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灵界的黑暗》第二章 我的气功史(上)——小光著

第二章 我的气功史(上)

一、初入气功的世界

1987年,我完成学业,开始工作。在等候分配的暑假,我是在家中度过的。那是一个很平静的夏天,天气并不炎热。离家三年在外面上学,居然得了风湿病,脊柱刺痛,有时竟然难以转头。父母知道详情后,大大地为我担忧。

于是在那个暑假,父母郑重地决定给我传授“自发五禽戏动功”,以治疗我的疾病。我也为自己的病痛担心,欣然决定学习练功。在此之前,父母也教给我一些简单功法。其中我想起来就练的叫做“内丹功”,就是想象自己小肚子里,肚脐部位有一个发光的小球体。其作用是说可以增加人体元气,增进健康。那时我每次意想内丹时已经可以感到这个小丹的热量了,记得冬天寒冷时我曾以此御寒。我已经接受了气功有特异作用这一概念和事实。

父母教我练五禽戏的那天晚上,一些看起来都和往常一样平静自然,甚至有一种美好的气氛。那天晚上我不了解自己做的是什么,我不知道自己的青春年华将毁于气功,我不知道自己将来要为此付出多么悲惨的代价,我不知道自己将带领多少人走向深渊。如果我能明白该有多好啊!这是我一生中巨大的羞辱和错误。……

父母告诉我此功法效果惊人,但容易出偏差,用气功术语说就是容易“走火”。意思是如果练功时受到外界刺激和干扰,或者意念不集中,步骤作错,那么轻者练功人会身体不舒服,或者身体受伤;重者有可能导致精神错乱或分裂。我听后有点紧张,但不以为然。

开始练习了,我闭上眼睛,父母在旁边说着意想的步骤,我一步一步用心去做,没有动作,很快完成了启动步骤。我静静地站着,很快,有一种力量开始晃动我,我开始前后左右晃动,父母提醒我不要紧张,尽量放松。其实我心里一点也不紧张,反而感到惊喜和兴奋。我渐渐被那种力量完全控制,十分好奇,想看看这种力量会引导我作出什么动作。

渐渐我身体的动作越来越大,我在房间中转来转去,没有疲惫感。继而我的身体出现了类似五禽的动作,首先是熊的动作,然后一会儿是猴子的动作,一会儿是老虎的动作。当我的身体作出这些动物的动作时,我心里非常诧异,感到十分奇妙。仿佛是我的身体在向我表演,如果我能离开身体,就是一个观众了。我不知道引导我身体的力量是什么,我以为是来自身体的一种未知力量。可我全错了。

后来,父母引导我一步一步结束练功,就是“收功”。收功后,他们高兴地告诉我,我很有练功的天赋,第一天就出现了部分五禽的动作,而且和书上描述的动作一样。我很惊讶,认为这种引导力量是很有规律的。那天我受到了极大的鼓舞,我想知道更深的境界是什么。

第二天,我又在父母的帮助下练功,出现了更多怪异的动作。甚至发出了虎吼声,我为自己能发出这样低沉而雄壮的虎吼声而暗暗惊奇。声音很大,想必邻居们也听到了。当我五禽动作都出完后,我不知道下面将会出现什么。但根据书上所说,五禽动作出完说明人的心、肺、肝、脾和肾已经完全健康了。我很高兴,为这种奇妙的健身方式感到欣喜不已。但我的脖子和脊柱的病症还没有明显的改善。

大约过了一周,我已经对功法熟悉,且深得体会。有一天晚上,我在户外练功,我的脖子开始不停地被摇动,前后左右,或转或伸,使我的病处很疼痛,我想停下来但是很费劲。突然,我的头被使劲往后一拉,脖子猛然后仰,仿佛听见“卡嚓”一声,我的脖子和脊柱顿时一阵巨痛,身体静止了,我的眼睛里充满了眼泪。几分钟后,我的脖子重新晃动,疼痛感完全消失,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愉快。从那天起,脖子和脊柱的病症消失了。父母很高兴,我更是惊喜不已,尝到了气功的甜头。从此走上了漫长而艰辛的气功之路。那一年我18岁。

