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灵界的黑暗》第五章 气功与儒教、佛教和道教的关系(上)——小光著

第五章 气功与儒教、佛教和道教的关系(上)

一、气功和儒释道的基本关系

儒教、佛教、道教简称儒释道。

气功和儒释道紧密相通的关系只有一些气功人士和对气功了解的儒释道研究学者才知道和理解,这也是为什么功法中有儒家、佛家和道家功法的原因。这种观点被很多的学者排斥和嘲笑,无神论学者认为宗教是一种人生观、世界观和伦理道德的哲学理论体系。即使是一些有神论学者,他们由于不了解气功的本质和原理,也不认为气功和儒释道教有什么实际的联系。

而练过气功的人或者研究气功理论的人,他们知道气功是和儒释道教有深刻联系的,原因很简单:首先,儒释道的理论和气功的理论有很多方面相同或完全一样;其次,他们所练的很多功法是来自这三大教的功法,而且在修炼中,受到这三大教的哲学思想或具体气功理论的极大帮助。因此,练功者得出了气功和三大宗教同出一辙的结论。其中儒教的气功色彩比较淡,这也是儒教功法基本失传、鲜为人知的原因。

为什么儒释道都有自己的气功功法?这是巧合吗?这些功法的目的是什么?与这些宗教的哲学理论观点有什么联系?

这是很自然的疑问,解决这些疑问是明白这些宗教属灵背景的关键。在这一节里,我们先阐明观点,在2、3、4节中,我们将探讨证明我们的观点。

概括地讲,儒释道的灵界背景和气功一样,是邪灵。儒释道所想达到的目的,正是气功所想达到的,也就是邪灵所想达到的目的。

我们知道,宗教的目的是为了使人类认识神灵,接近神灵。人类有敬拜神的天性,这是上帝加给人心灵的程序。而魔鬼的目的是使人不认识上帝,远离上帝,转而相信敬拜邪灵。所以,魔鬼就在这世界通过人建立各样的宗教,使人相信并敬拜魔鬼邪灵。

上帝通过人建立的宗教只有一个,就是以《圣经》为理论基础的,耶稣以前叫犹太教,耶稣以后叫基督教,从而使人认识上帝并敬拜上帝。这个问题我们将在第七章中详细探讨。

邪灵通过许多宗教迷惑人,目的是毁坏人的灵魂和生命。我们还是以儒释道为例说明。这些宗教的手段是让人自愿接近魔鬼从而被他们控制成为奴隶

首先,儒释道提供了生死的观点和伦理道德的一套哲学理论。这些理论在生死和生命意义上的观点都比较含糊,经不起逻辑和分析。但在伦理道德方面的理论,和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宗教一样,宣扬人性的美善,没有人会说:这是错的。

因为上帝已经将辨别是非美善丑恶的基本标准放入人类的心里。当人们对儒释道这些观点赞同,也就开始接受一些其余的理论。如果任何学说的理论违反人类公共的道德观,那么这些理论立刻就会被人们拒绝。邪灵不会那么傻,虽然魔鬼的目的是险恶的,但是他们会用人们不易察觉的方式把人们逐渐欺骗的。

邪灵将一些危险的谎言理论和那些人们容易接受的理论放在一起,使人失去戒备心理,全部或大部分地接受这些观点。这就是“半真半假骗术”(参看第四章2节)。使人从理论上直接同意其观点,然后再去实践,正是这些宗教欺骗人的方式特点。

儒释道中,伦理道德学是儒教的主要内容,它的灵界背景人们不易察觉。所以直到现在,除了少数的气功人士和基督教人士明白它的灵界背景是邪灵,大部分人尤其是中国人把儒家文化捧若至宝。但是,中国人的近代历史中没有看到这个主体文化所带来的成功,恰恰相反,充满苦难和耻辱。

