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教大祭司悔改归主》第6章 试探和得胜——伊曼纽尔·阿莫斯的⻅证

(音频在最下方)

第6章 试探和得胜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约翰福音10:27-28。

在我归向基督之后发生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所有从海里来的礼物,那望远镜,电视机,衬衫,挂在我套间里,我在海下实验室和海岸女王的照片都消失了。

在返回哈科特港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愿望要为主⻅证他为我做的事情,但是没有被容许进入教堂。我叔叔的妻子也是一位基督徒,她把我带到一位牧师那里,但是他问的问题是 “他带文件了吗?”

过后我理解他指的文件是一份’会员证书’,这与我⻅证基督的能力和他为我做的事情,他把我从魔⻤的权下转到了他心爱儿子的国度里,我通过他的宝血得到了救赎,甚至我的罪得了宽恕有什么关系呢?

我很悲哀,知道撒旦不允许刚信主的人作⻅证,特别是以前深深陷入他那些活动的人,他会用尽一切手段停止这样的⻅证。

我再次记得,主清楚地指示我”去⻅证我为你做的事情“而我遭到了拒绝。或许这还不是时候。因此我决定不向任何人说我的⻅证。我和3个商人一起去做生意,从阿拔到多哥。我买了价值16万奈拉的货物。在这里面我个人钱是7万奈拉,剩下的9万奈拉是从阿拔的一些商人那里借来的。

我买的东⻄是一些花边,各种各样的药材(特别是抗菌素),针剂,温度表,等等。在尼日利亚边境,我们被海关扣住,后来被要求支付一些贿赂。我们拒绝了而货物则被没收,包括那些属于我同事的。

几个月之后,除了我的之外,那些属于我同事的都被放行了。我过后回去并被要求支付4万奈拉,但是在检查了这批货物之后,我发现所有贵重的货物,那些花边,一些针剂, 药品,等等,已经被偷掉。我估计了一下剩下的货物,知道付4万奈拉给海关只会增加损失,因此我决定放弃剩下的货物。

我借钱的那些商人开始来追我,有些人报警,其它人把法律放在他们手里并计划杀掉我。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关掉我的银行账户,并把所有的钱用来还清全部债务。

全靠上帝的恩典,除了欠我在拉各斯房东的1千奈拉之外,我还清了全部。我完全破产了,甚至要借20k来买出租⻋票。

我去了那时认识的一些做生意的基督徒,想寻求帮助使我能重起炉灶。 没有一个人说行或不行,而

是要我第二天再去,就这样反反复复我累得不想再找人帮忙了。

我不知道上帝的道,由于心里的混乱,我读了圣经可是不理解。仍然在打算应该去做什么,我从村庄里收到一个紧急电话。我匆忙回家,发现我建的小楼已经被我叔父毁掉,而且他在那里威胁要杀我。 在我里面的老本性又被挑起来。

我记得我还是秘密社会的时候,他多么怕我并跪在我面前。但是现在他知道我是一个不同的人了(他怎么会知道的,我不知道,因为我在信主以后没有回去过)而他现在要威胁我。

我呼求主, 说 “因此你拯救我出来,让我受挫折并允许我的敌人庆幸!”我哭了并决定回那个(黑)社会。至少我可以不必经历所有这些混乱,而且也可以给我的叔父一个他一生也永远不会忘记的教训。

虽然我做了这个决定,但我在里面还是有两个大的原因害怕:

  1. 在我归主的时候,主清楚地告诉我: “这是你的最后一个机会”。我回去那个社会可能意味着死, 不仅物理上的而且是灵命上的死。
  2. 如果我留在主里,我的叔父说了那些威胁要杀我的话。

我是如此的进退两难,我需要帮助。我不知道上帝的道,而且从来不知道主的话对上述的情况说过什

么。 

亲爱的读者,你们在这里已经意识到了我所有的这些混乱是因为缺乏在初信之后没有人为我做跟进工作。 

对初信的人继续做跟进和栽培工作非常要,基督徒们需要认真考虑这件事情。 

如果你们知道你对初信者不能做跟进的工作,请不要出去做⻅证。当耶稣基督问彼得时,他强调了这一点三次:”约翰的儿子⻄⻔、你爱我比这些更深么。 你喂养我的小羊。” 

因为缺乏适当的跟进和栽培,很多初信的人便倒退了。如果你爱耶稣,那就要牧养他的羊

与撒旦间谍的争战

在这个时候海岸王后的间谍开始追踪我。我在他们手上吃了很多苦,我做了很多恶梦, 在1985年5 月1号,在我刚信主之后一个月,大概是早上2:00,在房子里的其它人都睡着了,这些间谍叫醒我,他们命令我从家里走出来。

