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怎么回事》升到天堂——罗林斯著

六、升到天堂

在另一个世界所见到的各种情况,曾被描述为天堂一般,是快乐,令人振奋和难以形容的。其中多数资料的获得时间,是在病人复苏后几天之内。有过这种经历的病人,他们大半都相信死后会有一个平静的来生,这可能是对的;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他们很可能是得着一个错误的印象;至于那些有坏经历的病人,在他们脱离了那环境复苏之后,就忘记曾经经历过的。

下面,我们将要谈那些坏的经历,不过目前我想先讲那些愉快的经历。为什么我要公布一些由别人供给,而又可能没代表性,和与圣经不符的经历呢?因为首先我得将送来的报告如实记录下来,直至我们能做到在事发时立刻准确地记载事情发生的经过为止;其次,我们所关注的并不是它们是否符合某一种哲学理论,或是任何的宗教信念,我把这些报告如实告诉你,然后再提出我的观察,和我认为其与圣经相关联的程度。所以你的结论很可能与我不同。

不同的经历在愉快的经历之间,也有很大的差异。虽然发生的事情都很相似,但经历的却不同。病人回忆这些经历时,有些资料或许会经过修改,有的或许会被遗漏了。

下面是一个二十岁的妇人的经历,她看见了自己的死亡,以及怎样离开身体,但是她没有通过那个”通道”:那是我生下我那唯一的孩子约一小时后,由于大量的出血,他们忙把我从担架抬到床上,要送我去外科做手术,我看见不断地有血从担架流到床上。这次我的出血量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好像随着每次心跳,都有血从我身上喷出来,我觉得这次我肯定要死了。

当我被送到手术室时,我突然发现我不在自己的躯体之内,我忘记是怎样离开身体,但至少我感觉不到痛苦。我漂浮在天花板的左角,从上面向下看我的医生,我不喜欢他,因为他正在大声地向护士发脾气。我想他一定是因为我的病情而发急,现在我敢肯定我要死了。

他们给我预备注射药物叫我睡去,但我认为在他们止住我出血以前,我就会死掉了。我看见我还活着的母亲、丈夫和男婴的面孔,亲人们在为我的死而难过。不过我并不觉得沮丧,也没有不高兴,不知为什么,死亡对我来讲根本无所谓。我以很快的速度前进,来到一个黑暗的通道,通过它时,就发出了吱吱声,我丝毫碰不到通道的两边。在通道的尽头,有一些黄白色的亮光,我对自己说:”这就是死的感觉了,我一点不觉得痛。”我很高兴,但在我未到达光亮之前,我就离开了那通道,我发现自己躺在苏醒室里。我永不会忘记那种平安的经历,我不惧怕这种死亡,不过,我也非常高兴又看到我的孩子。

大多数的报告都有”难以形容”的经历,那些病人常说:”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来描述那经历。”虽然他们的肉体会因骨头的损伤、挤压伤或因抢救造成的损伤而痛苦,但是心中却有极愉快的感觉,受伤那一霎间产生的阵痛,会很快的消失。有一个受过枪伤的病人说:”当第一颗子弹打中我时,我感到有些疼,但我感觉不到第二和第三颗子弹的射入,我有一种漂浮于黑暗之上的感觉。在这黑暗中,我的皮肤虽然很凉,但我感到十分温暖,我想我已经死了’。”

正如以下一些事例显示,有些人对生命可能会有诧异的觉醒和全新的观念。史太太在野外露营时遭到电击,她说:当我遭电击时,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头脑十分清醒,我从来没有象这次要死时那么富有生命。(她在为她过去所做的一些事,和她以后想做而未做的事后悔。)在死亡的那一刻,我得到了一个从未向任何人提起的问题的答案,即”真有神吗?”我无法描绘当时的情形,但永活神的实在及完整性,却在我里面如洪流爆发,他的荣耀充满了我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