而道教和佛教的主要内容是鬼神论和生命论,而且有典型的气功理论和功法,和灵界的接触比较直接。人们容易看出它们的理论观点是“鬼神论”,尤其是无神论者,很容易排斥它们。所以佛教和道教在近代衰落的比儒教快得多。

气功和所有以邪灵为背景的宗教一样,都是让人们相信,敬拜邪灵,被邪灵所利用。所以儒释道中直接接触和获得邪灵帮助的手段就是气功功法。只是在它们里面不叫气功,儒教是操练伦理道德和文化艺术以达仁义之君子;道教是修道以达“天人合一,即人道合一”,而成为神仙;佛教是修心养性以达涅磐成佛。这些气功功法现在被人们广为习练。

当近代中国的新文化(即共产主义无神论文化)兴起后,儒释道,尤其佛教和道教迅速衰落。共产主义无神论也是一种宗教,它的神就是人本身,所以无神论的人们容易崇拜人。名人和所谓的“伟人”,甚至歌星,球星、恋人等都成为人们崇拜的偶像。最近这十几年,共产主义在中国迅速败落,但无神论在以知识分子为主的人们心目中留了下来,而同一时期,以鬼神论为主的宗教在知识层次很低的广大农村全面恢复,儒教文化在全国范围内被大加提倡。

这时候,正是知识分子信仰的空白时期,而他们又不承认儒释道的鬼神本质理论,于是,邪灵就及时地兴起了新的方式——气功,来欺骗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们。其实,邪灵是将它们的各种宗教的装饰外套脱了下来,把本质的东西直接拿了出来,从前邪灵通过宗教来引导人们的手段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而现在是通过气功教给人们和邪灵交往的最直接手段。

而知识分子因为大量的事实接受了气功,并以无神论的思维方式,把气功当作新兴的人体生命科学来研究,从而形成了大量的气功理论,并向各种社会身份的人们传播,于是在很短的时间里,知识分子培植了一个全新的宗教。气功宗教已经并将继续给整个民族带来惨痛的代价。悲哉!中国知识分子!

由以上我们可以知道,气功是出自儒释道,现在得到发扬光大,不断有人迷失在里面,而且在海外的传播情况也已经不容忽视。为了让人们更明白它们之间的深刻关系和原理,下面我们就分别给予探讨。

二、气功和儒教的关系

为什么气功理论中有儒家气功这一派?它与儒家文化有什么关系?

孔子是儒教的创始人,生活于春秋时期(约公元前552年——约公元前479年),代表著作是《论语》,全书一万二千七百多字。孔子是有神论者,他敬拜“天”,这是一种模糊的神的概念,《论语》中说:“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孔子也敬拜人为神灵,在《孔子家语》中《五帝德第二十三》,孔子认为古代的轩辕黄帝是“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又称黄帝之孙是“依鬼神而制义,治气性以教众。洁诚以祭祀,巡四海以宁民。”孔子称君王为天子,敬拜祖先为神灵。中国传统的鬼神论溶入了儒教文化。传统的鬼神论里所敬拜的神包括:雷公,电婆,风伯,城隍,瘟神,文曲星,关帝,财神,门神,灶王爷,妈祖(即航海保护神),药王,禹王,蚕神等。

虽然在孔子的著作里至今没有发现气功式的修炼方法,但孔子的“生命来源论”和道家、气功以及中医的理论是完全一致的。在《孔子家语》《本命解第二十六》中,当鲁哀公问孔子生死的原理,孔子认为生命是由“性和命”两部分组成,在汉语中“性命”一词基本上就是“生命”的同意词。孔子解释说:“分于道谓之命,形与一谓之性,象形而发,谓之生,化穷数尽,谓之死。故命者,性之始也;死者,生之终也。”“一阴一阳,奇偶相配,然后道合化成,性命之端,形于此也。”这几句话反映了孔子对生命的观点也是“道”。大意是:道是生命之源,阴阳相互作用而产生生命,这是不折不扣的道教生命来源论,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理论。同时,这也是气功和中医的生命来源理论。

