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次经》修正版——马卡比传上(马上)(四)

12、约拿单看到事情正向有利于他的方向发展,他便选派大使去罗马,重修并巩固与罗马人的友谊。他还派人给斯巴达及其他地方送去了同样的信息。使节们到了罗马,被迎进元老院,叙说大祭司约拿单和犹太人民派他们来重修他们同罗马早先的友谊与同盟关系。罗马人为他们提供了致沿途各国当局的信函,确保他们在返回犹大地的途中平安无事。​

这里是大祭司约拿单给斯巴达人那封信的一份抄本:“大祭司约拿单、犹太长老会、祭司及全体犹太人民向我们的斯巴达兄弟致意。先前,你们的国王阿利乌曾致书我们的大祭司奥尼亚,谈到我们两个民族关系密切,像附件所证明的那样。奥尼亚热情接待你们的使节,接受你们的来信,信中宣布了我们的友谊与同盟关系。

现在,虽然我们并不需要这样的联盟,因为我们在拥有的圣书中找到了力量的源泉,对我们仍然致书重修与你们的兄弟友好关系。我们不希望同你们疏远,自从你们上一次来信,好多年已经过去了。这些年来,我们利用所有的机会,在我们的节日及其他适当的日子里怀念你们,在我们献祭祈祷的时候怀念你们,怀念自己的弟兄是理所当然的事。我们为你们所得到的荣耀而欣喜。

但是我们遭遇了一个又一个的麻烦,不得不进行一系列的战争,因为我们受到周边国家接连不断的攻击。在那战乱不止的年代,我们不想麻烦你们和我们其他的盟国与朋友,因为我们的确有主的佑助,他打败了我们的敌人,把我们从敌人的手中解救出来。所以,我们选择了安提阿哥之子纽门尼和耶孙之子安提帕特一起出使罗马,重修我们与罗马人的友谊和同盟关系。我们也吩咐他们去你们那里,带上我们的问候,送去这封关于重修我们兄弟关系的信件。现在,我们请你们对这封信有个答复。

“下面是以前信件的一份抄本:“‘斯巴达王阿利乌向大祭司奥尼亚致意。我们找到了一份关于斯巴达人和犹太人的文件材料,它说明了我们两个民族的关系:我们同属亚伯拉罕的子孙。既然我们知道了这一点,请派人送给我们一份有关你们现状的报告。作为回答,我们将派人给你们送去一封信,申明我们愿意同你们分享我们的所有,包括牲畜与财产,如果你们也愿意这样做的话。关于这类事情,我们已经吩咐信使向你们做出全面报告。’”

约拿单获悉,底米丢的将官们率领更大规模的军队,又来攻击他们。约拿单不想给他们机会深入自己的领土,所以他离开耶路撒冷,前往哈马地区迎战。约拿单派间谍深入敌营,他们回来报告说,敌军正计划在夜里进攻犹太人。日落时分,约拿单命令他的全体士兵保待警惕,准备好武器,以便对付敌人在夜间随时可能发动的突然袭击。他还围绕营地布置了警卫。敌兵得知约拿单和他的士兵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不由惊慌失措,全被吓跑了,只留下了营地的篝火在熊熊燃烧。

约拿单和他的部下看到了敌人的营火,但并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直到第二天早晨他们才明白。这时约拿单才出发追击敌人,但已经赶不上了,敌人早就渡过了伊流瑟鲁河。于是约拿单就调转部队攻击一个叫做扎巴迪恩的阿拉伯部落。他打败他们,抢走了他们的财产。然后,他拆除营寨,前往大马士革,巡察沿途的整个地区。

与此同时,西门也出征作战,远征到亚实基伦及邻近城堡。随后他又转而来到约帕,在那里留驻一部分军队,因为他听说当地人正计划着把约帕城堡献给底米丢的士兵。

约拿单回来之后,便将首领们召集到一起商议,计划在犹大地修建城堡,增加耶路撒冷围墙的高度,并修筑高墙把要塞与本城隔开。这便会孤立要塞,使敌人无法买卖任何东西。因为沿汲沦谷的一段东墙已经坍塌,而恰芬那达区那部分也需要修理,于是人们通力合作加固城防工事。西门还重建了山脚下的阿迪达镇,加强城防,修造了带门的城门。