紧接着那一刹那,我惊恐地发现自己正离神而去。就好像看见将要发生的事,而自己却与之背道而驰。惊惶之中,我开始尝试与这位我知道是存在的神沟通,我知道他在那里。她为她的生命乞求神,同时献上自己,三个月内她完全恢复健康。脱离自己的躯体而”漂浮起来’那种进入新的空间的感觉,几乎在每一个报告中都有。

我患了肺炎,中毒情况很严重,体温上升到42℃,医生用冰袋围住我,同时用酒精刷身。我昏迷了好几天,他们以为我不会活了,就通知我的家属,说我没法医治了,另外即便是能活过来,大脑已经受了极严重的损伤。在昏迷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漂浮在一个小村庄中,远处的山上有亮光,当我走近时,我看见山坡上有美丽的兰花和其他的花草。我感觉到这是世界的开始和终结。此后,我突然发现我已回到自己的躯体之中。

大约三年前,我因髋关节退化性变作手术时,又有同样的经历。那次的髋关节病变是因服激素引起的,当他们准备为我麻醉时,突然发现我已经死了。我没有觉得我的灵离开躯体,也不记得经过通道,我又和以前一样,漂浮到那个村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审判的地方,也不知道这地方代表什么意思,可是我很清楚,它已改变了我整个生命。现在我更觉得快乐,因为我不惧怕未来。就象物体在空中分离一样,与身体分离也可能会有不同的阶段。

我那时才四十六岁,因胸痛住院,医生找不出我的病因,不过住了几天院,胸痛却减轻了。正当我准备出院时,又有剧烈的胸痛发生,我赶快按铃叫护士,接着就休克了。医生马上来抢救我,一个人来挤压我的胸部,另一个去拿氧气。在那个时候,我离开了自己的躯体,开始向上漂浮,进入到一个银色的、和平的亮光之中,我一点也不惧怕,并且非常愿意停留在那里。以后,我突然又莫名其妙地重新回到我的躯体中,与此同时,我感到剧烈的胸痛。当疼痛停止后,我又无痛地离开躯体而浮起,这时我想”现在我真的要去了”。我感到十分平安和美好,一点死亡的恐惧都没有,我没遇见任何人和”通道”,也没有象别人所讲的那样,以往的所作所为都是呈现在眼前。

就好像电视上的回忆镜头一样,过去的一生和经历在瞬间重现,这种情况在许多报告中都有描述。现在尚不知这种回顾是不是审判的前奏,或是别的什么东西,但它足以令人深省。

我记得一个不幸的病人,他患了伤风。虽然我告诉他,青霉素不能医治伤风和由病毒引起的疾病,但他认为注射青霉素对医治他的病是有效的,并声明他对青霉素从不过敏。在他坚持要用的情况下,我给他打了一针青霉素,五分钟后,事情发生了,他因过敏反应蜷卧在地上,失去了知觉,同时出现严重的休克。我马上做胸外按摩,并且静脉注射升高血压的药物,和打电话叫救护车送他去医院。在等救护车时他醒过来了,对我说,他刚才看到他过去所做的一切,特别是那些重要的事情他都见到了。那时候,我因太忙而没有留心他所说的话,不久,他因青霉素过敏反应合并症脑出血死去。

多年来,我常因”太忙”而忽略了病人讲的话,对于这个病人也是如此,我无法原谅自己,我难过的痛哭起来。在那天堂般的经历中,幸福、和平和愉快可以立即叙述出来,但是那些被判罪的描述却比较少见。正如你已了解的,很多灿烂的叙述不一定和”天堂”有关

曾有一个经抢救后复苏的病人,他自己与周围环境和世界的关系,突然有了一个全新的概念。从生到死,他都是平安而无恐惧的,他并没有看见自己一生的重现。他高速穿过一团网状的大光体,当他停下来时,那光耀得他睁不开眼,而且使他变得软弱无力。他没有疼痛,也没有不愉快的感觉,那光芒使他转变成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形态,他成了一个新人。个人的恐惧,希望和欲望均已消失。他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可摧毁的灵魂。当他正期待某些事来临时,他突然又回到了他躺在手术台上的躯体内。