二、更上一层楼

经过一个暑假的练习,我的身体感觉很好,精神常常很兴奋,我下一步的目标就是打通“小周天”和“大周天”。“小周天”就是使“真气”在任督两脉运行无阻;“大周天”就是“真气”自动按时辰运行于全身所有经络。我开始从一个崭新的角度对自己和这个世界进行观察,并渐渐领悟着还说不清楚的道理。我开始向一个同学传讲气功,他很快接受了,用同样的惊喜和真诚。

工作后,我坚持每天练功,从不间断,有时很想停下。但听说“一天不练,倒退十年”,就只好坚持下来。有一天,我决定把这个功法教给我最好的一个朋友,他有胃病,常常很痛苦。他很羡慕我惊人的胃口。我告诉他关于气功的神奇作用,关于《五禽戏》的健身奇效。他听后很惊喜,请我教给他,我爽快地答应了。他属于那种对气功不敏感的人,练功素质差一些。但一个月以后,他的胃几乎完全正常了。他也和我一样敢吃很多零食,甚至也能喝凉水了。我们都很受鼓舞,从此一起练功,互相督促,彼此交流,乐在其中。

时间过得飞快,我的功力已经大大地长进了。后来我发现即使我不做启动步骤,也照样能发动起来。但收功我还是很重视的。练功过程中我逐渐地平静了,动作很少。这就是“动极生静,静极生动”的反复过程,我很满意我的进展,但对这样安静的练功状态有点厌倦了。我心中渴望着什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和功效。

几个月后,我回家探望父母。父母拿给我一本书,就象给我一件宝贝,是16开的一本书——《严新气功报告》(大概就是这个书名)。我走进安静的房间,怀着好奇而敬畏的心情,用几个小时读完了。当我合上这本书,我就知道我所幻想和渴慕的事情终于到来了,我的气功功夫将进入一个新纪元。

书中记录了严新所作的带功报告内容,并以纪实文学题材描写了严新做报告时会场成千上万人的强烈反应。简直令人不可思议!会场中有的人哭,有的人笑;有的人大动不已,还有人跑动,尖叫,大叫不止,但互不干扰;一些瘫痪病人从轮椅上站起来行走,许多病人的病立刻好了。场面震撼使人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但我相信这全部都是真的,我被完全折服了。严新成为我最佩服的气功大师,成为我练功的榜样,我下定决心要成为严新那样的气功师,我相信自己很有可能做到。

严新的功法很少有具体的动作姿势,他在气功方面的造诣很深。这就是为什么他能推动气功在中国迅速发展的原因。他又是一个知识分子,有头脑,在儒释道中医方面有较深的研究和体验。他的气功境界很难推测,在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所描述的例如“八仙”之类的人物,他们是人练功成仙的典范。

而严新很明显已经具有“八仙”的很多异能,他是第一个把气功的练习原理简单地揭示出来的气功师,他的功法抛弃了很多形式,只是说明了基本的原理,其方法往往都是一些意念步骤,也就是“冥想”。至于身体的姿势,他也没什么要求,但他推崇佛家和道家的打坐,又叫盘坐,而且应该是“双盘”。

严新功法的普及范围不大,对于很多练习气功的人来说,他们很难理解严新功法,而对某些人来说,却是高级气功。这样的人用气功术语说就是“悟性”高,“敏感性”好,这种特点似乎是天生的,因此佛教把这种特点称为“慧根”。通过练习气功,我发现自己正是有这些优良特点的人。

我迫不及待地告别了《五禽戏》,开始了严新功法。

我开始练习盘坐,每次练功还要听着严新的带功录音。最初是单盘,也就是一条腿压在另一条腿上。同时,上身坐直,下颌微低,含胸收腹,然后全身放松,合上双眼,舌抵上颌,趋向“入静”,然后按照一些步骤意想,同时默数数字,冥想一些图像。最初按严新功法的要求,我选择了太阳,鲜花和树苗作为冥想对象。