此后,特利弗阴谋叛乱反对安提阿哥王,以便自己做叙利亚王。但他担心约拿单会反对这一举动,用战争来阻止他的行为。于是特利弗整顿好部队前往伯珊,希望逮捕约拿单,将他处死。可是约拿单也带着四万名训练有素的士兵来到伯珊。当特利弗看到约拿单带来的庞大部队,他便害怕了,不敢采取行动。所以他隆重地接待了约拿单,把他引见给自己所有的谋士,赠送他不少礼物,并且命令他的谋士和士兵要像服从自己一样地服从约拿单。他对约拿单说道:

“你为何如此烦劳这些士兵呢?我们也不是在打仗。为什么不把他们送回家去?选留一小部分人陪伴你就行了。然后陪我去多利买,我要把那座城交给你,连同其余的城堡和部队以及所有的官员。然后我就离开回去。实际上,我就是为此事而来的。”约拿单相信了他,便听从他的劝告,把他的士兵都派回了犹大地。他只留了三千人,还把其中的两千留在加利利,陪他上路的只有一千人了。然而,约拿单一进入多利买,城里的人便闩上了大门,逮捕了他,杀害了所有随他前来的人。

特利弗派遣步兵和骑兵部队前往加利利和耶斯列谷,试图消灭约拿单其余的士兵。犹太部队认为约拿单连同陪护他的人都被俘遇害了,所以他们互相鼓励,以战斗队形出来迎敌。前来的敌军看到犹太人已经做好了为生存而战的准备,便退回去了。此后,犹太士兵安全地返回了犹大地,但都被吓坏了。举国陷入了沉痛的悲悼,认为约拿单和他的随从人员全被杀害了。周边各国现在也试图彻底消灭他们。他们认为犹太人失去了领袖和盟友,彻底消灭他们,结束犹太历史的时机成熟了。

13、西门获悉,特利弗调集了大批的军队,计划入侵并摧毁犹大地。他意识到这一消息会给人民带来恐慌和惊惧,所以他来到耶路撒冷,把人们召集到一起,千方百计鼓起他们的勇气。他说道:“你们知道,为了摩西律法和圣殿,我父亲的家族,我的兄弟们和我本人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你们也清楚我们进行过的战争和经历过的苦难。为保卫我们的律法、我们的圣殿、我们的民族,我所有的弟兄都已战死疆场,只剩下了我一人。但永远不要让人说,我西门在危难时刻企图保全自己的生命;我不认为自己比我的弟兄更珍贵。绝不!所有的异教民族确实已经聚集一处,充满仇恨要毁灭我们,但我要用战斗来保卫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圣殿和你们的妻儿老小。”

这些言辞立刻鼓舞了人民的斗志,他们高呼答道:“你现在就是我们的领袖,接替你的弟兄犹大和约拿单。率领我们进行战斗吧,我们完全听从你的命令。”于是西门把所有的士兵召集到一起,急忙完成了耶路撒冷城墙的修复工作,加固了所有的防御工事。他派遣押沙龙之子约拿单率大军前往约帕。这个约拿单赶走了那里的人们,占据了该城。

特利弗率领庞大军队离开多利买,侵入犹大地,一路上带着西门的兄弟约拿单作为囚虏。西门在平原边缘的阿迪达扎下营寨。特利弗得知西门已接替了他的兄弟约拿单,做好了同他战斗的准备,便给他送去了这样的口信:“我之所以逮捕你的兄弟约拿单,那是因为在他执政期间拒不偿还拖欠国库的债务。但如果你肯付给我六千磅银子,把他的两个儿子送来作为人质,以保证约拿单获释之后不会反叛我们,我就把他释放。”

尽管西门清楚敌人在欺骗他,他还是把银子和两个孩子送去了,因为他不想惹起犹太人的怨恨。他担心不这样做,他们以后会说约拿单被害是因为西门不肯把银子和孩子送去。因此,他按照特利弗的要求办了,但特利弗不遵守诺言,并没有释放约拿单。

随后特利弗统兵入侵,肆意破坏,沿着通向阿多拉的路迂回。但不论他走到哪里,西门总是领兵跟随,出现在他的面前。耶路撒冷要塞中的敌兵不断地给特利弗送信儿,催促他赶快通过沙漠到他们那里,给他们送去给养。特利弗命令所有的骑兵做好了入侵的准备,但那天夜里下起了暴风雷,他无法挥师进山。于是他退兵去了基列。在接近巴士卡马的时候,他命人处死了约拿单,把尸体埋在了那里。然后,他便掉头回国了。

