将支付,从现在开始所得钱款皆用于支付圣殿所需。除此之外,我们将不再从圣殿每年收入中提取五千银币,这笔钱属于在圣殿尽职的祭司们。任何因欠国债或有其他债务而到耶路撒冷圣殿及其所属各地避难的人将不会受到抓捕,他在王国任何地方的财产也不得查抄充公。重建与修整圣殿的费用从国库中支出。同样,重建耶路撒冷城墙和四周工事所需的费用,以及犹大地诸城城墙的重建经费均从国库支付。”

当约拿单及民众听到底米丢王所提出的建议时,他们既不相信,也不接受,因为他们记得,他是如何残暴地对待他们,给他们造成了何等可怕的苦难。他们更愿意与亚历山大结盟,因为他是首先提出和谈的。于是他们支持他,在他的有生之年,与他保持了盟友的关系。

亚历山大王招募起一支庞大的军队,面对底米丢摆好了战斗阵势。但是,两军交战之际,亚历山大(有些文本作“底米丢”)的军队调头逃跑,底米丢(有些文本作“亚历山大”)追击他们,赢得了胜利。亚历山大苦战到黄昏,可底米丢却在那天阵亡了。

于是,亚历山大派使节给埃及王多利梅六世送去了这样的信息:“我已回到我的王国,坐上了我祖先的宝座。我已夺取政权,现在掌管着这个国家。我与底米丢开战,击败了他和他的军队,夺取了他的王国。现在我准备结交一个盟友。把您的女儿嫁给我,我将给予你们父女应得的礼物。”

多利梅王答复说:“你重返自己的国家,继承祖先的王位,这是一个伟大的日子。我同意你的提议,但首先你得在多利买与我见面。我们可以在那里相识,我将把我的女儿嫁给你。“

于是在162年(相当于公元前150年),多利梅和他的女儿克流巴特拉(指的是克流巴特拉。西娅,又称克流巴特拉三世,切勿与克流巴特拉七世(公元前69–30年)混淆,后者在凯撒与马克。安东尼的历史中有所涉及)离开埃及来到了多利买。亚历山大王在那里与他们相会,多利梅把女儿嫁给了他。在多利买,他们以王室的气派隆重地举行了婚礼庆典。

亚历山大王写信邀请约拿单与自己见面。于是约拿单神采飞扬,前去与两位国王相见。他向他们赠送了金银礼品,又向随从他们的高级官员送了许多礼物。他给所有的人都留下了良好的印象。与此同时,一些犹太叛徒想给约拿单找麻烦,便诋毁控告他,但亚历山大王根本不理睬他们。他下令让约拿单身着御赐袍服,并给予殊荣,让他坐在自己的身边。

亚历山大告诉他的官员,带约拿单去城市中心,宣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控告约拿单,任何人也不得给他制造麻烦。那些控告他的人见到他所得到的荣耀,听到这样的宣告,看到他身穿御赐袍服,便都四散逃跑了。国王又进一步嘉奖他,将他列入一品大公,封他为自己本省的总督与将军。约拿单兴高采烈地回到了耶路撒冷,诸事圆满。

165年(相当于公元前147年),底米丢一世的儿子底米丢二世离开革哩底,来到了叙利亚,那是他祖先的地盘。亚历山大王听到这件事后很担心,便回到了叙利亚首都安提阿。底米丢重新任命阿波罗尼为大叙利亚总督。

阿波罗尼招募了一支庞大的军队,在亚美尼亚附近扎下营寨,并给大祭司约拿单送去了如下的信简:“由于你的缘故,我才受人嘲笑,但你为什么躲在山里继续反叛作乱?现在没人支持你。如果你对自己的部队真有信心,那你下来,到平原上交战,让我们较量一番,看看彼此的力量。研究一下局势,你会发现我有许多城池的力量可作倚仗。你会认识我是谁,谁是我们的盟友,你还会发现你根本没机会与我们作对。你的前辈已经在他们自己的地盘被打败两次了;所以,你怎么能期望战胜我的骑兵和我在这平原上所拥有的部队呢?下到这儿来吧,这儿没有一块可以藏身的石头,也没有逃跑之路。”

约拿单收到阿波罗尼送来的这封信简后,心中非常愤怒。他从耶路撒冷带了一万名精兵,他的兄弟西门也带来了部队,他们的两支队伍在约帕城外安下了营寨。因为有阿波罗尼分派的部队驻扎在那里,城里的人拒绝让他们开进,但约拿单发起攻击,城里的人吓坏了,他们只得打开了城门,允许约拿单占据了约帕。阿波罗尼听到所发生的一切,便带领三千骑兵和一支庞大的步兵部队,假意向亚实突方向南撤。