另外一个病人,也描述了他临终时,同样没有痛苦的幸福情况:我因失血过多而失去了知觉,我发现我与我的躯体分离,我躺在它旁边,注视着四周那些正在抢救我躯体的医生和护士。我没有痛楚,觉得非常安详。我想,如果死是这样的话,死就太美了。我乐意随时死去,但一想到我的家人,我就不愿死了。在那一刻,我没有半丝儿烦恼,除了平安、舒适和平静外,我感觉不到任何别的事情。

这些人的死的经历好似是一致的:死亡没有疼痛和刺激。致死的原因——例如车祸,可能十分痛苦,但心跳停止好像是睡觉一样,而真正的死亡就象是一次晕厥,那些具有快乐死亡经历的人,再也不怕死亡。光明的天使不论是愉快的还是不愉快的经历,的确有少数人事后无法回忆到灵魂离开身体,或者是通过一个通道以及其他道路的事。但大多数人都能回忆起遇见了天使(或其他异象),或者一个”夺命者”的形象

下面我将举一个实例:我的头非常痛,我被送进医院,我知道我就要死了。我看见一个巨大的亮光,有东西在它的周围转动,发出嘘嘘声。以后我就觉得非常自由和平安,而且还有一种美好的神秘感觉。我向下看见了那些正在抢救我的医生和护士,我不知什么原因,我一点痛苦也没有。突然,我被一片黑云遮盖,我穿过了一个通道,并从那个通道另一头的白色荧光中出来。在那里,我看见了三年前死去的哥哥,我试图穿过一个门口,但我哥哥遮住了我的视线,使我看不清楚他身后边的情况,我所能看到的就是他前面的一位发光天使,一个光明天使。我觉得这位天使的爱包围了我,并渗透到我灵魂的深处,我有一种被寻找的感觉。之后,我似乎感受到一些我深爱的,但已死了的亲友的灵体来临。接着我的全身因电击而跳起来,我知道我又回到地上。自从有了这次死亡经历之后,我不再惧怕死亡,因为我已到过那里,并深知其中的滋味。

这种在一个美丽的环境中,遇见具有爱心和拣选人的光明之神的经历,是很普遍的。一些无神论者也告诉过我同样的经历,他们说没有地狱,也没有神,因为若神存在,他是爱一切世人而不是惩罚人。

在每一个报告中,人们都在没有被处置之前,就回到自己的躯体里这种开始的遭遇,可以理解为这些人是到了一个甄别的地方。但它也可能是代表一种骗人的假像,使人以为找到了平安福地和避难所,因而不觉得需要改变自己腐败的生命。按照查理斯·韦理,葛培里,史提芬·包(Charles Ryrie,Billy Graham,Stephan Board)和其他的基督教代言人用哥林多后书十一章十四节所引证的经文,这可能是魔鬼撒但的骗人技俩。

下面是一个非基督徒的经历:我因心脏病发作而入住冠心病房已经是第三个晚上了,当我被护士和一位穿白色衣服的人叫醒时,他们正准备给我注射。我马上问出了什么毛病,一个护士说我的心脏监护器完全停止工作了。我记得我请他们不要叫我任何的家属,因为那时夜已深了,我抬起手来,让他往我手上的静脉注射管里打药。马上,我觉得开始上升,经过一个巨大的通道,绕来绕去却碰不着四边,我很奇怪。以后,我的去路被一位全身发光的人拦住,他知道我的意念和一生。他叫我先回去——因为我的时间还没有到,我感到我很受欢迎。我不记得怎样回到躯体内,但记得他们叫醒我,并告诉我说我的心脏曾停止跳动,现在刚刚又使它复跳。我没有把这些事告诉我的家属,怕这些奇怪的死后经历会使他们不安。

