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灵界的黑暗》第一章 中国当代特殊的宗教——气功(下)——小光著

第一章 中国当代特殊的宗教——气功(下)

三、气功的高潮

气功界的代表人物

中国气功的高潮开始于1987年,大约持续了5年。

1987年,一个非常著名的大气功师,严新先生出现了,也就是常说的“出山”了。纪实报告文学《严新气功报告》使严新和其气功异能产生了轰动效应。此人的出现将中国气功引向了一个高潮,成为气功时代的分水岭。他采用全国漫游作“带功报告”的方式,所到之地,轰动异常。人们从此对气功有了新的认识,数以千万的中国人怀着崇敬的心情开始跟随他。他的气功理论很有深度内涵,需要很好的悟性,但其功法的功效惊人。他是公认的中国第一气功大师,是国家许多媒体的追踪报道人物,多次出访海外,曾经出访香港,拜访了武侠小说大王金庸,高度评价了金庸对高功夫的了解,并说写的深度还不够。后又出访美国,引起小小的轰动,并受到布什总统的接见。据《气功与科学》杂志报道,布什称严新为中国当代的“圣人”。

1988年,又一个很有名的气功师张宏堡先生“出山”了,自然又给气功界注入了一支兴奋剂,同时又吸引了一大批人追随,人们称他为“宗师”。他创立了“中华养生益智功”,并以北京为基地,兴建了许多气功学习班,收费颇高,其功法特异功能的效果很明显,学习者易受鼓舞,所以传播很快。由于采用典型的传统门派制,该支派对张宏堡的个人崇拜很为盛行。在全国各地都能看到他的信徒胸前佩带着张宏堡的像章,就象文革时期人们佩带毛泽东的像章一样。据说张宏堡曾经在人民大会堂开过新闻发布会。作家纪一为其写下了《大气功师出山》,出版后使张宏堡的名声大振。他的弟子甚多,对其功法颇为自负,对其他派的气功师很不以为然,但对严新却颇为推崇。

第三个著名的气功师庞鹤明先生“出山”较早,但一直等到严新、张宏堡时期他才出名,成为又一位影响较大的气功师。他以石家庄和秦皇岛为主要基地,以学习班的方式传播气功,也到各地做“带功报告”。他创立了“智能功”,其功法系统性强,其理论唯物性强,且简单易学,适合不同文化层次的人学习,因此迅速普及到全国。他擅长自己写书宣传自己的功法,研究气功的哲学理论,常常用科学的术语把气功理论阐明成一种新型的科学理论范畴。

这三位气功师主导了中国气功的潮流,将气功全面宗教化,并形成了体系和机制,声势浩大地运行并影响于时代和社会。

另外,在此期间,号称中国第一超人的“特异功能大师”张宝胜也对气功宗教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并受到许多气功人士的广泛认可和尊敬。他没有练气功就具备许多非凡的特异功能,在70年代后期中国关于发现人体特异功能的报道引起了一阵轰动,后来又不了了之了。气功的出现使张宝胜的特异功能得到了承认和重视,而他本人更被媒体炒得充满神秘和传奇色彩。他成为一些气功人士的好友,作过很多次特异功能公开表演。

更令人关注的是,这期间出现了一位专门写气功书籍的著名作家——柯云路先生,他为气功哲学理论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备受气功界尤其知识分子练功者的尊敬和仰慕,也成为一些著名气功师的好朋友。他在80年代初写了一部反映中国改革的小说,并被拍成电视剧《新星》,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后来成为一位倡导气功的作家,第一部有轰动效应的气功代表作是长篇巨作《大气功师》,后来又陆续出版了《新世纪》、《人类神秘现象破译》等引起较大反响的著作,一跃成为气功界的代表人物。1993年—1994年,柯云路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中国特异功能、人体特异功能的考察,并拍下了一部24集,每集45分钟的电视系列片《生命科学探索》。

以上这几位人物成为中国气功界公认的名流和支柱,他们的活跃作为备受瞩目,影响了整个中国社会,在时代文化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他们从理论,实践,宣传等方面将气功的发展推向了高潮。

在这几年中,全国发行了大量的气功杂志,书刊和音像资料,练功的人们大量购买气功资料。很多书店甚至设立了气功专柜,书摊上的气功杂志随处可见。杂志封面经常登出各路气功师的照片。这期间也出现了一些女气功师,代表人物是张香玉女士,创立自然中心功,给人行医治病,会说“宇宙语”,轰动一时,所到之处,受到人们热烈的崇拜。她讲述气功不擅于使用科学名词,而是采用不加遮掩的鬼神论,这与政府的共产主义无神论相抵触。后来张香玉于1990年4月被公安机关逮捕,被判监禁数年,罪名是诈骗钱财罪。《中国青年报》刊登了这条消息并配有照片。