我服从了,走出去,他们也跟着, 这些全部都像梦一样发生,但这是实际上发生的事情。我们继续走到哈科特港阿拔路圣保罗圣公会教堂的墓地。

一到那里他们就说:”你必须回来,如果你拒绝的话我们就杀掉你,或者使你衣⻝无着。”在给我这个指示之后他们走了。  

我恢复了我的感觉,并且很纳闷我怎么会走去那墓地的, 我回到床上继续睡。他们决定在下午攻击我,有时候,在走路时他们就和我打。

在周围的其它人会看⻅我在和空气打,或者看⻅我在跑好象被追赶一样,只有我会看⻅他们, 他们做了4次然后停止了。

然后由他们的领导人,这个海岸王后接手。第一天她开了一辆⻋来,停在我们房子旁边,她穿得很好,象通常一样非常漂亮,周围的人们以为她是我的女朋友。

她一进来,我就知道她是谁,她在大约中午12:00点来,整个地区不那么忙的时候。她在很多其他东⻄的中间坐下来说:”你可以去你的教堂,相信你想要相信无论什么东⻄,只要你不透露我是谁,我会给你这一生里所需要的任何东⻄。”

我不知道圣经,因此我只是听并看着她离开。她恳求并努力说服我回到她那里,我从来没有对她说是或不是。她站起来,走进她的汽⻋开走了。

我叔叔的妻子招待了她大约两次,但不知道她是谁,我没有告诉我叔叔的妻子这个女士是谁。在她的上次来访期间她改变了她的方法,这次她对我说她已经给我严厉的警告,说在这些访问期间想要说服我回到她那里,但是我非常顽固,而这是她的最后一次访问,如果我仍然拒绝回去,她将在8月左右来找我并将杀掉我,或者损坏我的面容或使我一无所有,说完这些她就离开了。

我很害怕,因此有一天我去教堂并叫了一个弟兄。 我告诉他我的问题,和我观察到教会一些成员的状况等等,这个弟兄给我圣经联合会(S.U.)办公室的地址并告诉我“你会在那里找到帮助。“ 而恰恰那天是我看⻅这个”弟兄”的最后一天。 我从此再也没有在哈科特港任何地方看到他,一直到今天。

我拿了地址,第2天就坐了出租⻋到勃尼街108号,那里的打字员给了我一张S.U.的季度活动计划,而汝慕玛施朝圣组是最靠近我的一个。她说“星期天来!”

我就在下午2点去了那个聚会中心——汝慕玛施的圣⻨克尔国立学校,我不知道团契是在3点开始,但正好遇到他们的祷告小组,就加入了他们。在那天的团契之后我知道这就是适合我的地方。

上帝为我提供一位基督徒女士,她向我解释了上帝的道,并给我很多建议,我把她当做一位⺟亲。那些弟兄对我非常感兴趣和关心,我看⻅了真正的爱。

圣灵开始向我理解主的道,我的信心便增⻓起来。 而这个海岸王后并没有像她威胁的那样出现。

诗篇91 上帝是我的避难所,这在我的生活中实现了。

以赛亚书54:17“凡为攻击你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 凡在审判时兴起用舌攻击你的、你必定他为有罪。这是耶和华仆人的产业、是他们从我所得的义,这是耶和华说的。”这个也成就了。

1985年9月, 我得到一个消息,我的名字作为一个银牌水泥经销人在拉各斯出现,我需要在85年9月27号去那个办公室。我在85年9月26号离开哈科特港在夜里到达拉各斯,第二天早上85年9月27号,我去了那个办公室,而人事经理告诉我,我已经被分配给其他人,他要我在第二天85年9月28 号再去⻅总经理。

在回我公寓的路上经过一条路,有人从后面过来抓住我,并捂住我的鼻子和嘴巴,努力使我窒息。当人们在我身边经过时,我却在做殊死搏斗,没有一个人来救我,但是主出面了。当我仍然在和那双手争斗时,我听到她呼喊并把我推开说“在你后面的那个人是谁?”从那声音我知道它是一个女人,但是没有看⻅她是谁,我头昏眼花地回到我的公寓里。

我的房东大发雷霆,并且说“你为什么欠了我的租金逃跑?”我恳求他并努力解释我目前没有工作,只要我一有钱就会还给他所有的钱。根据他同意的态度,我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解决了。

第二天85 年9月28号,我回到那个办公室⻅了那位因为把我分配给另一个人而道歉的总经理。当他仍然在谈话时,一个年轻人走进来问我“你不是伊曼纽尔吗?”我说: “是的,我就是。”他说“是的,我们终于抓到你了! 你逃跑完了吗?我们已经去了哈科特港几次,并发现你总是和你的属灵⺟亲在一起。她对我们是一个绊脚石,既然你已经来到拉各斯我们抓住你了!你永远不能再回到哈科特