西门派一些人取回了兄弟约拿单的尸首,送到莫得因,埋在他们祖先的城中。以色列的全体人民都因为失去约拿单而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他们久久地悼念他。西门在他的父亲及兄弟们的坟上修建了一座高高的纪念碑,从很远的地方就可以看到。碑的前前后后都用磨光的石头镶嵌。他为父亲母亲和四个弟兄并排修建了七座宝塔。宝塔底座上竖着一组高高的柱子,柱子上刻着浮雕,有些雕有服饰盔甲,有些雕有船只。这是一座纪念胜利的丰碑,异国他乡的游客可以前来参观瞻仰(希腊文本此处不清)。他在莫得因修建的墓地至今还在。

在这时候,特利弗暗杀了年轻的国王安提阿哥六世,夺取了他在叙利亚的王国。他给这个国家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西门重建了犹大地的城堡,塔楼高耸,城墙坚固,城门上闩;然后他在那里储存了军需给养。他又向国王底米丢二世派遣使者,要求他免除该地的税收,因为特利弗除了抢掠他们,什么也不干。底米丢王送来了下面这封书信作为答复:

“底米丢王向西门大祭司、大公爵及犹太民族和他们的首领致意。我已收到你们送来的金冠和金质棕榈枝,并准备同你们签订和约,吩咐我们的税官准许你们免税。我们与你们以前所签的协议仍然有效,你们所建城堡归你们所有。

我赦免你们时至今日所做的一切违约行为,而且免除你们应交的特别税以及在耶路撒冷至今还在征收的各种其他赋税。任何够资格的犹太人都予以录用,为王室效力。让我们共享和平。”

于是在170年(相当于公元前142年),异教压迫者的枷锁从犹太人的身上解除了。人们开始在自己的文书和契约上这样标明日期:“犹太人的大祭司、伟大统帅和领袖西门元年。”

那时,西门围困基色,派部队包围了它。他修造了一座可以移动的围城台,把它推到城墙边,进攻其中的一座塔楼,并占领了它。围城台上的人快速冲进城去,造成城中极度混乱。城中的人们,他们的妻子儿女愁苦万分,他们撕破衣服,爬到城墙顶上,高声乞求西门停战。“可怜我们吧,”他们哀求道,“别给我们应得的惩罚!”

于是西门与他们谈判,结束了战斗。他叫那里的人离开该城,净化了那些放过偶像的房子。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和部下唱着颂诗与赞歌开进城去。他清除了一切玷污该城的不洁之物,安置愿意遵守摩西律法每条诫命的人们住进去。他加强了城中的防御工事,并为自己建造了一座宫殿。

驻扎在耶路撒冷要塞的人现在被围困在里边,不能出来买卖任何东西,他们忍饥挨饿,不少人已经饿死了。最后他们向西门乞求停战,西门同意了,他把他们从要塞中赶走,并旦净化了要塞。

在171年(相当于公元前141年)二月二十三日,全城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因为对以色列安全的严重威胁终于结束了。西门和他的部下唱着赞美诗和感恩歌走进了要塞,他们手擎棕榈枝,弹奏着竖琴、铙钹和七弦琴。西门还发布一道命令,每年都要热烈欢庆这一天。他加固了圣殿山面向要塞一侧的防御工事,并和部下在那里设置了他们的指挥部。西门的儿子约翰现在也已长大成人,所以西门任命他为全军的司令官,于是约翰在基色设立了司令部。

14、172年(相当于公元前140年),国王底米丢二世聚集部队前往玛代寻求进一步的援助,以便继续他同特利弗的战争。波斯和玛代的国王阿沙西六世得知底米丢进入了他的领土,便派遣他的一位司令官带兵去活捉底米丢。他们进攻并击败了底米丢的军队,把他活捉押了回去,阿沙西王把他关进了监狱。

西门在世期间,犹大地国泰民安。在他执政的整个时期,他利用自己的权位和影响,为人民做好事,人们对他总是心悦诚服,乐于接受他的统治。他占领了约帕港,开辟了通往希腊诸岛的道路,这又使他声名大振。他不仅拓展了本族的疆域,控制了整个国家,而且还要回了大批战俘,占领了基色、伯夙和耶路撒冷要塞。他净化了这座要塞,再没有人反对他了。