还有一个人物是海灯法师。他从前是少林寺的和尚,精通武功。曾经专门有一部电视连续剧《海灯法师》,介绍了海灯法师传奇的经历。海灯法师在80年初的武术热潮期间由《武林》杂志介绍而闻名全国。他于八十年代末去世,据报道是死于胰腺癌,给后人留下了很多难解的谜。很多人都不相信他会死于疾病,事情似乎有点异常。

1995年以后,气功界又出现一颗令人瞩目的新星——LIHONGZHI先生。他传播的功法是FALUNGONG,在全国范围,甚至在海外都很有影响力。他的功法特点是简单易行,不特意追求特异功能,练功者不感到麻烦,所谓“功练人”,而非“人练功”,且治病效果惊人。

由于邪灵放弃了更多的加给练功者的限制条件,所以邪灵在练功者和受功者身上显示的能力比以前的功法更直接迅速,威力更大,出现了许多奇迹,因此,该功法传播速度快,影响范围甚广,近两年来已经成为气功界新的主导潮流,进而在1999年,发生了举世瞩目的“FALUNGONG事件”,震惊中国朝野,随即受到政府的严厉打击。

还有许多气功师和特异功能者频频出现,他们在当地有较大的影响力,和出名的大气功师一样,在全国范围内共同带动了气功的发展,使气功成为人们新的宗教信仰和文化形态。

练功者的狂热

越来越多的人迷上了气功,全国上下象当年搞运动一样练气功。机关团体,学校工厂,到处都有气功学习班和集体练功的人们。国家已经认可了所谓气功是一门新兴科学——人体科学。著名科学家钱学森也有关于人体科学的讲话。严新在清华大学等著名高等学府的气功实验使一些科学工作者对气功神奇的表现给予承认,虽然科学家不理解这些现象,但事实使他们惊奇不已。

1988年前后,北京出现了两股热潮,一股是年轻人追随著名摇滚歌手崔健南下听歌,另一股是许多人追随气功师严新去各地听带功报告。听严新的带功报告是要买门票的,据报道严新本人说这些钱他一分也不要。广大气功信徒对严新的功德十分敬佩。严新在全国很多地方做报告时,会场爆满,进不去的人们就站在会场外听报告,在雨中穿着雨衣“自发舞动”,其虔诚令见者无不为之动容。在内蒙古一次听严新报告的人多达几万人,严新高度赞扬了内蒙古有良好的“气场”,从古代就有良好的气功传统。

1990年,在北京张宏堡的气功学习班里,我看见那些信徒狂热地崇拜张宏堡。在举行拜师礼之前,有人反复练习磕头,并让别人在旁边指出自己的姿势是否虔诚。学习张宏堡气功的人喜欢佩带张宏堡的像章,认为这是和师傅的能力连通着,能增加功力并得到保佑。我在很多地方见过这样的信徒。他们的神就是他们的师傅,他们的信仰就是气功。

许多练功治好病的人热情地向周围的人传授气功,并认真遵守气功功德,多行善事,使社会对气功带来的道德观给予承认。许多出现特异功能的练功者开始把气功作为自己的信仰,并继续不惜代价地追求特异功能,寻找生命的意义。每年暑假,大量的气功信徒云集各地的气功学习班,回家后传给他人。还有层次更高的信徒去名山大川的寺庙观宇参观学习,寻师拜友,交流探讨。道教的青城山是最神秘的地方,据说常有高功夫的异人出没。

练功者常常看破红尘,甚至放弃家庭和事业,独自云游或隐居去了,或是出家成为和尚或道士,这样做只是为了追求特异功能和长生不老。因为小孩练功见效快,很多家长教给小孩练功,希望他们的孩子将来成才。许多家庭失去了正常的生活,很多练功者也饱尝了练功带来的生活痛苦。还有许多人练功导致精神分裂或死亡,一些练功者的亲人突然异常死亡或死于疾病。

那时侯我们全家人都练功,把气功师的照片摆在家里敬拜,有时烧香拜他们,祈求他们保佑生活平安幸福。常常放气功功法或气功音乐录音磁带,使整个家庭气功化,并积极传授气功给别人。我们常常感叹为什么这么晚才知道气功。我们认为练功使我们明白了世界的奥妙,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气功传播的情况

就象其它的时代一样,在中国的气功狂热时期,有很多关于气功的不同观点,有很多冷静观望的人,有一部分人一直在反对气功,认为是迷信活动;还有的人只相信气功的一部分现象。以下是不同类型的情况。