但是,依赖骑兵的力量,他率领主力部队开进了平原地区。他把一千骑兵安排在可以从背后攻击约拿单队伍的位置。约拿单不停地追赶敌人,一直追到亚实突,双方在那里开始交战。

直到这时,约拿单才发现自己陷入了埋伏。他的军队被包围了,从早到晚,敌人的箭像雨点一样落在他们的身上。但约拿单的部下遵照他的命令,坚守不动,进攻的骑兵逐渐疲乏了。正在敌人骑兵精疲力尽的时候,西门领兵出现在战场上,他向敌人发起攻击,打垮了敌人的步兵。步兵乱了阵脚,四散逃命。敌人的骑兵现在分散在整个战场上,七零八落,向亚实突逃去了,在那里他们躲进他们的神祗大衮庙里避难。

但约拿单放火烧城烧庙,把躲在那里避难的人都烧死了。然后,他又放火烧了周围城镇,并把它们洗劫一番。那一天,死在战场上的加上被火烧死的大约有八千人。约拿单离开那里,在亚实基伦安下营寨,城里的人都出来欢迎他,热烈地赞誉他。约拿单和他的人马带着大量的战利品回到了耶路撒冷。

亚历山大王听到约拿单所做的一切,便给了他更大的荣耀。他派人给约拿单送来了一副金质的肩章,那是授予荣获亲王称号之人的东西。国王还把以革伦城及周围属地赐予了他。

11、埃及王多利梅六世聚集了一支军队,士兵数目多如海滩沙粒,他还调集了一支庞大的船队,图谋诱骗亚历山大,夺取他的王国,使之并入自己的版图。因此他带着和平的许诺来到叙利亚,那里的人民敞开大门欢迎他。亚历山大命令他们这么做,因为多利梅是他的岳父。

但是在他向北进发的途中,多利梅在沿途各个城镇都留驻一部分军队。在他到达亚实突的时候,那里的人把已化为灰烬的大衮庙及该城和周围各镇所遭到的破坏情况指给他看。死尸横躺竖卧,遍地都是。在战斗中被约拿单烧死的人的尸体现已堆积在多利梅行进的路上。人们向他诉说约拿单的所做所为,希望他追究约拿单的责任,但多利梅却什么也没说。约拿单到约帕去见他,彬彬有礼,他们互致问候,并一起在那儿过夜。

约拿单陪他一直到伊流瑟鲁河,然后才返回耶路撒冷。就这样,多利梅王为实现颠覆亚历山大的阴谋,占领了北到西流基海滨的沿海诸城。

多利梅从那里给底米丢王送去了这样的信息:“让我们立个条约。我的女儿现为亚历山大的妻子,但我要把她接回来嫁给你,由你统治你父亲的王国。我后悔把她嫁给了亚历山大,因为他想杀害我。”

多利梅如此谴责亚历山大,是因为想夺取他的王国。于是他把女儿从亚历山大那里接走,送给了底米丢;他断绝了与亚历山大的一切关系,他们成了公开的敌人。然后,多利梅进入安提阿,僭取了叙利亚的王冠。就这样,他既戴上了埃及的王冠也戴上了叙利亚的王冠。

亚历山大王当时正在基利家,因为那个地区的人们正处于叛乱的状态。但当他听说了多利梅所做的一切,便移兵前来攻打他。多利梅率大军与他交战,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当多利梅的权利达到顶峰之际,亚历山大逃往阿拉伯去寻求保护,但没想到一个叫吉布底耳的阿拉伯人砍下了他的脑袋,并把它送给了多利梅。两天之后,多利梅自己也死了,他原来留在各个城堡要塞的部队纷纷被当地居民消灭了。就这样,底米丢二世在167年(相当于公元前145年)当上了国王。

大约在那个时候,约拿单聚集犹大地的人们攻打耶路撒冷要塞。他们修造了许多围城台用于进攻。但有一些仇恨自己国家的犹太叛徒到了底米丢二世那里,告诉他约拿单正在围攻耶路撒冷要塞。底米丢听到这一消息,十分生气,他立即把自己的司令部搬到了多利买。他写信给约拿单,命令他解除围困,立刻来多利买见他,有事相商,一分钟也不得拖延。

约拿单接到信以后,下令继续围攻,然后挑选了一些犹太首领和祭司与他同去和底米丢会面。冒着生命危险,他带着袍服、金子、银子及其他许多礼物,到多利买去觐见国王。他给国王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尽管有一些本族的不法叛逆已经控告了他,底米丢王仍然友好待他,一如他的前任们。国王在众谋臣面前称赞他,确认他为大祭司,恢复了他以往的一切荣誉,并加封他为地位最高的大公。

约拿单请求国王免除犹大地和撒玛利亚三个地区(希腊文本作“撒玛利雅和三个地区”)的赋税,并保证说如果底米丢能这样做,他每年向国王供奉总数为两万两千磅的银子。国王同意了,并写给约拿单一封信,确认所有这一切:

