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次经》修正版——马卡比传下(马下)(二)

4、但是,西门(前边提到的那个家伙,他曾就那笔钱的事向阿波罗尼告密,给国家带来麻烦)还给奥尼亚造谣,说他应为海里奥道拉受到袭击这事及以后出现的凶祸负责。他竟敢控告奥尼亚阴谋反对政府——奥尼亚不仅捐助耶路撒冷,保卫圣殿,而且还热衷于使我们所有的律法得到遵守。

大叙利亚总督,麦尼西斯之子阿波罗尼鼓励西门所做的每一件坏事,西门的敌意最后变得如此强烈,以致于他的一个最亲信的追随者杀了好几个人。奥尼亚意识到了局势变得多么危险,所以他去面见国王,不是为了控告他自己的同胞,而是为了全体犹太人的利益,他们每个人的生命和集体的命运。他认识到没有国王的合作,和平是没有希望的,西门会把他的蠢事继续干下去。

后来,西流古王死了,安提阿哥(也叫伊皮法纽)做了国王,奥尼亚的兄弟耶孙以卑劣的伎俩当上了大祭司。他去觐见(或作“写信给”)国王,送给国王两万七千磅银子,其中六千磅以后付清。耶孙还另外奉送国王一万一千二百

五十磅银子,以求获准建造一座体育场,好在那里训练年轻人,并把耶路撒冷的人们纳入为安提阿市民(或作“并把耶路撒冷人纳入安提阿哥王的支持者之列”)。

国王同意了,耶孙一得到大祭司的职位,他便让耶路撒冷人接受希腊人的生活方式。他首先废除了约翰从叙利亚前几任国王那里为犹太人争得的特殊待遇。(约翰是后来去罗马结盟,建立友好关系的优波拉姆的父亲)耶孙还废止了我们犹太人的习俗,引进了违背律法的新习俗。他以极大的狂热,在圣殿山附近修建了一座体育场,引导我们最优秀的年轻人接受希腊人的风俗,参加体育比赛。

由于耶孙空前绝后的邪恶,这个背主离经的大祭司,追求希腊生活方式和外邦习俗的狂热达到了极点,以致那些祭司们也对他们神圣的职责失去了兴趣。他们无心过问圣殿的事务,对献祭更是漠然处之。

一接到信号,他们便急急忙忙跑出去,参与那些律法禁止的活动。他们对祖先珍视的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只看重希腊的荣耀。这一切后来证明是他们所有灾难的来源,因为他们羡慕的生活方式,极力模仿的风俗习惯正是属于压迫他们的敌人的。漠视上帝的律法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情,这一点你们会在下面的事件中看到。

有一次,国王出席了在推罗城举行的五(或作“四”)年一次的体育运动会,那个毫无廉耻的耶孙也从耶路撒冷派了一些已成为安提阿市民的人去了那里,带了两万两千五百磅银子用来购买献给海克力斯神的祭品。但即使是这些人

也认为用这么大数目的钱购买一份祭品是不合适的,结果这笔本来作为向海克力斯献祭的钱被用来修造战船了。

当麦尼修斯之子阿波罗尼被派往埃及参加菲洛麦特加冕典礼时,安提阿哥获悉菲洛麦特是反对他的政策的。安提阿哥开始为自己王国的安全担心起来,于是他去了约帕,接着又来到了耶路撒冷。他在那里受到耶孙和当地群众的隆重欢迎,人们手擎火把,呼喊着出来迎接他。安提阿哥从耶路撒冷又领兵去了腓尼基。

三年以后,耶孙派麦尼劳斯(前边提及的西门的兄弟)带着钱去见国王,求他决定几件重要的事情。但当麦尼劳斯来到国王面前时,他表现得很有权威,又答应送给国王两万两千五百磅银子,这比耶孙为求得大祭司职位献给国王的还多。

结果,麦尼劳斯带着国王任命他为大祭司的委任状回到了耶路撒冷。但他并没有什么别的德行和才能;他的脾气凶残如暴君,简直和野兽一样暴虐。这么一来,那位从自己兄弟手中骗得大祭司职位的耶孙,被迫逃到亚扪那地方去了。

