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教大祭司悔改归主》第5章 我遇⻅耶稣基督——伊曼纽尔·阿莫斯的⻅证

(音频在最下方)

第5章 我遇⻅耶稣基督

在1985年2月,我们在海里开常会,之后我决定去河省的哈科特港,看我叔叔的妻子。我遇到一个叫安东尼的人。他有一个⻋间在尼哇加交叉路口,沿着阿⻢帝路,在河省的哈科特港。

他派人来请我,我们的社会有一个法律,决不拒绝邀请,我决定回答他。我在那个星期四下午去找他。 他一开始就说上帝叫他给我一个信息。他拿出他的圣经并开始传起道来。

还有另外3位基督徒坐着(一男两女)。他继续讲了很久,我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说的所有事情。他要我跪下来祷告。我顺从了, 安静地跪下。

他便开始祈祷,上帝的圣灵击倒了我,我跌下来。我奋力爬起来象铁一样站住。我在⻋间里打破了一些铁椅子。我朝外面望去,看⻅我们秘密社会的3个成员,一个男士和两个女孩。他们以人的形式走向那⻔,但是因为上帝的权能他们无法进来。

我相信由于海里的电视向他们报警,提醒他们有麻烦, 他们知道问题在哪里,并派了这些’无用’的营救队。当任何成员陷入麻烦时,总会这样。

那两个基督徒男士拉我跪下来,那些女孩则继续祈祷和捆绑妖魔,但他们不是很具体。他们问我是否相信耶稣基督,我什么也没说。他们要我叫耶稣的名字,我拒绝了。他们问我自己的名字,我告诉了他们。他们挣扎了好几个小时便放我走了。没有任何灵从我里面被除掉,因此我出去的时候和我进来的时候还是一样的

教堂里的事件

第二天是星期五,我应安东尼的邀请参加他们晚上的守夜祷告,那是在银山谷,哈科特港的神召会。我接受了这个邀请,因为参加教崇拜造成睡觉和混乱是我们任务的一部分

崇拜从合唱开始。我们唱歌,有个会员点了一首由一个很受欢迎的基督教乐队唱的合唱曲《除了耶稣的权能之外,其他的无能为力》。

然后我开始笑起来,我笑是因为我在灵里看到他们的生活,在唱这个合唱四分之三的人都生活在罪

。我知道因为他们生活里的罪,他们被完全暴露,而这些力量很可能严重地伤害他们。

基督徒顺从上帝的道,在他们的生活中不允许不停地犯罪是非常要的事

在那次崇拜,我们从海里来了四个,在和他们一起拍手,一起唱诗。我想要在这里再次强调一下,崇拜开始的时候,应该建议会员上前承认他们的罪,然后再去真正地赞美上帝这样会使撒旦的间谍很不舒服,而事实上他或者她不得不逃命

在这一次崇拜,我们很舒服,甚至开始行动起来。 很多人开始昏睡,诗班唱得很弱,崇拜进行得很乱。安东尼弟兄已经告诉他们关于我的事,大约到凌晨两点,他们叫我并为我祷告。

我一来到前面,他们就开始呼求耶稣的宝血。我阻止了他们并说“呼求宝血不是解决的办法。我是一个资深的秘密社会成员。如果你们同意你们能解救我,那么我就跪下。” 我讲的这些话并没有预先准备好。

耶稣的宝血可以吓走妖魔并保护信徒,但是不会捆绑妖魔。当基督徒使用他的权柄并发出命令时,捆绑妖魔才会发生

他们同意了,我便跪下。这时候,上帝的灵带领一位姊妹大声说:”如果你们配不上,不要过来!”