为了达到某种效果,又把我所见到的一位美丽的少女作为冥想对象。在冥想的同时,还要调整呼吸方式,也就是逆式呼吸。呼气时要鼓腹,吸气时要收腹。冥想的图象还是活动的,象真看见那样,例如,我看见自己在浇一棵小柏树,它在慢慢长大,等等。所以,打坐,姿势,数数,逆式呼吸,冥想必须同时进行,很别扭,也做不到。

最初几天时,我感到非常艰难痛苦,灵魂疲惫,但我以顽强的毅力坚持,因为我想得到神奇的效果。每天坚持,从不间断。一个星期以后,我渐渐习惯了所有的注意事项,甚至感到自然了。我很惊讶自己适应得这么快,仿佛有一种力量在帮助我,以至于很轻易地就做到了这么多复杂的事情。

大约一个月后,我出差到某地,晚上照常打坐,开始入静冥想。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片白光在房间闪亮仿佛整个房间都亮了。我吃惊地睁开眼睛,房间里什么也没有,我又闭上眼睛,一下意识到这不是普通的光,而是练功状态的好现象。因为我想起了严新的书中说,看见白色的东西不要害怕,有白色的光出现都是正常现象,是好现象。

当时我还不清楚,那一天我已经在气功里朝灵界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我的特异功能时期揭开了序幕。这是多么愚蠢的事啊,以至我成为基督徒后,在祷告中我问上帝,为什么我要经过这样可悲的生活,自愿成为邪灵的俘虏和奴隶?后来我明白了,上帝给人以自由意志,所以人要为自己所做所说的错误付出代价。但庆幸的是现在一切都象噩梦一样过去了。

由于很多次是出现奇怪的现象后我才发现那些正是严新书中所说的好现象,所以我追求更高境界的愿望更迫不及待。

练习严新功法三个月后,我开始练习双盘。因为我知道一个理论,“要想出功能,必须是双盘”。这个理论并不全对,其实双盘只是出功能的好途径,不是唯一途径。双盘的艰难一开始就深有体会,那一天,我心中一阵冲动,决定试一下双盘,因为我一直不能把腿盘上去。我坐好后,一下把腿盘了上去。天哪,我高兴极了。我受到了莫大的鼓励,同时也觉得是个奇迹。但双腿难受异常,甚至全身都很难受。我咬牙坚持着,心灵开始疲劳,我继续挺着,心里难受得要呕吐,眼里充满眼泪,身体的骨骼,肌肉都开始痛苦,我觉得自己快要死去了。终于我把腿放开了,浑身大汗淋漓,舒服无比。一看表,才过了五分钟。我开始担心是否能坚持下去。

出乎我意料的是,一个星期我就可以双盘半个小时了。我知道又得到了一种外来力量的帮助。后来我看了一本书,是一个西藏拉萨的喇嘛写的自身经历。他后来到了美国。他回忆自己五岁的时候,在户外打坐了一、两天,他当时的感觉也是几乎死掉,因为风沙很大,他的手掌里堆起了小沙丘。看到这里,我心里充满了同情,也很敬佩他。我认为这很值得,我决心做到。

双盘之后,特异功能开始出现,这是我继续练下去的动力。我开始看功法书中特异功能的练习和启动方法,我逐一实验,发现这些特异功能我基本上都具备了。这是练功几个月尤其是练严新气功的成绩。

首先出现的功能是体感功能。

就是当一个人在我附近的时候,有意或无意能感到对方身体有病的部位在自己身体的对应部位有相同的感觉,从而知道对方准确的疾病部位和大致的病症。后来,我怕身体有他人疾病的感觉和“病气”侵袭,以至于不愿和有重病的人在一起,

其次出现的是意念传递的能力。

就是我实验向他人传递简单的信息。例如,在心中告诉对方左,右的方位字,简单的数字等。我发现和我做这个实验的人中有敏感和不敏感的人,小孩的敏感性普遍高。有一个和我做这个实验的小女孩非常容易接受到我发出的信息,每次准确无误。这个小女孩的家长问她为什么知道得这么快,她说能听到我对她说话的声音。其实我只是在心里对她说话而已。