麦尼劳斯继续担任大祭司,但他从未支付许诺给国王的那笔钱。可耶路撒冷要塞的指挥官索斯特拉特却不停地向他索要那笔钱,因为索取这笔钱是他的职责。因此到最后,两人都因这件事被召到国王那里。麦尼劳斯留下他的兄弟吕西麦克代理大祭司职务,索斯特拉特把要塞托给居比路雇佣军司令克莱茨掌管。

与此同时,在基利家的城市塔索斯和马勒斯发生了暴动,因为国王把这些城市赠给了他的情妇安提阿奇。于是国王留下一位高级官员负责朝政,自己匆匆忙忙赶到基利家去恢复秩序。麦尼劳斯利用这个机会,送给安得劳尼克一些他从耶路撒冷圣殿偷出的金器。他已经向推罗及附近几个城市卖了一些。奥尼亚听到这一切,他逃到了安提阿附近达弗尼的一座礼拜堂去避难,并在那儿公开谴责麦尼劳斯。

因此,麦尼劳斯便偷偷劝说安得劳尼克杀害奥尼亚。于是安得劳尼克便去见奥尼亚,用友好的言词和安全的许诺来欺骗他。尽管奥尼亚有些疑虑,安得劳尼克最终还是把奥尼亚骗出了安全的礼拜堂,并残忍地杀害了他。

无论犹太人还是异教徒,对杀害奥尼亚这件事都十分愤慨。所以当国王从基利家地区回来之后,安提阿的犹太人便去见他,对这一桩无故杀人的事件提出抗议。许多异教徒对这一罪行也同样愤怒。

安提阿哥王十分悲痛,回想起奥尼亚一生表现出的智慧和克己自律,他异常悲伤,甚至掉下了眼泪。安提阿哥如此愤怒,他撕下安得劳尼克的朝服,扒光他的衣服,押着他游遍全城,一直到奥尼亚遇害的地点。然后,安提阿哥命人处死了这个嗜血成性的杀人犯。主就是这样给了他一个应得的惩罚。

在这同时,由于有其兄弟麦尼劳斯撑腰,吕西麦克多次抢劫耶路撒冷圣殿,已经抢走了许多金器。这件事的消息传开之后,群众便聚集起来抗议吕西麦克的所做所为。

最后,群众的行为更加危险,开始失去了控制,吕西麦克便派来了三千名武装分子攻击他们。领头的叫契伦纳,老迈糊涂。圣殿院里的犹太人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事情,他们便拾起石头、木块,或只是几把祭坛里的香灰,在混乱中向吕西麦克和他的随从们砸过去。他们打死了几个吕西麦克的随从,打伤了许多人,其余的都逃命了。吕西麦克本人,那个抢掠圣殿的家伙,也在圣殿金库附近丧了命。

麦尼劳斯因为这件事被传去受审。国王去推罗城的时候,耶路撒冷犹太当局曾派了三个人前去控告麦尼劳斯。麦尼劳斯清楚自己的官司肯定会输,所以他答应送给多利摩尼之子多利梅一大笔贿赂,求他向国王说情,使判决对他有利。

于是多利梅便请国王到法庭外面走一走,好像是去呼吸一些新鲜空气,到了外边,他就劝国王改变主意,宣布控告麦尼劳斯的罪名全不成立。因此,尽管他是这一切灾难的罪魁,麦尼劳斯还是被宣布无罪释放了;而那三个人,即使是残忍的西古提人也会认为他们无辜,却被判处死刑。

这三个人为耶路撒冷及其人民(有些文本加有“周围的村庄”)与圣殿被偷的神圣器物辩护,但他们却很快被不公正地杀害了。不过有些推罗城的人表达了他们对这一罪恶的憎恶和对这几个人的尊敬,为他们举行了隆重的葬礼。由于当权者的贪婪,麦尼劳斯得以继续担任他的职务,他变得更加邪恶,成了本族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5、大约就在这个时候,安提阿哥四世第二次进攻埃及。在近四十天的时间里,全耶路撒冷的人们全都看到了这样一种幻影:身披金铠金甲的骑士们在天空冲来冲去。他们手执长矛,宝剑出鞘,摆好战斗行列,进攻反击,互相攻杀。盾牌叮当作响,空中长矛如雨,箭似飞蝗。各样甲胄和金质马具在阳光下闪闪放光。城中所有的人都祈祷这些幻影或能成为好的兆头。