生活在罪中的基督徒去赶⻤是很危险的。很多人退后了,只有几个出来为我祈祷。当他们开始说耶稣的名时,我只听到在我里面一声巨响便倒在地上

在我里面的⻜行魔⻤便立即行动起来。我开始挺胸奔跑。任何被这⻜行魔⻤附身的人总是十分邪恶和危险。那些弟兄根本没有看⻅在灵里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在那个房间里更强大的力量,我正在奔跑。

两种对立的力量开始行动起来,气氛完全改变了。 我突然间站起来,变得非常的狂暴等等。一个妖魔从我身上出来,并附在他们中间的一个男孩身上,他开始跟他们争战,努力来援救我。

那些弟兄没有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他们带他和一些害怕的人去了教堂的法衣室,并把他们锁在里面。 这个一直继续到上午7:00。

我精疲力尽并安静下来,因此几位弟兄再次在我周围聚集起来并大叫:”他们叫什么名字”!“他们是谁?”等等。 我没有说话。等了很久之后,我什么也没说,他们被欺骗了认为我已经被解救。他们祈祷然后我们就离开了。

我的身体非常虚弱,以致于我发现从教堂里走出来都很困难。但是某些事情发生了,因为我一从教堂里走出来并过了⻢路,我的身体就变得非常强壮。 离开的妖魔或许回来了一些。我变得非常忿怒并决定向教会复仇。

我对自己说,这是个侮辱,我要回到拉各斯得到更多的能力,并找几个像我自己一样恶的人,然后回到银山谷,向哈科特港的全体神的教会会员复仇。

在去拉各斯途中

一到达我叔叔妻子的家,我就告诉他们我要立即前往拉各斯。我拒绝被说服而留下来,我乘出租⻋到三里发动机公园,我在那里乘出租⻋去奥尼沙。我的意图是在奥尼沙停一下,看一位朋友然后去拉各斯。

在三里我们下了⻋,继续前往欧麻格,在国际机场交叉路口,我听到一个声音用我原来的名字”尼肯”叫我。我转身看看在出租⻋里是否有一张熟悉的脸,但是一个也没有。这能是谁呢?只有我后⺟用那个名字,所有的人,包括灵界都叫我为伊曼纽尔。

我仍然在纳闷,那个声音又再次出现 “尼肯,你要再次背叛我吗?”我不认出那个声音,但是那声音继续问我 “你要再次背叛我吗?” 突然我发烧得很厉害。从我身上发出来的热如此之高以致于其它乘客都感到了。其中一个问我:“先生,你在出来之前没有生病吧?“ 我告诉他们我很好,我一直没有头痛过,甚至在离开哈科特港之前。

在奥瓦里的乌麻克巴,我在出租⻋里病倒了。 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是两个高大的男子来架着我,一个在左,一个在右,他们对我一句话也没说。他们通过一条非常不平的路,有很多瓶子和金属。

当我们移动时候,这些瓶子和金属割伤了我,我开始喊起来,但这些人仍然不说一句话。我们继续走并上了一条高速公路。到这个时候其中一个说话了,他说 “你是一个逃犯”!我们继续走。

我们到了一个看起来象是会议大厅一样很大很⻓的建筑。我们一走上人行道就有一个声音说:带他进来!他们带我进去就不⻅了,把我一个人留在那里。

我看⻅这间大厅的里面,但难以解释,我将尽我所能来解释。 大厅被装饰得很好,很大很⻓,几乎看不到尽头。我走到中间然后就能够看⻅尽头。 那里有一个祭坛。我看⻅一个月亮和有些星星围绕着太阳。然后,我看⻅一个宝座,在上面坐着一个相貌堂堂身穿一件与象太阳一样发光衣服的人。

他说“过来”!但是因为他太亮,我没有办法走过去。每当我努力移动一条腿时,我就跌倒。

我站起来,再试一下但又跌倒了。突然,一个月亮从他坐的宝座那里出来,并在天花板来到我站的地方。

然后两只手从那个月亮里出来,握住我的头,摇晃了我一下,我的身体被拉下来了,像脱一件衣服一样。 真正的我站在那里, 双手合拢好象折起来的布一样挂着。月亮回到它的宝座,然后他再一次说:”过来”!