犹太百姓平安无事,耕田种地,土地长出五谷,树木结出果实。英武少年身着军装,耀人眼目;安详老者闲坐街头广场,谈论往昔发生的大事。西门为各城提供食品及防御武器。他的英名传布四方。他给这个国家带来了和平,以色列人皆大欢喜。人们在自己的葡萄园中、无花果树下安居乐业,无忧无虑。在那些日子里,所有的敌对国王都被打败,在这块土地上再没人欺凌犹太人。凡国内穷困百姓,西门皆予以扶助,他遵循摩西律法,清除了一切邪恶不法之徒。

他给圣殿盛加修饰,并增添了大量器皿,供做礼拜使用。

约拿单遇害的消息传到罗马和斯巴达,人们极为悲痛。但当斯巴达人听说西门继位做了大祭司,并掌管了全国及其城镇,他们便将自己同其兄弟犹大和约拿单所签的友好条约重新刻在铜版上送给了他。这些都向耶路撒冷会众宣读了。

下面是斯巴达人送来那封信的抄本:

“斯巴达人民及首领向大祭司西门、向犹太人首领和祭司、向我们所有的犹太弟兄致意。你们派到我国的使者向我们讲述了你们是如何受人崇敬而又名闻遐迩。他们的到访令我们欣喜,有关他们来访的记载已写入我国的大事录,记载如下:‘安提阿哥之子纽门尼和耶孙之子安提帕特,尊敬的犹太人代表,来我们这里重订他们的友好条约。公民议事会为此感到高兴,热烈而隆重地接待了这些使者,并把他们报告的抄本存入公共档案作为斯巴达人民的纪念,永志不忘。我们为西门大祭司特制了此份文件的副本。”

此后,西门又派纽门尼带着重达半吨的巨大金盾礼物到罗马,以加强犹太人与罗马人的同盟关系。

以色列人民听到这一切,他们这样问自己:“我们怎样才能表达对西门及其诸子的感谢呢?他与他的兄弟们以及他父亲的整个家族一直是我们国家的中流砥柱。他们赶走了我们的敌人,使这个国家赢得了自由。”

于是,他们将这一史迹刻在铜版上,镶嵌在锡安山上的圆柱上。其铭文如下:

“172年(相当于公元前140年)伊拉尔月十八日,即大祭司西门三年,(希腊文本另有一附加语,语意不详)在一次祭司、百姓、首领及全国长老的盛大集会上,有人向我们宣讲了如下事实:当国内战乱不断之际,约雅瑞家族的一个祭司玛他提亚之子西门和他的兄弟们冒着生命危险抵抗敌人,保卫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圣殿、我们的律法。他们为我们这个民族赢得了莫大的荣耀。

约拿单团结了我们的人民,生前当上了大祭司。犹太人的仇敌阴谋侵占我们的土地,亵渎我们的圣殿。此时,西门挺身而出,担任指挥,为自己的祖国而战。他自己拿出大笔金钱,为本国军队提供武器,发放军饷。他加强了犹大地诸城的防御,特别是边境上的伯夙城,那里曾是敌人从前贮藏武器的地方,他在那里派驻了士兵。他加强了海港约帕和亚实突边界上的基色城的防御工事,基色城从前曾被敌兵占据。他让犹太人在那里定居,并为各城镇提供人们所需要的(或作“保持维修所需的”)一切。

人们看到西门的爱国精神和他那种为国争光的渴望,便拥戴他做自己的领袖和大祭司。人们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因为他忠心报国,建立了伟大的功业;因为他主持正义,千方百计为国争光。

“人们在他的领导下把异教徒赶出了国土,敌兵被赶出了圣殿北面的地区,他们曾在那里修建要塞,士兵们经常外出亵渎圣殿。西门安置犹太人驻扎在要塞里,并为了国家与耶路撒冷城的安全,加固了要塞,增加了城墙的高度。结果,底米丢王任命他为大祭司,并赐他大公爵位,对他尊崇有加。底米丢这样做是因为他听说了罗马人称犹太人为朋友、同盟和兄弟,他们曾热烈隆重地接待西门派去的使团。

“因此(有些文本作“而且”),犹太人和他们的祭司们乐于接受西门和他的子孙作为他们的领袖和大祭司,直到真正的先知出现。西门将治理他们的国家,负责管理圣殿,做他们的军事统帅。他将负责管理军需、城防及公共事务。