孔子当时教学开的功课有:诗,书,仁、义、礼,乐等。弟子有三千,精通各门功课的学生有七十二位。这些功课是典型的文化、哲学和艺术类的课程。儒家气功是文人在读书,写字,作画和演奏音乐的艺术过程中发现总结的气功功法,或是由自发动功而获得了启发。当他们从事这些活动的时候,进入一种气功态,意念全部集中在书、字、画、音乐上,达到忘我的境界,就如同气功打坐进入虚无状态,这种气功主要的效果是增加艺术创造水平,同时强身健体。这和一般艺术家的忘我陶醉的现象是不同的。练儒家功的人是以练气功为基础,讲究意念,呼吸,冥想,提高的不仅是技巧,主要目的是使艺术作品有震撼力,有“能量”感,而且身体的病得医治,身体健康。注意,这不同于艺术对人身心的正常益处。

在《庄子》的《田子方》中,记载了一个儒教气功修炼者的故事。说“宋元君想找画师画画,来了很多画师,都在准备画具,调墨润笔;只有一个画师例外,他脱掉上衣,盘腿打坐。宋元君说:这才是真正的画师!”这就是一个儒家气功修行者。当人们读到这里的时候发现和上下文没有联系,突然冒处了这一段故事。其实,上文是描写鲁哀公感叹鲁国没有象庄子一样懂“道”的人,因为从表面来看,孔子的理论是伦理道德,政治哲学的内容,没有明显的修炼内容,所谓“明乎礼仪而陋于知人心。”意思是儒教知道的表面礼仪过多,而了解人本身的“意念和意识”太少(注:古人认为“心之官则思”,即心的作用是思考;而气功的修炼就是意念和意识的修炼)。

后来,鲁哀公发现孔子就是懂“道”的“大儒者”,意思是孔子是懂修炼之“道”的人。(后面将详细论述,“道”的修炼就是道家气功方式。)所以下文就描述了一位儒家气功的修炼者,懂“道”的画家。庄子、鲁哀公、孔子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这只是一个杜撰的故事,但庄子是想说明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文化所追求的境界也就是道教所说的“道”。

儒教气功的特点是练的人在追求一种外来能力和灵感的帮助,有练功的方法,而一般艺术家是通过锻炼、思考和领悟来提高自己的灵感和艺术水平。这好比是体育锻炼和武功的区别,一个是有灵界背景的,一个是没有的。另外,作为基督徒的一些艺术家,他的艺术创作有时也会有圣灵的参与。

儒教气功已经基本失传,由于训练要通过读书,写字,作画,奏乐等文化艺术方式,因此只适于文人练习,从而大大限制了传播。至今只有在气功高层次的范围内才有关于儒家气功的“沙龙”,少数气功人士仍在奋力挖掘这一“民族瑰宝”。

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晚而喜《易》,”并说:“假我数年,若是,我于易则彬彬矣。”大意是孔子晚年的时候喜欢读《易经》,并感叹自己如果能年轻几岁的话,就可以很好地研究《易经》而有大的收获了。《易经》是什么书?孔子从中发现了什么?

孔子对《易经》推崇倍至,并对其有较深的研究,写下了大量对《易经》研究所得到的观点和理论。所以,《易经》成为了儒家的经典理论,被誉为群经之首。《易经》的作者无法考证,据说产生于周朝。《易经》分为经、传两部分,经的部分主要是讲占卜、算卦,而真正的占卜、算卦的实质是进入一种气功状态。《易经》用晦涩难懂的语言,用隐语解释世界万物的基本道理,《易经》所论述的根本理论就是阴阳论,其原理可以用太极八卦图表示。现在韩国的国旗图案就是一个不很准确的太极八卦图案。