灵命上的洁净

我走过去,他从这个宝座上下来朝我走来,一个接一个地拿掉了我的腿,并倒掉了在它们里面的东⻄然后把它们放回去。他对我的手做了同样的事情并把它们放回原处,实际上那是所有海岸王后安置能力的地方。

我在头脑里想这是谁呢,他怎么会知道这些东⻄在什么地方的。在这之后,他回到他的宝座并要我过去。 当我开始走的时候,某些东⻄开始从我身上掉下来,有鳞片从眼睛上掉出来,等等,但是在我到祭坛之前就停止了。

 “你要去哪里?”他说,我回答到“我去奥尼沙看一个朋友。“ 他说: “是的,但是我将让你看⻅在你心里想的是些什么”。

一直到这个时候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他比我曾经⻅过的所有能力都更加强大。他朝身边一个人招手,并要他给我看那些一直在我心里所想的事情。

这人带我到一个房间,打开了一块类似黑板的东⻄。事实上,如果有什么方式可以逃跑的话我就已经逃走了,在我前面写着所有我计划针对基督徒和银山谷神的教会想做的计划。那人把我带回祭坛就离开了。

他从这个宝座里出来,他用手拉住我,说要让我看某些事情。在去的路上他说“我不想要你毁灭

要拯救你,这是你的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你不悔改并来侍奉我,你就会死。我将让你看一下那些得救的和不顺从者的住所。” 当他说这些时,我就知道他是耶稣基督

神的启示

我们进了一个房间,他打开一个类似窗帘的东⻄。 我看到了全世界,人们和所有在发生的事情。我看⻅基督徒和不信的人全都在做某些事。

我们去了第二个房间,他再次打开窗帘,我看⻅一个悲惨的情景。被铁链拴住的人们! 他称这些人为假冒伪善的人。这些人看上去十分伤心,他说们会一直这样直到审判的那日

我们去了第3个房间, 他打开窗帘,我看⻅很多人都非常高兴,身穿白衣。这一次我问他:”这些人是谁?”“这些是被救赎在等待他们的报酬“。 我们去了第4个房间,我看⻅的十分可怕。亲爱的读者,这很难描述。 看起来象整座城市都着了火。 地狱是非常的真实和可怕

如果你们一直认为天堂和地狱都在地球上,人死之后就完全不再存在,没有死後的生命,那么你现在最好要知道,有真正的地狱和真正的天堂!难怪当耶稣基督在地球上的时候,他警告大家有地狱。我再说一遍,地狱是真实的我看到了,它是一个可怕的地方

我问他“这是什么?“他的回答是 “这是为撒旦和他的天使预备的,还有为那些不顺服的人“。 他说他们就是在启示录21:8里面说的那些人:”惟有胆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杀人的、淫乱的、行邪术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说谎话的、他们的分就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的死。”

当我们去了第5个房间,当他打开窗帘时,我看⻅的只能用荣耀来描述。好象我们从山顶上看下来一样。我看⻅一座新的城市 那城市如此之大而美丽! 街道由金做成。那些建筑不能与在这个世上的任何东⻄相比较。

他说:”这是那些圣徒的希望。你要去那里吗?”我⻢上回答“是的!”之后我们回到那个宝座,他说 “去⻅证我为你做的事情”。

他再次带我到另一个房间,当他打开窗帘时,我看⻅了我将要在去欧尼沙和拉各斯的路上会遇到的所有事情和他将最后怎样解救我。在这之后他对我说 “不要害怕,去吧,我将和你在一起”。

他带我走出大厅然后消失了,我在别人家里的床上醒来。我大叫起来,因此那个男士和他的妻子从他们的房间里跑出来。他们首先看了一下然后进来。我问”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然后那人说了我怎样在出租⻋里病倒,和他们怎样在奥瓦里背我到天主教堂。

他们又怎样请医生,他来检查了我,说我的脉搏正常,他们应该等待并看看会发生什么。那医生向他们保证我会恢复的。然后他用他的⻋接我去了他家,并一直在等待。他也承认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相信医生,和他为什么要带我到他家里。他们问我的姓名和地址,我就给了他们,在那之后我保持安静,一点也没有告诉他们我的经历。

我在这个友好的家庭里平静地呆了两天,然后那位男士和他妻子开⻋送我去了乌麻克巴的发动机公园,在那里我乘出租⻋去欧尼沙。

主让我看的所有关于我旅行的事情都一个接一个地发生了。我在第二天早上就乘了另一辆出租⻋到拉各斯。我顺服了,第二天早上就离开拉各斯去哈科特港。我经常问自己,主为什么要救一个象我这样的人。一个如此的邪恶和破坏性的人,一个撒旦的间谍!我在这四个字里找到了答案:上帝是爱。的确,上帝就是爱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