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怎么回事》从地狱中回来、将他们救活、你将怎样死去——罗林斯著

一、从地狱中回来

越来越多从濒死边缘复生的病人告诉我,人死后不仅有生命,而且有天堂和地狱。过去我总以为死亡是没有痛苦的,最起码我敢以自己的性命来做赌注。但现在我要重新考虑我对生命终结的看法,因为我发现它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好。另外,死亡也不意味着一了百了

促使我思想有这种改变的转折点,是我经历过的一些事情。我曾叫一位患胸痛的病人作”应力试验”(Stress test),这个试验是叫病人在原地踏自行车(treadmill machine)进行运动,同时记录其心脏跳动的情况。病人先由慢速度开始,然后逐渐加快,在运动时若病人发生心律紊乱,我们即可诊断这个病人的胸痛(即心绞痛)是由于心脏疾病引起的。这个被检查者是一位四十八岁的男性白种人,名叫查理。他中等身材,满头棕黄色头发,对人的态度十分和蔼可亲,是一个乡村邮递员。正当他在进行运动试验时,心律紊乱突然发生了。他蜷卧在地板上,心脏只颤抖而不见跳动。我忙俯下身,把耳朵贴在他的胸上,心跳听不到了。我又把手指放在他颈前的两侧,也扪不到血管的搏动,他叹气式的吐了一、二口气后,就停止了呼吸。接着身体出现了一些小的不规则抽搐,随后又有一次全身性的痉挛,逐渐地,皮肤变成了蓝紫色。

虽然有六个医生和我同在这个诊所工作,但因为已是傍晚时间,他们都到别的医院巡诊去了,所以只有护士在场。不过她们知道遇到这种情况该怎样处理,而且做得很好。我开始挤压患者的胸部,给他做胸外心脏按摩,有一位护士协助我给他做口对口的人工呼吸。不久另一个护士找到了呼吸面罩,使用它就更容易让病人的肺膨胀良好。接着,又有一个护士推来了心脏起搏器。由于这病人的心脏发生了完全性传导阻滞,不能保持其自由的跳动,所以要使用心脏起搏器,克服心脏传导阻滞,希望能让心率由每分钟35次,增加到80-100次。

我把心脏起搏器一端的电线,经锁骨下的大静脉插入心脏,让它停留在心脏内部,而另一端的电线,则连接在一块小电池上,这样就可以调节心率的快慢,和克服心脏传导阻滞。

病人开始复苏,但是,每当我取器械或因其他原因,一时不能按摩他的胸部时,他就两眼上翻,背弓反张,抽疯和停止呼吸,导致再一次死亡。可是每当他重获心跳和呼吸时,就尖叫:“我在地狱里!”他恐惧极了,求我帮助他,他的反应使我对地狱也起了一股莫名的惧怕,而这也是我写这本书的原因。

他向我提出一个非常奇怪的请求;”不要停止救我!”在我抢救的大多数病人中,一般来说,每当他们恢复意识后,首先对我讲的话就是:”你不要动我的胸部,你弄痛了我!”因我身强力壮,给病人做胸外心脏按摩时,我有时会压断他们的肋骨,但这个病人却说:”不要停止救我!”另外,这个病人的面部,有一种因受惊而抽搐的表情,这是一种比死亡更可怕的表情,他的瞳孔扩大,浑身是汗,毛发直立。他对我说:”你知道吗?每当你停止救我时,我就回到地狱里,求你不要让我回到那里去了!” 我已见惯病人的这种紧张情绪,所以我不理会他的要求,我记得我这样说:”我很忙,在我未将心脏起搏器装好之前,不要用你的地狱来麻烦我。”但这个病人的表情很严肃,迫使我不得不重视他的要求,他的恐慌和狂躁状态是我从未见过的,因此我加速抢救工作。在这期间,病人发生了三至四次完全昏迷。

在经历过数次死亡之后,他最后问我:”我怎样才能离开地狱?”大抵是我在主日学里学到的原则吧!我就说:”我想只有主耶稣才能救你。”他听后对我说:”祂怎样救我呢?无论如何请为我祷告吧!”为他祈祷?真是发疯,我告诉他我是一个医生,不是牧师,但他重复的说:”为我祷告!”我知道我不能拒绝一个临终人的要求。于是就在地板上,我叫他跟着我说:主耶稣,我祈求你使我离开地狱,饶恕我的罪。我将我的生命交给你,若我死了,我希望到天堂去;若我活了,我将永远跟随你。”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祈祷,因为我不知道如何祷告。