孔子的儒教理论和《易经》的内涵是相吻合的,《易经》可以为孔子的观点尤其是人生观和世界观给予更高层次的理论指导。而孔子到晚年,他的儒教哲学观点更加成熟,他发现了自己的观点和《易经》理论相通的内涵。但《易经》其实是邪灵背景最明显的一本书,它是道教,儒教、中医、武功、占卜和气功的最高层的理论权威。孔子想对《易经》继续深入研究的内容,应该是灵界色彩很浓的理论。但如果没有气功式的实践,明白《易经》的奥秘是很困难的。所以,有的气功人士说,《易经》是在气功状态下写成的。我们换句话说,就是人在邪灵的默示下写成的。

明白了气功,就容易明白各种以邪灵为背景的宗教、异能训练方法、占卜和《易经》的基本原理。但是,只有通过耶稣认识了上帝,明白了《圣经》,才能明白气功和各种以邪灵为背景的宗教、异能训练方法、占卜和《易经》的本质,而且,即使邪灵再兴起什么新的花样,基督徒也能作出准确的判断

三、气功和佛教的关系

佛教的最高追求境界是涅磐成佛,即修行的人进入极乐世界,永远不死,不再受生命轮回之苦。佛教里的“八正道”和“八戒”,规定了修行的原则和不许做的错事,是佛教基本的人生世界观和道德伦理观。佛教观点容易被很多人接受,但是很多人不去按照它的规定修行。因为它的避世修行和清规戒律都直接违背了人性。佛教的经书晦涩难懂,现在人们对佛教的认识,都不是自己读经而来。由于这种情况,人们对佛教的认识,局限于听说,无法通过自己直接学习理论而明白。现在社会上信佛教的人,并不象和尚那样修行,而是直接敬拜求问一些偶像,来获得保佑。

佛教的实践包括两部分:一是克己,遵守清规戒律,二是打坐念经和冥想。前者是约束人的人性和意识,使人的灵魂顺服软弱,后者是典型的气功练习。这是邪灵俘虏人的标准手段。

佛教的书籍有很多,对生命、世界给出了哲学理论指导。佛教的修行方法,主要是对人心和人性的操练。佛教的很多名词概念不容易理解,只有做到了才能理解。如“禅”,是佛教的概括性名词,相当于道教里的“道”,还有“空”,“无”,是修炼者的忘我感觉;“本我”“真我”是指修炼者在忘记“本我”的境界中发现了另一个“真我”,其实气功和佛教达到这种境界的信徒都知道这个真我的感觉,而这个“真我”的本质,是在自己里面和灵魂合而为一的邪灵。到这个程度的气功师已经具备很多特异功能,和尚也体会到了特殊的“智慧”、功能和身体灵魂的“极乐感觉”,这种感觉就是修行者进入“空”的状态,感到飘飘然,然后“虚无”,自己感不到自己的存在了,这时候时空感发生变化。达到这种境界的修行者已经有了成就感,打坐冥想已经成为一种享受。而且玄奥的,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思维方式开始形成,所谓的“禅机”就是一种体会、感觉和经历的合成,是邪灵在人体内以灵界的方式思维,难以用人的语言表达。

佛教里有六字真言,就是一种咒语,而和尚不离口的一句咒语式的话是“阿弥托佛”,它有敬拜邪灵的作用。有很多练气功的人很喜欢听这句话,对灵界敏感的人可以直接感受到这句话的“能量”感。有的没文化的老太太,信佛很虔诚,她不懂任何“禅机”,就只念这句话,天天念,有时一次念一万遍,这时候就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例如,她会看到,听到奇怪的事物,她也会有很舒服的感觉,身体也健康,感到“佛”的巨大而可怕的能力,更加敬畏“佛”,而这个“佛”就是邪灵。