1、农村是气功传播的盲区

农民占中国人数的大部分,他们的文化水平低,对气功的科学名词不理解,儒教、佛教、道教和地方民间宗教是他们的主要信仰。而气功的传播是通过书籍等现代手段,需要一定的文化才能理解练功方法和原理,这就妨碍了气功在农村的传播。

而传统宗教深入人心,不需要每天花时间敬拜,需要的时候拜一下。另外一个原因是农民的生活艰难,他们最关心的是温饱问题,至于特异功能,他们相信,但不去追求。或者说,他们没有精力和心情去花时间练功,有病他们习惯于去买药,去医院,或者看中医,甚至求“神婆”,烧香拜佛,但他们对气功不感兴趣。

2、知识分子是接受气功最快,研究气功理论最深的人

他们往往成为气功的倡导者,把气功当作一门新兴科学。学生中,尤其是大学生练功人数较多。但反对气功的人主要也是知识分子,这部分反对者往往都是无神论者,他们长期反对气功,不相信气功的超自然现象,把气功师行的异能和气功导致的奇怪现象解释为“魔术”,“幻觉”,“巧合”,他们反对的主要方式是不承认气功的特异现象。但是他们承认气功只能对练功者本人的身心健康有一定的好处,这一点,几乎所有知道气功的非基督徒人士都承认。

3、在工人和机关干部、工作人员当中,气功的普及也是非常广泛的

他们练功的效果很明显,尤其是治病方面。这部分人最关心的是身体的健康,而气功满足了这一点,从而使他们也成为气功倡导者。机关的干部和领导对气功的承认很谨慎,他们避免谈论气功的特异现象和鬼神的事情。但由于他们是气功的受益者,就为本单位气功活动的开展起到承认和支持的推动作用。

就地理区域来看,气功繁荣的地点多在大城市,北京是领导气功潮流的中心。媒体表示了极大的关注,有些大的媒体机构长期派人跟踪采访严新等气功师,及时报道一些气功界的动态。但反对派的势力也以北京为中心,长期坚持反对气功。

气功高潮在中国的出现是必然的。这段时间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高潮期,政治经济出现了建国后最繁荣的景象,人们的思想开始复杂活跃,新的信仰意识正在形成,气功先入为主,以大量的奇异现象和对身体健康的好处折服了人们。人们在心目中不知不觉地接受气功作为一种精神寄托,从而成为一种信仰,并成为一种以师傅、宇宙、自然以及佛教,道教的偶像作为敬拜对象的当代宗教。

气功的高潮期成为中国近代又一页可悲的历史。

四、气功的低落

1992年—1995年,是气功走向低落时期。

1989年,北京发生了举世震惊的6#4TIANANMEN事件,整个中国和世界都沉浸在惊愕和悲痛之中。这次事件之后,无数的中国人放弃了共产主义信仰。

当时我在想,中国千千万万的气功信徒也一定在想,大气功师都到哪里去了?他们为什么不去制止?为什么不用他们超自然的预知能力提前告诉学生逃跑?他们的气功功德到哪儿去了?为什么!?

没有答案。

气功“万能论”开始在我心中动摇,开始在广大的知识分子心中动摇,他们清醒而绝望地看到了残酷的现实,对于现实来说,气功是多么的无能无力;他们终于承认,气功不能救中国!

但是,当人们开始怀疑思索的时候,并没有轻易停止练功。1989年—1992年这三年中,中国改革开放的步伐放慢,人们看不清中国要往何处去。人们对中国的现状几乎完全失望,情绪低落,整个中国笼罩在低沉和仇恨的气氛中,唯一的办法是等待和企盼。于是气功更成为人们的精神寄托和回避世界的方式,我正是这样的。

人们开始寻求新的道路来救中国和自己,开始痛苦地思索,开始进一步甚至彻底推翻从前接受的观点和立场。西方的民主政治在人们心目中成为黑夜中可以看见的航灯,千千万万的中国人盼望着。

1992年,中国改革的车轮重新转动,往日的繁荣和生机开始恢复,全国更多的地方对外开放,人们看到了更多挣钱的机会,纷纷外出打工,流动人口急剧增长。6#4的阴影渐渐淡化,人们的盼望更加理智和稳重,美国“和平演变”的战略计划被大多数中国人所认可。中国人对“东欧剧变”式的变革是否适合中国开始表示怀疑。

人们的眼光更加实际和自私,挣钱成为人们的信仰。知识分子也努力忘记政治和国家,投入了经商的热潮。人们认为气功的特异功能无法解决生活中的实际问题,而金钱却有“万能”的作用。气功的热潮逐渐被经商“下海”的热潮所代替。千千万万的人放弃了气功,重新开始了“与世相争”的正常人生活。