最后,这个病人的病情稳定了,他被送往医院去。我回到家里,拂去圣经上的灰尘开始阅读,因为我想知道地狱到底是什么样子。在我们的医务工作中,死亡是家常便饭,不需要去探讨和理解。但现在我的这种观点已有所改变,我深信人死后还有生命,我应当进一步去研讨,找出可以支持圣经真理的凭据。我仔细阅读圣经,发现它不仅是一本历史书,而且上面讲的话也都是真实的。

两天之后,我携带着笔和本子去见我的病人。在他的床旁,我请他告诉我地狱是什么样子,里面有火没有,魔鬼拿了叉子没有?他说:”什么地狱?我不记得有任何地狱!”我把两天前我抢救他时他所讲的话告诉他,他对此竟一无所知,看样子那个经历实在太痛苦,他在过后就把整件事都下意识地忘掉了。

这个人以前也曾去过礼拜堂聚会,自这事发生以后,他就成为一个真正信主,坚定忠实的基督徒,虽然他不善于在大庭广众中开口讲话,但他却有胆量个别地在人面前为耶稣做见证。他还记得我为他作的祈祷,也记得祷告后他有一、二次的昏迷。虽然他仍不能回忆在地狱中的情况,可是他记得他站在房子的一边,看着我们在地板上抢救他的身体

此外,他还记得在一系列死亡发作中,有一次他遇到了他死去的母亲和继母。那是一个色彩缤纷的狭谷,到处绿草如茵,有一道很强的光照射着那里。大家相见后非常幸福愉快。这是他第一次见他的母亲,因为当他十五个月大时,他那二十一岁的母亲已经去世了。不久,他的父亲又重新结了婚。当他的姨母在听到他的这个经历后,就带着一些过去家中的照片来看他,虽然他从未见过他的母亲,但却能从那些相中准确的找出她来。正如同他在那段经历中见过的,她有同样的棕色头发、眼睛和嘴巴,这使他的父亲感到十分惊奇。

这件事使人了解到,为什么在文字上关于死后复苏的经历都是一些好的例子。因为从病人苏醒到他被接受访问,其中都隔了一段时间,这样他可能只记得那些愉快的场面,而把一切恐怖和不愉快的经历完全忘记。如果将来有更多负责抢救的医生,肯在那些已被证明死亡的病人恢复知觉时,即刻向他们询问有关灵界的事,必可证明我以上的发现是正确的。虽然只有五分之一被救活的人可能有这种经历,使许多医生的探询徒劳无功,但无论怎样,任何发现都象”宝石”一样珍贵,以往我们轻看了这些发现,但现在这些”宝石”却使我意识到,死后真的有生命,而且这生命并不全是美好的

这个病人的故事并未完结,在他病情逐渐好转后,我发现他有持续性的胸痛,这不能用心脏按摩时,胸壁受挤压来解释,通过心脏冠状动脉导管检查(一种了解心脏血管情况的检查,通过它可以发现异常的血管。)得知病人的冠状动脉太窄,不能排掉那些阻塞的物质。所以要从他的大腿上取下一段血管,在阻塞的血管两端搭桥造一个通道。我是一个心脏内科医生,这手术要请外科的医生和技术员来做。

在手术台上,一个大夫对另一个大夫讲:”真是怪事,这个病人被抢救时竟说他去过地狱!不过若真有地狱,我也不害怕。我一生受人尊敬,我关心我的家庭,对妻子也十分忠心,我经常照顾孩子们,送他们上学校,所以我不必过虑,若有天堂我一定会去那里。”我知道这个医生讲的话不对,但我又不能用圣经上的话来说明,后来我看了很多圣经经文,我敢肯定仅仅做好事是不能到神那里去的

在手术台上,另一个医生接着说:”我不相信死后会有生命,我想这个病人只是假想他在地狱里,因为根本就没有这种地方。”当我问他有什么根据如此想时,他答道:”我入中学前曾读过三年神学,后来我离开那学校,就是因为我不能相信死后会有生命。”

我接着问他:”那么你想人死后会发生什么事?”他很正经的回答说:”人死后可以作花的肥料。”至今他仍坚持这个论调。

有一位专爱和我开玩笑的医生,为了使我成为众人的笑柄,就出言嘲弄我说:”罗林,有人告诉我你是在约旦河受洗的(注一),真的吗?”我不知怎样应付,于是就转移了话题。其实,我更应大大方方的说:”是啊,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这种改变话题的做法,实际就和否认自己的信仰一样,这件事一直使我耿耿于怀,因为主耶稣曾说过,”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马太福音10:33)

