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ard M. Fleming(理查德M.弗莱明)博士开始研究新冠病毒——香港耶路撒冷

(音频在最下方)

2020年,Richard M. Fleming(理查德M.弗莱明)博士开始研究新冠病毒。使用他的“炎症”理论和专利: 名叫FMTVDM,这是第一种能够测量身体内部发生的区域血流和代谢变化的方法能够准确地确定身体内部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及是否能够为患者开出更有效的治疗处方

在他研究新冠病毒的治疗方法的同时,他也开始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他的发现让人震惊

1999年,美国联邦机构开始资助功能增益研究,研究本质上旨在提高病原体感染和伤害人类的能力证明和理解这种生物武器的关键,就是当中的刺突蛋白

向数百万人注射了新冠疫苗后,现在苗正在接种者体内制造出同样的刺突蛋白。Richard M. Fleming(理查德M.弗莱明)博士发现,这些疫苗只不过是这种刺突蛋白生物武器的遗传密码,而疫苗公司最终要对这种武器的设计和开发负有刑事责任,因为这样是违反了人类《生物武器公约》(BWC)的条约,犯下了危害人类的罪行。

在只携带刺突蛋白的苗中,它正在制造针对核鞘的抗体,核鞘是病毒的另一部分,这是不应该加在疫苗中的。你不能对不在你体内的东西产生抗体的,所以问题在于,到底苗中包含了什么

不单可以制造抗体和可导致血栓塞,甚至中风的刺突蛋白,而且还制造了另一样毒害,就是核鞘!专家们已经取得确实的数据,并且发布了相关的医学论文,就是疫苗中包含了核鞘的抗体

在2017年,Moderna(莫德纳)发表了一篇关于使用”脂质纳米粒子” 包含在流感疫苗中的论文。论文中清楚表明了,在动物的试验中,”脂质纳米粒子” 会在苗中进入体内后,一直扩散到大脑,并扩散到骨髓、肝脏、脾脏、和身体的肌肉……不但如此,它可导致血栓塞甚至中风,刺突蛋白还可以从接种者”剥落”Shedding,传给未接种者

在 2015年,FDA的健康和人类服务部门向医疗行业发布了医学文件,关于病毒和细菌疫苗,是可以“剥落”的,并且发布了指导方针,以应对测试。但是他们没有花钱和时间去测试清楚他们未知,和不存在的东西。大家可以在他们的网站上看清楚,他们根本没有解释”刺突蛋白剥落”Shedding这件重要的事情!

另一个更毒害的,就是朊病毒,基因疾病。基因DNA属于线粒体的核内,而RNA却在细胞外。如果你的身体没有看到它,那么它就不能够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了。若你的免疫系统看不到你的基因码,就是问题了!

因RNA在你的细胞外,它就是朊病毒新冠逆苗含有mRNA(信使核糖核酸),这样的材料倘若有任何的泄漏,都会产生朊病毒(丧尸类)疾病!(朊病毒就是丧尸类病毒!)

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Jerusalem/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