气功被一部分练功者放弃,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许多练功达到一定境界的人开始发现一些可怕的问题。例如:

1、有些练功者常看到鬼魂似的可怕东西;耳边常听见奇怪的声音和话语,甚至昼夜不得安宁;

2、有些练功者可以给别人治病,对自己的病却无能为力。有时为善良的人治病效果不理想,但给恶人治病却效果甚佳,难以理解;

3、有些练功者的特异功能失控,想用的时候没有,不需要的时候又突然来了,不能随心所欲地控制,有时让人很尴尬烦恼;

4、练功者的性格和脾气变异,练功前象绵羊一样的人后来变得让人害怕,心里常常恐惧,急燥,悲伤,绝望,恶毒,骄傲,充满仇恨和欲望;

5、周围的人远离自己,不理解自己,视特异功能者为怪人;

6、练功者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坎坷,倒霉的事越来越多,开始还坚持忍耐,认为是气功的磨练,后来渐渐不能忍受,生活没有乐趣,总是怀着低沉灰暗的心情度日;

7、练功常常出偏差,看到或听说有人练功精神失常或暴死,开始感到气功的危险

很多练气功者由于出现了以上现象(全部或个别,或多或少),导致对气功害怕,失望,从而放弃了气功。但他们不敢去对别人说自己的感受,因为没有人理解他们,他们害怕别人的嘲笑,只是告诉人们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解释停止练功的原因,把自己的痛苦经历深深埋在心底,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奇怪故事。

气功的低落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基督教的兴起。

基督教在中国当代的早期发展过程几乎是和气功并行的。八十年代初期,一些美国学者,科技人员进入中国工作,他们当中的基督徒开始传播耶稣基督和上帝的福音,一些传教士也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进入中国宣教。1986年中国允许国外基督教团体捐资在江苏南京印刷《圣经》,并在中国各地教堂发行,标志着基督教在中国开始兴起。1989年以后,中国内地教会前往边疆地区拓展福音工作。此外,更多的传教者进入中国,以各种形式传播基督教,人们开始认真了解并试着接受福音作为信仰。1994年以后,基督教的传播渐渐形成影响。1995年以后,基督教的传播在中国开始步入丰收的季节。

在这种环境下,许多练气功的人通过福音认识了气功的本质和危险性,彻底放弃了气功。这些人通过在气功里和基督里的不同体会,深刻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和信仰真理。他们明白了气功就是和邪灵联合成为一体从而受邪灵支配的一种途径练功者必然走向灾难和毁灭的结局。这样的人在成为基督徒以后坚决反对气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气功的危害,很多人因为这些人的有力见证而放弃气功并进一步成为基督徒。基督教的发展使气功宗教遭到重创。

1995年,还有一位很有意思的神秘人物活跃在北京,在很短的时间内掀起了强有力的反气功浪潮,给气功以沉重的打击。北京当地的媒体一时间把这件事炒得沸沸洋洋,成为众人关注的新闻热点。那一年笔者在北京小住了一个时期。

此人名叫司马南,是1990年到1995年北京气功界的新闻人物。由于他的出山,使中央电视台从1991年起取消了每年春节晚会上的气功表演节目。他是一个气功大师,他的观点认为气功是科学的,但特异功能的表演是高级魔术和江湖骗术。

此君为证明他的理论,当众表演很多气功师能表演的特异功能,丝毫不差。使观众惊奇不已,但他告诉人们这是魔术,不是气功,也不是特异功能。许多人相信了,但许多人困惑不解,甚至一些练功者认为他也是有高功夫的人,试图向他讨教。但新闻媒体引用司马先生的话:“我是假的,谁是真的!”其代表作是《伪气功秘闻录》,还拍摄了《神功内幕》电视片。

他的出现,使气功界十分尴尬。每次气功界开会或作表演,司马南总是在一大帮记者的前呼后拥下前往现场,给予揭露或质问,辩论。柯云路等人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对司马南很头疼,而新闻媒体也明显倾向司马南,有意无意地贬低气功人士和特异功能者。

笔者在北京一家著名的报纸上看到,有报道说司马南前往张宝胜的特异功能表演现场,被拒之门外。张宝胜匆忙而手法拙劣地表演了一下,仓皇从后门逃跑了,等等。当时书摊上的畅销书就是司马南的揭露气功的著作。笔者曾在书摊上看到司马南的著作和柯云路的著作并排放在一起卖,十分有趣。

气功的繁荣时代已经过去了。但气功宗教已经形成,他们将怎样继续发展,将怎样影响中国,将会出现多少新的气功信徒?关心的人们正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