注一:耶稣曾在约旦河受洗。这句话就是说”你也和他们一伙”或”你也是基督徒吗”的意思,语带戏弄。)

让我再强调,虽然很多报导都提到死的经历是和平愉快,但地狱确实是存在的。自从我明白这一点以后,我就开始搜集有关这方面的证据。我发现愉快的死亡经历和恐怖的死亡经历同有发生。照这样看来,圣经所讲的该是实话了?亲爱的读者,希望你看完我这本报告后,可以做一个正确的抉择。

二、将他们救活

在医疗工作中,我们会用很多时间去预防死亡的发生,也会尽全力去抢救一切可以挽救的病人,我们把这个起死回生的过程叫做”复苏”。

在本章中,我们将谈到如何复苏,以及它与垂死病人的关系。我教授复苏术已有十五年之久,下面所列举的方法,是告诉你如何对一位突然死亡的人,进行有效的抢救。随着复苏术的不断改进,除了严重的创伤患者外,有百分之五十的猝死病人生命可以得到复苏。不用任何器械,只用双手使猝死者恢复呼吸和心跳,这是任何人经过一些基本的训练之后,都可以掌握的技术。

在医学上,死亡有两种:可逆的死亡(临床死亡)是一种大脑和其他重要器官尚未死亡,使用复苏术,可以使心跳呼吸重新恢复的死亡;但如果是大脑和其他重要器官组织的死亡,则是不可逆死亡(组织死亡)可逆性死亡的病人的复苏,不能和不可逆性的复活混为一谈,前者需要抢救,而后者却是神迹。在日常的生活中,每个人都可能遇到意想不到的猝死病人,所以,我们应该知道怎样去抢救这些生命,不可消极等待求助他人,以免延误时机。

复苏术的基本方法复苏术,是指使用人工方法而产生的呼吸运动和血液循环。施术者先将病人的鼻孔捏紧,然后用口对口的方法,把气吹入死者的肺中。假若操作手法正确,猝死者的胸部就会被吹进的气体充盈起来,当抢救者的口离开死者的口腔,做第二次吹气准备时,死者的胸壁则因其弹性回缩力,自然地将肺中的气体挤出。

血液循环要依靠胸外按摩,先使死者仰卧,抢救者将其一个手掌放在死者的胸骨下部,另一个则压在这个手掌上面,然后用力垂直向下挤压介于胸骨和脊柱之间的心脏,从而引起心脏的跳动。心脏按摩时,其挤压和放松的时间要相等,每分钟约60-80次,这主要是因为心脏的瓣膜是单向开放的,所以当挤压心脏时,心脏内的血液就流向动脉血管,故两次挤压之间,心脏可被动性的充盈血液。若操作正确,在病人的颈前两侧,可以扪到颈动脉的搏动。如果是一个人进行抢救,做十五次胸外按摩,就要进行两次快而深的人工呼吸

开胸直接按摩心脏的方法,与胸外按摩的效果相同,故无使用的必要。在复苏术中,操作的速度和效率,是使猝死病人回生的关键。如果在猝死后一分钟内进行呼吸和心跳的抢救,有百分之九十八的人可以复苏;若在二分钟内,可有百分之九十二;在三分钟内,有百分之七十二;超过四分钟,获救的机会仅有百分之十五;而六分钟之后,就只有百分之十一的人有希望了。

呼吸道阻塞因呼吸道梗阻而窒息死亡的患者,约占所有死亡人数的百分之五十。当发现病人因呼吸困难而挣扎,同时人工呼吸并无效果时,就应考虑有呼吸道梗塞的存在,这种病人可产生鸦鸣样呼吸。但病人因呼吸困难挣扎而无声音发出时,就是病情严重的指征,它意味着气道完全阻塞,不及时抢救则可立即死亡。

在昏迷的病人中,最常见的气道梗阻原因,是病人松弛了的舌头回缩压住了咽后壁,用一句比较通俗的话来讲,即”病人吞下自己的舌头”。所以若想呼吸道不受阻塞,就要使病人仰卧,将其下颌托起,令头颈向后仰伸,这样就可保持呼吸道通畅

美国心脏病协会希望教导每一个人(包括小学学生在内),能懂得如何识别和抢救气道梗阻。例如:一个因汽车事故而幸免于难的孩子,他应知道如何托起昏迷家人的下颌,在等候救护车来临的这段时间里,使他们不致因窒息而死亡。其他的呼吸道阻塞,可能是由于吞咽肉块不当,吸入食物,假牙或任何物体引起声门阻塞或关闭(喉痉挛)等所致。