现在甚至有人放“阿弥托佛”的录音磁带,用相信和虔诚心反复地听,也能进入气功状态,获得效果。由此可见,这些境界不通过严谨的实践、理论和逻辑的过程就可以达到,正如佛教中所说的“法无定法,万法归宗”,所谓“放弃本我,就是禅机”。这些理论把邪灵的用意和手段暴露无疑,就是只要人用自己的身心敬拜邪灵,邪灵就会让这人达到最高的境界。因为邪灵的目的是让人放弃自己的灵魂,自愿地拜倒在它的面前。

有记载说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在圆寂(意思是死亡)之前,曾对弟子说:“吾有正法眼藏,涅磐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于汝,汝当护持,传付将来。”大意是,“我所传的‘法’(道理),实际上是存在而难以琢磨的,是一种体验,很微妙,无法用文字和语言表达,现在传给你们,你们要把这一真谛传下去。”释迦牟尼的这番话,说出了他的体验,这就是人和邪灵交往的体验,是没有固定模式的,因为邪灵的目的是用最合适于人的办法,使人受骗并被邪灵掳为奴隶。

佛教的修行原理是压制放弃自己的灵魂意识,以虔诚的心理接受“佛”的练习经历和体验。当佛教徒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会发现所有经书只是说一个道理,想达到一个目的,从而不需要再研究什么经书,直接去打坐冥想体验就可以达到很高的境界,即邪灵和人的灵魂合而为一的状态。这也是佛教里所说的“顿悟”之后,发现“我即佛,佛即我”。这个“佛”,就是邪灵;而玄而又玄的“禅”,就是邪灵在人里面给人传达的一种体验,观点和思维方式。这就是佛教的全部“真谛”。

而有些气功功法,高级功法,正是把佛教的真谛取出来直接练习,这样修炼者不用再体会“苦海无涯”的惶惑,而是很快发现“佛法无边”。练这种气功的人,在几天,几个月或几年的时间就能明白过去佛教徒一生或几代人都不能参透的“禅”和“法”,从而获得很惊人的特异功能现象和不同于常人的思维方式以及很玄的观点。他们在谈练功体会时,说得越少,心理就越明白,听的人就越糊涂。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修行很深”的老和尚回答别人的问题常用动作,而极少用言语。据记载释迦牟尼在涅磐之前,有弟子文殊问他问题,释迦牟尼严厉斥责他说:“文殊,吾四十九年住世,未曾说一字,……”。四十几年,他没有说一句话教导弟子。由此可见,释迦牟尼已经“大彻大悟了”。

练佛家气功的人到了一定境界,心志变得非常清淡,就象精疲力尽的人躺在床上的心态。会闻到肉食荤菜强烈的腥味,以至不愿吃荤菜,即使无意中吃了,也会反胃甚至呕吐。在厌倦肉食之后,就开始对食用的动物肉反感,然后开始怜悯爱惜动物的生命。另外,佛家练功者的还出现性欲减退,睡眠减少,饭量下降等现象,从感情上对佛像甚至凶恶、丑陋的佛像有好感和尊敬感。

如果研究佛教的学者不懂得气功式的实践,而只是企图从浩如烟海的佛教书籍里研究其原理,那就象一个人想靠自己的体力横渡太平洋一样,只有“回头是岸”。佛教气功的确是最高境界的气功。明白了气功,就明白了佛教,放下了佛教;而明白了耶稣基督,就明白了气功,就会立刻放弃气功,如飞而逃。

成为基督徒的佛教徒和气功信徒都深有体会,这些号称“佛法无边”的“佛”的邪灵,在上帝面前是何等无能和弱智。轻轻的一个祷告,邪灵就无法通过人施展能力

而敬拜邪灵的人只得到可怜的“好感觉”,肉体的健康,对生活和命运没有任何帮助,而代价不仅是在今生受到极大的捆绑,失去很多的自由和幸福,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悔改信奉耶稣,这些可怜的人还将失去永远的生命,虽然他们还不相信是这样,但他们必受到上帝的审判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