还有一个主要的功能是给人治病。

我用手在别人疾病部位发气,感到有能力从手里出去,事后感到一种消耗,有时侯很累。被治疗的疾病很容易就消失了,发功治病的方式有多种多样,随心所欲。

就这样,我开始“出道”,在当地名声大振,许多人找我治病,我是有求必应,乐此不疲。而且我发现在行异能做好事的过程中,功力反而突飞猛进,越来越神奇,不可思议。严新的气功理论特别强调气功“功德”,就是练气功人的道德标准。主要内容是做好事,树立好的性格,尊敬佛教,道教和各路气功门派的人,等等。

三、大道初成

练功半年后,我的气功功夫与日俱增,特异功能越来越强,越多。连我自己都感到奇怪,人的身体真是奇妙,这个世界多么神秘。按严新的理论说,气功师的能力来自人体潜能和宇宙自然界,有时候来自高功夫的气功师。我相信特异能力来自自己的身体和自然界,也相信有非常高功夫的气功师可以给人以指导和“点化”。

这时候我已经成为有神论者,但我概念里的神很含糊。我相信人可以有永远的生命,而我的人生目标就是追求永恒的生命,这才是人生最高的意义。在我后来漫长的气功道路中,这种意义成为我坚持练功的动力。

我开始轻看我生活中的许多事情,全部身心都投入了气功。我不再顾及工作、与人交往,不知不觉地封闭自己,那个时候爱情也受挫,我不愿再考虑爱情,甚至爱好写作的习惯也消失了。在气功的面前,这一切都在我心目中淡化,似乎它们不再属于我,我所渴望抓住的只有气功所带来的健康、异能和永远不死的生命。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有人愿意出家为僧,为道士,我开始向往远离社会的隐居生活,心中许多的激情开始平淡,许多的欲望开始沉淀。周围的人们开始不理解我,离开我,但我不在乎,我知道我在干什么,毕竟气功同道理解我,毕竟见识过我功夫的人和被我治好病的人理解我,尊敬我。总之,我只有一个在乎,就是气功,通过气功的理论和实践,我发现了这是少有人知道的神秘道理,是这个世界和生命的巨大奥秘。我新的人生哲学,道德观,价值观和行为原则开始形成,而从小被灌输的共产主义观念象风中的烟雾被吹散,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那年的秋天,我回家看望父母。

回家后,我们谈话的主题当然是气功,我们交流练功的心得体会,兴奋之情难以表达。父母对我练功的果效非常惊喜,他们为我感到骄傲,就象从前我上学在班里常常学习第一名他们为我骄傲一样。他们还教会一些亲朋好友练习气功,取得了很好的果效。妈妈的身体基本上康复了,又重新开始工作了。她常常感叹:“气功救了我。”

很巧合,那天父母要搬家,距离新居很近,我和父亲决定自己搬家,不找人帮忙。父母住的是平房,搬起来不难。夜幕降临后,我们开始行动。为了让新家气场强,我们在新家里开始一遍一遍放严新的录音磁带,感觉上很踏实。到了大约子时(夜里11点—1点),一片安详和宁静的气氛,我们已经快搬完了,两盘磁带反复听了多遍,很奇怪我一点都不累,甚至感觉很轻松,仿佛没有干什么似的。心中充满安详和喜乐。

马上就要搬完家的时候,我听着磁带里的声音越来越舒服,感到有一种力量从体内扩散,渐渐充满身体和灵魂,这种力量开始冲动,我的灵魂开始不安,想要冲动,我开始发觉情况异常,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我无法判断,我坚持着,用理智和这股力量对抗着,但很快我知道自己失败了。我决定屈服了,赶紧告诉父母:“我不行了,我想要大动,我受不了了!”我的声音一定很绝望,父母非常紧张担心,他们鼓励我:“别害怕,放松!顺其自然!”爸爸赶紧陪着我走出家门,走向夜色茫茫的一大片空地。

我突然发现周围是白茫茫一片似云不似云的东西,这时我听到放音机里严新的声音:“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了”,我抬头一看,没有白色的东西,只有一圈星光灿烂的夜空,美丽而神秘。很多年以后,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奇怪而宁静的夜空。