有时候这种亮光似乎能照亮整个环境,它是一种不会令人致盲,但能使人眼花的亮光。有人说光中有一位神明,也有人讲没有,但不论是哪种情况,这充满了整个环境的亮光,能产生一种思想交通的感受,具有坚强基督教信念的人认为,这光就是耶稣。也有一些人说,这是神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表白自己。关于光,圣经上有多处的记载。例如耶稣在约翰福音十二章三十五至三十六节说:

光在你们中间还有不多的时候,应当趁着有光行走,免得黑暗临到你们,那在黑暗里行走的,不知道往何处去。你们应当趁着有光,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之子

在旧约里也提到光: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见了大光,住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们。你使这国民繁多,加增他们的喜乐,他们在你面前欢喜,好像收割的欢喜……(以赛亚书9:2-3)在圣经里,我找到了五十二处提到光的地方,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保罗见到了”比太阳光还亮“的光,使他三天看不见东西,他的同伴因为只听见声音没看见光,所以没有瞎眼。现今,在每一个经历中,虽然他们见到的光很强烈,但却没有那种能使其瞎眼的光。

保罗所见的光记载于使徒行传第九和二十六章,其中在二十六章有这样一段:王啊,我在路上晌午的时候,看见从天发光,比日头还亮,四面照着我,并与我同行的人。我们都仆倒在地,我就听见有声音,用希伯来话对我说”扫罗、扫罗,为什么逼迫我?你用脚踢刺是难的。”我说,主啊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你起来站着,我特意向你显现,派你作执事做见证,将你所看见的事,和我将要指示你的事,证明出来。”

生命的改变 

死后生命的经历,可以影响一个人对未来的信念和目的,生命由此而改变。

直至我的生命突然丧失之前,我总认为社会地位和财富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但现在我不这样认为了,我觉得物质是靠不住的,而你对别人的爱心,才是真正持久和被纪念的我们现在的生命,绝不能和以后你所看见的相比较。现在我不再怕死亡,那些怕死的人肯定有原因,或者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死亡是什么。

以上是一个有死亡经历的人的自白。处在灵魂的境界时,有些人有特别的感受,例如可以嗅到空中的甜味,或者听到一种悦耳的音乐,或者感到异常的快乐。

几年之前,当我所住的那个城遭受狂风侵袭之后,一个电力公司的工人,在把一条地线抛到电线上的时候,有人疏忽地忘了关闭电闸,地线缠住了那个工人的腿,他被绊倒,身体接着冒起了火花,几千伏的电流通过了他的全身,连他身下面的草都烧着了。他的同事忙切断电源,但他的呼吸和心跳都停止了,于是他们马上开始人工复苏抢救。

当我在医院急诊室中看见这个病人时,他虽然昏迷但还活着,他的瞳孔虽然正常,不过心律紊乱却需要纠正,而且踝部一大片烧焦的皮肤,需要外科矫形医生来植皮。次日,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他说他曾听见悦耳的音乐,在他意识恢复之前,他有一种安静和平安的预感。最奇怪的是,当他醒了之后,他仍能听见美妙的音乐声,于是他就问来探问他的人,这音乐来自何方,被问者都感到莫名其妙,因为他们根本没听见这声音。虽然还有些其他的事情他已记不清楚了,但这次经历深刻地影响了他的一生。我不明白为什么音乐对他能有如此大的改变,不过自这次经历之后,他向每一个愿听他这经历的人,讲述他的见证和感受。

通过屏障后的境遇

一个身体超重的中年男人,因高血压引起的心脏病,导致多次心房纤颤与临床猝死。他的临床表现先是抽疯,然后神志就丧失了,如不即刻抢救,他的呼吸在2-3分钟内就停止。所以他每次都是被电击抢救过来,而这种可逆性死亡发作,几乎隔几天就有一次,并且每次都有灵魂离开身体的经历。