港。我就是那个负责处理你的人。”我向他挑战并告诉他: “你不能做任何事情!”那位总经理对正在他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感到很惊奇,我找了个理由回去公寓。

过后几分钟我在⻔上听到一阵敲打,尼娜进来了。 她问我是否打算到哈科特港,我回答是的, 她

恳求我回到他们那里,我所特别培训的工作仍然没有人做:卡提趴里(约鲁巴语), 那是我被培养去做的——负责魔⻤势力的间谍,负责“海下控制室”,监控在世上发生的事件,发送和收集信号,并调动部队等等,紧次于这个海岸王后。

这个不仅要参与她的仪式,献祭,执行一些特别的行动,还有一些难以解释的其他事情。通过黑暗力量的帮助,建立一些新的秘密社会,看上去似乎无害,并吸引年轻人和更多的去一下教堂的人。

她说如果我陪她,等待着我的是双倍的提升和很多祝福。她承认是他们让我被抓,并偷了那些东⻄, 也是他们唆使我叔父破坏我的楼房,并威胁我的生命。如果我拒绝跟随她,他们将做更多并保证让我

不会成功。他们决定要抗击我的属灵⺟亲“如果我们打倒她,我们就打倒你了”她说。 那时我就开始向她传道。她站起来说:“他们是在欺骗你的,”然后走了。    

这个发生在85年9月28号的晚上,她走了不到15分钟我听到另一阵敲⻔声,这次他们是4个人。他们示意要我出来,我看⻅自己和他们一起走了。 我们走了大约2条电线杆的路,他们中间一个问我:“你认识我们吗?”我说不认识。他接下去说:“我们已经被你的房东雇佣来杀掉你。”他仍然在讲,他们中间的一个就拔出一把枪,另一个拿出一把短剑。

我毫无防备而且知道他们就要杀掉我,但是上帝用超自然的方式创造了一个奇迹,使得我自己和他们都大吃一惊。

那个拿枪的人向我开枪,但是没有声音。那个拿短剑的人朝我的背上捅来,但它根本没有进来,听上去像是用杆子捅在某人身上,他们象像一样被吓坏了。

上帝的圣灵临到我,我开始传道,他们中间3个逃走了,而第4个则大哭起来并求我为他祈祷。我甚至不知道在那个时候应该祈祷什么,只是说“主啊,请宽恕,忘记,并原谅他。阿⻔!”他把他的生命交给了基督,因此我带他到灵恩派教会,并向那个牧师解释发生了什么事。  

我把他交给牧师便离开了,我一走进家里房东就跑出来,并跪下来恳求说“请你原谅我,因为我的钱(一千奈拉),我以为你决定逃到哈科特港。”我原谅了他,我们最后同意分期付款那些钱。

那是同一天晚上,大约凌晨两点,主叫醒我。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早醒来,我走向起居室看⻅在我面前是一只大乌⻳。我⻢上记得我们在哈科特港查经小组里知道,在主的话语中有权能

然后我就说了这些话:“乌⻳啊,自从我出生以来,乌⻳的家是灌木丛或者海洋,但是你在我家窗口和⻔都锁住的时侯进来了,你有罪,你必须死。”我一说完这些,它就消失了,我回到房间再睡。

第二次又是一样,我醒来并听到起居室里有一些噪音。我走出来,在我面前是一只难看的⺎鹫。我重复了相同的话,我一说“犯了这罪,你必须死,”它就不⻅了。在这次拉各斯旅行期间我看⻅了上帝的善良,伟大和忠信

第二天早上,85年9月29号,我乘了一辆豪华的公共汽⻋去哈科特港。到矿石这个地方的时候,公共汽⻋撞在一棵树上,它损坏了,但是没有人受伤,司机向后到退回到路上,当他向前开时,公共汽⻋又开始不断地偏向道路两侧。

我记起尼娜的威胁,因此我在公共汽⻋里站起来,向那些乘客传道,结束时说“这是因为我才发生这些事故的。但是,从现在起,奉耶稣的名,将不会再有更多的事故,直到在我们到达哈科特港!”

事实上,当我坐下时,我对我所说的话也感到惊奇,而且正是如此,那⻋顺利地到了哈科特港。 不再有事故或者故障。

经上说得很对:“即或有人聚集、却不由于我。凡聚集攻击你的、必因你仆倒。(以赛亚书54:15) 他们(这个海岸王后和她的间谍)试过了,但是因为他们聚集却不由于主,而是反对他的孩子,他们全部都失败并跌倒了

“因为仇敌好像急流的河水冲来、是耶和华之气所驱逐的。”(以赛亚书59:19)我把所有的荣耀归于上帝,他显示了他自己的强大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