安提阿哥已死的谣言一传开,耶孙便纠集了一千多人对耶路撒冷进行了突然袭击。他们赶走了驻守城墙的人马,最后占领了该城。麦尼劳斯逃到了圣殿山附近的要塞去避难,耶孙和他的同伙们却继续无情地杀戳自己的犹太同胞。耶孙认识不到,战胜本族人民是最糟糕的失败。他甚至还认为自己的成功是对敌人的胜利,并不是战胜了自己的人民。

但是耶孙并没有取得政权,反而又一次被迫逃到了亚扪人的地区,他那邪恶的阴谋最后带给他的只有耻辱与羞惭,他在悲惨凄凉中死去。阿拉伯人的首领把他囚禁;他被人看作罪犯而遭人蔑视,因为他背叛了自己的民族,所有的人都在追捕他,他不得不在各城逃来逃去。他逃到埃及避难,然后又跑到希腊,希望能在斯巴达人那里找到避难之所,但斯巴达人与犹太人关系友好。最后,这个使许多人背井离乡的家伙竟作为一个逃犯客死在异域他乡。耶孙杀了许多人,尸横各处,无人掩埋,但现在轮到他了,独自死掉,无人哀悼。没人为他举行葬礼,他甚至没能与自己的祖先埋入一处。

耶路撒冷发生的这一切传到安提阿哥那里,他以为整个犹大地区都发生了暴乱。他大发雷霆,狂怒如野兽。于是他撤离埃及,一举攻下了耶路撒冷,他命令部下杀死遇见的每一个人,凡发现躲藏在房中的人,一律处死。他们见人就杀——男人,女人,男孩,女孩;甚至连婴儿也不放过。三天以后,耶路撒冷损失了八万人;四万人在屠城时丧生,还有至少四万人被掳走,卖作奴隶。

但安提阿哥仍不称心。他还在麦尼劳斯的引导下,大胆进入天下最为神圣的圣殿。麦尼劳斯现在已经堕落为自己的宗教和民族的叛逆。安提阿哥用他那肮脏邪恶的双手,洗劫了做礼拜的圣器和其他国王为增加圣殿荣耀与辉煌所赠的一切礼品。

他对自己的征服兴奋不已,根本没意识到主之所以让他的圣殿受到亵渎,那完全是因为耶路撒冷人的罪孽使他震怒,不过那只是一时而已。如果耶路撒冷人不是恶贯满盈,安提阿哥肯定会立刻受到惩罚,他绝不能够如此肆意妄为。他一定会得到同海里奥道拉一样的下场,那人曾受西流古王的指派前来审查金库的情况。

但是主并非为圣殿的缘故而选择他的人民,他完全是为了自己的人民而设立的圣殿。因此,圣殿分担人民的苦难,后来也分享他们的兴旺。主在他震怒之时抛弃了圣殿,但当他的愤怒平静之后,他还会把它恢复。

安提阿哥从圣殿抢了十三万五千磅银子,急急忙忙回到了安提阿。他是如此狂妄自大,认为他可以使船在旱地航行,让部队在海上行军。他为给人民制造灾难而任命总督。

他在耶路撒冷安排了腓力,一个来自弗吕西亚的家伙,比安提阿哥本人还要恶毒。在基利心山,他委派了安得劳尼克。除了这些人以外,还有麦尼劳斯,这个坏蛋虐待自己的犹太同胞比这些总督们更卖力气。

安提阿哥是如此仇恨犹太人,他又派了两万两千名每西亚雇佣兵到耶路撒冷,由一个名叫阿波罗尼的人指挥,奉命屠杀城中所有的男人,把妇女和儿童卖作奴隶。阿波罗尼来到耶路撒冷,装作来执行一项和平的使命。然后在安息日那天,当所有的犹太人都在停工守节之时,他带领全副武装的部队在城外列队游行。突然,他命令士兵杀死全部出来观看的人。他们冲进城去,杀害了大批的百姓。