我在此只转载他其中两次叙述,一次是我在他复苏后立刻求问的记录,而另一个记录则是因他曾有过天堂般的经历:当我转身接电话时,就开始感到胸部剧痛,我忙按铃叫护士,她们就来把药瓶吊在我床旁边的架子上,并进行静脉注射。我极痛苦的躺在那里,好像有一只大象的脚踏在我胸部,当我渐渐失去知觉时,我出汗了,同时想呕吐。接着一切成了黑暗,我的心不跳了,我听见护士在说:”叫代号99,叫代号99。”有一个护士就打电话到医院广播处。

就在他们抢救我时,我发现我从头部开始脱离了自己的躯体,漂浮在空中,没有下坠的感觉。后来我轻轻地站起来,看见护士在挤压我的胸膛,不久有两个护士进来,其中一个的工作服上还插着一朵玫瑰花,跟着又有两个护士和一个护理员也来了,最后我的医生到了。我很奇怪他为什么来这里,我觉得我很好,我看他脱掉上衣,去代替那正在挤压我胸膛的护士,他那天系的是一根蓝色条纹的领带。屋子开始变暗了,我觉得自己很快地穿过了一个黑暗的走廊,但突然我感到胸部有一种可怕的震动,接着我的身子蜷了起来,好像被人打过一样,胸部有无法形容的灼痛。立刻我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仅有两个护士和一个护理员在我的床边,其他人都去了。

这个病人所看见的特殊情况,包括人的数目,他们穿什么和在做什么,这些在以后都得到证实。另外照他所讲的内容来看,在那段时间他的心跳和意识均不存在,还有和大多数病人不一样的是,他每次复苏后都有一段不同的死后经历,不过每一次都是快乐的。

下面是一次在天堂的经历:那可怕的胸痛又发生了,我知道情况严重,但又一想,也可能和以前相似,只不过是一次晕厥,因为我睡得极好啊!我把救急药片含在舌下,然后按电铃叫护士,她很快的进来。我觉得痛越来越重,忽然房间暗了下来,我不再有痛的感觉了。我开始向上漂浮,停留在房子一头近天花板的地方向下看我的身体

我记得我曾自言自语地说:”这是我吗?我难道有这么大的脚?他们在那里处置我,我一定是死了!”我看见他们在转动心电图机,它的后面则是一台电休克器。那里好像有许多管子,有一条来自氧气瓶的管子,插入我的鼻子里,还有一条通向我的手臂。当时我漂浮在上面不能下来,但我听见他们说:”我不敢讲他这次能否被抢救过来。”这是我在屋内所见到的一切。以后,我很快地穿过了一个碰不到四壁的黑暗通道,接着我又看见了亮光。可是这次那墙壁没有挡住我,我一下子就飞了过去,并快速通过了空间。

天快亮了,一切都看得比较清楚。我发现一条小河和一座美丽的城市在我的下面,我象一只飞翔的小鸟,沿着河边飞。那城里的街道,就象闪闪发光的金子一样,十分美丽,令我无法形容。我在一条街道上降落,快乐的人群围住了我,他们似乎都穿着发荧光的衣服,没有一人是匆匆忙忙的。另外一些人过来了,我想可能是我的双亲,但就在那时,我回到了自己的躯体内。这一次,我真希望他们不要把我救回来,我不愿再停留在这世界上,让我留在那里多好。这个病人的经历全是好的,没有坏的。他说他是一个基督徒,他已经见到了他将来要去的那个地方,他受够了气短和胸痛的折磨,他不愿意再回来了。不过,在发病的间歇期间,他把自己的经历——死后生命,讲给每一个人听,不管他们是来探访他的客人,还是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后来,他终于如愿以偿,在下一次的抢救中,他没有再醒过来。