任何病人,若自己不能通过咳嗽排除阻塞物时,常可采用压迫腹部或胸部的方法来解决。这种方法是用力挤压胸下部或腹上部,使空气快速自肺中冲出,将阻塞物从受阻气道冲到咽喉部咳出。口对口的人工呼吸,也可把阻塞物体吹向一侧肺内,使患者能先用一边的肺呼吸,然后在适当的时候,用支气管镜把这异物从该肺中取出。(支气管镜是一个空心管子,可以放入气管而达肺部,施手术用一把特制的钳子,通过这管子把异物取出。)

危地马拉空军司令员贝托士上校的一个女儿的不幸事件,令我久久难以忘怀。当时我正去危地马拉,送查塔努加(美国东部的一个城市)的医生们捐赠给该地震灾区救灾的物资和伤寒疫苗。那是地震前的一个星期,贝托士上校二十岁的女儿去危地马拉市中心看牙,我不太清楚她是在补牙还是拔牙时,突然发出一种哮喘的声音,接着呼吸就停止了,面色转为蓝紫而呈昏迷状态。这位牙医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气管阻塞的病人,他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就跑到街上去求救,而病人就在那个时刻死去了。若是那位牙医掌握以上的基本抢救方法,则可避免这个女孩子的死亡。

存活的时间在西雅图市,我们统计了超过一千宗以上的猝死(心跳突停)抢救病例。如果等救护车在几分钟到达后才开始抢救,仅有百分之十八的人可以回生;但若不等救护车,而由路人即刻进行复苏抢救,回生率可增至百分之四十。这主要是缩短了病人心跳和呼吸的停止时间,因此,我们应当训练和教育群众学会进行简单的复苏抢救。如果心跳停止和缺乏血液的供给,大脑细胞只能活四分钟,所以遇到因心脏病、溺水、电击伤、中毒或窒息等而发生的心跳停止的病者,纵然医生就近在咫尺,一般也帮助不大。因为从医生来,到开始复苏的抢救工作,已大大超过了四分钟。故此,每个人要十分熟悉复苏术,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

遇到猝死的病人,这对许多人来说并非罕见。我记得那是在乔治亚州的一个豪华旅游胜地,我和我的好朋友约好要在那里打高尔夫球。如同往常一样,那天我的球打得坏极了,于是就改陪我们的妻子去骑自行车。我的这位朋友年纪大约四十开外,他骑着骑着,突然感到胸部憋气,接着,疼痛扩展到他的下颌和前臂。他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形,于是连忙躺在地上,但疼痛更严重了,他面色苍白,呼吸急促,人们都围上前来观看他。只见他全身弯曲并抽疯,不久口吐白沫,两眼上翻,就停止了呼吸,全身变成了灰蓝色。我马上开始抢救工作,先使其头向后仰,以便保持气管通畅,接着就捏紧他的鼻子,口对口地接连吹了四口气。因为用手扪不到脉搏跳动,把耳贴在他胸部也听不到心跳,我就开始了胸外心脏按摩。他终于睁开了眼,好像要告诉我什么事情,但由于我急于要找一些可用的药品,而没有时间去听他讲话。

我知道他的心室处于纤维性颤动状态,由于手头没有监护仪器,所以在未到医院之前,我必须保持这简单的复苏工作。救护车来了,我们将他抬入车中,恰好车内有一个小型的除颤器。但由于事先缺乏检查没有充电,我们只好半路停在一个农村里充电,不幸得很,这个机器是坏的。所以当我们到达勒根医院时,已超过二小时,除颤器已没有作用了。我一直在想,不知我的朋友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要对我讲什么?我为在那一个重要时刻不去听他讲话而后悔,我没有问他看见了什么,也没有问他在什么地方,或发生了什么事。过去,我失掉了许多这样的机会,但我深信今后不会再有了。

死后的生命到目前为止,已有足够数目的临床死亡后复活的病人,值得我们去分析和比较,而它也引起人家对死后生命研究的兴趣。可是在这些复苏病人中,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肯述说他们死后体外的经历,而其他一些人则不愿意讲,特别是有关他们到地狱中去的经历