我摸摸索索地来到空地上,所有的担心和恐惧全部放下,完全顺服于那种力量的控制之下,心中充满好奇。我开始一圈一圈地旋转,顺其“自然”,我的身体被牵动着,象喝醉了酒。那种力量越来越强,几乎要把我带出我的身体,我开始感到有两个“我”在自己的身体里,一个在冲动,一个无奈地看着,最后,冲动的“我”终于象火山一样喷发而出,冲出我的喉咙,从我的口中发出长长地呼啸,在宁静的夜里传得很远,充满怪异和悲凉。仿佛是我的灵魂在叫喊,为什么要喊,我不知道,没有答案。我的耳膜震动,口中干渴,感到非常舒服,很神秘。我开始知道自己进入了难得的气功状态,和一种超人的力量连通了。

我的身体开始渐渐地安静下来,进入忘我的境界,一切都似有非有,渐渐地自己的感觉也飘渺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突然跪下了,那种力量强行把我的头按在地上,我再次反抗,但仿佛一只手按住我的脖子,让我磕头,我感到屈辱,不愿低头,但这时有信息传进我的意识,这个信息告诉我,有一位高功夫的师傅选中我做徒弟,要传“功”给我,而且他马上就要死了。听到这些信息,我马上低下了头,一直碰到地上,我怀着敬畏的心情接受了我看不见的师傅,任凭他把高功夫的能力加给我。

过了一会儿,我的手拔了身边的一棵草,放进嘴里咀嚼,顿时如同有泉水喷出来,我咽了一大口,嗓子里马上不渴了。这时身体里恢复了平静,我自己抬起了头,望着夜空,我知道“师傅”已经死了,他的灵魂却仍然存在,并在以后保佑着我,不断“加功”给我。

我站了起来,周围的白雾没有了,月光下看得很远,父亲在远处站着。我回到家里,已经是子时以后了。父母关切地看着我,问我怎样,我说很好。他们很为我高兴,但我看得出有困惑在他们脸上。我们都睡去了。

第二天,我就要回单位了。妈妈给我装一些红枣,放入两个口袋,装好后,妈妈拿来秤想称一下,我脱口而出:“这是一斤一两。”妈妈一称,果然是这样。我告诉母亲另一袋也是同样的重量。母亲不信,一称,真是一斤一两。母亲惊奇地看着我,我们都明白我的功力又长进了。

从那以后,我的气功功力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每天我尽量在子时打坐练功,因为一天中子时的气场最强,练功效果最好。我体会到了什么是“一天24小时练功”,我可以时刻处于气功状态,舌头常常抵着上颌。我的额头开始下陷,天目部位常有感觉。这就是所说的人体第三只眼睛。一旦天目打开了,就能看见很多眼睛看不见的东西,特异功能就会越来越强。我非常盼望天目能早日打开。这个时期,我给人治病的能力越来越强,附近的人常到我住的地方,或者是叫我去病人家里治病。我所治疗的病人都取得了惊人的效果。后来,我又开始了“遥感治病”。

有一天,一个朋友傍晚跑到我那里,说他的同事牙齿疼痛难忍,请求我去治疗。我对朋友说:“回去吧,告诉他已经好了。”一会儿朋友兴冲冲地跑回来汇报说:“我一回到他那儿,他就说刚刚牙已经不疼了。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后来有一个大学生想让我在他身上做实验,内容是遥感按摩。我答应了。我们约定了时间,相隔大约两百公里。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忘记了给他遥感按摩,感到很不好意思。可是几天后他来了一封信,激动地讲述那天约定时间的神奇体验。他说那时候正躺在床上,时间一到,他的肩膀有强烈的麻涨感觉,肌肉跳动了大约一分钟。他在信中说,这是他第一次亲身体会到气功的神奇力量。

看完信后,我大大地奇怪了。那天我错过了约定的时间,为什么居然有这样的事发生?他是理工科的大学生,注重事实和逻辑,他所表达的惊奇可以想象他的体验。这件事怎么解释呢?我当时没有想出答案。后来在气功杂志上我也看到了类似的事情,也没有合理的解释。