但犹大.马卡比和另外大约九个人逃进了荒山,他们在那里过着野兽一样的生活。为了不使自己肮脏不洁,他们只吃那里生长的植物充饥。

6、此事过了不久,国王派来一个上了岁数的雅典人(或作“雅典人中的年长者”,或“雅典老人”,或“老年雅典人”;有些文本作“老安提阿人”或“安提阿老人”),强迫犹太人放弃自己的宗教信仰和祖先的风俗习惯。他还要亵渎圣殿,把它奉献给奥林巴斯神宙斯。基利心山上的神殿也将应当地居民的要求正式改叫“款待宙斯神的庙宇”。

那种压迫极其残酷,几乎是无法忍受的。异教徒充斥圣殿,在那里酗酒狂欢,干着各种各样淫邪的勾当。他们甚至同娼妓在那里交媾寻欢。许多禁忌物品也带进圣殿,圣坛上堆满我们律法所不容的可憎祭品。敬守安息日或庆祝任何传统节日都是根本不可能的,甚至不能承认自己是犹太人。

每逢国王生日那个月都要举行狂欢,野蛮地强迫犹太人食用献祭动物的肠子。在庆祝酒神戴奥尼索斯的节日里,还要求犹太人头戴常春藤编制的花环,列队游行。

依据多利梅(有些文本作“多利买人”)的建议,邻近的几个希腊城市也接到指示,要犹太人食用祭品;他们被告知处死一切拒不接受希腊生活方式的犹太人。显而易见,大难已经临头。

举例说吧,有两个妇女由于让自己的婴儿接受割礼而被捕,结果,她们被人押着环城示众,孩子吊在她们的胸前;然后,她们被人从城墙上扔了下去。另有一次,有人向腓力告发一些犹太人聚在附近一个山洞中秘密地守安息日。腓力立即前往攻击,把他们全部活活烧死了。他们如此敬重安息日,甚至不肯反抗来保卫自己。

我请求你们不要因为读到这些惨绝人寰的事情而沮丧。要认识到这是主惩罚自己的人民的手段,不是为了消灭他们。

事实上,为一个人犯下的罪恶立刻惩治他而不让他长久地等待,乃是一种仁慈的表现。主对待我们不同于其他民族:主惩治他们时总是耐心地等待,直至他们陷入罪恶的深渊;但他总是在我们罪孽不深的时候惩罚我们。所以,主对待我们,他自己的人民,永远是仁慈的。尽管他降灾祸惩治我们,但从不抛弃我们。我用这种提示的方法陈述了一点儿看法。现在我们继续讲故事吧。

有一位年高德劭的律法经师,名叫以利亚撒,被人把嘴撬开,强迫吃猪肉。但他宁愿光荣而死,也绝不屈辱偷生。

所以,他把肉吐了出来,从容走向刑场,向人们表明应该如何勇敢地拒绝不洁之物,即使是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掌管祭献的人曾是以利亚撒的老朋友,出于友谊,他们悄悄告诉他,把这种依法要吃的肉带回去,他们说,他只要做出吃猪肉的样子就行了,就不会被处死了。

但以利亚撒做出了一个无愧自己高龄与白发的决定。他毕生都恪守上帝神圣的律法,于是他回答说:“就在此时此地杀了我吧。这种欺骗行为与我偌大年纪的人不相和,许多年轻人会认为我在九十岁以后背弃了自己的信仰。假使我做出吃这种肉的样子,不过再多活几天,但那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耻辱与羞惭,也会把年轻人引入歧途。

眼下,我也许能逃脱你们对我所做的一切,但无论活着还是死去,我都无法逃避万能的主。我现在勇敢地死去,那会表明我这么大岁数没有白活,也会给年轻人树立一个良好的榜样,告诉他们应该如何心甘情愿地为捍卫我们神圣而庄严的律法献出生命。”

说完这些,他便走去(有些文本作“被拖”)受刑,那些几分钟前还对他友好相待的人这时却变了脸,因为他们认为他说话简直就像疯子。他被他们打得奄奄一息的时候,他呻吟着说道:“主是圣明的,他洞察一切。他清楚我是可以逃脱死亡与这些痛苦的,但他也知道我乐于承受这一切,因为我敬畏他。”

以利亚撒就这样死去了。但他的英勇就义作为一个光辉的榜样不仅活在年轻人的心中,也永远活在全民族人民的心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