另外有不少病人对他们的经历保持沉默,是怕别人说他们是反常或奇怪的人,和受到亲戚朋友的排斥。我想,如果大家能够比较轻松地谈及死后的生命,让他们知道别人也有类似的经历时,互相接纳的心理就会取代怕被排斥的恐惧,这样他们就会较坦然的吐露真情,我们便可以因此获得更多死后生命的经历。

使生命复苏的方法,已经打开了通向我们称之为死亡的门,从那里我们可以借着别人的眼睛,看到在前面的路上有什么。

有关复苏术的详细介绍,将刊登在本书末尾的附录中。

三、你将怎样死去

医生应当关注的事物之一,就是要帮助病人了解他所面对的死亡原因。四十八岁的邮递员查理所患的疾病,可以随时随地发生在每一个人身上,你也可能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疾病或危险。你曾否想过你会怎么死呢?下面让我简单介绍一下,人类疾病中的第一号杀手–心脏病

第一种原因在美国,因血管硬化而导致心脏病、中风、下肢坏死或其他动脉闭塞等疾病所引起的死亡,已超过因癌症、传染病和其他原因死亡的总和。有一项统计说明,年龄在四十五岁以上的男人,每三个就有一个将有心脏病发作。”你与你的动脉同样年龄”这是一句真话,因为年龄和血管的状况,同样影响着人的寿命。假若老年人可以防治动脉硬化的话,人便可以和玛土撒拉同寿(玛土撒拉在世九百六十九年,是圣经中记载活得最久的一个人)。但不幸的是因为缺乏可靠的预防动脉硬化方法,病人生命仍受很大威胁,不过和其他病比较,病人生存的时间已有很大的进步。

动脉变硬是指动脉硬化或动脉粥样硬化。就是说血管管腔(或动脉的开口)的内膜上,有一种进行性的有机脂肪与钙盐沉积,从而使血管变窄。这些化学物质,与我们日常饮食中的食物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当人的身体吸收了过量的有机脂肪与矿物盐时,它们在血液中的成份就会增高,并特别容易沉积在动脉壁上,使其硬化。

一些重要的名词由于聚集在动脉中的物质是很浓稠的,所以它能使极为光滑的血管内壁变得粗糙,并有凝块形成。受累的动脉因管道变窄,就相应地减少了其供给身体那部分的血液;若是血管完全被阻塞,而又没有别的动脉可以供应该区血液时,受累及的器官就会部分坏死。通常这种阻塞常常发生于心脏或脑子,如果阻塞血管的是一个血块,即称之为”血栓形成”,若是因缺乏血液供应而引起组织死亡,我们就称之为”梗死”。这种现象会在人体各部分发生,能导致眼梗死(局部致盲),肾梗死(尿中有血),心肌梗死(心绞痛),脑梗死(中风)等等。

器官发生梗死后,就变成青紫色,好像被锤子击后的淤血一样。死亡的组织变成软糊糊的,但在痊愈过程中,它可以被硬疤或纤维组织取代。因此我们要求心肌梗死的病人加强休息,直到梗死的心壁组织形成瘢痕为止。因为若过早的活动,心肌运动过度,即可形成一个凸突(动脉瘤),严重的可象轮胎爆裂那样,血从薄弱的破口涌入胸腔,使人立刻死亡。另外在急性心脏病发作时,也会有心律紊乱、休克和急性心力衰竭等并发症出现

由于心壁肌肉很厚,流往心脏的血液不能供给心脏足够的营养。心脏有它自己的动脉,这些象细铅笔般粗的,如同王冠一样从心脏表面分布下来的动脉,就是我们平常的“冠状动脉”。如上所述,冠状动脉的任何一支均可硬化,也可因脂肪和钙盐的沉积,加厚动脉内膜,促成狭窄。所以当运动过度,心率加快时,变窄了的动脉的供血能力不能适应,就会有胸部的紧缩感,在医学上叫做”心绞痛。但这种疼痛,常不发生在左胸或心脏本身的位置,痛起来也不十分尖锐,所以症状容易被病人形容成”消化不良”。另外很奇怪的一点是,心脏病的发作也常是在病人休息时出现

动脉硬化的程度,可以通过冠状动脉导管术进行检查。先利用针头,将一个小的空心管子(导管),置入病人鼠蹊部的股静脉或肘前的臂静脉,在无痛的情况下,达到冠状动脉的开口处。由于一切血管在X光下均不显影,所以要通过这根导管,将一种特殊的液体注入冠状动脉,使它显影。在正常情况下,冠状动脉的形状是一种光滑的,好像一条条虫子样的结构;但有了病变或发生硬化后,它发生狭窄的地方就好像被橡皮圈绕了一圈一样。冠状动脉导管术,除了可以诊断病人胸痛的原因,也可以检查有严重心脏病的病人,能否接受血管旁路手术。这个手术是从病人身体的其他部分,取下一段静脉来代替有病的动脉,因为是用静脉来连接冠状动脉狭窄了的上下端,故称之为冠状动脉搭桥术