我练功更加勤奋,功力不断长进,名声也越来越响,上门拜师学艺的人也多了。但我对教徒弟并不感兴趣,也没有发现悟性和慧根好的人选。但有时难以拒绝,我就简单地教给他们一些功法,有的是书上的,有的是我自己编的,但效果还是令人满意的。在我的影响下,当地掀起气功热潮,大家自发地组织起来,集体练功。他们买了严新带功录象带免费播放,我去看了,又受到了很大的启发。当地很多人开始认识了气功的神奇作用,加入了集体练功。但我还是自己练功,不和别人交流,只是偶尔有人请教,就指点一下。他们很想让我出面带领大家练功,但我没有兴趣,因为他们的气功层次很低,对我没有什么帮助。

后来,我又创立了一种气功治近视眼的方法。我把一张视力检测表贴在墙上,让近世眼患者站在五米的距离,让他们拿掉眼镜。先从第一行看起,然后第二行,第三行,一直到最后一行。有些敏感的人一直看到最后一行,他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视力在几分钟内就会魔术般的达到最佳视力。连我也暗暗感到吃惊。于是一个又一个的近视患者来到我的住处请求治疗,我都如法行了异能。但是,当患者被治好了,拿掉了眼镜,几天后他们发现视力又不行了,于是又带上了眼镜。我一直不能解释这是为什么。

转眼三年过去了,我每天坚持练功,不敢松懈。这期间我读了许多书籍,道家的,佛家的,藏密的,研究了多家功法,还学习了半年的中医理论。因为严新说“中医气功本为一家。”这些研究学习丰富了我的理论知识并有效地促进了实践。我还发现气功以各种形式存在于儒教,佛教和道教中,甚至中医到了一定境界,也和气功有了联系(这些问题将在第四章中做详细探讨研究)。

这时候我开始练自己的功法,非常简单,非常有效。因为我已经悟出了气功的基本原理,也认为自己已经进入了和自然宇宙的能量场相连通的境界。就是所谓的任何时候都处于气功状态,行走坐卧都在练功。这时候,练功就容易多了。即使身体很疲劳,只要一打坐,立刻就进入飘飘然的状态,似有非有,似想非想,身体极其舒服,很快就恢复了精力。我也理解了和尚们为什么可以整夜打坐而不用睡觉。我还养成了很多的气功习惯,下面一一列出:

1、我理解了和尚为什么吃素,因为我也开始讨厌荤食,喜欢素食,虽然我从小喜欢素食,但到这时候却已经完全吃素了,即使吃鸡蛋都能闻到浓重的腥味,有呕吐的感觉。

2、我出现了短暂的“辟谷”现象,就是一种不吃饭或吃得很少但不感到饿的特殊状态,期间身体舒服,精力充沛,功力大增。

3、有时我到树林里面选一棵柏树,去采树气,采后有一种精力饱足感。方法是,两手合抱树干,手不要碰到树,用特殊的方法通过手往自己体内吸树的元气。时间久了,我的左手心出现了一圈淡淡的白色痕迹,形成一个小圆圈。我也理解了神话传说中鬼怪为什么能吸人的元气,道理和吸树气是一样的。

4、为了刺激天目,我用一种功法可以直视太阳。我常选择看中午的太阳,一般直视几分钟,眼睛不会有损伤。看太阳时,太阳会有黑影挡上,所以可以直视,但必需集中精力,不可失误。

5、有时后我可以看见自己手上,树木上,电线上有一层明亮的光笼罩着,冥想的时候也常常在眼前出现闪亮的光点,象精亮的星星一样。

6、我开始给人占卜、算卦。办公室里常常来一帮人找我算卦。有人办事之前先来咨询一下,讨一些建议,欢喜而去。

总之,我发现自己在变化,有了很多奇怪的喜好,和所生活的世界格格不入,和周围的人越来越疏远。我很羡慕那些隐居的人,只可惜自己没有那样的条件。我明白了为什么道士和尚要在远离社会的地方修炼,决不只是仅仅为了修心养性。

我走得越来越远,没有同伴,孤独地走着,不知道目的地在什么方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