人们在任何事情上都要服从他的命令。所有的政府文件都要以他的名义起草。他有权穿带有金质肩章的王袍。

“无论祭司还是百姓,任何人都没有合法的权力废除这些决议的任何一条,无权改变或更改西门的命令,或未经西门允许在国内召开会议,或穿带有金质肩章的王袍。任何无视或违背这些规则的人都将受到惩罚。

“人们一致赞同赋予西门依照这些规定行事的权力。西门同意担任最高领袖:大祭司、军队统帅、犹太人民和祭司的总督。”

人们决定将这一宣言刻在青铜板上,置放在圣殿区内醒目的地方,宣言副本存放在圣殿金库里,由西门及其子孙保管。

15、底米丢王之子安提阿哥从希腊诸岛给大祭司、犹太人总督及全体人民写来了这样一封信:

“安提阿哥王致意大祭司、总督西门和全体犹太人。如你所知,我祖先的王国被叛逆篡夺了。我决定收复王国,使它恢复往日的辉煌。我已经招募了一支由雇佣军组成的庞大军队,并且装备好了战船。计划开进国土,进攻那些毁灭许多城镇,践踏广大乡村的坏蛋。

“因此,现在凡是先王豁免的一切税赋及贡奉,我一概加以确认。我授权你铸造自己的货币,可作你本国的合法流通货币。免除耶路撒冷和圣殿的一切税赋。你所造的一切武器和如今你所修建并占据的一切防御工事都将归你所有。

另外,你现今所欠国库的一切债务及将来到期该偿付的债务一律永远予以豁免。一旦光复王国,我将立刻给予你本人、你的民族及圣殿以极大的荣耀,使贵国的辉煌昭显予世。”

174年(相当于公元前138年),安提阿哥进军其祖辈的领土。大多数士兵都投靠到他这一边,结果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跟随特利弗。在安提阿哥的追击下,特利弗逃到了海滨城市多珥。看出他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的所有士兵都弃他而去。于是安提阿哥以十二万训练有素的步兵和八千骑兵包围了多珥。他的船队也加入了战斗,这座城被完全包围了,安提阿哥海陆夹攻,任何人都无法进出此城。

与此同时,纽门尼及其随从人员从罗马回到了耶路撒冷,带回了下面这封致各国诸王的信件:

“罗马执政路求向多利梅王致意。我们的犹太朋友和同盟者派来使团,以恢复从前签订的友好同盟条约。他们受大祭司西门及犹太人民委派,带来了重达半吨的金盾作为礼物。因此,我们决定写信通告各国诸王,敦促他们不要伤害犹太人,或以任何方式侵犯犹太人的乡镇。

他们不得发动对犹太人的战争或向攻击犹太人的敌人提供援助。我们决定收下盾牌,并且为他们提供保护。所以,如果有任何叛逆者从犹大地逃出并寻求避难,一律将他们送交大祭司西门,以便他可以根据犹太律法对他们加以惩处。”

路求给底米丢王、亚特拉斯、亚瑞亚拉和阿沙西写了同样的信,还将此信送至以下所有这些国家:赛姆波赛姆、斯巴达、得劳斯、敏多斯、西西昂、克利亚、撒摩、旁非利亚、吕家、哈里卡纳、罗底、发西里斯、克什、赛得、阿拉杜斯、高提纳、革尼土、居比路和古利奈。还送了一份此信副本给大祭司西门。

安提阿哥王第二次包围了多珥,使该城处于连续不断的攻击之下。他建造了围城台,他的封锁使特利弗及其人马无法进出城池。西门派遣了两千训练有素的士兵去支援安提阿哥,还送去了金银和大批装备。但安提阿哥拒不接受他们,撕毁了他从前与西门签定的一切协议,成了他的敌人。然后,安提阿哥派他的心腹将官雅典挪比去与西门谈判。

他对西门说:“你占领着约帕、基色和耶路撒冷要塞,这些本属于我的王国。你毁坏了这些地区,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你还窃取了我的王国内许多地方的控制权。现在你必须把所占据的这些城镇交还给我,还有你在犹大地以外所占地区收得的税款。如果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你必须付我三万磅银子,另加三万磅银子赔偿损害,补交漏税。如果你一样也不执行,我们就要向你开战了。”