通过屏障的经历在圣经中也有提及,今天,仍有一些情况是与司提反、保罗和约翰,所提到的天上景象类似。有一个牧师,告诉了我下面的这个实例:有一天深夜,医院里的护士通知我,我们教会里的迪太太快死了,她要求我到她的病房中去。我马上穿好了衣服,快速赶到医院。就在我刚刚踏出电梯时,护士对我说:”请原谅我把你叫起来,可惜迪太太已经死了。”说完就把我带到迪太太的房中,我看到一个弱小的,满头灰白头发的妇人,她因晚期癌症而去世,任何能证明生命还活着的迹象都不存在了。我大声地向神做了一个简短的祷告.我说:”神啊,迪太太希望我来一定有原因,如果你允许的话,求你成全她的要求。”然后,我看见迪太太的眼皮在眨动,屋子里有”沙沙”声和骚动。迪太太睁大眼睛直视着我,低语道:”格罗根牧师,谢谢你的祷告。刚才我正在和耶稣谈话,他叫我回来为他做点事,我也看见了吉姆(她不久前死去的丈夫)。”说完,她就转过身去,蜷起身子安静地睡着了。当我穿过走廊要去乘电梯时,听见身后有一阵脚步声,那个自始至终见证此事的护士赶上来对我说:”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我不知你做了什么事,让那个妇人又活了,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护士,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

迪太太恢复健康以后,与许多人讲到她死后的所见所闻:在亮光中的耶稣和她死去的丈夫吉姆。她说她愿留在天堂,但耶稣叫她回来向众人做见证。一天,她叫我到她家中去,告诉我她将再去医院,这次她要留在天堂,并说:”这次不要再为我的生命祈祷。”

对于我来说,能发现这些通过屏障以后的经历,是十分令人兴奋和鼓舞的,在这些人的心中,他们从不怀疑这些经历的真实性和重要性,他们会对一切愿意听其经历的人做见证和奉献自己。能遇见朋友和已故去的亲属,是最常见的愉快经历,但几乎进入初次审判的例子也不少。不过灵魂不超越屏障,是不会得知未来之事的。

仅有少数的人,他们可以通过屏障以后,再回来对我们讲叙所见的情况。例如贝蒂·马尔兹(Betty Maltz),她因阑尾炎穿孔昏迷了四十四天。在那一段时间内,虽然她身体的各种感觉均已减低,但她的灵魂感觉反而敏锐了,她可以听到房子里别人的讲话。她记得她在昏迷中的一段经历,她说她从一个美好的环境走上山去,她被喜悦充满,一点也不觉得疲倦。有一位天使与她同行,但她仅能看见他的脚。他们来到一个大理石墙的大门前,她被请入共唱美丽的诗歌,她被允许有两个选择,可以回去或者再向前进。以后,她记得她揭开盖在她脸上的床单,使看到她的人大为吃惊。

以上我所提供的例证,都说明了灵魂可以与躯体分离,这是死后最重要的事情。它使我们明白,为什么圣经上讲,肉体不能进入神的国中

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四十二到五十七节讲到:死人复活也是这样,所种的是必朽坏的,复活的是不朽坏的:所种的是羞辱的,复活的是荣耀的;所种的是软弱的,复活的是强壮的;所种的是血气的身体,复活的是灵性的身体,若有血气的身体,也必有灵性的身体

经上也这样记着说’首先的人亚当,成了有灵的活人。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但属灵的不在先,属血气的在先,以后才有属灵的。头一个人是出于地,乃属土;第二个人是出于天。那属土的怎样,凡属土的也就怎样;属天的怎样,凡属天的也就怎样。我们既有属土的形状,将来也必有属天的形状。弟兄们:我告诉你们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我如今把一件奥秘的事告诉你们,我们不是都要睡觉,乃是都要改变。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总要变成不死的。这必朽坏的既变成不朽坏的,这必死的既变成不死的,那时经上所记,死被得胜吞灭的话就应验了。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神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