“底米丢王向约拿单王及犹太民族致意。关于你们的事,我已写信给尊贵的拉斯特海尼,现将有关部分抄录给你们,以便使你们了解其中的内容:”‘底米丢王向尊贵的拉斯特海尼敬意。我已决定给予犹太民族某些优待,因为他们是我们忠实的盟友,并且履行条约规定的各种义务。我批准他们对犹大地和以法莲、吕大、亚历马太三个地区拥有主权,这三个地区及其附属土地从此由撒玛利亚并入犹大地。这对所有去耶路撒冷献祭的人们都有益处,因为这些地方每年的物产与果品税不再交纳给国王,而是交给圣殿。我还特许免除他们现在所交什一税、通行税、盐税及特殊税中该向我交纳的款额。信中提到的任何条款将来都不得取消。

“‘你要负责令人把这一敕令完整抄录一份,送给约拿单,将它贴在圣殿山上醒目之处。’”

底米丢王看到在他统治的土地上太平无事,再没有什么抵抗反叛活动,便遣散了他的全部军队。除了他从希腊诸岛雇佣的士兵以外,所有的人都返回了家乡。这却使所有在他前辈手下效劳过的士兵对他产生了怨恨,因为他们失去了收入的来源。

有个名叫特利弗的人,曾经是亚历山大的支持者,他看到士兵们都在抱怨底米丢,便去见负责养育亚历山大幼子的阿拉伯人伊马尔克。特利弗在那儿呆了很长时间,不断地催促伊马尔克把男孩交给他,以便他为这孩子争回父亲的王位。他还向伊马尔克讲述了有关底米丢敕令的事情以及士兵们是如何地仇恨底米丢。

约拿单派人给底米丢送信,要求他撒走耶路撒冷要塞及犹大各处城堡里的部队,因为他们不停地骚扰犹太人。底米丢答复说:“我会按你的要求去做的,如果有机会,我还要给予你及你的民族以最高的荣誉。但现在,你得派兵来帮我作战,因为我所有的军队都造反了。”

于是约拿单派了三千名训练有素的士兵到安提阿去。他们到达的时候,国王非常高兴,因为当时已有十二万暴民聚集在城中,决心杀掉他。但当暴民控制了街道开始暴动的时候,他逃进了王宫。然后,国王向犹太士兵求援,他们急忙赶来援助他。

这些犹太士兵踏遍全城,至少杀了十万人。他们救了国王的命,但也洗劫焚烧了这座城。当人们看到犹太人完全控制了这座城,他们都丧失了勇气,呼吁国王安排停战,制止犹太人的攻击。反叛者扔下武器投降了。国王及国内所有的人现在都对犹太人满怀敬畏,犹太人带着大量的战利品回到耶路撒冷。

底米丢的王位得到了巩固,国家在他的统治下又出现了和平,但他违背了自己的诺言,转而反对约拿单。他并没有因为约拿单忠诚地为他效劳而奖赏他,反而继续骚扰他。

过了一段时间,特利弗带着年幼的安提阿哥回来了,并为他加冕为王。所有被底米丢遣散的士兵都来支持年幼的国王。他们打败了底米丢,他逃走了。特利弗捕获象队,控制了安提阿。年轻的安提阿哥王写信给约拿单,承认他大祭司及四区首领的地位,并赐他大公爵位。他给约拿单送去一套金制餐具,允许他用金杯饮酒,可穿王袍,佩戴授予“亲王”的金质肩章。他还任命约拿单的兄弟西门为总督,从腓尼基海滨到埃及边界的整个地区都由他管辖。

此后,约拿单领兵进发,穿过大叙利亚诸城镇,所有的叙利亚军队都作为盟友加入了他的队伍。他来到亚实基伦,那里的人们热烈欢迎他,非常敬重他。然后,他到了迦萨,可那里的人关上城门反对他。于是他便包围了该城,焚烧洗劫了四周的地区。这时,迦萨的人们才要求和平,约拿单安排了停战事宜。他将当地头领的儿子们带走,送到耶路撒冷做人质。此后,约拿单继续进发,一直来到大马士革。

约拿单获悉底米丢的将官们率领大军到了加利利的科代斯,企图阻止他实现自己的计划。于是他把兄弟西门留在犹大地,自己统兵前去与他们交战。西门包围了伯夙,攻打了多日。那里的人们要求和谈,西门同意了。他随后占领了此城,驱除了那里的人们,留了一部分军队驻扎在那里。

约拿单和他的部队在加利利湖畔扎下了营寨。第二天清晨,他率领部队进到了哈卓平原,外邦军队的主力正在那里向他开来。瞒过约拿单,他们已在山中埋伏了一部分人马,当这些埋伏的人马冲出来攻击的时候,约拿单全军掉头溃逃,除了两位将官,押沙龙之子玛他提亚和乔尔菲之子犹大,其他人全部逃跑了。

约拿单万分羞愧,他撕裂衣裳,在头上扬灰,进行祈祷。然后他重返战场,打垮了敌人,使他们四下逃窜。他自己的逃兵看到这一切,又转过头来随他一起追击。他们把敌军一直追到科代斯的老巢,并一举攻占了那个营地。那一天,至少有三千敌兵被杀死了。然后,约拿单返回了耶路撒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