雅典挪比来到耶路撒冷,看到西门宫廷的富丽豪华,宴会大厅的金银餐具,以及其他各处展示出来的富丽堂皇,他大为惊叹。他向西门传达了国王的意思,西门回答说:“我们从未夺走别国的领土,也从未窃取属于他人的任何东西。恰恰相反,我们只是夺回了我们从祖先那里继承下来的财产,夺回了被敌人不时无理侵占的土地。我们现在不过是利用这个机会收复了祖先给我们留下的遗产。至于约帕和基色,你们称之为己有,我们愿意给你们六千磅银子,虽然这两个城市的人们给我们的国家造成了巨大的危害。“

雅典挪比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气冲冲地回到了国王那里。当他向国王通报了西门所说的一切,讲述了西门宫廷的富丽豪华及他的所见之后,国王勃然大怒。

与此同时,特利弗登上一条船,逃到了奥兆西亚城。安提阿哥王任命辛迪比为沿海地区总司令,给他配备了步兵和骑兵,命令他进攻犹大地。他还命令辛迪比重建汲沦城,加固城门,以便与犹太人作战。国王本人则继续追击特利弗。

于是辛迪比来到亚美尼亚,入侵犹大地,开始骚扰犹太人,到处抓人杀人。他重建了汲沦并在那里派驻了一些骑兵部队,以便他们能够按照国王指令发起攻击并巡视犹大地的道路。

16、西门的儿子约翰离开了基色,去向他的父亲报告辛迪比的所做所为。西门向他的两个大儿子约翰和犹大说道:“我父亲全家,我的弟兄和我终生为以色列而战,而且我们多次成功地拯救了以色列。现在我老了,可感谢上帝,你们正当壮年。你们必须代替我和我的弟兄们,为我们的民族而战。愿上帝与你们同在。”

于是约翰调集了一支由两万名训练有素的步兵和骑兵组成的以色列军队,出师抵抗辛迪比。他们在莫得因过了一夜,第二天清晨,他们向平原进发。在那里,一支庞大的由步兵和骑兵组成的部队前来迎战,但两军之间隔着一条河。约翰和他的部队面对敌人摆好了战斗的队形,但约翰看到他的士兵不敢过河,他便抢先过河,他的部下看到他这样做,于是都跟上来了。

约翰把他的部队分开,将骑兵置于步兵中间,因为敌人的骑兵人数众多。进攻的号角吹响了,辛迪比和他的部队被打败了,许多人丧了命,剩下的逃回了他们在汲沦的要塞。犹大在战斗中负了伤,但他的兄弟约翰继续追击敌人,一直追到辛迪比重建的汲沦城。逃命的敌兵躲进了亚实突田野里的塔楼,约翰放火烧了汲沦城。那一天,两千名敌兵被消灭了,约翰平安地返回了犹大地。

大祭司西门曾任命亚巴巴之子多利梅为耶利哥平原的司令官。多利梅非常富有,因为他是西门的女婿。但是他的野心太大了,妄图夺取整个国家。因此,他设计谋害西门和他的两儿子。西门当时正与他的两个儿子玛他提亚和犹大巡视该地诸城,以解决他们的需求。他们在177年(相当于公元前134年)十一月,即示巴特月,来到了耶利哥。

多利梅一直在谋划杀害西门和他的两个儿子,他在自己建造的一座名叫道克的小城堡接待他们。他为他们举行了一次盛大的宴会,但事先在那里埋伏了杀手。西门和他的儿子喝醉之后,多利梅和他的人手执刀剑,从埋伏处冲进宴会厅,在那里杀害了西门和他的两个儿子以及一些侍从人员。多利梅以这种骇人听闻的叛逆行径,做出了以怨报德之事。

然后,多利梅把他所做的事情写成一份报告,送给了国王。在信中,他要求派部队帮助他,并将国家和城邑转交给他。他还给军队的将官们写了一封信,邀请他们归顺他,许给他们金银和礼物。接着他又派了一些手下到基色去杀害约翰,派另外一些人去占领耶路撒冷和圣殿山。但是,有人先于多利梅的人跑到基色,向约翰报告了他的父亲和兄弟已遭杀害,多利梅正派兵来杀害他。约翰听到这一消息,十分震惊,但由于他事先得到了消息,因此得以把那些被派来杀害他的人抓获处死。

约翰继承父位以后的所做所为,他的征战、他的英勇事迹,他如何重建城墙以及其他成就,一切都写在他担任大祭司职时的年鉴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