注意你的日常饮食通过人口调查发现,一个国家人民的饮食习惯,与他们动脉硬化的发病率有直接的关系。例如在美国,心绞痛、中风和糖尿病性坏疽的发病率虽很高,但荷兰与芬兰却超过美国,居世界首位。不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纳粹德国拿他们的代用品面包,去换取荷兰的奶制品食物时,荷兰不再居动脉硬化病的首位。可是,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荷兰解放了,因动脉硬化而引起的疾病发病率,又重占第一位。

不久之前,我代表美国内科医师学院在芬兰进行巡回教学,因而间接参加了美国心脏病学会,在荷兰西部一个叫做河口(Joensuu)的城市里,进行对一种暴发流行的无原因死亡的研究。这些死者包括年青人和老年人,他们都因心跳突停或心室纤颤,在家里或者在街上突然倒地死去。由于群众没有受过复苏抢救训练,所以在院外发病的患者,无一人生还。

在尸体解剖时,我们发现病人的心脏大小正常,只是上面覆有脂肪。将冠状动脉做多次横切,可以看到动脉的内径,均因有软脂肪沉积物而变得窄小,这些沉积物状似牙膏,可以用指甲挖出。这种动脉早期硬化的柔软形态,与老年患者有钙化时的严重动脉硬化改变,形成明显的对比。钙化是指软牙膏样物质变硬,成为不能逆转的”鸡蛋壳”病变,使动脉硬化。而”软期”则表示是疾病的早期和吸收期,在青年人中占比率特高

例如:朝鲜战争时期,我们解剖了三百个在战场上死亡的年青人的尸体,他们的平均年龄约为二十一岁,通过尸解,我们发现有百分之七十的人,冠状动脉有”牙膏”样病态改变。既然连身体最健壮的士兵都有此现象,我们这些普通人的情况就可想而知了。在美国,每三个四十五岁以上的男人,就有一个有发生心绞痛的可能。此外女性也不能幸免,当闭经后的妇女失去免疫力,及卵巢逐渐停止发挥功能时,该病的男女发病率比例,就会从7:1变为相等。

在离开河口市后,我们安排了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小组,去调查研究这次心脏病的流行情况是否与该地区的饮食、吸烟、生活方式或者是因临近苏联边界,精神长期紧张等因素有关。不过在其他的一些国家和地区,我们已有了某些发现。记得几年前,美国心脏专科学院的医生到一个东方国家参观,得知他们那里的主要死亡原因是胃癌,而心脏病和动脉硬化的发病率却很低,我想这可能与他们以米为主食以及遗传有关。另外,有一组在美国旧金山的中国城进行调查的医生报告说,他们曾把第一代移民和第二、三代纯种的华人后代的研究结果,做过比较,发现心脏病的发病率在第二代身上已直线上升,并且与美国人中的发病率相等。

存在于硬化了的动脉中的化学物质,与奶油食物中的化学物质相同,特别是那些脂肪食物、海产品和奶制品:如奶油、奶酪、肥肉、煎炸用的植物油、猪油、蛋黄、虾、龙虾等。一般来说,收入较高和生活富裕的人,最易得心绞痛和中风,而脑力工作者的发病率又高过体力劳动者,这可能与饮食和劳动的多少有关系。

实验证明:鸡很少会发生心脏病,除非是在它的饲料中加入奶油。但若把这些致病性物质(胆固醇、甘油三酯)在心脏病发作之前从鸡的食物中除去,冠状动脉中的牙膏样物质就会被吸收入血,不再有心脏病发生。另一方面,那些晚期的蛋壳般的动脉硬化表现,多发生于四十五岁以上的人。在这些人中,即便减少了食物中的脂肪,也不能使那些硬化物质被吸收入血或发生改变。硬化的动脉是妨碍人类长寿的主要原因,也是老年人与青年人的最大区别。

假若你关心自己寿命的长短,就要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1、不要吸烟;

2、避免高脂肪,高胆固醇食物;

3、加强运动;

4、留意糖尿病,高血压及胸中部疼痛的发生

这些都是与你的健康有密切关系的事情,你是现在就重视它,还是留待将来,决定权在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